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湖夏日荷花自燃? 专家无法解释


近日,有市民在南京莫愁湖公园发现,有几朵荷花的花瓣竟然都被晒焦了。荷花为什么会自燃,园方也在寻找答案。(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琮文综合报导)8月盛夏,是荷花的开花期,南京莫愁湖公园的荷花已进入了今年的第三次盛花期,在碧荷连天的绿叶中,摇曳着星星点点的粉色荷花,吸引游人观赏。近日,有市民发现,莫愁湖内有几朵荷花的花瓣都被“晒焦”了,据了解,这是荷花的自燃现象。园方表示,发生自燃的这种荷花是新品种,花色也偏淡,但为什么会自燃,他们也在寻找答案。

据大陆媒体报导,眼下,正是莫愁溪里的荷花第三次开花的时候,也是秋天之前,最后的一拨荷花了。而忘忧桥的南侧荷花连连,北侧却是荷叶田田,这美丽的荷花荷叶相映衬的美景,吸引了许多摄影爱好者前来排队拍照。虽说酷热难当,但是还是有许多游客冒着酷暑到莫愁湖观赏上百种荷花。

今年莫愁湖的荷花还发生一种有趣的“自燃”现象。有七八株荷花被“晒伤”了,花蕊周围一圈的嫩瓣如同被火烤干了的纸片。

在公园北区荷花精品园里的育种池塘里,今年开了一种粉色娇嫩的荷花,花瓣周边为深粉渐变粉色白色,花色娇艳,为重瓣荷花。因为花的直径达到30厘米左右,属于“巨型荷花”。目前,这种颜色渐变的荷花还没有名字。在高温到来之后,这个品种的花瓣出现过焦灼状,仔细观察后发现,荷花的花瓣在高温下自燃导致花瓣变焦。

另一种会“自燃”的荷花是从安徽引进了一批紫黑色睡莲叫“奥毛斯特”,这种莲花一到中午就会早早地收起花朵来,这样花蕊和花瓣就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当温度在30摄氏度以上的时候,就会出现“自燃”现象,莲花周边会焦掉,呈现焦炭色。
 
荷花为什么会自燃?莫愁湖的相关负责人说,紫黑色睡莲自燃可以说是颜色吸热,可是这粉嫩的荷花也会自燃,实在是找不出原因。我们请教了不少专家,目前还没有定论。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3/n3650711.htm

Advertisements

旧金山打人案首开庭 法庭签发禁止令(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明慧记者李若云旧金山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首次针对六月十日与十六日发生在唐人街的中共帮凶打人事件开庭,法官唐纳德•苏利文(Donald Sullivian)在听取三位被打的法轮功学员的陈述,与打人凶徒Jingjun Chin(中文译名:秦境均)及其律师的辩护后,做出判决,给打人凶徒秦境均签发了六个月的禁止令,秦境均不得靠近受其攻击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即日起生效。

事件回顾


暴徒攻击、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罪证

六月十日,当法轮功学员王大方与Derek 王等在旧金山中国城都板街与华盛顿街口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时,受到中共帮凶有组织的围攻,其中一米八的Derek王被Yongyao Wu挥拳两次击中脸部,当得知已经报警之后,YongyaoWu试图逃离,被法轮功学员阻止,中共帮凶秦境均在帮助打人同伴逃离时,抓伤法轮功王大方的脸部,及胸肩部位,嘴唇也被抓破。警察到场观看了打人过程的录像,当场取证立案,给行凶者开出罚单。

一周后,六月十六日,当另外两名法轮功女学员Christine Yang和Helena Li 在都板街与华盛顿街口向路人揭露六月十日的打人事件的时候,被中共帮凶秦境均用其手中木质展板连续多次攻击,导致头部及手臂部位受伤。警察闻讯赶到,在取证后,立即给秦境均发出逮捕令。

八月一日,旧金山法院首次对此案件首次开庭。法官听证后,给凶徒签发了禁止令。规定凶徒秦境均在此六个月内,不得靠近受害的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必须保持五英尺的距离,不得靠近受害者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不得已书信、电话、电子邮件等形式骚扰受害人,同时不得持有或购买枪支、武器等。

