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为什么下一个会是周永康

【横河评论第154集】

【大纪元2012年04月19日讯】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重庆事件从王立军发展到薄熙来,当薄熙来被处理了以后,现在下一个会不会烧到周永康,我们今天就把这个问题分析一下。

我们现在先看一下薄熙来被停止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委员职务、谷开来以涉嫌谋杀海伍德为名移交给司法以后,国内外的媒体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国内媒体的官方网站大头条不断的在揭批薄熙来和各地表示坚决支持的声音,但是却封杀民间的声音,不许评论,不许跟帖;而海外的中文媒体就是在几天之内突然爆发大批的周永康的材料,其来势之凶猛就跟当初对薄熙来的爆料差不多。而海外的主流英文媒体则集中在薄熙来及其家属,包括谷开来的姊姊啊、薄瓜瓜在美国啊,还有海伍德涉嫌被害啊等等这一方面在深入挖掘。

新一轮针对周永康的放风

从中文媒体看,爆料的大体有这么几个方面,我们先归纳一下,在这里并且一一进行分析。第一步是关于周永康和薄熙来密谋策划,说是至少有5次会面,拟订计划是先让薄熙来入常接替周担任政法委书记,再用两年时间逼退习近平,由薄来接管最高权力。这是对重庆事件到现在为止海外曝光的,可能最接近事实的一个说法。

对于王立军出走事件,如果我们不考虑有意的放风和一些消息人士的披露,中央级的官方的说法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最早是说王立军事件是孤立的,然后发展到薄熙来应该对用人不当负责任,然后到薄熙来本人严重违纪。这三步其实都没有触及到我们刚才所谈的这个主要的事实,但是你也可以看到这个确实有逐步向事实靠拢的趋势,也就是说最后一次对他进行调查的决定,仍然为下一步对周永康的指控留下了一个伏笔。

这种说法外面支持的证据其实是很多的,首先就是周永康曾经力荐薄熙来接替自己的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到两会当中明明知道薄熙来已经是四面楚歌了,而且最高当局要想处理他了,他还公然出席重庆媒体的开放日,公然的挺薄。

周永康本人他自己的仕途肯定是到头了,可以说他已经达到了他可能的,在中共能够掌握的最高的权力了,他不可能在十八大以后继续留任,更不可能再上一层。中共虽然说它是不按规矩出牌的,但是中共内部还是有规矩的,就是凭周永康现在所掌握的权力,还远远达不到可以在中共内部破规矩的程度。而薄熙来不一样,他的太子党(身份)和他发动地方性政治运动,并且迫使中央从政治局常委到各地的官员,都主动的或被动的去承认和吹捧重庆模式,他的能力和他的目标显然是自己订的,也是远远超出进入政治局常委这个目标的。薄熙来他需要周永康现有的权力和实力帮助他入常,以及他此后的进一步的计划,也需要政法委书记这个实权的位置作为他下一步的跳板,而周永康需要薄熙来的党内的正统,需要他的野心和他的号召力。

周永康他自己的最终的目的,因为他已经不可能再上了,他的目的是让江泽民这个系统,迫害法轮功的这个血债派能够后继有人,整个政策不被改变,罪行不被清算。拼着命的去支撑薄熙来并不是说周永康有什么义气,而是没有选择,因为搞倒了薄熙来就是让周永康在政治上绝后了。这是海外的第一个爆料。

第二个爆料是周永康协助薄熙来和王立军对其他政治局常委进行监听,同时周永康还同意薄熙来收集其他政治局常委,包括习近平、温家宝、汪洋和贺国强的资料,当然汪洋还不是政治局常委啦,准备在2012年新年以后对这些人进行舆论抹黑和攻击,薄熙来还雇了二百多个记者、学者参与这轮攻击。

