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渤海工业园爆炸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12月20日,山东寿光渤海工业园内科瑞海洋化工有限公司发生车间爆炸,当地官方声称,事发当时发现明火后及时疏散工人,未造成人员伤亡和大的财产损失。但民间传出死伤惨重的消息。

据中国寿光网消息,本月20日寿光渤海工业园内科瑞海洋化工有限公司一车间爆炸,原因系碱氯苯车间内高温导热油(约280℃)泄漏,引燃反应釜保温层着火,导致反应釜爆炸,声响巨大。因当时发现明火后及时疏散工人,当地党委政府及治安、消防等部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处置,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和大的财产损失。

但据博讯新闻网27日消息,12月20日凌晨0点30分左右,寿光市羊口镇渤海化工园区内的科瑞化工厂车间发生特大爆炸,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封锁消息和现场。对外称之曰:因工厂未投产,所以没有人员伤亡,仅仅有几个骨折的。坑爹啊!此时正值换班期间(工厂未停产、三班倒)据说此车间当晚共40多人,无一幸免,现此车间已基本夷为平地,仅有钢架骨,周边几里路的其他厂玻璃门窗因受爆炸冲击波影响,碎了满地。爆炸声音更不用说,传遍方圆几十里。

民间传死亡数十至上百人

网上也传出不同于官方说法的事故情况。天涯社区论坛属名sgdhhgc的网友爆料指:整个厂房被炸成废墟,炸得面目全非,保守估计死亡人数可能有五、六十到上百人,只是这个地方太偏僻,知道的人很少,家住30公里的地方都被爆炸的冲击波震碎玻璃。这样的政府如何让老百姓信任?

网友chusanhu1013跟帖:发生爆炸的化工厂就在我们村前面,据村里人说死伤很多。政府把事发化工厂幸存人员变相“拘禁”,禁止与外界联系。当天下午,我们村电也停了,估计是政府怕有人用电脑发信息传播。我们寿光这些年很黑,都被黑心的没良心的权力恶霸政府官员弄成了连盐碱地都不如的境况,加上爆炸,污染,人民已经濒临绝地了。
 
另一网友新闻哥在微博上说:陈熙沫称,爆炸致死亡36,伤58人。消息未得到媒体及官方确认。

网友萍萍微博说:经可靠消息确认,厂区一片狼籍,周围村庄玻璃震碎,村民体内吸入大量铁元素。

还有民众称附近的化工厂现在都被勒令停产整顿。

目前有关民间传出的消息未获官方回应证实。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11/12/27/434602.html

Advertisements

山东寿光大火 民间传艺术班孩子未及逃生(组图)


山东寿光文化广场突起大火


18日山东寿光一婚纱影楼发生大火,官方称3死9伤(图片CFP)


18日寿光婚纱影楼发生大火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报导】18日发生在山东省寿光市的婚纱影楼大火,据官方媒体报导,事故造成12人受伤,其中3人抢救无效死亡。但有民众向《看中国》爆料指当地政府掩盖伤亡真相。民间传出死亡人数估计30至60人,并在当天有上艺术班的孩子逃生未及。

官方报导:3死9伤

据新华网18日消息,12月18日山东省寿光市政府获悉,18日14时许,寿光市城区一婚纱影楼内部装修引发火灾。事故造成12人受伤,其中3人抢救无效死亡,9人正在救治。

报导并说,接警后,寿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救援,明火在半小时内得到控制,到当日16时,火已被扑灭。

民众爆料:死伤惨重 艺术班孩子几乎没出来

但一名孟姓男子向《看中国》爆料指,这起火灾造成死伤人数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现场火势凶猛,好几辆汽车爆炸,死亡5、60人,而政府只公布说死了3人,真是弥天大谎。当时三楼有很多小学生在上培训班唉,真得很可怜!”“现在很多死者的家属情绪都很激动,责问政府是怎么消防的,是怎么抓安全的。”

据博讯新闻网27日消息,此地段属于寿光市人员高密集度集中区,宾馆、网吧、婚纱摄影、电影院、艺术班等等数十家,适逢周末,人员更多,内部艺术班的孩子们几乎没个出来的,“而事后得到的消息仅仅是3死9伤,而且是抢救无效而死亡。坑爹的真相。”

