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维埃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众所周知,中共第一个政权的建立是1931年在江西瑞昌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那么苏维埃是什么意思呢? 让我们首先看看国内中小学生最常用的两本字典《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大词典》上的解释,以及《辞海》上的解释。会查到一个一致的答案,苏维埃:苏联中央和地方的各级的权力机关。

当然顺便解释一下苏维埃的来历。“苏维埃”一词是俄文“COBET”的汉语音译(英文为Soviet ),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苏维埃制度是苏联的政治基础,十月革命篡取胜利的当天,列宁在《告俄国公民书》宣告:“国家权力全部归苏维埃”。这样,苏维埃就成为苏联的国家政权。

那岂不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按照中共字典上的解释和逻辑稍微一推论:中共政权成了苏联的一个权力机关?

再看看历史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版本2004年版本)上的说明,《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五章第三节“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第117页):“1920年初,陈独秀和李大钊酝酿成立共产党时,共产国际派俄共的维经斯基等人来到中国,在北京会见了李大钊,并同北京大学的先进知识分子讨论了建立共产党的问题。然后,维经斯基又到上海,会见了陈独秀,帮助陈独秀进行党的准备工作”。

中间有行小字。注释1: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全世界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组织的国际联合组织,1919年3月,在列宁领导下成立,总部设在莫斯科。凡参加共产国际的各国共产党都是它的一个支部。注释2:维经斯基(1891-1953),中文名吴廷康,苏联人。共产国际派驻中共的代表。1920年春来中国了解情况,并帮助建立中国共产党。

这里中共实际上不打自招了,变相承认共产国际是苏联扶植和操纵的一个傀儡机构,而下属成立的各国共产党机构也都是它的傀儡,所以中共也承认了它成立初期是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而已。这在1999年-2004年和2004年到2006年历史教材高中版《中国近现代史》都可以查看的到的。

再深思历史教材另一个问题。《中国近现代史(下)》第一章第四节第17页《红军的长征》中间几段话:“那时候,王明、博古已掌握了中共中央领导权,左倾错误在中国共产党内占据统治地位。毛泽东被剥夺了中央苏区军队的领导权……”那么王明、博古是怎样掌握了中共中央领导权的呢?教材上的注释2原文如下:“1931年初,在中共中央六届四中全会上,由于共产国际代表的支持,王明当上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后来又代理总书记。”

教材原文关于5次反围剿失败的背景:“20世纪30年代初期,西方德国法西斯和东方日本军国主义日益威胁着苏联的安全,共产国际要求各国共产党抢在德日两国进攻苏联之前,取得本国革命的胜利,以武装保卫苏联。王明执行共产国际的这一战略,采取冒进主义方针,强令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党组织普遍举行罢工、罢课、游行示威甚至武装暴动。……临时党中央让军事顾问李德掌握了红军的指挥权。”

教材注释2:“李德,德国人。共产国际派来的。一说李德是苏联情报机关派他到中国东北搜集日本活动的情报。他跑到上海,见到博古,遂被聘为军事顾问,掌握了红军的指挥权。”

试想一下如果中共成立之初是一个独立的主权机构,苏联的共产国际怎么可能把一个独立主权机构的领导人说换就换了呢?把一个独立主权的军队指挥权给一个外国人去指挥的!?何况那个时候苏联离江西瑞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之间那么远的距离,想武装干涉也力所不及!

再比如说现在的联合国,没有权力说换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导人,就可以随意任免的呀!这些历史教材上实际上只表明了一个问题,中共从成立起就是苏联的一个傀儡政权,是个分裂国家的机构,连它的国号上都明明白白写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和1931年日本在东北三省扶植的“满洲帝国”有什么差异?唯一的区别是“满洲帝国”在国号上还承认它是满族人,是清朝的延续;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连称号上自己都承认是苏联的一个权力机关。连中国人的脸皮都不要了,在额头写的清清楚楚的我是卖国贼,汉奸政府!回忆一下中国大陆从小对民众的洗脑电影《闪闪红星》中的台词都是“保卫苏区”“保卫苏维埃”!一个中国人去保卫苏联的政权干什么?