法轮功学员:这些攻击行径是仇恨犯罪

据不完全统计,在最近的八个月中,在旧金山发生了至少十起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和攻击的事件,其中有八次发生在唐人街。

法轮功学员代表张雪容指出,这些不是孤立的事件。这些攻击行径是仇恨犯罪。发生攻击的唯一原因是,那些暴徒是受中共领馆宣传的影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击。

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迫害和酷刑折磨。在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中共帮凶的骚扰。

打人凶徒秦境均自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一直在旧金山中国城街头散布中共污蔑法轮功的仇恨宣传,谩骂、诋毁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并指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控制国安及“六一零”特务机构,一直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至美国,旧金山中领馆及中共政法委控制并以华人协会名义,长期在背后支撑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对法轮功学员百般辱骂的中共帮凶。

法轮功学员敦促警方和执法单位将这些攻击事件作为仇恨犯罪进行调查。

市议员艾华乐表支持

在打人案开庭前一天,七月三十一日,曾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旧金山市议员艾华乐表示,他对有人采取暴力试图让法轮功学员消声感到震惊,他说:“我期待对骚扰和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暴徒的起诉,并将持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艾华乐于七月二十六日上午经过市政厅前,看到受袭事件的受害者在征集签名。艾华乐仔细阅读了征签表的内容,在上面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还询问上月打人事件的进展。

征签表要求旧金山市府整治唐人街治安,杜绝暴力;要求旧金山市府彻底调查在中国城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系列暴力攻击事件,惩治恶人,整治唐人街治安,并保障人们的信仰自由和人身安全。

在日本爱知县弘扬法轮大法(图)

文/日本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星期六)和二十九日(星期天),日本法轮功学员分别在丰田市的老人福利院和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The Summer Festvial of Inazawa)上表演了中国传统的扇子舞、彩绸舞、狮子舞,并进行了法轮功的功法演示和义务教功,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法轮功学员在丰田市的老人院里演示功法


法轮功学员在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展位上炼功


法轮功学员在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展位上炼功


明慧学校的法轮大法小弟子在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舞台上表演扇子舞


法轮功学员在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舞台上演示功法

在丰田市老人院教功

在丰田市的老人院的一楼,学员们为那里的老人们进行了文艺表演和法轮功的功法演示,并教老人们第二套功法。

看了明慧学校孩子们的舞蹈表演,惟妙惟肖的狮子舞表演后,老人们很开心。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狮子舞表演,真是太好了。

在教老人们功法时,他们都很认真地学,场面祥和美好。

最后,工作人员和老人们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谢意。

参加稻泽市第十七届夏季活动节

稻泽市拥有十三万多人口,每年的夏天都要在市中心的稻泽公园举办一年一度的夏季活动节,今年是第十七届。这是法轮功学员连续第三年参加这一活动,今年增加了在夏季活动节舞台上的文艺表演和法轮功的功法表演。

七月二十九日,最高气温有三十五、六度,法轮功学员冒着酷暑在公园树林里的自由市场展位上炼功,并进行义务教功。

早上八点多钟,学员们正做准备的时候,在公园里巧遇了稻泽市市长大野(Mr. OHNO)先生。市长对学员说: “谢谢你们经常参加这些活动!”

下午大约两点左右,法轮功学员们在舞台上表演了中国传统的扇子舞、彩绸舞、狮子舞,并进行了法轮功的功法演示,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办身份证 佳木斯警察枉法致家破人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叫付淑玲,今年五十六岁,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原本有个美满幸福的家,丈夫和孩子都非常好。二零一一年到了退休年龄,办理开工资需要用身份证,我目前只有第一代身份证,我就到户口所在地办理第二代身份证。

我没有想到:因为办身份证,西林和保卫两个派出所的警察滥用职权公然违法,仅仅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对我设阻、刁难、恐吓、蛮横粗暴无礼甚至歧视羞辱等,丈夫受不了这不公待遇,被逼之下和我离婚了,就这样一个美好的家庭活活被拆散了。这也给我们整个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导致心脏病严重发作,当局如此无理逼得我的女儿要和警察同归于尽,这种痛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但因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态,才熬过那段痛苦的日子。

