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受害者纪念日 芬兰学员抗议中共迫害(图)

文/芬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是酷刑受害者纪念日,赫尔辛基部份法轮功学员在芬兰中使馆门前和平抗议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二年多的残酷迫害。傍晚,学员们在火车站举行烛光守夜,悼念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酷刑受害者纪念日,芬兰法轮功学员烛光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


明白真相的人们 签名支持反迫害

早上九点左右,学员们来到中使馆门前,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十二年之久,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为法轮功辩护的正义律师。现场有两位学员轮番用中文及芬兰语向民众揭露迫害。

赫尔辛基冬天的夜幕降临的很早,下午三、四点天就已经黑了。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一些学员在街头摆放着蜡烛,拉开横幅。一些学员捧着被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的照片,静静地坐着,悲壮的乐曲《烛光》一遍一遍地播放着。

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中共采用了各种残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逼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进了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精神病院饱受折磨。更骇人听闻的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在中国大陆这场血腥的迫害中,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今也仍有数不清的法轮功学员饱受着邪恶残忍的迫害。

不少人被这肃穆的场面所感动,停下匆匆的脚步,接过传单。白伊维(Päivi)女士就是被烛光和音乐所吸引,前来了解真相的。她询问了有关这次活动的内容以及迫害的真相,并签名反迫害。她告诉学员,那么多盏蜡烛的光辉在黑夜里格外的醒目,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有这样的活动,她觉得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家住赫尔辛基的塔比(Tapio)先生再过几天就八十岁了,在与学员交谈的过程中,他表示自己非常支持法轮功学员们的活动。接过传单,他高兴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反迫害征签表上。他询问是否可以多拿几张,因为第二天在他住的地区有一个活动,到时候会有非常多的人来参加,他希望可以帮助法轮功学员把这些消息散发出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1/252548.html

Advertisements

德国法轮功学员在风雪中呼吁制止迫害(图)

文/德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德国纽伦堡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纽伦堡市中心的劳伦斯大教堂前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二年元月底,他们又来到这里,打开反迫害的横幅,成为这一著名旅游景点的特殊亮点,格外引人注目。


德国法轮功学员在风雪中讲真相、反迫害

在寒风雨雪中,他们的鞋都湿透了,严寒刺骨,他们仍坚如磐石屹立在这里。不少人驻足观看、前来了解真相、签名支持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0/252535.html

横河:谁在制造藏区动乱

作者﹕横河

【大纪元2012年01月31日讯】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横河。进入2012年以来中国大陆就出现了很多动乱的地方,尤其这几天藏区特别严重,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究竟谁在制造藏区的动乱。

藏区正在发生什么?

先看一下进入2012年以来藏区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最先是在6日那天,四川阿坝有一僧一俗两个人自焚;到了8日,青海藏区一个人自焚;14日,四川阿坝地区一名藏人自焚,这个人16日去世,当时有700个藏人包围警察局,要求归还尸体,以至于与警方发生冲突,当时至少有一名妇女被打死。到了22日那天官方宣布说,西藏举行了一个送四领袖像进村入户,进寺庙的活动,送出去领袖像和国旗100万份,这件事情已经激起了藏民强烈的不满。到了23日也就是年初一,阿坝有数百民藏人举行烛光游行,结果被军警暴力镇压。

也是初一当天,甘孜炉霍县有数百名藏人示威,警察开枪镇压,现在藏人这一方说至少有6人死亡,官方新华社其实也承认有藏人被打死。24日年初二的时候,四川甘孜色达县藏人示威,有5人被警方枪杀;25日,拉萨有人洒传单被捕;26日,阿坝州壤塘县一位藏族学生在张贴悼念自焚藏人的标语,警方在抓人的时候藏人抵抗,结果有人被打死,现场大概有上千人抗议。到现在为止,就是从进入今年以来就事件连续不断,特别是从新年开始。

党魁像进村入户进寺庙,当局真的疯了

首先我们就谈一谈这个所谓“领袖像”,也就是中共的党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这四个人的画像放在一起,中共党魁的像要在西藏进寺院,要送进村。中共是不是真的疯了?对于重大的民众不满事件,按照一般的常识和各国的经验,都是当发生以后设法去消除这些不满的因素,至少会表达愿意开始调查,或者是许诺对于不合理的事件要做一定的改变。但是从去年整整一年到现在,藏民的抗议事件当中,我们看到的却是把引起藏民不满的因素去竭力的加强,好像就是在挑起事端,唯恐天下不乱。

