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作者﹕紫电

【大纪元2011年12月11日讯】1948年在所有人看来是个鼓舞人心的一年。这一年的12月10日,联合国颁布了《世界人权宣言》;并将每年的这一天定为世界人权日。

仅从《宣言》的标题就足以使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国民欢欣鼓舞。“人权”这一向来卑微的“东西”突然站在了世界一切权利的顶端。世界上所有的达官贵人、王公贵族和军、政顶级高官、显要,全都严肃地承认了“人权”的地位。

《宣言》以高亢的语调,共30条2831字的厚重内容,明示天下: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中华民国政府郑重承诺了保障中国人这一神圣权利的责任。人权,这个激荡人心的乐章开始在全世界唱响。

然而,1949年,一伙人用暴力强占了中国,用这一伙人从马克思那里得到的非法暴力权,剥夺了中国人的基本权利。《世界人权宣言》从此被禁声,它甚至没有在这块土地上留下一丝半点残响。

1971年,曾经有一个梦想,黑暗中的中国人在暗暗祈祷。因为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进入了联合国,承诺将遵循联合国宪章,履行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在内的保障人权的条约。

但是,世界已经不再是1945和1948时的世界,联合国的商业化目的越来越突显。利益取代正义,成为它运作的主旋律。中国的庞大人口形成的市场和廉价劳动力,才是挂着政治标牌的商家们看好的内容。人权,被从正义的讲坛拉到了利益交易的柜台上,《世界人权宣言》被束之高阁,世界人权日也变成了迫害人权日。

就在11月29日中午,三名警察来到我家中,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就宣告我的自由被剥夺。我被带离家中,被软禁。我不知灾难何故会突然降临,感到有些懵懵懂懂。过后才明白,原来是世界人权日即将来临。这一曾经给黑暗中的人们带来希望之光的日子,竟然成了中国人灾难临头的日子。在这个期间,我不止一次受到审讯,几个警察还拿着摄像机在我家中对着我摄像,旁边是警察对我宣读警告的条文。民政厅的官员在4 名国保警察和派出所警察的助威下,向我宣读贵州省民政厅以“决定”落文的“判决书”。宣判:取缔“贵州省人权研讨会”。他们威胁、恐吓我不得再从事人权活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12月10日这天,我被软禁在山庄中。山庄的大门敞开在那里,可它却是我的高墙。我看着大门外自由行走的行人,不禁感慨万千。1948年联合国颁布《世界人权宣言》时,全世界一切政治势力都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认可,可经过60多年后,正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将之作为非法文件查禁,并禁止在世界人权日从事人权活动;贵州部份人权人士以“贵州人权研讨会”召集的人权讨论活动,就在世界人权日期间被强行取缔。这使我们深切地感到,世界文明在大倒退。

黑格尔曾经说到:理性越是伟大,就越是狡猾;他忘了继续说:理性越是发展,就会越加凶残。人类理性已经发展到了用原子弹杀人的程度,而不是黑格尔的时代是用火药和钢铁。1948年人类用残存的理性良知颁布了《世界人权宣言》,60年后,这点残存的良知已经被经济大潮荡涤一净。人类文明还会继续堕落,或者用强权者们的说法,是继续“进步”直到毁灭我们居住的这颗星球。

紫电
2011-12-11
原载:民生观察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1/n3454401.htm

Advertisements

中国曝空前股市操纵案 9家电视台涉案

【大纪元2011年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2011年12月9日,中国大陆证监会通报了一起规模空前的中国证券市场操纵案,累计交易金额近572亿元,涉及552只股票,有8家投资谘询机构、9家电视台证券栏目、10家证券公司和多达30名证券分析师涉案,这是迄今为止被公布的涉及股票规模最大、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数量最多的一起操纵证券市场的案件。

买、吹、卖 操纵股票市场三步曲

据证监会公布的情况显示,自2007年4月至2009年10月,涉案人员薛书荣、郑宏中等人以70个自然人名义在44家证券营业部开立112个资金账户,使用148个证券账户,动用超过20亿元资金预先买入选定的股票。

