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罢市当局“妥协” 秋后算帐进行中


辽宁沈阳市商户日前全城罢市,随着官方不断辟谣和政府的“退让”以此促商户开张,看似罢市事件已近平息,但当局针对此次事件开始“秋后算帐”。(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辽宁沈阳市商户日前全城罢市,这场被民间称为对当局不合作运动的罢市风波让市民突然感受到似乎“经济大萧条”已经来临。随着官方不断辟谣和政府的“退让”以此促商户开张,看似罢市事件已近平息,但当局针对此次事件开始“秋后算帐”。

沈阳商家不合作运动令当局“妥协”

自今年7月中旬开始,辽宁沈阳的大量商铺为了躲避当局联合检查和巨额罚款,几乎全部关张闭店,并且蔓延到其他城市。据沈阳当地的商家透露,政府成立了综合执法队伍,以整顿打假为名,行敛财之实。有店铺的则对外挂上“正在装修”的牌子,或半开半关偷偷营业。目前商户人心惶惶纷纷关门抵制,这给居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民怨载道。

这场被民间称为对当局的不合作运动已持续近一个月,本月7日成为爆发点。随着沈阳一些商户在社交平台上不断发布当地相关信息和上载相关“关门大吉”的图片,在微博等互动空间都在热烈讨论沈阳市面上的“大萧条”这个热门话题。民众称,沈阳罢市不比往常的维权,商家不聚会、不游街、不抗议、不围政府、也不推警车,而是关起门来,躲在家里不出声,真是神仙也难下手。


沈阳官方不断辟谣和政府的“退让”以此促商户开张,看似罢市事件已近平息,但当局针对此次事件开始“秋后算帐”。(网络图片)

此前,沈阳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辟谣出面辟谣,称全城罚款抓人是流言。而沈阳市工商局向当地媒体介绍,此次打假行动是为了迎接明年将在沈阳举办的全运会而实施,由公安牵头、工商配合。达到一定额度,“公安可以拘留人,都可以进监狱的,所以现在就造成这种情况”。

那么,官方所称“罚款额度”的标准是多少呢?有当地人士爆料称:“沈阳地税任务每人每天60万,罚的每一分钱都是有提点的。8月20日前的任务是40亿,如果8月20日完不成将继续延长到9月份。沈阳市内17多个亿,周边13多个亿。说是为全运会和地铁筹钱,但2.2的提点怎么解释?”

此次辽宁罢市事件给居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民怨载道。近日,沈阳市工商局派出数百名工商人员在商户紧闭的卷帘门醒目位置张贴通知:“根据市政府昨日8月6日召开紧急会议对各大市场停止一切检查,希望各业主正常营业”,想以此督促商户开张,但效果并不明显。

秋后算帐 曝料人被当局关押

沈阳工商局张贴的“通知”在网络微博上被大量传载。看似罢市事件已近平息,但当局针对此次事件开始“秋后算帐”。

沈阳商户、网名“simon”被迫关闭门市并发布了沈阳商家罢市的消息后,也有人士担心其被当局“喝茶”,也有人士称其消息不实,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相关信息披露出来后,也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此前,辽宁省情研究所所长、区域经济学者梁启东看到“simon”的消息还将信将疑,走访后表示,“前两天在关门还不多的时候(至少是在我所在的皇姑区),我不是很相信。后来两天,我走了不少地方去看,自己也去实践——买鸡蛋买不到”。

据最新消息称,沈阳商户、网名“simon”因最早发布商户关门信息和接受媒体采访,于9日凌晨被公安带走。此商户的妻子称他会被警方关几天,自己怀孕已经7个月,只能忍耐。

记者也发现,“simon”的微博信息截止到8月7日晚九时许,博文再无更新。

另据大陆媒体称,沈阳市人大办公厅一位副处级干部向消息人士曝料说,由于此次辽宁全省罢市事件给全省政治稳定带来严重后果,辽宁省工商界96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名致信给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要求彻查此次事件的幕后真相,追究辽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人的责任,并建议中央免去好大喜功不务民生的省长陈政高的职务。

(责任编辑:徐亦扬)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9/n3655026.htm

Advertisements

法轮功学员参加日本新泻仙台两市游行(图)

