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组建万人“五毛党” 德媒:难以灭火

【大纪元2012年02月23日讯】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该省总工会的会议上要求组建万人网络舆情引导队伍,在公共事件频发、缺失真相的中国,这是否为灭火之举?官方的网评员队伍实际都是“五毛党”,在去年的“郭美美事件”中,已说明无法左右舆论。

据《广州日报》报导,2月20日,在广东省总工会十二届五次全委会上,曾经处理乌坎事件的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要求省总工会要坚持实施“四个一万”工程,这其中包括组建万名“网络舆情引导员”队伍,然而,公道自在人心,广东组建“五毛党”定会得不偿失。

网络舆论的强大力量

德国之声报导,正因为新媒体的影响力太大,所以,一些原本在非网络时代不至于兴师动众的事件都会因为网络而掀起轩然大波,不谈远的,仅仅看2011年,就有“郭美美事件”、“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乌坎事件”等相继成为掀起社会公众舆论的事件。

因为网民的强烈关注,这些事件最终得以按照公众的期望发展,再一次彰显了网络舆论的强大力量。尤其值得一提的便是乌坎事件,倘若不是因为有互联网,村民们的抗争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何年何月才能有满意结果。

乌坎事件可以说让广东官方再一次感受到了网络舆论举足轻重的作用,倘若不是因为舆论的压力太大,朱明国也不会亲赴乌坎村跟村民代表谈判,并且答应村民的要求。当然,因为不是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此举应付舆论的色彩非常浓厚。很多公共事件让官方非常被动,即使最终按照民意进行了处理,但却是极不情愿的。

网评员队伍实为“五毛党”

因为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网民数量在这些年呈现出了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据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1年年底,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了5.13亿之众,而微博用户则接近3亿。不难想像,新媒体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传统媒体。

接二连三的官方负面消息通过互联网持续发酵,不少官员因为网络舆情而轰然落马。一些不合理事件因为互联网而走入公众视野,成为公共事件,让官方不得不顺民意而为。

最近几年,不少地方的政府部门都在开始招募网评员,只要出现了涉及本地的负面消息,就可以通过这些网评员在网上的发言来为自己辩护或者是掩盖事实真相。

拿钱发帖子的事情在很多年前的网络上就已经存在,如今,这种情况就更多了,以前网评员发一个帖子是五毛钱,所以才被称之为“五毛”,如今价格已经上涨很多,“五毛”依然是他们的代名词,而这个群体则被称之为“五毛党”。

官方媒体炮轰网络“水军” 实际对抗民意

报导说,央视等官方媒体曾炮轰网络“水军”扰乱视听,但大多公共事件还是凸显真实的民意。所谓网络水军大多为策划公司,这也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应运而生的新产物,但这类公司一般不太敢于涉足、涉及官方的负面事件,因为他们深知风险太大。一些敏感事件最终成为公共事件,与网络“水军”完全无关,只与真实的民意有关。

官方媒体对网络“水军”的炮轰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打假,而在对抗民意。仅仅凭藉网络“水军”来污蔑真实的民意,往往会引起更大的民意反弹。

公道自在人心 组建“五毛党”定会得不偿失

报导说,朱明国在广东省总工会的会议上要求组建万名网络舆情引导员队伍,这显然有违“开放兼容”的广东精神。朱明国所说的“乱讲”显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乱讲,而是不按照官方的意志说话。

2月19日,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在中纪委第七次全会上高度肯定互联网在反腐倡廉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此事引起媒体极大关注,很多人以为是释放推进言论自由的信号。出人意料的是,朱明国在次日便要组建“五毛党”引导舆论,这让他的形象顿时一落千丈。

实际上,“五毛党”无法左右舆论。对于陈光诚事件和艾未未事件,即使官方媒体和“五毛党”在不遗余力地扰乱视听,但主流民意依然支持陈光诚和艾未未,可见,在很多时候,公道自在人心,广东组建万人“五毛党”定会得不偿失。
(责任编辑:孙芸)

Advertisements

汉文帝为什么“不问苍生问鬼神”?

