十六岁女中学生再陷冤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即使被劳教所的阴森、死硬的墙壁封闭着,十六岁的张悦琪大概也记不起距广州五百公里外那间有老鼠的黑房子,因为那时她只有四岁。


张悦琪近照

但是,张晓玲——张悦琪的姐姐,不会忘记。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正在读初中的张晓玲,也年方十几岁,与陈如珍、张少华、刘少珊、刘琼娟等共五人,从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骑自行车上北京(数千公里之外的在课本上认识的首都)为法轮功鸣冤,却遭绑架。张晓玲先遭梅花戒毒所劫持二十五天,又被强押在上堡大队,被禽兽不如的张泽民毒打,两腿完全青紫、肿胀,惨不忍睹,行走艰难。后,张晓玲被释放回家,其家周围被非法监控,经常有男恶警闯入家里绑架她。

曾经,张晓玲惊吓得抱着家里的墙柱,哭喊着,几个男恶警冲上去扯衣服、拽手、抓胳膊,手臂都被抓出道道血印,硬是把她拖走,劫持到谷饶保安队非法囚禁,故意把她关在有老鼠的黑房子里。邓秀英,她的妈妈,这个丈夫早逝的善良妇女,带着四岁的小女儿张悦琪来看她,知道女儿受到惊吓,就把小悦琪从囚窗递给张晓玲,她紧紧的抱着小悦琪在恐怖阴森、又脏又潮湿的黑房子里度过了漫长的三个日夜。善良的母亲不忍大女儿晓玲在狱中受惊吓,但恶警又不准这位母亲陪伴晓玲,母亲只好出此下策,让小悦琪给黑牢中的姐姐带去一些安慰和温暖。这都是中共邪党作孽呀!

有老鼠的黑房子的三个日夜,对小悦琪来说,或许是个噩梦,醒来就过去了。但对这个家庭,对坚守“真、善、忍”信仰的亿万民众,对这个国家,却是一场真实、深重的劫难。在视法律为玩物的中共治下,灾难随时可以降临到任何一个人身上。

十一年后的今天,小悦琪又和姐姐张晓玲同遭冤狱,不同的是,不再是三天,而分别是两年(姐姐)和一年(妹妹);不再是黑监狱——有老鼠的黑房子,而是正式建制的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魔窟的广州市槎头劳教所。

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暑期,小悦琪初中毕业了,来到广州探望姐姐,还盼望着入读高中。八月三日下午,张悦琪和姐姐张晓玲在黄埔区一饭店内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遭人诬告,被绑架到黄埔区大沙派出所。

八月四日,张家三女儿张丽玲到派出所要人,也被恶警绑架。恶警强迫张丽玲带路到她们住处非法搜家,将二台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全部抢走,并将她扣押一夜。

张丽玲出来后,仍然请求探看妹妹张悦琪和姐姐张晓玲,恶警骗她五号上午到派出所见人,张丽玲到了,恶警却不让见。恶警又让张丽玲下午三点来探看,但下午三点,张丽玲准时到派出所后,等了几个小时,才见到妹妹张悦琪一人,而没有见到姐姐张晓玲。张悦琪告诉张丽玲派出所里面恶警逼供打她。

张家三女儿吁社会关注

为营救姐姐和妹妹,张丽玲四处呼吁外界关注张晓玲、张悦琪的安危,尤其张悦琪只有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人。张丽玲说:

我的姐姐张晓玲和妹妹张悦琪都信仰高德大法──法轮大法。她们有个美好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要求自己越变越好,返本归真。在归真的修炼路上,她们吃了不少苦,也受了很多委屈,却无怨无悔。姐姐和妹妹更修出了一颗善良的心,想让天下人也分享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做事,人才会有希望,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世人是被中共谎言欺骗的,告诉人们不应该仇恨法轮功这挽救人类道德灵魂的无边佛法。不然等于是在迫害自己,对自己犯罪,是自己的损失。告诉人们信仰是合法的,迫害是有罪的。她们在呼唤着正义、呼唤着良知。

可是善良的姐姐和纯洁的妹妹,却因为传播法轮大法的福音,现在被关押在黄埔区看守所里遭受迫害。我们是单亲家庭,爸爸去世得早,妈妈含辛茹苦把孩子拉扯长大,至今仍过着清贫的生活。因担心两个孩子,妈妈瘦了一圈。

近日来,我姐姐和妹妹的户口所在地──谷饶镇各级政府部门,都先后到我家所谓的“了解情况”,妈妈非常担心女儿们的安全。我希望能得到正义良知人士的帮助支持。

母亲数百里探女,遭黄埔大沙派出所恶警拒绝、威吓

姐妹俩一直没有消息。八月十六日,母亲邓秀英和朋友四人从汕头赶到黄埔大沙派出所要人。这个被中共公安部命名为二零零七年度“全国一级公安派出所”的所长,说人已不在派出所,推卸责任,接着又叫来国保十多人,包围她们,妄图绑架,四人立即离开。母亲探听不到两姐妹信息,只好回家。