下面我将陈述整个办身份证的遭遇,希望有关部门给予公正处理。

病魔缠身痛不欲生 修炼法轮功三月病除

我没修炼法轮功前病魔缠身,浑身没有不疼的,气管炎、类风湿、胃病、心脏病、脑梗椎病、最难治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只能靠吃安定片维持,吃少了都不管用,最多吃四-五片。半夜去洗手间,手扶墙下地,腿身发直,眼胞肿,总淌眼泪,手脚麻木,真是苦不堪言。在一九九四年间身体非常弱,无力、脖子抬不起来。我和家人到佳木斯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拍片子,结果诊断为脊椎空洞症,大夫说:这种病在病历上都少见,没有特效药只有维持最多活十年,听到这我一下瘫在地上,精神一下夸了,丈夫把我扶起来安慰我说:咱们去哈尔滨大医院做核磁共振,我们到哈尔滨医院检查完,丈夫怕我绝望,隐瞒病情。

回来后,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药成箱买,丈夫叫单位木匠给我做了一个大药箱,药类齐全,治心脏病的药、安神丸、三叉神经药、安神补脑液成箱喝,不但没好脸还蜡黄,头疼起来有时真想撞墙。当时我家住六楼,得歇几次才能上去,病磨得心焦总想哭,真是生不如死,几次想多喝点安眠药一下过去算了。就在万念俱焚时刻,朋友媳妇告诉我说,你天天吃药那么苦,你不如炼法轮功试试,我当时问要不要钱,她说义务教功,一分不要,就这样我在一九九八年末,开始修炼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炼功三个多月时间,我的精神也好了,身上也有劲了,病症不知不觉消失了,朋友、邻居都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太神了。我家楼下,就是法轮功的炼功点,我每天三点半起来,带着笤帚把场地清扫干净,连花坛里的草棍都捡得干干净净。银行更夫说,自从你们在这里炼法轮功后,我们都不雇清扫员了。

办身份证 当局枉法逼我家破人散

可是没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政府突然间禁止炼法轮功,电视媒体,一面倒宣传,跟文化大革命一样,挑动群众斗群众。还用“自焚”造假煽动善良的百姓仇恨法轮功。我当时哭了好几天,觉得没活路了,丈夫在单位压力更大,都知道我炼功。所以,家人提出为了他的前途让我放弃修炼,我说:“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法轮大法我修定了。”丈夫这才答应在家里可以偷偷地炼。

二零一一年春,百货大楼办退休,需要身份证,因为需要第二代身份证,于是我来到西林派出所进行办理,户籍员孙征接过户口在电脑一扫,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办,我丈夫通过朋友认识副所长邵昆海。当时所长邵昆海同意了,可是孙征说,我是法轮功重点,出事谁负责。邵昆海一听,马上反脸变卦了:“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办身份证是我的权利,我得吃饭,信仰自由”。邵说:“如果不是找认识人,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六一零’去”。我回家后对丈夫说这事怎么办,没有身份证开不了工资,丈夫一下就火了,说炼法轮功工资都开不了,你吃什么、喝什么,我跟丈夫说:“他们违法,滥用职权、刁难、歧视法轮功修炼者。”我跟丈夫商量说:“你别跟我闹,我们是合法公民。”

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我又一次来到西林派出所,我善心地对孙征说:“阿姨拿身份证是去办退休,需要吃饭,咱俩无冤无仇,法轮功理念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是合法公民”。孙说:“上边有令,往上找吧!”我说:“你把文件拿出来,有没有不给炼法轮功办身份证件”。孙说:“你们算哪棵葱,有文件也会给你们看?”我说:“法轮功是修佛法的,善待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的”。孙说:“我有党、有爹、有妈,用不着你们管。”逼我把户口迁走。

后来我丈夫去西林派出所把户口迁到保卫派出所,孙征在户口表格里复印上“法轮功重点”字样,丈夫在保卫派出所开一张“办身份证户籍证明”,准备在保卫派出所办身份证。片警史春叫我去一趟,了解情况。

几天后,我一早来到保卫派出所,史春让我到二楼,气势汹汹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十五年前我得癌症,脊椎空洞症,二院院长给我诊断最多活几年,我要是不炼,今天不会站在你面前。”史说:“把你丈夫叫来。”我说:“他没在家。”他让一个女警给做一下笔录,没等做笔录,警察打电话给我丈夫,我丈夫就赶到派出所。丈夫说让你说不炼就不炼了呗,等你回家我杀了你。丈夫动手就打我、踢我,当时我无法忍受这种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我说你们再逼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丈夫悻悻地走了。

