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有意关闭上海等地冰淇淋制造工厂


图:上海福乐食品有限公司(郭唯玮摄)

网易财经12月2日讯 这个冬天,对于曾占据冷饮市场第一集团的雀巢福乐食品有限公司来说,似乎有点冷。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独家透露,全球食品巨头雀巢公司正有意关闭上海等地的冰淇淋制造工厂。“据说,公司董事会已经表决通过,就在近两天,将召开会议就调整方案、员工安置等敏感问题进行通报。”知情人士表示。

2011年12月1日,网易财经在位于浦东新区云桥路的上海福乐食品有限公司看到,目前正值公司冬季生产开工前的维护阶段,原本不大的厂子显现得异常空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网易财经,公司目前仍处于停产状态,工人正对生产车间进行维护。而按照往年安排,福乐公司1月份就要开始开工生产,在12月份,生产原材料的采购工作应该基本到位。但今年来看,公司已停止了日常的采购与接单,何时能够正常开工还不确定。在生产部门的进货批次记录单中,网易财经看到,最后一批次的进货记录停留在了2011年7月5日。

自从1997年收购来,福乐食品有限公司就成为生产、包装雀巢冰淇淋、雪糕、棒冰等冷冻饮品、冷冻食品的生产基地。自11月始,关于该公司关厂停业的传言一直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多位消息人士透露,位于广州、天津的多家雀巢公司也已传出可能停业关厂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背景是,今年10月24日,雀巢收购银鹭通过商务部审查,双方签署了60%股权的收购协议。雀巢大中华区集团事务总监董玉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此次交易不会涉及雀巢食品以外的其他业务板块,短短一个月之后,就传出雀巢上海冰淇淋工厂及其他地区公司面临关厂的消息。

对于只有做大才能在市场上拥有发言权的冰淇淋产业,雀巢公司在我国的上海、天津、青岛和东莞等地都有自己的工厂。雀巢于2008年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冰淇淋新厂投资额更是高达2.5亿元人民币,成为雀巢在亚洲最大的冰淇淋工厂。当时据雀巢透露,仅通过收购,雀巢的冰淇淋业务就增长了450%。

在中国冰淇淋市场的资源争夺战中,雀巢和联合利华的竞争从未停止过。为了争夺市场资源,奠定其在中国冰淇淋市场的霸主地位,1997年雀巢一举收购了上海福乐食品有限公司,在上海首先占据主动权。虽然当时联合利华以16%的市场份额位居世界冰淇淋市场第一位的位置,但雀巢随后便拉开了自己的并购大幕。在并购哈根达斯、德雷尔和莫凡彼等国际品牌之后,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市场地位,都已逼近联合利华。同时在中国国内,雀巢更将势力伸向南方,兼并了当时广州本地最大的冷冻食品企业——“五羊”,建立了雀巢在亚洲最大的冰淇淋工厂,一举奠定在南方的优势。

雀巢上海福乐的工作人员告诉网易财经,公司的冰淇淋业务仍以“忙三月,吃一年”的生产模式面对当下激烈的竞争,眼下,正直冰淇淋的生产时期,雀巢上海福乐的反常是否意味着公司在冰淇淋业务上出现战略转变,网易财经于2011年12月2日上午致电雀巢公司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何小姐对此不予置评:“目前阶段,并未听说该方面消息,有进一步消息我们会披露。”

网易财经将就此事做进一步跟踪关注。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胡怡琳 郭唯玮

法国食品巨头达能酸奶上海工厂悄然停工

——工人已获补偿金

昨日本报独家获悉,在重回中国市场3年之后,法国食品巨头达能(DANONE)在华两大酸奶生产基地之一的上海工厂已经在近日悄然停工以进行内部评估。对此,达能方面表示,正在为上海工厂制定运营策略,今后将在中国集中发展包括广州在内的重点市场和品牌。业内人士指出,近年酸奶增速在奶制品中独当一面,竞争残酷程度与日俱增。

“据我所知达能上海工厂是在上周突然停工的,工人获得补偿金。”昨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他说,乳业高层怀疑是否达能近年“摊子铺得太开”所致。

