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神秘地带

世界各地违背现有科学根本原则的现象

薛元 郁离子


地球上有很多神秘地带,不符合现有的科学规律。可是迄今为止,尚未见到任何科学的解释。即使有人解释,却总是不能自圆其说。这些神秘现象广为流传于民间。

神秘地域之一:引力失常的中国怪坡

在甘肃省甘南县祈丰区的戈壁滩上,于1999年初发现了一段怪坡。怪坡距嘉峪关和酒泉市各约40多千米。在砾石乱布的戈壁荒滩上,有一条明显的土沟,怪坡在沟的一侧,坡度约有15度、长60米。在这段坡上驾驭机动车,下坡要加大油门,否则难以行進;上坡要踩刹车,否则速度会自行加快。向坡面上倒水,水往高处(坡上方)流,立放在坡面的的自行车,轮胎也自行向坡上方跑;机动车越大,自行向上方跑的速度越快。有记者亲自進行了试验。他们把越野车停放在坡的下半端,车头向下,关闭油门,变速箱放在空档位置。只见汽车不向下滑,却自行向坡上后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当越野车向坡下行驶时,则需要加大油门。而在土沟的另一侧,也有一条类似的坡道,但并没有这种奇怪的现象。怪坡现象引起地质学家和大学教授们极大关注,但至今仍没有找到令人信服的科学解释。

神秘地域之二:美国加州的神秘点

美国加州有一处名叫神秘地带的地方。自旧金山市驱车沿公路南下约两小时,可抵达一个名叫圣塔柯斯的小镇。该神秘地带就位于这个小镇的郊外。

从入口处到中心木屋,有一条坡度极大的通道。通道两旁的树木或向同一边倾斜,或呈螺旋形往上生长。游人几乎整个躯体几乎与斜坡平行才能前行。通过斜坡后,游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同一方向倾斜但却并不会感到半点儿吃力。有的游人不服气,拼命挺直腰背。但总事与愿违。


小木屋的一侧有一块木板。不论从任何角度去看,这条木板都明显地呈倾斜状态。但把高尔夫球放在木板上面时,球儿竟会向上滚到木板的项端。

小木屋天花板的横梁悬挂着一条铁链,下端绑着一个直径25厘米、厚5-6厘米沉重的盘状圆形物体。可是只要你在一个特定方向推它,它竟比想象的轻浮得多,只要手指轻轻地一点,它就能往前晃动,如果你在相反方向推动它,就要用双手的十足力量才能动它分毫。

神秘地域之三:台湾磁屋之谜

台湾九二一大地震创造了一个世界级的惊人景观。南投县国姓乡一间倾斜的农舍,成了地震地质专家们都无法解释的磁屋 。

这一约100多平方米的农舍位于一座山岭上。在大地震后屋子并没有倒塌,但由东向西倾斜,还有一座新的山坡出现在屋后。村民们发现,在屋子外几米范围内,人会感到强烈的吸引力将人吸向倾斜,必须用力抗衡,才能在屋里站立,甚至可以逆着吸引力倾斜45度角站立而不倒下。

美国的百幕大海区、日本的野岛琦海域以频频发生神秘失踪事件而出名。现在科学家在火星上也发现了神秘地带:美国的空间探测器的照片显示,火星上有金字塔和巨大的五角星图案。

地球上的物质也有很多不解之迷,比如,地球上石油总储量要比地球上史前的植物、动物所能提供的碳氢化合物总量还要多。科学家对地球上海水以及红土的化验显示,海水的成份和人的眼泪极其相似,而红土中铁的含量与人的血液中铁的含量极其相似。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地球上的事物和宇宙空间中的整体变化息息相关。比如每当彗星经过地球附近或发生日食、月食时,母鸡经常产下天文蛋,在鸡蛋的壳上会精确地印有天体的形状方位等。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1/2/6/fastnews.html

Advertisements

姜维平:王立军为什么被削职?

