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和维护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责任

—— 写在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

文/觅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六十三年前的十二月十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向全世界郑重宣示: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男女不分种族区域,都享有各种基本权利和自由,其中包括生命、自由、人身安全、以及言论、结社、集会等自由。在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回首中共与江氏集团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已经持续了十二年之久至今尚未结束的血腥迫害,面对这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人权大案,我们呼吁人类应该共同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尊重和维护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责任。

人们可能不会忘记在辽宁省公安厅工作的那位证人所叙述的情节,手持屠刀(手术刀)的两个惨无人道的军医,毫不颤抖地在一位活生生的年仅三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胸膛狠毒下手,血液随之喷溅而出的骇人镜头。随着手起刀落的瞬间,那位法轮功学员发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法轮大法好!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的撼人心魂、惊心动魄的呼喊声。

人们也不会忘记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为利用插播电视揭露迫害传播真相救度世人,五千多人被绑架,刘成军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的震惊中外的迫害事件。河北省怀来县陈爱忠一家六口被迫害得仅剩下一人的迫害案例。还有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犯人监室被凌辱,研究生魏星艳被轮奸,幼儿教师胡苗苗被性摧残等等罄竹难书的案例。

据一些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至少有三千四百六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监狱等地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据加拿大乔高和麦塔斯先生所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和对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以及对移植器官数量的分析显示,可能有数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这场迫害中被致伤致残的更是无计其数。在明慧网上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刚刚发生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的六一零、公检法司、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邪恶组织和场所绑架、劳教、判刑和致残致死的消息。

在这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中共与江氏集团发起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们在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迫害的情况下,挺身出来反迫害,为揭露和制止这场迫害不懈地努力着。这场反迫害运动也得到了联合国及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自由、民主与尊重人权的国家、地区和民族的支持和声援,整个人类社会都在谴责、呼吁和制止这场血腥的迫害。

但是我们看到中共政权是集流氓、无赖、残暴于一身的,是个十足的邪教组织。它不顾任何谴责与声援,继续编造谎言和使尽流氓手段来维持这场迫害,以延缓它即将灭亡的命运。从另一方面讲,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很多民众还被谎言蒙蔽着尚未觉醒过来。那些参与这场迫害的人(其中多数是被中共的谎言蒙骗和淫威胁迫而做)还未从中共的精神桎梏中解脱出来,被中共利用着维持这场迫害。被中共历次运动整怕了的中国人都饱尝过中共的邪恶流氓手段,他们的怕心也在默认和助长着这场迫害的继续。另外,中共更利用中国人勤劳、节俭的品格所创造的财富,去以经济利益收买、胁迫一些有影响力的国家的当权者,使得一些有条件和能力能够帮助制止和抑制这场迫害的国家的当权者们或国际组织,为了维护和获取本国的利益,没有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对中共说不,或对其施以应有的经济制裁和政治压力,而是对这场迫害采取了不闻不问或予以默认的态度,也使得中共的暴行至今仍然肆无忌惮。

其实今天中共的暴政,已经不仅仅是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它侵犯的是人类的尊严,是对整个世界人权规则的践踏和破坏,是对人类应有的良知、正义与人道的挑战。而且中共已经将这场迫害的触角延伸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使整个人类都被其毒害着。中共唆使和利用海外使领馆和一些驻外机构所干的坏事和对世界上那些独裁暴政国家的支持和纵容,已经在直接地冲击着世界各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制度和公民的人身安全,搅得整个地球都不得安宁。

使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把中共邪恶的本质已经暴露无遗,使全世界都认清了它的真实面目。一亿七百万人的退党(包括共青团、少先队)大潮,已经退得它如热锅上的蚂蚁,使它感到了朝不保夕、危在旦夕。联合国和世界上许多坚持人权的国家都在对中共政权施压,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及对一些独裁暴政肆意践踏人权的国家的经济制裁和武力镇压,使中共政权坐立不安,难于应对。在国内,人民对中共的独裁暴政和荒淫腐败更是怨声载道,有的地方老百姓在游行抗议中甚至打出了“还我人权”、“惩治腐败”、“打倒共产党”等横幅。中共内部也是内斗不断,四分五裂,腐败飘摇中的中共政权真的是要末日来临了。

尊重人权是人性的最本质特征,每个人也都在善与恶中做着自己良心的选择。人类社会不是邪恶肆意逞凶的乐园。因此,解体中共,除尽邪恶,维护和保障人权、自由与和平,是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们的共同责任,人类应该共同起来制止这场血腥的迫害,尊重、保障和维护人权,还人类应有的尊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250292.html