这个现象是很奇特的,我们来仔细的看一下。这些做法当中最典型的就是所谓国旗、领袖像进村入寺,中共官方媒体在24日报导说,西藏在农历除夕22日广泛开展了叫作送国旗,送领袖像进村入户,进寺庙活动。寺庙还将要做到“九有”,哪九个有呢?说是有毛、邓、江、胡四位领袖像,有国旗、有道路、有水、有电、有广播电视、有电影、有书屋、有报纸,这报纸指的是《人民日报》和《西藏日报》。

我们就先看一个所谓“送领袖像”,这四个人在中国内地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方式对不同群体的民众犯下过罪行。你要是给内地的汉人去送四个人的像,人家一定会说你是疯子。这都是中共的党魁。寺院是什么地方?寺院是修行的地方,是宗教场所,宗教场所要你中共党魁的像干什么!这就让人想起来卖东西的,在文革以前的时候,当这个物资供应很紧张的时候,他卖东西有一种做法,叫作“搭头”,就是有紧俏商品,这个商品平常买不到的,当你买这个紧俏商品的时候,它会搭一些滞销商品给你,这叫“搭头”。这就是明摆着,人家到寺院里面去进香拜佛,结果你就弄几个平时要被人骂的人的像,挂在那个地方,你是想沾人家一点香火还是怎么的?其实这也是沾不上的,因为人家敬的是佛,你这些共产党邪教的首领在那个地方,你能沾得到人家香火吗?

另外,寺院要那个五星旗干什么?它五星旗只能证明一个,就证明中共统治是政教合一的邪教政权。就前几天没多久,中共驻英国大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居然否认中国是共产党国家。其实不用否认,那面五星旗就是证据,它(中共)自己说的,大星就是指的中共,四颗小星它说是中国人民,那实际上反映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中共统治下,人民只是陪衬,人民跪下去了,中共站起来了,这个所谓的“国旗”只能证明这一点。

寺院本身是出世的,人家是修行人,根本就不应该接受中共的领导,所以这个就是对人家的侮辱。还有什么广播、电视、电影,这些都是世俗的,就是娱乐的东西,把这些娱乐的东西引到寺院里面去干什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败坏宗教信仰的场所。另外一个关于《人民日报》、《西藏日报》,《人民日报》是中央党报,《西藏日报》是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的机关报,也是党报,这种东西在内地早就被人视作垃圾了,现在还要把它拿到西藏去,要进每个寺院,就这么荒唐的事情!

谁能得益

最想不通的是中共这样做,它有什么好处?对它自己有什么好处?它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无非就是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给藏人和僧侣洗脑。这个动机它肯定是有的,但是做的人自己也知道没有用了,这种洗脑在内地,在汉人的地区早就做过很多年了,到文革结束以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作用了。有没有人相信呢?有人相信,其实他不是真的相信,就是现在这些被称为“五毛”的,那低级五毛是为了钱,高级五毛其实也是为了钱,就像有一个高级五毛自己说的,他说他反美是工作,要访问美国是生活,所以他自己也知道那个和他本人的生活是对立的,他只不过就是比低级五毛开口开价开得更高而已。

如果说安排这件事情的人,就什么中共西藏党委书记这些人,安排这件事情的人,他真的相信在宗教信仰非常强大的藏区,可以用所谓的领袖像,就四个党魁的像就能转变成像他那样行尸走肉的东西,那个人脑子绝对是有问题的。你怎么可能说这四个中共党魁的像就能把人的信仰改变了呢?况且这四个人自己都没有一致的信仰,没有一致的思想。这是洗脑,有这个动机,但是我相信这也不一定就是它的真正目的,因为它自己也知道没有用处。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有意的羞辱藏人,肯定有这样的因素。就是说它把你最不能接受的东西,最反对的东西,天天放在你的眼前让你看,强迫你接受,强迫你看,强迫你听,或者说是想方设法的恶心你,这就是中共一种手段,它要显示自己强大来污辱对方,就是这种手段。这就跟在监狱劳教所里面对法轮功学员天天放污衊法轮功的录影录像,还有中共吹捧自己的什么《同一首歌》之类的东西,这是一样的手法。这种手法它不能够争取到人心,显然它只是羞辱别人,或者是压制别人,让人家拿它没有办法。它有军队在,它有杀人的权力在,别人拿它没有办法,但是这个并不能收买人心,也不可能改善中共和藏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不可能的,只会加剧矛盾。

第三个可能性就是用物质利益和各种世俗的诱惑,去消灭藏人的信仰,去败坏藏人的道德。什么广播、电视、电影啊这类东西进寺院,想起的就是这个作用。那么在汉区过去几十年就是这么做的,汉区很多宗教场所,现在真的变成商业化的场所了,包括很多寺庙。当然它的做法当中,在汉区还有很多把寺院的长老或者寺院的和尚,都任命为行政级别,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这是在汉区。那么在藏区,这种事情也会有人受到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担心藏文化有被灭绝的危险,就是因为如此。