佟新

【大纪元2012年02月22日讯】据《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载:汉文帝(刘恒,汉高祖刘邦第四子)在举行祭祀后召见贾谊。深宫夜静,灯影昏昏,向贾谊询问鬼神之事:贾谊低声絮语、绘声绘色;汉文帝聚精会神、侧耳倾听,君臣两人在“宣室”秉烛长谈。因为谈得投机和兴奋,汉文帝全然忘却自己本应高高在上的君主身份,降尊纾贵,不知不觉间数移座席,双膝一次次靠近贾谊。汉文帝深为贾谊的高见所折服,说:“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

唐朝诗人李商隐特为此写了一首流传千古的诗作《贾生》:“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虽然如今对这首诗存在多种解读,有的将此诗视为诗人托古讽时的感慨;有的理解为影射帝王不关心民生疾苦,荒于正事,昏庸无能……但无可否认的是,所有的负面评说皆因汉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而引起。

如果说汉文帝不关心民生疾苦,显然有悖史实。史料显示,汉文帝是中国历史上一位被世人所称道的贤明君主,是“文景之治”的开创者。汉文帝在位期间,是汉朝从国家初定走向繁荣昌盛的过渡时期,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被史家誉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治世”。汉文帝以安民为本,躬身节俭,励精图治,减轻租赋,消减徭役,谦让宽容,形成了清明、繁荣的局面。

贾谊究竟对汉文帝说了什么,尽管司马迁没有记载,我们可以依据当时的社会文化思潮进行一番推测。但值得追问的是,作为一位开创“文景之治”的“有道明君”,汉文帝为什么在国家存亡的重要时刻“不问苍生问鬼神”呢?

在中国历史上,每当社会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重大变故之时,一些当政者总是求助佛道神的力量,祈求指点和庇佑。以讲授《公羊春秋》见长的大学者董仲舒给《史记》的作者司马迁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讲解“天人感应”的道理。在他看来,每当有社会乱象发生之时,上天就会通过灾害或怪异现象警示世人。

《史记•宋微子世家》记载,公元37年,火星占据了心宿区,而心宿区正属于宋国的地盘。这种天象让宋景公非常忧心。掌管星象的子韦提议:“可以把灾祸转嫁到丞相身上。”景公不肯:“丞相就像我的胳膊和大腿,不能丢啊!”子韦又提议:“可以转移给百姓。”景公又不同意:“国君依靠的就是百姓,百姓没了,国君奈何?”子韦又说:“那就转移到一年的收成上吧!”景公说:“收成不好,百姓就会贫困,那我依靠谁当国君!我的性命该结束就结束吧!”

子韦听了,非常感动地说:“上天全知全能,对人间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您说了三次充满仁爱的话,上天一定会赏赐您三次。今晚火星就会移开,您的寿命也可延长。”果然,当晚火星移动三次,宋景公的仁爱之心也使自身祛祸换福。

汉文帝的亲身经历也使他足以相信“鬼神”的存在。据《史记》记载,一天晚上,汉文帝梦见自己正在登天,但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虽然已十分接近南天门,但总是登不上去。突然,一个头戴黄帽的人在背后推他,终于使他登上了天界。他回过头来看那推他的人,发现那人的衣带在背后打了个结。汉文帝正想叫住他,却被鸡鸣声吵醒。第二天,文帝来到建在宫西苍池中的渐台,见到有个御船水手头戴黄帽,衣带在背后打了个结,正是他梦中遇见的人。召来一问,那人名叫邓通。文帝想,能把自己推上天的人,必定是个奇才,而且邓与登谐音,邓通即登通,有登天必通之意,认定了梦中助他登天的人便是邓通。因此文帝对邓通恩宠有加,以巨万赏赐给他,官封上大夫。

汉文帝时期,“匈奴强,侵边。天下初定,制度疏阔。诸侯王僭拟,地过古制”,汉文帝有感于汉王朝面临的危机,求贤若渴,召见作为逐臣的贾谊。可以想见,“问鬼神”之中一定含有治国所需的丰富智慧,问得明白,才能促进苍生之福祉。因此,从此意义上说,汉文帝“问鬼神”与“问苍生”并行不悖,“问鬼神”就是为了“问苍生”。

