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的深层原因

—— 重庆老百姓不得不知道的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今年年初,王立军和薄熙来闹翻后,因为王知道薄家太多的黑幕,薄熙来要杀人灭口,王为了保命,二月六日,化装成女人逃进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申请政治避难,交给了美国许多有关薄熙来、周永康等中共高层的秘密。薄熙来知道了情况之后,出动了包括装甲车在内的七十多辆警车越界到四川成都,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造成了重大国际事件,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

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和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都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最大嫌犯,从而得到江泽民集团的提拔和重用,但这也是他们悲剧的开始。

一、中共因迫害法轮功已时日无多

中共夺权六十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副部级官员逃入美国领事馆申请政治避难,表明中共内部已经离心离德,高官都对中共失去了信心。现在从曝光出来薄熙来的丑闻中,人们可以看出中共高层的黑暗、腐败和血腥。这也让人看到,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的都是贪污、腐败、冷血、心狠手辣之人。王立军向美方提供的情报中就有涉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活摘已经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其邪恶程度远远超过法西斯屠杀犹太人。

中共的邪恶程度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能力!

美国国务院更新了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内容包括:“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该问题属于核查不得入境的理由类问题。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现在已经是植物人,其迫害也让中共把自己打倒了,现在中共内部很多高官都在谈论中共什么时候垮台,如何能够让中共多活一天……就连现在被立案调查薄熙来,早就把八十亿资产转移到国外,说明他也想留一条后路。一旦美国进一步公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那么法西斯的结局就是中共的前车之鉴。

二、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血债派”)血债累累

王立军这个参与很多例活体摘取民众器官贩卖盈利的直接罪犯,他自己为了不被中共内部灭口,就把这个江泽民派系犯的最大的血债的罪证交给了美国人,一旦这些证据如同之前他提交的薄熙来和周永康要搞垮习近平的证据被有意或者无意的曝光给世界媒体,后果可想而知。他走出美领馆的时候喊的“鱼死网破”,中共这个烂网必然破掉;可以说是王立军点燃了中共垮台的炸弹,这也是为什么胡锦涛要痛骂王立军是叛党叛国了。

迫害十三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5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论是在迫害中幸存、还是死亡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是在肉体上、精神上饱受中共各级恶人无休止的骚扰,恐吓,凌辱和摧残。据公安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至少有十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万人,被拘留、罚款、强制送洗脑班迫害的更是达上千万人。

王立军提交给美国领馆活摘证据后,胡、温不甘心继续背这个黑锅。

三、为防被清算,江泽民集团人人自危,要控制政法委维持迫害

为了防止清算和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江泽民集团想方设法要保住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控制庞大的公检法司系统继续迫害,而且要由积极参加迫害、手中沾满鲜血的人占据这个位子。罗干退休后,双手沾满鲜血的周永康接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继续江泽民的迫害政策。

按照预定,中共要在二零一二年秋召开“十八大”,血债累累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急需一个人“入常”接替周永康,继续迫害法轮功,江家帮看中的这个人就是薄熙来。

薄熙来为了能够升官,不择手段,极力迎合江泽民,任职期间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包括血腥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双手沾满了鲜血。而他因为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当时身为商务部部长的薄熙来陪同副总理吴仪飞到美国,这是他任商务部长后的第一次出访,不过迎接他的却是法庭起诉。

而在加拿大,薄熙来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之中。名单上的人如试图进入加拿大,即会受到调查,被拒绝发放签证、或被禁止入境。 薄熙来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国外被起诉,也给中共丢尽了脸。结果薄熙来在“十七大”后被下放到了重庆,其实就是断了他“入常”的路。他想要按照常规进入常委接替周永康的职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薄熙来血债累累又野心极大,为了不被清算,为了金钱、权欲不惜铤而走险,和周永康策划军事政变,必要时谋反夺权。

四、江泽民执意迫害法轮功种下无穷祸根

王立军知道了薄熙来太多的黑幕,而且王立军热衷于搞监听,秘密收集了薄熙来的很多录音。王在美领事馆申请政治避难期间,向美方提供了大量中共高层的秘密材料,其中包括薄熙来和周永康策划军事政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等。在二月中旬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美国方面把这些秘密告诉了习近平。习近平回国后,支持胡温对薄熙来的处理。

薄熙来和周永康策划军事政变,得到了江泽民的同意和支持。为了看清薄熙来和周永康策划军事政变背后的根本原因,我们必须要深入到中共的最高禁区:法轮功问题。这是理解这些年来中国问题的关键。