但是我想对相当大多数的藏人来说未必有效,因为人的信仰,其实是不受经济生活变化的影响。你看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几百年前农业社会生活的广大地区。这些人其实都是有比较强烈的信仰的,这些人还在按照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生活着,也就是说物质生活它不是对所有的人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的。在这一点上,中共因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实际上就是彻底的拜金主义者,它们是理解不了的。

这里我们就看到,就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会儿我们再接着讨论。谈到宗教信仰,它很少是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当中自然减弱或消亡的。而我们看到工业化过程,西方工业化,还有后工业化的进程,从来就没有削弱过,更没有消灭掉过宗教信仰。统治者的血腥镇压,它也不可能消灭真正的宗教信仰,罗马皇帝就没有能够把基督教消灭掉;中共建政以后,它长期以来蓄意的想消灭各种宗教信仰,但是从未真正得逞。到现在为止在中国大陆,天主教、基督教地下教会仍然在继续发展,尽管他们一直遭到打压;民间的修炼团体法轮功可以说抵抗住了中共最残酷、最血腥的镇压。所以中共在消灭人的信仰方面从来没有得逞过。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中共绝对不会放弃它消灭宗教信仰的努力。在原来的中共宗教局局长叶小文的讲话当中,他就谈得很清楚了。他说中共在消灭了阶级之后,还有更艰钜的任务就是消灭人的宗教信仰,这是他在讲话当中讲的,所以他们是始终把这个作为它的最终目标。我相信目前在藏区的这个所谓的领袖像和五星旗进村入户的活动,和寺院的“九有”活动,它就是企图消灭藏传佛教的一个新的努力。这种努力我们以前在汉区,在大陆也看到过,就是把基督教当中的一部分人,改造成忠于中共的三自爱国会。像这种改变成三自爱国会的形式,它也是消灭宗教信仰的一种形式,就是把一个信仰变成一个假的东西,这也是一个消灭的形式。

当然这是中共的一种文化入侵的行为,但是这种文化入侵不是中华文化和藏文化的冲突,中华文化和藏文化和平相处了上千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在中共提出的寺院的“九有”里面,没有一种有是中国文化的,没有一种是属于真正的汉文化的。除了物质形式的水、电、道路以外,这个“九有”全部都是中共建政以后,中共在消灭了中国传统文化以后建立起来的党文化。当然这个党文化在建的过程当中,它也参与了消灭传统文化的过程。在汉区、在大陆内地消灭了中华传统文化以后,又把它的党文化向藏区扩展,所以现在在文化被灭绝的涵义上,藏区正在经历大陆内地已经经历过的悲剧。

维稳机制和转移矛盾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在藏区所进行的这些暴力镇压活动和维稳机制有什么关系,另外它对中共统治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现在用武警、警察甚至军人来暴力镇压是中共对于藏区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的唯一对应措施,在1月25日的时候,在雅安和甘孜交界的地方,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有人看到是戒严了,有几百辆装甲车和军车进入二郎山隧道,也就是说从四川开赴甘孜藏区,有人估计至少进去了一个师。另外据网友爆料说,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26日在甘孜康定亲自坐镇指挥镇压。

这种手段能不能解决藏区的问题?我们想能不能解决藏区现在的问题,是要看解决的定义是什么。你要说是汉藏和睦相处,那这种手段肯定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况且汉藏和睦相处根本就不是中共要的。中共要的究竟是什么,它是要一个安定的藏区还是要一个动乱的藏区?在讨论这个以前,我们再看一下,很多人以前都说,内地给了西藏很多很多的钱,那么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就像这一次几百万党魁的像啊,什么五星旗,再加上“九有”,要花很多很多钱,这些钱谁来买单?当然是内地的老百姓买单,但是这些钱买来的绝对不是藏区的稳定,而是藏区更大的不满,花了这些钱以后,实际上是引起更大的动乱,因此需要更多的武力和金钱去压制。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我认为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说中共当局已经愚蠢到了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个有没有可能?有可能的,因为中共的选拔官员的机制,是一种逆筛选的机制,所以它就决定了官场上一定是一代不如一代。发展到现在这一代,真的既看不到真实的消息也听不到真实的消息,更做不出正确的决断。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就是:花钱制造动乱,然后再花更多的钱去压制动乱,正是某些人想看到的,而有意设计出来的,这个可能有没有?非常有可能。