Advertisements

真善忍国际美展 华府观众大开眼界


真善忍国际美展作品 – 纯真的呼唤(摄影: 李莎 / 大纪元)

【大纪元2011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莎华盛顿报导)12月2日,“真善忍国际美展”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中心一家最大的画廊 – 艾利克斯画廊(Alex Gallery)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展览。开幕式当天,画展吸引了大批华府主流社会人士前来参观。许多观众表示这些作品很震撼、吸引人,令他们大开眼界。


画廊老板安娜丝塔西娅‧布莱德:这个画展非常令人震撼,在华盛顿这里,人们想要了解这个世界,这个画展激发了人们想要了解中国的兴趣。(摄影: 李莎 / 大纪元)

画廊老板安娜丝塔西娅‧布莱德(Anastasia Bride)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她告诉记者:“这个画展非常令人震撼,同时也激发出许多的问题,人们在这个画展停留的时间远远超过其他的画展。通常人们只是进来随便看一下就走了,但这是一个如此令人大开眼界的画展,参观的人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他们发出一系列的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迫害? 他们做了什么?’在华盛顿这里,人们想要了解这个世界,这个画展激发了人们想要了解中国的兴趣。”


摄影师兼影片制片人苏珊娜‧索顿:最喜欢“流离失所”这幅画,因为作品展现出当处于很被动的处境时,你也同样始终保持自己的信仰。(摄影: 李莎 / 大纪元)

摄影师兼影片制片人苏珊娜‧索顿(Susuanna Thorton)向记者表示她最喜欢的是“流离失所”这幅画,“因为作品展现出当处于很被动的处境时(因为这个女孩在睡觉,同时手里还拿着“转法轮”这本书),你也同样始终保持自己的信仰。”她说这让她想起了朗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的那首诗题为“坚守你的梦想”(Hold Fast to Your Dreams)的诗。”


来自波多黎哥德的医学院学生罗莎‧迪杰萨斯:很高兴能够了解到这些,如果不是这个画展,还不会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摄影: 李莎 / 大纪元)

来自波多黎哥德罗莎‧迪杰萨斯(Rosa Dejesus)是一位学医的学生,来华盛顿探望男朋友,她说这些作品非常牵动她的情感,特别是“我要爸爸”那幅画,让她感到很悲伤。她很高兴能够了解到这些,如果不是这个画展,她还不会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作为医学院的学生,看到那些应该有慈悲心的医生却成了迫害者,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前政府官员、国际大赦成员艾利克斯‧白林方提(Alex Belinfante)表示:“每一幅画都能以不同方式引起我的共鸣。”


研究生柏丝‧里昂哈特说:“这些画非常美,非常有冲击力。他们所描绘的形象很震撼人心,让参观者想要了解更多。”(摄影: 吴天明 / 大纪元)

研究生柏丝‧里昂哈特(Beth Leonhardt)说:“当我刚开始走进来时,就被充满震撼力的画面吸引。这些画非常美,非常有冲击力。他们所描绘的形象很震撼人心,让参观者想要了解更多。”


工程师罗伯特‧冬纳托说:“这真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体验。我过去不知道在中国所生的这些事情,比如迫害、没有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摄影: 吴天明 / 大纪元)

工程师罗伯特‧冬纳托(Robert Donato)说:“这真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体验。我过去不知道在中国所生的这些事情,比如迫害、没有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以善和真等思想为核心,对他人会很好,很善良。”

这次画展共有40多幅作品展出,很多观众们在观赏作品后,表示希望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以及这场迫害的真相。
这次展览将从12月2日一直持续到12月30日,画廊地址为:2106 R Street,NW, Washington, DC。


华府真善忍国际美展(摄影: 吴天明 / 大纪元)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2/8/n3451648.htm

普京从民族领袖到被喝倒彩

统治俄罗斯12年 戈尔巴乔夫:普京的民主是仿品,对此深感耻辱


公众对已经执政了十多年的普京还想再次当总统开始反感。图为普京与太太柳德米拉•普京娜。(摄影: JOHN MACDOUGALL / AFP ImageForum)

【大纪元2011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穆青综合报导)11月底,普京在一次体育比赛中被观众喝倒彩。莫斯科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格斗比赛结束,普京登台讲话,祝贺俄国选手获胜,有两万多个座位的观众席上传来了一片嘘声和口哨。

该事件立刻在俄罗斯互联网、博客论坛上引起热烈讨论,同时成为非官方媒体报导的主要新闻。公众对已经执政了十多年的普京还想再次当总统开始反感。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口哨声是民众发出的厌倦普京的信号。