一九九九年七月,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下令镇压法轮功时,当时的中共中央七个常委,除了江本人外,其他六人(包括胡锦涛)都不同意镇压。当时,这七个常委(包括江本人)都看过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而且在一九九八年,刚退休不久的乔石主持了在北京、广州等地的大型调查,调查结果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且把调查结果提交给了政治局。中共高层对法轮功非常了解。

江泽民为了让其他常委支持打压,一方面用高压手段,另一方面用欺骗手段,利用中共的情报系统,制造假情报,造谣说美国中央情报局给法轮功多少多少钱。江泽民、罗干一伙制造了很多谎言抹黑法轮功,如所谓的“一千四百例”。当时确实蒙骗了很多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依靠谎言和暴力的迫害难以为继,于是江泽民、罗干一伙策划了“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煽动仇恨,把迫害推向更加邪恶和血腥,包括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中获取暴利。

五、江泽民在美国被告上法庭

二零零二年十月,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之前访问美国,但是在芝加哥的时候被法轮功学员告上美国法庭,这使得江泽民在国际上丢了大丑,心中非常恐慌。

如今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徒在国际上如过街老鼠一般,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等近三十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已经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权恶棍。在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把晋升、工作成绩、奖金等等和迫害紧密挂钩,提拔积极参加迫害、手中沾有无辜法轮功学员鲜血的人,而且把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提升为政治局常委,使得政法委、公安部门的权力激剧地膨胀,以“维稳”为名,重点迫害法轮功。

六、善恶有报,天灭中共,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突然出现了王立军冒险跑入美国领事馆的国际事件,把这一切曝光于天下。昔日所谓的“政治明星”薄熙来和“打黑英雄”王立军及其他们的家人,转眼之间落到了让人预想不到的悲惨下场,可见人生无常。惟善恶有报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同时他要求每个弟子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按“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进行修炼,提高自身的道德,在当时众多的气功中脱颖而出,并迅速传遍大江南北,为人们所喜爱。《转法轮》一书出版后供不应求。1996年《转法轮》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北京市十大畅销书之一。自九二年传出至今,已传遍了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在全球各地出版发行;在印度目前已有八十多所学校的师生在炼法轮功,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热爱与各国政府的支持,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在国际上荣获感谢信函与褒奖三千多项。

历经了十多年的血雨腥风,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压倒,依然一如既往的坚持对“真 善 忍”真理的信仰,并按照“真 善 忍”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做一个高尚的好人,更好的人。我们不顾自己的痛苦承受和巨大付出,一直在向人们讲真相,希望唤醒大家的善良本性,我们一直不顾安危的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保谁的平安?保的是良知尚存的人的平安。是希望大家在天灾人祸来临时能得以幸存。

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巨石,石面上有排列整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经三路专家前往考察,这块巨石距今已有2亿7千万年,500年前从高崖上落下来,断成两块,字在右边那块巨石上,清晰可辨。经鉴定,这些字都是天然形成的,没有任何人为加工的痕迹。现在又有王立军、薄熙来下场的警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同时也给中国造成了许多无法挽回的灾难,也触发了解体中共的退党大潮。

古有明训:“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那些仍在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应该从中看到中共黑帮政治的真面目,看清中共解体的结局,不再参与迫害,并向国际社会公开其他官员的犯罪证据,以弥补对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伤害,且退出中共,才是最明智的自我保全之策!

对于更多受中共蒙骗的人,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明辨善恶,坚守良知,退出中共,将会给自己带来一个美好的明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7/255783.html

Advertisements

王立军二零零八年操控锦州绑架案 三人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山东莱州市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曲成业,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在莱州市沙河镇家中被辽宁锦州市公安局跨省绑架,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当天有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此,在锦州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操控的大绑架迫害下,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曲成业

与曲成业同一天被锦州市公安局绑架、同一天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黄成被盘锦监狱、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恶警用十指插针等酷刑折磨致性命垂危,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离世。

被迫害致死的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于二零零八年四月被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和太和分局恶警劫持到锦州,非法关在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十月份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迫害,于十一月十七日被二 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与犯人毒打致死。


张立田

一、王立军操控锦州公安局大绑架、逼供

在锦州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亲自部署下,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锦州市古塔、凌河、太和三个区的公安分局恶警,在同一时间内绑架市内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洗劫大量物品,抢走现金十几万元。当天早六点左右,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居委会主任鞠久春伙同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锦州市女儿河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到黄成家中将他强行绑架,其中有个太和分局警察叫高宝。