我们来看一下平时中国大陆的维稳机制。中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了,不管官方怎么样来否定,实际上它讲的公共安全经费就是维稳经费。这么多年来维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和巨大的产业集团,就从组织上我们可以看到,上至中央政法委及其头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然后下到各级政法委,再到各级公检法,尤其是公安系统的国保部门,还有信访部门,再到各地的驻京办、截访行业、黑监狱系统、保安系统,还有支持这些系统的庞大后勤供应,还包括武警等等,他们都在分“维稳”这块大蛋糕。就说这个利益集团和这个产业集团的利润,是来自社会的不稳定,而不是社会的稳定。

从1991年,中共提出“维稳”的概念,正式把党的政法部门统一到政法委以后,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维稳形成机制,然后到奥运安保巨大的利益链,投入的人力和经费越来越多,然而群体事件也越来越多,到了2007年以后基本上就不再报导了。一般人认为到了去年2011年的话,每年发生的群体事件,至少在20万起以上。然而我们只见到维稳部门的经费和人力增加,从来不见维稳部门被问责,这是很奇怪的。按照中共的维稳机制的一票否决权制和领导干部问责制的话,社会矛盾愈严重,群体事件越多,表明维稳部门就干得越不好,包括中央政法委在内的整个维稳系统是应该被问责的,应该被批评的。

结果正好相反,就是应该被问责的,没有把社会稳定搞好的部门却被给了奖励,就是说给了更多的经费,更多的人力、资源。结果维稳部门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确保,他也要不停的制造出新的矛盾来。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们看到许多重大的问题,一上来就是高压镇压,国保部门对维权的人士、活跃人士可以说胡作非为、任意违法,根本就不管(后果),就是这种悖论在起作用,就是说他们是真正的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希望越乱,他们的经费就越多,他们个人所得益就越多,所以这个集团是非常恐怖的。

这些维稳部门是对内的,所以在国内任意肆无忌惮的做,它是不在乎国际上的压力的,因为国际压力压不到他们身上,维稳部门是不会去管国际压力的,那个是由外交部门去对付的。那些事情也不是外交部门闯的祸,外交部门需要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和问题,他们也没办法,他不可能、也不能够去解释真正的情况是怎样,他只能信口开河的去胡说,因此才会出现“法律不是挡箭牌”那样的笑话。

现在中共对藏区的处理,走的正好就是这么一条路。你可以看到当藏区在2011年发生了十几起自焚事件以后,中共当局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去反思自己政策上有什么错误,自己的具体作法上有什么错误,或者是整个所谓少数民族政策基点就是错的,或者是作法错了,根本就不去反思,反而把责任一股脑推到达赖喇嘛身上,推到所谓“国外敌对势力”身上。只要把这个一推,他们就可以肆意的去抓人、去打人,还可以派工作组下去,到寺院、到村子里去,搞思想政治学习,去改造人家思想。这个就是像60年代、70年代,中共在文革期间和文革以前所搞的那些东西。

结果所有这些活动,正好是把发生自焚事件的原因给扩大了,而且给强化了。到了农历新年之前更是发展到了送党魁像这样荒唐的事情,就是这样荒唐的事情,现在内地都不会发生了。这就是一心一意的要把矛盾扩大,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以前人说官逼民反,实际上他们现在在藏区做的就是逼你反,你反了,它又可以用军队更严酷的来镇压,而且就有了理由了。这就是中共现在走的这条,就是用高压维稳,然后制造新的矛盾,又可以用更高的压力去维稳的这种思路。

另外,除了维稳本身的问题以外,就是维稳本身它这个思维就错了,它的贯彻方针也错了,它所做的方式、执行的功能也错了,全都错了,除了维稳本身的问题以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更高层的决策思维有这方面的考虑。以前我们总是说当中共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特别是当他们的政权保不住的时候,就是出现重大政权危机的时候,它有可能铤而走险,对外用兵,用发动战争的方法来转移国内的视线,这个在以前就有过。比如说在69年的时候,国内文革不能结束,内战控制不了,所以跟当时的苏联打了一场珍宝岛战役,那个是为了转移国内视线的。又比如说1979年跟越南打,从现在把当时占领的一些地区全部还给越南来看的话,根本就和争夺领土或者主权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也是当时的统治者为了强化自己的统治所进行的战争。这是一种情况,它是转移视线。当然也有一个就是当重大危机的时候,它以战争的状态,以“紧急状态”为名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镇压国内的反对派人士和不同意见的人士。

但是现在我们看来它的兵力、装备、士气等等,对外用兵可能更危险,对外用兵只要坚持不了几天,它很快的失败的话,可能加速它的灭亡,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它不敢轻易对外用兵。但是现在看来,它不排除有这么一种思维,就说它很可能是对内部分地区用兵,就是当它发生政权危机的时候,它要找个理由来实施军事管制,用武力来镇压国内的人的时候,它可以用对内部分地区用兵来转移矛盾,来加剧对大陆内地的镇压,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最有可能的这个对内用兵的方向,就是对西藏、新疆这些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而且又比较有强烈的宗教背景的这些地区用兵,我认为中共现在在藏区的作法不排除有这种思维存在。