与此同时,通过薛书荣、郑宏中等人控制的荐股节目主要制作单位广东中恒信传媒投资公司联络10家证券公司和8家投资谘询机构和多达30名证券分析师,录制相关荐股节目投放至9家电视台证券栏目,吸引投资者入市。

在节目播出后,操纵者将预先买入的股票迅速卖出获利。通过上述方式,薛书荣、郑宏中等人共交易股票552只,累计交易金额约571.76亿元,非法获利4.26亿元。

传媒公司控制多家卫视参与 更具欺骗性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上述操纵方法违反了《证券法》规定,该案目前仍在刑事侦查中。

此案与过去庄家操纵单个股票相比,更具欺骗性。其特点一是涉案金额十分巨大,操纵股票数量史无前例;二是通过多家卫视播放荐股节目,影响力巨大,受害股民数量多;三是涉案团伙组织周密且进行公司化运作,反侦查能力强。

大纪元记者查询发现,广东中恒信传媒投资有限公司自称是“一家新兴财经媒体公司”,“公司现拥有近1000平米的专业影视制作基地、财经门户网站以及财经研发团队;并与湖北卫视、广东卫视、贵州卫视、深圳卫视等国内多家卫视频道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每日向全国各大卫视输送6个小时的的财经节目。”

这个规模并不危言耸听”

招商证券分析师李文(化名)说:“这种做法有,这个规模并不危言耸听。”

李文认为,在中国股票市场上,操纵市场的还有更大的资金、更大的团队运作。“我们有时候看盘面,有非常大的资金在操纵,甚至公募、私募、券商一起联动,有时公布重大利好消息时,当天市场反而走的不好,另外本身没有利好消息时,股市反而走得很好。”

李文说:“前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对证券业务不是很精通,他的手下大面积的在股市上与商业机构勾结在一起,还有一半以上关键岗位的人跟利益人(群体)勾结在一起,少数人也不敢说。”

中国股市今年以来一直处于下跌走势,从最高3070点跌至目前的接近2300点,跌幅约25%。有分析人士称,中国股市的下跌除了与中国经济下滑本身有关外,也与股市成为上市公司的圈钱场所及股市黑幕重重有关。

有分析称,中国股市中有约9成散户处于亏损状态。

责任编辑:姜斌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1/n3454537.htm

人权日 慕尼黑中领馆前的和平抗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慕尼黑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是世界人权日,德国慕尼黑和周边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来到中领馆前举行活动,揭露中共多年来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向德国社会传递一亿零七百万人退出中共各种组织的信息,呼吁德国社会引起重视,共同制止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能够有修炼的自由。

时值入冬来头场雪,雨夹雪打湿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他们不畏严寒,在风雪中坚持炼功,以和平的方式进行无声的抗议。不少路人被坐在雨雪中打坐的法轮功学员所震撼,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接过资料。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据明慧网统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确认的就有三千四百六十三名,实际上被迫害致死的学员人数远高于这个数字。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和洗脑。中共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令人发指的活体摘取器官,贩卖牟利。

中领馆对面的咖啡店老板为法轮功学员送上饼干,有位值班的警察说自己“没什么事做”,因为警察都了解法轮功学员的抗争非常平和。活动结束时,负责组织的法轮功学员跟他们道谢,警察握着学员冰冷的手,好久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得出他很感动,最后他祝法轮功学员一切顺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250446.html

湖北孝感前法院院长褚星来遭报患肺癌晚期

—— 贪财减寿,作恶必报;苍天有眼,没有侥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平日连烟味都不愿闻的褚星来居然得了肺癌,让许多人惊讶、感慨不已!才六十一岁的褚星来,被癌细胞啃的瘦小枯干,在忧心如焚中咀嚼着下地狱前的恶报苦果捱日子、等时辰。正是贪财减寿,作恶必报;苍天有眼,没有侥幸!