八月二十八日,广州派出所三位警察和汕头潮阳当地“六一零”人员共七人到张家所谓调查,其中一人姓许,他说是负责刑事的,叫邓秀英配合说情况,骗要开学了,要先放小妹出来读书,再申请放大女儿出来,骗邓秀英签了字。但是之后一直没有消息,家人都很担心,坐立不安。

九月二十六日,邓秀英再次来广州黄埔区大沙派出所找警察问情况。副所长卢英鹏说:九月二日,已送去劳教,姐姐张晓玲两年,妹妹小女儿一年。还想骗邓秀英给他签字。邓秀英再也不听信邪恶的谎言,拒绝签字,并大声责问他们:没有任何通知家人,就强迫劳教,她们犯了什么法?我小女儿才十六岁,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本打算九月份读高中,凭什么剥夺了她读书的权利!

广州槎头劳教所拒绝接见


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

十月一日下午,邓秀英和亲朋一行四人,第三次到大沙派出所,要求见张晓玲和张悦琪,并递了申诉状给值班警察,警察说到槎头劳教所可以接见。

十月二日,邓秀英等到广州槎头劳教所要求见人,值班狱警说十一号才能接见。

十月十一日,邓秀英等又去槎头劳教所,两个值班狱警说上面领导不准接见,问她们哪个领导说的,她们就不出声了,再问什么都神秘的不回答。两值班狱警的警号分别是4422103、4422262。

黄埔区大沙派出所的丑态


黄埔区大沙派出所

十月十二日,邓秀英和亲朋一行四人,第四次去黄埔区大沙派出所要求见人,无果。之后,邓秀英等又去黄埔区派出所、省公安厅等地反映情况,要求见人,这些部门都推脱责任,把家属朋友带到附近的省信访办,填申请表要求接见并释放张晓玲和张悦琪俩姐妹,信访人员表示要调查此事尽快给予答复。

十月三十一号,邓秀英等又到了省信访局和省公安局,见不到要见的人,后又到黄埔区大沙派出所要人。恶警陈兆荣(警号:032394)态度恶劣出口伤人。邓秀英问:“是谁打了我小女儿,为什么打她?!”陈说“打了又怎么样?”还想要动手赶家属走。

在邓秀英等的正义要求下,他们才给了张晓玲和张悦琪的两份《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复印件,分别是穗劳字【2011】第1287号和穗劳字【2011】第1286号,劳教的理由是姐妹俩在广州黄埔区横沙村沙边街崇德里一带发真相资料,有张某、罗某、朱某的证言。劳教期分别为2011年8月3日起至2013年8月2日和2011年8月3日起至2012年8月2日。

申请行政复议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蒙此冤狱,邓秀英等当即表示要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单位为广州市人民政府或广东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地址:广州市黄华路97号广东省公安厅法制处)。

经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努力,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同意张丽玲十一月一日上午探看小妹张悦琪。

部份责任单位和责任者

一、广州市“六一零办公室”
主任:杨明德(广州市政法委副秘书长)


杨明德

二、广州市黄埔区大沙派出所
地址:广州市黄埔区镇东路1号 电话:020-82399199
带头参与迫害队长:邓向群,018922219622
所长: 张愿群 13602841863
教导员:陈松森 13902205651
副支书:陆树平 13802744250
副所长:卢英鹏(13802736866)、罗为民(13924019692)、徐卫文 (13902244295)、曾超志

三、广州市黄埔区政法委、黄埔公安分局
黄埔区公安分局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沙东路18号,020-82277904
中共黄埔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组长:杨滨


杨滨

杨滨:男,1965年7月生,潮州市人,学历省社科院在职研究生,助理经济师。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冯志生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郑恒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副分局长:辛欣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麦灿荣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孙海兵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俞国华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彭汉阳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政工办主任:蔡雄思
黄埔公安分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李明
黄埔公安分局调研员:汤伟荣?

四、广州市公安局、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广州起义路200号?
局长:吴沙

五、广州市槎头劳教所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槎头小岛 邮编:510435
所长兼书记:徐显干,男,13802950304,020-81730790转8888
所长:梁惠萍,女,13925148561, 020-81730790
二大队:徐队长 020-81730621
原三大队教导员:黄育(现任教育科心理咨询师,十二年来积极参与迫害而升职,十足的“心狠手辣的女流氓”)
二大队(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020-81730621
二大队教导员:阮玲(靠参与迫害升职,是“心狠手辣的女流氓”)
纪律大队长:冯章凤
生活、学习大队长:古玉兰(警号4422192)
操练大队长:徐晓红(警号4422171)
生产大队长:颜乐(利用出工劳役参与迫害)
专管队:徐晓红(警号4422171)(作恶多端)
小队长:吕春林(警号4422279)(越来越恶劣)
管教:卓秀玲(警号4422194)(指导员,非常邪恶)
管教:黄肖新
管教:廖蓉蓉(警号4422191)(非常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248865.html

Advertisements

电话的彼端是慈悲期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桃园采访报导)电话是目前再普遍不过的联系工具,当铃声响起,传来的可能是亲人的深深关怀、朋友的寒暄问候,也可能是来自远方陌生而又亲切的问候,您可曾想过,那是看似偶然、却又冥冥中注定牵系的千里因缘?