许多评论认为,这是普京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遭到嘘声。普京过去被不少俄罗斯人当成民族领袖。在任何场合,只要普京登台,每一次都会立刻伴随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普京被喝倒彩显示一个时代的终结。

变得妄自尊大

11月份,著名的俄罗斯非官方民意调查机构“立瓦达”中心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目前仅有24%的人对普京有好感。2008年时有40%的人对普京有好感。29%的人认为,当今的俄罗斯政治体制非常像前苏联。

普京已经担任8年总统、4年总理。俄罗斯的总统任期已延长到6年。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一个领导人在位时间越长,就越可能变得妄自尊大。

普京若在2012年重登总统宝座,在俄罗斯这个经历过独裁统治悲惨历史的国家,这将是一件糟糕的、不祥的事情。

俄罗斯政体非常像前苏联

普京时代,许多违抗过普京的寡头要么身陷囹圄,要么流亡异国。文章表示,很难相信普京再次担任总统期间,会改变这种既成的行事方式。
2004年1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访俄时表示,普京压制反对党派媒体,逮捕支持反对党派的财阀。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最近在公开场合严辞抨击俄罗斯总理普京领导的“民主体制”欠缺实质,仅是西方民主的仿品,并对此感到“耻辱”。

看着共产主义松动及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说:“我们有机构,但无法运作;我们有法律,但无法执行。”他认为现在的团结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如同共产党的翻版。目前俄罗斯的民主并非真正的民主。

加入克格勃 家庭与列宁与斯大林有缘

1952年10月7日,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Vladimir Putin)出生于列宁格勒(现名圣彼得堡)。母亲是一名工厂女工,父亲弗拉基米尔•斯皮里多诺维奇•普京在苏联海军服役。30年代,普京父亲在一支潜艇部队中服役,其后他在二战中担任苏联内务部的爆破手。普京的祖父斯皮里东•普京曾为列宁和斯大林担任私人厨师。

1975年,普京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国际法学系,拥有经济学副博士学位,随后他加入克格勃。

且至今还未正式宣布退党

普京在大学时期加入了苏联共产党,且至今没有正式宣布过退党。1976年,普京完成了克格勃的训练,两年后他进入了列宁格勒情报机关机要部门。他在此部门工作到1983年,随后在莫斯科的克格勃学校学习一年。

1985-1990年,克格勃将普京派遣到东德,从事收集当时西德的经济谍报。两德统一后,普京被召回列宁格勒,此后,普京又在列宁格勒大学国际事务系得到一个职位。1991年8月20日,他在克格勃策划推翻苏联主席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期间辞去他在情报机构的职位。

1983年7月28日,普京与柳德米拉•普京娜结婚。普京娜1958年1月6日生于加里宁格勒,曾任空姐,当时是列宁格勒大学语言系西班牙语的本科生。普京夫妇的大女儿玛丽亚•普京娜生于1985年,小女儿叶卡捷琳娜•普京娜生于1986年。

据《泰晤士报》报导,普京的妻子柳德米拉在一本名叫《权力之路》的传记中称,她的丈夫普京其实并不像很多俄罗斯女性以为的那样是个好丈夫。

在克格勃眼光下的家庭生活

柳德米拉称,每次做饭她都是煞费苦心,因为只要菜的味道有一点不合普京的口味,他立马就丢下叉子,一口不吃。“他真是非常难伺候,只要汤里有一样他不喜欢吃的东西,整个碗里的菜他都不会吃了。”“而且他从来没有夸奖过我,他总是让我去厨房里不停地为他忙这忙那。”
作为前克格勃间谍的妻子,柳德米拉抱怨:“也许是他以前当间谍的职业习惯吧,我们在一起的所有日子,我总感到他在拿我做他观察和分析的试验品。我觉得他总是在不断地监视我,观察我,看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要是你在一个前间谍的目光下生活一个礼拜,你就明白那是什么滋味了。”

2008年4月,俄罗斯《莫斯科记者报》曾报导,普京与柳德米拉离婚,并准备迎娶俄罗斯艺术体操著名运动员阿琳娜•卡巴耶娃,卡巴耶娃当时25岁。这一消息随后遭到两人否认。此后不久,该报纸被勒令停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7/n3450354.htm

钟南山:PM2.5全方位影响人体健康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PM2.5虽然个头小,但是对空气质量的破坏性却是最大的。有人说,这样的大雾天气就是因为大气污染的原因,PM2.5难辞其咎。那么大雾天气真的和污染有关吗?PM2.5到底有多可怕?中国之声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呼吸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和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