当时我下楼准备回家,史春一直跟随着我不让我走,我说如果我家出现什么事,都是你逼的,你要负责。他马上推卸责任说:“你们家庭事,与我没关”。他把我带到一楼叫一名协警看着我,我给我女儿打电话,女儿和侄女都来了,这才让我回家。后来侄女婿请史吃饭,又让我去办理个人手续按手印,输入电脑,这才同意签字说办身份证,可到行政大厅照像,女照像员说,户籍单上有法轮功重点字样不给照,我说派出所同意你为什么不办,后来他把单子拿给管事的。男警员一看,马上给保卫派出所打电话说既然你们同意办,你们把那几个字删去,出事谁负责,就这样他们互相推,到现在我的身份证也没办成,工资开不了。丈夫因为没办成身份证,逼我离婚,不让我回家。丈夫说如果我不答应离婚,他就煽自己的脸,看见他这样我不忍心了,无奈之下同意离婚。

好人不可欺 善劝警察明真相

我今天写出这件事情,并不是恨哪个警察,我知道那些警察并不明白真相,其实对我个人好和坏,我都会心存善念,会宽容谅解别人的,大法教导我们就是要善待别人。我今天要说的是,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法轮功会把迫害都推上绝路。大法弟子是修佛的人,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对待大法弟子不好就没有未来了。特别是警察,我同样希望你们有更美好的未来,警察兄弟们:我珍惜你们的生命,我不愿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真心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那是你们生命得救的希望。其实机缘已经不多了,所有迫害佛法的人,不远的将来都要面临被清算,家人啊、孩子啊、父母兄弟姐妹啊,甚至连祖宗都要跟随着受牵连。当我想到这些时,我的心在流血。为了将来和家人,赶快清醒过来吧。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仇视或漠视佛法,将来后悔都来不及了。更深层面的东西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总之,我就是希望你能珍惜良言善劝,严肃自己的生命,心存善念,恪守良知,明晓天意,顺天而行,大淘汰中没有你。有一首歌送给您:无论有缘,还是无缘,我都会默默为你祝愿,愿你早日明白真相,愿你平安度过劫难。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贩卖人口

文/北京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北京市各个区、县的公安分局把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和因其它罪错被劳动教养的人员,送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后,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会按人数给各个区、县的公安分局每人最低500元以上的报酬。(现在更多了)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受到高压迫害。劳教所里的队长和包夹(其它罪错的劳教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放弃信仰。采用高压、恐吓、打骂、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变相的体罚、不让身体四肢有任何活动,只能固定一个姿势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队长告诉包夹她们怎么做都行。

狱警选择她们看的上的普通劳教人员做包夹监视、看管法轮功学员,狱警看不上的人就到大田劳动或到车间劳动干各种加工活给劳教所创收。

劳教所曾经做过的奴工产品有毛衣、手套、围脖、拖鞋、毛绒玩具、演出服、一次性筷子、卫生棉签、茶叶、白糖、绿豆、各种书、上海世博会车票、围裙、床单、被罩、劳教服装、监狱服装等等。有的出口海外,有的国内销售。

过一段时间,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以劳教所人多了为名,会把一部份劳教人员以每人600员以上的价格,卖到别的劳教所进行奴役劳动从中非法获利。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也被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送到外地劳教所关押迫害。

劳教制度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在2009年有文件,媒体也公开说要废除劳教制度。可是几年过去了劳教制度依然违法存在着。被中共利用的公检法系统里的一些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暴力、贪赃枉法,迫害构陷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反迫害十三年 法轮功学员法国中使馆前集会(图)

文/法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法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巴黎使馆前集会,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修,抗议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这次活动得到了法国各界人士和组织的支持。曾任法国教育部长及文化部长的雅克•郎(Jack Lang)先生写信表示支持,记者无疆界组织、法国“共同反死刑协会”、法国民运人士也纷纷到场谴责中共暴行,现场还有法轮功学员亲诉自己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年七月二十日,法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巴黎使馆前举行反迫害十三周年集会