网上也可见到不少民众的爆料帖子。一名称是山东寿光市民的民众在天涯社区论坛以署名sgdhhgc爆料说:“12月18号寿光文化广场发生了非常严重的火灾,我是亲身经历的,3个人死亡纯粹是胡说八道,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死亡人士他们少说了一个‘0’。”“光我短时间看到烧焦的尸体就有十几具, 具周围的人群所说,最少最少有3、40人死亡。”

这位民众并介绍:“最近几年我们寿光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但是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背后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文化广场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小商业区 ,靠南十几米就是银座商城,文化广场有药房、婚纱店、理发店、饭店、网吧、KTV、宾馆等等。”“消防局就在离现场不远的一公里不到的地方,不明白为什么等火着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现场,所以事实也并非是政府所说的立即赶到现场。”

帖子还说,“这几天我还生活在一个阴影当中,经常有公安局的上门询问调查,并带着威胁的意思,告诉不可以出去说。这就是我们的政府,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不惜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不过政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当天晚上火灾现场已经被围栏全部围起来,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网友snowhe717回帖表示: 这件事是真的,楼主说的30人已经是特别保守的估计了。现在的领导真的是一点良心都没有了。

猫扑论坛也有网友发帖称:当天下午就抬出了十几个,寿光的救护车都不够用的了,晚上十点多了有个大爷看到又偷着抬出了三十多个,基本都烧焦了,只能靠基因检测了。其实还多着多,五六十个不止……。

目前,官方未对有关民间传出不同版本死伤的消息做出回应。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11/12/27/434601.html

湖南新宁县千名公务员围攻县政府 抗议待遇太低

  2011年12月27日,湖南省新宁县计生系统的上千名公务员集体罢工,从全县各地赶赴县城围攻县政府,抗议地方政府克扣公务员补贴,公开喊出打倒腐败,打倒专制独裁,要求政府财务信息公开,剔除腐败分子,保障公务员基本生活需要,过年有衣穿有饭吃。

据了解,新宁县是个省级贫困县,历年财政收入不能过亿,但自现任县委书记陈优秀主政以来,该县大搞形象工程,如搞毫无价值的崀山申遗活动等,加之腐败成风,短短3年财政亏空3个多亿,搞得民不聊生,连普通公务员都难以生活,被迫揭竿而起。

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公务员围攻政府事件在全国并不多见,此次维权是公务员生活权利受到侵害而引起,同时也可以看成是乌坎事件的蔓延,而此事件还显示出公民维权其实不只是民间的事,在体制内部也存在同样权利被侵害的群体。

目前,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公务员维权代表谈判。

来源:维权网信息员古道桑报道
(阿波罗网 aboluowang.com)

消息称南京LG厂8000工人罢工 不满厂方偏袒韩籍职员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韩国LG公司位于南京的工厂,在圣诞过后爆发大罢工。原因是8000名中国工人不满厂方偏袒韩籍员工,不获发年终奖。

  报道引述网上消息称,厂区五个工厂、七、八十条生产线共8000中国员工全部停工,首先是四号厂员工率先发起罢工,接着其他厂的工人亦纷纷加入,齐集操场抗议。

  厂方其后召来警察,事件才告平息。厂方管理层答应会回应员工诉求。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1-12-27/111567329.html

母女均被非法劳教 河北张国芬被超期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博野县城东乡东伯章村张国芬女士,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劳教一年,至今已经被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劫持一年半了,仍没有回家。张国芬的女儿代淑娜二零零九年九月底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也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博野县刑警大队队长高俊岭一行四人非法闯入城东乡于堤村张国芬的女儿代小霞家,强行把张国芬绑架,并非法抄家。当时张国芬抱着大女儿代淑娜两岁多的孩子。参与绑架的还有博野县公安局副局长徐博福、城东乡派出所所长陈健彪、和恶警蒋志发等十几个人,掠走了很多私人财物。

第二天,张国芬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没给家人任何手续,直接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据悉,张国芬拒绝写放弃信仰的所谓的“转化书”,被罚站十二小时,直至晕倒,警察才让其坐在地上,但仍不让睡觉,寒冷的冬天不给其被褥,罚一个人坐在地上长达一个月之久。

