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乌鸦嘴〞再挺叙利亚 挺谁谁死?

【新唐人电视台2012年2月6日讯】(新唐人记者王海天综合报导)日前,以“挺谁谁死”红遍网络江湖的大陆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再度做客央视并出言力挺叙利亚政府。此消息被网友疯狂转发,一片欢呼调侃之声。

张召忠称叙利亚不可能被征服

据悉,张召忠近日受邀做客央视7频道,以“军事国防专家”身份参与了《防务新观察》的访谈节目。

在节目中,主持人询问张召忠对北约如果绕开联合国安理会直接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发动军事打击有何看法,张召忠信心满满的分析说,北约比较害怕叙利亚陆军,因为叙利亚以陆军为主,有上万辆装甲坦克车。他同时论断,如果叙利亚海军强,那么北约消灭海军很简单;但叙利亚是陆军强,那么北约就会很麻烦。

随后主持人提出疑问说,当年伊拉克陆军也很强,为什么会几乎一夜间就崩溃。张召忠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伊拉克近七八年给美国制造了很大麻烦。

最后,张召忠强调,消灭叙利亚陆军非常困难,无论美国北约兵力再强,如果叙利亚军队和人民团结在一起,再强大的敌人都不可以征服叙利亚!

网友疯狂转发 欢呼独裁政府又将终结

具讽刺意味的是,正值中国民间对中共在联合国叙利亚决议案投反对票的劣行一片声讨之时,张召忠传出了力挺巴沙尔的言论。这一消息立即引来网友上万次疯狂转发,网民们几乎一边倒的鼓掌欢呼并纷纷调侃说,张将军“乌鸦嘴”一张,叙利亚局势已经没有悬念。


(网络图片)

“人民言论–通讯社”:特大喜讯!张召忠教授开始支持叙利亚了!蛤蛤哈哈

“华夏经济研究中心”:张召忠老师挺叙利亚的言论一出,网友马上高呼:叙利亚人民,中国人民不欠你们了!

“鸿雁的世界”:其实,中国政府始终是在站在叙利亚人民的立场上的,并且用实际行动帮助那些被蹂躏中的叙利亚人民,这不,已经首先使用张召忠了嘛。

“Hacintosh”:出手太狠了!

“李诺言”:张召忠将军终于出来挺叙利亚了。在对他表示衷心感谢的同时,我也有点疑惑:难道他不知道全国人民都发现了他“挺谁谁死”的强大能量?

“旺喜10”:【我国对世界庄严承诺】“绝不首先使用张召忠”。“绝不首先使用城管”。“绝不首先使用发改委”。“绝不首先使用贪官”。为了世界和平,我们忍!

“孤舟随风18”:中国的阴阳大法:表面上在联合国投反对票,支持叙利亚政府屠戮人民;暗地里打出张召忠王牌,支持民众消灭独裁政府。

“FT老愚”: 张召忠将军最新指示:叙利亚精锐陆军将会成为北约心头大患,消灭叙利亚陆军非常困难,如果军民团结在一起,再强大的武力都不能。——看来,叙利亚现政权覆灭指日可待了。只知装备规模,不懂人心向背,此类没打过仗、生活在温室里高谈阔论的专家可以休矣!

“大鱼说漫画”:“我们投了反对票!够哥们吧?”“这还不够啊!兄弟!”“那你们还要我们做什么?”“管好你们张召忠那张嘴!”

“江南运河”:张将军啊,巴沙尔被你的话尿裤子了。张将军去年说朝鲜应该没有什么突发性问题,结果金正日突然死去了。

“骑马的小黄”:张召忠的嘴都赶上足坛贝利了,他看好的那一方总是兵败如山倒,他心目中的军民团结到后来都成了独裁者惨遭老百姓和部下抛弃。

“文理科2111”:是啊,你投了反对票就能保住独裁者?保了叙利亚专制者就能保住你自己吗?人家美欧早就知道你要投反对票,人家早有计划。之所以还要搞投票就是让全世界知道你不是人、看看你的笑话。这边还真配合。

“上海精一国学书院”:巴沙尔,你爸喊你回家,和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打麻将,三缺一,快点!!!

