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梨人笑的灿烂

文/大连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前些日子,我和同修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走到一个马路边,看到并排停着三辆卖水果的汽车,我们便打算过去跟卖水果的人讲真相。

第一个卖梨的摊主外表有点凶,光光的头,黑黑的脸,穿了一件黑衣服,袖子挽的高高的。当我看到他时,心里还真是有点迟疑,但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走上前去边买水果边跟他搭话,“这是哪地方的梨?”“酸不酸?”问了几句,我买了十元钱的梨,然后我们就唠了起来。

同修很快就与他转入正题,讲起了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等等,并嘱咐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并送给他真相光盘,他都高高兴兴的接受了。然后,我们又向其他卖水果的人走去。

两周后,我们路经此地,又看到前面提到的那个卖梨的人,他一看到我们,立刻高兴的把我们拉到一边,讲起了前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

前天一大早约四点,他开车去农村拉货,回来时走的很急,不小心在拐弯处把迎面开来的一辆高级轿车给蹭了,当时他心里挺紧张的,忽然想起了我们告诉他的那九个字,他坐在驾驶室座上当即念了两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才开门跳下车,走上前一看,那辆车的车头被撞掉一块漆,车灯也被撞的有点歪了。当时对方很生气,冲着他大声说:“你会不会开车,这车是怎么开的!撞成这样你说怎么办?!”他当时心里觉得很对不住对方,就不停的跟那位司机道歉:“大哥,对不起,我开的急了,我错了。”并要赔偿修车的费用,谁知道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望着他说:“算了吧,你挣点钱也不容易,以后开车注意点就行了。”他赶紧说:“大哥,这可不行,我总得给你点钱。”

虽然他一再坚持,但对方都回绝了他,边往车里走边说:“好了好了,你快走吧!”看着那位司机把车慢慢开走,他想:“这是不是大法帮了我呢?”

说完这件事,我高兴的说:“不是‘是不是’,就是大法帮你善解了!”他一边点头一边笑,笑的很灿烂。又一个明白了真相的世人得福报了,我从心底里为他祝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50003.html

Advertisements

武汉李火生被诬判五年 上诉被无理驳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省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被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张伟等秘密诬判五年后,法轮功学员李火生上诉到市中院。十一月二十五日,在未开庭的情况下,武汉市中院法官陈丽敏以书面审理的方式,无视律师的有理有据的书面辩护和李火生本人的事实陈述,无理驳回上诉,所谓“维持原判”。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深夜一时,一伙不明身份的十几人以欺骗手段,突然闯进居住在武珞路的李火生家里,非法抄家、抢夺私有财产,并强行铐走李火生,闹得家人及小孩惊恐不安。后经查实,此为武昌区长春社区治安委员陈勤胜、户籍警察徐某带领武汉市公安局、梅苑派出所、社会上的混混等不明身份的十几人所为。家属多次找有关部门要人讨说法,都被无理拒绝。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张伟等秘密开庭,非法判李火生五年刑,开庭不通知其家属,行为鬼鬼祟祟,见不得天日。李火生被判刑五年后,提出上诉,写信告知亲属,其妻方知,赶紧请了律师上诉。律师写了辩护词递交市中院。武汉市中院法官陈丽敏罔顾事实与法律,枉法裁判,驳回上诉,维持所谓的“原判”。

李火生被非法抓捕关押至今已有六个多月了,现被迫害的腰部地方疼痛,且大腿肿胀得厉害,身体情况恶化,并且整夜疼痛不能入睡,吃不进食物。送到医院,医院拒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法官陈丽敏都不应允。

武汉市中级法院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审判长 陈丽敏
审判员 熊华东
代理审判员 曾琳
书记员 王晓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50036.html

网友眼光真犀利!县长的鞋也太碉堡了(图)

这位热爱名牌的四川双流县现任常委及副县长廖维忠,尤其喜爱意大利顶级鞋王-Salvatore Ferragamo的鞋子,下图中间这位就是在视察工作中脚穿价值6000多元的Ferragamo菲拉格慕经典款男鞋的廖维忠县长(⊙o⊙)哦!