有一群法轮功学员,利用自己的积蓄和时间,长时间地、一通通地向可贵的中国人拨打电话。他们怀着单纯的善心,告诉接电话的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不要与恶为伍仇视善良。他们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为了素未谋面的生命——那可能被谎言蒙蔽,甚至步步置己于危殆之境的可贵生命。

在这样慈悲的声声呼唤下,可贵的生命纷纷觉醒,去除心中的幽暗阴霾,迎接新生喜悦。以下是来自台湾桃园、新竹及苗栗(简称桃竹苗)法轮功学员针对打电话讲真相的交流。


台湾桃竹苗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如何用电话讲清真相救人。

每通电话是生命获救的希望

廖女士为了制止迫害,多年来不间断地向中共的公、检、法、司等迫害法轮功单位讲清真相、营救受迫害的学员,并针对明慧网上或其它管道传来的最新迫害消息,進行紧急营救。为的是不让被邪党操控的军警单位再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其实也是为了挽救这些参与迫害者,免得他们为惨绝人寰的迫害陪葬,付出惨痛的代价。

每当传来大陆学员被非法绑架的案例时,桃竹苗学员们便抓紧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特别是查找出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责任人的电话去讲真相,再加上家属的配合营救,就经常能有营救成功的例子。

派出所所长:这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

她谈到,曾经有两位大陆学员因为发神韵光碟被绑架,消息传来。当地公安局一直回避责任,推说都是派出所处理,派出所说要“关十五天,每人罚款一千元。”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纷纷打电话、发送简讯,还有当地学员直接找到了所长讲真相,后来所长说:“好,这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

当廖女士再找到公安局局长讲真相时,知道的结果是罚款免了,后来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也回来了。所有参与迫害的责任人都接到很多电话,公安局长和其妻子都不敢开机。

家属配合要人 恶警弃车溜走

还有一例,610警察非法绑架学员后,还动手从其女儿手里抢夺走了给正上高中的孩子的费用,孩子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当地陪同去要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拘留。在营救过程中,学员的女儿打着“还我妈妈”的横幅到看守所要人。大家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拦住恶警的车,要求放人,并告诉恶警:“法轮功学员没有做任何坏事。你们迫害好人,把人关在这里,心安吗?”恶警无话可说,最后弃车溜走。

后来,案子被转到市级单位,学员们就再打电话向市610、市公安局国保去讲真相。连续做几轮的电话拨打,迫害单位有的号码设置成空号假相,有的迫害者骂人,但很心虚,也有善意回应的。廖女士说:“我们就是做我们该做的,不被表象带动。”后来,在明慧网看到报道说,三位学员都已回家了。

家属、警察明真相 相继修炼

除此之外,廖女士表示,“我们也会给大陆同修未修炼的家属打电话讲真相,家属的理解与配合营救,也能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她举例道,有一位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廖女士经常打电话关心其家属。

学员的女儿明白真相后,开始看书学法炼功,家里的爷爷、奶奶、母亲、叔叔等亲人也看了神韵光碟,后来一家人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他们去向派出所警察讲真相,有一名警察还因此得法,现在也在看书炼功了。

对方挂了再拨 只愿他们能得救

林女士是一名教师,她表示,透过打电话,她体悟到善念的力量。有一回,她拨打的电话号码旁注记着“被骂”二字,意即之前有学员已经和对方通过电话,而且被骂。林女士拨打时,也遇到对方屡挂电话,但是她想到:“大法弟子是来救人?还是被观念框住顺着‘注记’来思考?”

于是她鼓起勇气再拨再说,说没几句,对方又挂,她又再拨,心想只要他肯接肯听一点就得救一点,挂拨几回后,对方口气平缓了,并说很愿意听她说,最后也抄下了解真相的渠道。

声音虽沙哑 对方仍明真相

还有一次,林女士的喉咙很不舒服、非常沙哑,但是她仍坚持打电话,用非常沙哑的声音说:“有一股退党大潮、大家都在说退党保命保平安”,并问对方是否同意用化名三退,对方同意后,林女士的声音也在瞬间全没了。

但她心想真相还有一半没说全,就用尽全力想把真相说全,虽然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还是继续说,最后她问对方听明白了没?对方竟然没挂,还回说:“全听明白了。”那一刻,林女士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此外,还有有两位老年同修,其中一位年近七旬,由不知如何用电话讲真相、讲不清楚,到用心把稿子背熟后,能得心应手,还能一次一连帮八位可贵的中国人退党。