集会现场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过往民众纷纷来了解法轮功真相

揭露迫害真相


法国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唐汉龙先生在集会上演讲

法国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唐汉龙先生在集会上演讲说:“在五千年的中国历史中,没有哪个朝代象中共暴力统治集团那么残忍地热衷于杀戮。自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来,有超过八千万的中国人属于非正常死亡,死亡人数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纵观历史,中共的土地改革运动造成了五百万人死亡,三年大饥荒时期造成四千万人死亡,在文化大革命中造成了八百万人死亡,在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天安门大屠杀,造成数千人死亡,当时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先生和法国人对北京政权表示强烈的谴责。而现在,中共政权对中国大陆人民的迫害仍没有停止,中共不但迫害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同胞,迫害基督徒,还迫害中国记者和人权律师等异议人士。特别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国大陆有超过一亿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中共的各种形式的迫害。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已有三千五百七十四人。”


法轮功学员王喆在集会上讲述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

来自中国天津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喆讲述了他因发放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光盘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迫害的经历。在劳教所中,他被毒打,手心、脚心、脑顶、脖子、嘴被六、七根电棍电击。后背因被电击生出脓包,一段肋骨和脊椎骨被脓包化没了,导致了二零零五年七月高位截瘫,最后不得不做植骨手术。在劳教所里他亲眼看见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活活打死。流亡海外后,他向各方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实存在。


法轮功学员刘树祺讲述自己家庭被迫害的经历

来自中国河北省唐山市的法轮功学员刘树祺讲述了她的家庭被迫害的事实:“我一出生就患上了先天性的白血病,医生说我活不过十三岁。九七年那年我开始修炼大法,我身上所有的病症都没有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我妈妈白艳辉就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被打骂和酷刑折磨。唐山市的警察把我妈妈用手铐扣到了铁床上二十天不能动。警察还在我们家门口安装了摄像头监视我们,经常抄家搜查,各种中共认为的敏感日期更是他们来家里骚扰的日子,致使我们全家生活在红色恐惧之中十三年了。”

法国各界正义声援反迫害

曾担任法国教育部长及文化部长的雅克•郎先生(Jack Lang)虽然由于身体不适未能参加集会,但他特别致信表示支持,并在信中说他的心将与法轮功学员在一起。


法国“共同反死刑协会”副主席格勒斯雍女士在集会上发言

法国“共同反死刑协会”副主席格勒斯雍女士(Arianne Gresillon)表示,他们的协会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抗争,各种记录都证明了中国的各种死刑的真实性。她强烈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残忍行为。


记者无疆界组织亚太部负责人伊斯梅勒先生接受采访

记者无疆界组织亚太部负责人伊斯梅勒先生(Benjamin Ismaïl)在集会上发言说:“记者无疆界对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情况很担心。在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之际,有很多中国的或者外国的记者,会因为任何‘影响’中国当局的信息而受到威胁、恐吓、停职、开除或被调走。现在很紧急,要让这个国家不被其经济份量和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所掩护。需要继续揭露中国当局的所有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与法国和美国政府一直保持联系,我们会一直这样做下去。”


法国中国民主党主席吴江在集会上发言

法国中国民主党主席吴江和副主席姜友陆也在集会上发言。吴江说:“江泽民、周永康、罗干、刘淇等人以610邪恶组织的名义迫害法轮功,让整个中国陷入空前的灾难。我们强烈要求要把江泽民等邪恶分子送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中共更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中共的一党专制让中国走上了道德堕落和恐怖主义。”


法国中国民主党副主席姜友陆在集会上发言

姜友陆说:“近期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被当地政法委人员无故抓走迫害,全村人三百户每户派了一名代表在请愿书上签名,并按下手印要求释放王晓东。这一事件说明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彻底失败了,中共针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让共产党的假恶斗显露原形并且落败。特别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掀起了一个退党的大潮,共产党处于一个覆灭的状态。中国大陆的民众已经公开按手印支持法轮功学员,这个抗暴觉醒大潮共产党是阻挡不住的。”

法国民众纷纷了解真相

法轮功学员们在集会地点集体炼功,祥和的功法与展板上揭露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形成鲜明对比,孰善孰恶一目了然。许多过往的法国民众纷纷想要了解法轮功真相,认真听取学员们的讲解。