首先要区分灰霾和雾霾天气

大雾天气到底是不是空气污染造成的,潘小川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潘小川:“我看不一定是大气污染,倒有可能跟气候变化或全球变暖有一定的关系,北京地区现在温度相对增高,湿度在增加,雾还是和湿度有更大的关系。”

钟南山指出,首先要区分灰霾和雾霾天气,我们所担心的空气污染主要是在灰霾天气下。

钟南山:“灰霾天气相当大的部分还是和污染有关系的,污染主要是汽车尾气,工厂散发出的挥发性的氮氧化物,燃烧石油产品的废气等等,但是它需要一些条件才会形成很明显的灰霾天气。雾就是由于气温的关系,湿度比较高的话变成雾气。”

PM2.5可以直接进入肺泡 对人体产生全方位影响

PM2.5对人体的危害有多大,钟南山直言不讳,这个大小的颗粒可以直接进入肺泡,对人体产生全方位的影响。

钟南山:“5以上的话就到气管支气管,但是5以下,特别是1到3微米的话,就会进入肺泡里去,肺泡是用来做气体交换的地方,那些颗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就永远停留在肺泡里,对心血管、对神经系统、对其它都会有影响,不是单纯对呼吸系统。”

对人体危害最大的不是颗粒物本身 而是颗粒物上吸附的化学物质

如果用潘小川教授做过的一个调研来举例,我们可以更直观的了解PM2.5与疾病发生的相关性。调研结果显示,如果PM2.5超标后,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的话,医院心血管系统的急诊及死亡要增加6%到7%,高血压病的急诊要增加5%。

潘小川同时指出,对人体危害最大的不是颗粒物本身,而是颗粒物上吸附的化学物质。

潘小川:“实际上颗粒物对健康的影响本质上讲是颗粒物表面吸附的各种化学物质对健康的影响,比如吸附了致癌物就有致癌效应,吸附了二噁英就有生殖危害,要是吸附了重金属就有重金属的危害,关键是要看吸附了什么东西。”

作为衡量空气污染的重要指标,从1996年起,PM10被纳入我国空气质量监测体系,今年以来,PM2.5被越来越多的提起及讨论,钟南山指出,官方发布数据与民众自身感受的巨大差距要求我们必须树立统一的监测标准。

钟南山:“灰霾的天气越来越严重了,影响到人们的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这个提出来是很自然的,再有一个原因就是有关部门认为大气的条件比以前改善了,引起公众的质疑,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大家评判的标准不太一样。”

来源:中广网

经济崩溃成定局,你准备好了吗?(图)

作者: 颜昌海

市场对中国大陆经济趋势不乐观,GDP增长放缓,公共债务上升加上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意味着中国大陆即将出现更大的问题。《洛杉矶时报》2011年11月28日报道,随着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长走缓的数据,看坏中国大陆经济的意见成为主流,以往无限的乐观已经被忧虑取代。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是香港上市的大型内地公司的指标,该指数今年以来跌幅达26%,是亚洲表现最差的指数。现在投资人放空中国股票日益普遍,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发表的报告指称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空头。”例如,中国海外发展公司将近三分之一的股份在八月和九月被放空,显示出市场对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的前景产生怀疑。

大陆的房产价格回落,引起业主愤怒抗议,也引起全球投资者的关注。德国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2011年12月3日的文章《房产泡沫破裂 凸显诸多问题》指,中国繁荣的背后,隐藏有诸多令人担忧的深刻问题,随着经济增长的减弱,会逐渐凸显出来。中国这一次非但不是世界经济危机的救星,反而有可能加剧全球危机。《商报》12月1日以深圳房产主抗议房价回落为例写道:“中国是不许游行示威的,然而那些愤怒的公民却不可阻挡。……为了购买住房,人们非常辛苦地工作,因为售价大都远远超出支付能力,为了弄到足够的钱,还要将亲戚的积蓄拼凑起来,现在他们的梦想行将破灭,因为深圳的房价多年来第一次下降。”

报道说,这个例子表明,中国大陆的房地产市场的动荡在增长。“据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估计,明年整个中国房价会下降10%,今天的深圳市民不得不去适应这个局面。”该报写道,“全世界的投资者都在非常仔细地关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因为价格回落会大大影响经济发展趋势,建筑业是重要的增长支柱。繁荣一结束,失业率就增长,此外,很多企业将昂贵的房地产作为资产记入资产负债表,如果其价值萎缩,可用于投资的钱就更少了。特别是普通公民,如果住房贬值,他们也会感觉更穷,这不利于已经疲软的消费。”