可贵的中国人,法轮功学员拿起电话的那一刻,不在意您一时的误解与辱骂,电话的彼端,等待的是善念的交会、生命觉醒的喜悦,您听到来自了他们心底的慈悲呼唤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248869.html

伦敦法轮功集会游行 民众受震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记者唐秀明英国伦敦采访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七百多名来自欧洲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伦敦市中心举行集会游行,壮观的游行队伍把法轮功真相带到广大民众面前,受到震撼的人们纷纷表示支持法轮功、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英国退休外交官员肯恩(Ken)说:“整个游行队伍充满活力,展现着平和、坚定的信念以及对和平的热爱。”


法轮功游行队伍

游行队伍包括天国乐团、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法轮功反迫害和支持一亿多中国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四个大的方队。下午一时过后,在伦敦警察的开道护卫下,游行队伍从中共伦敦大使馆前出发,穿过伦敦市中心最繁忙的商业中心街道,及伦敦唐人街,在圣马丁广场附近结束。游行历时约两个小时。


人们阅读真相资料,了解更多法轮功真相。

天国乐团演奏的乐曲震撼人心,吸引了街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并让很多人从沿街的商店和住宅中走了出来,人们纷纷接过法轮功学员递上的真相传单,因为他们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公司经理吉尔和埃德沃德夫妇觉得法轮功游行队伍平和而有秩序

游行队伍刚走出不远,记者就看到一对英国夫妇站在路边非常认真地观看。原来他们是伦敦的吉尔和埃德沃德夫妇,俩人都是公司经理。他们非常喜欢天国乐团,并认为法轮功游行队伍平和有序。他们表示,用这种方式来让人们了解中共的人权迫害是很好的方式,因为“越多的人知道(真相),问题越可能被解决”。


退休的英国外交官员肯感受到整个游行队伍充满活力,展现着平和、坚定的信念以及对和平的热爱。

一位上了年纪、很有风度的英国先生长久地站在路边看着游行队伍在自己眼前一行行走过,他是退休的英国外交官员肯恩(Ken),曾在越南,老挝等亚洲国家任职,现住伦敦南部。肯恩说自己多年前就听说过法轮功,但不明白为什么中共要迫害法轮功,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共产政权要控制一切。肯恩表示看到天国乐团的演奏和游行队伍,自己很感动,他认为把真相告诉世人很重要,他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这个游行、关注法轮功,下次他见到他的香港和中国朋友时一定会和他们提起这个游行。当谈到从他面前走过的游行队伍时,他说:“整个游行队伍充满活力,展现着平和、坚定的信念以及对和平的热爱。”


科浦森女士祝福法轮功学员

丽萨-科浦森(LisaCopson)女士在位于牛津街上的电影制作公司工作,游行队伍走过后,她还站在公司门口认真阅读法轮功真相传单。一开口和记者说话,丽萨的眼睛就湿润了。她说:“非常令人感动,非常感人,乐队(天国乐团)让我们都跑出来了。他们的表演让我想到自己小时候在约克郡看到的传统乐队。我真的为他们高兴。”丽萨还表示,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法轮功,所以非常高兴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传播真相。“忍”一直是她在生活中最崇尚的一个价值观,所以她祝福法轮功学员。

另一位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英国女士也是马上被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普世价值所打动。在游行队伍经过英国广播公司BBC总部门前时,这位女士急忙把游行队伍和队伍正在经过的建筑大楼上的BBC标志一起摄入镜头。她告诉记者说她在游行队伍的标语中看到了“真、善、忍”三个字,她觉得英国社会特别需要“真、善、忍”。她回去要立刻上网去了解更多的法轮功真相。

今天看到法轮功游行队伍的除伦敦人外,还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一位来自荷兰的女士米兰迪(Melany)不断地对游行队伍拍照,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法轮功,觉得整个游行队伍非常平和,她回去一定要去进一步了解法轮功。


德国大学生萨丽娜(Salina)和莉娜(Lena)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不应该发生的。

萨丽娜(Salina)和莉娜(Lena)是两个德国大学生,来自纽伦堡。萨丽娜认为,将(法轮功被迫害)这件事情公诸于众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们不应该因为信仰而被迫害,不管是在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这种事情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引起人们对此的关注非常好。莉娜认为,游行是一个让公众知道这件事情的好方法,因为每个路过的人都会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游行队伍的沿途观众中有很多华人面孔,这些面孔上的表情很多是惊讶和欣喜,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越来越希望了解真相,还有人在游行队伍经过后随即就在退党义工的鼓励下加入了唾弃中共邪党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


两位台湾青年认为要让整个世界知道法轮功真相。

两个华人男青年兴奋地对着游行队伍拍照,原来他们是来自台湾,正在英国读书的大学生,他们表示知道法轮功真相,他们认为法轮功学员的游行很好。两个人互相应和着说:“这是潮流的趋势,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真相(法轮功真相),要让世界知道这个事情。”