文/日本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日本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新泻市民节的游行活动。五日,他们又赶往仙台,在那里举行游行,向人们介绍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大法。在两市的游行都受到了当地民众的欢迎。

新泻市民节游行


法轮功学员参加新泻市民节游行

新泻市位于日本本州的中部邻近日本海一侧,是新泻县的县政府所在地。每年八月,正是新泻县各地迎来各种民族传统节日活动的高峰期。新泻市在夏季会举办市民节,以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今年的市民节是在八月三日到五日,一年一度的节日游行在四日举行,法轮功学员已是第四次应邀参加。

十多个团体参加了当日的游行,法轮功方阵由天国乐团领头,随后是仙女队和炼功队,队伍庞大,气势宏伟,引人注目。尤其是天国乐团的演奏很震撼人心;由小弟子组成的仙女队,稚气可爱;而炼功队的功法演示,则让观众跃跃欲试。

路边的观众们对法轮功队伍印象深刻,他们纷纷赞叹说队伍“正气光明,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表演极为精彩”,“太赏心悦目啦”,“令我倍感愉快,整体非常华丽,光芒四射、耀人眼目”……

仙台游行


法轮功学员在仙台举行游行

在新泻游行结束后,第二天,法轮功学员们又风尘仆仆赶往东海岸的仙台,在那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的日本东海岸大地震发生在本州东北,仙台市也是遭灾较严重的地区之一。如今,灾区在重建,市民们还没有完全从地震的噩梦中恢复过来。为了鼓舞市民的士气,当地政府时常组织一些文艺表演活动。值此之际,法轮功学员在仙台举行大型的游行活动,无疑鼓舞了当地市民的士气,更给当地带去了“真、善、忍”的福音。

河南郑州监狱以“治病”摧残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郑州监狱以“治病”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身体“特别关心”,以检查身体为名,在身体上找“毛病”,然后和医生串通一气,小病大作,甚至没病安病,逼迫治疗吃药(不知道是什么药)。不吃药就让犯人打骂侮辱。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外面多少年已是身体强壮没病,被绑架到监狱后反倒“关心”成有病,小病“治”成大病。用这种方法把一些法轮功学员“治”得身体虚垮,甚至成了残疾,或死亡。

例如,二零零四年焦作市某法轮功学员进监狱时腿脚好好的,在教育监区一两年就被“治”的截了肢,成天拄着双拐还被逼出工干活。

广东省姓梅的法轮功学员在一监区(后转生活监区),因不“转化”,十来年被“治”的便血,被拉出监狱时已奄奄一息(也有人说已去世)。

开封法轮功学员庞良,部队军官,身体壮实,入狱一年多时间就被“治”的下肢肌肉萎缩,不能行走。

有个姓王的法轮功学员,是位老教师,二零一零年在教育监区肠子被“治”断(被打断)。

河南荥阳有个姓李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当地看守所时已是下肢瘫痪。入狱后,由于不转化,教育监区每天用几个犯人把他抬到监狱医院,按在电床上,用五、六个电针头扎在手上脚上,电击“治疗”,每次都被电得惨叫。一直到写了“转化书”才停止“电疗”。据知情人讲,这次“电疗”是监狱“六一零”邪教办公室副主任鲍××亲自安排的。

郑州法轮功学员李西录二零一一年初入狱,不到一年时间就因“高血压”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被“治疗”死亡,年仅五十八岁。

在河南省被绑架到郑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被集中劫持在九监区。入监后先到监狱医院检查身体,随后即被投入九监区,由刑事犯和两个转化后的邪悟人员包夹监管,每天封闭在一个房间里,不准与别人接触说话。邪悟人员从早到晚所谓“交流”,灌输他们的邪悟。开始在生活方面很是“关心”,如果个把月还不转化,就开始夜里加班所谓“谈心”,由三四个人轮班“熬”,一般要熬到下半夜三、四点(监狱六点钟起床)。实际上是施加压力,不让睡觉。若再不转化,就整夜不让睡。值班的犯人每十分钟骚扰一次。限制上厕所,解手限时间。

恶警让犯人找茬,辱骂刁难法轮功学员,无事生非。罚站,不让坐凳子,地上泼上水,连地上都不让坐。不准去小卖部买东西,不准洗澡。把毛巾牙刷偷走扔掉。天冷时不让穿厚衣服,不让穿鞋,不准喝热水。这几年,被利用在九监区残害法轮功学员表现最突出的有两个恶犯,朱铁蛋和李志军 (禹州人)。

