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源乡村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

(一)诚念“法轮大法好”,做腰托手术后迅速康复

新莲口述 同修整理

我叫新莲(化名),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今年五十六岁了,腰椎盘突出已经好几年了,腰痛时就靠吃药顶着,到了前年(二零一零年)秋后越来越严重了,到了冬天几乎行走都不方便了,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骨节已经错位了,需要手术,得换一节骨头。一家人都很为难,不但要花二三万元钱的手术费,而且最让人为难的是做这个手术风险很大,做不好就彻底瘫痪了,很多人也都说做这个手术十有八九要瘫痪的。做这样的手术给全家带来的精神压力也是不小的,犹豫不定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决定去做手术了,也就是二零一一年正月三十那天做的。

我们村里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以前都跟我讲过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祛病健身有奇效的道理,我不反对,知道大法好。那几个炼功人身体的转变也看在眼里,但是由于法轮功受中共这个流氓政权及当权者的无理镇压,心里害怕不敢学。因为老百姓谁都知道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法律是给没有钱、没有权的老百姓制定的,有权有钱的人都可以逍遥法外的,当权者更可以以权代法,凌驾于法律之上任意欺压老百姓。

这次我要做手术了,那几个大法弟子都到我家嘱咐我千万别忘了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敬念一定好的快,减轻痛苦,一定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这回我诚心诚意的相信大法好,带着大法的福音,带着大法学员的美好的祝愿,去了医院。手术做的很成功。我在家里没上医院之前就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医院進手术室我也在心里不停的默念,一直到他们给我打了一针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为止,醒来后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好象睡了一大觉一样。医生说已经给你做完了,手术很成功。我说:“做完了?”然后医生把我推出手术室,我还接着念,我每天都念。做完手术后的当天晚上到了半夜,病房里的病人和护理病人的家属都睡着了,我也睡着了,我丈夫也睡着了。这时我打点滴的瓶子里已经没有药了,这时挂吊瓶的铁架子上挂的氧气管子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我的头上,“砰”的一声把我从梦中惊醒,这时全屋的人也都被我惊醒了,护士也跑过来了,一看吊瓶里已经没有药了,护士赶紧把针拔下来。看到掉下来的氧气管子,她说:这管子怎么会掉下来呢?从来没有这个现象出现。我当时心里想,这一定是大法师父在管着我呢,不然的话,瓶子里没有药了,人们都睡着了,没人找护士会出现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手术后的第七天那天白天,我在跟病房里的人们说话,在不知不觉中就翻过身去了,我当时想我能翻身了。不大一会大夫進来了,我跟大夫说我能翻身了。大夫说:不行,能翻也不能自己翻,那样骨头会错位,必须三个月后才能自己翻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大夫这样告诉我,但是我经常忘记喊家里人给我翻一下身,多少次都是不知不觉中就翻过去了,这样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就回家了。

临走时,医生告诉说回家后必须三个月以后才能自己翻身,得养着,等到一年以后才能干活。出院后在家躺着睡不着时,我就天天看法轮功的真相小册子,后来又看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来了,一连看了五遍。

有一天,同修来看我,我说:我不等到三个月就想起来。同修说你感觉行吗?我说感觉一定能行。结果在两个半月时真的自己坐起来了,等到三个月时已经自己能下地走路了,到六个月以后就开始慢慢的干家务活了,洗少量的衣服,做饭都能行了。到了七二零那天我来到同修家,同修一看到我就说,“真是心想事成,你不来我还想一会找你去呢,因为我想你光看书不行,还得学炼功,这样才能更好的祛病健身。”同修说,今天这个日子很特别,以后人们一想起“七二零”就会想起江鬼,因为它无辜的害死中国无数个善良民众的生命,使多少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用罪恶滔天都形容不了它的罪大恶极。自从炼功以后,我身体恢复的更快了。

到了秋天,已经能到地里干活了。我家有一百米和八十米两个大棚,收完秋后天天到大棚里干活。身体的变化一家人都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现在丈夫、儿子,儿媳都大力支持我炼法轮功,因为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二)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母亲平安的生下了小宝宝

辽宁大法弟子

一天我遇到一位同修,给我说了她儿媳的事情让我感到很神奇。她说:

我的儿媳妇金伟(化名)有先天性心脏病,原来我们家不知道,怀孕后到医院一检查说是先天性心脏病,生小孩很危险,到生小孩的时候得去朝阳或沈阳医院,不能在凌源医院生,因为风险很大。

听了医生的一番话后我心里没有着急,我当时想,金伟的父母都炼法轮功,到我们家,我们两个当婆婆公公的也都炼法轮功,一定没事,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四个大人炼功,这孩子受益更多,更是什么事都没有。