如此一个荒谬卖国的政权在国内的字典和教材中表明的清清楚楚的问题,中国人不应该深思它的一切吗?卖国政权出身的恶党,能对中国人干出来什么好事吗?政治运动中害死了8000万无辜的中国同胞,毁坏了5000年的中华文明!作为炎黄子孙的中国人不应该退出这个汉奸恶党吗?

注释:该历史教材选自2004-2006年人教版教材,因为2004年底大纪元刊登《九评共产党》一书,之后《九评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大面积传播,有心人也能从该教材中看出中共来历的端倪,这和《九评共产党》上对共产党的起家的介绍可以印证,所以该教材被迅速大规模改写,本来应该是最少5年左右更写一次教材,该短命的教材只用了2年,在之后的历史教材中(从2006年-2012年新教材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中共一大成立之时的有关共产国际的背景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段历史了,王明上台,5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全部没有在新版的历史教材上出现,对于中共的党史基本上也是一笔带过。可见中共之做贼心虚!当然1999年-2004年的历史教材高中版《中国近现代史》也包涵上述内容,都可以查证参考的!也请国内同胞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为什么《九评》让中共恶党害怕得连教科书都迅速改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255274.html

Advertisements

老父亲的故事

文/ 一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

(一)

我父亲是县城退休的公务员,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他儿时读过三年私塾,因为他的后父是地主,又被打成右派,定性为只能利用不能重用人员,文革时挨过批斗,所以父亲怕极了中共的整人运动。因为父亲写得一手好文章和毛笔字,退休后,县老干局诗社破例让他成为会员。父亲身体一直很好,但二零零八年中秋节后,身体突然出现了“糖尿病”的各种症状。

我修炼了十多年,知道父亲突然“生病”一定是有原因的,于是,我问他最近做了什么事,想了许久,他回答说写过一首歌颂中共的诗歌而且还出版了。我说就是“它”了,你赶快写认错书,并且把认错书交给认识的大法弟子。他听后有些害怕,因为在中国大陆对大法弟子的监管是非常严厉的,他虽然知道大法好,却不敢跟大法弟子接触,更怕他的行为被中共邪党知道后对他加以迫害。几天后,父亲告诉我,他写了认错书,烧香跪拜,向神认错,之后把认错书烧了。不想两天后病状消失了,身体一如从前健壮。我听后,为他真诚的认错态度感到高兴,于是又叫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九年国殇日,诗社又叫父亲写歌颂中共邪党的诗,他拗不过,又写了并且出版了。国殇节后,他又病了,而且病状比前一次严重。他把病情告诉了我,我又问他做过什么事,他说他自己都在怀疑是不是不该写那些诗。我告诉他,邪党把你害得一辈子有才不得重用,你却用自己的才为它唱赞歌,欺骗其他的人,粉饰太平。他听后说他知道错了。又像上次一样写了认错书,烧香跪拜向神认错并把认错书烧了。第二天,他的病状又消失了。他打电话告诉我,声音激动,直说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从此,父亲再没写过给中共的赞歌,至今再未“病”过,精神饱满如六十岁的模样。

(二)

二零一零年,父亲到我居住的城市来玩,顺道去看他弟弟,两人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面了。三天后,父亲回来了,一進门就叫我放下手中的事听他讲。

原来那天中午父亲去见那个弟弟,一進门就看见弟弟一条腿打着绷带包着药,面容憔悴、痛苦,看模样极为苍老。一问之下才知道,弟弟二十多天前摔着了,到现在那条摔伤的腿还不能下地,动弹不得。弟弟家人热情地招待了父亲,闲聊中,他看父亲精神好面容显年轻,就问父亲有什么秘方。

父亲一开始没有说,在他与家人的一再追问下,父亲告诉他们:我本意是不想告诉你们这个秘密的,但你是我兄弟,不是外人,我就告诉你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其实父亲只是看了一遍《转法轮》,学过功法动作,但他觉得太苦了,又害怕中共的无端迫害,所以并没有修炼。)我身体才这么好,这么年轻。我教你们九字,你们没事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要诚心诚意地念,一家人都念,这样对你们全家都好。兄弟家人记住了父亲的话,并表示要诚心默念。其儿子、儿媳回家后,又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默念。

到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那个弟弟的脚已经能够放在地上,但他本人都没有留意到。第二天上午,父亲起床后,看到那位弟弟已经能拄着拐杖在屋里来回走动,一边走嘴里还一边说:真神!真神!第三天,这位弟弟拄着拐杖将父亲送到了路边。他们全家非常感谢父亲告诉了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他一个七十多岁的人在短短两天内腿就恢复得这么快。