张召忠“挺谁谁死”由来已久

据悉,张召忠红遍中国大陆缘于他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对战事情势的分析预测。由于其预测每每与实际结果相反,使得他在中国民间荣膺“张哈夫”(意指与萨达姆宣传部长萨哈夫一样胡说八道)的称谓。

当时大陆民众一度以每日收看战事进展对照张召忠的预测为一大乐事。萨达姆被绞死后,张召忠被网民戏称为独裁者的“终结者”。此后,他对世界局势的每次预测都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

2011年,北约对屠戮民众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发动军事打击后,张召忠又一次力挺卡扎菲并断言北约将遭遇全民抵抗。

当卡扎菲被处死并暴尸后,张召忠接受记者采访称,“导致我预测不准的关键是:我被利比亚人民欺骗了,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对卡扎菲的拥护,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在镜头前的表情了,现在来看,我是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利比亚人民简直都是表演艺术家,明明在心里头对卡扎菲恨得要死,却非要在镜头前面表现出对卡扎菲的坚决拥护,这个表演水平太高了,这个对我是个教训。”

http://www.ntdtv.com/xtr/b5/2012/02/06/a655397.html

Advertisements

台湾树林元宵灯会:法轮功真的太棒了(图)

文/李正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黄历正月十五是元宵节,俗称小过年,小孩提灯笼、赏花灯、猜灯谜、看艺文表演。“树林之美新春嘉年华灯会”一直是台湾树林各界民众期待的年度盛事,系列活动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起至七日一连七天,展出各式花灯,艺文才艺表演及民俗技艺、美食摊位等,热闹非凡。四日晚间的踩街活动,法轮大法天国乐团应邀参加,壮观的队伍让当地民众惊喜不已,主办单位表示:“你们(法轮功)真的太棒了。”


二月四日晚间,近二百位的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在“树林之美新春嘉年华灯会”踩街活动中盛大演出。

“新北市二零一二树林之美新春嘉年华灯会”踩街活动由天国乐团领军,在活动开始之前,天国乐团庞大的阵容与响亮、振奋的音乐就吸引了许多民众围观。踩街开始后,民众目不转睛地观看并开心地抢着向仙女要系有小莲花的“法轮大法好”书签。经过二个半小时踩街后抵达灯会现场,在主舞台上表演时,主持人也详细介绍:“这是台湾天国乐团,由一群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自发组成。”


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仙女队伍深受市民的喜欢,大家争先恐后领取系有小莲花的“法轮大法好”书签

乐团的演奏获得热烈掌声,主持人也不断道谢:“树林的活动从来没见过这么庞大的阵容,非常感谢法轮大法天国乐团,让这场活动增色不少,非常谢谢!”

满场群众将乐团围住,热情的民众还在次日(五日)特地到灯会现场向主办单位表达:“天国乐团来表演,真的太棒了,如果他们没有来,这个活动真的会失色。”

负责活动的工作人员们也异口同声惊讶地说:“这些人是从那儿来的?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人啊!”围观路人也热烈鼓掌欢迎。并拿着手机摄影。还有一位妇人主动要了三朵莲花,说要分送给家人,回头还跟丈夫说:“这是法轮功发的,法轮功在大陆被禁止(打压),可是在台湾很有名!”