来自中国南方的丽娜女士,在英国生活已有二十年了,只见她带着欣喜的表情看着正在经过的法轮功游行队伍,并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天国乐团不停地拍照。她真诚地告诉记者:“我希望多一些这样的游行示威我们可以了解一下真相。第一次看到这么大规模的游行,不知道法轮功影响这么大。”看到身穿白衣、手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照片的女学员队伍,丽娜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她说,这里传达的法轮功被迫害信息让她感到很沉重。她要去更多的了解真相,她说,在国外的人都需要去了解真相,去思考。

刘小姐是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生,来英国读书两年了,只见她面带微笑驻足观看天国乐团在游行终点的演奏。刘小姐说自己今天碰巧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感到“很惊奇,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而天国乐团的精彩表演让她感到“很震撼,这个在国外不是很常见。”她还表示赞赏法轮功学员的游行和天国乐团的精彩亮相,认为这是“在很平和地述说一件事。”随后,在天国乐团直击心灵的鼓点敲击声中,在一位退党义工的建议下,这位刘小姐退出了中共邪党的附属组织。

在伦敦唐人街上,从大陆来英国探亲的阿丽思女士定睛看着正在经过的游行队伍,她告诉记者,自己刚才在店里吃饭,被天国乐团的音乐吸引了出来。她看到这么大的法轮功队伍“挺惊讶的,真的挺惊讶”,与国内对法轮功的宣传完全不同。因为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男女老少的法轮功修炼者,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西方法轮功学员。另外,对于有警察开道保护,自由平和的游行,阿丽思更是感到与中国大陆的不同,这种形式“在国内不可想象”。阿丽思表示自己一直在看,而且愿意多去了解在国内看不到的真相。

游行结束后,天国乐团又在唐人街附近的河岸街(Strand)一侧演奏。欧洲法轮功学员从心底奏出的“法轮大法好”乐曲久久地回响在伦敦市中心的上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248836.html

佐佐木的修炼奇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记者邵凌日本采访报道)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佐佐木节子(Sasaki Setsuko)的生活发生了她意想不到的变化。折磨她几十年的疾病不翼而飞,大字不识的她居然能识文断字,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她逢人就说,是法轮功带来了这一切,希望有缘人都来修炼法轮功,都来受益。


年近七旬的佐佐木和先生在炼功

孤苦童年 生活辛苦劳碌

抗战时期,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建立伪“满洲国”,梦想占据中国领土,并且强迫部份日本国民移居中国东北,幼年的佐佐木节子随家人到了中国。日本战败后,住在伪满的日本人撤离中国时,留下一些幼小的孩子委托给中国人领养,被称为日本孤儿。佐佐木节子被好心的中国养父母收留,可是由于这个中国家庭孩子多,生活困难,节子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养父母根本没有钱供她念书。她十六岁就外出谋生,做过各种苦工,甚至做过壮小伙都承受不了的火车站的装卸工。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日本政府允许当时已经进入了中老年的孤儿及其家属回到日本生活,并给他们合法身份,当作日本国民对待,佐佐木节子终于回到日本。她虽然有了家庭、养育了几个孩子,可是生活的重压和操劳,已经使她患上了多种疾病:肺结核、轻度肝硬化、胃病、关节炎、脊柱弯曲等等顽疾。每天早上醒来不按摩就起不来,连饭都做不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五脏六腑都没有好的。疾病的折磨,使她脾气暴躁,动不动就生气发火,孩子们都怕她,丈夫为她担心忧虑。虽然回到日本,也没有什么让她舒心的,身体的病痛令她非常悲观,每天艰难度日。她当时想,“我活到五十五岁就行了,到最小的孩子成家,我死了也就心安了。”

喜得大法 读书认字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大女儿偶然见到工作单位同事的太太李女士。原来李女士身体虚弱,患有很多疾病,可是这天看上去却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象是换了一个人,于是她马上询问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秘诀使她身体变得这么健康。李女士说是修炼了法轮功。佐佐木的女儿如获至宝,马上告诉妈妈赶快试试法轮功。

佐佐木节子听了李女士的介绍,并看了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她感觉非常舒服,想一定要炼这个功。当她拿起香烟想抽两口,象往常一样放松放松时,却感觉索然无味,不再想抽烟了。抽了三十年的烟,就这样神奇地戒掉了,她满心欢喜。

可是当佐佐木节子拿起《转法轮》看时却发愁了,密密麻麻的一片,她一个字也不认识。她想,“我不识字,怎么修炼呀?”当时已经五十六岁的佐佐木却抱定了一念:“不行,我得学认字,我想读师父的书呀。”她就问老伴儿、儿女、朋友,一个字一个字的学。有时候记不住,急的直哭。她经常让女儿教她认字,女儿开玩笑说,“妈,是您修还是我修呢?”佐佐木笑笑说:“大法好,我炼功身体好了,全家都受益呀。”