《巴登日报》12月2日认为:“北京现在担心,目前的衰落足以让这个制度的深刻问题浮上表面,它们迄今隐藏在繁荣的背后,诸如出口下降、内部经济发展疲软、房价暴涨、高通货膨胀、不平等、环境污染不断蔓延以及腐败蔓延,问题很多,令人担忧。”“这些问题不仅让中国人头疼。迄今中国的需求(包括对德国的机器和汽车)是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后动力之一。有时人们期望拥有巨额外汇的中国作为世界救星出场,这无疑是不切实际的。反之,加剧全球危机的潜力,中国却是有的。”

2011 年11月9日 《卫报》的一篇文章《中国更像是头大笨狼,而不是超人》文章指,欧洲最不着边际的乐观者把中国大陆描绘为准备着一举将它最大的贸易伙伴──欧洲救出生天的超人。可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程致宇教授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系比作郊狼。越来越多的观察者像程致宇一样,认为不论如何,调整的时候都已经到了。中国大陆可观的增长幅度(去年为10.3%)掩盖了同等瞩目的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楼市泡沫和令人震惊的地方政府欠债以及地下贷款。文章称,中国大陆即使是经济繁荣时,社会不安也在加剧。对经济的不满很快就可以转为街头抗议──当欧洲领袖为了达成协议而布鲁塞尔的时候,浙江省织里市发生反征税暴乱,事件中示威者投石、阻塞公路,并且焚烧汽车。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感受到欧洲问题的压力。上个月对欧元区的出口量比八月的少了一半有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1年 12月 2日的文章《中国构成全球金融市场的主要危险》。报道指,中国大陆近日公布的制造业出现两年半以来首次收缩引起法国经济界的注意,这一令人吃惊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经济放缓的程度比预想的要厉害,相关的分析要悲观得多。在访谈中,针对不少专家认为中国大陆经济虽然会放缓但仍然会有相对强劲增长的观点,法国经济分析人士爱德华兹认为问题就出在这里。市场总体上对中国大陆当局控制经济放缓的能力过分信任。但事实上当局没有控制住通货膨胀,当局还可能失去对经济增长率的控制能力。

但中国大陆当权者很蠢,它蠢到什么份上呢?比如这些当权者包括外交部、包括新闻机构的人,根本没把老百姓放在眼里。但凡普通人也知道,在甘肃出现校车车祸死了那么多孩子之后,向马其顿捐赠校车就不应该这么高调去提,而它恰恰相反。这从另外一方面也透显出制的邪恶,无所顾忌。就是说,它根本不把老百姓真正的感情放在眼里,也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感。而几乎在同时,在网络上老百姓讨论的恰恰又是校车问题。他们表现出自己高高在上、无所顾忌的心态,正好说明只有这种体制之下,才能产生的这种心态。

这件事情对称出来,也就反映出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真实的一面。其实,就在同一时间网上有另外一篇文章,是个翻译的文章,标题和分析的角度把今天中国大陆社会从另外一个层面揭示出来它的真实性,标题写的非常的直接,《将要发生的中国的崩盘》。

《将要发生的中国的崩盘》这篇文章里,开头就提到,说今天大陆当局注入中国大陆市场的不是印出来的,是银行贷款。作者根据惠誉国际评级估计2011年中国大陆的融资金额高达17.5亿至18万亿元,超过了中国大陆整体GDP的三分之一;而2009年和2010年的融资额度超过GDP的40%;他说,尽管有着这样庞大的信贷扩张,但是据估计,每天收入少于两美元的中国大陆人口还是大概有5个亿左右。所有在信贷扩张之下,中国大陆这个GDP只占全球经济的10.7。有那么多人陷于贫困的这种国家,却消耗了全球超过50%的水泥、47%的煤炭和48%的铁矿。人们就可以看得出来,中国大陆以信贷的方式投入到水泥、煤炭和铁矿这样的基础工业当中,建房地产、建公路、建高铁,在此背景之下就变成了迅速扩张的信贷用于这种大规模的基础建设。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按他的说法就是今天在中国大陆建造了世界最大的空中楼阁。据估计,已经落成却告空置的单位高达6千4百万,一座座建成的鬼城空无一人。北京市民平均年度收入只足够购买住宅物业的十平米;而商业建筑呢,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大购物商场的记录保持者。而目前98%是空置的。

作者紧接着提到,今天在中国大陆经济泡沫当中,房地产的泡沫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萎缩。他就举了一些具体的例子。关键的问题是说,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迅速扩张的以这种房地产,以水泥的方式的扩张,来保证GDP的增长,到今天出现了一个完全停滞的状态。