与此同时,辽宁锦州市公安局跨省作恶,伙同山东省莱州国保大队三十多个警察翻墙入室绑架、抢劫,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绑架了在莱州市沙河镇金沙批发市场门市房的法轮功学员曲成业,然后在他店里掠走五台臭氧机、一台电脑、钥匙、光盘等,另外存折及现金共计一万元等也被掠走,被掠夺的东西没有清单。

当天曲成业被强制两手一直背扣着(一只胳膊从肩膀上拧下来与另一支交叉铐着,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姿势),从山东绑架到锦州的太河区刑警队,从第二天的七点到下午四点,没有给他饭吃,也没有给水喝,给他套上头套,固定在铁椅子上,胳膊和腿都动弹不得,铁椅子的夹子卡在肉里疼痛难忍,逼迫他说出所谓的违法事实,说出一点儿给他松开一点儿,他的所谓“犯罪事实”就是用这种手段拼凑出来了。事后家属质问太河区公安分局的代勇是怎样酷刑折磨曲成业时,他竟然对家属说我们没动曲成业一个手指头,家属说可是你们在折磨他!代勇无言以对。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法轮功学员黄成生前叙述他当时被绑架迫害经历说:“我被他们绑架到太和公安分局,他们把我铐到铁椅子上之后就走了,一天不给我吃饭。天色刚黑,太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戴勇等四个人就开始迫害我,他们将铁椅子倒过来,将我大头朝下折腾,又用摇电话的方式(即手腕缠电线,一摇就通电)连续电了我三个小时,一直迫害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将我从铁椅子上放下。当时我的双手全部骨折了,左脚大筋裸露出来。他们看我无法走路,就由两个人强行架着我送往锦州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我伤得太重拒收,他们又把我带到锦州市公安医院,医院大夫看看我然后对他们说:照相仪器坏了,做不了检查。一名警察说:他是法轮功,糊弄糊弄得了。我被大夫简单处理后再次送看守所又遭拒收,他们私下沟通后,看守所将我留下。”

黄成说:“在看守所里,在我不能吃饭、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太和公安分局警察还把我铐到死刑犯的铁环上好几天。戴勇经常在后半夜两、三点钟非法提审我,把我铐到铁椅子上,一口水也不让喝,一宿不让睡觉。戴勇说:‘把你们都整死了算了,整死算白死。’”

随后不久,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二零零八年四月在原籍山东省莱州市,被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队和太和分局劫持到锦州,非法关在第一看守所。

二、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八月七日,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庭审曲成业、黄成、刘凤梅等法轮功学员,来自北京的八位著名维权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曲成业、黄成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黄成在法庭上陈诉: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到晚上二十四点,长达十八个小时非法拘禁的过程中,办案人员给被告黄成套上两个头套,不断地使用电棒电击本案被告头部,造成一侧耳朵穿孔。

八位律师深入的分析了卷宗之后,指出这个案子从立案开始,就是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用刑讯逼供取得的所谓“口供”用来当成证据,把根本毫无关系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联系起来,拼凑了一个所谓的“犯罪事实”,这个案子实际上不是“侦破”的,而是做出来的。而曲成业本人,本来在山东做买卖,到过锦州两次,都是生意上的往来,和其余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根本都不认识,却被用来说成和锦州的法轮功学员有联系,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是无罪的。旁听的老百姓明白真相后,也表示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审判长为了拖延时间,把本来两天可以结束的审判拖延了四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锦州市邪党太和区法院非法和议公布了八月四日至八月十三日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结果,刘凤梅被重判十三年;张秀兰、黄成、和曲成业三人均被重判六年。当天在法庭上,所谓“法官”梁贺祥宣读完非法判决结果后,刘凤梅、张秀兰、黄成和曲成业都提出了上诉。当刘凤梅等法轮功学员要被带出法庭时,刘大声对参与迫害的法官、检察官说:“中国人不要杀中国人,请放下屠刀!”太和法院法警队长潘洪仲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举起拳头向刘的胸部猛击。

