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奴役和虐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人们期望外界了解真相。难以完整展现她们遭中共迫害的非人处境和斑斑血泪,是笔者最深的遗憾。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辽宁省唯一的一所女子监狱,位于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是二零零四年搬迁至此的,现关押约近四千人,共有十一个监区。二零一零年,在监狱大门东侧又新盖了一个车间,包括伙房在内,共有六个奴役犯人的车间。从表面看,这里的环境干净整洁,有绿色的草坪,各色的鲜花,高低不同的树木,还有喷泉、假山、雕塑的梅花鹿等,用中共的话讲这叫“人性化”。但是在这华丽的外表下,掩盖的却是服刑人员的血与泪。

本文叙述的只是普通服刑人员的遭遇。而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则更加严重和残忍,她们不仅遭受下面叙述的奴役和虐待,还遭到恶警的毒打折磨。比如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在短短的五十六天内连续虐杀两名法轮功学员。丹东市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士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在辽宁女子监狱中被迫害致死;大连市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下面记述的是辽宁女子监狱对一般服刑人员的奴役和虐待。希望知情者更多揭露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一、奴工劳动

现在女子监狱的出工时间为早六点四十至五十之间,收工时间为晚七点,一日三餐都在车间,早上八点——八点半左右送饭,吃饭时间在十分钟以内,有的车间甚至一顿或三顿都不吃,只有晚上回监舍吃一顿的。

例如:原一监区左晓艳(恶警)在的时候,一整天只有在下午二点半允许上一次厕所,导致整个监区大部份人不敢吃饭、不敢喝水,许多人憋的下肢肿的溜明锃亮,后来有的人一想到遥遥无期的刑期,不想活了,在给家人的信中流露了这种情绪。在女监,通信是受严格检查的,所以在左晓艳知道后,被迫调整了上厕所的时间,情况才有所好转。原来的八监区,左晓艳在的时候,为了多出活,逼的犯人早上出工前吃点东西,然后晚上收工回去吃点儿东西,白天不吃,也很少有人上厕所。中午十一点左右送饭,晚上五点钟左右送饭。出工这十二小时允许上四次厕所,其余时间都是奴工劳动。

正常情况是每周日休息一天,“十·一”休息二天,过年休息三天,其余节日最多休息一天,跟没过节一样。这还不包括元宵节、清明节、中秋节、端午节这四个中共新设的“法定”假日。二零一零年的端午节,当天正好是星期日(本该休息的),为迎接所谓的检查,从早上加班,把整个车间所有的料垛,全都翻腾了一遍,都是女性,有的料相当的沉,就是男的也是很难搬动的,然后还得收拾卫生,用钢丝球把地擦的锃亮,还要把以前地面上用油漆涂写的标志、字都抠掉,以便再重写。当天,有人累的说:我以后再也不想过端午节了,我一想到今天就想哭……警察根本不管犯人的死活,为了自己争得所谓的荣誉,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二零零九年的时候,加班很疯狂,经常早六晚九、星期日不休息,尤其是二零零九年末到二零一零年初的时候,大约连续一个多月没休息,并且是早七晚九,有十多天是连续的早六晚九,虽说是晚上九点收工,但是回到监舍已经是九点半了,再轮流洗漱,最后洗漱的睡觉时间都得将近十一点左右。

二零一零年春天开始,大面积加班就很少了,虽然表面上看似乎好了许多,其实不是这样的。据老犯人讲,以前虽然是出工时间长(早七晚九),没有星期日休息,一年休息不到十天,但是压力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紧张、这么累,只是时间长,现在工作时间短了,但是奴工工作却比以前还累,所以劳动强度大了许多,其实更累,是那种实实在在的累。例如:一个监区六百人左右,一个五十人左右的小队,一天衬衫的交货量为五、六百件,一年上交给监狱一千万人民币!为了完成任务,大多数人都是很累、很累的,如果一着急干错了活,那就更糟了,又挨骂、又罚考核分(与减刑程度直接挂钩)、又扣钱。服刑人员被压榨血汗的同时,身体也遭受种种摧残:长期超负荷的奴工劳动导致许多人患上颈椎病、腰间盘突出、肩周炎等等疾病,但却得不到有效治疗,只能是硬撑着,而工作环境强大的噪音使人情绪几近失控、耳朵失聪……