实地调查:铁闸紧锁工厂停工

昨日记者特地前往位于上海奉贤区金汇镇工业路899号的厂址实地考察。下午2时许本该是工人陆续上班的时段,但是该厂却铁闸紧锁。记者向厂里张望,只看到一两名保安和清洁人员在值勤,多个车间拉下蓝色闸门。一位在附近上班的人士确认,工厂已停工,何时复工并不清楚。记者注意到,广州超市仍有来自该厂的乳酸饮料出售,生产日期为上月中旬。

上海和北京工厂是达能在华鲜乳制品业务的左右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关闭了上海工厂。”达能乳业一名权威人士对本报承认将对上海工厂的运营进行调整。上述人士对本报透露,在中国将采取更为集中的发展模式,包括集中力量发展高附加值的优势品牌“碧悠”,此外还会集中力量投入在上海、广州等重点城市发展。

本报也向达能集团法国总部查询。达能声明重申中国是极为重要的市场,将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在华长期、可持续的发展。

业内:不排除以后将重回广州

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分析,除奶粉外,酸奶市场近几年以超过30%的增速发展,远超过巴氏奶的1~2%。正是在这个速度的诱惑下,蒙牛、伊利和光明等国内巨头均大举扩张酸奶业务,连娃哈哈也介入乳酸饮料,市场竞争极为残酷。

王丁棉说,达能酸奶由于一度撤出,市场空间遭到了上述巨头甚至是很多中小企业的争夺。自2009年下半年重返广州后,达能几乎“不计成本”都要抢市场,从外地运来每盒促销价可低至1元,大幅挤压了市场份额占两成的广州光明利润。

“酸奶冷藏成本高,只能在中国境内设厂生产。”王丁棉说,广州光明是达能酸奶起家的市场,“不排除达能以后将重回广州设厂或选择贴牌加工。”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作者:刘俊)

西安拉土车再夺人命 老妇斑马线被撞身亡


现场图

今天(12月4日)中午11时许,在西安科技二路与高新二路十字枫叶苑门口,一辆拉土车将一妇女撞倒,妇女当场死亡。肇事拉土车牌照为陕ALA977,肇事司机已被警察带走。

据本网记者现场播报,死亡妇女大概五六十岁,是在过斑马线时被拉土车撞倒。随后赶到的死者家属情绪激动。目击者告诉记者, 老太太手里提着刚买的蔬菜准备回家。“拉土车是为了赶红光亮起前的最后两秒钟过路口。当时渣土车车速很快,把正在过马路的老太太卷到车轮下。”老太太当场停止了呼吸。

12:20分左右,120救护车赶到现场。随后,清障车将肇事拉土车拉走,洒水车将现场处理干净。

据西安交警统计,今年前10个月就有46人殒命拉土车下,加上媒体报道的11月交通事故情况,还有12月2日在玉祥门外遇难的10岁女孩琪琪,今天在事故中丧生的老太太或为今年西安第50位因拉土车事故遇难的市民。

12月2日:西安拉土车玉祥门外挂倒父女俩 10岁女孩不幸死亡

12月2日,10岁的小学生琪琪,成了拉土车轮下的又一亡魂。下午5时40分左右,父女俩骑行到环城西路和西站路路口,这时,他们身后开来一辆拉土车,琪琪当场被撞身亡……

市民聚集:西安拉土车撞亡10岁女孩 市民聚集掀翻警车

事故现场有数百人聚集,部分群众情绪激动,对事故处理提出质疑。一些人还掀翻了四辆汽车,其中有警车两辆。

惨剧:拉土车今年前10月夺命46条

面对104名“疯狂的渣土车”司机,西安市交警支队宣传处处长车强直言不讳地说,由于渣土车的“疯狂”,西安今年前10月已有46人遇难。

来源:华商网

会议爆出中共高法院长得胰腺癌 会场上掌声雷动

——原标题:从死刑冤案透视中国司法改革步履维艰


图片来源: AP 一名女访民跪在北京一家法院门前(资料照片)

又一起死刑冤案最近成为中国律师关注的焦点。北京一批律师举行研讨会探讨如何从根本上杜绝此类冤案的再度发生。一些律师认为,当务之急是提高司法人员的素质,改善司法质量。