这种状态就像郎咸平先生在10月22日在沈阳的演讲当中提到的,当时英美联手跟苏联形成冷战,苏联也保持着非常高速度的这种GDP的增长,但当时苏联的 GDP的增长仰仗的是军火武器,这种军火武器到头来只能销毁掉。说个最简单的道理,一家人挣钱,主要的真正的正常的消费应该是吃饭、住房、交通,这种消费完了之后和平常的娱乐消费之后,保证这个人可以再次投入工作,能够获取更多的金钱,赚钱是为了消费,消费是为了更多的赚钱,这样就行了。如果一个家庭的收入只有两三千块钱,但是他买了一个三万的车,这车买回来之后他不能马上消费掉,但买车的钱占用了平常应该吃饭、交通的钱;如果车很多,家家都买的话,一个地区里面普通的人用在吃饭的钱,用在交通上的钱就会减少,也就是说货币流通都放在车上,死在那儿了,而不能再流动。今天的中国大陆就是,信贷的钱都给换成水泥了,但是水泥盖出来的房子太贵,老百姓又买不起消费不起,所以房子就空着,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又没办法到底有多大的幅度降价,让人们去消费。这样形成了前期的GDP的高速增长,而作为产品结构本身,却是老百姓无法消费的产品,就成了悲剧。真正在老百姓手里,是下跌的不是增长,因为保持了这么多年的高速的GDP的增长,很大的比重是在钢铁、煤矿、水泥上,这些东西不是老百姓消费的东西,老百姓消费的东西可能反而更加短缺了,反映到老百姓真正日常生活层面的东西不是多了反而少了。

文章说,正是由于前些年的这些状况,造成了今天基本的消费出状况了,即资金,整个货币流通出现了状况。所以文章提到,中国经济就可能会真的出现开始崩盘,崩盘势必造成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他说,今天在中国大陆,人们用GDP的这种数字去说话的时候,总是说它的总数,但很少人去说它的人均平均数,因为中国大陆的人均基数太大。世界银行把中国大陆2010年人均GDP的排名放在了第一百位,排在了波斯尼亚、阿尔及利亚和伊朗之后,所以可以想象出今天中国大陆所谓的GDP增长有多高。

所以他就直接提到说,人们的不满和恐慌正在转化向大陆当权者的愤怒。这种愤怒大家可以看到,在过去的时间里很多工厂的罢工,特别是包括浙江、广东地区的一些工厂罢工,这些工厂罢工直接要求的是工资、奖金和基本福利的保障,说明在浙江和广东这些来料加工的这些大型的世界工厂的代表地,普通工人走出来罢工,也就说明普通工人的基本生活受到了冲击了。而基本生活受到冲击的原因是因为世界经济的衰落,前几年是美国经济的衰落,最近的一年多表现出来的是欧洲经济的衰败。整个海外的消费市场出现了极大的衰败,直接影响到世界加工之地,——今天中国大陆的浙江、江苏、广东地方。这些工人的罢工反映出来整个的衰落直接影响到中国大陆的出口,直接影响到工厂的普通的工人。

这篇文章的后面他就提到,为了避免通胀失控,大陆当权者不得不关闭宽松的信贷资源,紧缩政策就会使得世界原材料的价格会出现大规模的这种临界点,就会衰低。他主要提到的原材料就是铜,而铜直接关系到基础建设,比如盖房子,一个最基本需要的材料就是铜。世界铜的价格的衰落直接导致到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的崩溃,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崩溃势必就会引发出潜在的社会问题。他说,一个贫穷而又充满了愤怒的巨大的人口数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可能会出现反抗当局的直接的举动。

而这篇文章里提到的这种基本状况跟10月22日郎咸平提到的情况基本类似。这种类似的局面在大陆当权者来说没办法解决,或者腾不出手来解决。当权者真正解决的是他们权力的分配问题。而这种内部权力分配的问题,从社会的层面,从经济、国家的角度来说,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危机,即118万颗裸官“定时炸弹”需不需引爆。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2010年的两会上就透露,从1995年到2005年的十年间,出现了118万名裸官!这意味着,平均每个省有近4万裸官,按照2000多个市县来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名裸官。令林教授忧心忡忡的是:对于这些人的监督管理,除有地方规定“裸官不能当一把手”外,其他方面几乎还处于一种“良心”和“自觉”上。也就是说,这118万名裸官,根本不需要“潜伏”,他们不仅自由,而且自由得很!把子女、家属安顿到国外,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各级官职官位上逍遥,这样的裸官,早已积累了足够几代人、无数代人享用的财富之后,才出此既保全家财、又随时视情况开溜的良策——刚刚被抓捕的裸官、曾任山东德州一把手的山东省黄副省长,被传竟然贪腐90亿美金!而2010年,德州的经济总产值是170亿元,也就是说这位一把手把德州5年的经济总产值洗劫一空——这位黄副省长在德州当市长、书记的时间刚好也是5年!5年时间,一个地方的所有产值竟然一个子不剩地被他收入囊中!