源:百度贴吧

武汉建设银行发生爆炸2死10余受伤


武汉市雄楚大街关山中学旁的建设银行周四(12月1日)下午5时半发生爆炸,造成至少6人受伤。(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1年12月01日讯】中国武汉市雄楚大街关山中学旁的建设银行周四(12月1日)下午5时半发生爆炸,造成过路群众2人死亡、10余人受伤。

消防部门发言人在微博发帖说,这家银行在遭到抢劫时发生爆炸。

当地报纸在微博中报导,一辆装甲运款车遭受炸弹袭击。

爆炸点位于银行的大门处,略靠门外,现场砸出一个大坑。爆炸时,一辆运钞车正在向银行运钞过程中,爆炸过后运钞车仍能行驶,现场短暂停留后开走。目前尚没有得知银行钞票被抢的情况。

据悉,不幸身亡者当中有一名年轻女孩,年约20岁左右。

目前,伤者已经被快速送往附近医院救治。

警方技侦人员已对现场展开全面调查。周围道路封闭通行。
(责任编辑:李晓宇)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n3445631.htm

陕西4干部轮奸12岁女童 致其大出血送医

【大纪元2011年12月01日讯】陕西省略阳县4名政府干部酒足饭饱后,决定出去消遣,就到镇中学强掳一名12岁的少女,轮暴至其大出血需送医救治。

11月25日,一则名为“听说略阳县郭镇出了几个XX!”的帖子出现在汉中贴吧,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发帖虽屡次遭删除和封号,事件还是被网友坚持而揭发出来。
  
该帖内容为:“在两个星期前,陕西省略阳县郭镇,一名村长(之前为混混)和3个镇ZF(政府)工作人员吃完饭喝完酒之后决定出去消遣,然后就到学校XX了一名14岁的镇上女学生,致其大出血……希望大家将此帖顶起来,引起汉中所有人的注意,用网路的力量将他们绳之以法!谢谢大家!”

据河西网报导,该网记者28日在略阳县走访,当地都知晓此事,案件发生在11月中旬,4名禽兽干部在略阳县电厂路的东昊大酒店内,将一名不足14岁的少女轮流施暴,致其大出血。少女大出血后,被送至略阳县天津中医院进行抢救,事件才被曝光。

4名禽兽干部其中1名为郭镇西沟村党支部魏姓书记(40余岁),另3名男子为略阳县郭镇公职人员(蒋姓和赵姓两干部和一名修建高速路的老板),目前已被警方拘留。

河西网记者称,案发当晚,4人带到酒店内的未成年少女有3、4名,只因这名少女大出血,才曝出恶行。

当天下午,记者在东昊大酒店和一服务员聊起此事,服务员对记者的疑问显然有些警觉,表示:“我对这个事不太清楚。”随后,该服务员又补充说,那是客人把人带进来的,和酒店没有关系。

据略阳县公安局称,强暴案属实,4名男子己被警方刑拘,受害者为12岁的女孩,但警方未透露强暴者身份,称被告之案件要保密,不得向外透露。

有民众指,中共干部的恶行已猖獗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责任编辑:韩义)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n3444987.htm

高耀洁:中共胡说八道 艾滋病至少千万 卖血转地下

周四是第24届全球艾滋病日,“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在纽约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卖血是造成艾滋病在中国广泛传播的主因,近年卖血活动并没有停歇,只是转以地下形式在南北地区进行,包括广东揭阳等地情况越趋严重。与此同时,艾滋善款遭到各地政府疯狂贪婪,艾滋病人和孤儿孤苦无助等待死亡。(毕子默报道)RFA


“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在纽约接受本台访问。(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在纽约这座日夜繁华不息的大都会,住了一个深居简出的老人,她已届85岁高龄,约两年前,患病的她,艰难绕过祖国对她的重重监控追踪,远渡重洋来到异国他乡美国,目的就是要将中国的艾滋病历史谱写成书留给后人。还有几天就是第24届全球艾滋日,在这一天前,记者到纽约采访了被誉为是“中国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教授。

抵达美国至今,高耀洁已经出版了三本书,内容全部与艾滋有关,现在她还有两本书正在筹备中,更准备翻译成英文发行。为此,高耀洁疲惫不堪,每日最少在电脑前工作4小时。她一边向记者展示医生叮嘱她每日服用的药物,一边说,前两天才昏倒在家。

高耀洁:“来到美国两年零两个月了,三本书是已经出来了,现在两本正在搞。一天到晚干这个,这两年都专干这个。至少干四个小时,每天我现在整理,整理我给每一张(照片)都裱上字。我天天累得要命。前两天我都昏倒。我有血栓,心跳还停。一直吃著药,礼拜二又去医院了,星期五抽完血。不能走路了,走路要乘轮椅。”

85岁的老人,每日却要承受著病痛的折磨和繁重的工作,但为了能够揭露中国的艾滋真相,高耀洁说她无怨无悔。

高耀洁:“在这个离开中国的问题,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要在中国,这些问题写不出来。因为我已经85了,在世之年有限了。我愿意把这些受苦的人的苦留给世界、留给后人。也可能将来有正义的人,把这个问题会解出来。能够写出来留给后人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生活如此艰难,她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高耀洁说,她希望这些资料能够使中国的艾滋病人情况得到改善。

高耀洁:“我的目的不是别的,我的目的就是这些弱势群体太可怜了,没有人敢替他呼吁。劳苦大众,他们的生活是吃了这顿没那顿的,层度比较低、没有文化。死就死了,死了也不知道是啥病,说是怪病、热病。我觉得一个人活著,应该你活著也叫别人活著。老百姓是命呀!你当官的是命老百姓的就不是命吗?”