二月一日的点灯仪式由新唐人旗鼓队以“雷霆天威”揭开序幕,在灯会现场的展出摊位也有人主动来询问要学炼法轮功,主办单位也不断向学员致谢说:“你们实在太棒了。”

参与树林新春嘉年华灯会活动的天国乐团由台湾北部地区的一百六十五位团员组成,当天还有中南部学员组成的二百人的天国乐团参加了苗栗的炸龙踩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6/252770.html

一个四岁女孩的美丽眼睛(图)


有美好的心灵才会有美好的眼睛。

梅玉

【人民报消息】当今社会,好人都不好当,看过一则前苏联的新闻,单位分房,一位先生想到另外一个同事家人住的更拥挤,主动提出来把自己已经分到的房子让给他们,自己等下次机会。当然,下次机会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道。这家人乍一听很高兴,但又一想:他先让给我们,一定是那房子有问题!于是坚决拒绝了。

还有一件八十年代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一位同事丢了汽车月票,又没有钱再买,于是在单位大哭。确实,每天上下班两次查票,查票的在车头,她就赶快躲到车尾,查票的到车尾,她又赶快躲到车头。这才刚刚月初,要躲一个月啊,让人十分同情。另一位家境富裕的同事赶忙拿出一份月票钱交给她,叮嘱她当天下班赶快去买。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好心的同事才听说,丢汽车月票的同事说她很坏,说她显摆自己有钱,让她非常伤心和不理解这是一种什么变异心理状态。

刚才看到作者青松写的文章《青松絮语:美好的眼睛》,文章说,在网上看到一段文字,讲述小孩子眼中的爱。

一个四岁的女孩儿这样说:「我知道我姐姐爱我,因为她把她所有的旧衣服都给了我,而她却不得不出去买新的。」

文章说,看着小女孩儿的话,我忍不住微笑。多么美好的心灵,所以才拥有看得见美好的眼睛。捡姐姐的旧衣服穿,很多人都会抱怨自己不能穿新的,甚至妒忌为什么姐姐就能有新衣服穿,这不公平,等等。但是,拥有美好眼睛的小女孩儿却能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她的眼睛似乎能够过滤杂质,只看到爱的精华。

具有能够过滤杂质、看到美好的眼睛,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儿能做到,而成年人却很难很难做到。为什么呢?因为泡在社会环境的大染缸,渐渐的人的心就脏了、就贪婪了,行为就不端正了,眼睛看到的和喜欢看的必然与心是相通的。

要想让人类社会整个大环境恢复美好,人的心灵恢复纯净,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道德回升。

(人民报首发)

郑欣然:元宵节感怀


传统的元宵节传承团圆的喜庆,寄予的是团圆美好的祈愿。(大纪元资料图片)

作者﹕郑欣然

【大纪元2012年02月04日讯】元宵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的大节,也叫元夕、元夜,又称上元节,这是新年第一个月圆夜。元宵节蕴含着浓郁的传统文化的韵味,将欢度新年的喜庆推到高点。

在面对这个传统的喜庆佳节,我无限感怀,感怀传统文化的源远、感怀历史的深邃、感怀物是人非……。

中国文化是神传文化,敬天敬神的传统信仰贯穿于古文化之中。元宵节之所以被称为“上元节”是源于道教文化的“三元说”: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十月十五日为下元节。主管上、中、下三元的分别为天、地、水三官,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上元是天官的生日,人们集聚一起给天官过生日,燃灯祈福。

追溯元宵节的来历,民间说法颇多,早在汉代就有关记述。汉武帝时,他因感恩于“太一神”,宫中在正月十五要祭祀“太一神”。他兴建了太乙庙,奉祀比较隆盛。“太一”也叫“太乙”、“泰一”、“泰乙”,被视为主宰宇宙一切之神,早在战国时期人们就已奉祀。宋玉的《高唐赋》就有“醮诸神,礼泰一”的记载。《太平御览》中引《史记•乐书》云:“汉家常以正月上元祭祀太一甘泉,以昏时夜祀,至明而终。”司马迁在创建“太初历”时,就已将这一天定为重大节日。

