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无法承负谷开来罪恶之重

作者﹕李天笑

【大纪元2012年08月12日讯】目前被炒的沸沸扬扬的谷开来杀海伍德案漏洞百出,不仅检方提供的一些证据与事实明显不符,而且主要共犯薄熙来和关键证人王立军被割除在外,对谷开来与海伍德合作倒卖人体器官以及经济合作而后翻脸的关键案情只字未提,并对谷开来杀人动机语焉不详。中共这么做的目的是刻意掩盖谷开来最关键的罪行。

谷案所涉背景相当不简单。此案中谷薄相连,且直指周永康和江泽民,这是中共高层亲自插手以及异地审判的重要原因。谷案决不是一件单纯的由“经济纠纷”引起的凶杀案,也不是简单的由“谋反”所引发的政治谋杀案。这是一场涉水极深、级别极高的世纪大案。但吊诡的是,其审与判的速度却离奇的快。这不是任何法律技术原因所能解释的。这说明,谷案背后必有危及中共生存、中共不敢直面和不堪承负的重大隐情。

谷案案中有案。据大纪元独家报导,谷开来的罪行涉及三方面。第一是谋反。她是薄熙来周永康政变阴谋中的核心人物,负责薄周政变对海外的联络。谷开来被捕之后为避免死刑,曾爆光薄周主谋推翻习近平的政变计划,并供认她是薄与周之间的联络人。谷承认,她根据周薄授意,在海外进行公关任务,收买海外媒体,并利用海外媒体发布消息,抬高薄周身价,同时打击、抹黑胡温习,并为日后收拾习近平进行舆论准备。

第二是杀人。谷开来杀海伍德不到她和薄熙来所涉命案的冰山之一角。薄谷二人在肃清政敌、异己、情敌,以及各种政治运动中杀人如芥,涉命案数字触目惊心,仅外界曝光的被害人命数字就已达上万人,其真实数字如现世将更加令人发指。

第三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标本。谷开来和薄熙来为向江泽民邀功请赏,在大连积极镇压法轮功,主动把全国大量法轮功学员关押到辽宁,最早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并以此大规模杀戮法轮功学员。海伍德参与了薄熙来谷开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事件。谷开来和海伍德在英国开了合资公司,专门负责把器官和尸体卖到海外。薄熙来在大连亲自批准了德国人哈根斯的尸体塑化公司,其尸体来源相当部份来自被活摘器官或残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薄谷发现海伍德和他们离心离德之后,因恐惧海伍德泄露以上罪行,在薄的授意下,由谷开来和张晓军出面毒死了海伍德。(以上详见大纪元系列报导)。

这三条罪行,哪一条对谷开来而言都比谋害海伍德更致命。但这三条中,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标才是谷案的真正关键。“谋反”说到底,还是一个中共内斗争权的问题,谁当邪党帮主不会危及中共的存在。而胡温与江派的这场你死我活的权斗的核心实际上就是能否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是否清算迫害者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谋反”是围绕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标这条罪行的。而杀人只是谷开来和薄熙来个人的刑事罪,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和存亡不构成致命威胁。

而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的犯罪事实就不一样了。一经正式公开,将直接危及中共生存。这一践踏人类道德底线的残酷暴行将使中共30多年来苦心用发展GDP建立起来的的合法性荡然无存,中共政权在国内,尤其在国际社会将无立足之地。中共政权会遭致人人喊打,然后无法维持,轰然倒塌。

这是因为中共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这一暴行直接挑战和破坏了二战后建立在对法西斯反人类和种族灭绝罪进行清算和反思之上的现存国际秩序和价值体系,也违反了人类得以生存的底线。中国民众会觉醒和与中共决裂。世界上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不会对挑战和破坏维系共同生存体系的行为坐视不管。哪个民主国家包括主要的西方强国如果面对中共挑战国际社会价值底线的公开罪恶不闻不问,哪个政府本身就会被民意和选票推倒。美国在国务院人权报告中谴责非法器官移植和在移民入境表格中新增禁止从事非法器官移植者入境条款的行动,正是遵守国际秩序和价值体系和服从民意的表现。曾深受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医生了解到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后,在以色列率先推动立法禁止保险公司为到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的国民报销,也是出于对中共反人类罪和实行种族灭绝的厌恶和对国际秩序和价值体系的尊重。

正是由于第三条罪行触及到中共生死存亡的底线和江系的要害,谷案庭审除了极力隐瞒外,还对证据刻意做了手脚。据世界日报报导,大陆网络传出的谷开来案庭审记录说,海伍德2003年才在英国与薄瓜瓜认识,海伍德希望利用薄瓜瓜的家庭关系,发展在中国的业务。但实际上,海伍德攀上薄家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也就是薄熙来在大连当权时期。当时海伍德帮薄家做了两件事。一是帮助谷开来让薄瓜瓜99年进英国预科学校,然后2000年进哈罗公学,并当了他的监护人。二是2000年与谷开来在英国开了家合资公司,合伙从事贩卖在中国活摘的器官和尸体标本。尸体标本主要来源为被活摘器官方式虐杀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如果这份流传的庭审记录属实,很明显,中共高层将谷海相识时间移后了好几年,目的是制造谷开来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不存在作案时间的假象。