通过以上的故事,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师尊的慈悲苦度,感受到了佛恩浩荡。合十,谢谢师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255325.html

从内部毁掉其党的江家帮

作者﹕陈静

【大纪元2012年04月07日讯】我的一位朋友,十多年前生了一种怪病,夏天要穿棉袄,盖几床被子。有一点风都受不了。她这样病了许多年,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夏天捂得一身臭汗也不敢打开窗子和门。

得怪病这期间,她看了无数的医生,没有人能给她一个科学的说法。过了很多年之后,她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身上有狐黄白柳以一类的东西附体导致的。她明白了之后,把自己供的那些带有附体的东西都扔了,神奇的是那怪病就好了。

被西来邪灵附体的中共已经不可救药,人性全无。

特别是以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为代表的江系可谓“强大”,“强大”到如恶魔附体一般杀人不眨眼,用“假、恶、暴”来打击“真、善、忍”,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下了“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可就是这样“强大”的江系,却脆弱到怕被线民的几句话吹到。于是无理抓捕千余线民并且封网3天。

我听说过林妹妹瘦弱得怕被风吹倒了的故事。却从没听说过谁怕被几句话吹倒。人们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说。别人对自己的各种说法,我们可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身正不怕影子歪。完全不至于为了线民们的几个贴子,就大肆抓捕。这样的政府首先会被认为没有仁义道德修养,更要命的那是一种犯罪。

从一个人推及到社会,如果一个社会足够健康就不应该害怕流言蜚语;如果一个社会足够健康就会建立相对透明的资讯机制,那么流言蜚语就没有了市场。

江系利用中共政法委来残酷的迫害中国老百姓,非法打压打击异议人士,民主人士,法轮功修炼者等等导致民众清醒后,主动放弃邪党。

邪党却把所有的不稳定因素归结为“流言蜚语”还有国际反华势力,很有意思的是,自从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之后,谁是不稳定分子,所有的人已经心知肚明,那就是以江系为代表的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

多行不义必自毙,周永康、薄熙来自以为聪明,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可是他们并不甘心就此放下自己邪恶的政权陷阱,可是它们越是挣扎,那样的结局只能让它们倒得更快,被清算的日子更早的来临10多年来江系利用手中窃取来的权力,大开杀戒,想抓人就抓人,想判你就判你,不需要任何的法律依据。用暴力来维护自己脆弱的神经。或用此种方式来收敛巨财。

江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信仰的是暴力,信仰枪杆子里出政权。把人性的恶推向了极致。最后的结局是一群恶人相互内斗,相互残杀。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就是他们恶斗的结局。以江泽民为首的江家帮实现了从其内部毁掉其党的目的。这是无可置疑的。

凡事凡物就怕心里烂,心里都烂了,就没救了。

凡事不找自己的错,到处去找替罪羊来维护自己的“伟光正”。中共用来遮羞的布,已经被中共的江系撕下来了。

任谁都无法堵住别人的嘴,我们只能修正自己。

这一刻,它们在王立军出逃之后,已经无路可走无路可逃。最后只能倒地而亡。
的确,看似强大的江系你一定看见了它们原来脆弱得一句话就能让其心碎,然后是悲惨的死去。

悲哉!悲哉!悲哉!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7/n3560085.htm

祸起萧墙 江周从内部推倒中共

──江周与中共狼狈为奸民心尽失 导致中共走向灭亡
作者﹕张粟田

【大纪元2012年04月07日讯】纵观中共百年历史,无不充满着红色恐怖,一路杀到今天,而中共欠下的累累血债早以使其积重难返,凭谁也再无回天之力。但在历史的进程中,也曾给过中共两次自我救赎的机会,可这两次机会都被江泽民一手葬送掉,把中共彻底推上灭亡的不归路。

喘息后的杀戮 江泽民葬送中共第一次救赎的机会

毛泽东在执政期间利用中共这部暴力机器发动了数次政治运动,直接或间接造成几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合还多,冤魂哭嚎之声淹没了中华大地。由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从1966 年5 月16 日正式开始,到1976年结束历经十年,中共自己称这段时间为“十年浩劫”。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数据统计,在文革中至少造成773万人非正常死亡。