曲成业、黄成等纷纷表示不服非法判决,要上诉讨回一个公道。然而二审开庭的日期始终也没有公开,家属请的律师到法院要求二审公开审理,并问何时开庭,法院搪塞说我们正在向上反映这个情况,你们回去等消息吧。可在第二天家属到法院去问时,审判长却说不开庭了,没宣判呢,宣判结果后通知你。可见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根本就不讲什么法律程序,不讲什么人权。后来审判长通知家属,维持原判。

与此同时,锦州太和区法院二零零八年八月秘密对法轮功学员张立田非法开庭审判,非法审判是在看守所进行的,并非法判他五年。可笑的是,在张立田的判决书上写着孙敬超是人民陪审员,萧丹是书记员,而在刘凤梅等四名学员的判决书上,此二人调换了职位,即萧丹是人民陪审员,孙敬超是书记员。

曲成业在申诉中说:“申诉人是在山东住地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被无辜抓捕抄家的,在没有任何执法程序与手续的情况下,抓捕抄家同时进行。顺手拿走商店里的一万多元银行存款卡(至今也未归还)和六台家用臭氧机。从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钟申诉人被刑侦人员用手铐铐住,两手反背后押到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刑讯室,中途还要坐船过海。在刑讯室里,安排了四个彪形大汉对付我,将我固定在铁制的椅子上。两手两脚分别被四个带齿的轮子卡住,一坐上就疼痛钻心,吃饭、喝水、大便、小便都被禁止,从抓捕到审讯结束被折磨了两天一夜,用这种手段编造出来的口供漏洞百出,时间、地点、物证、人证、旁证都对不上号。这样拼凑的一宗刑事案件,却能被检察院受理起诉,还能被法庭审理作为判刑六年的依据。而申诉人向法庭提供的事情经过,证据确凿,刑侦人员都全部查清,法庭就是不理睬。另外在整个案件从刑侦到开庭结束都没有涉及到电视插播问题,可在(2008)太刑初字第一百二十八号判决书里却出现两次插播情节,这不是欲加之罪吗?一审判决后,我提出了上诉,我的律师也多次找到锦州市中级法院,要求二审公开审理此案,而锦州市中级法院无视基本事实,不开庭审理就直接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单凭申诉人这样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和一个扫大街维持生活的中年妇女(刘凤梅)就能制作卫星发射器,能叫人相信吗?这不是视办案为儿戏吗?”

三、张立田、黄成、曲成业先后被迫害致死

张立田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迫害。十一月十八日,张立田在山东省莱州市的家人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声称张于十七日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张立田年仅三十六岁,女儿当时才九岁。张的家人表示,张立田没有心脏病。

据知情人士证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号上午九点,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将已绝食一天的张立田叫到二楼犯人休息的一间小屋里,又叫来犯人李勇和刘裴岩,对二人授意后,接着四个人一起动手,对张立田进行毒打,暴打了三、四次。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被关押在监狱的人员没有看到张立田下来吃饭,他们感到很奇怪,以为张被关进小号了。打手刘裴岩出来后还向大家炫耀:“法轮功(指张立田)被我打服了!张立田跟我说,他账上还有二百多元钱,他想买方便面吃,行不行?”当天下午二点多钟,张立田最后一次被毒打后,偎在墙角一动不动了。恶警程军、张宝志又指使李勇、刘裴岩“看着”张立田,他们还谈笑说:“法轮功(指张立田)咋的了?耍赖不起来啦?”他们两个上前一拽,发现人已经死了,瞪着双眼。

黄成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黄成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是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管教科的杨冠军、管教科科长胡小东、李峰(科长)、于×(中队长)、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中共的这些恶警们,继续把黄成的头戴上头套,然后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最后把他放下来时,大队长管凤春又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逼迫黄成骂人,他亲自“示范”给黄成听,一骂三个小时,全是非常低级下流的不堪入耳的脏话。在此期间,管凤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曲成业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期间,身体多次出现严重危险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家人几次探视,要求回家休养,盘锦监狱都无理拒绝。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曲成业的身体被迫害的已很严重,会见亲人时被人搀扶着出来,脑梗塞两腿连走动都已无力,嘴歪斜。家人强烈要求接回家,盘锦监狱六大队大队长李、管教邱国华(音)口口声声绝对保证曲成业生命安全,拒绝家人合法要求。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一天之内,监狱二次通知家属,第一次称“病危”,第二次称“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奈火化了遗体,捧着骨灰回来。曲成业骨灰回到家乡莱州安葬时,雨雪交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7/255788.html

在丰田樱花节上传播法轮大法的美好(图)