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的生活实况:“孩子就像狗一样睡在墙角,以麦秆当被褥。”(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为替艾滋病人疾呼,高耀洁从来口硬,不肯说谎为政府面上贴金。

高耀洁:“光说好不能改进工作。上蔡文楼搞得很好,那是叫大家看到。就是搞个样本让你看的。实际上别的地方不是全是那样,所以我就不去文楼。”

结果因为曝光卖血感染艾滋病真相,地方政府将高耀洁视为眼中钉。回忆在中国的时候,高耀洁说自己常年受到监视、监控,行动没有自由,甚至生命遭受威胁。不过,在民众的眼中,她却是和蔼可亲的高奶奶。

高耀洁:“他们过年,我一打开电脑一看,一群孩子给我拜年呢!电脑上拜年的。(笑)”


高耀洁与艾滋儿伉伉。(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正是为了这些受害的民众,高耀洁选择孤身一人远走他乡,现在在异国居住,离家万里的她心中最挂念的,仍然是中国的艾滋病人和他们的孤儿。

高耀洁:“我最挂念家乡人是那些孤儿和那些病人。病人反正是要死,孩子怎么办?我希望少感染一点艾滋病人、少出一点孤儿,另外我希望孤儿好好读书,不要将来成为社会的累赘。所以凡是孤儿给我来信,我都鼓励他好好读书。”

不过目前中国大部分艾滋孤儿的生活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有恶化趋势。说到这里,高耀洁显得一脸担忧。

高耀洁: “现在孤儿问题很大,孤儿的心态也很糟糕。厌学、不想读书,一百个孤儿十个考上大学都没有。一个是条件差,一个是他们自己厌学。他们认为上学没用,我出去打工赚大钱。我成天劝他们,你们十几岁的孩子,也没文化也没技术,你上哪里赚钱啊?他不听。现在孤儿已经有犯罪的了,他们不管抢劫也好偷盗也好,都是社会的麻烦。”

记者:“有多少艾滋孤儿?”
高耀洁:“没法统计。政府捂得很严。现在长大了有的,现在小的又来了。小的好多都有艾滋病,有的孩子输血得的,有的母婴传播。”


高耀洁表示,河南后杨村感染了艾滋的父母,在1996年后所生的孩子,有38%被证实同样感染艾滋病。(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政府方面就始终不肯承认中国的艾滋病问题主要由卖血引起。卫生部长陈竺上月底在“第六届中国艾滋病防治国际合作项目经验交流会”上依旧强调,中国艾滋病主要以性传播为主要途径。陈竺并且说,中国自从1985年出现第一例艾滋病人以来,截至今年9月底,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共42.9万例,其中包括8.6万死亡个案。

对于卫生部的数据,高耀洁直斥是胡说八道。

高耀洁:“这个他是胡说八道,现在艾滋病人感染人数至少在一千万以上。六四母亲丁子霖说找到了两百零二个尸体,我说会找到二十万艾滋病死人坟墓。有一次我到一个村庄,那一天埋了六个。中国的艾滋病病毒的类型不同,多数是卖血(感染)。全国就有一万个血站。他们最怕的说他是输血感染,他要把给国际并轨,硬要说是性,实际性传播不到百分之十,卖过血的人百分之六十有艾滋病。”

近年,在高耀洁和海内外艾滋维权人士的不懈努力下,中国的艾滋问题似乎有所曝光,不过,高耀洁说,实际上卖血的情况即使到今天仍然存在,只是形式从地面转至地下,从北方转往南方,而且由于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被全国贩售,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在城市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

高耀洁:“现在的话这个卖血的情况转入地下。不敢说,现在压得很厉害。有一次有一个报纸上面写著 ‘高耀洁你在哪里’,我说这个报纸写这个干什么?哦,他们那里有血站,说我们这里没有人有高耀洁的勇气出来答。现在在南方很严重。我去过南方五省,湖南、湖北、云南、贵州、广东、广西、四川。就在广东就有很多,揭阳有。问题是一下子是全国性的,主要是南方没有人吵,北方出来几个人吵,就人人都认为是北方的。都错了,全国性的。有卖血就有输血。开始是卖血,扩大到输血上。 输血的人多半在城市。”