姜维平

【大纪元2012年02月04日讯】据博讯网1月2日发布的消息,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市长王立军因腐败、刑讯逼供被免去公安局长的职务,中纪委已经立案调查。据悉,王立军的腐败从辽宁就开始,而刑讯逼供多和重庆任期有关。接着,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微博称,近日市委决定,王立军同志不再兼任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以副市长身份分管联系经济领域工作。

这就是说,重庆打黑“黑打”倍受外界指责,终于引起了中南海高层的重视,是丢卒保车也好,是顺藤摸瓜也好,反正都清晰地表明了:薄熙来搞的“二次文革”,以“唱红打黑”为标志,搞得鸡飞狗跳,天怒人怨,已经宣告失败。

显然,“唱红”的失败是在去年6月10日“逼宫”的时候,而“打黑”运动,由于中共基于维稳,有多位领导前往重庆力铤而延续至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徇私枉法,破坏法制程序,掠夺民企资产,公报私仇等问题,也渐次浮出水面,从获释后在北京提出申诉的律师李庄,到流亡海外大声喊冤的民企老板李俊,从朱明勇律师提供的樊奇航被刑讯逼供的录像,到成都军区消息人士点破的“3,19枪击案”的疑点,已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薄熙来为谋上位收买和操控王立军,不仅有假公济私的贪腐行为,而且,以文强案绑架了公检法司等,拼凑了数百个黑社会,虚构大批保护伞,通过把众多富豪和一般性刑事案件强扭在一起的办法,大搞刑讯逼供,张冠李戴,移花接木,暗渡陈仓,制造了一系列冤假错案,引起了漫延全国的“跑路潮”,葬送了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重庆30年的经济成果。

我认为,中央高层下令调离王立军,是想向外界明确地表示:中国将继续走对外开放的路线,不会像重庆那样搞“二次文革”。即使不整肃薄熙来,也不可能让他入常,而王立军枉法和贪腐的问题,将继续立案查处,很可能成为替罪羊。

那么,王立军真的像重庆媒体吹捧的那样,是公而忘私,忌恶如仇的“打黑英雄”吗?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

重庆消息人士提供了一封重庆公安局特邀监督员季钲瀚,给王立军局长获任副市长的祝贺信,我认为这是一把锁钥,它可以打开王立军见不得人的私心,也能拨开重庆政坛的迷雾。信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立军副市长:

今日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立军局长全票通过荣升副市长,此乃众望所归,既是巴渝百姓对立军局长这几年在重庆的工作的充分肯定,更是巴渝百姓的大喜和福音。我以普通百姓和重庆市公安局警风监督员的双重身份,深刻地体会和感受到这几年来立军局长为了建设“平安重庆”所付出的辛勤工作,在此致以深深的谢意!

并恭贺立军副市长:
英才得展,大展鸿图
高瞻远瞩,步步高升

此致
敬礼!

季钲瀚:
市局第三届121号特邀监督员
重庆中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试问,作为一个重庆政协委员和监督员,就这样监督公安局长吗?他为什么要肉麻地吹捧王立军?重庆知情者说,薄熙来和王立军打掉了与自己对立的黑社会,但保护了另一批真正的黑老大,而季钲瀚就是重庆的黄金荣。一方面,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薄熙来,王立军要通过季老板的舌头,了解情况,寻找富商和政敌的把柄和金钱,以便抢钱买官,力搏上位;另一方面,在山城商海郁郁不得志的季钲瀚,忌财妒富,结怨很深,他想利用公权力,打击生意对手,以便名利双收,于是,他们狼狈为奸,一拍即合,共同谋划了所谓“打黑”运动。

重庆消息人士说,季钲瀚早年在裕德池不仅开毒场,而且养小姐,从事色情行业生意,后来与地方官员勾结,倒买土地,串通投标,聚众赌博,发了大财,他不仅随身带领六七个持枪的保镖,打手,四处招摇,牵线搭桥,从中渔利,而且,还在2003年,把公安局治安总队特业科的警察王虎打伤,却经文强的部下李弘摆平,平安无事,试问,王虎等人去查处季钲瀚的涉黄涉毒问题,难道不是依法办事吗?王立军强力下令有关方面,把李弘判了两次刑,其目的是剑指政敌文强,为季钲瀚封堵知情者的嘴巴。而季老板比谁都黑,却能独全其身,是因为他主动当了“污点证人”,投靠了新的主子。

