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妇为女鸣冤遭绑架 好心人路见不平也被抓(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日前被中共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她年迈的双亲投诉无门,只好穿状衣到当地商业广场为女儿鸣冤,在场民众纷纷表示同情。“六一零”便衣警察到场将俩老人强行带走,并将一名出言相劝的好心路人也抓到警车上。


邓彩娟的双亲


围观的民众

“六一零”是中共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类似纳粹的盖世太保。

邓彩娟,女,约四十一岁,家住佛山市南海东升新村。邓彩娟孝顺父母,为人善良,她还常为孤儿院捐款,是村里公认的好人。然而,当地中共人员因她修炼法轮大法、坚持“真、善、忍”信仰,在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四年两次将她非法劳教,时间总计六年之久,期间她受尽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邓彩娟去朋友家吃饭,在回家的路上再次被“六一零”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湛江洗脑班迫害。“六一零”警察绑架她的理由就是邓彩娟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邓彩娟的亲友们都知道她在被非法劳教时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担心她这次又会被摧残,多次找到佛山市禅城区“六一零”,要求放人和见邓彩娟,都被无理拒绝。邓彩娟的年迈的父母,投诉无门,只好穿上状衣,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到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路的百花广场,为女儿鸣冤、讨公道。

在场的民众看了穿在邓彩娟父亲身上的申冤书后,纷纷表示同情,更有好心人当场拿钱给邓彩娟的双亲。在场的保安人员和执勤警察了解了事实经过后,也很同情,没有为难两位老人,到别处巡逻去了。


被便衣警察围住的出言相助的路人(戴着眼镜、穿蓝白条相间T恤衫)

“六一零”便衣警察得讯到场后,将邓彩娟的双亲绑架上警车,这时有一位戴着眼镜、穿蓝白条相间T恤衫的路人(见图)路见不平,出言相助,也被便衣警察强行推上警车。现场的民众都在骂共产党迫害善良百姓。

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在明白法轮功真相,对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都很愤怒,从以前对中共的暴行敢怒不敢言,现在常有勇敢的民众站出来声援法轮功学员。这表明中共越来越难以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了。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将功赎罪,为自己和亲人留后路,还能有个美好的未来。否则,今天迫害法轮功的一切行为就是你们明天的犯罪罪证,最终将受到人间法律的制裁,也会受到天理的惩罚,断送自己和亲人的未来。这也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的后果,所以冒着危险给你们讲真相,一切都是为了你们能度过人类最后的那场大淘汰,快快醒悟吧,大淘汰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挎包者为610便衣警察

迫害直接责任人:
禅城区“六一零”办0757-82306004、0757-82286011
禅城区“六一零”科长黄某13827761998
三中队中队长郑标13702900180
“六一零”主任陈征谋13703066695
谭某13380221998
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13702882620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东新村办事处王东强075782629468

Advertisements

八年监禁迫害后 天津李良又遭610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天津市北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警察共十多人闯进北辰万科花园业主范金柱家,将其家中的李良、柳艳利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一个派出所。至今,李良仍被非法关押的了北辰看守所,近况不明。

李良,男,出生于一九七一年二月十四日,一九九三年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拥有本科会计文凭,曾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李良天性善良,待人真诚,学业、工作一直优秀。一九九四年,李良与父母及两个姐姐李红、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修炼后,原本就很优秀的他,待人更加尽心尽力,许多人也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李良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好人。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当时李良和妻子柳艳利正在范金柱家的厨房包饺子,警察突然闯进来,问了李良的名字后,就让他到客厅里等着。警察把柳艳利带到地下室,随后搜查了她的包,抢走包里所有的东西。警察又扣押了李良的汽车、手机、钱包、身份证等。业主范金柱也被绑架到派出所。整个抓人抄家过程,参与的所有警察、六一零人员没有一人穿制服、也未出示任何证件。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警察把他们带回家去,非法抄家和抢掠。六月九日,李良的大姐得知李良已经被绑架到北辰看守所,至今,李良和范金柱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那里。

(一)中共十三年迫害,年轻善良的李良合计遭非法监禁八年

(1)天津双口劳教所 非法关押二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九时左右,当时李良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天津红桥分局派人到北京他的住处,未出示证件,无任何手续,将他关进天津红桥分局看守所。当时,红桥分局的警察是当着李良的面写“刑事拘留”证的,莫名其妙地写上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

此前,李良本着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办公室写了上访信。信中以诚恳的态度向他们说明了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和了解,指出事实与他们所讲有很大出入,希望进一步调查,并主动提出愿意配合调查,这完全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由此,李良被红桥分局非法劳教十八个月,送进天津双口劳教所二中队。

二百米长的路上 不断遭击打

李良在天津双口劳教所二中队,从进大门到进楼房二百米长的路面上,副中队长朗涛和中队内勤何军边走边问边打李良,“还想炼吗?”“想!” 恶警重拳狠击面部,不停地击打李良,越击越重。到上楼时,李良左脸已起核桃大的包。中午,中队指导员甄润仲嘴喷着浓浓的酒味,强逼着李良写“悔过书”,李良拒绝了。甄就借酒撒疯,照面部猛击,立即鲜血流不止,李良的整个脸部、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甄润仲叫另一名劳教人员领李良去用水冲,冲完再击打他,再冲、再击打,猛击李良四个来回,直到甄润仲自己没力气了,才罢休。一次,恶警何军胁迫李良蹲在地上,脚踩着他的后背,用电棒电击他。

侮辱人格尊严的摧残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李良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郑重提出学法炼功、弘扬大法,捍卫真理,同时声明:所谓“保证”作废,并以绝食表明态度的坚决。这样,李良与其他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分到了三中队。在那里,李良拒绝参加包括奴役劳动在内的所有劳教人员的事情。到二零零一年初恶警又把李良调到五中队。

