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社会精英找到中国师父了宿愿(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方慧台湾台北采访报导)赵先生很兴奋地拿出笔记本儿,翻开本子,一整面手写工整的中文字,旁边用小字的韩文注解其文字的涵义及读音,这笔记本是他每看一本正体版法轮大法经书中遇到不懂的中文字的记录。看得出他是个一丝不苟很认真的人,询问得知,他做了二十年的法官后退休去美国洛杉矶从事律师职业二年,于二零零二年回到韩国,在跨国律师联合事务所上班,现在是一家位于东非的坦桑尼亚矿物公司的董事长。

赵连浩先生,韩国人,外表朴实、随和没有架子,今年五月底来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因为我很渴望参透大法,而师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国人,并且有关大法的书都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来台湾一边在大学读中文,一边跟台湾同修一起修炼大法。”赵先生诉说着来台的原因。他非常认真很用功的学习中文,短短几个月,中文进步迅速,听、说、读、写已不是问题。赵先生说,他会讲韩文、日文及英文,却发现中文最难学,同样一个字有不同的读音与意义,越学越觉得中文很深奥。

从小家境富裕的赵先生,家庭和乐,两个小孩也都在美国长大并念名校,女儿毕业于波士顿魏斯里学院(WELLESLEY COLLEGE)、儿子则是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生化(Biochemistry)研究所毕业。一切是那样的顺遂,为何他会走上修炼路呢?象是冥冥之中有安排,因缘际会走向返本归真之路。现全家四人都是法轮大法弟子。


赵连浩先生的全家福照片

寻寻觅觅终得法

赵先生父亲在世时盖了一座庙,父母亲时常带他去庙里。耳濡目染下,心里也一直在寻寻觅觅的想要修道。但父母亲生病去世后,全家对佛教很失望,因父亲一生盖了一座庙,每天早晨四点多即去庙里,最后还是生病并且很痛苦的离世,不是安详地离开。赵先生因而一直寻找真正的高德大法,他说,“一年前(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去了一座庙。听说庙里有一位开悟的高僧。我很想跟他见面,可是他已经过世了。我想只好在那里四处看一看,然后就回家。绕到厨房的时候,厨房里一位烧火做饭的居士叫我过去,问我说:‘你怎么来这儿?’我回答来寻找法。他说:‘这里没有法可讲。’这位居士过去十多年当高僧的司机,所以高僧的事他什么都知道。”

赵先生表示,“高僧入山以前是检察官。因牵扯某事件,他决定自杀而呆在山洞里不吃不喝。有一天一位道士出现劝他不要自杀,而且要传他道。经过很苦的修炼他开悟了。开悟以后他出山,成为上述庙的住持。他很灵验的消息非常快传遍了全国,近代总统、政府首长、演艺人员等来拜见他的人无计其数。”

“居士说高僧的开悟是很低层次上的,只是小能小术,没有法可讲。接着他说:‘如果你真想求法,我告诉你。’然后他带我去大邱给我介绍了一位中医(医生)。中医以前是僧人,可是修炼法轮大法后出山去读中医大学,当了中医。那位中医其实是上述高僧的特约医生。这位中医得法已经十年多了,居士也是经由他认识法轮大法的。”

其间,中医医生仔细地向赵先生介绍了法轮大法,也教他五套功法,而且给他一本《转法轮》。赵先生说:“那天我熬了一整夜读完了。那瞬间心的激动常常在梦中出现。过去三十年间,我当法官和律师,在心中常问自己,‘法’究竟是什么啊?这‘法’当然不是我们人类现实生活中的法,而是真理。这真理都在《转法轮》那本书中。”

他身体也很敏感,在学炼功法时,他发现前方有法轮一直转。他说:“每天学法炼功时,四周都有法轮一直转一直转的。身体被调整清理,一个礼拜后我就出去弘法了。”赵先生感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我跟大多数人一样,为了得法有很多痛苦的经验。我信过各种不同的宗教,诸如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等,并且也练过二十种以上的气功。然而我仍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所要寻找的法,而且那些气功都是假的,骗人的。”