于是,当文强等保护伞倒下之后,薄熙来,王立军成了“黑老大”季钲瀚的新的保护伞,他更加肆无忌惮地从事赌博等非法活动,目击者说,季钲瀚经常光顾四家酒店:万豪,洲际,希尔顿和金科,其中,他带领多名保镖和马仔,在金科酒店的四楼包了三个房间,专门聚众赌博,参加的重庆富豪有黄某,刘某,张某等多人,动辄赌资上亿元,季钲瀚赢了同创老板张明宇的钱数千万元,有一次还赢了另一个老板的一家双语学校和一个位于贵州的煤矿,同时,他还组织大批重庆老板去澳门赌博。

为什么这样猖狂的黑老大,薄熙来、王立军不下令抓捕呢?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季钲瀚称公安局长为“立军”,对其“招之能来,挥之即去”,他经常当着一些老板的面,给王立军打电话,以显示自己吃得开,而王立军确实也言听计从。

反过来,王立军从季钲瀚处,也谋到了巨额贿赂。消息人士说,2010年夏天,王立军把薄熙来的铁哥们,大连的亿万富豪徐明引荐给季钲瀚,他们在洲际酒店会面,共同商讨在重庆大展拳脚赚钱事宜,王局长还给季钲瀚介绍了赵本山等名人,据称,正因为赵本山和薄熙来走得太近,令中南海高层警觉,下令把他阻挡在春晚舞台之外。此外,有目击者称,2011年4月19日0时10分,律师杨金柱到达重庆机场曾受到人群围攻,而幕后组织者正是季钲瀚。

至于王立军为什么一定要杀死陈明亮?重庆消息人士说,一是以前季钲瀚与他因生意有强烈的利益冲突和底火,二是专案组在审讯陈明亮时,他检举揭发了季钲瀚许多经济问题,很多事也涉及王立军与薄熙来。因此,王和季连手,操控公检法,忽悠媒体先妖魔化陈,后将其灭口了事。除了陈明亮,对其罪行举报的人,还大有人在,去年和前年,有一个人在“天涯社区”上,不断以笔名发帖子,但每次都被王立军下令删除。“见附件一和二”可见他心中有鬼。

现在,虽然,王立军还以副市长的身份工作,但不再分管公安、国安、司法等部门,这一变化,我看有两种可能,一是薄熙来深知问题严重,“黑打”殃及的人太多,已被蒙受冤屈的人咬住不放,上级有关部门也紧紧盯住,特别是担心被政敌抓住了把柄,所以,他自断其腕,明哲保身,转移视线;二是自身内斗失利,徇私枉法和贪腐之事,已提到台面上“亮剑”,但薄熙来还在硬头皮顶着,先给王立军来个“金蝉脱壳”,以待回旋。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但不论如何,王立军调职是一件大好事,它表明继1983年的全国“严打”之后的又一场“从重从快”的政治运动,像一股红色风暴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了,与25年前不同的是,这回仅在一个城市,险些漫延全国,但也创造了一系列奇迹:铁山坪成了全国第一个“打黑基地”,它是“没有江姐的渣滓洞”;李庄成了全世界第一个被辩护对像检举入狱的律师;李俊成了第一个军队培养出来的民企“黑老大”,并被迫流亡海外;乌小青成了第一个吊死在看守所里的法官;文强案成了第一个拒不执行异地审判原则的死刑案件;方迪成了全国第一个因“顺口溜”而劳教的人;“3,19枪击案”成了第一个自编自导的电视剧,等等,我坚信:王立军即使被“双规”判刑,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因刑讯逼供而入狱的干警,但是,薄熙来有可能成为中国第一个因贪腐和枉法而坐牢的太子党。

2012年2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附件一
wda123xt 回覆日期:2009-8-20 16:51:00