二零零零年六月到九月,第五中队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所谓“学习班”,即坐在那里不许动,用录音机、电视机反复播放诽谤法轮大法内容的言论,稍有不从即拳脚相加。每天近二十小时坐在那里,熬至凌晨四点三十才让睡觉,刚铺下被褥一个个就睡着了,五点三十又得起床,白天打个盹都要挨打,他们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变本加厉地迫害、摧残,杜警察(五中队内勤)给法轮功学员每人一块他自称“世界上最大的抹布”,约长宽为2cmx4cm,比大拇指略大一点,让法轮功学员擦地,擦护墙、厕所、便池,还不许用水盆,规定让用自己的饭盒,饭盒盛水洗那块布!规定卫生区,不擦完不让睡觉,常常擦到天亮。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不让会见家人,李良到双口二中队之初,便被告知不写“悔过书”,就不许写信,不许见家人,还经常被搜身,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侮辱。

二零零一年夏季,双口五中队,法轮功学员因为要求炼功,被强制盘腿坐在地上,用绳子将腿缠住,还不时有人双脚踩上去,用力下压,还要他双手上举,手心朝天,每个手心放一支点燃后的香烟,直至香烟燃尽,双手手心均被烫伤后又溃烂,皮肤烧焦的味儿遍布全室。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李良被冠以“抗拒改造”的名义,在加期半年还没到期的情况下,又加期五个月,并转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分别关在一个中队,后来又加期一个月。

肆意加期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天津市劳教局的一个姓张的局长亲自坐镇劳教所,给四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开“加期处理大会”(被非法加期的周向阳、黄敏、李良、韩英四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所长郑金东在大会上吼道:今天他们有的虽没有到期,但是提前给他们加期,等你们都到日子了,再加期,我们已经等不了了。就地给他办班,还不“转化”,就地逮捕,然后撤捕,再劳教三年,再加期一年,那就是四年。两次,就是八年,我看你这一生有几个八年?我老了,退休了,我们还有年轻的,让你的一生就在这里度过!(当时褚继东已被非法劳教三年,身处何处不详)

警察郑金东手指着李良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阴阳怪气地说:“马上就给他们加期、调所,调到哪里,我这里不想说,反正是调到一个不如我们这里的地方,因为我们这里的条件是最好的!”他念完对四名学员的加期决定,就用嚎叫的警车把他们非法劫持了。

大会刚结束,法轮功学员李学红站起来高喊:“张局长,我要反映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话音未落,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叫于强,另一个不详)立刻将李学红摁倒,一大队郑某(指导员)马上指挥喊道:“把他嘴给堵上,腿摁伤了我负责!”而那个张姓局长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动于衷,仰靠在椅子背上,把脸扭向了一边。

艰难的生活条件和超强度的奴工劳动

在天津双口劳教所,劳教所内生活设施极差,九十余张床睡一百五十余人,很多人只好睡地上,睡过道;吃的水质量极差,且有时还没有水,就饮用水都没保障。超强度的劳动量,同时缺乏劳动保护措施,因劳动导致手指被轧伤,被磨破,被烫伤等大有人在。到处充斥着蜡、滑石粉等等,使伤口迅速溃烂、化脓,手指部份关节变形,指甲脱落。稍有点不太灵巧的人,便完不成规定的劳动量,而完不成,恶警便不叫睡觉,甚至挨打、挨罚,一连十几天每天睡眠不足二—三小时,更有甚者连熬三、五天不许合眼,不少人干着活就睡着了。

打骂体罚时有发生。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几位法轮功学员因劳动量和质量的问题,被罚撅着(脸朝地,身体呈九十度角)、裤子被扒下,其他劳教人员(队长迫害的)用一根直径10cm,长约150cm的大木棍抡圆了打人,少则二、三下,多则十几下,看的人都胆战心惊。第二天还要打,扒下裤子一看,一大片青紫瘀血肿胀,连打人的人都不忍下手了。

(2)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建新劳教所 非法关押两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李良到期该回家了。早上,恶警们带李良到劳教科。室里有几个外来人,其中有一个是女的,说自己是街道干部,其余身份不明,其中还有两个穿警服的。

他们弄来一张“解除劳动教养通知书”,李良依旧拒绝签字:抓我是犯法的,放我必须是无条件的,我不是劳教人员,我不签字!几个陌生人要带他走,他说:“我等家属。”他们就以各种借口不让等。李良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其中一个竟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对盖过公章的空白“传唤证”炫耀地说:“你若要手续,我随时可以给你开。”那种神情话语似乎法律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纸,一件玩物,法律只是可由他随意左右的一种特权。

这时,其中有一个骗李良说:家人来了,在楼下。可是到了大门口外,李良却发现没有家人,(是他们有意提前下手)只停着一辆白色汽车,车内外共七人,除那两个穿警服,其余均为便装。他们围住李良叫其上车,李良拒绝上车,他们就用暴力强行把李良塞入车中,车直奔建新劳教所五大队三中队。

这些人极逞口舌之能,攻击谩骂,诱骗李良张口说话,为的是再给他罗织罪名,李良再三表示:到现在,你们也没向我表明身份,那么你们这种行为是绑架,你们一个个都是土匪,我是大法修炼者,不愿与绑匪说话,你们中也有穿警服的,在法律没恢复到应有的公正与公平之前,我无话可说。

几天后,这些人再来时,他们竟以审讯姿态出现,告诉李良要给他办“学习班”(洗脑班),说他思想有问题。李良凛然地指出:“请问,我现在思想在想什么?你们知道吗?”他们哑口无言。李良又问:“你不知道我的思想,你又根据什么说我思想有问题?更何况,法律向来以行为定罪为基准,思想有问题便关押起来,岂不滑稽!”