汉文帝的“问鬼神”实则是一种虚心纳谏。古代帝王都讲究修德政,而帝王本人的品德即是德政之本。据史书记载,汉文帝在每次上朝途中,专门听取那些无资格上朝进谏的仕人的谏议,而且总是心平气和,并从中选择出有益的谏议。汉文帝之所以能够做到虚心纳谏,并且择善而行,这与汉文帝个人的品德、操守紧密相关。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22/n3519772.htm

浅说科学与神学

文/天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谈到神佛或神学、佛法,有的人就会说是讲迷信、不科学。这部份人往往把所谓的“科学”同神学、佛法绝对化的对立起来,给自己与别人下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定义,并从此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愿再走出围城去领略更广阔的天地。

其实,真正的科学家不会轻易的下结论,真正科学家的宇宙观是开阔的,他们不会用自己有限的“已知”去否定无限的“未知”。那些打着“科学”的旗号随意下结论的人,是居心叵测的“政治人物”。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迄今为止,科学并没有能否认神的存在,也没有能证实无神论。相反,科学发展史上鼎盛时期的伟大科学家包括象哥白尼、伽利略、牛顿、麦克斯韦等都宣称自己是绝对信仰造物主神的,认为这个世界神的杰作是有据可寻的,正等待科学家们去发现与证实……

被誉为“现代科学之父”的牛顿,在十八岁进剑桥大学读书时,就已经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了。牛顿经常在课本和笔记本中写下他的祷告,甚至他把对科学的思索与对神的祷告密不可分的融为了一体。“他常在信仰的思索里想到科学,在科学的思索里想到信仰。”以至于后来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在其著作《牛顿传》中都说,“近代的科学是源自牛顿对上帝的默想。”牛顿始终坚信:神才是创造精巧无比的太阳系的真正主角。

事实上牛顿既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同时又是一位虔诚而又有独特见地的神学家。他一生行走于科学与神学两大殿堂之中,一边钻研科学,一边研究着神学,却从未觉得二者之间有何相悖而无所适从。牛顿确信圣经中有密码,于是花了大半生时间(近五十年)潜心研究圣经,并写下了上百万字的研究手稿,直至临终时还在孜孜求索。牛顿甚至认为“圣经密码”比自己所揭示的科学成果“万有引力”更重要!

而举世公认的近代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又是如何看待科学与神学佛法的呢?在一次访谈中爱因斯坦说:“有些人认为宗教不合乎科学。我是一位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知道,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并不能判定它就不存在。”爱因斯坦进一步举例说:“譬如若干年前,我们未能证明原子核的存在,假如当时我们贸然断定原子核不存在,则在今天看来,不就犯了天大的错误了吗?”访谈最后,爱因斯坦表明了他相信“神”的存在:“因此,今天科学没有把神的存在证明出来,是由于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而不是神不存在”。 而当爱因斯坦研读佛经之后,更是由衷感慨地说:“以后如果有什么能取代科学的,那就只有佛法了。”

两位举世闻名、在现代物理学领域迄今仍无可替代、无法动摇其神圣地位的科学泰斗,他们对科学与神学佛法所持的态度与观点,对于今天那些只相信所谓“科学”的无神论者来说,难道不是最好且最具权威性的启示吗?

事实证明,很多有造就的科学家从不讳言自己是“有神论”者 ,且从未因自己是科学家又是有神论者而觉得有何不妥。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哈维克、扎克曼博士在其一九七七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一书中统计:自一九零一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美国获得该项科学奖的286位科学家中,有92%的获奖者是信神的(其中73%获奖者是基督教徒;19%是犹太教徒)。又据联合国统计,近三个世纪以来,全球300位杰出的科学家中,有242位明确自己是信神的,而不信的只有20位。甚至于世界上最著名的十大科学家,其中包括发明大王爱迪生、细菌学创始人巴斯德、发现无线电的马可尼、发明电报的莫尔斯、波动力学的创始人薛定谔,以及大家熟悉的举世闻名的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等,全都是“有神论”者。

从以上的论据与数字可知,引领现代科学潮流的杰出代表人物,以及大批著名的科学家,绝大多数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论”者。由此也证明了科学研究与对神的信仰,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对神的信仰不是迷信。然而令人大惑不解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宣扬“无神论”的大陆中国,在举国到处是所谓“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大牌广告口号鼓噪下;在中共动用官方力量极力灌输、宣传科学无神论几十年来,一个拥有全球人口最多的泱泱大国,十三亿人口却至今也没能产生出一个在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得主。这些无可否认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让那些遗忘了自己祖宗的传统文化,而一味地所谓“崇尚科学”,表现得俨然比发明实证科学的洋人们还要“洋”的国人“无神论”者们振聋发聩、从而去作深刻的反思与反省吗?