中共另一个掩盖谷开来罪恶的手法是故意闪烁其词地把谷作案动机说成“经济纠纷”和所谓海伍德因此“威胁薄瓜瓜”。这实际上是卖个破绽,误导人们的思路,把责任推到死人海伍德身上,转移视线。稍微想一下就知道,薄谷在海外的资产高达80亿美元(日本媒体说60亿美元),给海伍德一定百分比的佣金应该不成问题,薄谷为何必须杀他?害怕海伍德揭露薄谷的海外巨资也不成理由,因为在中共全体高度腐败的情况下,海外巨资对政治局委员以上的高官够不成致命威胁。中共高官没有海外巨资巨产的可谓凤毛麟角。刘金宝在狱中曾爆江泽民将20亿美元存在瑞士,而这只是江家海外财富的九牛一毛。中共制度要保护的正是高官腐败的既得利益。退一步说,以薄谷当时的权势,60亿也好,80亿也好,这些钱绝对可以做到账面上查不出任何问题,只要政治上不出问题,谁也不会和不敢去查。因此,经济利益不是薄谷要杀海伍德,以及后来要杀王立军的主要原因。

“海伍德威胁薄瓜瓜”的假消息就更离谱了。据网上流传,合肥9日庭审时出示了据说是海伍德在2011年11月10日对薄瓜瓜的威胁性电邮,要毁了他。当时海伍德身在英国,怎么能够得着身在美国哈佛的薄瓜瓜?而且,当妻子和孩子还在国内是人质时,海伍德怎么敢威胁薄瓜瓜?再者,如果海伍德真是为了钱的话,在英美这样的法制国家威胁和绑架人,是绝对得不偿失的。很难想像海伍德会傻到这种程度铤而走险。因此,“海伍德威胁薄瓜瓜”这一说很难成立。

中共高层和司法如此费尽心机为谷开来隐瞒罪行,最主要的目的是掩盖中共和江泽民集团普遍采用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群体屠杀法轮功学员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骇人听闻的罪恶。这一罪行的残暴程度超过二战时的纳粹法西斯用毒气屠杀犹太人。中共把对人的生命的践踏和对人的尊严的蔑视发挥到战后文明无法容忍的地步。

这样,薄谷案背后的这种罪恶就注定成为中共不能承负之罪和中共崩溃的原因。也因为这样,分析谷案的视角就不能局限在任何刑事犯罪和法律的范围。这也提醒国际社会在60年前清除了法西斯后,现在已到了清除共产党的时候,尤其是必须清除中共这个对人神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邪恶集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12/n3657700.htm

Advertisements

中共当局还是别拿“黑中介”说事

作者﹕颜丹

【大纪元2012年08月12日讯】前不久,中共公安部公布,他们侦查出一个专门出卖人体器官的“黑中介”,在七月底部署北京、河北、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等18个省市,统一行动打击这个全国性的犯罪网络。官媒报导说,此类“黑中介”一共打掉了28个,抓捕了137人,其中有18名是非法行医人员。另外救出了127名活体器官提供者。这样有关“活体器官”的报导在官媒上史无前例,似乎是中共官方第一次公开承认买卖“活体器官”的存在。

然而,抓了“黑中介”,承认“活体器官”黑市存在并非是中共对惩治元凶表示出一丝诚意,并非是为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洗雪冤屈的前奏和铺垫。中共此举的目的无非是再一次重复惯用的伎俩,推卸责任,找到合适的替罪羊为自己消灾解难而已。

那么,中共为何要在此时一改往日封锁消息、佯装不知的策略,而在官媒上大张旗鼓的提出“活体器官”这么敏感的话题呢?

笔者认为,一方面,中共此次一不小心扮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傻子。长期受到党媒洗脑的老百姓也许无论如何也无法联想到“活摘器官”的“黑中介”与中共政府有何相干。中共也正是利用了百姓的无知无觉而意图使其“先入为主”。从未听闻如此惨无人道的消息时,大多数人都会对行凶者辱骂唾弃,深恶痛绝。如此,“黑中介”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众矢之的。在众人唾骂黑中介是社会的败类,活摘器官的罪魁祸首时,抓捕“黑中介”中共似乎又一次以惩奸除恶的英雄形象站在世人面前。这样的假象不仅让中共把自己与黑中介之间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而且毫无廉耻的将自己化装成正义的楷模。