在整个过程中,李良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保持着慈悲、祥和的心态,始终平静的郑重的向他们提出抗议,并开始绝食。后来,他们又非法认定李良两年劳教。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李良被劫持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后被中共帮凶隐瞒来接人的家属,秘密转入建新劳教所,非法关押在五大队三中队。在建新劳教所,连有的队长也不得不说:“我不承认你是劳教,我没有接到有关你的任何手续,我只是接受一项命令,将你关在这里。”一关又是两年。

(3)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五月,李良被释放,可是不到五个月,二零零四年的十月,李良再次被中共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下午三时左右,天津市河北区国保支队警察宋晓生、刘广涛来到李良家,开始抄家。其母亲问他们为什么抓李良?哪里的?李良现在人在哪里?都得不到答案。家属向河北区公安分局多次询问,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恶警们除了十月二日非法抄家后,留下的《暂扣物品清单》外,没有任何手续。

在李良家属多方催问下,三日下午五时,河北区望海楼派出所的警察刘世伟、杨建才给了家属《拘留通知书》,并极力解释关押时间是从 十月三日早晨十点五十五开始计算。

家属接到拘留通知后,多次找办案人员刘广涛、宋晓生、刘世伟、杨建,要求要回属于李良的私人财物,他们之间互相推诿,更甚的是刘世伟居然对李良母亲,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大发雷霆。

家属聘请了律师,律师却无法找到真正的办案人员:找到抄家的刘广涛,他说他已经不管这个案子了,让律师去找河北区望海楼的警察刘世伟。但刘世伟一直对律师避而不见,一拖再拖;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家里收到了逮捕通知书,律师都没能见到办案人员。

(4)多次遭骚扰和短期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可是中共并没有放过他,邪恶之徒由于害怕罪恶被曝光,在李良拥有合法护照,且父母在国外的情况下,阻止他与家人团聚,致使李良出来近两年,还未与父母谋面。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警察就二十四小时监控李良(与其同睡一起)。影响李良正常的生活与工作。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良在北京以“十七大”维稳的名义被非法拘留,后否定迫害,关押一个月后释放。

二零零八年奥运临近之际,大约七月十、十一日左右,警察又到李良所在单位(老板是常人)骚扰,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由于当时李良恰好不在单位,邪恶之徒没有达到目的,但李良却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

(5)再次被诬判两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重庆,李良被天津市河东区分局六一零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诬判二年。

在李良被非法关押期间,父母多次打电话到河东区看守所,想了解李良的情况,却得不到任何消息。李良在遭受二年的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家中。

(6)如今又遭绑架

如前所述,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李良又一次被非法拘禁,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北辰看守所。

(二)被中共残酷迫害的一家人

李良父母曾经是中国保密部队的军人,在中国北方那个无人知晓的沙漠里,为中国的国防事业贡献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家庭,还有他们的健康。

一九九四年,李良父母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更是觉的自己年轻了许多,以前走路需要人扶着的爸爸,现在承担起看护、教导外孙的责任。母亲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却仍旧健步如飞,骑自行车可以和年轻人媲美。


李良的父母旧照

李良有两个善良、温淳的姐姐:大姐李红和二姐李迎。他们三人善良的天性被“真、善、忍”的理念感化,全家人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李良的大姐李红(左)和二姐李迎(右)

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因坚持正信,一家五口人遭到了中共恶党惨绝人寰的迫害,没有在一起好好过一个新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良被非法抓捕,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的强权和众口铄金的谎言,李良父母投诉无门,只有一趟一趟的寻遍了天津市的警局,才得知儿子被关押的地方。他们乘上长途车奔波了二个多小时,却因为儿子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许探视。从此以后,几乎每个月都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不知道耿直的儿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每次听到有炼法轮功的被警察打死的消息,他们就心惊胆战,他们好怕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李良的大姐李红,一九九九年底,因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抓,非法关押了十三个月后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她因传递一份资料,被非法劳教二年半,被劫持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关押在一大队一中队。

二零零一年新年正月十五,家家欢庆的日子,李良父母为远在上海的小女儿李迎准备好了生日蛋糕,原本约定回老家的她突然失踪了,手机关机,音信全无。母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夜之间头发白了许多,本来就不爱说话的爸爸,更是整日里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几经周折,他们终于知道了李迎被非法关入了上海市洗脑班,目的还是一个: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李良的父母了解自己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们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说辞,他们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李良的父母无法得知孩子们在劳教所、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情况,但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没有错,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为此,六十多岁的母亲也被关入了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她出来的时候,恶人强迫她签字:不签,永远不放她走。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李良的大姐李红从劳教所被放出来了,五月份,二姐李迎从洗脑班放出来了。父亲、母亲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尽管儿子李良还在非法关押中, 尽管还有人跟踪,电话一直被恶人窃听。

归来的李迎陪着父母再一次来到非法关押李良的劳教所,想看看李良,然而,他们仍旧是满怀希望去,带着失望回。

李迎刚回到上海不几天的,在出差的途中,被非法抓捕。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关就是两年。李迎的未婚夫千里迢迢从澳洲赶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爱人李迎,却被中共不法人员赶出了自己祖国的大门。

李迎母亲坐火车硬座来到上海,下车后,没顾得找地方住,直接坐长途汽车来到劳教所门口,却连小女儿人影都没有见到。伤心欲绝的母亲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天津。

二零零三年的“十一”前夕,父亲做好的一桌的饭菜,外孙也翘首盼着妈妈李红的归来,等到的却是冰冷的一张纸,李红再次被抓入劳教所,这一次是非法劳教二年半的时间。李红的儿子已经渐渐懂事了,不再像小时候失去妈妈时大哭了,他一句话都不说,眼泪在眼眶里转着,使劲憋着不让它流下来。有一天晚上,姥爷给外孙盖被子,发现孩子的泪水湿了大半个枕头……

多少年了!父母开始奔波津沪两地,看望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三个善良、孝顺的子女。

二零零三年十月,李迎被放出来了,在澳洲政府的帮助下,顺利到达澳洲,但她却没有机会再看一眼最疼她的爸爸,从此她再也不能承欢膝下,连她的婚礼,父母都没有办法出席。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被关押了五十六个月的李良终于回家了。然而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六、七个警察闯到家里,抄家、逼问父母,李良都和什么人联系,家里的《转法轮》是谁的,年迈的父母才知道他们的儿子李良再次被秘密抓捕。没有人告诉他们为什么抓他,没有人告诉他们把他关在什么地方,他们找派出所、公安分局、甚至打电话到市公安局,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木讷的父亲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嘴角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母亲焦急万分,让他们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不仅要问,做好人就这么难吗?信“真善忍”就有罪吗?