*陈瑞武死刑冤案:十年一笔糊涂账*

11月27日,北京一些律师举行了小型法律研讨会,大家讨论了曾被司法当局定案并关押10年的“杀人犯”陈瑞武等人的案子。陈瑞武11月4日被判处无罪释放。十年来,陈瑞武两次被判处死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由于河北发生两起灭门案,廊坊中级法院2003年6月判处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原伟东、汤风武、王晓敏6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年底,河北高院将此案发回廊坊中院重审。

2004年6月,廊坊中院再审判处原伟东、陈瑞武、汤风武死刑,尚志红死缓,杨洪义无期,王晓敏获释。但是,又被河北高院打了回票,再度给廊坊中院发回此案。数年之间,廊坊中院同河北高院司法程序、公文旅行和皮球互踢来往多次。

中国南方报系的法治周末,11月30日发表了长篇通讯谈这个冤案,题目是:杀人案审了十年仍是糊涂案。报道说,到了2009年,河北高院终审判决,改变中院原判,判处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三人无罪,原伟东和汤风武死缓。

但是,河北高院却迟迟不予宣判,直到2010年10月,河北高院才通知家属“省高院早已委托廊坊中院宣判”。而廊坊中院更是迟迟不予公布,一直拖到今年的 11月4日。至此,两年前已被省高院宣判无罪的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三人,又白白在监狱里关了两年。2000年被捕的陈瑞武,已经在看守所和监狱中待了十多年。

法治周末的报道说,十几年来,有17名律师参加了该案的诉讼。报道还说,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本案的所有原始物证都已经丢失殆尽。”

但是,法治周末这一长篇报道没有提到在今天的中国死刑案的终审权在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早在2007年就收回了死刑核准权收回,不知为何河北高院的审判就变成了“终审”,因其判决毕竟还有死缓。

人命关天。如果不是河北高院的改判,恐怕又有六条人命要归黄泉,冤死在奈何桥那一边了。在今天,判处死刑但没有最后执行对陈瑞武这样的受刑人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姑且先不说这些人在狱中遭受的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悲惨遭遇。

*佘祥林案赵作海案:世人方知冤似海*

这些年来,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比如,大家所熟悉的佘祥林案和赵作海案。佘祥林是湖北京山县人,1994年1月,佘妻张在玉失踪,张家人怀疑其被佘祥林所杀。4月,荆州地区中级法院判处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来因行政区划变更,新的地区法院改判佘15年徒刑。但到了2005年3月,张在玉突然从山东回到京山,京山法院重新开庭审理,宣判佘祥林无罪。

赵作海是河南商丘老王集乡赵楼村人。1997年10月,该村人赵振晌失踪,其侄子报案,怀疑被赵作海所杀。1999年5月,当地发现一无头死尸,公安逮捕了赵作海,认为其嫌疑重大。2002年10月,商丘市检察院提起公诉,12月5 日,中院一审判决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省高院核准。

2010年5月,失踪10多年的赵振晌突然现身,回到了赵楼村,赵作海的案子得以起死回生,柳暗花明。河南高法马上宣布,赵作海故意杀人案是错案,并重新判决赵作海无罪,赵作海走出大墙,重归社会。

当时,佘祥林和赵作海的案子,重新宣判真相大白后,曾轰动一时。

*李志平冤案,近三十年不了了之*

如果说佘祥林和赵作海都得到了几十万元的国家赔偿,算是有错必纠的例子,那么,李志平死刑冤案就是有错不纠的典型。李志平是河北定州农民,他的案子办得荒谬绝伦,是司法腐败绝佳例证。

1983 年,是中国“严打”之年。河北定县(现定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刑事拘留李志平。1984年底,保定地区中级法院判处李志平死刑,立即执行。李志平上诉,河北高级法院裁定:一审认定的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楚,撤销原判,发回地区中级法院重审,保定中法将案件退回检察院补充侦察。85年9月,保定中院再度以杀人罪判处李志平死刑。

至此,保定中级法院已经两次判处李志平死刑。

李志平继续上诉,河北高院再次审理此案,并在1986年3月再度判决: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撤销原判,再发回保定中级法院重审。至此,河北高院已经两次撤销原判,发回中院重审。