诸如此类的裸官该不该抓?为什么至今不抓?抓裸官有没有难度?裸官的背景有多广、多深?这些问题,其实不是屁民们能姑妄言之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抓裸官——只是抓了这百十来万已然暴露的、明面上的裸官,估计全民医保是绝不成问题了,全民的退休金就更不是问题了。显然,当下对于裸官的治理、管制不是够不够的问题,而是一直就是、根本就是放任自流、任其自然蓬勃壮大、如火如荼的问题。1997年1月31日,曾印发有关领导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把“本人、子女与外国人通婚以及配偶、子女出国定居的情况”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的事项。近10年后,小修小改,规定“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出国定居及有关情况应当报告”。2009年9月,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2010年,最高部门“强调”了“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外的公职人员管理”。今年3月5日,监察部官员表示,将对“裸官”进行登记管理。

表面上看,这样的治理、管制档隔三差五就出一个,像是很重视。但从未见到实质性的举措出台——一个简单的判断就是:若痛下杀手,再腾出监牢,把这百十来万裸官悉数抓捕,会不会出现哪怕一个冤假错案?但这是个除非装聋作哑者、连呆傻弱智都能够立刻给出答案的问题。所谓“汉奸”、“里通外国”、“卖国求荣”、“吃里扒外”者难道还用寻找吗?!然而除个别省份规定裸官任一把手受限外,其他省市皆无此规定,就是说,裸官们还在堂而皇之地担任着一把手!退而言之,对这118万裸官,全部清查一遍行不行?清查出一多半、一半乃至一少半贪污大蠹,对自己、对国家、对民众,好歹也算是个交代。现在倒好,任凭这118万裸官逍遥自在、进退自由,继续在任上贪污腐败、蛀食国家,就是按兵不动。

直白了说,此情此状,只能让人觉得,所谓忠诚党忠诚国家等等、所谓讲原则、讲法制、讲道义、讲民心乃至讲江山社稷、发展未来等等,都不能尽信、不能具备起码的说服力——这上面任何一条拿出来,都可以足够支撑抓捕118万裸官。甚至只是忠诚职业、忠诚名义上的月工资,都足以支撑抓捕裸官、采取行动。进而言之,这让人看到了所谓的反腐败,充满了选择性、随机性甚至径直说,所谓反腐败不乏逆淘汰、本身就是腐败式的。

不说所有的贪官污吏,仅就这118万裸官而言,其实就是埋藏在、甚或暴露在国家、民族、民众中的定时炸弹,且极具要胁国家、民族、民众的“智慧”意味。与其害怕定时炸弹自然爆炸伤及无辜、有辜,莫如积极主动、勇敢无畏地引爆之!装聋作哑、掩耳盗铃、击鼓传花、击鼓传炸弹、击鼓传118万裸官之定时炸弹,以最终不落在自己手中为目标、为侥幸——此心态做派,与同谋同案,有什么两样?!

但大陆当权者没办法解决这个定时炸弹。有一篇文章说得很直接,这篇文章里他直接提到了是温家宝,说温家宝在大连又谈到了政改时,特别高调批评以党代政的现象,他说温家宝是“分裂党”,向“党”挑战。在这篇文章里他还提到另外一个概念,说在一个专制制度之内谈民主,尤其是在谈到党内民主,往往是大陆当权者内部高层的权力集团出现了斗争的强烈的一种信号,这种现象已经被大陆当权者历史无数证明过的一种政治规律:延安整风,毛泽东当时是以党内民主的方式扳倒了王明,竖起了自己;文革中的党内民主改变成了大鸣大放,天天都要民主,结果是为了干掉走资派和当权派;而改革开放之后,胡耀邦在党内民主生活当中受气从而下台,所以,所有的党内民主的说法都是出于党内斗争的需要,而在党内民主的提法之下一定有握有实权的高层人物倒台。所以提到党内民主是大陆当权者内部权力斗争的高潮,一般来说处于相对弱势者但是又处于权力上升时期的派系力量,为了争夺权力必然使出的一种法宝。