更恶劣的是,不转化不让吃饭,借口是,不认罪不能吃犯人的饭;有时两、三天才给一个凉馒头。有个姓田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底被饿的骨瘦如柴。恶徒的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绝食,然后利用插管灌食的机会摧残人的身体,销毁人的意志。

二零一零年初,有个姓刘的年轻法轮功学员被逼绝食后,恶徒利用插管灌食的机会肆意折磨。二零零九年一个许昌姓岳的法轮功学员在绝食过程中,恶犯朱铁蛋从厕所挖出大便和一个姓苗的犯人逼着岳吃大便,不吃就将大便抹在岳的身上。二零一零年元旦前后,姓田的法轮功学员被断食后,李志军、朱铁蛋用同样方法逼其吃大便。如果法轮功学员反抗,就让几个值班的犯人一拥而上,用衣服堵上嘴暴打。

当法轮功学员向管教警察反映情况时,警察却回答说:“你们不听话,不转化,遇到麻烦又来找我们,我们没法管。”其实,法轮功学员,包括其他犯人,心里都清楚,背后都是这些恶警教唆安排的。有的犯人偷着说,“我们与法轮功无冤无仇,法轮功都是好人,谁愿意干坏良心事?都是被他们(警察)逼的”。

在九监区,能不能帮助恶警转化迫害法轮功,被当作衡量犯人表现好坏的头条标准,也是能不能得到减刑的重要条件。诈骗保险公司获罪的犯人李志军这类被利用不择手段残害法轮功的人渣恶犯就被树为骨干,经常被表扬、记功。有一次,九监区一分监区队长郑君伟(专职转化迫害法轮功),给几个抢劫、强奸的罪犯开会时说:“你们这些人的行为已经不适应当前社会形势了,你看人家李志军—要用智力去挣钱”。

因此,在警察的教唆纵容安排下,恶犯为讨好狱警,残害法轮功当然有恃无恐。例如,他们曾设计如下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睡上铺(监舍都是上下铺),半夜,把他们头朝下栽下来,不栽死也得栽半死,就说是自杀;还有,两个人架着胳膊,用头撞墙,就说是撞墙自杀;再有,用胳膊箍紧脖子,等人快没气儿的时候再放开,就说法轮功用床单上吊自杀,等等。

恶警们还经常蒙骗家属到监狱,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哭闹,替家属写诬蔑法轮功的发言稿让家属签字,照着念。恶警还不顾伦理,诱骗法轮功学员的父母亲属等跪在学员面前哭求,反说法轮功学员“没有人性”。如没有效果,家属走后就让犯人辱骂,加大迫害力度。监狱还经常组织家属开所谓“座谈会”,摆上糖果礼品、参观监狱“宽松和谐”环境;同时请电视记者录像拍照,在社会上宣传对法轮功的“关爱”,蒙骗世人。怕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站出来向家属揭露迫害,把他们封闭起来,让犯人看管着不准说话。每逢家属接见时,(包括已转化的人),总是提前警告:“不准跟家属乱说”。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现在,郑州监狱有些人迫害法轮功已十多年了,至今还在参与。如李喜龙(原九监区监区长、现任监狱“六一零”邪恶办公室主任),牛小学(九监区副监区长、专职迫害法轮功),郑君伟(九监区一分队队长〉,监狱“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鲍××。这个鲍副主任经常到各监区,亲自指导“转化”、迫害。李喜龙常指使有点文化的犯人,收集法轮功学员过去炼功时的“不正常”事,捕风捉影,编造假事例,写成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在中共批判法轮功的网站上发表,毒害众生,害人又害己。

也许是心虚、有愧,有的恶警还经常在法轮功学员大会上或在家属面前表白自己:“我们仁至义尽了”,“我们凭良心”如何如何。这些年,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有的门牙被打掉,有的身体被“治”成残疾,有的至今带着伤疤。在精神和身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事实在那儿摆着,说个“仁义”“良心”能掩盖得了吗?

