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 乌坎村民将周三突围 死也要冲出去

【大纪元2011年12月19日讯】香港媒体报导,乌坎村村民表示遭武警包围多日后,民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决定,数千村民将在星期三尝试“突围”,一路前进到陆丰市政府,要求当局归还薛锦波的遗体,与归还被官员私卖的土地。

据香港《明报》12月19日报导,乌坎村村民表示遭武警包围多日后,民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决定,数千村民将在星期三尝试“突围”,并宣称“死就死,一定要冲出去!”一路前进到陆丰市政府,要求当局归还薛锦波的遗体,与归还被官员私卖的土地。

据悉,一些村民担心,游行可能被武警暴力驱赶,但村代表林祖恋表示,已做好生命受威胁的心理准备,就算沿途遇到武警的暴力对待,也不会还手,将就地静坐继续请愿,以静制动。林祖恋还说,因担心政府会故意停止冷冻让尸体烂掉,希望尽快领回薛锦波的遗体土葬。

另一方面,当地电视台连日来不断插播公安厅声明,指斥林祖恋和临时代表理事会会长杨色茂等谋取私利,煽动、蛊惑村民闹事。不过,《明报》记者遇到的每个村民都说这是自发的维权运动,不受任何人的鼓动。甚至有愤怒的村民将电视机砸烂,以示不满。

此外,虽然有部份外国媒体撤离,但仍不断有多国记者接力,连芬兰、以色列的媒体也纷纷突围进村采访。其中以色列的记者表示,为了不想村民被扣反动帽子,甚至提醒其他记者与村民保持距离,避免同桌吃饭。

据报导,粮食出现短缺的乌坎村,气氛看似平静,但村民神经绷紧,巡逻队的对讲机每次响起,他们都凝重地倾听,唯恐收到武警强攻入村的坏消息。

抗议蔓延 乌坎村邻居岱头村也揭竿而起

乌坎村的事还没解决,邻村岱头村虽然没有带头喊出反对专制,但是,他们在反对专制的阵营中也不算落后。

据海外中文“参与”网消息,广东省陆丰市甲东镇岱头村全体村民揭露,该村委书记、兼村主任许木星和粮所主任郭钦一二十年来长期违法违纪、贪污侵占集体财产、长期欺负压榨村民,村民不堪忍受、忍无可忍。

报导转述村民抗议说,村民已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控告,至今未收到回覆,也没有见到有关部门实质性的处理措施。他们将逐级上访控告,集体跪拜广东省委、省政府,甚至去首都请求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和解决!也会向有关媒体求助,请求曝光这荒唐、这么恶劣的违法犯罪行为。

村民还表示,如果在合法的渠道内投诉举报控告没有效果,村民将失去对共产党和法律的信心,不排除将采取激励激进的维权手段。
(责任编辑:高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9/n3462007.htm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关注乌坎事件 遭传唤

【大纪元2011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星期日(12月18日)晚回家被守候多时的警方带走,警方称是派出所传唤。尽管没有说明具体理由,外界估计跟近日乌坎事件升温,引起广州民众声援和关注有关。

记者从唐荆陵妻子处证实他被带走的消息,唐荆陵这两天外出不在家,昨晚8点多回家,被从中午就开始守候的公安和国保带走,当时警方并没有说明传唤的理由,只是说去派出所,彻夜无归。

据知情者透露,目前唐荆陵已经在派出所问话完毕,被国保从派出所带走,尚未回家。而警方方面没有解释具体原因。今年因中东、北非兴起的茉莉花革命,中共当局恐慌采用先下手为强政策,大肆抓捕了全国各地的一些敢言的维权律师,而一直致力于推动非暴力公民运动的唐荆陵也一度失踪几个月,今年8月刚获得自由回到老家。唐荆陵广州的家门口,也被警方安装了摄像头,24小时监控。

最近广东陆丰乌坎镇民众维权抗暴运动,声势浩大,该村一户无线上网的用户家,也临时成了世界媒体的新闻中心。而网络上不断有广州市民发出声援乌坎民众的呼声,12月18日广州的正佳广场一度成为禁区,驻守了大批警察和国安(有目击者估计有上百警力)现场盘查,另几十名便衣在四处监控。一些市民因前往广场声援乌坎的活动,遭到当地警察骚扰和拘押。当天下午2点半,广州市的余刚、杨崇、刘辉等五名人士被警察以核查身份为名抓到正佳广场地下停车场的警务室,羁押2个多小时,再被警车带走,不知送往何处。