后来我又碰到金伟的妈妈详细的问明了此事,她说:我记得那个时候孩子还不大,几个月现在我也忘记了,当时身体可不好了,非常虚弱,经常在本地的药店里买药吃顶着,后来一看不行就到大医院去检查,结果查出来有先天性心脏病,当时也是着急的没办法,后来我就想,或许将来有一天有能治这个病的好办法呢。到了金伟七岁那年,有人向我介绍法轮功,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而且说只要真心真意的炼法轮功什么病都能治。回来我就带着金伟和我一起炼功,炼功后孩子身体变化很快,因为小孩没有杂念,很纯净,炼功效果也很好,病去的也很快,几个月后孩子身体越来越好,象没病的孩子一样,身体健康,整天快快乐乐的。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江鬼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迫害,后来孩子因为害怕就不炼功了,只按“真善忍”做一好人,但是身体一直是很好的,从七岁开始炼功到二十三岁结婚从来没吃过一片药。这次突然检查出来说有心脏病,不能在本地医院生小孩,我们几个大人都知道是因为多年不炼功造成的。虽然这样,我们心里都有底,求大法师父保护一定没事,只要我们两家人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师父相助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到了孩子该出生的时候,我们带着金伟住進了医院,等待着孩子出生,因产房的大夫不知道金伟有心脏病,后来我们想想还是告诉大夫一声吧,他们听后说:在这能行吗,我说没事,医生怕担责任,让我们自己签字。小孩真的平安的出生了,是个小女孩,母子平安。

现在小孩已经两岁了,从打医院回到家中,到现在这个小孩奇迹般的从来没吃过药,而且身体一直很健康。听了同修的一番叙述,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母亲能够顺利的生下小宝宝,而且母子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效果真是太神奇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255000.html

Advertisements

“四二五”上访是和平理性的反迫害

文/楚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很多人都听说过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访办公室集体上访的事件。法轮功学员之所以上访,近因是天津警察无理抓捕了四十多位当地法轮功学员,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共内部自一九九六年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上访,是以合理合法、和平理性的方式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学员们静静的在路边看书、等待

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功法,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和“真、善、忍”的法理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让上亿的修炼者身心受益。然而,中共和那个妒嫉成性的时任党魁江泽民却容不下上亿民众做健康的好人,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为制造打压借口,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把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和平上访说成是所谓的“围攻中南海”,造成时至今日,仍有一些人被中共谎言所蒙蔽。

其实在“四二五”上访过程中,法轮功学员极其的平和安静,没有打标语,没有喊口号,对当地的行人和车辆的交通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根本没有什么“围攻”,更没有什么“围攻中南海”,他们只是集体到位于府右街的信访办公室上访,而该办公室在中南海附近。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法轮功学员在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无论是在向民众澄清真相还是在反迫害,从来都是理性平和的。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和当地社区良性互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即使遭到中共人员的凶残迫害,也从来没有以任何暴力的方式报复伤害他们的人。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有目共睹。

在中共的谎言宣传下,也有一些人误以为“四二五”是当局迫害的起因,其实不然,以江泽民和中共对权力的变态心理,即使没有“四二五”事件,他们也会制造其它事端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他们上访恰恰是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制止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的中共的打压和迫害,在暴政面前坚持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

中共的暴力和谎言,其对传统文化、理念的破坏,代之以党文化对民众长期的洗脑,让很多人扭曲了自己的是非观念,自觉不自觉的站在中共角度看问题,以为很多人去上访就如何如何,其实上访者只是在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仅举一例:美国总统布什第一任宣誓就职的时候,有数万名民众前去鼓噪抗议,当时布什还没有执政,谈不上有什么过失,可是这些民众还是因为选票争议前去表达自己的不满。而在此之后,布什政府也没有给他们安上“围攻”、“闹事”等罪名进行镇压,因为迫害表达意见的民众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两相对比,更加反衬出中共江泽民一伙与民为敌的罪恶本性。

下面,本文将简述“四二五”上访始末。

一九九六年就已开始的打压

中共的一些政客和御用文人为捞取政治资本,从一九九六年起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诋毁。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中共喉舌媒体《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诋毁法轮功。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一九九七年初中共公安部以先定罪、后调查的方式,在全国搜罗罪证欲构陷法轮功。全国各地公安局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就此停止。

所以中共内部早在一九九六年就已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和构陷。

一九九八年北京电视台事件

一九九八年五月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利用该台记者在北京玉渊潭法轮功炼功点采访炼功学员时的镜头,播放科痞何祚庥对法轮功的诽谤。节目播出后北京及河北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以写信或直接造访电视台的方式,讲述亲身经历,指出节目内容与事实不符、误导观众。一九九八年六月二日,北京电视台在了解情况后,承认上次关于法轮功的节目失误,播放了一个表现法轮功学员清晨在公园里祥和的炼功场面及其他人士一同晨练的正面节目。

一九九九年天津教育学院事件

在北京被揭穿后,科痞何祚庥不甘心,继续寻衅滋事。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又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引述一九九八年在北京电视台用过的已被证明为不实的例子诽谤法轮功。该文章在天津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在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非常平静、祥和,向杂志编辑和秘书讲述了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

然而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四十五人被抓捕。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天津市政府的反常态度和警察的毫无顾忌,使人们明显感到一股来自中共中央高层的压力。但是,法轮功学员们坚信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他们的亲身经历证明了法轮功是好的。从四月二十四日晚开始,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自发地想通过上访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四二五”集体上访

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中午时分,当时的总理亲自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申诉了三点要求:(一)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二)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三)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当时的总理很快下令天津警察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十点,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学员清扫干净,以至有在场警察感慨的说:“看,这就是德!”