薄熙来和王立军还定期的和周永康分享他们窃听来的关于九个常委和秘书、家人的机密信息。在中共内部监听这个罪名一直是很大的,它明显违反了中共的帮规。历史上被公开过的只有杨尚昆在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时候,对毛泽东录音的那个事件,那还是经过大家同意,毛泽东本人也同意了的。当时主要目的是为了记录毛泽东的指示,因为毛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生怕漏掉了。

如果是真的有规定需要录音的话,现在那也是中办的职权,根本就不是周永康政法委的职权范围。如果是授权监听的话,比如对干部进行监听的话,那是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职权,就是纪委,也都跟周永康、薄熙来没有关系。但这个说法有一点疑问,就是由王立军来实施。王立军只是一个直辖市的公安局局长,他想去对北京的常委们进行监听,也缺少这方面的能力和途径。所以这个说法就是有一点很难解释,就是他想去收买人,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的人恐怕也不会有人买他帐的,比较实际的是当这些常委到重庆来的时候布置监听,这个王立军是有他的能力的。

如果要在北京搞监听的话,那至少要薄熙来或者是周永康亲自出面来安排。薄熙来安排,因为他自己是在重庆的,他不在北京,因此如果他安排的话,那是说被他收买的人是政治投机者,看到他有可能将来摄取更大的权力,而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生命押在薄的政治前途上,这是一种可能性。另外一种就是用金钱、美女和地位来收买甚至是威胁,这个风险比较大。第三就是周永康利用自己的权力来进行安排。

监听其他的常委是想找到别人的能够被抓住小辫子,能够用来威胁利诱的途径。他要有个前提,就是说从江泽民开始,因为他自己没有权威,他的统治方法就是在党内、在干部里面放手腐败,纵容甚至强迫腐败。当人人都腐败的时候,他就可以掌握每个人的腐败资料,就可以选择性的反腐败来打击对手,他用这种方式来控制全国的官员,主要是高级官员,而且用反腐的名义进行权力斗争,比如说把陈希同搞下去,就在党内开了一个先例,就是用反腐败的名义进行权力斗争。以至于后来这种方式,就是以反腐名义进行的斗争,就变成了党内权力斗争的主要手段,而政治局的常委也都有了可以被抓的这些短处可以来利用了,这种监听的方式它是基于这个基础之上的。

至于说薄熙来雇用二百多个记者和学者参与对习近平、温家宝这些人的抹黑,这个说法应该说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肯定是有这样的事情的。我们所知道的,比如说媒体当时大肆宣扬的,在2010年3月中国作协就到重庆去开全委会,当时处于大旱灾区的重庆灾情十分明显,而媒体报导说作协的官员们却在享受总统套房,奥迪车接送的高级别待遇,对此有的作家甚至说,一席宴吃尽蜀万名小学生的捐款。当然这个钱薄熙来他不会白花的,就是说这些作协的人去了,吃了,享受了,是要付出代价的,是要还的,怎么还?那就是作他的吹鼓手。

后来也有报导说孔庆东一个人就得了薄熙来100万的研究经费,海外也有专门为薄熙来鼓吹和抹黑温家宝的写手,显然这是一个大计划的一部分,就是宣传部份。中共自己它是要打倒什么人,打倒什么团体,都是用舆论宣传开道的,毛泽东自己就说过要推翻一个政权,就要先造舆论,就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薄熙来在这点上是深得其精髓的。

周永康严格的说是一介屠夫,也许他可以搞搞窃听,当然最多的是搞镇压。舆论造势这方面却是薄熙来的专长,他这方面远胜于同辈的其他的领导人。在这次放风当中,还有一些很具体的内容,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对胡、温家人涉及腐败的说法,也是周和薄有意透露的,而且有意夸大的,以抹黑胡、温。这是放风当中的一部分内容,当然实际情况怎么样,从这里还没有办法证实,我们不讨论具体的事件,只涉及目前在海外中文媒体有人故意放风的内容是什么。