当时余刚告诉大纪元说,警察没有说明抓捕是因为他们声援乌坎,只说是例行公事检查身份证,他看到警察还抓捕了其他一些人,在广场上声援乌坎的民众中,他看到脸熟的面孔有十几位,也有一些不熟悉的。

这次唐荆陵再度被传唤,外界疑跟乌坎民众持续的维权抗暴事件有关。近日唐荆陵在网络上转发了一些乌坎村民悼念突然死亡村民代表薛锦波的相片,并在推特上发表了质疑陆丰市委书记杨来发使用死者的手机致电其家人,于法于情都说不过去,觉得实在令人费解。

今年9月21日开始,乌坎村民不满土地被村官私卖及人大选举不公围攻村委会,并与前来镇压的警方发生大规模冲突。随后村民自发成立“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发起“反独裁 争民主”大游行与当局对话。若从9月21日理事会成立算起,到12月18日,乌坎人实行民主自治已经90天。12月9日当局将村民理事会定性为“非法组织”,11日凌晨5千军警准备大规模抓捕,遭数千村民持械反抗,目前当局则对乌坎村实行全面包围封锁,事件持续多日,引起世界媒体的关注。
(责任编辑:谢东延)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9/n3461524.htm

德媒:“中国最勇敢的村庄” 民求神祇

【大纪元2011年12月19日讯】德媒持续关注广东乌坎村的抗议,认为乌坎会是一个范例,不仅因为村民顽强抗争,而且因为他们建立了独立于中共的村民自治。这场抗争结局如何难以预料,无助的村民只能祈求神祇。

乌坎的抗争始于9月21日,村民们抗议土地被腐败干部和地方商人掠夺。目前,乌坎村民与当局还在对峙状态,村民严密守护村庄,以防警察进入;而当局也封锁村庄,断绝食品供应,海上还有两艘海岸巡逻艇防止村民下海捕鱼。

德国之声引用《法兰克福汇报》12月18日报导:“中国当局在乌坎失去了对其臣民的控制。一个多星期以来,这个人口不到13,000人的地方完全掌握在居民手中。共产党的干部逃之夭夭,警察也踪影全无。乌坎的起义者一个星期以来每天都进行一次抗议,他们振臂高呼口号,标语举向高空。”

该报称:“乌坎的土地掠夺故事在中国很典型,非法出售集体土地问题成为社会不满的主要原因。乌坎或许会成为一个范例,不仅因为村民们在这个中国南方的偏僻小镇特别顽强地坚持下来,而且因为他们在村子里建立了一种自治的集体领导的政府,它独立于强大的共产党之外,领导这个村庄,维护治安。”

“党支部书记薛昌主宰这个村庄40年之久,他9月份溜走之后,居民们第一次可以挑选自己的代表。这种新的自由和团结让人们欣喜若狂,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感觉得到。同样可以感到的是前途未卜的压力,不知这种街垒路障阴影下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下去。”

村民求助神祇

该报指出:“从村民的角度来看,这一切不过是与当地干部之间的地方问题,他们希望北京的中央政府解决问题,所以才在抗议中继续赞扬党、党的领袖和国家。问题依然是,起义者采取这个策略是否能得到北京的垂听,因为对北京而言,维护国家稳定高于一切。乌坎的为首者已经受到会被严惩的恐吓。”

村民们说他们的村子已有400年的历史。该报写道:“这个渔村边上有座小庙,居民在庙里向他们称作先王的当地神祇祈祷。一位看庙老人说,先王曾经作为隐士来到这个地方,他现在守护着这里的人们。他说:‘我们的日子过得艰难,土地被夺走,一个村民代表被打死,我们祈求平安,以防更多的事情发生。’”

《图片报》12月18日称乌坎是“中国最勇敢的村庄”。该报写道:“全中国都掌握在共产党手中吗?全中国吗?不,有个村庄没有停止对中共的抵制。出于对土地剥夺和一名战友死亡的愤怒,乌坎的村民驱逐了党的领导。”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2/19/n3461990.htm