还学文:近距离看欧元危机

来源: 《争鸣》2012年8月号

高处看危机

虽说欧元危机直接影响升斗小民的生计,至今却没有认真关注过;不是缺少兴趣,而是缺少知识;于是希望能从中文普及评论中看出些许端倪,若还是不明白呢,就只好不求甚解了。不求甚解的阅读中发觉中西文报评的一个很大不同。西文媒体重事:危机的面向、纾困的办法、官方的立场、民众的反应;具体务实。中文文章重论:超越危机谈论它们普遍性的因果关系与教训;说危机起于民众寅吃卯粮的过度消费,更上纲到吃大锅饭的共产主义思潮甚至民主制度下不顾国家前途的民粹主义。

民众过度消费参与形成危机或许还说得过去,但是部分民众的消费习惯显然无能左右金融市场。从金融危机忧虑到民粹主义,更令人费解。“民粹”对应的西文“Populism”指一种政治,姑且谓之“民意政治”:以诉诸民意为号召,倡导直接民主。“民粹”本身并不是什么政治主张,更非民众行为,毋宁是一种利用民意攫取政治资源的投机。把金融危机归因于民众或某种意识形态,本身倒像是一种“Populism”了。

这类议论姑且名之为“远距离”,远离危机、超乎经济,对于金融危机本身反而反而隔膜。毋宁从“近距离”观察,从贴近的经验开始,至少可以直观到经济及其危机的一些实情。

谁才是危机的推手?

过度消费论批评美国的房地产次贷引发金融危机,所谓次贷即低信用、高风险贷款,大量受贷人终无力偿还,房产被抵押,导致市场崩溃而引发危机。到2006年次贷发放达6000亿美元,占房贷的20%。为什么呢?因为次贷风险高但有利可图,利率至少高出一般抵押贷款2~3%。信贷银行甚至发放“三不”贷款—不查收入、不查工作、不查资产,他们之中不少本身就兼房地产投机(像美国破产的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发放贷款以利售房,自有利益在中间。次贷危机的始作俑者显然是发放次贷的金融业,而不是那些侥幸获得次贷的“三无”穷人寅吃卯粮之过。

简言之,能够操纵房价、决定放贷的诸因素才是房地产繁荣或泡沫的推手:房地产投机(2000年到2006年间,美国房屋价格上涨一倍)、信贷金融市场还有国家的政策导向,而不是借贷购屋的个人及其行为,后者受到前者的制约。在德国,开了银行帐号就有一份SCHUFA(信贷安全保障)鉴定,通不过它,连分期付款买辆车都难。银行会冒险投资,却不肯发放次贷,凡“规则”德国人都一丝不苟。危机发生了,人们羡慕德国经济的稳定赞扬德国人的严谨;要是危机没有出现,唱旺的又是美国人的冒险精神与不拘一格了。

国债就更是政府的责任了:财政,权在政府,赤字也罢、盈余也罢;唯独负债的不是国家更不是政府也而是纳税人,因为国家的财政收入来自税收。国家机关的臃肿、行贿受贿,偷税漏税更是希腊经年的痼疾,不能指望纾困可能迫使它立即改善。德国也罢、希腊也罢,主导国家财经的总是政府和超越个体的经济组织与机制,政策的直接受益者或危机的直接受害者总是消费和纳税的个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欧元的宿命—带着问题降生

统一的货币要求统一的财政,而欧元区却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共有统一的货币。仅一纸“马斯特里赫特标准”(Maastricht)要求欧元国年财政预算赤字不得超过3%、债务不得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60%,还不具行政约束力;不过话说回来,要真有的话,欧元区早就分崩离析了。从2002年欧元作为支付手段到2011年十年当中,欧元区的龙头德国—欧盟最大并非最好的国民经济,赤字有六年超标,国债则年年超标;欧元区内,德国的表现不是很差的。希腊隐瞒国家财政状况,负责审批的欧盟部长理事会闭上眼睛放它进入欧元区。欧元是欧盟的先天性残障儿,它带着欧元区的结构性问题出生、驻世。