放风的第三个内容,就是周永康卷入了薄熙来和王立军的腐败,包括周永康的儿子,涉及的范围主要是四川和中石油。这个也不奇怪,因为这两个地方和部门就是周永康的老巢。当然这些指控还包括女色方面的。这些指控应该说都不令人惊奇,因为连地方上区县级的这种官员都可以一下子就贪腐上亿,政治局里面统管全国权力最大的司法机构的周永康,要弄个几百亿的话,那当然不奇怪。况且从江泽民开始的权力斗争,都是用反腐的名义进行的,至少到现在为止中共还没有设计出新的斗争的模式来,就是这一次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温家宝提到过一次,回到文革这个路线当中去,在正式的中共的指控当中,还远远没有提出这方面的东西来。

第四方面就是薄熙来对周永康的指控,这方面消息比较乱。有的人说开始薄熙来拒不回答,甚至还打了办案人员一个耳光,也有说他大骂周永康不讲义气的;另外也有消息人士的透露,说薄熙来声称唱红打黑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而是和周永康等等几个高官共同协商的结果,尤其他特别提到了李庄案,说是决定逮捕到最后判决,都是周永康提出来,并且周永康拍板的。周永康还说如果连李庄这样的黑律师都打不倒,根本不可能把打黑进行下去的,所以政法委坚决支持打掉他。

这几种传出来的说法都是有可能的,因为这有不同的阶段,开始的时候薄熙来很强硬,当然一方面他可能认为他自己比现任的中共所有领导人都要优越,而且又有实力最强大的周永康的支持,但是当他发现周永康也要抛弃他,这时候他就觉得他没有必要再去承担周永康的那部分责任了,所以他就把周永康那部分责任就直接推回给周永康了。而事实上在重庆媒体开放日的时候,薄熙来已经宣布说重庆的打黑是公、检、法、司、国安、武警、纪委在政法委的协调下进行的。他那时候就已经准备把责任推给周永康了,这和现在的说法倒是前后一致的。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就是说从全国范围来看,像类似重庆打黑这样制造的冤案哪里都有,那只能说这是全国范围的,那全国范围谁在管呢?至少直接管辖的就是政法委。

归纳一下这些放风的特点,就是说确认薄熙来已经没戏了,下一个重头戏就是周永康,这是这批放风的提供给我们最主要的信息。那和我们以前做的节目,从一开始的时候做节目,我们所谈到的观点就一直是这种情况,所以目前的发展没有超出我们一开始的预计。原因,当然从薄熙来这方面说的话,他早就和周永康在政治上结盟了。而从另外一方面,就从胡温,或者是加习近平,从这方面来说的话呢,他们也不敢把这件事情就仅仅停留在薄熙来这一边,如果说他们仅仅把它停在这边的话,那么从周永康的实力和他的心狠手辣来说的话,一开始今天卷入整薄熙来,并且牵扯到周永康的人,肯定会被周永康反咬一口。所以从两方面来说的话,这种发展是必然的、不可能就停留在薄熙来。

这次放风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内容,就是有一个被动切割的过程,就是说这放风的有一部分的人把江泽民说成是他也参与了打薄熙来和打周永康。那我们看到这一次事件的发展,确实是每一步都有人试图进行切割,从一开始企图把王立军和薄熙来切割开,到后来企图把薄熙来和周永康切割开,到现在企图把周永康和江泽民切割开。前两次都没有成功,这一次肯定也不会成功,即使是这次放风要把周永康和江泽民切割的人,其实也是已经认识到,周永康是保不住了,这才会去努力的去切割来保江,那这方面我们在以前讨论过很多次了。

这里简单的概括一下,就是政法系统它的权力的扩张和膨胀,完全是江泽民的政策造成的。周永康本人的权力和他的利益,完全来自于江泽民的政策,因此,企图把江和周切割开的这种努力,完全是徒劳的。江泽民提拔周永康,从四川省委书记到公安部长,再到政法委书记,然后江泽民再把常委当中安插足够多自己的人,他的唯一的目的,就是保证其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不被停止,他们的罪行不被清算。