坚信大法展神奇

二零一一年元月份,美国神韵艺术团要在韩国釜山演出拉开亚洲巡演的序幕。由于邀请神韵来韩国演出的单位是韩国法轮大法学会,中共迫害法轮功延伸到海外,不断施压,干扰神韵在韩国的演出。釜山也不例外,演出在即,但剧院取消场地的合约。赵先生说:“我得法一个月以后才认识了韩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他跟我说:你是律师,帮我筹备神韵釜山公演。那时我觉得奇怪,因为公演场地租约已经跟釜山市长签订好了,为什么还要律师的帮助。”

公演日二个星期前,釜山市长忽然单方面取消了釜山剧院的租约,其原因不明。三年前釜山剧场也曾如此无任何理由地取消演出。赵先生以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原告身份向釜山市政府提出诉讼。

“出乎意料之外,公演日前一天,法院却和三年前一样没有正当理由裁决法轮大法学会败诉。收到裁决书后,我感受到无比的压力,同时也为一百多位神韵团员与韩国学员感到难过与失望,特别是会长说,‘因为釜山是今年神韵亚太巡回演出第一站,所以必须得成功。’”赵先生感到沉重与难过。“那时需要藉由我个人的法律素养去寻求解决的方法。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法律问题。当时我心底也很失望与无助。”

“我觉得奇怪的是,当时,大多数同修和神韵团员们没有动摇过,总是发正念。他们都确信釜山演出能如期举行。那时我得法才一个多月,所以我无法了解他们打坐发正念对公演举行到底有什么助力(当然现在明白了发正念的作用与威力)。我发呆着看到同修们发正念的时候,突然我的肚子痛起来了,如同刀子割一般,同时解决方案忽然出现在我的脑中。”

“表演当日上午九点,我向釜山法院提出复议,中午就接到了胜诉裁决文。三个小时之内收到胜诉裁决文其实是超乎想象的。神韵团员都在公演场外面坐着巴士等待这个胜诉裁决文,收到了以后进入剧院后迅速装台,在釜山的首演成功举行了。”

赵先生从这事件里慢慢理解到修炼大法的内涵与信师信法的重要:“在解决过程中让我了解中共领馆为了阻挠神韵演出无所不用其极。可是我确定这件事件是藉由师父的法力,使不可能成为可能。”

勇猛精進去执着

赵先生一直觉的自己得这法很难,人生走过了半百后,才找到这个大法。“在我人生的后期才开始学法,虽然很晚,但我终于得到了法,觉得真幸运。所以我狠下心,抓紧时间实修。我看完了《转法轮》以后,其他三十八本中文版讲法也在二个月内都读完了。目前我理解师父是在末法时期为了救度众生来的。”现在,赵先生已在通读第三遍所有的大法经书,他认为读中文的经文相较韩文版的经文感觉是非常不一样,读中文对他的心理改变很大。

刚开始来台湾时他是住新北市新店区国际学舍,那是一个半山腰的地方。宿舍离炼功点要走三十分钟的路程,又是闷热的夏天,每天汗流浃背,而半山腰的蚊子又特多特大,炼功时蚊子又专门咬他,考验着他的心性。辅导员告诉他,因他是新学员,要忍住,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且他又一个人只身来台,寂寞之心有时也爬上心头,他觉得这段时间真是苦啊!