李志平的律师刘晓原对美国之音说,河北高院将李志平案发回重审后,保定中级法院就“不作为”了,再也没有审理此案。法院把案子推给检察院,检察院又把案子退回公安局。公安局将案子搁置,再不提起。而李志平仍然被当作杀人犯关在定县看守所,直到1990年,李志平被关押7年后,被“取保候审”,获得释放。

但是,从1984年到2011年,二十七年过去了,李志平的案子,还没有撤案,问题并没有得到最后和妥善解决,李志平在法理上,还是犯罪嫌疑人。刘晓原律师不断催问有关方面,但河北办案的公检法各单位层层或相互推诿,特点是承认错误,坚决不改。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就在李志平和辩护律师强烈要求昭雪冤案的紧要关头,李志平的案卷却和陈瑞武他们的卷宗一样“找不到了。”

*上书陈冤,石沉大海*

刘晓原律师给主管政法工作的政治局常委罗干、周永康、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最高法院院长萧杨等写信,给各级公检法单位写信,不是没有回音,就是推脱诿过,不了了之。

刘晓原说,“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是中国法制基本原则和要求。”他说,李志平冤案发生至今已经28年了,有关部门仍然迟迟不予彻底纠正,“这大概也创了中国法制史上的一个纪录。”

*吴大全死里逃生,变身浙江赵作海*

再看浙江吴大全死刑冤案,也使人感到心情沉重。这个案子被一些网民说成是浙江的赵作海案。

2006年9月,浙江省慈溪市长河镇垫桥村商店女老板沈秀云被杀。几天后,吴大全被捕。07年2月,宁波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大全死刑。

吴大全上诉,浙江高院07年6月二审改判吴大全死缓。吴大全进入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在监狱遇到了真凶班春全,班春全交代了杀害沈秀云的犯罪事实。2009 年10月,浙江高院裁定,撤销吴大全死刑原判,发回宁波中院重审。如同河北定州重审李志平案一样,宁波中院又层层发回公安局,公安局然后将案子束之高阁。

但与此同时,公安局启动另外一个案子,追究吴大全的“窝藏罪”,2010年3月,慈溪市法院以此罪名判处吴大全徒刑4年4个月,主审法官是胡慧。

*吴大全蒙冤“打工”算赔偿 主审官受罚“计点”扣两分*

2011年8月,吴大全在坐牢5年后,“假释”出狱。当局安排他到当地一个机械公司“打工”,算是对他的一种赔偿。

2010年,新周报报道,有网友说,浙江省高院主审吴大全杀人案的法官杨灵方,冤案大白后,他受到的处罚只是被扣点两分。对这个贴子,浙江有关部门并无出面“澄清”,既无承认,也无反对。“浙江高院是否制造了死刑冤案其本身,也又成为悬案。”

如果说,上面这几个案子都是当事人最后死里逃生,侥幸生还,那么,下面这几个案例中的死刑犯就没那么幸运了。

*河南农民曹海鑫,匆忙处决恐后患*

在上世纪90年代发生的河南冤杀曹海鑫案。曹海鑫是郑州市祭城乡西韩砦(寨)村民。1995年民主选举担任村组长。下台的组织曹新豹一家不满,曹弟曹新春帅众9月28日冲入曹海鑫家,执铁铲木棍等殴打曹海鑫。曹拿起猎枪自卫,击中曹新春,后者在医院死亡。

1996 年1月,郑州检方起诉曹海鑫故意杀人。1997年5月,郑州中法判处曹海鑫死刑。网络刊物[中国死刑观察](www.chinamonitor.org) 说,该村150村民联名上书要求刀下留人,新华社连发三篇内参,最高法院“多次通知河南有关方面不得立即执行死刑判决。”

但是,1998年9月25日,郑州市中院执行省高院“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将曹海鑫押赴法场枪决。

*河北邢台三抢劫从犯被处死,主犯死缓*

曹被处死的五年后,河北邢台处死了张安民、和海鹏、程占房三名“涉黑案犯”,罪名是抢劫他人财产9万多元。但是,该案的主犯刘现军却逃过一劫,只判了死缓。北京学者张耀杰曾撰文说:该案是邢台当局通过严刑逼供捏造罗织出来的一桩莫须有的冤案。