而且历史已证明,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本身的不完善与局限性给当今人类所带来的严重危机,已令许多有远见的科学家及有识之士忧心忡忡,并清醒意识到:科学不能带给人类一个美好的未来。科学只是人类探索宇宙真相、寻找发现真理的其中一种途径与方法,而并非全部;更不是真理本身,不能代表真理。科学在发展中也在不断检讨、纠正着以往的偏见与谬误。然而它给今天人类所造成的道德体系与生态环境的破坏与灾难,却是科学本身根本无法控制与解决的,因此也更彰显出科学本身所固有的不足与缺陷。

面对科学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无情的现实,已促使今天许多科学家和世人在冷静地思考并逐渐地觉醒且意识到了:要从根本上解决当前人类所面临的危机,唯一的出路,只有重建人类的道德信仰。而这把开启人类未来希望之门的金钥匙在哪里呢?

今天,不是有许多有远见卓识的科学家提出了科学发展的未来(终点)是神学吗? 而伟大的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等不是早已认识到了:神学、佛法才是真正超常的“科学”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1/253267.html

scientia-知识

作者:黎益

网络上有一种见解:科学,英文写作science,本义是知识。它源于拉丁语scio(知,知识)。scio逐步演化为scientia(知识),scientia又演变为science。

拉丁语:scientia est potentia,英文:knowledge is power ,中文:知识、学识就是力量。scientia-知识-science-科学,科学就是知识的一部份,对专科知识的偏执是闭锁自我。很多人只有知识,不曾知识化;比如,人应该善良、诚实、大度,有的人知道这个常识,他做不到。

科学在中国大陆是被某些人神化的,什么科学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加一点流氓手段就成了科学社会主义了。把掠夺式的发展手段,挂上科学发展观就是有指望的了。还有人把神传的文化知识和西方的现代科学对立起来,其实对立不了,神传的就是比较高级一些。字典上说,在西方 science 或者 Science 在基督信仰的人群中可以指:基督教义。

把樱桃叫成车厘子,把菠萝叫成凤梨,吃下去的还是樱桃、菠萝;把专科知识叫科学,那点学识还是很有限的,否则就不会对空气中pm2.5颗粒无解了,也不会对瘦肉精、地沟油无策了。科学成不了无知者手里的棍子。

爱尔兰时报:法轮功学员要求停止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访爱尔兰期间,爱尔兰法轮功学员在都柏林城堡(Dublin Castle)外集会,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

据《爱尔兰时报》二月二十日报导,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二月十九日要求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说,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他们不断受到关押和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

圣帕特里克大学医院的精神科顾问医生迪克兰·莱昂斯博士(Declan Lyons)表示,现在,习近平有机会结束对法轮功的仇视。

三圣学院毕业的赵明表示,他曾于一九九九年回中国,结果他的护照被扣,并被关进中共的监狱长达近二年的时间。赵明说,他在监狱中不断受到折磨。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共被迫将他释放。

赵明说:“正义的声音是强大的。我的获释证明,象爱尔兰这样的小国也可以发挥作用。爱尔兰可以要求习近平,停止迫害。”

另据《爱尔兰独立报》报导,法轮功学员在习近平访问期间举行抗议活动。法轮功在中国受到中共长达十二多年的迫害。

报导说,爱尔兰法轮大法学会于二月十九日举行示威,呼吁人们关注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的迫害。法轮功受到的迫害非常严重。据海外法轮功学员表示,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迫害致死。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2/2/22/13163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1/253332.html

从70辆警车和一台大篷车看中共走向


薄熙来调动70辆警车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与中央官员“激烈争吵”后却还能接待国际友人并吟诵《爱莲说》又被党媒报导出来,可以看出薄熙来的嚣张。(网络图片)