张国芬、郑宝珍、陈改茹、张桂珍等法轮功学员抵制奴役,恶警张宁、赵小萌对她们又骂又罚站,还操纵普教杨君微殴打。郑宝珍胳膊、腿都不方便,被恶犯杨君微推撞到墙上,又摔在地上,头被磕一个大包,自此不能站立。三队的恶警经常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

因张国芬的大女儿代淑娜也被非法劳教,儿子不在家,小女儿因有小孩不能脱身,所以没人探视。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张国芬就被非法关押到了一年,并没回家,被延长劳教期到一年半。八月十五、十六日张国芬、杨智英、郑宝珍被罚站、恐吓,被逼迫唱邪党歌曲,还被女警用电棍毒打和电击。

到十一月三十一日一年半又到期了,至十二月二日晚上家人还没接到叫接人的电话。目前张国芬仍没有回家。

河北女子劳教所是一个黑工厂,警察为了私利赚黑心钱,让法轮功学员超长时间的做奴工为这里的警察赚取奖金,如果劳教的人员少了,就直接打电话给各地的国保大队去绑架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同时和益康毛巾公司和秦老大澡巾公司签订超量的劳动合同,所以这里的奴工时间每天一般都要超过十三小时,中午大多也不休息,晚上回宿舍还要加班,一直到干完规定的数量为止。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随意用加期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希望国内外的正义人士密切关注张国芬的情况,伸出援手,营救张国芬早日闯出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7/-251077.html

中共央视新台长的讲话暴露了什么

文/明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走马上任的央视新台长胡占凡,在一次讲话中公然宣称“一些新闻工作者,没有把自己定位在党的宣传工作者上,而是定位在新闻职业者上,这是定位上的根本错误。”此语一出,引起民间舆论大哗,而中共喉舌媒体却仍一如既往地按照惯例对这句“胡话”大加赞颂。胡占凡作为央视的新掌门人,对新闻工作者的武断“定位”,暴露的正是中共操控新闻工作者对中国人进行洗脑的用心。

一、中共逼使新闻工作者做其喉舌

中共从成立之初一直到今天,它粉饰自己和欺骗民众的主要手段,就是操纵媒体及媒体工作者对民众进行洗脑,而中国大陆的媒体工作者及御用文人一直被中共软硬兼施地利用着。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曾自我解嘲说:“我是党的一条狗,坐在党的大门口。党叫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

胡占凡刚刚上任就迫不及待地发表此番言论,可见其对中共效忠的态度。一个中共选中的官员,要按照主子的意图行事,最保险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迫使属下也和他一样驯服。胡占凡的这句“胡话”暴露了中共妄图驯服媒体人做吹鼓手的用心。

二、中共宣传的唯一目的就是维护中共的统治

几十年来,中共死死掌控着舆论工具。所有民间的媒体形式被取消,人民完全失去了表达意见的正常渠道。没有了独立的媒体,也就失去了公正、客观及具有道义良知的真实报道。剩下的就只有中共操控下的媒体,替其煽动、欺骗、鼓吹、打压、批斗、诬陷……

中共从来都是把自身利益凌驾于人民、国家之上,为了其独裁的需要,不惜牺牲出卖一切,包括人民的生命、财产以及国家利益。毛泽东割让蒙古;邓小平屠杀学生;江泽民出卖中俄边界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为了所谓的稳定及国际影响,中共对包括唐山地震及汶川地震在内的几乎所有地震全都压着专家的预警而不报道;车祸、矿难、萨斯、地沟油、三聚氰胺、盗卖人体器官等等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的讯息,有些已经被网络及海外广泛报道了,而中共的媒体要么压着不报,即使报道也大都是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有意地缩小、降低灾害造成的影响,甚至在报道灾难时还都不忘给自己抹粉,误导民众。

中共操控的媒体就是谎言欺骗、诬陷煽动,例如臭名昭著的文革,就是由《人民日报》发表的毛泽东“我的一张大字报”而起。而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中共各级媒体都接到了定时定量地编造构陷法轮功的文章的指令。这就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现象:迫害法轮功之前,国内许多媒体自发报道的有关法轮功的消息几乎全是正面的弘扬;而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所有的媒体无一例外地都要刊登诬陷法轮功的文章。中央电视台更是多天连续滚动播放诬陷法轮功的新闻。为了进一步迫害法轮功,中央电视台竟然参与炮制了一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诬陷法轮功,谎言欺世,煽动仇恨,坑害中国和世界民众。