周是政治局常委当中,和这个政策、和这个罪行联系最紧密的人,因此周和江不可能分割开来,当然江本人肯定已经无法再介入了,无论他是被禁止发声了,还是已经没有能力了,都没有能力发声了,但是现在看来,确实还是有人以江的名义在放风,是不是在企图重新收拾江派残余的人重组,现在我们还拭目以待。

政治斗争怎么讲法制

那么下面我们再谈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有人提出来,这次在处理薄熙来的这个整个过程当中,仍然是黑箱操作,而且用的是政治运动的方式,并没有体现出法制来。首先我想谈一下,中国有没有法制?中国的法制早就被彻底破坏掉了。中国的法制怎么被破坏的,我们以前曾经讨论过,就是说在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尽量想建立起一个法制体系来,但是从1999年为了迫害法轮功,就系统的开始破坏中国的法律,利用的是,成立了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置于法律之外的操作机构“610办公室”,这个“610办公室”最终是划入政法委这个系统里面去的。

另外,这一次破坏中国法制的重要推手在重庆就是薄熙来,他打黑所用的一切手段都在破坏中国的法制,因此我想薄熙来自己应该不会提出“依法处理”自己的问题。当然有人说他要求公开审判,但是他提出来公开审判是为了有机会在公众面前表演自己,而不是真的想循法律来处理,我相信他自己脑子里一点法制概念都没有。中国的司法当局,包括公安、检察院、法院等等,大概也不会提出来要对薄熙来进行依法处理。

那这里就牵涉到一个问题了,就对薄熙来现在的处理是国法还是家规?现在对薄熙来的处理它公布的还是“严重违纪”。什么叫“严重违纪”?就是指他违反了中共的家规,而不是说他违反了法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现在还没有办法说对他的处理没有走法制的途径,因为他是按中共自己的家规来处理的。

中共自己从来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像在立法上面,就是中共一直在控制人大;在执法上面,恰恰就是周永康的政法委的这个系统在破坏法律,正像薄熙来所说的,重庆的打黑,也是中央政法委周永康同意和批准的。薄熙来在重庆,无论是启动、还是主导、还是配合,都是在彻底的破坏法律。把法律破坏完了,你拿什么东西来实施法制?中国的大部分法官,离开了政法委的文件、离开了政法委的电话通知,对于重大的和政治有关的案件,或者是和信仰团体有关的案件,离开了这些内部的通知和讲话,他都不知道怎么办案了。

再远一点从历史上看,刘少奇从延安整风开始就和毛泽东结成联盟,鼓吹毛泽东思想个人崇拜,一直到文革自己被整了,他才想起来:噢!原来中国还有个宪法。所以说当一帮破坏国家法制的、掌握权力的人,被中共自己的家法惩治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看到的,是还有成千上万的、被他们非法行为迫害以后的这些受害者,他们的案子还没有翻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呼吁重审他们制造的这些冤案、和他们制定的制造冤案的政策,为这些受害者伸张正义和维护权利,是应该优先的。不说别的地方,光说有关部门统计在重庆发生的,自从薄熙来被免职之后,已经有五万三千多人次针对薄熙来在重庆的红色恐怖期间的不公遭遇进行信访,其中有一千五百多名囚禁的所谓黑社会,要澄清冤假错案;有一千三百多名被精神病的家属,要求重庆政府给个交代,据说其中有三百多个人仅仅就是因为说薄熙来植树太费钱就被精神病了。

这些案子,也许还包括全国各地类似的案子,受害者应该比那些制造这些冤案的罪犯更值得关注、而且更优先关注。至于说如何用国家的法律来对待党内的斗争,中国恐怕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相应的法律和法规,因为共产党本身就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法律不可能去制定出来管共产党内部的斗争,而且在权斗当中呢,也没有人会在乎什么法律。所以这些问题不可能在中共占统治地位的时候解决,这些问题到中共解体以后,中国真正走向法制社会,才有可能解决,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呢,也就不存在需要黑箱操作的高层权力斗争了。