作者﹕赵汗青

【大纪元2012年02月22日讯】共产党的内斗不是从今天开始的,也不是从中国开始的。但是从2月7日中共党官薄熙来瞬间调动70辆警车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与中央官员“激烈争吵”后却还能接待国际友人并吟诵《爱莲说》又被党媒报导出来,可以看出薄熙来的嚣张。

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当时正躲在美领馆的王立军在失势前曾把自己与薄熙来的关系形容为一块随时被薄吐在地上的“口香糖”。当王立军掌握了薄熙来不仅要把他抛弃而且还要取他性命的证据时,他选择了逃亡。但他不是逃向他效命的中共中央,而是中共的敌营美国驻成都领馆,当时他为了逃避薄熙来的严密监控和追杀还化装成了老妇。

王立军这位以“打黑”闻名的公安局长对中共的安全系统完全失去了信心,为了逃命急不择路。在中共中央和薄熙来的人马在美领馆前对峙和“激烈争吵”后,王立军最后被中央的人带走。如果王立军现在还能说话的话,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他会说与薄熙来或中共体制的关系处于“口香糖”时期时还远没有现在这样糟糕。

那么薄熙来越权调动警力的“警变”行动至今没有被清算的能量来自何处呢?显然是出于他对中共政权的熟捻。王立军对中共安全系统的极端恐惧和薄熙来对实施“警变”后的波澜不惊都是出自于他们对中共体制深入骨髓的了解。而他们的心态差异完全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所处的政治地位不同。

使王立军恐惧而令薄熙来嚣张的中共体制摄人心魄的能量又来自哪里呢?也许在“薄王案”发生时,一辆不起眼的拖拉机大篷车装载的秘密可以给出某些线索或答案。
或许,从常规理论上说,一辆停泊在监狱门口的破旧拖拉机搭成的大篷车不会比招摇过市的70辆警车更引人注目。但是,这辆大篷车和他们的主人——周向阳年迈的父母没有在这里呆上三天就被送到洗脑班了。中共一个地方政府处理人权案件的果决和中共中央的拖泥带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据大纪元报导,北京时间20日凌晨2点,周向阳父母在天津滨海监狱门口外“要儿子”,但狱方以“还不到时候”为由拒绝。在抗议的第三天,周向阳父母被当地警察从大篷车里拖出塞进警车,送进洗脑班。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2011年3月5日被中共当局带走,关进天津滨海监狱,遭遇酷刑。2012年1月16日,家人被通知去天津市新生医院,在那里见到的周向阳生命垂危。父母要求接周向阳回家,主管副监狱长李国语回话:“人不行了再说!”。周向阳父母担心儿子是否还活着。无奈之下,他们于2月15日清晨开着自家的农用手扶拖拉机来到天津市港北监狱,决心将儿子接回家。

这辆破旧的大篷车迎着寒风在监狱门口停泊了两天,住在里面的周向阳的父母绝望的神情令人动容。周向阳父亲穿着写有儿子冤情的”状衣”吸引了过路人的注意,也引来了警察的关注。

北京时间20日凌晨2时,两位老人被二十多个警察从拖拉机的草棚里拖出来塞进了警车。他们先被拉回昌黎县的一个地方监控,后被送进洗脑班。这群警察分别属于昌黎县公安局、610办公室、国保大队和马驼店乡派出所。

周向阳是在深夜里与家人失去联系的,然后从监狱里传出他病危的消息,而在监狱门口讨公道的周向阳的父母又在警察的一阵忙碌后消失在夜色中。

可以想像,深夜里当那帮警察将周向阳的父母从拖拉机上搭起的棚子里拖出来时与薄熙来指挥70辆警车赶去包围美国领馆的时候同样毫无顾忌,也许这些执法人员和中共官员在年复一年的工作中已经习惯了将法律踩在脚下,只要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就可以为所欲为,出了事由主子担着。他们听惯了没有权力的草民无助的呻吟,他们的良知也被权力所吞没。

法律在中共体制中完全失去了尊严,所以失势的王立军才会如此惊恐,所以薄熙来才敢为所欲为。在中共的体制里,抓住了权力就抓住了生杀大权,而失去权力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甚至生命不保。所以中共体制的权力交替才会血雨腥风,惊天动地。