“我来台湾已经六个月了。刚来的时候正好夏天,天气很湿热,蚊子很多,每天我一个人吃饭,其实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是很苦的经历。总是想起来过去舒服的瞬间。真的每天都是去掉执着心的修炼过程。”

有一天,赵先生觉得真的很苦,想回韩国,他说,“于是跷课不想去学法点学法,跑去百货公司吃韩国菜与看电影。恰巧看的影片是不久的未来,从香港开始扩散象萨斯一样的传染病,很多人得这病死去的内容。后来我想到《转法轮(卷二)》,决心再精進。”

每天炼功都有十几只蚊子叮着他,为了避免蚊子咬,他想擦防蚊液,但学员劝他别擦,这是一个过程,要克服。有一天,赵先生一个人拿着横幅,提着收音机到更高的山顶去炼功,他想山顶很高应该没有蚊子。同修们问他,那结果呢?他回答:“蚊子是更大,很多啊。”

住在半山腰三个月后,有个机缘,他搬来到台北市住,现是松山区荣星花园炼功点的一成员。他非常感谢新店区的辅导员,那三个月期间,她骑着摩托车载他去许多学法点学法交流;到国父纪念馆、故宫、一零一等景点讲真相。

“刚来台湾参加交流的时候,一句话也听不懂,现在开始听得懂,甚至于放下心来的时候完全听得懂。我每天除了上课以外大部份时间早上炼功,晚上参加学法交流,所以没有时间休息。我每天跟着台湾同修学法,炼功和发正念,每个周末在一零一大楼广场前举展板、炼功及发真相传单。每天成千上万的游客,特别是来自中国的观光客。他们进一零一大楼前都看得到法轮功学员们风雨无阻地在那儿弘法,讲真相。”

一天,赵先生坐公车刷票时,被司机骂说不是学生为何刷学生票,赵先生回说,他是从韩国来台湾师大学习中文的外国学生。回到家后与学员交流说,他非常难过,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被人家这样骂过,为什么这么难过呢?是放不下什么心呢?是不是自己很好面子而放不下自我。

即便被司机骂一通,台湾仍给他很好的印象,他说:“台湾很独特。在这么小的岛上却什么都有,当然包括人类五千年文化的精华。好象神创造这个宇宙空间的时候为了奠定大法的基础而保存人类的历史、文化和艺术等等预备了这个地方。如果没有台湾和台湾同修怎么办?真的不能想象。”

在韩国,有钱人的话题大概是打高尔夫球、股票、女人。赵先生未修炼前,每天喝酒并有漂亮的小姐陪及唱卡拉OK,周末假日则去打高尔夫球,打了三十年了。他说:“不但白白虚度年华,而且脊椎也都伤到了。”

他认为,修炼后最大的改变好象重生那样,除了身体变好外,常人的欲望现在没有了。修炼后,感觉一瞬间,价值观、思想都不一样了。他觉得现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归真,每天学法、炼功与讲真相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赵先生表示,刚学炼大法时有那种想要奋起直追跟上老学员的愿望,现在不会了,觉的那个急切要赶上的心没有用啊,还是一种执着心,只有遵照师父说的那样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改变就在那一点一滴中了。“今年我参加了美国华盛顿特区、纽约、台湾和香港法会。这段时间我碰到的台湾同修们一个个真的都是不简单,很认真的修炼。我觉得象我一样的外国人一定要精進才能跟上他们。特别是对年纪大的我来讲,没有时间羡慕他们。”

最后赵先生说,“上个礼拜跟天国乐团团员一起去香港参加法会,对他们的纯净与热忱很感动,即加入天国乐团。”他读国中的时候在学校乐团吹过小号。接着他说,他感觉在香港游行跟其它地区的不一样,街上挤满了观看的人潮,其中有很多可贵的中国人,而且拍着手,象是寄托一种希望,让他想更进一步的勇猛精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3/-250922.html

Advertisements

山西司法厅长王水成迫害好人 殃及其子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过去十二年来,中共很多不法官员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或早或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他们的恶行也会连累他们的亲人,因为他们的亲人很可能受他们的影响而仇恨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同时他们的亲人也在享受他们因迫害法轮大法而暂时获得的利益,而这带血的不义之财也会给他们的亲人带来厄运。