谁来承担薄周罪行的责任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收拾残局的问题了。这个还不是指牵涉到周永康的问题,仅仅是就重庆谈重庆。重庆政府在耗费人力物力、唱红打黑的同时,它宣称它提高了生产力,但怎么提高的始终是个谜。当然我们知道历史上是有先例的,大跃进和文革都是出奇迹的时代,当然那个时代仅仅就是吹。而重庆模式呢是吹还要加上借债。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就说,没有财富的生产哪来财富的分配。也就是说重庆在国进民退的情况下,用的是更低的生产率的生产方式,怎么可能产生更高效率的财富生产!所以他说很可能是靠银行举债。那么分析下来重庆政府欠多少债,有一种分析根据公布的资料,2001年重庆地方债务,经济统计区县政府的债务,总额就是2,159亿元。平均全国市一级债务是区县一级债务的1.6倍,因此它的总债务规模应该大约是5千亿元。

这个说法和另外一个说法也是很类似的,就是中国官方媒体有一个记者周方,他说是重庆模式远看是个灯笼,近看是个大窟窿,就是说重庆市政府的总债务已高达5千亿人民币,相当于2011年全国发债的一半。从他们统计的角度来说的话,重庆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了。这笔债最终是要由纳税人还的,至于说是由重庆的纳税人独力承担,还是要有一部分人由全国纳税人以国家拨款的方式,让大家来分担,哪种方式现在还不清楚。

但是这种大跃进式的发展所制造出来的问题,一定会给重庆的社会造成很多很多的问题的爆发点,即使重庆薄熙来这次没有出事,这个矛盾也还是要爆发的。只是说薄熙来他是志在离开重庆,先入常,再问鼎最高权力,因此他在重庆借贷,他是不打算自己还的,他计划也就是在那里待几个月而已,那个烂摊子反正是留给别人来收拾的,现在这个问题一出的话,这些问题都是当局需要面对的。

另外一个就是和处理薄熙来问题几乎同时呢,在重庆发生了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和警方的镇压。其实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这种群体事件的爆发,严重程度不同而已,这里我们只谈重庆问题,就是说这种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总是要还的。重庆这次万盛区和綦江县合并的问题已经爆发了。很简单,人们会说这是薄熙来一手制造的问题,为什么薄熙来倒台了,我们的问题还得不到解决?这是一类,明明知道这个问题是薄熙来制造的,就像刚才提到重庆打黑当中的冤假错案,人们会说薄熙来的问题解决,我们的问题要不要解决?

所以官方是不是应该公开指控薄熙来的这些罪行,如果不公开指控的话,必然要有人出来为薄熙来承担责任,谁来承担?在中国有一个特色,就是重大项目和重大政策,制造出来的利益集团,如果说这些政策是错的,他们就依赖于这些错误政策的继续,才能够使他们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证。比如说以政法委为代表的维稳利益集团,他们是最希望中国不稳定、中国有混乱的集团,越混乱他们就有越多的经费、有越多的人员和权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政法委动不动就用武警去暴力镇压,用过分的武力来解决民众的和平抗议问题,因为他们并不是想解决问题,他们是希望制造问题,这才是维稳集团的利益所在。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几十年积累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已经达到了爆发点,无论是对民众的镇压,还是高层的权力斗争,都不能解决这些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因此从现在来看的话,全面公布真相、公布这些涉案者的罪行,这是解决问题最起码的第一步。当然下一步,更重要的是,解决所有制造这些矛盾真正的根源,中共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讲的是,第一步公布包括周永康、薄熙来在内的罪行,公布政法委的罪行,这是必须走出的第一步。好,谢谢大家。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19/n3569244.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