元宵节燃灯习俗的来历也有着厚重的中国味道。东汉佛教文化传入中国,汉明帝提倡佛法,适逢蔡愔从印度求得佛法归来,称印度摩喝陀国每逢正月十五,是参佛的吉日良辰,僧众瞻仰佛舍利放光雨花,届时僧众云集,颇为可观。汉明帝为了弘扬佛法,下令正月十五夜在宫中和寺院“燃灯表佛”,士族庶民都挂灯。随着佛教文化影响的扩大逐渐在中国扩展开来,元宵燃灯的习俗就由原来只在宫廷中举行而流传到民间,形成了正月十五夜燃灯的中国习俗。

沉浸于元宵节的古韵情怀,无限敬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着“天人合一”的和谐自在。而今天,中国是由“无神论”的中共执政,中国文化的精神实质被中共掏空,人们敬天敬神的信仰被摧残、践踏,传统的释道文化被破坏、颠覆。如今的元宵节,传统文化的神韵到哪里去找寻……

中国历史承载着神传文化的演绎,元宵节的由来也有说是历史上汉文帝时为纪念“平吕”而设的。汉高祖刘邦死后,吕后之子刘盈登基为汉惠帝。惠帝生性懦弱,优柔寡断,大权渐渐落在吕后手中。汉惠帝病死后,吕后独揽朝政,把刘氏天下变成了吕氏天下,朝中老臣、刘氏宗室深感愤慨,但都惧怕吕后的残暴而敢怒不敢言。吕后病死后,诸吕惶惶不安,害怕遭到伤害和排挤。于是,在上将军吕禄家中秘密集合,共谋作乱之事,以便彻底夺取刘氏江山。此事传至刘氏宗室齐王刘囊耳中,刘囊为保刘氏社稷,决定起兵讨伐诸吕,随后与开国老臣周勃、陈平取得联系,设计解除了吕禄,“诸吕之乱”终于被彻底平定。平乱之后,众臣拥立刘恒登基,称汉文帝。文帝深感太平盛世来之不易,便把平息“诸吕之乱”的正月十五,定为与民同乐日,京城里家家张灯结彩,以示庆祝。从此,正月十五便成了一个普天同庆的民间节日。

历史如镜,禁不住抚今追昔,体悉历史演绎的寓意。吕后其人在历史上以“恶毒”著称,吕后专权和结党营私给汉王朝带来深重的灾难。平定“诸吕之乱”,犹如清除历史的阴霾,文帝纪念正月十五,与民同乐。历史接着上演文帝节俭爱民、体恤民情、开创盛世的华章。

在元宵节里感怀历史,诉诸当今。集权专政的中共统治,只“维稳”统治集团的集团利益,民间疾苦、社会不公酝酿了中国今天的动荡不安。感念元宵节历史意义的昭示,清除历史今天中共的“假、恶、暴”统治的历史毒瘤,是历史洪势的大势所趋,中国必将迎来普天同庆的节日。品味历史,寓意绵长。

传统的元宵节传承团圆的喜庆,寄予的是团圆美好的祈愿。而面对弥香的热腾腾的元宵,我的嗓头哽咽,感受一种别样的滋味。中共大陆有多少家庭不是团圆,有多少民众在受迫害,有多少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关进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有多少正义维权人士被恶伤、被失踪……

高智晟,你收到你妻子写给你的家书了吗?
洪峰你被打断了三根肋骨,情况怎么样?
廖仲恺,你现在在哪里?
……
元宵佳节的传统韵味与悠悠古风,禁不住我对现实感怀惆怅。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4/n3503006.htm

张维迎:吴英案说明中国离市场经济还有200年

【大纪元2012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日前在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表示,吴英案说明中国距离市场经济还有至少200年。因为中国经济是建立在特权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建立起市场经济真正的基础。他还说非法集资罪是一条恶法,与当年的投机倒把罪没有两样。