催生欧元的,究竟是政治动力还是经济动机?对许多进入欧元区的国家是后者,而对倡议欧元的德法毋宁是前者—统一欧洲的霸业,冷静的经济权衡屈服于强烈的政治抱负。以公共信息而言,这种看法不无道理。对于国计民生哪个更值得愿望,大统一的还是小国寡民松散联盟的欧洲?欧元稳定是当前不容置喙的政治正确,这种问题在公共传媒没有空间。欧债的问题开始了,没有统一的、退一步说一致的、再退一步说欧盟能够有效干预的财政,纾困能奏效吗?纾困还没有开始,就有受援国要求更多的纾困贷款、要求延长偿还期限、要求放宽财政紧缩和改革条款。纾困还没有开始,欧盟、欧洲央行和欧元区的大头目甚至建议全体欧元国共同分担国债。

欧元纾困基金的最大金主、承担纾困基金1/3计7320亿欧元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严辞拒绝:只要我活着,绝无可能。新上任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德国唱反调鼓吹刺激增长反对财政紧缩,默克尔夫人在欧盟开始孤掌难鸣。德国财长绍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重弹欧盟统一政治、统一财政的高调,而国内对欧债决策透明化的要求随时可能使政府涉及欧盟纾困输金的法案搁浅。有经济分析认为,个别问题国家退出欧元区未必不利,危机限于局部易于处理;例如希腊以往数次经过以价格优势繁荣旅游业、逐渐复苏走出危机的循环。欧元国家的经济不局限于欧元区,走出去未必没有出路。倒是由于统一的货币,欧元区内一切个别国家的局部财政困局都成为全局的而难以克服。纾困至今还是一个计划,对与实施相关的欧元稳定机制协议和财政协定已经又陷入争议,即使它们在相关国家的议会复议通过,其法律有效性还有争议。

危几无先兆

国债危机后,到希腊药房不付现就取不到药,因为健保不付给药房,它自己都紧缺资金购置急需的药品,老年工程师因退休金大幅度缩水无以度日而自尽。躲避不开危机的总是升斗小民,尽管责任不在他们。吃惯了大锅饭的希腊人现在得勒紧裤带了这样的议论,更近于风凉话而与经济分析无干。

房地产泡沫崩溃,人人争说次贷危机;说美国政府鼓励购房的政策左倾,说穷人借贷置产是寅吃卯粮,一时间似乎发现了导致危机的原因与防范于未然的良药;颇有些历史决定论的味道。然而,果真如此“危机”就不是危机了;“危机”之为危机,就是因为“危几无兆”,因偶发而出人意料。

人在欧洲,眼见西班牙和爱尔兰的实例。那几年西班牙房地产繁荣,人民就业高、国家财政连年盈余,国民两利,经济增长也排到德国前面,让沉稳的德国人都不禁羡慕。爱尔兰类似,人均GDP曾为欧盟之冠,国民收入连年增长,号称欧洲经济的“凯尔特之虎”;把往年到德国收获芦笋的波兰季节工都吸引到了爱尔兰的建筑业。2008年房地产泡沫破碎,两国财政从盈余直转亏损(西班牙2007年财政盈余1.9%,2008年赤字4.5%、2010年11.2%;爱尔兰2007财政平衡,2008年赤字7.3%、2009年31.2%)。房地产繁荣,说是政府刺激消费成功地带动了经济发展;危机发生,说是贷款不良、投机失败、寅吃卯粮。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说升斗小民“寅吃卯粮”的消费为金融危机之祸端,就更玄了。从小本生意到大财团,借贷投资扩大生产,发展经济如何离得开“寅吃卯粮”。取消“寅吃卯粮”,就用不着信贷金融了;信贷危机是免了,由贷款投资而可能产生的经济成长也免了;次贷危机的教训显然不在取消贷款,而在“信”贷及其监管。且不说“寅吃卯粮”的大头不在小民在政府,且不说国家的债卷甚至建议中的欧元债卷,无一不是“寅吃卯粮”的纾解财困之举。

意识形态无法制约经济现象,尤其是对不受意识形态控制的自由经济;危机分析毋宁考察那些旨在消弭危机的对策,因为危机很少有严格重复再现的,“教训”总是功能不彰的马后炮。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2/08/02/461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