文/日本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四月七、八日周末这两天,日本法轮功学员参加了爱知县丰田市水源公园(Suigen Park of Toyoda-City,Aichi-Prov.)的第二十届樱花节。在这两天的活动中,学员们在草坪上炼功、义务教功;在舞台上进行了中国舞蹈、法轮功的功法表演和狮子舞的表演,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明慧学校的法轮大法小弟子们表演扇子舞


法轮功学员表演“狮子舞”


舞台表演结束后,Kito理事长夫人愉快地和法轮功学员们合影留念

今年的天气较冷、樱花迟迟才开,但七、八日周末这两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水源公园里的樱花吸引了大量远近的人们来赏花,非常热闹。

这两天的中午,法轮功学员们在舞台上的文艺表演,吸引了很多来赏樱花的人。明慧学校的法轮大法小弟子们表演了扇子舞和彩绸舞。女孩子们的纯真、可爱,加上优美的舞蹈,赢得了人们的阵阵掌声;法轮功学员们祥和舒缓的法轮功功法表演,带给人们宁静美好;最后的压轴表演狮子舞,让人们大开眼界,原来两个人可以把一头狮子表演得惟妙惟肖。两头狮子和观众们还有很好的互动,很多观众拿出手机相机拍照。樱花节的主办方――矢作川与三河武士论坛的Kito理事长夫人,在场欣赏了表演。当她看到狮子舞时,竟激动得落泪,一个劲儿地说“谢谢!谢谢!” 舞台表演结束后,Kito理事长夫人愉快地和法轮功学员们合影留念。

丰田市因丰田汽车而闻名世界,现有人口四十多万,其中外国人约有一万五千人左右。在樱花节上,法轮功学员们也遇到了很多有缘的中国人。一位来自中国沈阳的女士,家就住在水源公园的附近,带着孩子和从中国大陆来探亲的母亲赏樱花。她观看了法轮功学员们在舞台上的表演后,跟着到了草坪上炼功的地方。学员们向她讲法轮功真相及现在发生的中国民众踊跃退出中共相关组织的事,她当时就痛快地同意退出原来入过的少先队和共青团,她母亲也愉快地接过学员们递给她的真相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1/255524.html

台媒:薄瓜瓜行径嚣张 北京已经无法忍受

针对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薄熙来子薄瓜瓜将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薄瓜瓜对此向《泰晤士报》表示,这一切都是谣言。英媒昨日持续爆料,指薄瓜瓜在牛津与哈佛大学就读时荒废学业,全力广交「深具政商利益」的同学,种种特权行径让北京当局难堪且无法容忍。

  薄瓜瓜以学生身分担任类似「中间人」角色,不得不提一主要关键人物、前英国首相柴契尔夫人和梅杰的私人祕书鲍尔勋爵(Lord Powell)。鲍尔离开公职后,就开始培养与大陆企业家和政治领导人的关系,一位熟识薄瓜瓜的大陆企业家说,「他(指鲍尔)想赚数十亿美元,政治影响力很大。」

据称,在英时,担任中英商会主席的鲍尔就以长辈身分教育薄瓜瓜,对这些传言,鲍尔拒绝说明但指出,「我透过薄熙来认识薄瓜瓜,在牛津也曾多次见面。」

  耐人寻味的是,传闻海伍德与英国情报机构MI6有关,而二千年由英美情治人员组成的一家公司,鲍尔也曾在此工作过,至于该企业董事会主席韦伯斯特则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的主管。

  有鲍尔作为「精神导师」,薄瓜瓜在牛津也积极培养同学人脉,像好友巴克莱(Lawrence Barclay)现任职于以严守客户祕密闻名、曾为利比亚格达费政权服务过的Monitor集团 另两位牛津大学中文系同学蓝博(Pippa Lamb)和罗宾逊(Augustus Robinson),曾在英国驻北京大使馆实习半年,专责提升中英贸易往来事务,蓝博毕业后现为摩根大通服务;而南韩籍好友欧泰瑞(Terry Oh),则在一家全球债券基金公司工作。

  不仅在英国就学交友复杂,到哈佛大学甘迺迪政府学院念公共政策研究所时,薄瓜瓜也是位有名的「交际公子哥」,安排同学们以享有政治局待遇的规格赴大陆旅游,到重庆,警方甚至以长列警车迎接,哈佛一同学就说,「大家知道瓜瓜是某重要人物之子,因为安排的拜会都有长列警车护送。」

来源: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