我们现在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统治了62年,现在已经进入63年了,对于国内绝大部分地区的不稳定因素和民众抗议行动,对于藏区所发生的不满的情绪和抗议行动,中共除了高压镇压以外,除了武力镇压以外,它还有其他什么能够表现出治理国家的能力呢?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好,谢谢大家。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31/n3498834.htm

姜维平:“薄爷爷” 的孙子梦

姜维平

【大纪元2012年01月29日讯】为了淡化和覆盖海外媒体,对薄熙来家族贪腐丑闻的报导,近期重庆的报纸对他大肆吹捧,重点聚焦到了少年儿童身上,《重庆日报》 1月21日,以《留守儿童心愿感人至深, 薄熙来帮3位孩子实现梦想》为题,介绍了他的所谓榜样作用。但熟悉他的大连媒体人士说,他想华丽转身,但把脖子扭了,因为太晚了,他在大连贪得钱太多,脑满肠肥的,想转身已经走不动了。“薄爷爷”的孙子梦再美妙,也得醒啊,只要醒了,就是一身冷汗。

《重庆日报》说,春节快到了,留守儿童们有哪些新年的心愿?共青团重庆市委日前启动“冬日阳光,温暖你我”2012年关爱留守儿童新春公益行动,向留守儿童征集新年愿望,发动社会爱心人士帮助孩子们实现心愿,让孩子们快乐过年。市委书记薄熙来就此作出批示,并帮助3位留守儿童实现了新年心愿。

原来,“薄泽东”的花架子不如毛泽东,毛活着时,可怜下乡知青李庆霖,他写信给毛告状,还得到了三百块,那时这钱是他的稿费,相当于今天的三万啊,毛还下令全国知青从此“厂社挂钩”,解决了不少知青的问题,但是,“薄泽东”关心留守儿童,不过是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大笔一挥,写几个字而已,自己的钱不会取出一分一厘,吝啬着呢!接着,一个由多人组成的报导小分队就开始吹了,这篇笔名叫“晓竹”的记者大作就这么出笼了。

大连的媒体人士说,他十八大上位的路基本上堵死了,在大连的死党都成了瓮中鳖,只等抓捕他的时候,一起收网,所以,他近期拚命地折腾,又是“民生”,又是“共富”的,但他越蹦哒,所形成的反差和比较越大,使大连人回忆起他以权谋私的过去许多往事。正如作家章怡和所言,往事并不如烟。

1984年,薄熙来为了躲避前妻的纠缠,跑到大连金县挂职锻练,当个七品芝麻官,盛气凌人的,动辄训人,整人,骂人,嘴里唱高调,背地里与黑老大“虎豹”打得火热,吃喝玩乐,称兄道弟的,金县人说,他连自己的老婆都坑,这样的人能为农民干啥?“虎豹”的马仔依仗他的支持,横行霸道,到处收“保护费”,敲诈勒索,无恶不作,他不但不抓,还帮他在开发区办了“一步天”饭店。薄熙来经常在那里混吃混喝的,“一步天”的意思,“虎豹”说,就是“有了薄书记,俺就一步登天”!那时金县小孩哭,他妈就说,再哭,薄书记和“虎豹”来了,于是,孩子吓得闭上了眼睛,可见,薄爷爷多厉害啊!后来,2001年,“虎豹”能一边在大连灰绿岩监狱服刑,一边出来把人杀了,又判了死刑,谁说和“薄爷爷”无关?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贪官,竟华丽转身了,“虎豹”被枪毙了,他没事似的,当年吓睡的孩子现在长大了,把这事忘了,薄熙来从辽宁到北京,从首都下山城,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以“唱红打黑”出了名,他想,反正老婆孩子都拿到了美国和新加坡的绿卡,索贿受贿的巨款已经转移到了海外,他放心了,这回戴上了新面具,他说,我不直接贪,创造条件让利益集团的哥们贪,回报的条件是,你得叫我“薄爷爷”。十八大我得上去。你没看冯晓刚跑到重庆拍贺岁片叫《非去不可》吗?
重庆媒体说,据悉,此次公益行动中,我市数百名青年志愿者骑自行车奔赴部份区县,骑行1000余公里,走进沿途村小,征集到5100余名留守儿童简单而纯朴的新年心愿,并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体发布,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截至目前,已实现了4000余名留守儿童的心愿,带给孩子们冬日的温暖和春天的惊喜。

这些花架子还好意思写在报纸上呢,假如不“唱红”浪费2700亿,不拍电影《非去不可》,不发红色短信,不建毛的塑像,不印红色经典,该解决多少农民的生活困难啊,他们不用外出打工,也就没有了留守儿童,何必舍本求末呢?但“薄泽东”做事向来讲究等级,我花钱是应当的,因为我是“薄爷爷”,你们饥寒交迫是应该的,因为你们是“孙子”,爷爷偶尔高兴,关心一下你们,这叫 “皇恩浩荡”啊!