实际上稍微用点理智思考,就明白自己干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即使是为了职位、为了那份工资也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哪,也不能太伤天害理呀!如若用现在的法律来衡量,很多行为都严重触犯了刑律,有的人已是负罪累累了。还有人侥幸的认为,“迫害没有留下证据”,不知是无知还是自我安慰。想一想,你现在参与迫害取得的所谓“工作成绩”,什么“荣誉称号”,都将成为你的犯罪证据。有个法院的法官对一个要控告恶警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这样说:“眼前还不到时候,××党类似这种运动搞的多了,这场打压运动结束了,自然会有他们的下场”。

中共为何公开承认回避已久的活摘器官事件?

作者﹕阚斐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中共总是在那些对人民造成巨大伤害,确切的说,是恶性犯罪事件上进行偷梁换柱,掩盖事件的真实,用抓几个临时工投入大牢当替罪羊的手法处理事件,同时舆论宣传配合法律程序,大张旗鼓的“公开公正”的宣布处理结果。而那些被保护下来的腐败官员则是其关系网中的共同利益者,不日有会出现在其他政要部门或逍遥法外,继续狗打连环的重复着往日的罪恶。政府这种卑劣手段国人尽人皆知,溜光的伟光正统治下、一片大好形势的天朝下面,是多少悲壮的冤屈血泪。

近日中共官方新闻首次公开报导关于活摘人体器官的非法贩卖活动,对当事人的录音采访记录下混杂空间声音回响的含糊不清的证词,稀里糊涂的说明了非法活摘贩卖人体器官事实的存在,变相的否定了先前官方关于被指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声明的大量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的说法,但对于国际社会证据确凿的指控中共官方全国范围数量巨大的残忍活体摘除法轮功器官却仍旧只字未提,这不能不让人揣测――中共在这个问题上要掩盖什么?

中共如今已是危机四伏,这几年来恨不得多长几只手去按全国各地拱起来的瓢,焦头烂额之际,王立军事件又将中共的危机“带上一个新的高度”。当前国际社会越来越广泛的曝光和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兽行,再加上如今热议的薄谷开来涉及的英国人伍德海德死因即将引发的国内范围公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都会在十八大前各派人马混战中京城的一场大水引发的联想中,让人感慨魏征谏唐太宗李世民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此的危机,想要“稳定”的中共,能不想办法吗?

其实中共也深知这一切祸患的根源,就是现在已经半死不活的江大恶人和日夜惊慌失措而还试图折腾的周永康。

这些恶人及其爪牙在这些年来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上犯下的罪行,一旦在中国被公开,那绝对是罄竹难书的罪恶,愤怒的国人也一定会将这些毫无人性的人间恶鬼送上绞架,不但我们知道,那些恶人们也知道。

恶人就是恶人,出于自保,也一定会不计一切后果的行恶,因此,作为中共内部不同派别的执政者也不能不怕它三分,如果真是真刀真枪的兵戎相见,不是你掉脑袋,就是它掉脑袋,都是掉脑袋的事情,谁都害怕,所以抓几个小喽啰当替罪羊,趁机和和稀泥愚弄一下屁民,减轻一下恶人的恐惧,免得狗急跳墙威胁了中共的稳定,可能就成为这一次公开承认活摘器官的源目的。

然而,这绝对是一条不能通过的死路。

且不说法轮功几年如一日的在全世界各地声势浩大的要求惩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凶手,还有了解此事件的全世界各国人民的正义呼声。当那些深情期待失踪数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家属,被官方告知是被这些小喽啰活摘了器官、还被焚尸灭迹的时候,那些手握着铁一样的事实证明中共官方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能接受吗?

中共执政数年来花样翻新的玩弄手段欺骗国民,欺骗到鲜血淋漓的地步,在性命都难保的最后一步面前,谁还会相信你的欺骗?这也正是中共到了黔驴技穷的最后时刻,是无论你怎样穿着笔挺的西装,怎样冠冕堂皇的信誓旦旦,都不会有人再相信的最后时刻。

这也正是到了人们开始独立思考的时刻,不会盲从、不会无理性行动的时刻,在未来的岁月里,人们竞相探讨的将是怎样的识破谎言、求得真相的方式方法,将为追求真理、破除谎言而团结一致、彼此协助,也将是全民觉醒的开端。

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我们将无比自豪的说,在那个红潮泛滥的危难年代,我们用理性发现了真理,用无畏坚守了正义,我们无愧于那个年代。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9/n3655234.htm