1976年毛死后不久,他一手发动的文革被毛的继任者终结,当时的中国民不聊生人心思变,中共已经走到解体的边缘。但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未到80年代初,中共党内以胡耀邦为首的开明派,掀起了一场为历史冤假错案平反的运动,胡耀邦为中共挽回了一些民心,使中共得以有喘息之机,也为后来赵紫阳倡导的政治体制改革奠定了基础。

在赵紫阳先后担任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大力推动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强调中国要在法制与民主的双轨道上运行。对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限制都有放松,允许知识份子自由表达。赵紫阳提出中国要有真正的司法独立,政法委的存在就是干预司法独立的体现。1988年5月19日,在赵紫阳的主导之下“中央政法委员会”既政法委被撤销。

赵紫阳当政的那些年,是中共自1949年建立政权以来最为开明的时期,后来大陆学者称那段时间是中国的“小阳春”。

由于赵紫阳开明的执政方针赢得了民心,历史第一次向中共抛来橄榄枝,给了中共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国出现了要求中共改善人权、尊重广大民众的呼声。人民期待着中共能够自我改良,放弃共产主义那虚假的理念,放弃暴力与谎言,真正服务于人民。

89年更有大批爱国青年学子与民众走上街头,要求与执政当局对话,要求反贪污、反官商勾结、反腐败,要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但是,当6月4日深夜,天安门广场上坦克车碾过青年学生的身体时,也把中国人民的心给碾碎了。让全体中国人对中共彻底失去信心,对中国政治前途绝望,从此国人只关心钱和个人利益。中共以血洗天安门广场,拒绝了历史赋予它的这次选择自新自我救赎的机会。中共也把开明执政的赵紫阳拉下台,软禁到死。6.4屠城后,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

而江泽民是6.4血腥屠城的幕后黑手,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他踩着青年学生的尸体,从上海市委书记窜升为三权在握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在6.4前夕,江泽民禁止上海学生上街游行;关闭敢言媒体《世界经济导报》;软禁支持赵紫阳反对武力镇压学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力促邓小平对学潮采取武力镇压。

江泽民上台后,恢复了被赵紫阳撤销的政法委,为他以后打压民众埋下伏笔。江否定了赵紫阳之前做出的开明决策,江公然践踏人权与法制,让中共更加邪恶,彻底与中国民众形成对立。

江泽民直接导致中共错过第一次被救赎的机会,让中共再添血债,让中国人对中共政权死心。

血腥的回应 江泽民周永康葬送最后一次救赎中共的机会

在经历了89年6.4学潮之后,中国人对中共已不抱任何希望,对中国政治前途已绝望,社会风气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向下滑着。物欲横流,人与人之间缺少信任与友善,为我为利的观念成为中国社会的主导思想,“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成了座右铭。全民陷入一种焦虑、躁动的氛围之中。

在这种大的社会背景之下,中华大地出现了能让人自我完善、道德回升的功法“法轮功”,给焦躁不安的中国社会带来了祥和与安定。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悄然传出,她以“真、善、忍”为准则,在使练习者强身健体的同时也让人的道德得到了提升。到1999年,法轮功练习者已近1亿之众,使中国社会出现了一派安宁稳定的气象,也给中共带来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然而,中共残暴的本性与江泽民、周永康等人的邪恶,无间的接合在一起,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以血腥的杀戮,葬送了中共这最后一次历史赋予它的被救赎的机会。

江泽民因6.4屠城而撑权,手上沾满死难学生的鲜血,上台后又因惧怕失去权力后被清算而终日惶惶不安,当法轮功在中华大地悄然兴起达到近1亿之众时,也触动了江泽民紧绷的神经。江受意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制造事端,破坏法轮功学员炼功的环境,制造打压法轮功的藉口。于是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国家信访办上访,争取自己在公园里自由习练法轮功而不被警察骚扰的权利。当日夜,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上访代表,圆满解决了4.25大上访。因为开明处理,朱镕基赢得国内民众与国际社会的赞誉。