这样看来,中共的“如意算盘”是打到家了。然而,老百姓也并非都是未经世事的三岁小孩,更不是没有头脑的白痴。尽管长期备受中共灌下迷汤,但中国人丰富的想像力和见微知著的观察力也是不可小觑的。全世界都在关注奥运盛况,此时中共没头没脑的提出黑中介买卖“活体器官”一事,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更重要的是,以“官本位”为生存法则的中共利益集团,哪桩哪件买卖中共会袖手旁观,静待他人坐收钱财和利益呢?如果黑中介做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只为谋利,那就证明在这个行当中的确是有利可图的,而且极有可能一买一卖之间存在着不可想像的暴利。

放眼当今中国,哪一块土地不是由中共尽占,哪一份民脂民膏不是中共搜刮最多,哪一个盈利颇丰的行业不是掌控在中共的强权之下,如此说来,只要“活体器官”的生意有利可图,中共必然参与,甚至独享利益。那些个黑中介不过是豢养的打手,没有法外授权、一手遮天的领导作后盾,他们始终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和谋略的。

只要是重新翻阅一下中共在历次的天灾人祸事件中,都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撇清自身的责任,然后找出替罪羊以平民怨的史实,我们就可以看出近日之举完全是如出一辙,中共的行径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有所不同的是,这次中共是在暴雨来临之前就为自己撑开了一把不知能否躲过劫难的雨伞。也许,恐惧驱使下的防备之举并不能解决问题,天意之下,中共的心机恐怕只是徒劳。

另一方面,随着“三退”大潮的高涨,许多国内外的中国人早已了解了真相。无论是亲耳听到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人真事,还是通过各家海外媒体大量事实的登载而获得真实的内幕信息,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早已看清中共的罪行和丑恶本质。在这种形势下,“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很快就要昭告于天下。此时,中共也许已经认识到大势已去,终有一天,人人都会知道在中华大地上制造如此惨绝人寰的恶行的幕后元凶就是中共。因此,中共此举抓获“黑中介”不过是大形势威逼之下的权宜之计而已。

深陷泥沼的中共意图在尸沉沼底之前能再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然而,深陷泥沼本来就不能幸免,越挣扎反而下沉的越快,这似乎是人人都了然于心的道理。而此时,中共应该深思的不是恶报将至,如何逃脱,而是要扪心自问,如果灭亡是无法改变的命数,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12/n3657320.htm

粤政法委书记被调查 曾被举报卖官涉黑

【大纪元2012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量报导)广东纪检监察网近日发布消息称,汕尾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增新正在接受调查。之前,陈增新曾经多次被民众举报卖官和涉黑,并被比喻为清代大贪官和珅。民众认为,陈增新不能及时被处理,是因为监督机制有问题。

8月10日,广东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称,据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汕尾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增新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目前,具体案情官方尚未公布。

据悉,陈增新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是8月7日。这天,汕尾市预防腐败局正式成立,陈增新作为汕尾市领导出席了仪式。此后,陈增新在媒体中消失。

被民众举报“卖官”

在此之前,陈增新在汕尾已臭名昭著,民愤极大,曾多次被民众举报“卖官”。

2011年7月15日,署名为“一群离退休老干部”写了一封举报陈增新的公开信:《陆丰市史上最疯狂的市委书记》,信中揭发陈增新在陆丰“卖官”,并列出了详细的“卖官”名单和具体金额,总计三千余万。

郑胜坤原任汕尾市国土局长,先后共送150万元给陈增新后,当上副市长。张育浩原任建设局长,送500百万元给陈增新后,当上财政局长,2011年换届前,陈增新又极力推荐他当副市长。

2011年7月22日,署名为“陆丰一普通公务员陆傲”又写了一封举报公开信:《当代和珅——陈增新》,也揭露陈增新卖官。

此公开信披露,2011年,陈增新趁陆丰县换届之机,只有二十个乡镇的陆丰县,一次性换掉镇长书记18个,有些书记镇长,任职只有半年至一年半,原因就是为了卖官捞钱。

据介绍,陈增新卖官,局长、书记镇长少则三、五十万,多则三、五百万元。举报信把陈增新比喻为清代大贪官和珅,称陈增新家产已超十亿。

被举报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

公开信《陆丰市史上最疯狂的市委书记》中披露,陈增新长期与黑恶势力、走私贩私分子和贩毒分子沆瀣一气、同流合污。

据公开信透露,陆丰甲子镇的刘雀,为了开宾馆,侵占他人用地,并且持枪伤人。刘雀拿出二百万元给陈增新后,陈将此事摆平。

2011年9月,陈增新兼任汕尾市政法委书记后,更加有恃无恐。

据介绍,陆丰县制毒猖狂,陈增新与几乎每个贩毒分子都有金钱关系,动辄收取上千万的保护费。自2011年底以来,在陈增新的保护下,陆丰县甲子、甲东、甲西千家万户公开制毒, 贩毒活动有持无恐。目前,这三地己成为制毒专业镇,百分之五十的家庭参与制贩毒。

民众:制度是根本问题

据悉,从2006年任陆丰市委书记起,陈增新曾经多次被民众举报。公开信《陆丰市史上最疯狂的市委书记》写到:汪洋书记,我们多次用信件、网络向您反应陈增新的问题,为什么一直没有回音呢?没办法,我们只好用公开信的方式再一次向您请求——救救陆丰吧。

汕尾民众对陈增新下台渴望已久。在得知陈增新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消息后,乌坎维权青年张建兴微博表示:有人说要拜神还谢,有人说要放鞭炮烟花,刚见到朋友,打招呼就来一句:放鞭炮了没!