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上访和平理性,是行使公民的权利,是面对强权暴政坚持信仰、坚持对良心负责、坚持对社会负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迫害发生后,每年的“四二五”之际,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在当地举行活动,纪念“四二五”和平理性、大善大忍的精神,抗议中共对善良平和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邪党头目下密令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当夜,江泽民发信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中共头目,声称“共产党如果战胜不了法轮功,那将是天大的笑话”。这封信被当作内部机密文件层层向下传达。江泽民的“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妄想,以及由随后成立的“六一零办公室”推动的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都是由此而来。

中共的本性就是“假、恶、暴”,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内斗外整的历史。从它的出生到今天,中共的整人从未停歇,最近的一次就是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至今已经历时十二年。

结语

法轮功是修炼、是信仰,法轮功学员对权力和权谋从来没有兴趣,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讲真相是维护天良、维护真理;是为了世人不受中共谎言误导,为了世人能够得救。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来就没有成功过,现在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真理的迫害更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3/254492.html

世纪大戏看点决不是中共内斗内哄(图)


「中国共产党亡」!──中国贵州境内惊现天成「亡共石」

梁新

【人民报消息】北京高层的变化,每天中国人都能感受到。究竟中共这个地球上最邪恶的轴心政权还能维持多久?这不取决于中共,而取决于民心的觉醒。

当我们不再当旁观者,不再把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世纪大战仅仅当成是中共高层「内斗」「内哄」,而明白自己是这个舞台上的一个重要角色,是在做自己的生死抉择,并做出正确的选择时,这场大戏是否就不需要了?!

从2月6日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到3月14日两会结束温家宝记者会揭出重庆问题,薄熙来被免职,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其实不过是正邪较量在中共体制内的一种表现而已。

现在,中共国的政局,不是谁胜谁负的问题,也不是山寨国是否还能存在的问题,结局已经定了,就象电影一样,无论哪一部电影它的结局都是好人最后战胜恶人。所以,中共瓦解的过程只不过是所有人在其中表演的过程。最终当然是根据自己的表演得到自己应有的定位。

江系一直想把温家宝搞掉,想让黄菊当总理,最后黄菊得了最痛苦最折磨人的胰腺癌,发现时已经晚期,死时已经不成人样。很多江系人马没有从黄菊的死中总结经验,以为这是偶然的。

为什么这些年来江系血债派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无论用什么办法也打不掉温家宝呢?为什么温家宝就可以让在海外被起诉的薄熙来当不成副总理,而下放到重庆市,最终免职下台?这难道是人能左右的吗?!

2011年12月底,总后勤部部长刘源在会议上突然出击,直指军委会两个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和军委委员中排位第一的国防部长梁光烈的腐败问题。这三个人都是江泽民在军中的亲信,而梁光烈还参与了薄熙来的军事谋反演习。刘源的胆气是从哪里来的?他一呛声,三个有军权的军头全虚脱了,过去的霸气哪里去了?

2012年元旦过后,被抓住把柄的郭伯雄、徐才厚不断深入各地,要求军队表态支持胡中央,据不完全统计,至今他俩已走访北京、沈阳、广东、福建、南京、陕西、新疆等地。解放军报连续发表社论、文章,要求军队要坚决听从胡主席指挥,要在政治斗争中站稳立场。薄熙来免职了,国防部长梁光烈也不可能没有内幕需要向胡温汇报。

由于传媒依然把持在江泽民死党李长春手里,所以互联网的控制成为血债派的桥头堡。但六四、神韵、法轮功、活摘器官等被控制最严的话题,目前时断时续显露于中共严加控制的网络上,连政变、薄周联合谋反阻止习近平上位,有时不翻墙也看的到。这不令人意味深长吗?被称为「防火墙之父」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哪里去了?数万网警打盹儿去了?!

周永康把持的政法委,从上到下,都有不愿回头的血债派,但一亿一千余万实名和匿名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里,就有中共高层官员、军队高官和各级政法委的人,他们不愿与这个残害中国人民的邪恶体制共存亡。

中共体制什么时候完结?随时都可能完结。要想不跟着「中国共产党亡」,那么现在就用你的行动来表明你的态度吧,不管你是谁。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3/31/56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