婆媳不“过招”(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新北市采访报道)婆媳问题,有人说它是千古无解的难题;也有人用“过招”来形容婆媳之间的相处过程。对一般人而言;“婆媳问题”确实是个恼人又无奈的困扰,可对于实践“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法轮大法修炼人来说,天底下没有善解不开的爱恨冤怨纠结。

秀贞在婆婆极为强势火暴的压力下,结婚六年无法受孕,夫妻俩暂时远赴他乡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顺利怀孕。复于得法修炼法轮功后,搬回来面对严重忧郁症的婆婆,从生活中力行“处处事事为对方着想”的法理,体谅婆婆的不安与委屈,真心将婆婆视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

在“真善忍”的影响下,婆婆从以往向亲戚歇斯底里的抱怨:“你说我大媳妇好,她有哪一点好?你跟我讲,她到底哪里好!”到二年前红着眼眶,含泪紧握秀贞的双手说:“你知道吗?都没有人真心对我,就只有你这个大媳妇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好!”婆媳从貌合神离的表面亲和,到倾听心事,无所不谈,俩人打从内心成为一对真正的母女。秀贞说:“若非修炼法轮功,我绝对做不到,说不定比我婆婆患的忧郁症还要严重。”

艰辛的成长过程

一九七零年,台东县关山镇清水公园附近住家,一对阿美族原住民夫妇产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姊妹,取名秀贞、秀吟;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育有二男五女。孩子的父亲是台湾电力公司的技术人员,每天例行工作是沿着火车铁轨巡检电线,薪资虽不丰厚,但已足够一家温饱。无奈天有不测风云,双胞胎姊妹出生后三、四个月的某天,孩子们等不到父亲回家吃晚饭,经人发现父亲孤单的倒卧在某处铁轨旁气绝身亡,经初步研判很可能是巡检电线时触电导致不幸。

可怜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突然离世不久,原就不怎么喜欢妈妈的奶奶,嫌弃他们小孩太多,将他们赶出家门,天地之大竟无他们孤儿寡母栖身之处。幸得好心人士弄了块地,搭了间茅草屋,让他们兄弟姊妹九人和母亲有个挡风遮雨的住所,哥哥姐姐们被迫辍学,北上都市地区讨生活。在秀贞幼小的记忆中,家庭经济全靠母亲和几位姐姐勉力维持,印象最深的感觉是:寄人篱下与生活艰苦。

由于乡野偏村工作机会较少,七、八年后,母亲带着孩子们从台东故乡搬到台北,就此定居下来。秀贞和妹妹不愿向环境低头,打从国中开始,每年寒暑假,姊妹俩都去打工赚取学费,半工半读完成高中学业,一路走来,身心俱苦无比,秀贞渴望有个家。


廖秀贞(右)与双胞胎妹妹秀吟(左)成长过程艰辛

渴望有个家

二十五岁那年,因为工作关系,秀贞认识了先生,第一次感受到有个温暖的臂膀依靠是那么幸福,交往二个月不到,她答应了先生的求婚而出嫁了。夫妻感情深笃,公婆为人都很不错,似乎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一片锦绣光明,却怎么也料想不到,婆婆的压力日渐沉重的压将下来,从小习惯吃苦耐劳的秀贞,从未向先生吐露半句,但在内心深处,讨厌婆婆的心思却在不知不觉中滋长,不断的盘根错节地扩张开来。

夫家祖籍浙江省大陈岛,一九五五年岛民撤退到台湾来后,集体定居在现今的新北市永和区大陈新村,许多邻居也是亲戚。秀贞的公公从事商务船的海事工作,每次出海一去至少半年,有时长达十个月左右才能回家一趟。自他们新婚不久,婆婆就过着这样的生活,三个儿子的生活照顾以及教养重担,几乎全赖婆婆承担,好在先生三位兄弟都很争气,婆婆把他们教养得很好。

虽然经济方面没有任何匮乏之虞,可是心神的操劳与孤寂,着实不难想象。或许是因此之故,婆婆脾气火爆、作风极为强势霸道,凡事必须以她的意见为主,没有任何沟通的空间,加上好强爱面子的矜持,婆婆的忧郁症倾向日益加重,到了她的长子--秀贞的先生就读高中时,变得明显和严重,必须靠医药来控制。