但截至目前,陈增新接受调查的原因是否与民众的举报相关,尚未得到有关部门的证实。

对此,新浪微博认证用户李绍伟在微博中表示:监督机制有问题,需要认真反思,“为什么那么多贪官不到民愤极大不能发现?为什么非得民间举报不能发现?发现了还不能及时处理?为什么民间举报100%准确而政府部门却不能发现?”

在许多汕尾民众为陈增新被调查拍手称快之时,汕尾民众“青年似花”发的微博消息很冷静,他说:当下之制度,一个陈增新下台了,自然会来一个李增新王增新赵增新。

公开的资料显示,今年56岁的陈增新是广东海丰人。2004年,陈增新出任汕尾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党委书记;2006年6月起兼任陆丰市委书记,2008年12月起任汕尾市委常委,2011年9月起,兼任汕尾市政法委书记。

(责任编辑:姜斌)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2/n3657437.htm

百转千回接前缘 修炼三月感佛恩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14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到南方某地级市政府做公务员,两位大学好友往返坐四小时大巴去找我,将《转法轮》送到我手上,说这是本好书,你看看吧,我看了一看,说你们还是带走吧。千古机缘就此错过却不自知。三年后我从政府辞职,做过外企白领,干过外贸,为了生计颠沛流离,辛劳奔波。

二零零四年多次去香港,看到天星码头的法轮功真相点,一开始不敢接真相资料,过了一年再去,发现真相点还在那里,心想这些人风雨无阻在这里讲真相,是不是真有天大的冤情呢,于是走过去把真相点展示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恍然大悟,这和中共宣传的完全不一样,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

诸多坎坷之后,我还是回到了家乡父母身边,在一家企业稳定下来,还结了婚,生活似乎平静下来,但冥冥之中似乎仍在追寻什么,而不安于这样的生活,心里总觉得这并不是我的归宿,总有一天我还会离开这里。这样过了六年,婚姻走向终结。一颗思念南方的心让我向公司申请派驻到南方子公司,并如愿以偿。

回到南方,我立刻联系上十多年未联系的大学好友。二零一二年三月,三位好友重聚,神奇的转折就此发生。其中一位朋友问我是否已退党,我说我大三入党,進机关做公务员,每周都搞组织学习,但自从辞职后已经十多年没交过党费了,早就脱离党组织了。他说你写过申请书吗?写过;对着血旗发过誓吗?发过;你可知你发的是毒誓?一想,我曾发誓要把一生献给它,的确是毒誓哦!他接着说,你一天不解除它,你身上就还有镰刀和斧头的记号,你只有解除这个毒誓,正神才会接管你。

我被邪党文化洗脑多年,当时虽然对神的概念是很模糊的,但发了毒誓一定要解除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于是立刻按他所说,发誓退出共产邪党。

发完誓一分钟左右,我的脖子后面突然凉飕飕的,感觉有东西从体内经过脖子这里被拉出去了。朋友跟我说,你的记号已经退走了。

四月下旬某天,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两边高楼林立、马路上车水马龙,恍然觉得一切都象纸板做的,非常不真实,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我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啊?夜深人静半梦半醒之间,这个问题又在脑海中回荡,竟然还自问自答:这个我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天,我盘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随手拿起一本佛教的书。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对生命的神秘充满追索,小时候开始就时常琢磨人生的意义。随手拿起的这本书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多问题并没有讲清楚,但还下定决心要开始修行。虽然不明白真正的修行是什么,但我暗想,即使不知道修行的目地是什么,我也要做一个与世无争、随缘清净的好人,用我这双眼睛去寻找人世间的真善美。

再次见到大学好友时,我将自己决定修行的想法告诉他,他笑着说,修行这么苦的路你已经决定了吗?我想了想,说修行不苦,无知才是苦。这么说,内心感到无比宁静和喜悦,从小到大习惯性的那种焦虑感也淡了许多。然而,片刻的宁静却被接下来的恐怖代替,晚上睡觉,梦到魔来砍我的头,砍了一晚上,十分恐怖。一闭眼睛就来找我,我怕红色他就穿着红色衣服来找我,搞得我不敢睡觉,不敢关灯。