到了周末炼功点集体学法的时候,更是佐佐木(Sasaki)学习的好机会,不但能听大家读法,还能学会很多字。不会就问,每个人都成了她的老师。不知不觉地,她发现自己能慢慢地念《转法轮》了。在和大家学法的时候,她竟然能跟着大家念了。当大家一段一段轮流读时,她也能自己念下来了。功友们都很惊奇,说佐佐木阿姨能读《转法轮》了,太神奇了。家人本来不相信她能学会,现在也赞叹发生了奇迹。

逢人就讲大法好 共同修炼受益

在和大家一起炼功学法的同时,现在年近七旬的佐佐木节子原来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恢复了健康,感到一身轻。性格也不再暴躁、很少发脾气了。为人处事也变得更加谦和,乐于助人,遇到事情总是会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

她经常参加当地举办的各种社区活动,结识了很多朋友,她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并把有关的真相资料送给大家,让人们不要受中共谎言宣传的蒙骗。

她也希望日本的有缘人能了解真相、修炼法轮功受益,就和附近的一位功友制作“法轮功简介”传单,举办免费教功活动,先后有一些日本人来参加。现在一个小炼功点成立了,每天早上几个人集体炼功,然后抽时间一起学法。

炼功点还有两位中国人,她们也是小时候家里贫困没有机会念书,想读大法书却不认识字,佐佐木非常理解她们的心情,就和她们一起学法,教她们认字。她说,我自己本来是个文盲,现在却能教别人认字,能帮助她们读书,真是想也没想过。

佐佐木的丈夫韩先生看到妻子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对法轮功深信不疑,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说,中共的宣传都是骗人的,法轮功好就炼。

十几年来修炼法轮功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事情,老两口比学比修共同精进,其乐融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248876.html
明慧日本
http://www.minghui.jp/

河北永清县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大法弘传到河北省永清县,在1997年到1999年短短的几年里,大批的有缘者纷纷入道得法,修心向善做好人,摆脱了多年缠身的疾病,改善了家庭环境、改善邻里关系,人们沐浴在浩荡佛恩中。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开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永清县的法轮功学员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都遭受了迫害,直至今日迫害还在持续。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姜秀稳

姜秀稳,是永清县别古庄乡法轮功学员,她才刚刚得法四个月,正沉浸在身心受益的幸福中,1999年7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就开始了,姜秀稳经受了一次次迫害。

1999年7月18日,姜秀稳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路上被安定巡警劫持到安定巡逻站,然后被别古庄派出所所长邵维河和高广程接到派出所,在别古庄派出所关了两天一夜,关在一个房间里播放诬陷师父污蔑大法的谎言,后又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由村里干部担保才放回家。

第二次,2000年春天的一天下午,别古庄派出所的赵彬和王国富来到姜秀稳家问还炼不炼功,炼就送看守所,姜秀稳不愿说谎,就被送进了永清看守所。当时看守所里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大家集体绝食反迫害,第十五天向姜秀稳的家人勒索1000块钱,说是算不进京的保证金,才放回家。

第三次,2001年2月8日上午,别古庄派出所的刘泽宇、穆书领带来七八个人来到姜秀稳定家,姜秀稳不照相,就要拉她去派出所,她喊女儿找她爸去,他们怕曝光他们的恶行才放手,姜秀稳借机走脱了,他们威胁家人,说找不到姜秀稳就抄家,从此家人精神压力很大,害怕邪党不知什么时候来抓人。

第四次,2001年春天的一天下午,别古庄派出所的刘泽宇、穆书领还有王国富又闯进姜秀稳的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姜秀稳不放弃修炼,他们就连拉带扯,刘泽宇被姜秀稳家的狗咬了一口,就气急败坏地把姜秀稳往车上抬,姜秀稳上身从车窗探出来大喊:“土匪绑架人了!”傍晚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才回家。

第五次,2002年1月27日(腊月十五),永清公安局一个叫张振清的科长带来别古庄派出所的王国富、张帅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一共四个人来到姜秀稳的家,又一次绑架了姜秀稳,还抢走了电视机、影碟机,还有两本大法书,张振清和张帅把姜秀稳拉到公安局,因为姜秀稳晕车,要出去呕吐,一个叫尚俊彦的警察不叫出去,叫她就在屋里吐,姜秀稳憋不住吐在屋里,尚俊彦过来就拉姜秀稳的上衣拉锁,姜秀稳急了说:“你耍什么流氓!”被在场的张帅给拉开了。这时姜秀稳的父亲和丈夫,还有出租车司机赶到了。

张振清从旁边屋子出来问姜秀稳:“某某在你家看的是什么光盘?”姜秀稳回答:“天安门自焚”,让姜秀稳签字,姜秀稳不签,就被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姜秀稳绝食反迫害,十七日上午看守所要给她照相,她不照,十八日上午张振清、尚俊彦来到看守所,尚俊彦揪住姜秀稳的头发往后拽,头撞到墙上,人倒在地上,他们就走了。