据大陆媒体报导,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2月4日-6日在黑龙江召开。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从自由、产权、企业家精神三个角度论述了他对市场经济的理解,他表示,如果公民不能够充分享有言论和行动、创业的自由,如果私有财产权利不能得到有效的法律保护和文化保护,如果企业家精神得不到有效的发挥,我们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他表示,吴英案说明中国距离市场经济还有至少200年。因为中国经济是建立在特权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权利的基础上,中国并没有建立起市场经济真正的基础。

张维迎称,在一个特权社会中,很多企业家不是在创造财富,而是在掠夺财富。吴英被判死刑意味着中国公民没有融资的自由,意味着融资是特权不是基本权利,意味着建立在个人基础上的产权交易合同仍然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意味着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仍然受到摧残,说明中国还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

张维迎称,“非法集资罪”是一条恶法,与当年的“投机倒把罪”没有两样。他并呼吁,“当年邓小平保护了年广久,今天邓小平已经不在了,没有另一个邓小平来保护吴英了,所以我也呼吁各位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媒体多多的关注吴英案。”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维迎:我要讲的题目是如何建立市场,从特权到产权。我们最近知道一个很有影响的案子,就是吴英案,她向11位亲友集资7亿资金,被判处死刑,这样的事情在西方市场经济中会发生吗?现在肯定不会,但是过去也会。好比在17世纪的时候法国路易十四时代,一次性就杀了多个企业家,他们的唯一罪状是因为他们进口了棉纺织品,制造了棉纺织品,而这违反了当时的财政部长COLBERT的产业政策,由此看来我们市场经济要多元,至少有三百年,至少有两百年,因为我们的经济是建立在特权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权利的基础上,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建立起市场经济真正的基础。

那么市场的基础是什么呢?我想就三点,第一是自由,第二是产权,第三是企业家精神。自由是我们人类追求幸福的基本权利,他是一种基本的人权,就如同生命一样,不经正当程序不可剥夺的,我们需要自由,因为没有自由我们就难受,就像不让我们吃饭、喝水、不让我们上厕所一样,对自由唯一的限制是不侵害他人的权利。自由,从积极的方面来讲,就是每一个公民都能够利用自己的智慧、知识、技能、劳动,自主地决策,改善自己的生活,实现自己的梦想,从消极的方面讲,每个人都不受他人的奴役,有权力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

所以在一个每个人都享有充分自由的社会当中,我们人与人之间只有通过自由的合作才能够完成交易,也就是说每个人只有为个人创造财富,才能自己获得收入,只有让个人幸福自己才能够幸福,这是我讲的市场的逻辑,而且只有自由才有竞争,只有有了竞争我们才有了创新,而只有有了创新我们的社会才能够真正的进步。在这个意义上,自由和市场是同一个含义,如果一个人拥护市场而不赞成自由,我觉得他是矛盾的。如果一个社会没有自由意味着一部份人可以强制另一部份人,剥夺另一部份人,这就是强盗的逻辑。在没有自由的时候也有争斗,没有自由,就只有斗争,计划经济下我们有好多的斗争,但是没有竞争,斗争是毁灭财富的,只有竞争才是创造财富的。

我必须强调一点,自由是一种基本的权利,不是特权,它是rights,不是特权,所谓权利就是理通天下,每个人都平等的拥有,而特权,它是凡事对人,一部份拥有,另一部份没有,权利是不可任意剥夺的,但是特权可以给你,也可以剥夺。所以我们看古希腊,古罗马共和国都有所谓的自由,那个是特权,不是权利,因为只有一部份人享受它,但部份的奴隶享受不到,再一个特权盛行的社会当中,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好比你进入什么样的产业,生产什么样的产品,成立什么样的组织,包括制造业、金融,甚至你成立基金会,成立大学,这其实都应该是每一个公民应该自由享有的权利,但是我们知道在我们国家现阶段这些仍然都是特权,而不是权利,比如你要创办一个企业,你有好多审批的程序,只有一部份人最后能够成功,另一部份则成功不了,特别是我们的产业政策,使得我们在歧视着相当一部份企业家去创业,有关系的人可以得到审批进入这个行业,没有关系的人进不了,我们最近看到决定拿出150亿支持微小企业,但是如果我们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公民有自由成立经营机构的权利,我们需要政府拿出这150亿吗?我想是不需要的,这150亿最后到了谁的手里,最后也是一种特权,而不是真正的权利,而且我们还有很多创办非盈利机构,是没有自由的,比如你要成立一个基金会,不论你有多少钱,你首先要找到主管单位,而主管单位基本上都是政府和政府附属部门,不是你想干好事儿就可以干好事儿,因为你得不到批准,这个好事儿也就没有办法干。