CBN记者用几天的时间找到了王立军所提的该市企业被黑恶势力单笔敲诈金额第二大的那家企业,该企业被黑恶势力一次性敲诈5000万元,被敲诈最多的是一次敲诈1亿元。

调查显示,重庆财信集团的房地产企业在渝北区某地块,与另一家办公地点在渝中区的季的公司联合搞开发,并为该地块的拆迁等前期工作支付了1亿多元成本,但该地块按照程序仍需要通过土地交易市场公开“招(标)拍(卖)挂(牌出让)。

某黑恶势力获悉此事后,就派人到这块土地的拍卖场上搅局:每次举牌加价600万元,黑恶势力旗下那家公司不断地举牌推高地价——因为A公司已经支付了1亿多元的前期成本进去,因此不得不忍痛应价。     

后来A、B公司承受不了,立即通过中间人进行沟通,对方要价5000万元,后以4700万元谈定,A、B公司还应对方要求,找另一个黑老大(该人已落网)做担保,后买地方才如愿拿到该地块。     

买地者随后支付了1700万元到黑恶势力旗下公司账户上,但是该公司老板后来越想越觉得憋屈,就拒付,黑恶势力就找到当时负责斡旋此事的B公司老板逼债,并在某夜在重庆市某五星级酒店门口,派几名打手手持长刀追杀B公司老板。     

其间,B公司老板被逼无奈,要求在该地块中退股,他先期以现金投入600万元,B公司协助拿地也被折算成相应投资金额,但退股时要求退6,000万元。     

不过A公司并不认同拍卖场上的交锋这个说法,该公司提供的版本是B公司欠下高利贷,被逼债所以退股这一说法。     

A公司某高管8月17日向CBN记者确认了该公司曾向B公司老总支付6000万元这一事实。但他第二天改口称其中3500万元为退股费用,其他是冲抵的往来款。     

该高管称自己所在的公司及他本人未受到黑恶势力威胁。但B公司老板在与CBN记者通话多次后,一直拒绝谈及此事,他称,由于追杀他的人大部份都在逃,他自己及家人的生命面临严重威胁。

A公司就是重庆财信集团(老板卢生举),B公司也许是重庆中瀚实业集团(老板季钲瀚)。目的:串通政府官员低价拿地。在竟拍过程中,发现有人竞争后,动用各种关系迫使竞争对手退出竞争。条件是拿4000万元竞争对手退出。结果在拿1300万元后。返悔。竞争对手通过关系找到陈明亮出马,又拿出一块土地作价2700万元了事。现在媒体把他们说成是“正人君子,著名企业”。竞争者成了黑社会。绝对事实真象。电子校项目起拍价1.5亿,就算2.5亿拿到手,明文规定能建22万平方。房建造价22万方最多5亿,加上土地成本就是7.5亿。按现在卖6000一平方计算。能卖13亿。利润在5亿左右。试问做生意的谁愿意退出?????涪陵上来的人。就是凶。没人敢打。这中间他没有违法?腐蚀官员?可是有谁追究呢???????????呜呼。这也算是特色吧。

附件二:
重庆崛起的新黑老大

季钲翰:原名季伟,是江苏人,十几岁因杀死人从老家跑到贵阳,后到重庆,在沙坪坝一家餐馆做墩子,后来主要从事卖淫嫖娼的浴德池桑拿赚取了第一桶黑金。

在金科酒店,季用用出千的手法,一晚上就赢2000万,主要的输家是刘学宾,张明宇,黄洪云,杨长林等参与人,刘学宾基本上输垮了,连贵州的煤矿也输给季了,总共可能有5000万输给季,另外,张明宇也输了几千万给季,所以,张到处借钱,导致高利息拖垮其同创集团。

季伟在澳门与陈国华(备注:是重庆市公安局警察。)等洗码,骗重庆的老板到澳门赌博,专干跟陈明亮一样的勾当,放水抽水,非法获利5000多万。

季跟陈明亮的矛盾起于争夺重庆电子校项目,当时季与信‘指财信集团’共同做了前期工作,通过大量行贿锁定了电子校项目,而陈与贺伦江等人也想取得该项目,所以,在挂牌时也交了5000万保证金参与竞争,季为了不使地价太高,答应给陈3000万,让陈退出,事后季反悔,于是有了陈,季之争夺,双方均动用了大量打手,出动了包括冲锋枪在内的各式武器,事件以陈败北告终。