朋友答应第二天带本书给我看,我很高兴,又很焦虑的问他今天晚上怎么过,他说再害怕就反复念“法轮大法好”。晚上,躺在床上,感到黑夜象被子一样整个压过来,有点喘不过气,赶紧默念“法轮大法好”,突然间闻到一股异香,同时一股暖流从头顶灌入,到小腹部位转了两圈消失了,这一晚安然入睡。

第二天朋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无论遇到什么阻碍一定要坚持看完。我琢磨着反正晚上害怕,我不睡觉今天也把他看完。下班一回家,什么也不做,就开始看书,一边看一边告诉自己,这本书不是人写得出来的,这是神写的啊!一直看到二点多,一口气看完了。睡觉时感到又被灌顶了一次。第二天,我跟朋友说,前生前世我不记得,但我知道,这半世人生就是为了能看到这本书啊。我终于得法了!

终于得法了!每每想起这段得法经历,我就激动不已,有时看着大街上满脸疲惫、愁眉紧锁的行人,我真想冲出去,大喊一声,你们快醒醒吧!这么好的大法已在世间洪传,你们活着不是来当人的啊!

得法三个月来,处处感到师父的呵护与加持。给我《转法轮》的同修曾说,得法不易,看书时各种阻力都会有,自身意愿坚定非常重要,就抱着一念,怎样困难我都要看完,这样师父就会加持你。刚开始看书,多年前浑身出红疹发痒的毛病出来了,一边看一边挠,我一直默念“师父,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把书看完,谁也别想拦着我”。半个小时后,不痒了,平时觉得吵闹的环境突然也安静下来;接下来用半个月时间一口气看完四十本书,这样一直到看完,也很少干扰,仿佛是在另外一个空间完成的。

一次,两个好久没见的朋友从外地来找我,我想你们来就是让我救你们的,准备拿资料去赴约,回到家发现门锁卡住了,怎么也开不了,只好请开锁工上门开锁,开锁的小伙子说这种超B级防盗锁最复杂,最快也要二十分钟,然后开始拿钻头钻,钻了一下钻不动了,试了两个工具都不好使。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干扰,立刻发了一念,说:师父,我是去救人的,谁也不能干扰我、阻挠我,您可要加持我啊。然后开始发正念。结果二分钟不到,钻头开始工作了了,五分钟之内就打开了,小伙子很诧异,说这种锁是他开过最快的一次,我笑呵呵的,心想当然啊,这可是神力相助啊。走时还给了他一盘神韵,他很高兴,说晚上回去马上看。

每每做三件事遇到什么疑问,师父就会安排同修来找我,或者碰到合适的机会与同修交流,同修无意间说的话或者针对某个问题的讨论都会解答我的疑问。举个最近的例子。近二周突然牙痛得厉害,甚至影响到学法炼功,也知道向内找,但被自己的执着挡着,一直没找到根,反而疼痛加剧,我有点顶不住,求师父能不能给点提示啊。当晚,和几个同修一起学法,看我痛得书都拿不住了,他们为我发正念驱除干扰,让我得法的同修对我说了一番话,句句如雷贯耳,敲打在我心上,那一刻突然正念回来了,意识到这两周一直为情所困,放不下去年喜欢的一个人,恰巧这两周与他接触比较多,这不是给我过关嘛,心里懊悔不已,又找回得法之初坚如磐石的正念,法理如泉涌般涌進脑中,向我展现出新的涵义。

现在有时读师父的经文还时常泪流满面,上明慧网看同修的文章也时不时热泪盈眶。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我想说的话,除了精進实修,我还能做什么,才能报答这浩荡佛恩呢?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鲜为人知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罪恶奴工制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北京女子劳教所,英文译名“妇女培训学校”,对外宣称是一所花园般的学校:白瓦粉墙,绿草茵茵。中共谎称,那里的警察对待劳教人员,就象母亲对待孩子,教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一样关怀和爱护。

事实上,这里常年关押数百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大多是五、六十岁老年女性,站队时,一眼望去,白发苍苍一大片。每个大队百八十人,一、二十人是因吸毒、卖淫、赌博、盗窃等被劳教的普教,其余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的很多人因坚持信仰被女所的打手们施以各种酷刑。除此之外,法轮功修炼者还要被强制接受系统的所谓“转化”洗脑迫害,而奴工劳动就是这个罪恶“转化”系统上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共利用奴工制度在严酷摧残这些信仰者肉体、压榨她们的血汗同时,意在侮辱她们人格的尊严,摧毁她们坚强的意志,以期最终达到胁迫她们放弃信仰的罪恶目的。

一、系统化、制度化的奴工劳动

北京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主要在车间里做服装,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比较多;三大队是普教队,主要在大田里干活;一、二、四、五、七、八几个大队做其他奴工,大都是老人。