我这里讲的不是说任何一种行业组织不需要有最低的、必要的一些门槛进入,任何的限制都是非人格化的,也就是说对所有的人是一视同仁的,不论你的家庭背景,你的出身,你所有的单位,都应该是一视同仁,但是我们国家所有这些限制都不是一视同仁的,是人格化的,仍然是有特权,一个经营机构,如果你认识吴晓灵,认识刘明康主席,你得到批准的可能性就大大的提高,所以这就是一种特权,而不是权利。

我特别强调一点,思想市场的重要性,人类以自己的智慧和理性探索真正的市场,是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份,我们有科学的进步,才能够有技术的进步,我们拥有思想市场,意味着任何思想都不应该取得垄断地位,我们看到美国之所以成为最具创新能力的国家,为什么?因为它明确规定,这个国家不能有国教,这个国家不能以任何的法律限制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但是我们看一下中国的言论,我们的出版,仍然是特权,而不是权利。

如果你要办一个出版社,你要办一个杂志,你要得到批准,这是很难的,除非你有非常特殊的关系,事实上就我所知,过去十多年里面,我们的新闻出版署不再扩大任何期刊号,所以大量的学术研究活动没有办法进行,更不要说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成立好多的自由的学术团体。没有思想市场的经济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

第二,市场的基础是什么?是产权。产权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人权,它是对我们自由的保障,如果一个社会不能保护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我们老百姓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产权也是我们社会秩序的基础。我们的社会之所以能够有一定的秩序,就是由于我们大家相互尊重产权,如果不信,我们看一下,如果一个超市里面,谁都可以进去乱拿东西的话,那么这个超市马上就会混乱。

产权也是我们道德的基础,道德的基本要求就是不损害他人。只有我们尊重个人的权利,我们才必须通过为个人创造价值而获得自己的收入,我们才能真正成为有道德的人,我们看不到一个社会不尊重产权的情况下,可以有很好的道德,虽然我们国家目前道德的衰落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没有能够很好的尊重个人的权利,个人的财产。

产权也是我们社会信任的基础,如果没有产权,没有企业考虑长远,我们就会看到大量的坑蒙拐骗,我们市场上买的大量的东西就没法被信任,产权也是我们创新的基础,因为只有企业家,只有每个人对自己获得的东西充满了信心,他才会愿意投资,他才会愿意花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追求一种新的非常具有不确定性的东西。我要强调无形资产的产权同样的重要,像我们国家目前对有形资产的保护,现在还好一点,对无形资产的保护是最糟糕的。

既然都不是新的理论,我举一个重实际的神学家威利姆,他就讲过这样的话,私有产权是一项先于主权的法律权利,统治者不可篡夺被自己统治的财产,政府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保护私有财产制度,13世纪罗马的大主教Giles就讲过,权力机构的职责是维护正义,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人的人身和产权安全,让每一个公民和诚实的人都可以享用自己的财物。对政府产权保护一个重要的限制约束,就是对政府征税权利的限制,如果没有对政府征税权利的限制,我们不可能有真正受到很好的产权制度保护,中国企业家论坛的岑科研究员说过一句话,不受限制的征税就是掠夺,1215年英国《大宪章》,约束国王的征税权,也就是说国王不能任意的征税,还要强调一点,国有企业所拥有的特权本身就是对产权一种严重的侵害。