*四川陈韬在中央收回死刑权前被处死*

再看四川陈滔案。他是四川汉源农民,被处死前在这个世界生存了二十年。四川高级法院因为陈滔被控杀死镇暴警察张志明而裁定处死陈滔。尽管中国最高法院决定 07年元旦开始把死刑批准权收归中央,但是四川地方当局赶在这一措施正式生效前,匆忙执行死刑。陈滔就是06年11月28号被处死的。

北京法律人刘晓原曾发表文章说,当时最高法院院长肖杨曾说:“我当院长,最让我牵肠挂肚、提心吊胆、寝食不安的有两件事,一是不要办错案杀错人,二就是队伍不要出问题。”

*中国大法官少有法学背景专业训练*

肖杨2008年下台,他的继任者是安徽党政干部王胜俊。按照新华社提供的简历,王胜军是合肥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没有任何法学方面的背景和学历。肖扬倒是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

再看政治局现任和曾主管政法工作的周永康和罗干,无一有法学法律背景和经历。全是党政干部,党而优则仕、优则官、优则法。现在的国务委员、公安部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孟建柱也全无法律背景。

直到两年前,中国省一级的高级法院有一半的院长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或没法学背景。大部分都是和周永康、罗干、孟建柱这样的党政干部。

*法官首先是党委书记*

北京法律工作者李和平曾对美国之音说:“这些人在法院仍然有党的身份,包括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也是最高法院党组书记,然后附加了一个首席大法官的身份。”

中国法院系统近年来有不少高级法官因腐化而倒台,其中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重庆高院副院长张韬、辽宁省高院院长田凤岐、广东省高院院长麦崇楷、湖南省高院院长吴振汉、黑龙江省高院院长徐衍东。

*王胜俊的“三个至上”*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党组书记王胜俊曾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说,法院司法必须坚持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 他把宪法法律排在了最后一个“至上”。

这位中国首席大法官还在广州一次法官会议上说,在判不判死刑问题上,有三个依据:“一是要以法律的规定为依据;二是要以治安总体状况为依据;三是要以社会和人民群众感觉为依据。”

在中国,死刑冤案的发生,大多数都是当地司法机关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为依据。

北京律师梁小军(11月29日)在起新浪微博上发贴说,“参加讨论一桩死刑冤案,一发言人提到最高院首席大法盲得了胰腺癌。会场上掌声雷动。”

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11月28日)发表题目为《谁是谁非》的署名文章说,有人不仅鼓掌,还更加语带不满地说,白痴和法盲,怎能跟乔布斯得同样的病。

文章说,中国没有[首席大法盲]这种职位,相近的,只有首席大法官,而中国的首席大法官就是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现在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也就是首席大法官叫王胜俊。

来源:VOA

多人因举报伊利董事长潘刚受审

作者: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今年六月份,一份关于伊利董事长潘刚贪腐案的举报信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许多中国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但很快,中共中宣部以维稳等理由禁止媒体继续报道此事。

11月中旬,虽然举报信列举的事实,官方尚未明确回应,甚至举报信的作者张三林仍不知下落,但内蒙古官方仍将与举报信传播有关的四人,以罕见的证券罪名,推上法庭。

据《新世纪周刊》的报道,11月18日,原《内蒙古商报》社社长,60岁的李希晓,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法院出庭受审,他和另外三人被控“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

今天,这篇报道很快被网络管制部门从各大新闻网站以及财新网上删除,更显示此事涉及的政商共同体强大在新闻管制体系强大的实力。

今年六月份,署名“张三林”的举报信发布到网络后,伊利集团以遭诽谤为由向警方报案,时任《内蒙古商报》社长的李希晓随即被锁定为主要嫌疑人。

6月28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如意开发区公安分局,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将李希晓刑拘。

公诉方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检察院指控称,导致伊利股份股票跌停的举报信,系李希晓主使张贴到网络上——这封举报信,是自称为“张三林”的举报人撰写的。