1.不参与奴工就会被严厉处罚

北京女子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制度化的。它在多年的迫害中,积累了所谓专业化、系统化的摧毁人性的理论与实践经验。所内设有管理科、教育科、劳动科等。管理科负责被迫害人员的进出所手续和日常管理,直接掌握着被迫害者的生杀大权;教育科负责所谓的文化课教务,实质则是文化洗脑和利用文化迫害,对外则构成美化包装迫害的幌子;劳动科负责非法榨取被迫害者的血汗,用于对外联系商家,对内分配劳动任务,从中谋取非法暴利。法轮功学员必须经过“劳动课”挣满工分,才能获得所谓相应“晋级”待遇,才能在这所“监狱学校”不被“留级”,无论老弱病残,不参加这种奴工,就意味着面临各种处罚,直至被延期迫害。

2.非人的奴工迫害方式

强迫做苦役做奴工是中共劳教所进一步惩罚、虐待、折磨大法修炼者身心,贯穿被迫害者漫长的迫害期的一种非人手段。

出工之前,在大厅站队,在狱警看管下列队去车间,队列中禁止说话、打招呼,认识的人彼此笑一下也会引起注意,以后严加监视。到车间门口必须先背诵“劳教人员劳动守则”后才能入内。

收工回来,还得在大厅里站好队,狱警走到每一个人面前搜身,翻遍衣兜、领子、劳教人员胸牌的后面、卷起来的衣袖和裤腿、两手的手心,手里拿的卫生纸、水杯也要检查,鞋子也得脱下来,往地上磕一磕。

出工中,除了上厕所、打开水,中间没有工休。去厕所,必须打报告,集体去,没轮上,得长时间忍着。二大队有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故意不让她上厕所,并辱骂她,她没有办法,总憋尿,落下了尿频的毛病,憋得她肚子疼,脸都白了,使得她尿频越来越严重。

每个班(一种编制)都配有普教做包夹和监工,协从狱警监督、验收,看谁不顺眼就任意训斥、辱骂,甚至刁难、罚干重活,警察在一旁看着只是冷笑,不作声;如果有敢于反抗的,恶警就会出面给包夹撑腰,压制处罚反抗者。他们还强迫各班之间进行劳动竞赛,谁要是干得慢了、数量少了,就认为你是消极怠工,抗拒改造,就会受到重点监视、严管,或加强对你的洗脑迫害。

在劳教所里是不许知道时间的,哪都看不到钟表,时间掌握在警察手里,队长的命令就是时间。来了一批活的时候,就得起早贪黑的抢任务,经常“拉晚”(延长工时),取消休息日加班,缩短午饭午休时间甚至如厕时间。哪个班若没完成额度,就延迟吃饭,直到干完为止。有时一天要干十个小时以上,经常高强度做苦工持续半个月之久都没有缓冲。酷暑难耐的日子,近百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干活,却不给开电扇、冷气,汗流浃背,气闷至极。

白天干活再累,收工回监室每周都会遇上“清所”(即搜监),一大搜(所里、局里)一小搜(大队里)的,床铺、桌柜里被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枕头芯、被里子都被揪出来了,还得支撑着疲乏的身子重新整理床铺、桌柜等所有物品;还要抢时间洗劳动服。晚饭后仍被逼着去大厅坐小板凳看新闻联播,写“晚讲评”。

二、种类繁多摧残身心的奴工品种

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上象花园一样,景象别致,可是背后掩盖着多少法轮功学员的血泪!

1.最日常的奴工品种

搓棉签。就是把棉签一排排装进塑料包装袋。棉签发黄发旧发霉,没有卫生标准,没有商标,不经消毒,地上桌上哪都搓,看不见的细棉絮往鼻孔里钻。这是女所不知与哪个厂家的长期合同。

2.最累的活儿

装绿豆最累,大多数人都是站着干活,一站就是一整天。有称份量的,有装袋子的,有搬运打包的。由于绿豆很重,总是重复一个姿势,最后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腰酸背痛,体力消耗很大。一批活儿来了,就得抢出来,一连干上好几天,有时长达近半个月。

3.最脏的活儿

装茶叶最脏,也很累,与装绿豆类似,但茶叶很脏,粉尘很大,先要把几大纸箱的茶叶倒在案子上,尘土夹着茶叶细末往衣服、皮肤、眼、耳、口、肺里钻,很呛人,整个车间都弥漫着粉尘,呼吸都困难,迷眼睛。劳教所只每人发一顶小白帽、一个口罩,衣帽才穿戴过一两次,洗出来却变成了黄绿色。

绿茶、红茶,一来活儿,就得干一、二周,严重的损害着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

4.最耗体力的活儿

类似华容道的木制玩具,还有一种加厚质量图书画册(好象是学生课外辅导教材)。要先从大货车上卸下来,连扛带抬的搬到车间里去,把它们装入袋子或盒子,打包装箱,码垛,一条龙,再从车间一箱一箱的运出来,搬到车上去,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干的是装卸工的重体力活,真是惨无人道。