第三个基础,谈一下企业家,企业家他是市场当中的灵魂,市场本身就是企业家不断创造和创新的过程,没有企业家可能有交换,有物的交换,也有简单的产品交换,但是不会有真正的市场经济。企业家是嗅觉灵敏,有进取精神,善于创新,能吃苦,敢冒险的人,我们人口当中,自然人的比重是相对比较少的,所以他们的精神和能力,能不能够有效的发挥出来,在决定着我们这个社会创新的速度,决定着我们社会财富增加的速度。

过去200年人类的历史,可以说在企业家能力,企业家精神的推动下取的,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也是由于发挥了企业家的作用,我们才取得了这样大的成就。所以任何阻碍企业家创新的政策都是反市场的。计划经济最基本的特征就是阻碍企业家精神发挥作用。限制企业家活动最大受害者是谁?是普通的老百姓,是消费者,企业家所有的东西都是伺候人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允许谷歌进入中国,真正受到伤害的是数亿的网民,而不是谷歌公司本身,如果一个社会自由不足,产权得不到保护,特权盛行,政府控制的资源太多,企业家的活动就可能被导致寻租,而不是为消费者创造价值,我要特别提醒一下,并不是所有被称为企业家的人都是在创造财富,在一个特权盛行的社会当中,会出现很多强盗性的企业家,他们在掠夺财富,而不是创造财富,我们也要防止中国的企业家,包括民营企业家既得利益化,任何一个制度都会有成功者,某些成功者可能就会有很大的积极性去维护这种制度,而不是推动这种制度的变革。

我总结一下,市场的三个基础,自由、产权、企业家精神,如果公民不能够充分享有言论和行动、创业的自由,如果私有财产权利不能得到有效的法律保护和文化保护,如果企业家精神得不到有效的发挥,我们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
我们改革的路还很漫长,计划经济本质上是强盗的逻辑,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就是逐步从强盗逻辑走向市场的逻辑,邓小平20年前的南巡讲话的基本精神是什么呢?就是给中国民众更多的创业自由,赚钱的自由,鼓励企业家精神的发展,调动中国人的创业精神,这就是为什么在92年之后中国经济出现了高速的发展。

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我们仍然是一个特权基础的经济,而不是权利基础上的经济,西方世界过去200年的进步就是把传统生活当中只是少数人享有的特权,变成普通大众的基本权利,但是我们仍然是特权大于权利。

所以我们最后回到吴英案,吴英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公民没有融资的自由,我们在中国获得融资仍然是一种特权,而不是一种基本的权利,意味着在中国建立在个人基础上的产权交易合同仍然得不到保护,吴英案,就是11个给她借款的人都不承认自己被骗了,吴英在被捕之后,她的财产在没有得到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就被强制拍卖了,这本身也是对财产权的不尊重。吴英案例也意味着我们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仍然在受到不同程度的摧残,非法集资是一个法律,但是应该说这是一个恶法,它和当年投机倒把罪没有什么两样,我记得在早年的时候,我们人民银行有一个概念,叫做体外循环,凡是不归人民银行管的都叫做体外循环,都要打击,但是现在我们有进步,不再打击体外循环了,但是非法集资的概念是一个很重的帽子,它可以扣在任何人的头上,社会会有欺诈,我们用欺诈罪都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不需要用一个非法,法律本身不需要用非法这个概念,法律本身对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非法的,写清楚就可以了。

当年邓小平保护了年广久,今天邓小平已经不在了,没有另一个邓小平来保护吴英了,所以我也呼吁各位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媒体多多的关注吴英案。因为吴英的死刑是对中国改革倒退,如果吴英的集资应该被判死刑,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不应该被判死刑。

谢谢大家!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6/n350405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