山西省司法厅厅长王水成儿子二十多岁,在美国留学,上月回国探亲,据说开着其母亲的丰田霸道(其母亲在太原税务部门工作),带着女朋友酒后驾车,凌晨2点左右,车撞在路上的隔离带栏杆上身亡,其状惨不忍睹,其女朋友至今仍昏迷不醒。目前已查不到王水成儿子酒后驾车肇事死亡的信息,交警队查到的信息也和他的肇事车辆信息不一样。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时,王水成任中共山西闻喜县县委书记多年,后任中共运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闻喜县和运城市都是迫害法轮功很严重的地区。王水成2008年4月任山西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主持全面工作,分管劳教工作等。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山西省女子监狱、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山西祁县监狱是山西省迫害法轮功的四个黑窝,期间发生了多少令人发指的迫害事件,王水成作为第一责任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前几天,有法轮功学员天目中看到这样一幕:当王水成儿子出车祸的那一瞬间,有两个地狱的差使拿着铁链子把他儿子给锁住拉走,两位差使押着他来到了阴间,当时阎王和判官查了查他的生死簿说:在人间因你爸爸是司法厅长,长期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造了大业。你也受了共产党的毒害了,曾诽谤过大法,现在把你投入水牢,等大审判的时候再定你们的罪。

这水牢可不是一般的水牢,那里阴森恐怖,不见天日。那黑水臭气熏天,透骨阴冷,把人泡进去,立刻感到刺骨的阴寒;另外水里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各样象蛇蝎蜈蚣一样的毒虫,专吃人的肉喝人的血。这时有两位差使把他一推,推到水牢里,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妈呀!快救我……快救我……”。他的两腿膝盖以下很快被各种毒虫吞噬着,不一会两腿就变成了两条白骨。真是惨不忍睹。

这时有个神对他说:“你求你妈没有用,你应该求你爸,你求你爸让他在人间,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以前所犯下的罪过要加倍的弥补,才能消减你们父子的罪业。”这时又听见他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听他说:“父亲啊,我现在非常的痛恨你!你虽然在人间给了我别人没有的物质生活,别人没有的人的东西,让我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可也正因这些,今天你把我害的如此的惨!但我还得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现在太痛苦了。每分每秒都被各种毒虫吞噬着,它们就象万把小刀,片片的在切我的肉!又象万把利剑,剑剑都刺在我的心上!我痛呀!太痛苦了!痛苦极了!只有你在人间对法轮大法赎罪,才能减轻我现在的痛苦。”

神对他说:“你这样大喊,你爸爸也听不见。这样吧,你给你爸爸托个梦吧,他会在梦里能知道你现在的痛苦。”

正告还在直接或间接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人对大法所做的一切都要偿还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你是共产恶党的一份子,只要你参与迫害,这个账迟早是要算的,很可能涉及你的家人(因为他们可能受你的影响而仇视法轮大法,同时也在享受着你因迫害好人而获取的好处),不要存在任何侥幸心理。希望你们抓紧时机,利用工作之便等各种机会,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弥补以前对大法所犯的罪恶,远离中共邪党,给自己和家人创造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3/-250929.html

杜阳明:中共任何承诺都不可信

作者﹕杜阳明

【大纪元2011年12月23日讯】乌坎村是民主实践的典范,是冲破中共政治高压的英雄,是挺直腰杆做人的榜样,尤其是英烈薛锦波的家属,断然拒绝政府以一千万收买的利诱。坚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

数月来乌坎村人民经历了中共政权威胁利诱,断电、断水、断粮食的考验,迫使中共以低调行事,事实证明只有当人民团结一致时,中共才会放软档,事实同时证明中共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分化瓦解。在恰当的时机、地点,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秋后算帐。

广东省委领导对林祖銮、杨色茂的点名威胁,声称两人没有重大立功表现一定要处理,一方面为秋后算帐埋下伏笔,另一方面对乌坎村民选的村民委员会定性为:受境外敌对势力的蛊惑、煽动,为大规模镇压制造理由。