庭审不会透露的内幕:谷与海伍德合注公司卖尸体


这些年美国、日本、法国等世界主要国家都陆续展出真实的中国人的尸体、肌肉、骨骼、内脏、器官,展览名:《Our body 》(《我们的躯体》)。由德国纳粹后裔冯•哈根斯独家经营中国大连人体标本加工厂,由大连市长薄熙来亲自审批,这家人体标本加工厂(即尸体工厂)在大连占地近3万平方米。据英国《卫报》(Guardian)2004年报导,这家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关押着法轮功学员。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国进行尸体和器官交易。据德国《明镜》周刊披露,大连哈根斯塑化工厂储存的尸体和死胎,许多都是由中国公安提供。大纪元获悉,来自中国大连公安提供给尸体加工厂的人体中相当部份来自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图为尸体展中的母亲和未出生的婴儿。(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报导)周四的8月9日,谷开来杀死海伍德案将在合肥开庭,大纪元独家获悉,大连尸体加工厂就是谷开来干的,她的罪行涉及与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器官贩卖、活体摘除器官和非法贩卖尸体等。英国人海伍德、王立军等介入此内幕,为灭口,薄谷夫妇杀了海伍德。

谷开来与海伍德这册公司在国际非法贩卖尸体

大纪元获悉,前些年大陆媒体曝光了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那个厂就是薄熙来批的,而出口尸体标本的很多具体事情是谷开来和海伍德联手注册公司在国际上出售非法获取的尸体。

薄熙来作为大连市长,为迎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大量接收在北京上访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成为罪犯的天然人体器官库,谷开来联合英国人海伍德,利用素熟悉国际贸易、法律运作,在国际上利用黑道非法贩卖器官、尸体。

薄熙来谷开来涉活摘器官罪恶 王立军将资料交给了美领馆

在海伍德因与薄熙来夫妇“离心”而遭杀害后,王立军又被胡锦涛心腹、中央办公厅令计划盯上,中纪委多次秘密约谈。薄熙来夫妇开始对王立军戒备,王立军深感将失去薄熙来夫妇信任后有可能被灭口,王立军将包括涉薄熙来谷开来杀死英国人海伍德内幕资料及相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非法贩卖尸体等黑幕资料及等交给了美国领事馆,导致后来发生的薄熙来下台、谷开来被捕的骨牌效应。

辽宁一农家小院惊现30多具尸体

2006年5月20日《辽沈晚报》报导,辽宁丹东市郊区楼房镇小孤山7组的村民向当地公安局报告,在村里一个出租的农家大院里发现了30多具人的尸体,主要是中年人和年轻人,男的女的都有,但没有老年人的尸体。


辽宁丹东楼房镇小孤山7组发现尸体的农家大院。(网络图片)

这些尸体是从哪来的呢?官方称是医学标本,但一位曾在大连医学院工作的医生介绍,这绝对不可能。标本来源一般有三种,一是病人在医院去世后,同意捐献遗体,二是由死刑犯捐献的,三是公安提供的一些不明尸体。所有这些尸体都会在医院及时处理,不可能流失到一个农家大院,而且数量如此之多,其中必有黑幕。

此前,《了望东方周刊》女记者于津涛先后两次报导了大连有个神秘的尸体加工厂。在2003年11月的“尸体工厂调查”和2005年10月的“大连尸体工厂依然神秘”中,揭示了很多异常现象。

这家投资1500万美金的中外合资企业,坐落在大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七贤岭一带,占地近三万平方米的厂房,六层行政办公楼孤零零地矗立在荒草丛生的院落里,看不到人走动,工厂用围墙圈着,也没有挂任何厂牌,来往车辆都走地下通道,很神秘,连开通勤车的司机都经常更换,生怕外人知道。

公司对外宣称是从国外进口尸体,在大连加工后再运出国,不过这家公司在没有拿到卫生部及国家质检总局的出入境批文的前提下,就已经完成了13批次的进出口业务,这是严重违规。

据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的人介绍,当时中国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办理过准出入 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的刘爽表示,“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尸体公司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一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的?”