季通过行贿史大平,拿到寸滩的土地整改项目,空手套白狼,又以江北区财政担保向兴业银行借了几个亿来启动,海赚了两个亿。但是,代价是重庆兴业行长下课入狱。

季最近最漂亮的一单生意,要数他在北碚蔡家工业园区的“BT工程”,他通过“重庆一哥”的秘书找到北碚的书记黄流,再向黄行贿2000万,于是,拿到了北碚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蔡家土地整改和道路工程,共计20亿。季直接分包给北碚的明勇道,获利应在5个亿以上,因为,此项目按1999定额计价,比新定额至少多15个点子。项目没有比选,更没有公开招标,直接说,季要帮北碚搞一个体育中心,就这样忽悠过去了。但是,蔡家的官员人人明白,正因为此事,黄波换了蔡家的主任。

其实,蔡家真正的肥缺是道路,土地整治,土地已经做不出文章来了。但是,黄为了自己的官帽出卖北碚也不稀奇,仅卖给罗少宇‘罗干的亲友’的土地至少让北碚损失20亿,由于与原中办主任王刚关系,所以,黄一直不倒。

几年前,季到北京对一个欠他高利贷的老板(备注:原开发御景江山老板)实施的非法拘禁,在坊间广为流传。

上个月,重庆赫赫有名的黑社会老大张杰(备注:2009年因涉黑恶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罪名被捕,此人是隆鑫控股集团董事长涂建华的马仔,被捕后是涂建华通过季钲翰找到王立军,花巨资行贿把张杰救出来的。)之所以可以在风口浪尖上放出来,完全是季找了公安局一把手办成的。这在重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连季本人也不避讳跟“重庆一哥”和王局长的密切关系。

据说,季现在住在万豪酒店。身边十几个马仔全部是持枪的。主要是怕陈明亮的报复。

有一点是可证实季确实跟王立军的关系好,在王与企业家的座谈会上,季是唯一的所谓的受害人。

一个不敢具名的共产党员

2009年

(责任编辑:肖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4/n3502486.htm

王立军出事 中共内斗剧变先兆


王立军实名向中纪委揭发薄妻子谷开来的腐败问题,例如向海外转移资产,以及薄儿子的问题等。(图片合成:大纪元)

作者﹕李天笑

【大纪元2012年02月05日讯】重庆真出事了。一直闹哄哄要想进常委会的薄熙来日前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2月2日,曾是薄得力打手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被削职改为分管教育、科技、环保、园林、文史、修志等中共国当下无关紧要的工作。据称王立军已因腐败、刑讯逼供、保护黑社会等罪行被中纪委立案调查。

更令薄心惊肉跳的是,王立军反咬一口,实名向中纪委揭发薄妻子谷开来的腐败问题,例如向海外转移资产,以及薄儿子的问题等。据说王曾找薄帮忙,但被薄拒绝。这表明薄王顷刻之间已全无昔日主仆之情,已成你死我活的恶斗。这使薄预感末日来临,因为近臣王立军被擒不但可能造成薄18大仕途不保,甚至可能直接导致薄被很快双规。而王已料到薄已起灭口之意,执意要求调回辽宁或北京,可见中共酷吏之间的狗咬狗的算计和恶斗尤为凶狠惨烈,再次验证了中共内斗的残酷。

本来,薄熙来曾精心设想了与广东汪洋在入常中的种种互掐,没料想互掐先在薄与手下当班之间发生了。薄可能预计王立军作案太多,目标太大,迟早要断臂自保。但薄可能没想到王立军也不是省油的灯,暗中收集了薄的材料,甚至可能也收集了贺国强和汪洋的材料,作为将来保命的拚搏或交换。本来薄留一手让王留任副市长就是为了封口,但王盘算预后不祥,可能成为文强第二,不如拚死一搏,以求保命。