但温家宝提到“以党代政”,从他一贯的政改的宣示,人们更多的倾向于是他个人的良知。完全是出于对国家民族的未来利益有感而发。当年邓小平也做过类似的宣示。不过,从“反腐败不乏逆淘汰、本身就是腐败式”而言,温家宝要挽救这个从社会层面,从经济、国家的角度来说都已经出现很大的危机的体制,所能起作用似乎不大。这个体制已经病入膏肓了。

如果联系到第一篇文章“中国大陆的崩溃就在眼前”,也可以基本确定,现在已经不是可能不可能崩溃的问题,而只是何时崩溃的时间问题。当中国大陆握有权力、掌握国家命脉的这些官员们只是忙活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彼此权力的争夺以及相互的倾扎、扼杀的背景之下,今天的中国大陆不崩都不可能。所以,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和当权者的官员之间,四分五裂的局面已然形成。

作为老百姓来说,怎么把握好自己的生活,在未来的动荡中,使自己能够安稳,这才是最关键的。你准备好了吗?!

来源:作者博客

维基解密:劳力剥削 中国囚犯揭监狱黑幕

【大纪元2011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据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公布的一份美国外交电文指出,中国囚犯在监狱或拘留所中经常受到劳力剥削甚至殴打,生活和工作条件也极其恶劣,其人权状况值得人们关注。

这份由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于2007年3月1日建档的电文透露,两名曾被关押的大使馆人权官员的线人,同意大使馆官员的请求,分别讲述他们在狱中的生活与劳动情况。这两人分别为郑姓女子与徐姓男子。

电文表示,郑姓女子因参与土地强征的抗议活动,于2003年被捕,先后被关押在天津的拘留所和监狱,并于2006年1月获释。而徐姓男子因宗教问题于2003年被捕,先后被关押在北京和杭州的拘留所与杭州的监狱,同样于2006年1月获释。

郑姓女子于2006年12月19日告诉大使馆官员说,她在坐牢期间被迫从事无偿的劳动,而且工作场所很不卫生,生病的囚犯也必须工作。如果囚犯工作时不慎造成材料受损,其亲人必须代为赔偿。郑姓女子指出,狱方承包地方私人公司的工作,并在监狱内成立工作室。这些公司每个月支付每人人民币400元给狱方,但囚犯拿不到这些钱(当时天津的每月最低工资为人民币670元)。尽管狱方有时候会给囚犯少额的零用金用以购买生活用品,但监狱内的价格比外面贵很多。当囚犯被移转至另一个监狱时,接收单位还必须支付移送单位每人人民币800元的费用。

郑姓女子在狱中从事的工作很多,包括制作人造花(郑姓女子声称,中国所有的人造花都是在狱中生产的)、包装药膏和食物、缝纫与包装毛衣、外套和西装等。有些产品被冠上知名厂商的品牌后外销其它国家。

徐姓男子于2007年1月23日告诉大使馆官员说,他在狱中大部分都在缝制雨伞,他们每做一支,狱方可以得到人民币0.4元,但囚犯拿不到这些工资。狱方每个月只给囚犯人民币10至50元,用以购买生活用品(当时杭州的每月最低工资为人民币650元)。如果囚犯不慎造成雨伞受损,会被罚款人民币5元。如果囚犯的亲人不代为缴交,囚犯可能会被殴打。

郑姓女子抱怨狱中工作时间太长。他们通常从早上6点开始工作,直到隔天早上1、2点才能做完一天的生产配额。徐姓男子则表示,杭州拘留所的囚犯从早上6点多开始工作,直到晚上7、8点,中间只有短暂的吃饭时间可以休息,而且每周工作7天。他们在工作时没有护目镜等安全设备。

郑姓女子与徐姓男子都表示,狱中的囚犯被其他囚犯监管。狱中商店的管理人员贿赂狱方,以获取特权。徐姓男子说他的牢头像外面的小流氓,他们之所以被选来监管囚犯,只因为他们愿意在囚犯不工作、没有达到生产配额或无法付钱时殴打囚犯。

在谈到狱中的生活条件时,郑姓女子说他们“连猪狗都不如”。他们在狱中仅能以玉米面包果腹,这些面包是以药厂已经萃取出维他命和淀粉的玉米粉残渣所制成的。无论囚犯的刑期多长,囚犯的亲人都必须一次缴交人民币550元的伙食与生活费。

徐姓男子指出,给囚犯一些事情做是好的,但囚犯不应该被剥削,或用以削减狱外的劳工薪资水平。他还表示,他在狱中的工作比其他囚犯轻,因为他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人权个案。
(责任编辑:毕儒宗)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2/8/n34516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