他们的孩子都是大学生,风华正茂的年龄,本应给国家做出贡献的年龄,严格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做人的人,是这个社会的真正主流与精英,却被中共非法关在劳教所、看守所里,受尽非人的折磨。他们的小女儿李迎曾经在冬天被手铐从背后反吊在牢房的铁门上,三天三夜,整个手臂失去了知觉;被四脚朝天每日十四个小时绑在床上灌食,被关入一个人的屋子里达六个月之久。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李良曾经承受过什么,但他们知道曾经和他儿子关在一起的一个大学生被劳教所活活整死了。小儿子不想告诉他们他的遭遇,是怕他们承受不了,他自己也不想再回到那种地狱般的生活中去。现在李良又被抓了,他们更是无从得知了。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才知道大姐李红又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了,可怜的外甥从小就经历着与亲人一次又一次长时间的离别,经历了同龄人所想象不到的孤独和凄苦。李良在照顾未成年的外甥的同时,李良依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这是李良第四次被中共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这迫害的十三年间,这一家人从来没有团聚过,而在中国大陆象这样的家庭还有许多许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国内已达一亿人,中国主流社会的办数以上都在修炼法轮大法,也正因为如此,一贯骄横的中共邪灵与妒嫉攻心的江××才悍然发动这场针对“真、善、忍”信仰的严酷迫害,中共对李良一家的迫害,是对中国主流社会人士迫害的见证。

区级政府部门、610等:
天津市北辰区司法局
邮政编码:300400,联系电话:022-26391081
联系地址:天津市北辰区果园北道西头
法院:
天津市北辰区法院:天津市北辰区北仓道13号,300400,86818210 。
电话:办公室 86818249,传达室 86818217,行政庭 86818212,民二庭 86818201,
纪检监察室86818197,民一庭 86818200,执行庭一组86818205,执行庭二组
86818207,
审监庭 86818213,法警队86818215,刑庭86818220、86818199,北仓法庭26825708 。
检察院:
北辰区检察院:天津市北辰区果园北道电话:26393017,工作人员:臧献茹。
公安局:
北辰分局局长 董平,手机:13502028888 。
北辰分局电话:022-26392185,值班室电话:022-26390505 。
北辰国保成员 王存永,手机:13920780868 。
副局长 许友兵;国保成员 许和全。
派出所:
北辰分局北仓派出所:26390326,中建六局五分公司院内
北辰分局果园新村派出所:26390726,果园东路北辰电话局对面
北辰分局集贤里派出所:26391402,泰来道5号
北辰分局天穆派出所:26340271,京津公路天穆村对过
北辰分局宜兴埠派出所:86311242,宜兴埠镇宫后街8号
北辰分局双街派出所:26970257,双街镇政府对过
北辰分局青光派出所:26951893,津霸公路青光镇政府旁,所长:王江华
北辰分局双口派出所:86835741,京福公路双口三村明春企业旁
北辰分局上河头派出所:26950644,津霸公路上河头村村口
北辰分局小淀派出所:26992072,津围公路工商所旁
北辰分局大张庄派出所:86853284,津围公路大张庄镇政府旁
北辰分局南王平派出所:86825875,津围公路南王平卫生院旁
北辰分局霍庄子派出所:86822551,杨北公路霍庄子中学旁
北辰分局西堤头派出所:86848944,杨北公路刘快庄村对过
北辰分局辰昌路派出所:26646104,津霸公路商学院旁
北辰分局普东派出所:26713386,新宜白大道万科花园院内
北辰分局开发区派出所:26970546,北辰开发区管委会院内
看守所:
北辰区看守所:
地址:天津市北辰区果园南道(10号)北辰公安分局,邮编:300400
北辰看守所所长:刘峰。
看守所电话:022-26817434。
看守所女管教:王淑香
市公安局总机:022-2335 3922(转)
政保科主要负责人:姚加旺,恶警王大水,政保科电话:022-23353922转21950

天津市公安局
单位地址 :天津市鞍山道
单位电话 :(022)27318989

中级法院
单位地址 :天津市南马路
单位电话 :(022)27285973

第一中级法院
单位地址 :天津市南马路
单位电话 :(022)27350380

第二中级法院
单位地址 :天津市程林庄路
单位电话 :(022)84510246

天津市高级法院
单位地址 :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312号
邮政编码 : 300193
单位电话 :(022)27384133

检察院
单位地址 :天津市万德庄南北大街
单位电话 :(022)27423558

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单位地址 :天津市
单位电话 :(022)23329856

天津市人民政府
单位地址 :天津市 大沽路
单位电话 :(022)23305555

天津市司法局
单位地址 :天津市 常德道
单位电话 :(022)23304898

天津市民政局
单位地址 :天津市 成都道
单位电话 :(022)23392806

天津市监察局 单位地址 :天津市 长沙路 单位电话 :(022)23300517

公安局办公室:022-29341010 公安局交换台:022-29341845─1846
检察院办公室:022-29323363 022-29341542
检察院举报中心:022-29342000
司法局办公室:022-82112083

天津市劳教局周长力:022―23391185
天津市劳教局局长秘书:022—23392056

天津市人大常委会:邮编300042 电话区位号:022(天津)
信访接待处:23303229(传真)
天津市人民政府:邮编300040 组织:23315821
天津市检察院:邮编300073 检查处:27425026办公室:27425006
总值班室:27425011 秘书科:27425004
党政机关(市委)办公厅行政处:23314028 办公室:23399212
市工委:23307914邮编:300042 纪检委:23303428 接待室:23304022
政协邮编:300042秘书处:23303581宣传处:23138771
总工会交换台:23310833宣传处:23313559
广播电视局邮编:300073局长办:23601655电台办:23601117
电视台办公室:23601993
法院(市级)邮编:300073高级法院交换台:2747690227388102
办案:27388108立案庭:27420124执行庭:27388138投诉中心27388148
天津对外经济联络局总办公室:23316851值班室:23517371
市公安局邮编:300020总机:27319000交换台27318989
接待室:23397513总值班室:23313434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邮编:300270(天津市大港31—49信箱)
所长(首恶)郝德敏:1380306017963252203(办)
(首恶)韩全玲:13012282063
厂部(所办公室):63251479
一大队:13702121262(张春艳)63251415(办)
二大队:13920956101(刘俊英)63251423(办)
于山劳教所:29149197四大队二中队:36251823
双口劳教所邮编:300401一大队:86839003二大队:86839017
三大队:86839012四大队:86839006五大队:86835276
刘顺友是司法局驻劳教所代表纪检工作电话8683900186839100
公安局和平分局接待:27112879治安:27110672
公安局河东分局局办室:24212754防暴队:24371489
公安局河西分局局长办:23111977办公室:23394890
公安局南开分局接待:27350794行政:27353223
公安局河北分局接待:26352540值班室:26352323
公安局红桥分局办公室:27715454行政:27320790
公安局东丽分局局办室:24390446法制科:24397772
公安局西青分局法制科:27916439办公室:27392592
公安局津南分局内保科:28392486办公室:28391360
公安局北辰分局交换台:26392185办公室:26390505
天津市塘沽人民政府法制办:2530528466206144
公安局汉沽分局总机:25695511治安:25695656
公安局大港分局局办室:63222983治安:63321375
公安局宁河分局局办室:69590938治安:69591103
公安局武清分局总机:29341846治安:29341849
公安局静海分局总机:28941289办公室:28942821
公安局宝坻分局办公室:29241720局办:29241532
公安局蓟县分局2914580729899167
建新劳教所邮编:300211王宗声88252363夏文华88250186
五大队88251887六大队88250186李宪奇88250988
行政科88250580管教科88254564