褚星来是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邪党党组书记,其在位八年(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五年),刮得公款民财无数。如果他认定在哪一件案子或哪一个人身上可以刮出油水来,他就首先对其人放出口风:“你是吃了亏!”让人家去揣摩;待人家中计、上钩后,他再假装伪善叹气道:“没有人为你说话嘛!”而为了能请动他这位院长帮忙“说话”,只有给他送钱一个办法。如果送到了位,他可能给你办;如果他觉得没送够数那是绝对的不办。不但不办,他还要发脾气、训斥:“我看你是还没有睡醒,白活了几十岁!”其敲诈勒索的拙劣伎俩令人恶心而又无可奈何。

由于褚星来长期“率先垂范”,弄得整个孝感市法院系统邪气蔓延,贪腐成风,上上下下贪官污吏成群结队,昧良心的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层出不穷。有些案件颠倒黑白枉法裁判简直让人瞠目结舌。褚星来自比禽兽,不论大会小会,总是赤裸裸地反复提醒下属:“兔子尾巴短,狐狸尾巴长,各人藏好!抓住谁该谁倒霉!”

褚星来不仅擅长捞钱贪财(曾盗用中院的“小金库”为其私人支付房改款,后做贼心虚为了“封口”,强压院党组通过,将知情人也是经手人一下子提升三级任财务科长以绝后患),还追随江泽民邪党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和异议人士。例如法轮功学员饶旭明,就是被褚星来指使其手下法官将其非法诬判三年刑罚。再如异议人士杜导斌,也是由褚星来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审判,将其判刑五年。其它不再一一列举。另外,褚星来还利用中院院长的审判职权,大肆盗卖死刑犯的器官,捞了不少缺德钱、黑心钱。

褚星来老奸巨猾,机关算尽,确实把自己的尾巴“藏”得很好。他貌似正人君子,心比煤炭还黑,他极讲究保养身体,不抽烟、不喝酒、只喝好茶。谁要在他的小车旁或者办公室门前抽了口烟,必定被他训斥的狗血淋头。他以为只要保养有方,就可以百年享受。但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举头三尺有神明。罪业果报使他得了一个意料不到的病——肺癌!而且一发现就是晚期,吃了一刀也没救药。过去,他割死刑犯的器官卖钱往口袋里揣;现在,他不得不掏钱请别人割他自己的器官!真个是一物还一物,一报还一报。

假如说花钱可以买性命、买健康,也许褚星来会“舍”出几百万来做交易。可人世间哪有后悔药?在癌症杀手的狞笑面前,褚星来贪腐得来的成扎、成捆钞票,除了使他为它们担心受吓之外,也无起死回生之力。

愿政法系统的警察吸取褚星来的教训:贪财即是求病,害人实为害己!不要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毁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人、子孙。正如先贤诗云:“侵人土地骗人钱,荣华富贵不多年,莫道眼前无所报,分明折在子孙边。”因为上天的报应虽有迟早,但毫厘不爽。褚星来就是一面镜子,昏惨惨黄泉路近。请善待大法,莫贪邪财;积德行善,厚道为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比什么都重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250378.html

成都警察阻律师见被害妇女 谎称国家机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在成都经营服装生意的李秀英女士,因向亲戚讲述法轮功真相,十月三十一日被安县国保大队长林勇等绑架。李秀英家人委托的律师要求见人,林勇等竟称此案是国家机密,百般阻扰律师介入,并秘密将李秀英劫持至劳教所迫害。目前,律师就林勇等的违法行为向相关部门进行投诉。

律师在投诉函中指出:“李秀英女士信仰并修炼法轮功是受国际法和中国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的,是宪法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具体体现,是最基本的人权,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李秀英女士修炼法轮功以及从事与修炼法轮功相关的一切活动比如散发资料向他人介绍宣传法轮功的好处都是合法的行为,将李秀英女士非法关押并限制其人身自由,属于非法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不仅践踏了国际上公认的人权准则,与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为敌,而且也直接触犯了中国刑法,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

事件回放:

李秀英,四十一岁,家住成都市锦江区东光村五组,从二零零八年开始炼法轮功。据她的女儿邓玉萍介绍说,李秀英修炼前经常打麻将,并患有严重心脏病。在一次心脏病突发的生死关头,因想到一朋友曾告诉她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化险为夷。体会到法轮功的神奇,李秀英开始了解法轮功真相,并由此走人修炼。