也许曾经权倾一时的王立军现在不敢再说他是薄熙来的“口香糖”了,他已经与之前被他宰割的无权无钱的大众一样,成了中共体制菜板上的一堆肉。官媒今天说他疯了,明天说他病了,后天可能说他自杀了,任何可能都会发生,一切的发生完全取决于中共黑帮的内斗结果和维护杀人体制的需要。

薄熙来明天的命运又将如何呢?如果他不能保证当上中共黑帮的老大,他的命照样是随时悬在中共体制的屠刀下的。
一个漠视他人人权的人,把自己的生命也同样置于危险之中。而中共这个漠视人权的体制,虽然造就了一批铤而走险的凶恶之徒,最终也逃脱不了被民众清算的命运。

就像王立军将中共的内斗黑幕证据交到美国领馆一样,人的善恶作为都被以某种方式记录在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在没有中共操控的法制社会里,不仅周向阳可以免遭冤狱与酷刑,王立军也不必惊恐地逃到美领馆逃避薄熙来的追杀,薄熙来也失去了“警变”的后盾。虽然这样历史将减少许多惊心动魄的情节,但是至少人类社会将比现在和谐得多。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22/n3519759.htm

王立军事件谁最受刺激核心是谁?

王华

【大纪元2012年02月23日讯】王立军事件从2月2日到今天已经20天过去了,高潮起伏的网络到今天稍微安静了一点,不过等今天习近平回国后,更多实质性的新闻马上就会扑面而来。高层如何处置王、薄以及美国官员爆料出来的“周永康和薄熙来想把习近平赶下台”的阴谋,那才是真刀真枪的好戏登台。趁这空档我们不妨先回味下,对于王立军叛逃美国领馆,谁最感到吃惊呢?核心人物是谁?

首先薄熙来不会吃惊。坊间传说薄在中纪委调查王时薄抛弃了王,薄对中纪委说:王立军就是个黑老大,黑道人物当然不讲信义,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胡锦涛也不会吃惊。目前坊间普遍公认,王立军出逃是胡温团派“放长线钓大鱼”的结果。王出逃得越厉害,引起的轰动越大,胡温越好趁机收拾江派人马,包括薄熙来和周永康。

很多人认为“团派阴谋论”是比较可信的。那谁最感意外呢?无疑是草根百姓。在王的官方头衔中,一个掌管重庆三万警察的副部级官员,副总警监,“中国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而且他是被认为是“毛左派”和“新左派”的第一代功臣。谁知这个一个“立场坚定”的共产党高官,一有风吹草动却投靠了“美帝国主义走狗”。“唱红妈,找黑爹”,这怎么解释呢?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一下变成了罪犯,这里面到底哪里出错了呢?

如今中共最尴尬的就是如何给王立军出逃一个合理的解释,中共最害怕的就是王薄火拚中曝光出来的中共高官丑态被民众知道。以前百姓认为:“是地方官不好,中央还是好的”,但这次曝光的都是政治局委员的贪腐、残暴,中共九大常委就好比“除了门前2个石狮子,贾府里没一个干净的”。

昔日那么冠冕堂皇的打击黑社会,事实上完全是为了打击另一派而扶持自己的人马,打倒了文强,更黑更凶的王立军站起来了,黎强、龚刚模等民营企业家被扣上了黑老大的帽子,而真正黄金荣那样的黑老大季钲瀚,却成了王薄身边的红人,3000亿的资产一夜间就进了薄王手中,特别是王立军不顾天良,亲自下令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导致天怒人怨。

一位大陆读者给大纪元投书说,以前别人跟他说共产党不好他还不愿听,但这次他仔细看了王立军、薄熙来之流干的事,他终于同意退出共产党了。这次他真真切切地看到自己如何被骗了,报纸上宣传的如何跟事实相反,这次他总算醒过来了。如今他见人就劝人三退保平安。

如果说王立军出逃是天象变化下的一步棋,唤醒民众就是这步棋的真正主题,核心人物不是别人,而是读者自己。是否自己从内斗这个陪衬包装中,看到了中共的撒谎本质。过去二十多天只忙于看热闹的人,不妨再回头看看,这出戏的深意是戳穿中共谎言,揭开红龙画皮。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2/23/n3520631.htm