报导说,本月19日,薄熙来在《青年工作专报:5000个留守儿童的新年心愿》上作出批示:“这个活动开展的很有意义,孩子们的新年心愿很简单,很纯朴,看了催人泪下,令人心动!望你们继续办好,扩大面,让更多的留守儿童得到温暖!”那么,“薄爷爷”看到了什么?

《重庆日报》举例说,12岁的舒艳玲,是万州区分水小学五年级的一名学生。父母常年在沿海务工,她与奶奶在家乡相依为命。小艳玲的3个新年愿望是:给自己买一双手套、一套百科全书,再给奶奶添置一件衣服。她的理由简单而质朴:到了冬天,手冻得红彤彤的,都长冻疮了,戴手套可以暖和一点;还没有一本课外书,看百科全书可以增长知识;奶奶为我买了一件过年的衣服,却舍不得给自己买,想为奶奶添置一份新年的礼物。9岁的梁平县屏锦一小四年级女生李燕,新年愿望是 “ 一套新衣服、一个闹钟、一块手表 ” ,她说:“我如果有一个闹钟,爷爷就不用每天早上叫我起床上学,也不会那么累了。”12岁的垫江县城北小学六年级男生裴银春,希望能在新年得到一副乒乓球拍和一双球鞋,因为 “ 特别喜欢打乒乓球……

假如读者把这些事例和报上那些公开的数字,对照一下,就知道“薄泽东”的脸皮有多厚,他操控的媒体是多么无耻,重庆由“跟跑”到“领跑”,“鸡的屁”第一,引进外资第一,廉租房建设第一,等等,什么都是第一,仿佛是人间天堂,但孩子生活在山城,为什么这么苦啊?一幅手套,一件衣服,一个闹钟,一块手表,一双球鞋,都成了梦想。难怪“薄爷爷”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为什么我说是“鳄鱼泪”?这使我想起一段往事,“薄爷爷”还不是“爷爷”的时候,他在大连当了官,还常回金县玩,周六一家人住在金州宾官,吃喝全公款。那时,宾馆大堂旁边有一个柜台,专门摆放工艺品,是卖给游客的,最贵的2000元,是一个精致的木质大帆船,一般人买不起,宾馆就进了一件,但年幼的薄瓜瓜看好了,非要拿走,宾馆经理得罪不起,不得不给他。事后经理对我说,他们吃喝不花钱,还得白拿!你说这账怎么结啊?直到1998年我去东南亚旅游,偶遇金州宾馆的领导,他还提及此事呢,他说,那时2000元,可是一笔巨款啊,薄熙来最贪!

相比较,上述的孩子多么可怜啊!他们哪一点比瓜瓜差?智商?长相?能力?还是命运?不就是,薄瓜瓜是薄一波的孙子,而重庆的孩子是“薄泽东”的孙子吗?我想,他们最大的悲哀不是贫困,不是留守,不是梦想,而是被媒体洗脑和欺骗,所以,才有了下面记者的谎言:

薄熙来当即承诺,春节前,自己要帮助舒艳玲、李燕、裴银春3位留守儿童实现他们的新年愿望。昨日,团市委工作人员分三路,将薄熙来委托转交的礼物,送到了3位孩子手中。当裴银春小朋友拿到梦寐已久的双面胶乒乓球拍、球鞋,以及一套《小学生百科全书》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来自“薄爷爷”的新年礼物!小银春拿着球拍爱不释手,当即拆开包装,穿上新球鞋,现场“秀”了一把球艺。他还托团市委的叔叔阿姨们带句话给“薄爷爷”:感谢“薄爷爷”,圆了我的新年愿望!我一定好好学习,今后做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试问,当一个贪官抢了贪了人民的血汗钱,而使他们祖祖辈辈不得不辛苦劳作,或背井离乡,现在,“薄泽东”拿出一小片面包,就把穷人收买了,“留守儿童”还得说“谢谢薄爷爷”,这是什么道理?什么逻缉?该醒了,薄爷爷的孙子梦!
2012年1月25日于多伦多大学。