广东卖血情况。(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同时,虽然国际和传媒的压力下,中共政府也似乎加大了对艾滋及卖血问题的关注,但由于下级政府长期在艾滋款项和物资上动手脚,可怜的艾滋病受害者最终仍然得不到帮助。而由于大批艾滋病患者死亡以及丧失劳动能力,高耀洁更担心,未来在这些艾滋病的高发地区可能会出现大饥荒。

高耀洁:“现在还有更可恶的事,在艾滋病人的善款上赚钱。艾滋的款都敢贪污,包括那些死人的都敢贪污,不管救济款也好什么生活物资也好,他们其上瞒下。现在是由明转暗了,还是贪污。这几年的话他把敢说话的人压住了。而且死人最多,将来的话他很可能赶上大饥荒。”


艾滋病人家破人亡:父亲感染艾滋去世后,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母亲改嫁,剩下8岁的胡妞、6岁的弟弟和74岁的奶奶相依为命。(照片由高耀洁提供)

说到这里,悲痛的神情再一次浮现在老人沧桑的脸上。

高耀洁一生崎岖,战乱之年生于封建大户家庭,年幼家族经历战火洗劫,苦难中坚持完成医生学业,从五十年代起担任妇产科医师,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划为“阶级敌人”,被关押在停尸间长达八个月,期间屡遭武斗,大部分胃部遭到切除。文革后,逃出鬼门关的高耀洁被调往河南继续医疗工作及讲学,但安稳的日子并没有长久。1996年的一次会诊中,高耀洁偶遇一名艾滋病人,她怀疑患者是由于输血感染艾滋,并担心受害者不止一人。出于医生的责任感,高耀洁从此踏上“防艾征途”。

透过长期深入疫区明察暗访,高耀洁发现,八十年代起,大陆各地在“卖血致富”的口号下,大批穷苦百姓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贫困愚昧的受害者患病后往往只能在痛苦绝望中等待死亡,身后则留下了大批的艾滋孤儿。

多年来,高耀洁个人投入超过一百万人民币抗击艾滋及助养孤儿,被誉为“中国防艾第一人”,事迹令她获选为央视“感动中国人物”和《时代周刊》“亚洲英雄”,她的名字更被用以为行星命名。同时也为她晚年她带来各种打压。2009年严冬,已值耄耋之年的高耀洁选择孤身离开故乡和亲人,几经周折流亡美国,在他乡延续她对艾滋病人的关爱。

零下40℃ 新疆小学生雪中缺冬衣


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孩子们在下雪、酷寒的天气中,穿著单薄的衣服步行回家。(取材自亚心网)

天气一天天转冷,对于新疆阿勒泰地区的两名小学生阿娜尔和玛依努尔来说,冬天是可怕的。家住青河县的阿娜尔畏惧的是-40℃的极寒天气,家住吉木乃县的玛依努尔惧怕的是「闹海风」。亚心网报导,她们家境贫寒,没有御寒的冬衣,为此,她们向社会求助。

阿娜尔和玛依努尔写求助信:「虽然上学的路十分艰难,但对知识的渴望促使我们每天按时到校,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很珍惜每次的学习机会,我们很需要一些冬衣来帮我们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据报导,阿娜尔说,她的家离学校有5公里远,她每天都要步行往返家和学校。她的班主任波塔库孜老师称,阿娜尔还穿著姐姐穿过的旧棉衣,这件棉衣因为穿得太久已变薄,胳膊肘处还有个磨破的小洞,袖子也短了一大截,这几天下雪了,可阿娜尔的脚上还穿著夏天穿的胶底布鞋。

阿娜尔说,「现在才-20℃,还不算冷。要是-40℃,就太冷了,好几次,我都被冻哭了。」

报导指出,阿娜尔的父亲靠种地维持生计,妈妈常年腰疼难以行走。阿娜尔是家里的「小大人」,每天都放学回家给全家人做饭。

从阿娜尔家到学校的5公里路,每到冬天就积满冰雪,尤其是下雪后,积雪及膝,根本看不清下面的坑窪,报导说,有几次在上学或放学路上,摔倒时或是冻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阿娜尔会忍不住地哭。「但快到家了,我就不哭了,我不能让爸妈看到我的眼泪。」

吉木乃县托斯特乡牧业寄宿学校三年级的学生玛依努尔‧马合松也对冬季心存恐惧。据报导,玛依努尔的班主任库拉西说:「因为没钱,这孩子连续三年天天都穿校服,在冬天,她会在校服里穿好几层厚毛衣,浑身鼓鼓的。」

报导称,该校校长甘荣说:「学校近500名学生大都来自周边贫困农牧民家庭,这里的冬天特别寒冷又特别漫长,若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孩子们会很难熬。」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