5.有毒有害产品

女所还有一种活儿,类似电话卡的外套,将纸壳折起来后,用胶粘住几个边,那种胶气味刺鼻,刺得眼睛酸涩流泪,肯定是毒性很大很有害的物质,在外面没人肯干,拿到劳教所里强迫大家干。劳教所向我们隐瞒实情,干了好长时间,也是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措施。

6.“奥运政治”奴工

零八年奥运公交车票纪念册,就是把印有不同奥运场馆的公交车票、光盘插到一本纪念册中。劳教所把这当成为恶党争光的政治任务,限定时间要求抢出来。并蛊惑人心说,“你们虽不能在外面参加奥运,以这种方式也是在为奥运增砖添瓦。”那几天劳动强度非常大,一边干着,一边就有外面的人和货车进来,将成箱的成品运走。强迫各班组竞赛,到收工时间了,还迟迟不收工,完不成当天的进度,就不能回去吃饭。

7.野外奴役

挖菜窖。在劳教所房子的后面有一大片地,有好几垅菜窖,用来储存冬天吃的蔬菜,都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力挖的。需要挖很深很宽的沟,有半人多深。在多名警察的监工下,半天就得挖完。

翻地、种花生。开春后种地,多是种花生。先要开荒,遍地是杂草,草很深很粗很长,盘根错节,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用双手、小锄拔出来的,有些地方还有瓦砾、石头,手套都磨破了。然后是深耕,除了铁锹和铁镐,没有任何犁地的工具,还不如最原始、贫困的山区农村,数十亩地全凭法轮功学员一镐一镐、一锨一锨的深翻一遍。后面的下种、施肥、拔草,直至收获、晒场,也都是法轮功学员做的。

8.另类虐待

拔草、捡树叶。这活儿听起来好似轻松,可却是劳教所最日常、最繁重的苦活,几乎全年都要干,没有歇的时候,指望不到头。而且不仅要干劳教所大院内的,劳教所为了应付各种检查、参观、评先进,所外周围的环境也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出苦力清理出来的。

春天和雨季草长得很快,每天都要起很早,不吃早饭就下地拔草、运草,鞋袜、衣裤都被露水、雨水打湿了。湿鞋子不让晒,都捂出毛来了,第二天还得穿上湿乎乎的泥鞋下地。

捡树叶从秋到冬,恨不得劳教所院内的每片落在地上的树叶都得让我们捡起来,也不给扫帚等任何工具,树叶不停的落,这活儿就没完没了,直到树上的叶子全都落光,劳动量非常的大。还得把树叶抱到一处,堆成一个个小丘似的,再用编织袋装上运走。树叶和着地上的尘土、泥沙,非常脏、非常呛人,有时干一次这种活儿,衣服就洗不出来了,可见有多脏。

这种活很荒唐,和翻地一样,故意不给工具,象原始人一样全凭人力和双手,实质是变相的惩罚和虐待,是对人性的摧残,对人格的侮辱。

9.其它奴工产品

外贸出口产品。一种女性用的卫生巾包装塑料袋,用竹签或金属签在封口处穿入系袋子的绳子。上面全是外文,好象还不是英文,象是法文之类的,没有一点中文,据说是外贸出口产品。

中秋节等节日礼品。每到逢年过节,劳教所的活儿反倒更多更重。零八年,中秋节前装月饼盒,一共有七、八种月饼,一个班只装一、二种,流水作业,最后由一个大组把各种月饼组装在一个大礼品盒里。因为是流水作业,不能停下来,警察和包夹监工不停的催,哪个班稍微慢了,就会挨大声呵斥、辱骂。

女所还装过蘑菇等几样农产品的礼品盒、礼品袋,也是这种流水作业的方式。

综上所述,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奴工劳动不仅制度严密,种类繁多,而且手段残酷,方式野蛮,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迫害的一种延伸,目的险恶,所干所做的一切都是最见不得人的。

整个生产方式不仅违法,而且严重侵犯人权,其产品的兜售对广大不知情的消费者无疑是最典型的犯罪欺骗行为。而这种正在发生着的迫害行为是只有中共才能制造出来的,这一切更加佐证中共才是人类最大的邪教!

嘉娜的法轮大法之缘(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明慧记者穆文清采访报道)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边陲的丹麦小镇(Town of Denmark)。她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亲身经历了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


嘉娜和先生近照

幼时的神奇经历

“由于出生时大脑被挤伤,我自打来到这个世上性格就很压抑。据父母说,我幼年时总是非常沮丧,不想吃东西,也不愿与任何人接触互动,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嘉娜回忆说。

最近,嘉娜的哥哥告诉她说,她小时候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故:嘉娜四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在家中二楼的阳台上,她哥哥松开了她的婴儿推车的刹车闸,并将小车顺着楼梯推下阳台。她当时就在婴儿车中,而且没有被绑住,但是奇迹生还。为了这件事情,她爸爸终其一生都在责怪自己,认为是他没有把刹车闸按上。