其实薄比王更急切要寻求保命。薄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当地媒体封口,同时反击。薄已知海外媒体已广泛报导了王立军出事消息。薄2月3日出席重庆市宣传文化工作会议时急忙灭火说:“敌对势力在信息舆论方面可谓煞费苦心,我们哪里出点事,它就会可劲儿地忽悠、造谣,其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薄同时又说 “我们队伍中,确实也有少数人或因思想糊涂,或是自作聪明,左右逢源,哗众 取宠,不敢坚持真理,不敢坚持中央的政策!”这就等于承认重庆出事了,王立军出事了,而且痛斥了王的背叛。薄要求媒体“不是当‘吹鼓手’,而要成为‘思想 家’,要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 。言下之意是,重庆媒体不要稀里糊涂地在宣传王立军的事时把薄也捅了出去,而要动脑子想办法遮掩和站在薄一边。薄在讲话中再次故意贬低了重庆的两位“前 任”(汪洋和贺国强),影射汪洋只顾GDP,不顾民生与环境。

这次薄在媒体对汪洋和贺国强反击的狠劲比起以往已大大收敛,底气已明显不足,攻击也不敢指名道姓,有大势已去、只求保命的意味。这反映出在薄在与汪洋和贺国强的明争暗斗中薄已处下风。

当初在“打黑”中薄一直想通过文强等之口抓到贺国强、汪洋等人的把柄,与其作私下交易,互给面子,化险为夷。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曾多次到重庆“考察”和“调研” ,用“加强反腐”暗示薄不要太嚣张。薄也故意邀请汪洋到重庆故地重游,用经贸合作掩盖两人的恶斗。其实,贺国强汪洋对薄的居心一清二楚,只不过证据未足,时机未成熟,不便动手而已。

王立军这次被擒,从表面上看是内斗的替罪羊,实质上王也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王立军的腐败从辽宁就开始了,在重庆“打黑”中,王徇私枉法,拼凑了数百个黑社会,籍此大量侵吞民企资产,公报私仇,刑讯逼供,张冠李戴,制造 了一系列冤假错案,同时保护了一批新的黑社会头子。如从事色情业发家,倒买土地,聚众赌博的典型黑老大季钲瀚就是重庆的黄金荣,却能因为主动投靠了新的主 子王立军而至今逍遥法外。王最严重的罪行是心狠手毒地命令大批屠杀法轮功学员,在辽宁时直接参加指挥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除,到重庆后,依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奥运前后就非法绑架了240多名法轮功学员,而2011年7.20期间,重庆市又将20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强制洗脑、非法劳教或判刑。文强临死前曾对王立军说:总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薄熙来也同样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因此当文强这句话真正应验时,王、薄的结局会更惨。

有人说王立军举报薄熙来有黄雀在后。当然,王立军胆敢与薄撕破脸皮,可能已从贺国强那里得到某种许诺。但如果说有黄雀,黄雀还不至一只,而是多只。除了贺国强和汪洋外,还有胡锦涛、温家宝和李克强。胡温李三人在许多人对薄的“唱红打黑” 献媚赞誉时,始终不置一词,表示不屑,其中主要的原因一是对这种“二次文革”做法不满,二是薄的官位是其老爹与江泽民交易的结果,而目前胡与江十多年的世仇恶斗正处在最后短兵相接的时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久已退居江湖的乔石等退休政法界这次参与了挤兑薄熙来的行动,集体以09年重庆哨兵被杀及抢走步枪案及一系列重大命案无进展为理由要求周永康将王立军免职。江泽民曾与薄熙来之父薄一波联手在15大上逼退了乔石,15年后乔石终于与胡温等联手报了一箭之仇。

如果进一步联系起最近军委三军头明确提出军队要听胡主席指挥的举动,说明军 队与中共政治局中胡与江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急剧变化。当初江把罗干送入第16届常委,罗干后来把周永康送入第17届常委,以及今天周永康要把薄熙来送入第 18届常委,接替政法委书记的角色,最根本的就是为了使中共至今仍在进行的对法轮功迫害能够延续下去,使迫害法轮功凶手不至遭到清算。王立军的失势并不能说明中共政策有任何变化。但最近一系列变动已使胡要动江具备了更充分的条件。在中共即将解体的大势下,胡如何审时度势,顺应历史潮流,将是其最后的选择和机会。
(大纪元首发)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5/n35036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