附告:历时6年,8易其稿的长篇记实文学《姜维平狱中回忆录》‘中文版’,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由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于2012年初推出,英文版将在2013年面世,其将首次刊出姜维平狱中照片,诗歌,判决书以及摘引《狱中日记》文字,生动地展示了薄熙来以言治罪,枉法追诉一条龙的全过程,真实地描写了数以百计的各种人物,和催人泪下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太子党薄熙来的真面目,成为洞悉中共官场黑暗,司法腐败和监狱现代奴隶制的一个窗口,其书尚未上市,已经被读者抢先预订一千本,现在继续征订,敬请关注。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29/n3497157.htm

刘晓明大使PK韩寒 绝对笑料

鲍光

【人民报消息】2011年12月24日,韩寒在《说民主》一文中是这样评论中国共产党与人民之间的关系的:
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

2012年1月23日大年初一,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电视二台的采访,也真绝了,也谈到了中国共产党与人民之间的关系。

首先,主持人问刘晓明大使的第一个问题是,他是否是共产党员。这个问题中共国的媒体或港台媒体是不会提出来的,因为别说是驻英国大使,就是「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都是中共党员,是中央正局级干部。13级往上是高干待遇,正部级是6级,赵朴初是10级。

据报道,刘大使不敢正面回应自己是否中共党员。但却对中共国的「国家性质」矫情了一番,刘晓明说:「中国的执政党是共产党。但中国共产党只有7,000万党员,而中国的人口则有13亿。因此我认为你不能把中国称为共产党国家。」

中国共产党到底有多少党员?韩寒说有八千万,刘晓明说有七千万,这里外里就差着一千万。 另外,刘晓明尽量把党说成是「一小撮」,是微不足道,是翻不了天的。而韩寒尽量把党说成是「最大多数」甚至解释为人民就是党、人民就是体制,体制改革就是改变人民,再说白点儿,韩寒认为反对共产党,反对共产独裁体制就是反对人民!再说透点儿,贪官污吏包二奶,就是男人民包女人民。

两个人对「中共」和人民的关系解释的如此天壤之别,到底以谁为准?

刘晓明是驻英大使,他的职责就是代表中共国说话、办事;而韩寒只是一个赛车手,他说的话显然只能代表他自己,但不然,12月30日,党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亲自出面力挺韩寒,说:这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央视春晚总导演哈文1月29日发表谈话,很诚恳的说,「现在网络又这么发达,段子、笑话又这么多,大家已经不靠春晚这一个平台获取这类东西(笑料)。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荒谬的事情也很可笑……」。

如此看来,无论是刘大使PK韩寒,还是韩寒PK刘大使,都是现实生活中很荒谬很可笑的具有社会主义独家特色的笑料。

(人民报首发)

邢天行:中共非共与白马非马


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1月23日大年初一接受BBC专访时,回避自己是共产党员的问题,同时否认目前中国是共产党国家。(网路图片)

作者﹕邢天行

【大纪元2012年01月28日讯】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中国大年初一接受BBC专访,称“中国不是共产党国家”,并以“中共党员只有7千万,中国人口13亿”进行诡辩,试图蒙骗西方人。让我想起“白马非马”的故事,刘晓明与2300多年前的公孙龙可谓招数雷同。

“白马非马”是历史上有名的逻辑命题,是一种诡辩术的类型。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公孙龙(约公元前325——前250年),战国时期赵国人。有一天,公孙龙牵着一匹白马要出城,守门的士兵对他说:上面有令,马匹一概不得出城。公孙龙说:“白马并不是马。因为白马有两个特征,一是白色的,二是具有马的外形,但马只有一个特征,就是具有马的外形。具有两个特征的白马怎会是只具有一个特征的马呢?所以白马根本就不是马。”愚鲁的士兵因无法反驳,只好放行。

公孙龙是利用白马与马在词语概念上的差别,抹煞事物的本质属性。白马与马不是等列关系,而是从属关系,无论什么马都属于马的一种。马匹不得出城的命令,自然包含所有各色各形之马。按照公孙龙的逻辑,白马不是马,那男人不是人,女人也不是人,人是什么?这显然很荒唐。

再来看刘晓明的话,是白马非马的折曲变化形式。中国与中共本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也就是中共≠中国。但是中共劫持中国的一切为一党私有,使中国与中共一体,即中国就是共产党国。刘晓明利用“中国≠中共”的常识为党国一体狡辩,掩盖国属于党的真相,以便于获取非共产党自由国家的认可。他表达的中国非共,准确说是“中共非共”。

在一切国家机器都是共产党有、任何组织都要听命于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有不属于共的政治和行政组织存在吗?没有!少先队、共青团,那是共产党的附属预备组织,妇联、工会、残联等等那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附件机构。就连所谓九大党派,人所共知的花瓶党,其实也是不姓共的共产党。经过共产党60多年的不断清洗改造,九大党与共产党早就不是平等共存关系,而是共产党的旁系分支。