1月30日(腊月十八)天气寒冷,姜秀稳回到监室倒在炕上起不来,同室的人给盖上被子,看守所姓于的所长让犯人把她身上的被子拿走,犯人们明白真相都不拿,于所长自己进屋把被子拿走了。到了晚上才把被子拿回来。

1月31日,所长看姜秀稳四天没吃饭了,叫狱医给量血压,血压不稳,就给输液,到中午看姜秀稳还没睁眼,就把张振清叫来了,张振清使劲按她眼眶,说没事,狱医说是高度昏迷,难以过夜,张振清叫别古庄派出所通知姜秀稳家人要5000块钱现金就放人,姜秀稳的家人说没钱就挂了电话,看守所到下午一看还没接人,怕担责任,就又给张振清打电话,张振清要姜秀稳家人交1000块钱就放人,姜秀稳的家人把1000块钱交给了张振清,来到看守所,一看姜秀稳是四个人抬出来的,姜秀稳的丈夫急了,姜秀稳的父亲一摸其手冰凉,非要讨个说法,他们要把姜秀稳抬到家人的车上,家人不让,结果抬到别古庄派出所所长曾宪维的车上拉到医院,张振清和尚俊彦也来了,尚俊彦说他们炼法轮功的七八天不吃饭没事,医院大夫赶紧给输上液抢救。

多少次的骚扰、迫害、敲诈勒索,只因姜秀稳要做个好人。

二.法轮功学员赵兴夫妇

赵兴夫妇,是永清县后奕乡辛立庄村法轮功学员,因身体有病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身体非常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遭到了中共的疯狂迫害。1999年秋后,赵兴的妻子被骗到后奕乡政府,到那里被逼迫踩师父法像,那么好的师父,教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她不忍心踩,良心过不去,也被关了起来,敲诈了100元,关了几天又勒索1000元才放回家,经济上迫害、精神上施压,赵兴的妻子不敢炼了,旧病复发,含恨离世。

赵兴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抓了起来,押到后奕派出所,因家里三个年幼的孩子没人管,派出所向他敲诈5000块钱才放他回家,而且让他每天到派出所报到一次,限制人身自由。

2002年,邪党要开所谓的“十六大”,恶警又把赵兴抓走,关进永清县看守所15天。

2008年7月12日,赵兴正在工作单位上班,永清县“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国保大队再次把他绑架,把家里的大法书抄走,先把赵兴关进看守所,后又送廊坊洗脑班,关了几个月,国保大队勒索1000元,廊坊洗脑班勒索6000——7000元,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三.法轮功学员高占敏

高占敏,是廊坊市永清县后奕乡辛立庄村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每天都很高兴、乐观,但好景不长,99年7月后不断受到中共邪党迫害。

99年秋后,后奕派出所开车到家说到镇政府说几句话就回来,可是到那就不让回来了,还叫法轮功学员们踩师父法像,不踩每人要100块钱,还关押了好几天,后又敲诈每人1000元才让回家。

第二回,后奕派出所又欺骗高占敏,非法关押十多天,高占敏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儿子半年才发一回工资,刚刚领回2500元工资,就被后奕派出所所长梁成山等人敲诈走了。

第三回,后奕派出所又用谎言骗她,把她非法关押五、六天,快过年了,腊月二十九才把她放回家。回到家中,家人既害怕又生气,把火全发到她身上。一个大法受益者,只想做个好人,遭到邪党一次次迫害,承受着方方面面的压力。

四.法轮功学员燕春珍

燕春珍,永清县后奕乡后奕村人,1997年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家庭和睦。99年邪党铺天盖地地打压法轮功,给这个善良的人和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2009年9月永清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后奕乡派出所对燕春珍非法抄家、拘留,一次罚现金五万元。

五.法轮功学员赵衫芝

赵衫芝,永清县里兰城乡法轮功学员,1997年得法,修炼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1999年7.20以后,邪党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2000年5月13日,赵衫芝和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永清县公安局押回,把她们铐在楼道里,晚上被送进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二十天才被放回家,公安局向她家里的老人敲诈2000元。

里兰城派出所第二天(5月14日)去赵衫芝家抄家,把赵衫芝的刚结婚的儿媳妇陪嫁的洗衣机、电视机、音响等陪嫁抢走,过程中儿媳上前阻拦,两个警察把儿媳扔到床上,当时儿媳已怀孕两个月。又把赵衫芝的丈夫绑架到里兰城派出所不让回家,又敲诈5000元,才把她丈夫放回家。从那以后赵衫芝的家人非常害怕赵衫芝再遭迫害,由原来支持她修炼变成了反对,家里气氛紧张,隔三差五里兰城派出所就到家里骚扰,给她带来巨大的痛苦。

六.法轮功学员武春颖

武春颖,永清县后奕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开始修炼大法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的自卑、消沉变得开朗、乐观,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自从99年7月大法被打压后,武春颖却遭受了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残酷迫害,2000年武春颖被后奕派出所从天津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梁成山带头打她,然后冲上来三、四个警察抽了无数个嘴巴,把脸打得面目皆非,她丈夫都没认出她来,那时派出所一共关押了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每人勒索2500元、3000元不等。