真言无惧诬蔑 政界客户读者挺香港大纪元

严厉谴责中共抹黑 报警维护正义法纪 客户读者纷纷支持


大纪元新闻集团自2000年在美国创立以来,已发展到以12种语言(网站是19种)发行五大洲35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最大媒体。(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孙青天香港报道)最近一段时间,部份香港大纪元时报广告客户收到抹黑大纪元的信件及手机短讯,以恶毒诬衊的言词,恐吓客户不要在大纪元刊登广告。大纪元时报指出,这些卑劣行径与中共过去的抹黑打压手法如出一辙,大纪元已于日前向警方报案,要求彻查事件,将恶徒绳之以法。与此同时,大纪元读者、客户与社会各界纷纷挺身而出支持大纪元,盛赞大纪元“做得太好,说得太真”令中共恐惧,并且勉励大纪元再接再厉,将真相传扬下去。

恶徒恐怕曝光 冒名发信攻击

大纪元时报销售部经理卢洁星期三(8月8日)代表报社到位于湾仔的警察总部报警备案,并对今次针对香港大纪元的恶意行为,提出了严厉的谴责。她说,署名诬衊信件的什么大联盟,根本就找不着真实的组织,这完全是地下黑帮的操作,足见行恶之徒恐怕身份曝光,而信内充斥的恶毒谎言更为明眼人所不齿。

她介绍事件的经过指出,部份大纪元广告客户,分别于7月26日及8月3日左右,收到前后两轮的对法轮功与大纪元的诬衊信件与电话短讯,而大纪元广告部亦于日前接到几轮的骚扰电话,当中充斥着恶毒抹黑的谎言。为了维护正义与法纪,保障客户与读者的正当权益,大纪元决定报警处理,要求当局认真追查,将罪犯绳之以法。大纪元时报也将积极收集有关证据,追究到底。

卢洁说,香港大纪元时报是在香港合法注册的媒体公司,属大纪元新闻集团的地区分社。大纪元新闻集团是国际媒体,自2000年在美国创立以来,已发展到以12种语言(网站是19种)发行五大洲35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最大媒体。大纪元洞悉世事真机,其中国新闻深入精辟,更是引领全球。大纪元2004年底发表的惊世巨著《九评共产党》从根本上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掀起了至今已有超过1亿2千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巨潮。在过去几年,“大纪元”三个字在中国大陆日渐深入民心。

真相深入人心 打压反助美名扬


大纪元时报销售部经理卢洁就诬衊信滋扰事件,日前到湾仔警察总部报警备案。(摄影:孙青天/大纪元)

今年初,中共政权内部出现异变,大纪元在报道上一直领先,多次准确预测事件,揭露“血债帮”周永康所操纵的政法委,在迫害法轮功及其他民间社群、制造大量冤假错案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直指这次对香港大纪元的诬衊与干扰正是中共血债帮等恶党所为,因为他们害怕世界知道真相,害怕真相带来中共的解体令他们面对最后的审判。

她又指出,能够坚守大纪元的办报宗旨,维护普世价值,支持正义良知,有赖报社的一群不畏强权、坚守良心的法轮功修炼者,这也是中共政权最害怕的,所以血债帮伙在面临被清算的末日疯狂中发泄私愤,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及大纪元媒体的恶毒攻击,妄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扼杀广大读者的知情权。但是一如过往,事实证明中共恶徒这些败行、丑行不但没有打垮法轮功与大纪元,反而令法轮功与大纪元更加美名扬四海,佳誉满天下。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直斥污衊信件与电话是明显的恶意攻击,“香港是自由的社会,不应该在没有提供证据下去说别人,而且还根据(公司)客户去做一些寄信也不合适。这个很明显,恶意是很清楚的。”

他又说,香港作为“一国两制”的社会,能够像大纪元那样让在中国大陆受打压的团体与民众发声,是很重要的。

“做得太好说得太真”令中共恐惧

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牧师表示,这类电话不只是骚扰,更是一种恐吓,而信件以虚构的名义发出,无从追寻发信人,实行诽谤、中伤,已经涉及刑事罪行,应该被制止。他向记者指出:“大纪元行得正企得正,不会害怕的,不过,就有人‘眼红’你们吧,怕你们做得太好,说得太真!”