来自婆婆的压力

秀贞婚后,夫妻俩的小家庭就在公婆同栋公寓的五楼,公婆则住四楼,虽是各有门户,但是生活方式则与三代同堂没有两样。婆媳俩常一起上市场买菜,碰到左邻右舍,婆婆喜欢牵着秀贞的手,外人看了都说:“好象母女,不象婆媳。”但秀贞内心着实很不喜欢。婆婆爱唠叨抱怨:“我为你们付出这么多,你们都没有人关心我。”夫妻俩都上班,每月孝敬婆婆的钱无论再多,她总是嫌不够,偶而外出游玩或回娘家探望,婆婆很不高兴,认为他们浪费钱。

有次,秀贞无意间听到婆婆对先生抱怨:“你当初为什么要娶她,明知道有那么多麻烦,你为什么要娶她?”秀贞很难过。原来,秀贞二十岁左右在亲戚的公司上班时,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秀贞的身份证被拿去当人头,公司解散后,她莫名其妙变成债务人,虽然亲戚负责把债务处理了,但在过程中的麻烦与折腾,确实烦人。婆婆针对她个人发脾气,秀贞对婆婆的想法也越深越重,日积月累种下很多心结。在理智上秀贞明白:“婆婆是长辈,再怎么说,我都不能冲撞她。”

表面上,婆媳从未有过冲突或白热化的矛盾,但生活上点点滴滴的摩擦没少过,尤其婆婆忧郁症较严重时,动不动就扬言要跳楼自杀,秀贞心惊胆颤,隐藏在内心的压力也越发沉重,背地里;有时情绪严重到歇斯底里。六年过去了,秀贞一直没怀孕,婆婆问她:“你为什么不生小孩?”秀贞无奈的回答:“妈,我们没有避孕,可不晓得为什么小孩就是一直不来,如果有人再问起,请您跟他们说:我大媳妇不能生,这样回答就好了。”

成为世上最福气的生命

先生很喜欢台湾原住民,也很喜欢台湾东部民风淳朴、风景优美的好山好水,梦寐以求的向往台东的生活环境;他服兵役时最要好的同袍邀他到台东新港去发展,当先生把这个决定告诉秀贞时,她内心非常高兴能够离开这个压力重重的地方。夫妻俩搬到台东新港七个月左右,秀贞怀上孩子了,大女儿一岁半时又怀上了二女儿,秀贞说:“最幸运的是在这段期间,我遇到法轮大法,成为这世上最有福气的人。”

二零零三年,妹妹秀吟在电视上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报道,“真善忍”三个字深刻的隽入心扉,同时也感到诧异不解:“真善忍没有错!真善忍很好啊,中共为什么要打压真善忍!?”秀吟好奇的上网搜寻,找到法轮大法网站,拜读了《转法轮》之后,打电话给秀贞:“姊,我找到这辈子要找的了!”秀吟找到炼功点,走进大法修炼,一个月后,从网上下载《转法轮》寄给秀贞,时序已是二零零三年底。

接获《转法轮》的秀贞如获至宝,二天时间就把整本《转法轮》看完;之后,再也没有放下这部法。先生说:“你以前念书象现在这么认真的话,我想你读博士都不成问题。”秀贞说:“那二天我如饥似渴的,只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把《转法轮》看下来。”一个月后,秀贞学全五套功法,自此一修到底,至今不懈。

在台东的工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又听得小婶(小叔的太太)说,自从秀贞夫妇搬走后,婆婆的忧郁症更严重了,于是,怀着二女儿的秀贞与先生带着大女儿,于二零零四年一月搬回新北市原住处。

产后崩血顷刻即愈

虽是刚得法修炼不久,也已经是崭新的生命了,秀贞在医院生下二女儿第三天出院回家,吃完午餐,秀贞突然感觉上半身与下半身份开来了似的,她拒绝二姊和妹妹的搀扶,自己勉力走到盥洗室,一坐上马桶立即感到有东西排出来,秀贞大叫一声,她血崩了!

产后崩血是会要人命的!未修炼的先生和二姊很紧张,要送医院去,可秀贞说没事儿,妹妹扶她上床躺下,俩人决意学法,秀贞还是躺着,妹妹问:“姊这样躺着学法对吗?”“是啊,这样不对。”“姊是修炼人吗?”“是啊,我是修炼人啊!”“那你就坐起来学法。”“对,我应该坐起来学法。”姊妹俩开始捧读《转法轮》,秀贞的情况不断的迅速的改善。她俩安慰在门外紧张张望的人说:“我们在学法,没事儿的,不要担心。”二姊不敢相信真的没事儿,秀贞说:“那我跳下床来给你看。”二姊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说时迟那时快,秀贞从床上下来,还蹦跳了二下,二姊目瞪口呆的见识了这不可思议的神奇!