2008年7月中旬,永清国保大队的张海鹏带领一伙人跳墙进入武春颖家洗劫一空,电视弄坏了、电脑抄走了,就连她新买的皮夹克都抢走了,大队支书到家里恐吓,致使武春颖有家不敢回,流离失所。2009年他们又跳墙进入武春颖家一次。

2010年6月6日,武春颖做买卖回家途中,张海鹏带着一伙恶警把武春颖绑架到永清看守所,她的手被反铐着,张海鹏把武春颖口袋里的几百块钱掏走了,把她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了十多天后,张海鹏当着很多人打她,又把她反铐着押到廊坊洗脑班,半路上他们还雇用了一个别古庄姓马的妇女,她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一天给她30块钱。在洗脑班期间,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真是度日如年,天天逼着看假新闻,威胁、恐吓,关在一个小屋里,逼着说违心的话,出卖良心,是非常痛苦的,是精神酷刑。

2010年8月28日,永清“610”向武春颖家属敲诈1万5千元才把她放回家,家里也很苦,孩子由老人照看,经济上带来的困难使丈夫没钱做生意,武春颖虽然回到了家,精神上的压力给她造成的痛苦比经济上的压力更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248878.html

沪楼市并购潮或接棒打折季

作者: 杨羚强

“据我了解,那些前期大幅降价卖房的楼盘销售情况并不好。”昨日(11月7日),中房信分析师薛建雄透露,开发商“以价换量”的策略似乎没有成功。

温家宝11月6日在俄罗斯表示,“对于房地产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决不可有丝毫动摇,我们的目标是要使房价回归到合理的价格。”此表态一出,不少业内人士直言,更大幅度的降价或难避免。

已现7.2折楼盘

根据网上房地产的交易登记数据,自降价起到现在,上海西区某大幅降价楼盘只卖掉了其中的2/3,另一因为降价而导致业主退房“维权”的楼盘更是只卖掉1/2的房源。

按照薛建雄的指引,记者昨日调查了上述大幅降价楼盘的网上交易数据,在两家分别以7.2折和7.6折销售的楼盘中,前者未售出房源占到其所推出房源的近1/3;后者的成交情况更加糟糕,每栋房都只卖了一半左右的房源。

除了薛建雄所说的那两个楼盘,前期曾以8折以下卖房的绿地集团旗下的绿地秋霞坊,已推出的961套住宅房源中,目前仍有392套房源未卖。网上房地产数据显示,大幅降价仅让该楼盘在10、11月份销售登记了127套房源。同样在“十一”长假期间有过以8折左右出售的香溢花城在10月份仅仅登记成交了64套,占库存房源总量的22%。还有一家上海的豪宅楼盘甚至在8.3折降价促销的情况下,也只在10月卖出了8套,只比未降价前的8月和9月多了2套。

上海同策咨询研究机构的调查显示,正是在降价收效甚微的情况下,开发商才会大幅提高降价幅度的。10月的第一周,上海楼盘的降价幅度仅仅只是在8.5~9折左右,到了第二周,上述幅度就已经下调至8.3折甚至7.7折,到第三周的降幅更是达到7.2折至7.6折。

机构或成缺钱房企“救星”

当9折、8折,甚至更大的降价幅度都难以产生效果。缺钱的开发商显然已变得着急。

此前,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的调查报告说,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资金环境仍明显好于2008年。但该结论已被同属于易居系统的其他机构所推翻。薛建雄说,实际上,目前开发商的资金情况很糟糕,很多开发商已经开始拖欠工程款和员工工资了。

同策咨询机构研究总监张宏伟也告诉记者,除了大的房地产公司,上海很多中小地产商目前仍然很缺钱。

上海同策咨询机构的调查称,10月份很多开发商将房价从9折一下子下调至7折,原因正是降价后的滞销。如果7折的销售价格依然无法打动购房者,那么6折甚至更低的价格会在上海楼市出现,只是销售对象很可能发生变化,其他开发商或大型的房地产投资基金会成为新的“接棒人”。

昨日,瑞安房地产宣布,其持有86.8%权益的上海杨浦中央社区发展有限公司,向工商银行(上海市杨浦支行)出售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创智天地项目的部分办公楼及零售面积及停车位,总现金代价约6亿元人民币。而此前,证大房产也以95亿多元将外滩地王售出。

中原地产一份统计显示,今年1~10月,房地产市场股权变动频繁,规模房企股权交易累计已达93宗,总交易额达到300.8亿元,远超2010年全年的84宗165.25亿的规模,预计全年交易额相比2010年翻倍。

除了出售给机构或其他房企,也有人想考虑以相反做法“解救”开发商资金链的重要资源。上海钱生辉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钱生辉说,目前他正和上海一些开发商协商一个新方案,把个人投资者引入到房地产开发项目,以此缓解开发商的资金压力。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28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