民主党社区主任周伟东说,事件很明显是中共血债帮的爪牙所为,他们想恐吓、骚扰香港市民及大纪元的客户,使出了黑社会流氓行径。但是,“在香港这套手法是没有市场的,没有人会信它的。这是它的末日疯狂,它已经没有了底气,也没有了信心,如果它真的觉得自己有实力,就不用出到这种招数,真是垂死挣扎!”他建议受到滋扰的客户都去报警,不向坏人让步,维护香港的自由法治。

许多支持自由民主的立法会议员,过去也一再受到亲共阵营的恶意中伤、诽谤与恐吓,对大纪元所受的干扰深有同感,建议报警及采取法律行动。社民连梁国雄议员说,如果事件涉及毁谤,应采取法律行动。街工梁耀忠议员鼓励大纪元,面对诬衊、诽谤,只要做好自己,市民大众能分辨是非,不会被欺骗。民主党李华明议员也说,清者自清是最重要的,受害人可以委托律师采取法律行动。

客户纷纷表明支持大纪元

不少大纪元客户获悉事件后,纷纷向大纪元销售人员了解情况,表明支持大纪元。有客户在收到第一轮诬衊信时已经向警方报案,并表示清楚知道大纪元是正义的媒体,对信件编造谎言恶毒攻击的内容很反感。

另一位客户收信后气愤地告诉大纪元人员:“警告我们不要在大纪元卖广告,当我们是白痴的?!不要说你们大纪元要报警,我们也要去报警!”

在事件过程中,大纪元听到更多的客户心声。有客户言明不为谎言所动,为了维护香港法纪,会继续在大纪元报章上登广告。有老板有感大纪元内容丰富而正气,鼓励员工把报纸带回家让小孩看,最近员工反映小孩乖了,还用大纪元的内容做通识科的功课,拿得班中通识科最好的成绩。

也有客户表示,在此之前虽然听说过法轮功,但没有想深入了解,这次接到了诬衊法轮功及大纪元的信件后,立即上网搜寻自称什么大联盟的发信组织,结果找不到,而信件反而让他想认真了解法轮功真相。

对于客户、读者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卢洁代表香港大纪元表示深深的感谢。她呼吁知情人士提供线索,敦促港府追查幕后的中共黑手,绳之于法。◇

(责任编辑:澹修德)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0/n3655837.htm

从震动中南海到亮相美国国会的红手印

作者﹕周正


三百多户村民联名按手印、加盖公章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二零一二年五月,一个民众联名的“三百手印”辗转送进中南海,引起高层震惊,被喻为“小岗事件”2012版;二零一二年七月,又一个百姓联名的“七百红手印”亮相美国国会人权听证会,手印事件越来越引起国际关注。

一、“三百红手印”──联名信事件的缩影

中年教师王晓东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河北泊头市周官屯村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无故遭公安抄家、抓捕,剩下一老一小无人照管。乡亲们都知道晓东人品好,都愿意帮忙营救释放王晓东,于是三百名村民代表每个家庭签名按手印出具联名信,村民委员会还特意加盖了村委会的公章。后“三百手印”的联名呼吁书现身中共政治局会上作为内部资料传阅,引起震惊。

“三百红手印”因震惊中南海而受瞩目,国内类似事件很多,它就像众多手印联名信事件的一个缩影。自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从华中到东北、华北在中国大陆各地至少十余起民众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进入二零一二年后,按手印签名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更多,联名民众数以万计,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洪势渐起。

二、是什么感动了民众的心

民众联名营救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百姓们心目中的好人,他们遍布各个阶层,修炼法轮功使他们以“真、善、忍”为标准,把“好人”诠释的遍及方方面面。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俗世显得弥足珍贵,感动了民众的心。

一)、好医生“周一针”的医德

黑龙江省肇东市七百多乡亲联名营救的周文生,二零零九年七月被绑架,他的妻子领着五岁的女儿凄苦度日,而当地百姓也失去一位好医生,这给周的家庭和当地百姓带来了诸多伤害和不便。周文生行医期间,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严寒酷暑、无论病人有钱没钱,他都真心真意为患者治病,老百姓亲切的叫他“周一针”,因为他给患者看病药量足,诊断准,多数头痛、感冒一针就好,从不多收、多挣老百姓一分黑心钱,这样老百姓既省钱、又减少了病痛折磨。

二)、乡亲这样评价好青年徐大为


徐大为

二零一零年三月,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376名乡亲为被迫害致死的好青年徐大为申冤,徐大为是一名厨师,百姓这样评价:“徐大为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哪!”“他从小到大都善良,别人骂人、他不骂,别人打人、他不打……” 村民们议论纷纷,有人还讲了一件事:徐大为一九九七年学法轮功之后,处处为别人着想。有一次,徐大为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了,本来是对方的责任,围观的人也这么说,可是徐大为心地善良,不但没让对方赔偿,还把兜里仅有的钱拿出来,给了对方去修车。

三)、他为了抚养侄子和赡养老母一直没有成家

二零一一年夏村民签名营救的辽宁省朝阳的张国祥,他的侄子在公开信中这样形容叔叔:“认识叔叔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心眼特别好,人也善良,厚道。在家里养老的还要照顾小的。为了我和奶奶,叔叔至今都没有成家,是我和奶奶拖累了他。为了我和奶奶起早贪黑的干,叔叔省吃俭用,从不乱花一分钱,更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成天对付一口饭就去干活。在城里打工挣的钱,除了吃住,也剩不了几个。

“我明白了叔叔为什么这么好,因为他有信仰,他在自觉地做好人。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养我、疼我、管我,还教我怎样做人。照顾我和奶奶,心甘情愿,没有半句怨言。我一点点开始理解叔叔,他一点也不自私,他心里总是想着为别人好。”

四)、优秀工程师“七年等待、九年冤狱”的凄美姻缘

二零一一年秋,秦皇岛昌黎县两千三百民众联名营救的周向阳──原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造价工程师,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他修炼法轮功,品行出众,是乡亲们的骄傲。在单位造价预算中小数点后的微小变动都可以使他“发财”,但他从未动心,拒绝污染,加上的他的稳重,认真,敏锐,成为那批年轻人中得到褒奖和奖金最多的一个,深受老专家的器重,有着很好的前程。但因修炼法轮功被投入冤狱九年。


李珊珊

向阳的妻子李珊珊,唐山丰润人,就学于河北师大外语系。与周向阳之前只有三面之缘,在得知周向阳家人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或流离失所,就主动承担起看望周向阳的责任,向监狱申请结婚,震动监狱,最后才见到向阳。然而却又因为帮向阳申诉,反被监狱陷害遭劳教十五个月,但她依然不改初衷,一等就是七年。直到向阳走出冤狱之门,终成了患难中的美满姻缘,然而幸福因向阳的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只有短短一年。