据悉,此事的背后就是大连市长薄熙来,薄熙来的太太谷开来。

当时就有人质疑大连这家神秘的尸体加工厂公开接受采访的真实目的,是想借媒体报导来为自己开脱,从而掩盖真相。由于没有经过进出口检测,加上直接从大连进出口,是否真的从国外运来尸体很值得怀疑,完全有可能只是在报关单上假装从国内运来尸体,而实际是把大连的尸体运出国。

大纪元独家调查 发现一个神秘女人

小孤山农庄尸体案在网上传出后,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两天后,大陆媒体统一口径称是商业用标本,出口到国外,《华商晨报》在5月22日以“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将尸体做标本销往海外(多图)”为题,暗示尸体不是出口做教学标本,而是用来参加尸体展。


《华商晨报》在5月22日以“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将尸体做标本销往海外(多图)”为题,暗示尸体不是用来做科研教学,而是用来参加尸体展。(互联网)

丹东位于沈阳与大连的三角形上,小孤山就在国道201旁边,到大连高科技开发区很顺路。从沈阳苏家屯到小孤山尸体院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从小孤山尸体院到大连人体标本加工厂也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由于此前2个月的3月9日大纪元发表了关于辽宁苏家屯曾经有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地点,为调查尸体来源和去向,大纪元派出特别调查员到小孤山进行了实地调查,并在2006年10月31日发表了“辽宁农家院30多具尸体大案更多发现”的调查报告,里面就提到一个女人的事。

据村民介绍,当时丹东楼房乡各村政府已收到指示:不许谈论此事,严密监视外来了解真相的人,一旦发现就必须立即举报,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来调查。若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乡610 奖励一万元奖金。为什么辽宁政府要特别强调要阻止法轮功学员去调查此事呢?外界评论,辽宁官方的这个通知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更让人怀疑尸体加工点与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相关。

据调查,在这个偏僻山沟的小村庄里,只有20多户人家。发现尸体的大院大约占地三亩,曾经是个养牛场,最后一次来租房的是个40多岁的女人,村民描述说,此女老板长的不错,自己开一辆小车,雇了7~8个年轻人。

女老板租房后,院子白天晚上都大门紧闭,由于院墙高达2.2~2.5米,村民根本无法知道院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只看到白天和晚上都有冷藏车进出。往来人员均为35岁以下的年轻人。车辆进入后,大门关上,里面的活动无法知道。

目前,尚无法证实那个去小孤山的女老板是否就是谷开来。

大纪元独家获悉,最早出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在中国大连发生,薄熙来、谷开来是最早从事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尸体的罪人。自2000年开始,有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上访后被逮捕,因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当时中国很多省份都消极抵制江泽民的镇压政策,薄熙来为讨好江泽民而主动积极配合镇压法轮功,辽宁大连大量接收了被遣返的法轮功学员,因监狱装不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临时关押在一些集中营地。

当时从苏家屯或沈阳等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之后,把尸体运到类似小孤山做这类地方做第一次处理、或在焚尸炉中烧毁。有部分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运到大连尸体加工厂,处理成标本后,再运出国挣大钱。

村民曾看到冷藏车里拉来的是人的尸体

辽宁丹东楼房镇小孤山7组发现尸体的农家大院院墙。(大纪元)

据村民讲,一次有村民曾看到冷藏车里拉来的是人的尸体。车里装了大概32-35人,其中有5~6个是5~7岁的儿童,其余的全部是青壮年,男女都有,年纪都不超过35岁,有的还被挖去了眼睛。

村民还说,被《辽沈晚报》曝光的那30多具尸体,是5月17日拉来的。里面也是有大人和小孩,主要是中年和年轻人,男女都有。至于那个女老板和案子本身,事发几个月之后,也没听到任何处理和反馈。

村民发现,他们在小院内经常架起几口大锅煮尸体,煮得恶臭熏天,他们把废水倒在院子的坑内,时间长了,院里的一口井都臭了,因为地下水是相通的。而在后院,他们在解剖人,村民们看到过城里来的大学生,还有带眼镜的女学生,他们是来进行尸体解剖的。

大纪元去调查时,以前存放人的大冰箱和煮人的大锅都还留在前院里,没搬走。为什么尸体里没有老年人呢?年轻人的红色肌肉纤维比较丰满肥大,脂肪含量少,塑化制作起来更容易些。