心态行止已然不同

带着女儿搬回新北市原住处,与公婆可真是三代同堂了,来自婆婆的冲击与压力可一点儿也没减少,有时还更加严重。对于已经修炼法轮功的秀贞而言,心思与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她不再暗自苦恼,而是用法对照自己,守住心性,把这些摩擦与压力,当作向内查找自己是否做到“真、善、忍”的检验与提醒,努力作为一个修炼人份所当为的心态与行止。

小叔婚后在外居住,他的女儿和秀贞的女儿年龄相差不多,婆婆非常疼爱这个不是天天见面的小孙女,也很露骨的表现出很不喜欢秀贞的二个女儿,秀贞经常揪心难过到背地里掉眼泪。有次家里来了很多亲戚,婆婆只抱小叔的女儿亲热,却完全漠视仰着小脸蛋等在一旁、期盼奶奶抱抱的秀贞的女儿那热切期待的眼光。亲戚们看不过去,忍不住对婆婆说:“你这个做奶奶的怎么这么偏心啊,只抱这个,另外那二个你抱都不抱一下,你真的很偏心喔。”看着女儿失望的眼泪欲滴的模样,秀贞心疼极了、难过极了,很难察觉的、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也恨极了,从那个角落不时泛起的声音:“我说什么都不能原谅”又响起,秀贞惊心触动的想压,可说什么也压不住这个念头。

秀贞悄悄问先生:“为什么妈妈不疼我的小孩?”先生回答:“因为是你的小孩,她就是不疼,你能怎么样?!”这句话直如当头棒喝重搥下来,秀贞悟过来了:“因为我没做好,对情的执着揪结在那儿,这不就是要我悟的吗,我为什么不放下这颗心呢?”由此秀贞挖根找出自己原来有颗“妒嫉心”在作祟,放下之后,类似的冲击情景不再牵动她的情绪,这样的情形也相对的减少了。

不断学法与向内找

有一天,小叔独自回来看望婆婆,婆婆拿了些现搾的果汁要小叔带回去,碰巧秀贞下楼,婆婆看到她就发作了:“你看,你看你大嫂那个嘴脸,我没把果汁给她,她就摆那张臭脸给我看!”秀贞与小叔当场愣在那儿不知所措。毕竟是修炼人,秀贞当下内找自己是否还有未去的“妒嫉心”,以及对婆婆始终祛除不清的怨恨之心。她内心经常矛盾挣扎着,真心诚意想要去除不喜欢婆婆的那些心,可是不知来处的恨意,好象一层层纱雾笼罩下来一般,剜心透骨去掉一层,从生命不知处的底层又冒出来一层,揭不完、清不净,秀贞非常苦恼自己在这上头为什么这么提不起、放不下。

某天,不知为何事由,婆婆突然站在阳台上狂骂秀贞的不是,秀贞与先生赶紧来到婆婆身边,她还是骂个不停。住在对面的舅婆被惊动了,站在她家的阳台上对婆婆说:“你媳妇那么好,你还在那边大声的骂她不停,你到底在骂个什么意思?”秀贞与先生好言好语的把婆婆劝进家里坐下后问道:“妈,你不要生气,有什么事情惹您不高兴吗?请跟我说。”婆婆一把推开秀贞,指着她的鼻子厉声骂道:“其实你最希望我死掉!”“妈,我没有这个想法。”话还没讲完,婆婆就说:“你就是这样的想法!”一旁的先生想要帮忙厘清,婆婆骂的更凶:“你娶了媳妇忘了娘!”