一旦成为中共黑名单里的人物,中共千方百计地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处于中共威胁下的林、杨两人,已没有退路,应该理直气壮地面对中共的任何挑衅,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宋江的结局人人皆知。

那些声称没有敌人的民运人士,拒绝承认中共是中国人民不共戴天的仇敌,抱着与中共献媚的改良主义的姿态,为中共出谋划策,搞什么08宪章,结果是蹲大狱的蹲大狱,机枪扫、坦克压。中共决不会对两面派手软。

目前中国社会已经前进到人民的民主抗争此起彼伏,国际社会的反专制独裁的呼声成了最强音,64事件不可能简单重演,中共无论是党魁、政魁、军魁,都不愿意担当民族的罪人,臭名昭著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对于乌坎村村民的民主需求,中共是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鉴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已经无法暗箱操作,只能自相矛盾地一方面以谈判进行拖延,被迫承认既成事实,一方面暗中调动军队到附近,摆出一付大军压境、围而不打的姿态。如果乌坎村民不为所动,继续团结一致,那么中共只能望洋兴叹,将设置的屏障向后推移,将秋后算帐无限期地搁置。如果乌坎村人民急流勇退,顺应中共威胁利诱的各种要求,那么没有敌人的乌坎村人民不久即将被秋后算帐。

你们已经经过长时间的与中共打交道,言而无信是中共的本性,不要说是口头承诺,中共成立至今以红头文件颁布的承诺都不断食言,何况是含糊其辞的口头承诺,相信共产党死路一条。

对于乌坎村目前的大好形势,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进则生、退则死,要把乌坎村模式像滚雪球似的走向全中国。乌坎村民主政权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23/n3465969.htm

习近平结束访越 六星红旗激怒越南人

【大纪元2011年12月23日讯】中共副主席习近平星期四(12月22日)结束对越南的访问,抵达泰国首都曼谷。在习近平访越期间,再次出现的有六颗红星的中国国旗,越南民众表示愤怒。

BBC报导,习近平在离开越南前会晤了越南总理阮晋勇。但习近平访越期间引起许多越南人尤其是网民最关注的并不是他的访问和讲话,而是再次出现的有六颗红星的中国国旗。

星期三(21日),在河内的越南总统府前欢迎中国副主席的越南儿童手中举着的小红旗上,围绕在大红星周围的居然有5颗小红星,总共六颗红星!

这颗额外的小红星并不是第一次在越南公开出现。今年10月中旬,越南中央电视台涉及中越关系的新闻节目中,在越南国旗边上,俨然出现了一面六星的中国国旗。

报导说,这一制作错误激怒了许多越南人,他们认为在中国国旗上的频频失误,以这颗额外的小红星形式,显示了河内当局潜意识的希望把越南变成大中国的一部份。

一些越南网民在网上表达自己的愤怒,一名叫Nguyen Xuan Dien的越南人在博客上问:是谁制作了这些旗帜?是越南还是中国?

他说:“无论是谁出的错,首先应该受到指责的就是越南外交部,如果他们在准备一个国家的国旗时都会出错,那他们还能干些什么呢?”

另一名越南人Nguyen Quang Lap 在博客上说:“这一错误侮辱了我们对越南的热爱,如果这只是一个制作错误,那就应该道歉;如果是有意识弄错的,那也应该告诉我们。”

一名越南记者Huynh Ngoc Cenh在网上说,奇怪的是,在出现这一可怕的外交错误后,中国没有提出任何投诉。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会在自己的国旗多次被搞错之后不作反应的。

Huynh Ngoc Cenh 还说:“这是中国对年轻的兄弟越南的宽容吗?不,在过去,他们对越南的任何错误都没有表示过宽容。那为什么中国这一次对国旗错误事件却保持沉默呢?这背后究竟是什么?”
(责任编辑:孙芸)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23/n3465659.htm