仅举一例,我一位朋友在一著名海滨城市任土地局局长。他本人其实对什么党派都没兴趣,因为他毕业于清华,于是就被吸纳为九三学社成员,他被派去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受训。瞧瞧,小时候要加入中共的少先队和共青团,长大了要想在其他党派中发展,也得共产党党校培养结业。他什么地方不是共产党员?硬要说不是共产党,那也就是白马非马了。

共产党性质的政党,并非都叫共产党。例如,北朝鲜称劳动党,老挝称人民革命党。没有谁不认为朝鲜是共产党国家吧?按照刘晓明的话语逻辑,朝鲜连共产党都没有,更不是共产党国家了。

现今,不论是九三学社、民盟、民进还是其他党派,不过是名称不叫共产党而已,性质与共产党一样,他们的章程里都标明是“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政党”。共产党的政策方针,他们也都要学习执行贯彻。最明显一例,共产党污蔑镇压“法轮功”,其他党派也跟着或摇旗呐喊或随声附和。这样共产党就可以盗名欺世,造成一种群体效应,而不显得只有共在孤立干坏事了。藉助于非共产党名义的共产党以及其他各种名目的地下党,在国内外各行业搞统战,具有很大欺骗性。这一手是中共在颠覆原来中国政权的时候积累下来的有效经验,所以共产党才允许所谓“民主党派”发展党员。中共称党员只有7千万,那好比是算军人,只计中央卫戍部队而不计其他地方军队人数,相差甚远。

西方自由社会称以共产学说及其衍生出来的理论为立党根本的专制独裁国家为共产党国家,共产党国家的独裁党尽管党派名称不同,但都搞所谓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国家大大小小的枢纽部门无一不是被党的骨干所把持。刘晓明用7000万党员对13亿人民来说明中国不是共产党国家,非常可笑。按照他的说法,共产党在1949年改国号自称建国的时候,党员人数更少,那时候中国也不是共产党国家了?硬要抵赖,证明中共非共,其必然是荒谬至极。

刘晓明漏洞百出荒谬可笑的诡辩一出,中共驻英外交部官方网站高调报导此消息,中共官方媒体和亲中海外媒体立即转载相关报导和言论,如此大挺,可见名声臭的“共产党”是令众多人都难以启齿的尴尬问题,刘晓明中共非共地胡搅一气,或许能起到一点白马非马的惑人效果,表面总算挡了一阵,这就足以令某些人兴奋不已了。

共产党日暮西山,黔驴技穷之时,唯有嚎几声唬一时是一时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28/n3496689.htm

万吨农药废渣盐冒充食盐 流入中国12省

【大纪元2012年01月31日讯】江苏一公司非法制售“农药废渣盐” 14,000吨,已经流入安徽、江苏、山西等12个省市,部份冒充食盐流向餐桌,给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危害。

据新华网报导,此案案发源于去年安徽阜阳盐业和公安部门在公路上截获18吨私盐。随后,江苏镇江海天盐化公司被发现非法制售“农药废渣盐”14,000吨,已经流入全国12个省、市盐业市场。而安徽阜阳截获的“农药废渣盐”,主要卖给当地小商贩用于制作烧饼、散子等食品。

据调查,“海天盐化”以10元每吨购得原料,通过将农药残渣清洗、烘干生产出工业盐,生产总成本约每吨100元,以每吨350元至400元的价格卖给私盐批发商;私盐批发商再以每吨700元批发给不法粮油店,粮油店最后以每吨1,400元的价格卖给小商贩加工食品。由此,“农药废渣盐”产业链上每个环节都产生了100%或更高的利润率。

查获的毒盐样品被送至中国农业大学农业分析与环境毒理实验室检测。检测结果十分骇人:样品中草甘膦含量为55mg/kg。草甘膦俗称除草剂,是应用最广的农药品种。在工业盐中检出农药成分,这在安徽还是首次,在全国也并无先例。

据悉,大宗贩销不合格食盐、工业盐和三无盐产品充当食盐销售的问题在安徽、江苏、山西等省依然突出。据统计,2011年,安徽省共查获各类涉盐违法案件1,914件,查获各类违法盐产品947吨。山西省查处了一起地跨两省的私盐贩销案件,犯罪嫌疑人卫某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贩销数量就达160余吨,而且都是不合格食盐和三无盐产品。

市场上查获的大量工业盐和劣质盐,不含碘,且重金属超标,对人体健康,特别对孕妇和儿童危害极大,严重的则可引起中毒。

近日,江苏镇江海天盐化公司非法制售“农药废渣盐”的案件正在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责任编辑:李明)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31/n34984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