秀贞静下心来向内查找自己的心思,虽然从未有过希望婆婆死掉的念头,但是渴望远离婆婆身边却是不争的事实,自己只是表面上做到为人子媳应尽的本份而已,没有真心诚意的对待婆婆,不是婆婆不可理喻,而是自己有所不足,婆婆这样不就是反映出自己的不足吗?她不断透过学法及与同修交流,恳切的希望从根本处清除恨意,改变对婆婆的负面想法。

观念转,清除累世的冤怨情仇

婆婆与邻居亲戚外出旅游一周,这天下午就要回来了,先生让秀贞赶在婆婆到家之前,买些婆婆需要的东西回来。走在街道旁,每当行人较少处,她就忍不住眼泪潸然而下,心中不住请求师父帮忙,一边泪眼婆娑、一边不停的求助师父,秀贞说:“我永远难忘,耳边清清楚楚传来师父的声音说:‘只要你能想到一点,我就会让你看到不一样’,我边走边着急的想着,突然转过一个念头:‘最起码她是我先生的母亲,她生养了我先生。’我还是边掉眼泪恳求师父:‘我就只能想到这一点。’”

秀贞回到家门楼下,亲戚搀扶着婆婆都在那儿,亲戚说:“游览车走山线,你妈妈很不舒服,沿路一直在吐,现在已经没什么体力了。”她是由二位亲戚搀扶才能勉强下车、走到住处公寓楼下大门口的。秀贞想都没想就接过手来:“没关系,我扶她上楼。”“你一个人可以吗?”“可以,可以,我真的可以!”不知哪来的力气,秀贞一人半搀半抱的把婆婆扶上四楼。安顿好后,秀贞体悟到:“这才是真正的我,没有一点点怨和恨,心里只想尽快让婆婆好好休息。之前对婆婆的怨恨无非都是后天积累的观念形成的,那些后天的观念绝对不是‘真我’,我怎能被那些个‘假我’控制的失去‘真我’呢!”秀贞说:“那时;我真正看到内心的自己,没有一点恨意,可以很平和的跟婆婆相处,我好感谢师父,真的让我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和一切。我想自己应该是从那时起,才真正是个修炼人走在修炼的路上吧!”

敞开心胸后是这么的海阔天空,秀贞说:“从这起我才真正懂得向内找,感觉以前的内找都是很表面的隔靴瘙痒。”她没有任何想法的去关心婆婆,遇有冲击,秀贞总想:“先生的母亲不就是我的母亲吗,单冲着这一点,我怎能有分别心呢,婆婆不是个名词,而是个有血有泪的我的妈妈,跟生育我的亲生母亲没有什么两样。”她陪婆婆聊天、放《转法轮》讲法录音带给婆婆听,跟婆婆分享自己在法理上的一些认识,把婆婆当成自己亲生妈妈一样的关心她的生活起居、身体健康,以及她内心的空虚世界。

婆婆的内心世界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这般心事有谁知?”明朝文人冯梦龙的这首《山歌》,可说正是婆婆几十年来内心的写照。与公公新婚不久便即聚少离多,及至公公六十几岁退休后,俩人朝夕相处。婆婆梦寐以求浪漫式的鹣鲽情深,偏偏公公非常传统,认为生活上照顾你、为你做任何事,那就已经是非常疼你了啊。老夫老妻对于感情的祈求与表达方式,有如两条平行线般的没有任何交集。

修炼后的秀贞,因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习惯于凡事为他人设身处地的去着想,在日常生活中体贴婆婆的互动下,她看到婆婆眼中的期盼与失落,秀真问婆婆:“妈,你是不是真的很希望爸爸真的很疼你、很爱你?你很希望出门时,爸爸都能牵着你的手,是吗?”婆婆点点头,眼泪噗嗉嗉的往下掉。一起外出时,秀贞总是制造机会并对公公说:“爸,你牵着妈妈的手嘛!”公公总是腼腆的一笑、看一下婆婆,却无论如何不敢当着外人的面牵起太太的手。

秀贞与婆婆谈心时,总是安慰她:“爸其实对你很好、很疼你,你看,所有事情只要你不想做,他就接手起来做,没有任何不高兴,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你看看我们的邻居亲戚,有谁能做到这样?”婆婆无法否认这个事实,只有掉眼泪的份,秀贞说:“妈,你要是真的很难过,就请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大帮助的。”婆婆答应了。

近二年来,婆婆的忧郁症虽未痊愈,但已轻微许多,情绪稳定许多用药减少很多。她,也允许别人说她不对的地方,只是忧郁时,坐那儿汨汨的掉眼泪。有次聊着聊着,婆婆含泪紧握秀贞的双手说:“你知道吗?都没有人真心对我,就只有你这个大媳妇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好!”