2011年年初的一天,张三林提着一袋举报材料,连同存着举报信的U盘找到了李希晓,希望将相关举报材料发布在“内蒙古商报网”上。

此前,因业务往来,李希晓与伊利集团前任董事长郑俊怀相识。郑入狱后,2006年,李还曾前去探监。对于郑的助手张三林,李希晓并不陌生。

李希晓通过对当地政法政的朋友,尽其所能对举报信的细节进行了核实,李希晓决定帮张三林发布实名举报信。
由于“潘刚在内蒙势力太大”,出于风险考虑,他找到“澳门商报网”网站的总裁张海军协助,张海军则找到友人周讯,6月8日,周讯在“天涯网”上在天涯发布材料,但很快被删除,并没有引起外界关注。

据警方的调查,此后,重庆的网络推手姜林联系了周讯,提出让其支付3000元的宣传费,可帮助推广这一举报内容。

在姜林的协助下,该贴很快引起广泛关注,伊利董事长潘刚被举报的消息随即被网友疯狂转载,多家传统媒体纷纷跟进报道。

举报信公开后,张三林与外界失去联系,不知去向。知情人称,张暂时躲藏了起来。

此前,张三林曾对张海军说,“如果你把材料发出去,潘刚能够得到处理,我愿意出5万元的奖励”。为了让张海军放心,张三林称将为发布人出具免责协议,“我提供的材料都是真实的”,张三林将手书附在举报材料中。

但张三林的许诺,并未阻止内蒙官方的介入。

6月28日,李希晓和张海军分别在呼和浩特及深圳被警方控制。次日,周讯被呼和浩特警方刑拘。7月5日,姜林也被刑拘。

8月31日, 如意开发区公安分局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向呼和浩特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经过一次退回补充侦查后,11月18日,该案一审时,李希晓等四人最终以涉嫌“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起诉。

李被抓捕后,消息秘不外宣,其家属也遵照相关部门的指示没有声张。“我们当时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也就是有人想教训他一下,关个把月就会放出来。”李的家属说,直到开庭,“我们才后悔了。”

庭审中,当地检察官提出,四名涉案人发布在互联网上的举报信,内容均为“编造的诋毁“伊利及其管理层的“虚假信息”。按6月13日,伊利的声明的说法是,“一切黑白颠倒的诽谤攻击都是纸老虎,谣言毕竟是谣言。”

因这些信息广泛传播,在伊利股份除权日当天,造成投资者恐慌性抛售而致使股票跌停,因此,构成“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

庭上,律师朱寿全为李希晓等人做了无罪辩护。律师辩称,是张三林在举报无门的情况下,才找到李希晓。“李希晓等人传播的材料,属于实名举报材料,与证券交易信息无关。”

对此,朱寿全律师称,将网络实名举报与证券交易信息联系起来,且将媒体人帮助他人实现网络实名举报的行为,直接指向“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在全国还是首例。

涉案四人也对此矢口否认试图影响股价,理由是,四人中无一人是股民,对证券知识知之甚少。

公诉方证明举报材料系“虚假信息”的证据,主要来自警方对十余名相关人士的询问笔录,伊利集团出示的《说明》以及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出具的《工作说明》。

对此,被告律师称“张三林的实名举报材料是否属实,有权认定的有关部门至今没有明确结论;如果内容部分失实,举报行为也是正当的,更不能说举报内容全系编造。”

在候审期间,曾有人向李希晓传话,让其写一封给潘刚的道歉信,称或许能得到“原谅”,但考虑到张三林的举报材料确系来自于当年警方对潘刚相关问题的调查,李拒绝道歉。

2003年至2004年期间,呼和浩特警方曾对潘刚进行过调查。当时,张三林还是原伊利集团董事长郑俊怀的助理,张被派往调查组配合警方进行相关调查取证行动。“他举报的主要材料,主要是当年警方的调查材料。”

李希晓通过内蒙纪委的朋友得知,早在2004年,张三林即将相关举报材料实名举报到最高检察院和中共中央纪委。事后,相关部门专程派人见了张三林,举报也转到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当时内蒙纪委称,为了维护伊利企业经营的稳定,暂不对潘刚进行调查。而张三林的举报信中,则指,内蒙前任党委书记储波及其家人与潘刚联手,低价获得伊利股权。

对自己的协助举报的行为,李希晓法庭陈述时说,自己所为,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也是一个媒体人应尽的社会责任”。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