而江泽民的妒嫉与恐惧也被同时引爆像火山一样喷发,他妒嫉法轮功学员有一亿之众,他恐惧一亿法轮功学员会威胁到他的执政地位。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之名,对法轮功习练者开始大肆血腥的镇压。迫害中,江泽民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命令,使无数家庭支离破碎,使老人失去儿女,使幼童失去父母。其中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至死者达3518人,而至伤、至残者难以计数,被劳教、判刑者有数十万之多,更有不通知家属被秘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无法统计。这罪恶至今还在延续着。

在迫害中江泽民、周永康与中共狼狈为奸,共同犯下从未有过的、无法被人类社会所原谅的罪恶,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公布了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确证中共大规模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行。

“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派来两名军医,将一名完全清醒的女法轮功学员在没有使用任何麻药的情况下,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这是一位在辽宁公安系统工作的匿名人士向《追查国际》披露的。

他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睹了活摘器官的全过程,他说,“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她)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 “(医生)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当时王立军(时任锦州公安局长),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前任),下死命令(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

江泽民、周永康与中共在迫害人民这条罪恶的路上走的太远,因为积重难返早已无法回头。江为了让迫害政策延续,给他的追随者们高官厚禄,又为了使这些人无法下船,让这些参与迫害者的手上沾满人民的鲜血,从而使他们为求自保更加死心塌地的迫害法轮功、迫害中国民众。

民心失尽 中共彻底走上灭亡的不归路

江泽民周永康利用共产党固有的邪恶,对中国民众进行的残酷迫害,使中国人民再也不会去相信中共的谎言,并越来越公开反抗政府的恶行,中共洗脑宣传也不会再得到它想要的作用。中共失去民心的支持,也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和它存在理由。

当中共政权在6.4屠城后又残害法轮功学员时,因为它民心尽失,这时它实际上已经灭亡了,只是还剩下一具躯壳而已。

在历史的进程中给了中共两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一次是89学潮中共屠城的前夕在政治层面上,一次是1992年法轮功传出后在信仰层面上。但这两次机会都毁在江泽民、周永康等人的手上,以血腥杀戮来作为回应,让中共再添无法被原谅的血债,彻底把中共推上灭亡的不归路。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7/n3559964.htm

有感于“我说的就是法律”

【大纪元2012年04月07日讯】2012年4月7日,他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题为《有感于“我说的就是法律”》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共从建政以来,根本不讲法律。毛一道批示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江泽民设立的“610办公室”是当今的“盖世太保”非法组织。

文章说,他看了明慧网2012年3月25日报导的《入室抢劫 上海恶警称“我说的就是法律”》,说的是2007年3月24日,上海市宝山区国保大队带领十几人对法轮功学员陈蕾家进行抢劫,抢走家中电脑及书籍。当时国保部门的一位姓顾的处长拍着桌子吼道:“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

乍一听,这位顾处长简直狂妄到了极点,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可是细思之下,特别是和中共邪恶的历史以及迫害法轮功期间诸多中共党徒罪恶的言行相比,他能说出此类话来,也是有滋养他的土壤。

毛一道批示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

1951年2月,中共中央对全国党徒下指示,说除掉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杀得少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泽东亲自批示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以当时中国六亿人口计算,毛一道批示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

中共的指示与毛的批示有法律依据吗?怎么说杀人就杀人?他自己都说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连公检法都能砸烂,毛泽东无法无天的话自然就成了中共党徒杀人时依据的指令了。

中共的“610办公室”是盖世太保

中共的头目到了江泽民时期,中共早已号称要依法治国了,可是江泽民竟然出于个人妒嫉,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据他的意图,“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诬称“法轮功就是××”。在对法轮功学员具体迫害时,他又指示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结果,中共党徒在迫害法轮功时竟然以此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依据。“人民日报”发的社论不是法律,江泽民的讲话更不是法律,可是在具体的迫害中,却成了迫害的依据。

中共的“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一伙为专门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类似于希特勒盖世太保的特务组织,其头目刘京,于2002大年前夕,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议上,暴跳如雷地批评了吉林省“工作不力”,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令,并在这次会议上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可以开枪打死”。

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为了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在长春利用电视插播技术,通过有线电视的八个频道播放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与《是自焚还是骗局》两个影片,令中共异常震惊。江泽民更是恼怒到了极点,密令对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杀无赦”,于是五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至少七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判以四到二十年重刑。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根本不讲法律。当然如果按照法律办事的话,中共根本就达不到迫害的目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抓捕、劳教、判刑、开除工作、刑讯逼供、监视、骚扰、酷刑乃至活体摘除他们的器官,没有一样不是违反法律的。