前阵子,婆婆住院,她直要秀贞陪伴,并且说些奇怪的话:“我好象得了老年痴呆症了。”秀贞想起“老者为解后顾”这句话(《精進要旨》〈富而有德〉),体会到婆婆所要表达的意思是:希望以后她老了、不能动了的时候,能有人照顾她。秀贞握着婆婆的说:“妈,我是您的女儿,您不用担心未来没人照顾,我一定会照顾您,这点请您不用担心。”

婆媳亲如母女 全家受益

秀贞从婆婆身上感受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好处,在真善忍的氛围的薰陶下,未修炼的婆婆不但忧郁减轻、情绪稳定许多,二年前也开始会为秀贞他们设想。以往;秀贞夫妻回娘家或出去玩,婆婆总是不高兴,认为他们浪费;不但嫌秀贞他们给钱少,还会伸手再要。近二年来,婆婆总是鼓励他们:“你们出去哪里玩都没关系,只要跟我讲一声,让我知道你们在哪里,这样就好。”秀贞拿钱给她,婆婆总是说:“你们赚钱很少,又要养小孩,你们真的不用拿钱给我,没关系。”秀贞说:“妈,请不用担心,我们身上还有钱,很够用,这钱您还是拿着好。”婆婆既欣慰又高兴。

婆媳俩的关系有如倒吃甘蔗,她们从表面的貌合神离,直到秀贞以修炼人的心性真诚体贴婆婆后,俩人打从内心真正是对母女,邻居亲戚都羡慕。秀贞说:“如果不是有幸修炼大法,我比婆婆好不到那里去,说不定比我婆婆患的忧郁症还要严重。师父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大法指导我向内查找自己,明白了原来所有的一切症结都在我这儿,与婆婆能够亲如母女这么溶洽,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迄今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已经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法轮功在海外获得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各国的褒奖一千六百三十二份,三百一十三个支持议案,一千一百五十四封支持信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9/-250729.html

旧社会不黑暗

—— 中国人被欺骗的真相(二)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接上文)
1949年中共建政前,被称之为“旧社会”的中国社会黑暗吗?苦大仇深的“白毛女”,罪大恶极的“刘文彩”等人物告诉了人们旧社会的黑暗,可是中国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人物都是文人们在中共的诱骗下编造出来的。

毛泽东非常重视舆论宣传工作,早在三十年代末,就在延安建立起几所大学,鲁迅艺术学院就是其中之一,目的是利用文艺形式为政治宣传服务。1942年,毛泽东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对学员们讲:“为着剥削者压迫者的文艺是有的。文艺是为地主阶级的,这是封建主义的文艺”、“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是无产阶级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份”、“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造成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就能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毛泽东打着为无产阶级谋幸福的旗号要学员们编造“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的现象,惊醒人民群众。

《白毛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炉的。当时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先后听到李满天和邵子南两人讲晋察冀边区一个“白毛仙姑”的传说,说是在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而周扬却从中发现了一个新的东西,就是后来几易其稿、经重新调换创作人员才“挖掘”出的主题:“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样,行侠仗义的“白毛仙姑”就变成了苦大仇深的“白毛女”。

当时歌剧《白毛女》作为献给党的七大的礼物,在延安的中央党校礼堂首场演出。本来,这时的剧本结尾,黄世仁只是被带走了,并没有被枪毙的场景(这时的政策还是“减租减息”、“团结地主”)。但是这时抗战即将结束,中共的政策又要变了,要实行“土地革命”了。所以第二天,中央办公厅就传达上级意见:“抗战胜利后民族矛盾将退为次要矛盾,阶级矛盾必然尖锐起来上升为主要矛盾。黄世仁如此作恶多端还不枪毙了他?说明作者还不敢发动群众……”。所以,以后《白毛女》的演出,黄世仁就被当场枪毙了。

对于《白毛女》的创作过程,黄仁柯著《鲁艺人——红色艺术家们》一书有详细的记述。《白毛女》的创作者贺敬之,也在2009年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在视频节目“贺敬之讲述歌剧《白毛女》如何诞生”中,讲述了《白毛女》的上述创作过程。就是这个歌剧(后改编成电影),曾激发了几代中国人对“旧社会”地主阶级的仇恨。想当年,解放军打到哪里这出戏就演到那里,战士们看了演出后,纷纷激发起“替千千万万喜儿报仇”的杀敌热情;“解放”后在农村,给农民演出了《白毛女》后,很快就发动起了斗地主的土改运动,足见其感染力。