五)、个体经商者的诚信和善行


郑祥星

二零一二年春562名唐山民众营救的郑祥星是个体户,自从开家电门市以来,和蔼待人,诚信经营,对顾客热情服务周到,尤其是售后服务,更是让人起敬,他不分路远或路近,起早贪黑,谁家里的电器损坏或出了故障,只要是一个电话,他都尽量及时赶到修理,而且都是免费修理。他真诚善良,特别对待老年顾客,还要多嘱咐几句,骑车要慢,多加小心。

十农场、十一农场的村民买家电、电动车基本都到郑祥星的门市来买,因为他们对祥星的为人放心,谁家电器坏了都到这里修,因为祥星技术精,态度好,更使老年人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凡是和郑祥星接触过的,无不夸他是个大好人。

在当地没修马路之前,郑祥星为了方便大家走路,用车拉炉渣垫道,用自己家的车把垃圾送到外边。

六)、刘社红浪子回头


刘社红

原籍湖北省咸宁市的刘社红,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远近闻名的“问题青年”,因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而染上吸毒恶习,毒瘾发作时,为凑毒资不择手段,让人避之不及,人见人怕;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曾在沙洋劳改四年;毒瘾不光吸空了家里的钱财,更摧毁了刘社红的身体,他年纪轻轻就两脚浮肿,全身发黑,几近丧命。二零零六年底,刘社红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四个月,就戒掉了多年的毒瘾,变得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他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学会善待他人,尊老爱幼,还能帮家里干活,彻底丢弃了原来的那一整套恶习,脱胎换骨。知其经历者无不称奇,村民们在后来的证明信中写道;“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好人。”劳教所里有以前认识刘社红的人,见到他都感到不可思议,感叹道:“以前刘仔(刘社红诨名)是满眼凶光,现在是慈眉善目,法轮功真神奇,想不到。”

刘社红曾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法轮功教给我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没有法轮功,我的生活永远是个悲剧。

认识刘社红的人都说,刘社红的人生原本意味着从悲剧走向喜剧,现在又从新上演着悲剧。刘社红的经历和遭遇,让父老乡亲,让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深切的感受到一点:法轮功给民众带来福份,而中共却给民众带来悲剧。

被民众联名营救的还有黑龙江的好老师蒋欣波;还有为乡亲们办实事的好干部赵守金(原辽宁昌图县十八家子乡副乡长);还有唐山见义勇为的英雄李真;还有……还有……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见证者,他们修炼后沉痾顽疾痊愈,也是联名民众所共睹的事实。比如:

上文提到的周文生修炼法轮功前被常年失眠、血尿等疾病折磨,用了大量药物治疗,也练过其它气功,都始终不能治愈。修炼后,判若两人,长期折磨他的病症全部消失。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六十八岁郑洪英老人患有胆管结石、头痛等多种疾病,病发时,痛得死去活来,她被病折磨得什么活也干不了。修炼法轮功不久,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就在她身上展现,她全身的病痛都不治而愈,家里家外,没有她干不了的活,和儿媳妇的关系也融洽了。

辽宁康平县487名村民联名呼吁释放的孙连江和荆永安都是法轮功给了第二次生命的人。孙连江原本是一个淋巴癌晚期患者,全国六大肿瘤医院都给判了死刑,是法轮功使他起死回生。同时被营救的荆永安也类似,他的女儿在联名信中这样写到:“以前,我爸爸曾得过严重的胃病,胃切除三分之二,什么活也干不了,家务和农活全部落在妈妈一个人身上,为了给爸爸看病,家里的钱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了。看着爸爸消瘦的身体和憔悴面容,看着妈妈为这个家操劳的样子,我们姐妹俩常常是以泪洗面。我们曾有过幻想要是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治好爸爸的病那该多好啊?后来,爸爸开始炼法轮功。从此爸爸的病真的好了,我们全家又找回了以往的欢乐。”

三、又是什么令民众同情、义愤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中共残酷的绑架和迫害,给家庭造成莫大的痛苦,其邪恶程度冲破了人类良知的底线,中共迫害的已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及家庭本身,是在挑衅人性与良知,种种劣行令民众同情、义愤。

一)、无理的构陷

河北正定七百民众联名营救李兰奎时这样写到:“我们村的李兰奎,做买卖公道,这么好的人根本没有违法。上次贴到放石头的事,就冤枉人家一次,我们希望他早日回家。”

放石头的事是指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深夜一点多钟,在正定县平乐乡东安丰村地段,有人往铁路上放石头(号称重大铁路事件)差点使一趟坐有外宾和领导人的专列出事。北京公安部、铁路公安、地方公安等多个部门,出动几十辆警车一百多名警察破案,吓得村民恐慌不安。一时找不到线索,竟栽赃说是法轮功干的,在村书记李文敏引导下,绑架了本村三名法轮功学员,包括李兰奎。当天晚上正定电视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播放了东安丰村法轮功学员往铁路上放石头、破坏铁路交通的假新闻,栽赃抹黑法轮功,欺骗广大民众。

法轮功学员在非人的摧残下捍卫清白,直到公安部最后找到真正作案之人,才得以澄清。法轮功学员无辜被中共扣押迫害诬陷,不但不给个说法恢复名誉,还无耻地威胁说:“我们是警察,你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交到地方公安得劳教你们,让你回家是对你们的宽大。”还让感谢他们的大慈大悲。

二)、绑架、冤狱、酷刑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周向阳被中共当局冤判九年,在天津港北监狱里,他曾遭受了彻夜电击,四个月的“独居地锚”等多种酷刑,“独居地锚”的痛苦远远超过高压电棍电击造成的伤害。“在独居里,我被锚在地上,三个犯人看着我,一个坐在我头上的地方,用力踩着我的手,我的头在他们胯下两腿之间,本身就带有侮辱性质;另外一、两个刑事犯坐在我脚下的地方,不停的给我念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不时地打骂、侮辱。甚至有的犯人威胁说要弄死我,使劲压我的腿,因为小腿一半是悬空的,剧痛难忍。狱警宋学森在独居外面听着,诱惑逼迫包夹不停的想方设法折磨我。使我的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从地锚上下来的时候,腰一直没有直起来,弯了好几个月。”