北纬38°线以北的暗黑幽灵

陈思敏

连死都要让人不得安宁的金正日,是巧合还是故意?延后两天才公布死讯的12月19日,当天正是李明博71岁生日,第41周年结婚纪念,○八年总统当选日的三喜临门。但在北韩国营电视当家主播的声泪俱下,以及北韩民众如按下循环播放键的哭天抢地中,南韩股市瞬间下杀,亚洲各股应声大跌;朝鲜半岛周边各国,不是速成危机小组,就是急召国安会议。而所有盛宴嘎然而止的李明博,更是马上拿起话筒与奥巴马热线不断,以防万一。

但比起金正日猝逝,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全世界与北韩民众同步得知讯息,这也包括标榜重金打造追踪情报网的韩国,还有一向对金正日热衷刺探的美国CIA,两国情治系统都完全被蒙鼓里而后知后觉。相对于神秘莫测的金正日,曾以假名留学瑞士的准接班人金正恩更让外界难以捉摸。而未满30岁的他,比起父亲长达10年的接班准备,俨然是赶鸭子上架。但相较于失宠的长子,懦弱的次子,各方面都酷似金正日而深受栽培的金正恩,承袭了不少“帝王学”的统御技巧。

而惯以军事力量勒索逼谈的金正日,在其死讯发布同一天,北韩军队也不忘朝日本海域试射短程飞弹。金正日生前如此喜怒无常的暴戾作风,常引起国际的骚动紧张,更不要说光一句“飞弹瞄准三星总部”的放话,就让该公司股价立刻跌停锁死。而有关金正恩“要让北韩各地都听得到枪声”的传言不假,那冷酷阴沉不亚于父亲的金正恩,有可能让国际努力多时的北韩废核进程受挫;而全世界更是紧盯忙完守丧后的他,是否会藉机挑衅来证明自己。

虽然北韩尚未用新领导人来称呼金正恩,却已经开始喊出效忠“伟大的继承人”。但“主少国疑”的羽毛未丰是事实,之前发生满载生日礼物的火车爆炸,就疑似内部声浪的反弹。而身兼劳动党行政部长,同时也是金正日的妹夫、金正恩的姑丈等多重身份的张成泽,于公于私协助摄政在所难免,而枪杆子和面包两者大权在握的他,也令外界有着届时放不放权的疑虑。

但有大陆官媒的适时表态:在关键时刻为北韩权力过渡“遮风挡雨”,而中共的党政军联名悼文,中共最高领导人亲赴使馆吊唁,都意味着中共已经承认金氏第三代的接班体制。而中共形同“垂帘听政”的力挺金氏王朝,与其说是兄弟之邦的惺惺相惜,更多是经济利益的抱薪取暖。中共“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表面反恐,都需经掩人耳目的北韩“过手”,将武器卖给恐怖组织。

而极权的统治,独裁者是人民唯一可以崇拜信仰的对象,每一个领导人都有着“伟大”的称号:“伟大的父亲”、“伟大的领导人”、“伟大的接班人”。极权的谎言,是用“我们挤光你,然后以我们注满你”的填充每个人的思想。极权的暴力,对异议份子,公开行刑,杀一儆百;对自己人也凶残,据称从小就深谙斗争的金正日,为了争宠竟然溺死弟弟。而性好渔色,妻妾成群的他,最爱大啖鱼子酱和海喝红酒,但却放任人民病死家里饿死街头;取而代之的是假国家之名的洗脑宣传:“吃饱肚子难道比祖国还重要?!”