据邓玉萍介绍,李秀英修炼法轮功后,由一个市侩的中年妇女,变成了热心肠的大姐,对来往客人都真诚相待,对有困难的陌生人伸以援手,认识她的人都对她赞赏有加。

二零一一年夏天,李秀英到绵阳市安县秀水镇水井村五组走访亲戚,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人恶告。绵阳市安县秀水镇国安、国保大队、锦江分局警察、 三圣乡派出所警察闯到李秀英亲戚家,逼问李秀英下落,甚至威胁李的亲戚说,如果见到李秀英不给恶警打电话就判几年刑,令亲友们都难以正常生活。

十月三十一日下午近六点时分,两名便衣在李秀英服装门市将她强行绑架至锦江区人民东路派出所,绵阳安县国保大队长林勇和周兵等于晚间近十点时分,将李秀英劫持至绵阳。

国保警察林勇、周斌欺骗、推诿律师 肆意违法

家属为李秀英请了律师。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委托律师到安县看守所申请会见李秀英,看守所称须办案单位批准。律师随即找到所谓“承办人”林勇,林勇推脱要向公安局分管领导请示,让律师回去等电话通知。律师等了三天不见通知,于二十八日与警察周斌电话联系,周斌说可以安排会见。十一月二十九日,律师再次到安县公安局找林勇、周斌申请会见,却被口头告知:此案属于国家机密案件,不予安排会见。

律师当即指出,他们的所为没有法律依据,是非法剥夺律师的会见权。林勇等将责任推给绵阳市国保支队,国保支队的奉姓大队长和彭伟等又推回给安县林勇等。几经交涉、反映均无果,律师在安县呆了两天也未能见到李秀英。

目前,律师已向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安县公安局、安县政法委等相关部门投诉林勇、周斌的违法行为。

律师在律师函中指出:“安县公安局以本案属于涉密案件为由,剥夺李秀英女士聘请律师的权利以及剥夺律师的会见权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二章第九条至第二十条对国家机密的确定、变更和解除都有严格的程序规定,现在安县公安局办案警察仅仅口头告知律师本案属涉密案件,不予安排会见,但却没有向律师出示任何相关的书面文件和材料,也没有告知律师将本案定为涉密案件的理由,是否允许申诉、提出异议,是哪一级机关作出,保密文号是什么,涉密的级别等等。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安县公安机关是以本案属于所谓的涉密案件为由,来剥夺李秀英女士聘请律师的权利以及律师的执业权利,对此种公然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相关规定,剥夺李秀英女士聘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合法权利,剥夺律师的会见权和执业权的行为,我们深表遗憾。希望安县公安局能尽快纠正自己的违法行为,保障李秀英女士信仰自由的权利及律师的执业权利。”

经证实,在律师要求见人而未果的时候,李秀英已被秘密劫持到资中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

参与迫害责任机构与负责人:
绵阳市安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林勇
周兵 13608115660

安县秀水镇派出所
地址:安县政府行政大楼  邮编:622651
电话:0816-43360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250437.html

重庆街道人员暴露薄熙来、王立军“搞运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薄熙来,中共邪党重庆市市委书记;王立军,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二人自今年七月份至今在重庆市主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严重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家庭造成伤害。

这次迫害的主要对象是重庆原来在“610办公室”“有记录”的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手段是:

1、逼迫签字:由重庆各区“610办公室”组织各街道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及其家属的有关人员先到各个法轮功修炼者家中骚扰,让修炼者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若不签字则由街道办来出面,各派出所配合将法轮功修炼者绑架至各区举办的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有的还非法劳教。

当法轮功修炼者指出他们这种行为违法时,他们拿出红头文件恐吓说:这是“搞运动”,间接承认不讲法律的迫害事实。同时它们声称“这次运动”各街道办被分摊有迫害的名额指标。

在这次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的迫害中,它们还胁迫重庆市民签字反对法轮功。

2、蹲坑绑架:先由街道办事处或派出所派人到法轮功修炼者家或上班附近踩点、蹲坑,然后再进行绑架,它们正到处打听哪些流离失所或在绑架时走脱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暂时住处,然后再进行绑架。