大连尸体加工厂职工:薄市长的特批

2006年7月,一位曾在大连尸体加工厂工作过的职工投书明慧网:这家成立于一九九九年的外资企业,是由当年的大连市市长和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批准成立的,他们厂加工的尸体主要是来源不明的中国人,工厂利用地下通道运送尸体,浸泡尸体后的福尔马林直接排到大连高新技术园区前面的大海里,对当地海域造成极大污染。据大连电视台报导,近年来那段海域污染十分厉害,海水都发红、发浑,养殖的海产品全都被毒死了。

该职工还表示,为了保证尸体业务顺利进行,听说他们厂每年要花一百多万来买通各级官员。他们厂的主要工作是把从地下通道运进来的尸体,首先放入福尔马林液中浸泡,再在低温丙酮浸液中,用丙酮置换掉冰冻体液中的福尔马林。

据国际媒体报导,近来在国际尸体展中看到不少中国人面孔的标本,展览主办者也承认相当部分是从中国购买来的尸体。据明慧网报导,中共对法轮功实施的多年的群体灭绝性迫害,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失踪,这些都为器官摘除、尸体的黑市买卖提供了犯罪的天然人体库。

薄熙来、谷开来自2000年之后,就参与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还要用他们的尸体发财的罪恶。

尸体可能来自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上,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很快被折磨致死,而家属却无法看到亲人的遗体最后是如何被火化的。

如52岁的哈尔滨市红旗乡果树示范厂木工郭士军,2004年2月13日被判劳教三年,2005年2月1日,长林子劳教所才将酷刑折磨地奄奄一息的郭士君放回家,但2月3日,劳教所警察又到家中将郭士君弄到劳教医院说做什么检查,8天后郭士君去世。

2005年3月29日深夜,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警察拉走遗体,说是去火化,但尸体却很隐蔽的被火花,家属都不知道警察在何处将尸体火花了。

被迫害致死后还被抢走照片的法轮功学员李梅。(明慧网)

再比如,李梅,女,33岁,山东省莱阳市龙旺庄镇溪主村法轮功学员。2001年4月中旬,李梅被强行带到镇政府迫害,后又被送到莱阳市党校进行洗脑。在党校期间,李梅因坚持炼功,被打碎脊椎骨导致下肢瘫痪,后被送到莱阳中心医院,5月28日李梅在医院死亡,享年 33岁。

事后,镇政府给李梅的家属3万元并强迫家属签字,让她家人对外说是自杀,并将李梅生前照片全部搜走。李梅的丈夫不服,曾请过律师,但无人敢接此案。

李梅去世后,家人想从医院拿回她的遗体安葬,但官方要求家属支付6万元才给遗体。李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只好放弃要回李梅的遗体的要求。后来知情人透露,李梅年轻姣好的身体被人买了。这张照片是李梅的结婚照,由于在亲戚家,才没有被官方抢走。

薄熙来因被海外起诉而被贬重庆

薄熙来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国际上都是臭名昭著的。西方媒体报导说,在薄熙来任职辽宁期间,至少有103位辽宁法轮功学员已证实被迫害致死,居全国第四,在薄熙来的高压下,辽宁省内多所劳教所,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大北监狱、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大连教养院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酷。于是,薄熙来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爱尔兰等近30个国家,被当地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等起诉。

2007年11月5日,澳大利亚纽省高等法院对薄熙来进行缺席审判,原告法轮功学员胜诉,被告薄熙来犯有酷刑罪成立。(明慧网)

2007年11月5日,澳洲纽省高等法院就法轮功学员潘宇以酷刑罪控告薄熙来一案开庭聆讯,并对薄熙来作出缺席审判,裁定原告潘宇胜诉,被告薄熙来败诉。潘宇在2000年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进了辽宁省龙山劳教所,受到四万伏电棍电击的酷刑,险些精神崩溃,失去生命。

薄熙来被澳洲法庭宣判有罪,让中共随时在国际上被揭短的处境。据维基解密网站公布的一份由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于2007年12月4日建档的电文表示,有消息人士在2007年11月9日指出,时任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将下放至重庆市任市委书记;且重庆市委书记将是薄政治生涯的最后一站;薄不会再获得晋升,因为温家宝称“薄的明显负面的国际形象不利于担任任何更高级职位”。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5/n36518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