二、生存条件

虽说监舍设有浴室,但从未开放过,每天每二人一暖瓶热水,有的监区根本没有,如果是哪个烧水的壶坏了,就连这点水都保证不了。监狱的洗澡堂每人两周能洗上一回澡,冬天,水经常是跟体温差不多热,甚至不如体温热,还得要求排队、点数,洗澡时间都不如折腾的时间长。夏天水倒是挺热的,所以有许多人也不愿意去。平时洗漱只能在水房,每天大汗淋淋的,又只有那么一点热水,尤其是冬天还得留点,灌个热水瓶子放到被里取暖,这样几乎都是用冷水洗澡,尤其是到了女性的生理期就更难,导致许多人有风湿病和各种生理疾病。

监舍设有所谓的“晾衣房”,可是在室内,衣服见到阳光的机会很少,基本上都干不透,胸罩、短裤长年见不到阳光,监狱不让晾在窗栏杆上,说是不好看。囚服也是如此,裤腰、衣领、衣兜等厚一些的地方经常不干,都是用体温烘干的,褥子、被子从来不让晾晒,不管多少年的刑期都是如此。被子也不敢晾晒,因为女监要求被型(被子的形状)得掐的棱角分明,而且要求必须纯手工的,不允许往里加板,就象部队一样,每天有人检查。有的监区不合格的就给浇上水叠!被子一旦晒完蓬松了就更不容易叠出棱角,所以也不敢晒。这样的条件,人怎么能不生病呢?尤其是三伏天的时候,因为天热,不盖被了,整个伏天被子一直叠着,到了秋天盖被的时候,被子发出难闻的霉味,很多天都不散。

三、昂贵的“商品”

女监的日用品和食品非常贵:金锣王小火腿肠,外面市场零售价不到一元,女监卖二元五一根!士力架二零一一年前五元一块;生花生米二零一一年前九到十元一斤,二零一一年十二元一斤;熟的二零一一年前九到十元一斤,二零一一年达到十五元一斤;一箱康师傅方便面七十五元;白家酸辣粉二元五一袋;免煮大冷面四元五一袋;白糖六元一袋;小盐水肠五元一根;名好记饼干超市九十元一箱,而接见室一百五十元一箱,一模一样的!接见餐,盒饭那么大的盒,一盒抄拌土豆丝(海带丝、干豆腐丝)要十到十五元;韭菜合子二点五元一个;饼(又称火烧),二点五元左右一个;包子、饺子就更贵了。紫娟手纸一袋三十六元;绿爽的也差不多,还有小护士的。海天酱二十八元一桶;舒服佳香皂大约四、五元一块;小背心十五元一个,短裤十五元到二十八元不等;一手店的松仁粉肠,十八元一斤。

四、所谓的“劳动报酬”

所谓的“劳动报酬”,大概从二零零八年以后才开始有一点,也没有多少,平均每月不到二十元,二零一一年大约为十多元到四十元不等,与服刑人员付出的血汗远远不成比例,可就这么点少的可怜的钱,每次发放完了,监狱都要摊派东西,把这些钱变相的都拿回去不说,还得再赚回去一部份,例如:二零一一年,监狱摊派的有:苹果最少一箱一百四十元左右;南果梨最少一箱一百元左右;月饼一盒只有四块(并不大),六十八元!盒上印的是辽宁省工会大厦。

五、强制“消费”

监狱里,即使花自己的钱也受限制: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开始,超过三十元的化妆品、洗漱用品不允许买了,说是奢侈品,犯人都不配用。不允许家属从外面买任何东西。二零一一年监狱把睡衣都做成了统一的,硬是规定每人至少得买一套,自己在监狱里买的衣服都不让穿,有的人在监狱里花几百元买的睡衣也白买了,说不让穿就不让穿了。犯人出监后,她们的物品,例如:包被的白单、储藏室的箱子、褥子,现在还包括劳改服睡衣,监狱都回收后再重新卖给其他犯人,不知赚了多少昧心钱。