三、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做中共的喉舌

中华民族具有几千年的文明历史,骨子里流淌的是仁义礼智信的文明血脉,与中共宣扬的无神论格格不入。尽管中共屡屡搞政治运动、谎言恐吓,尽管中共厚颜无耻,借媒体之力一再标榜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它,软硬兼施地要中国人为其唱赞歌,但中国人并没有被中共完全洗脑,他们在逐渐地觉醒,越来越认清这个附体在中华民族机体之上嗜血的恶魔。

胡占凡们对媒体人不厌其烦地反复定位,正说明中国也有媒体工作者并没有完全丧失良知。有的媒体人在利用各种方式挑战中共限制的新闻底线。温州高铁惨案后,中共对各级媒体施压,想让有关惨案的消息在媒体上消失,可许多媒体竟然以“开天窗”的形式向民众透露媒体人的良知和无奈,表达的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也有媒体人因为受到中共的打压,只好逃到海外。《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因为在国内对中共列为禁区的事件进行调查,受到中共国保警察的威胁,只好于二零零九年七月流亡海外。

中共对大陆媒体人的控制如此严酷,可是在海外却截然相反。海外华人开办的媒体如明慧网、大纪元、新唐人等,不畏任何政治势力,独立报道事实真相,就是中国人正义、良知、道义的体现。他们冲破中共的网络封锁,揭露中共的邪恶统治,清除中共对民众的毒害,受到海内外民众的广泛赞誉。

做一个有良知、有理智的中国人,不做中共的喉舌,分清善恶,脱离中共,共建华夏文明,这是当今中国媒体人的唯一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7/-251030.html

纽约时报: 中国至少还有62万个“乌坎村”

作者 法广

广东乌坎村事件引发国际媒体关注。《纽约时报》指出,在中国,像乌坎村这种居民遭地方政府欺压的村落,至少有62万5000个,而这种贪腐的地方政府,由于利益纠结,很难根除。


乌坎村民举着被当局拘押期间死亡的薛锦波照片(2011年12月22日)图片/Reuters

《纽约时报》发自北京报导指出,北京官方媒体对乌坎事件的报道重点是“乌坎转机”,但实际上在中国,多达50%到60%的小村落,正像乌坎村这样,民众长期遭到地方政府的不正当对待。

报导引述位于亚特兰大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中国事务主任刘亚伟的话指出:“乌坎事件不是什么新鲜事,全中国到处都有类似的事件”。

报导说,表面看,乌坎抗议事件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中国的村里干部是透过选举产生的,应该足以代表村民的意见,而且政府也建立村里行政体系的安全机制,确保资金合理运用。

但这个被北京当局称为半自治体制,也被许多外国学者视为中国民主实验室的村里自治,因为很容易操弄选举,民选本来只是个幌子。

村里的实际运作问题更大。村里行政单位必须提供包括公共卫生、社会福利等各项服务,但却无法向村民课税或收费,任何需要额外经费的计划,都需要向上级单位打申请。

报导说,这种地方急需资金,却又高度依赖上级政府的地方自治模式,自然带来了走后门、贪污腐败的结果。土地价格快速飙涨,更给了这些村里干部和上级官员提供了弄钱的大好机会。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中国专家傅礼门(Edward Friedman)认为,土地销售是大钱,所有阶层都看到上层怎么从中弄到钱,所以每个人也都想跟着搞,以便过上好日子。这样的体制让各级官员认为,唯有跟着享有财富才算公平。

部分观察家认为,乌坎事件将中国地方体制的缺失挖了出来,也被迫要做出清理。但问题在于,不论是村领导人、村落本身或是地方官员,似乎没有人会认为改革对他们有利。

傅礼门指出,唯有改变激励机制,而非透过村民委员会,才有可能改变现有状况,让农民拥有并自由买卖他们的土地,也才能真正改变现有的贪腐体制。

但傅礼门也认为,现有体制的利益纠结过于强大,在中国政府里,并没有另一个像邓小平这样有威望、有足够的力量向下推行进行改革的强人。

http://www.chinese.rfi.f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