沈阳的厨师徐大为被迫害前


沈阳的厨师徐大为被迫害后

抚顺市的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折磨致全身器官衰竭,遍体鳞伤,精神失常;8年刑满回家13天即含冤死去。家乡村民仗义执言,为他的无名冤死而不平,签名为他申冤。

佳木斯监狱成立“集训队”两周内害死三人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逼放弃信仰,短短六天,原本健康的秦月明被迫害致死。遗体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颈部后右侧的大片红肿。活生生的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事例震惊了家乡的乡亲,短短半个多月时间,超过一万五千名民众签名并按下手印支持女儿申冤。

三)、亲人泪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后,妻子和小女儿因申冤又被非法关押,大女儿秦荣倩继续申冤,她在申诉信中这样写到:

“自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至今已近13年的时间里,爸爸与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仅有短短的6个月,其余的日日夜夜几乎都是在劳教所和监狱中度过的。妈妈也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和劳教所非法关押。13岁那年,被金山屯警察在拘留通知单上故意写成18岁的我,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非法关押了31天,回家后只好带着年幼的妹妹开始了四处飘荡的打工生活。我们不仅要支撑起这个破碎不堪、一贫如洗的家,还要奔波于异乡哈尔滨和佳木斯,去看望冤狱中的父母,那种痛苦和艰辛是同龄人无法想像和承受的。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环绕在父母膝前,我和妹妹更加期盼着父母能早日回到身边,也在不断计算着爸爸归来的日子还有多远……

躺在佳木斯监狱冰棺中的爸爸至今冤情未雪,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的妈妈和妹妹身心还在备受摧残,山东老家年迈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需要安抚赡养……”

而张国祥的侄子在公开信中这样写到:“我是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只知道叔叔是个好人,他没做过坏事,前两天,抓叔叔的警察通知我交10,000块钱就放叔叔回家,可是我没有钱,警察接着说5,000块钱也行,我们全家仅有的,6000元块钱已经被抄走了,我和奶奶生活相当困难了。我们需要叔叔,也需要钱。希望正直、善良的长辈,朋友,都帮帮我们,让我叔叔早日回家,也希望能把钱还给我们。让我们这个本来就不幸的家庭能早日团聚。谢谢!”

四、“红色恐怖”成推手 申诉转向海外 “七百手印”亮相美国国会

中国人由于受传统影响对摁红手印看得非常郑重,认为那是改变自己命运、关系自己声名利益的大事,众多起联名反映了诚挚的民意民心。然而这并没有制止中共迫害,反而对家属和联名民众迫害,企图压制民意,中共邪恶本质昭然。

中共几乎迫害了每起手印事件的当事人,比如:周向阳的妻子李珊珊、王晓东的妹妹王晓美被中共非法劳教;郑祥星的妻子也一度被绑架。而众多签名民众则遭到了中共的威胁恐吓,这些迫害,很多都是中共政法委头目周永康直接下令打压的。

古语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封堵打压民意,就像治理水灾不疏而堵,只能更甚。“红色恐怖”成了推手,中共欲盖弥彰,“七百手印”事件又像一个浓缩的典型案例使得联名事件引起国际关注。


李兰奎(前右)幸福的一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正定县六一零、派出所警察以习近平邀请美国州长访问正定大寨村为由,强行绑架东安丰村的法轮功学员李兰奎,李兰奎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乡亲们谁都知道李兰奎他们家除了三个孩子都多年重病缠身,没法过的情况下修了大法变成了健康人,家庭越来越红火和睦。这在当地成为佳话,人人皆知。李兰奎以收废品为生,他做买卖公道,附近的乡亲们都去他家卖废品,李兰奎曾对乡亲说:“我的这杆秤在心里,就是我师父教我的三个字── 真、善、忍。”他是乡亲们公认的好人。这次美国州长来访李兰奎就被绑架引起了乡亲们的不满,众乡亲200多人和周边地区共约700民众按红手印联名声援李兰奎回家。


七百多位民众自发联名声援营救法轮功学员李兰奎

因联名事件屡遭中共政法委打压,也因涉及到美国州长访华,李兰奎的亲友同时给美国州长写信关注李兰奎的自由,也关注签名民众的安全。此事引起了国际关注,多家媒体报导,另有国际多方人士赞誉了正定民众的义举。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在一千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山庄集会,呼吁停止迫害。有美国国会议员听说了民众用手印来营救、声援法轮功学员后,也郑重的按下自己的手印。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七百手印亮相美国国会人权听证会现场。
手印事件让世界看到了民意民心,看到了中共迫害的失败。中共每次对法轮功的迫害反而造成对法轮大法的弘扬,造成各界对中共邪恶的认识,蠢行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五、义举彰天下 民意不可挡

中共竟以剥夺养老保险逼迫为郑祥星签名的五百六十二名唐山民众反悔,但更多的民众并不惧中共的威逼利诱,再次联名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郑祥星,人数愈千名。

正定联名民众遭到了中共高层派人到村里恐怖“调查”,村民遭到威胁,但仍有民众不惧中共的恐吓,继续为李兰奎签名按手印。附近村庄有民众也表示,十分支持正定村民的做法。有民众甚至说:“这是正确的。这是正确的,确实是正确的。共产党的暴政我太了解了。我也会按手印。中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得人心了,快垮了。”

这些反映已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的支持,而是越来越多的民众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现在不断的有其他民众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的手印事件在发生着,民意不可阻挡。

中共对民众的打压不过是正邪较量的过程,最终只能让民众更清醒的认识中共的邪恶,全民反迫害也会形成洪势,中共最终将在民众的觉醒中因迫害法轮功,自己把自己打倒。

短短几个月,手印事件从民间到震惊中南海再到现身美国国会──从“野”到“朝”,由“内”而“外”,义举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受关注,皆因民众心里清醒的认识,与良知的复苏。民众的义举必将为他们自己开创美好的未来,彰天下之余,也必将载入史册。
手印事件也折射出了很深的内涵,法轮功是什么、中共又是什么,以及生命在善与恶间的选择。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您也能伸出您的援手,帮助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您自己。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9/n36552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