中共的基层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竟然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吉林公主岭国保大队的恶警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蛮横地说:我们就是不按法律办事。河北省迁安市法院人员公开宣称:法轮功案子不按照法律办案。长春中院对法轮功学员上诉的案子不开庭就直接宣判,而且说:法轮功的问题可以不走法律程序。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告诉律师:我们不讲法律。吉林农安“610”对律师说: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湖南益阳市对法轮功学员张春秋进行冤判的法官说:“现在是党权代法要镇压法轮功,我们只能走过场,走形式,没有办法,这怨不得我们。”上海市宝山区国保大队的顾处长说:“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

从历史上来看,中共不讲法律是一脉相承的;从现实来看,中共普遍不讲法律的根源来自于其头目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与指令。中共为了迫害一个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完全置法律于不顾,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各级中共党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猖狂叫喊。可是受到迫害的能只是法轮功学员吗?法律被破坏的情况下,每一个中国民众受法律保护的权利都会不同程度地被剥夺。法轮功学员为捍卫自己权利的反迫害,当然也是对全体中国人民权利的维护。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7/n3560244.htm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

作者﹕郦剑锋

【大纪元2012年04月07日讯】法轮功自1992年公开传出,至今20多年。中国国内有上亿人学炼,国外有114个国家和地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因为要让那么多外国人了解他们并不熟悉的中国气功文化,能够学炼,对绝大多数甚至连中文都不认识的老外来说,是难以想像的,毕竟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传统,东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对客观事物的认知判断等等,都存在显著差异。

这么多人、这么多国家都在学,都不反对,光是法轮功获得的外国各类褒奖高达数千种(项),可以说法轮功超越了不同的国家、种族和地域的界限,而被世界广泛认同。令人奇怪的是,法轮功却在他的祖国遭到残酷的镇压迫害!而且,这种迫害一度迷惑、困惑了许多中国人。

对中国人而言,本性的善良使得他(她)考虑问题的基点都尽量往好处着想,替别人着想,与人为善,这是华夏民族的传统和优良品质。中国人对政府的态度也体现了这一点,总是将统治全国的中共政权看作人民的政府,不存戒心。当然,这与中共长期的洗脑宣传有关。

这种先入为主的思维如果针对的是一个正常的政府,那没有任何问题,但对中共来说并不适用,中共60年的黑暗统治史已经作了最好的注解。

中共镇压法轮功,有人据此认为政府肯定没错,法轮功一定有错,否则政府不会打压。有人还举出其他宗教团体的例子,说中共都不打它们为何单单对你?言外之意还是你们法轮功有错。

其实,翻开中共的治国史,60年不长的时间,中共曾经发动了一场接一场的运动,折腾来折腾去,几乎没有消停的时候。从建政初期的镇反、改造(包括思想改造)、批胡风、批《武训传》到反右、大跃进、文革,再到反自由化、批华胡赵、六四……没有一件事做对过,到处充满杀戮迫害,到处是冤假错案。这些运动,难道青年学生、知识份子错了?胡风、武训错了?今天人民上访维权,反对强拆,群体事件一年20多万起,难道还是人民错了?

有一条手机短信,上面写的是:“生活在城市,给政府添麻烦了。”看后让人心酸。这就是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中国人!中国人骨子里一直秉承古老的传统,无欲无求,踏实肯干,通情达理,任劳任怨。今天,还有多少人贫穷劳苦,两手空空,买不起房,治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还有多少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一天连一美元的最低生活标准都达不到(去年政府的统计数字是1.28亿人)?多少农民工兄弟每年都得背井离乡外出打工还得忍受各种歧视?(据说农民工有2.5亿人)中国八亿左右农村百姓,他们60年来从政府那儿得到过什么?政府给发过一分钱吗?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提过任何要求,更不曾拿起枪来造反。

中国人是善良的,优秀的,智慧的。人民养活了政府,撑起了社会,也创造了历史的辉煌。这是政府的幸运,国家的幸运!面对这样一群人,十四亿人,你还这么忍心以那样的方式对待他们?还把他们当作维稳对象?