留在监舍内的“号子”(也是女犯,他们只负责监舍内的一切事物,不用去车间劳动)所用的劳动工具,如拖布、笤箒、抹布等都是个人花钱买的,现在连犯人用来记帐的纸都不发了,也让自己花钱买。

六、“三人行动组”

监狱执行所谓的“三人行动组”,就是无论什么情况,同一个行动组的三个人必须统一行动,包括晚上上厕所,都必须三个人一起去,这是令人特别痛苦的。本来睡的好好的,三个人中有一个人想去厕所,其余两个也得被叫醒陪着去。到了休息的时候也是一样,这样就带来了非常多的麻烦和不便,非常折磨人。从二零一零年开始,休息日从早八点到晚七点,出了监舍必须穿囚服,这就是说一般在屋内都只穿睡服的,你要上厕所、水房或者是去打饭就必须穿上囚服,这一天脱了穿、穿了脱,不知要折腾多少回。

在女监,株连政策比比皆是:有一个小队,二、三个人收工后等待洗漱时,在监舍内洗衣服,被科长张璐璐发现,罚整个小队全体人员一个月只许洗漱、不许洗衣服。当时正值盛夏,(奴工)劳动强度又大,衣服上的味儿简直无法形容;有一个小队,两次因为丢干活的工具没找到,全小队所有人,每天收工时得脱的只剩下内衣、内裤搜身,光着脚,大约持续了一个月。(注:这里说的工具,包括了很小很小的东西,比如一根针)。如果有人犯了所谓的“监规”被送小号,三人行动组的成员也都得陪着进小号。女监还大力号召互相揭发、打小汇报,说“三人行动组”就是互相监督的,如果一个人犯了错被别人汇报上去了,行动组的别人没汇报,那么这两个人就是失职,同样处罚。

七、惩罚与侮辱

现在的体罚表面上是少了一些,并不是迫害减轻了,而是监狱转向了,他们更加重视如何更加充份的从犯人身上压榨血汗。例如:如果干错活了,就会被罚站、罚蹲、罚坐小板凳、罚分或罚钱。有一回,一个犯人收工搜身时,搜身器响了,警察问:什么东西?她说:能有什么,胸罩呗。结果这个警察让她脱的全身只剩下短裤,光着脚站在地上。当时虽然还不是三九天,但也是相当冷,大约五十多岁的人,被这样罚站了大约半个小时,除了肉体折磨,现在女监的监控摄像都是省局连网的,这不是人格侮辱吗?

八、“政府(狱警)们”的额外待遇

女监的管教(狱警),犯人常说的所谓的“政府”们,她们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从来都是由犯人给洗的,包括袜子(内裤除外)。有的小警察才刚走出校门,二十刚出头,如果她们晚上值班,犯人都得把被子铺好,还得给准备水果、小食品或酸奶之类的。

九、“参观”与迫害

辽宁女子监狱是所谓的“警示教育基地”,经常有所谓来“参观”的。中共的一贯造假在女监可谓表现的淋漓尽致。遇到有参观的那天,中午饭一般都挺好,如果参观的未到,就不让吃饭(等着参观的人来),一桶一桶放在那儿,得等参观的人走了才让吃,这个等待过程即使到了上厕所的时间也不让去,更有甚者如果哪个监狱领导到了车间,所有的厕所门都得锁上!真不明白是为什么。

如果是过年或者十·一,住在监舍一楼的就遭罪了:每年过年三十晚上,监狱管理局的头头们都要装模做样的每个监狱走一圈,表示所谓的“关心”,因为也不知他们具体什么时间到,所以犯人都得穿着囚服叠好被型,在地上坐着小板凳,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初一得坐到下午三、四点钟,还得组织一些人到活动室装样子。大家怨声载道,都说:吃饱了撑的,自己在家呆着呗,跑来干啥呀,有什么好看的,实在想看,自己也进来,那才真能看清楚呢。

就这么把大家折腾的够呛,反过来还说是“关心”这些人。每年过年放烟火,都组织人去看,可是谁也不愿意去,结果只能摊派,硬性指派人去。真是劳民伤财,他们却可以在报纸、电视上发表文章做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50043.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