参与迫害的工作人员声称组织实施迫害的负责人王立军在动员会上说可以用打黑的方式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这次迫害。(重庆市这次“打黑除恶”运动的所谓‘功臣’王立军,据内部有关人透露,采用的是以黑打黑的方式,主要目的是打击政治竞争对手,提升薄熙来的政绩,而不是真正的保护老百姓。透露出来的它们采用的部份手段有:对它们认定的有关人员为黑社会,然后再搜查罗列各种罪名、罪证,甚至动用酷刑折磨、逼供让这些人认罪,同时对被认定的这些人提供帮助的朋友,亲戚也列为黑社会成员进行打击,造成了一大批人被冤枉抓捕,当酷刑折磨或查无证据或当亲朋好友等拿出有利的证据证明其无罪甚至是迫害时,办案人员或复审人员只是答复:确实我们也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但这是‘搞运动’,你也只能认了,我们不可能给你平反。所以重庆市这次“打黑除恶”中有很大一部份没有违法犯罪,本应无罪释放,却仍被非法劳教,甚至判刑。这就是王立军所说的“打黑除恶”的一部份手段。)

重庆合川区现年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徐真,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由于徐真不配合恶人的迫害,高呼“法轮大法好”,劳教所恶警极为恼怒,把徐真强制关押在四楼暴力迫害(劳教所为伪装“文明”外衣,在四楼以下的舍房都设有监控),恶警喻晓华组织一批劳教人员对徐真进行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十月十九日左右,徐真被迫害致死(详见明慧网报道:《中年妇女徐真被重庆女子劳教所摧残致死》)。

实际上这次薄熙来和王立军狼狈为奸,迫害无辜,只能加深其罪恶,同时也会因胁迫各级人员参与迫害而给重庆市带来灾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250414.html

在英国遇到前小偷扔钱给我

去英国留学之前,父母一再提醒注意提防小偷。在伦敦机场、特拉法加广场、伦敦中心区广场等游客聚集的地方,可能隐藏着小偷,一不留神,口袋里的钱物就会成为他们的猎物。

伦敦的确是一座美丽的英国旅游城市,静静流淌的泰晤士河,壮观的伦敦塔桥,恢弘的威斯敏斯特宫,华丽的大本钟,庄严的圣彼得大教堂,风景如画的海德公园……我完全被这里的异域风情吸引,早把父母的话抛到九霄云外。

晚上,我和几个朋友相约去逛街,顺便买些纪念品。夜幕下的伦敦中心区广场繁华而热闹,霓虹闪烁,商铺林立,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散步的,做生意的,购物的,街头表演的,大家纷纷聚集在这里。我一边悠闲地选购着自己喜欢的商品,一边品味着伦敦迷人的夜生活。

购物完毕,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回走。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突然撞了我一下。他感到十分抱歉,连声对我说对不起。见对方如此有礼貌,我也赶紧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说:“没关系,再见。”

回到宾馆,不经意间,我发现自己的挎包被拉开了一条缝。回想刚才与那个年轻人相撞的一幕,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小偷了。顿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都怪我太粗心,不听父母告诫,不知包中的钱和信用卡还在不在。我赶紧打开包,查看损失。令我惊讶的是,包内不但没有丢失任何东西,还多了一张10英镑的钞票。

我十分纳闷。都说小偷很贪婪,常常掏空游客的兜儿,今天他们怎么了?是某根神经出了问题,还是受了神灵的感化?不仅不偷东西,反而把自己的钱放进别人的口袋。

第二天,我疑惑不解地向朋友聊起此事,得知还有几个人和我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一位朋友不禁感慨:英国人真是太纯朴了,连小偷都这么善良。

听了我们的议论,一位懂中文的当地导游呵呵地笑起来。他向我们解释说,不是伦敦的小偷善良,而是最近伦敦在搞一个“扔钱”活动。每天,多名洗心革面的前“扒手”隐藏在拥挤的人群中,然后趁大家不留意,悄悄将面值5英镑、10英镑、20英镑不等的钞票放进人们的口袋。

导游还说,搞这个活动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提醒大家时刻注意自己的财产安全,二是想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让人们在经济不景气的氛围下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听完这位导游的解释,我们恍然大悟,同时也感动于英国人的幽默和温馨。

来源:出国之家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32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