但是,一个不但不能养活人民,而且还用恐怖残害人民的政权,还容许存在吗?当独裁者对他人的生命、身体与知的权利,可以随兴的予取予夺,当每个人生命都不属于自己,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向来整齐划一如机械的北韩人民,也许对领导人的死是哭假的,但对自身长久的压抑与无奈是哭真的。

在NASA的夜间卫星空拍图,北纬38度线以北的一片暗黑禁域,像是被邪恶吞噬的黑洞深渊。而这种邪恶,并非普通的邪恶,而是中共一再复制移植,戕害人类未来生存根基的绝痛深恶,不论是豢养北韩拥核绑架世界的颠倒妄想,还是以牺牲人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乃至于本世纪最大一个被掩盖的真相:对上亿善良修炼人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自诩为民主的人士或人权的国家,如果无视中共极权暴力本质,甚至开始合理化藉由无情镇压屠杀来推升的经济成长,那人类更大的灾难往往就在不远处。而这个代价不在少数地区,而是全体人类的共同承受。面对极度邪恶,真的没有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而终结中共的一党独裁,才是平安世界的唯一出路。

陷调情丑闻 新华社驻多伦多记者被撤换

【大纪元2011年1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加拿大多伦多星报(thestar.com)12月20日报导,中共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已经撤换其派驻多伦多的女记者施蓉(Shi Rong)。

今年夏天,前驻多伦多新华社首席女记者施蓉与保守党国会议员德克特(Bob Dechert)互通电子邮件“调情”被曝光。德克特用自己的国会电邮账户发给施蓉的多封私人电子邮件被广泛传阅。据称,那些电子邮件均是由施蓉丈夫向外传出的。

9月份事件曝光后,施蓉离开了加拿大,称回中国进行“预定中的休假”。

新华社渥太华分社主管告诉加通社(Canadian Press)说,新华社已向多伦多派驻另一名新的记者,并称施蓉将不会重返加拿大。但未透露其它详情。

担任外交部长白德(John Baird)国会秘书的德克特坚称,他与施蓉之间只存在纯真的朋友关系。今年9月9日事件曝光那一天,德克特在本身网页发出1份简短声明,形容施蓉是他的“一位朋友”。声明指出:“我进行中文传媒通讯期间遇上她。”他也称:“这些电子邮件含有调情成分,但有关友谊仍然属于纯真的,那只是一份友谊。”

9月那些“调情”电邮曝光,并被人发送到250名加拿大政治及新闻界人士的信箱。施蓉辩称是她丈夫侵入了她的电子账户,她的丈夫指施蓉想离婚,去追求已婚的德克特。施蓉丈夫在9月8日发出的标题为《真实的施蓉(True Shi Rong)》的信件中写道:“施蓉为了和这个国会议员相爱,不惜在驻外期间要求解除其现有婚姻关系,这才是你们应该了解的施蓉。”

施蓉“调情”门曝光后,在加拿大政界、传媒界和民众中引起轩然大波。加拿大多家主流媒体发文直指新华社是中共情报机构。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2/22/n3465162.htm

基督城连爆5.8震 机场关闭

【大纪元12月23日报导】(中央社威灵顿23日综合外电报导)纽西兰基督城今天爆发规模5.8地震,70分钟后又传同样5.8余震。惊慌民众逃离建筑物,当地机场也关闭以进行检查。目前尚未传出建筑物受损消息。

政府地震学者测量首起地震规模5.8,发生于当地时间下午1时58分(格林威治时间0058),震源深度8公里。

纽西兰电视台(Television New Zealand)报导,民众神色惊恐地逃到街上,购物商场已经净空人群,国际机场也已关闭。机场发言人表示:“我们相信可在今天下午重新开放机场,不过要先经过检查。”

当地电话线路和电力供应中断,不过警方表示尚未传出有建筑物受损。

基督城居民戴维斯(Jo Davis)告诉费尔法克斯新闻(Fairfax News),街坊邻居都在尖叫。

“我吓坏了。我猜是因为我们很久没有发生这种地震。我们家电视和玻璃杯都倒了,不过没有发生像6月那次的土壤液化情形,所以我猜情况没那么糟。”

纽西兰第2大城市基督城2月曾发生规模6.3地震,当时造成181人丧生,市中心多处地区严重受损,灾损高达155亿美元。

纽西兰币汇率闻讯从0.7740美元下滑至0.7725美元兑1纽币,之后收复跌势。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23/n34655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