法轮功也是如此。他们都是亿万中国普通百姓的一员,真诚、善良、宽容,胸怀宽广无私,为了别人为了国家为了社会。这么多年的迫害,很多人流离失所,生活极度艰辛,还要不时忍受莫名的骚扰、监控、非法抓捕、劳教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他们依然无怨无悔,默默承受。

害怕善良,害怕好人,这不能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民的政府的所为,只有邪恶如江泽民、罗干、周永康之流才会极力维持打压。一个简单的逻辑在于,如果好人太多,坏人、恶人就没了市场,就会失去兴风作浪的舞台,最终就被淘汰。

从另一方面讲,中国人民也不是来接受谁谁欺压迫害来的,这个道理人人皆知。一个政党、政府,不能依仗你有权力,你就可以高高在上,任意妄为,伤天害理,因为谁也没给你这样霸道的权力;政府和政党也非永远正确,更非“正确”的代名词,“伟光正”更是不可能的。

善良不需要理由。人的善良出自人的本性,是人自觉的精神境界的体现,它发乎内心,无需证明,无需得到谁的首肯。假如全社会都撒谎,谎言依然还是谎言;人们都不善良,善良者也不是错误。

善良好坏与否,关键还在人的选择。今天,面对天象的巨变,面对严峻的社会现实,面对“天灭中共”在即的历史机遇,换一种思维进行理智理性的分析与抉择,才能不被假象和层层迷雾所惑,起码也能活得明白心安理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良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7/n3559767.htm

得民心者胡温,战焉有不胜

李天笑

來源:新唐人电视台

胡温与周江之斗已到了生死存亡和表面化的最后阶段。什么“九常委植树”和“满怀对18大信心”等都是图尽匕首见前的烟幕。

胡十年胯下之辱,温三代隐忍之势,周狗急跳墙之斗,江一口临终之气,皆在此一刻迸发。中共历史上最凶险也是最后的一幕就在此时拉开。且不说江系近年来对胡的暗算凶杀,也不谈温屡遭江系的排斥挤压,也不提薄周联手对习的政变阴谋,仅就最近北京日报明目张胆叫嚣“总书记不能淩驾中央之上”和博讯网上江系写手昭明恶毒挑拨说温在89天安门广场负有将“赵紫阳当场击毙”的政治保卫任务这两点,就足见江系已在作最后一搏。

在这场殊死战斗中,谁输谁遭清算。胡温为何迟迟不对周江下手?最关键一点是胡温对民心所向及人和之力似未有充分认识。如果胡温只是把这场斗争看成是“权力之争”,或者进而是“路线斗争”,甚至是“谋反”(更不要说反腐败),那只是党内矛盾,争权夺利,左右互搏,民众坐观以乐,因为跟民众利益没有关系,所谓“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民心不顺,难取兵革之利。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孟子是说,城墙再高,护城河再深,武器装备再坚硬锐利,粮食供给再充足,人心不和也只有弃城而逃一途。能有围城之势和作战物质环境,已有天时地利之佑了,此时最重要的是作战中的人心所向、上下团结。所以说,决战之胜和威慑天下不能只靠武力的强大,而要顺应民心,即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恶人寡助到了极点时,连亲属也会背叛他;而明君多助到了极点时,天下的人都会归顺他。所以,凭着天下人心归顺之威之势,去攻打众叛亲离的小人,要么不打,要打则无往不胜。

民顺则擒周伐江师出有名。胡温目前有两条思路。一条是沿着党内权斗,或政改小打小闹。但此途民众早已厌恶,只会看笑话,根本不对其报任何希望。民众已经不会相信中共能通过政改清除晚期癌症般的腐败和还清还不清的血债和罪行。此途脱离人民的期待和社会现实,擒周伐江师出无名,只能使周江在党内卷土重来,最后胡温反被清算。

另一条是看清人民唾弃中共、中共必亡的大势,跳出中共党内体制的框框,与人民联手,做几件顺应民心,符合民意的大事,在浩浩荡荡的民众多助之下,顺便端掉江系。比如说,释放高智晟、废除劳教制度、公布江系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行、彻底开放网路和媒体、平反64等。由于周江在上述每一件事上都犯有罪行,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擒周伐江师出有名,最后周江彻底被扳倒、被清算。

最后,还有关键一点是,胡温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说到底,胡温如不能利用当前的有利条件,当机立断,那将永远痛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