王立军的“政绩”被掀开恐怖一角

【大纪元2012年02月23日讯】2月20日,一名法轮功学员向海外媒体投书揭露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及酷刑逼供过程。随着王立军进出美领事馆事件投下震撼弹后,王在大陆国内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残暴镇压手段,也陆续被媒体揭出报导,再一次震惊世人。

“参与警察等着分奖金!个个兴奋无比”

据看中国网报导,2012年2月20日,一名法轮功学员向海外媒体投书,揭露王立军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一次非法抓捕及酷刑逼供过程:

“2002年10月,铁岭市银洲区刑警大队在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手下人称“老大”)的指使下,通过电话监听等手段,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尹丽萍、王洪书、张波、张伟纪等十余人,凡是与他们手机联系过的号码均受牵连,包括家属也被抓。十五盘揭露马三家教养院、龙山教养院、抚顺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大连看守所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伤残的第一手录像被非法搜走。”

“铁岭市银洲区刑警大队的警察用胶皮管子毒打、上大挂等方式酷刑逼供法轮功学员,制造所谓的‘罪证’,扬言要判法轮功学员无期徒刑。半夜里,隔壁的房间都能听到胶皮管子打人的劈啪声和惨叫声。”“法轮功学员王杰等三人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头被胶皮管子打得嗡嗡响,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吊在两臂上,疼痛难忍。王杰大拇指半年没有知觉,大脚趾趾甲脱落,右臂八年抬不起来。”

“当天,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到刑警大队鼓劲,刑警大队长当着法轮功学员面叫嚣:老大(王立军)来了,他说这是个大案。给参与抓捕的警察每人加满分十分,等着分奖金吧!警察们个个兴奋无比。”

“最后法轮功学员们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七年和劳动教养,遭受了漫长的监禁和凌虐,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除了这份最新的事例被披露外,王立军更多令人发指的镇压手段也在近一段时间密集被媒体报导出来。

疯狂抓捕 迫害步步升级

据近日海外媒体报导,1999年“7.20”之后,王立军积极追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命令,疯狂地抓捕法轮功学员,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是怀抱几个月孩子的母亲,全都不放过。

据营救法轮功学员资料库显示,王立军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任锦州公安局局长期间,使辽宁锦州成为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之一。期间至少有500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抓捕关押,其中至少71人被迫害致死,此外还有30多人被迫害致残。2008年2月,中共当局在奥运前开始加强打压,王立军一马当先,亲自部署辽西三市(锦州、朝阳、葫芦岛)的统一大抓捕,一时间,共近100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其中现已有3人被迫害致死。王立军却因此得到公安部奖赏,获得美国公费旅游一周。

2008年6月25日,王立军被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由锦州公安局调任到重庆市公安局担任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王立军调到重庆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步步升级,在2008年奥运前后,重庆市被抓捕、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有240多人。

2011年1月1日至11月6日期间,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被迫害的学员达340几人,其中有257人遭抓捕,有22人被非法劳教,有60几人遭到居委会或警察骚扰、恐吓。

报导指出,上述这些数据仅只是突破网路封锁被揭露出来的案例统计,实际数据还要更多。

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涉嫌重大

在被媒体报导的事例中,最为血腥残暴的,是王立军被指控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2年2月16日发表的最新调查报告《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列举相关证据显示,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涉嫌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活人人体试验。

报告并引述一名曾在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的证人,其向海外媒体公布的现场目击证词。2002年,该名证人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海外媒体的报导中并指出,在王立军的官方简历中,有一段和他公安局长工作毫不相关的、任职期间取得的器官移植研究成果,叫作“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另外,在学术文章《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从没做过移植研究的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

追查国际就王立军事件正告中共官员

针对种种的证据指控,“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2年2月10日发表声明中提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性质等同于纳粹战犯。届时,不仅是国际特别法庭,就是中国的现行法律就足以把参与迫害者定罪。王立军的事例充份说明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是为功名利禄而出卖良心、破坏法制、败坏道德的社会毒瘤。他们的所作所为害人更害己,最终会自食其果。”

过去,王立军在薄熙来的支持下,扳倒了他的前任公安、司法局长文强并将其处死。文强临死前对王立军说:“有一天你的下场也会和我一样!”如今一语成谶。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2/23/n35202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