1965年,在中共政治宣传的需要下,四川美院师生接受命令创作了大型泥塑《收租院》。这幅长达近100米的泥塑,共有人物114人,道具108件,由“交租”、“验租”、“过斗”、“算帐”、“逼租”、“反抗”等26个情节组成。每一组泥塑都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的罪恶:从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剥削雇工——这幅泥塑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展出,多少年来,接待了无数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收租院》还上了小学课本。刘文彩就此成为了旧社会剥削阶级的典型,成为中国人心目中凶狠残暴的大地主。

可是事实真相是,刘文彩的罪恶包括水牢、收租院、喝人奶、老虎凳等,没有一样是真实的,全都是中共按照阶级斗争的需要捏造出来的。

近些年,很多人去当地采访后,都披露了事实真相,香港凤凰卫视采访后,播放了专题片《大地主刘文彩》,笑蜀也写成了《刘文彩真相》一书出版,都证明了刘文彩不但不是恶霸,还对当地教育做出重大贡献……

那么旧社会城市里的工人阶级受资本家的剥削压迫吗?“黑暗的旧中国,地是黑沉沉的地,天是黑沉沉的天。灾难深重的人民哪,你身上带着沉重的锁链,头上压着三座大山,你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可是啊,夜漫漫、路漫漫,长夜难明赤县天……”——这是六十年代人人熟知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朗诵词,伴随着低沉浑厚的男音,一幅“工人们在工头的皮鞭下扛着集装箱步履维艰地前行”的画面触动了所有人的心,从此旧社会黑暗的印象就定格在了人们的头脑中。

这是中共在1949年后宣传上的讲法,可是当年中共在刚建政时,在对资本家的政策态度上却不这么讲。了解中国经济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刚建政时,提出的经济政策是“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显然“剥削压迫”和“劳资两利”是截然相反的概念。资本家和工人互相依附双方受益才叫“劳资两利”。那么这时候的中共为什么要这样讲呢?原来中共刚刚建政,怕经济瘫痪,需要资本家继续经营企业以维持经济。待稳定期过后,中共大搞社会主义改造,资本家的含义就变了,变成了罪恶的剥削者。其实在中共建政前,工人们的地位、待遇都是正常的,并没有受到剥削压迫。现在,在新华网上搜索《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劳资关系暂行处理办法》,会看到这样的条文:“在新解放的城市,资方须保持职工在解放前三个月之实际工资平均水准,不得降低”,出台日期是: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可见旧社会的工人并没有受到剥削压迫!

熟知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当年在国民党统治区,中共搞民主,大造舆论声势,攻击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所以中共历史上才有了新民主主义时期。可是当时中共是因为搞红色恐怖(杀地主富农抢掠财物)不得人心,才不得不转道儿搞的民主。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井冈山的斗争》中讲:“我们一年来转战各地,深感全国革命潮流的低落”、“红军每到一地,群众冷冷清清……”、“我们完全同意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中国现时确实还是处在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阶段”、“必定要经过这样的民权主义革命,方能造成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真正基础”(2)。可见当时农民并未遭受地主压迫,所以红色革命才冷冷清清。可见“旧社会黑暗”完全是中共编出来的。

诚然,中国历经五千年久远历史的积淀,到了后期,社会上是出现了一些背离传统道德的东西,如专制、奸诈、权谋等等。但是即使这样,在四九年中共建政前的社会,整体上人们的道德还是维持在一定水平上的,民风还是淳朴的,人们还是老实厚道的,还相信“天理道德、善恶报应”。

而毛泽东故意忽略五千年的整体历史,把历史后期出现的沉渣当作人类历史灌输给中国人,并且歪曲历史,讲:“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歪曲道德,讲:“道德是阶级的道德”、灌输人们对地主资产阶级要刻苦仇恨,歪曲圣人孔子:“孔老二开历史倒车,替统治阶级压迫人民服务……”,大肆欺骗中国人。中国人经洗脑、破四旧,传统文化的根被彻底斩断了。

现在环顾世界会发现,在所有正常国家,人们根本不讲马列这一套。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才进行这样的宣传教育,目的是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的进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共产党党魁们故意把人类历史歪曲成“黑暗的旧社会”,以此衬托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美好”。

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中国、朝鲜等少的可怜的几个共产国家,也已经名存实亡抑或人间地狱了。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9/-250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