“随着年龄慢慢增长,我脑子中出现很多关于前世和王国的记忆。当这些东西展现给我时,我觉得全身更舒服,我隐约感觉这个被称作‘地球’的场所只是我漫长生命之路上的一个驿站,有一天我终究要回到我真正的故乡去。”

四岁的时候,嘉娜就能够读、写和说法语。因此父母将她送到一个学前教育的学校去接受更进一步的教育,教课的是一群天主教的修女。

入学第一天,她对坐在旁边的女孩说:“您好!”没想到教课的修女一把抓起她的领子,把她拽到一个十二英尺长、上面有耶稣像的十字架跟前,叫她跪下并祈求耶稣的宽恕。

“我仰望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只见他双手双脚被钉在十字架上,头部出过血,身体一侧还带着剑伤。我禁不住问他:‘这些人是谁?’他对我笑了笑,回答说:‘他们不是我的信众。’我知道那些人并没有真正按照耶稣讲的去做,用修炼人的话讲,就是没有真修。”

有过这次经历之后,嘉娜变得很沉静,在学校里成了一个善心肠的孩子。对那些被人挑剔吹毛求疵的孩子,她也能善待他们,并且热心地帮助他们,同时自己发奋学习,于是她在学校变成了一个很受欢迎的孩子。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北美,作为一个很受欢迎的少女的嘉娜却渐渐成了父母的负担,因为那个年代许许多多的孩子学着去尝试毒品和其它的诱惑。

嘉娜的父母看到社会上不同阶层都在发生着同样的麻烦事,于是想给孩子找一个更安全的成长环境。于是在她十四岁那年,父母决定举家移民到新西兰。然而他们没有预想到的是,新西兰的大染缸更严重,嘉娜很快就陷入到尝试毒品等危险状况之中……

生命的转折

直到三十年后,也就是二零零二年,嘉娜才迎来了生命中的转折,那一年她听闻了法轮大法。当时她生活在西澳西南部地区的丹麦镇(Town of Denmark),状况也不好。早在一九九八年她就与原来的丈夫离了婚,带着四个孩子。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镇上来了一个武术教师,是做电疗的。嘉娜去找他治疗,因为她的膝盖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还有各种妇科病,包括一种不治之症——子宫内膜异位症。当时她还是个酒鬼,她总想戒酒,但是却做不到……

在治疗膝盖的过程中,嘉娜看到武术教师在炼一套叫做“法轮功”的功法。奇妙的是,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看到并感受到了旋转的宇宙……

治疗结束后,武术教师鼓励她学炼法轮功,嘉娜当时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直到四个月之后,才真的开始炼法轮功。

“在学炼了三次功法之后,我隐隐感到我找到了一生都在下意识寻求的东西。我真诚地全身心投入到学炼之中,全神贯注。同一天,我第一次打开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在随后多年的修炼中,奇妙的事情接踵而来。”

她立刻戒掉了多年来酗酒的恶习,并且从此以后滴酒不沾。

“有一次,我要先生帮我复制师父讲法的录像光盘,我准备好了两个DVD机子,打开电视准备复制。我看到电视上立刻出现了师父在打大手印的画面,我能看懂手印的涵义,心中充满感动,流下了眼泪。正在我沉醉其中的时候,先生把我叫到电视机跟前,指给我看两个DVD机都还没有跟电视连接,但是光盘的内容已经在电视上播放。他困惑不解,我告诉他说:‘这个奇迹属于你,因为我早已经有了我的奇迹。’”

由于患上子宫内膜异位症,嘉娜曾经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无法工作和正常走路。这种病被视为不治之症,只能做子宫切除手术,并在余生当中服用激素。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她彻底痊愈了,更不需要通过酒精和毒品寻求解脱。

“有一天,先生和我开面包车往家赶,突然前面一辆急速行驶的大卡车上掉出来一只大的死袋鼠,飞向我们的面包车。这时我们面包车左侧的前后轮突然都悬起来了,袋鼠从面包车的底盘下面飞过,没有人受伤,我们的面包车也毫发未损。那天我先生也感叹说那真的是奇迹。”

早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的一九九八年,嘉娜就和原来的先生离了婚,他们有四个孩子。离婚的官司一打就打了五年,也没有结案。有一天她抓住机会在法庭上跟主审法官和辩护律师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跟他们谈了半个小时,随后法官向她真诚致谢。从那以后她的前夫再也没有去重翻这个案件,后来案子就停了。

“我和现在的先生都来自不同的婚姻。我们之前的离婚造成了我的前夫以及我先生的前妻的痛苦。在学了《转法轮》之后,我完全相信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的前夫以前常常诋毁法轮功和我,后来他得了贝尔氏麻痹症(Bell’s palsy),即面瘫,右边脸瘫痪了。我生出了怜悯之心,去看望他,拥抱他,并给了他一本《转法轮》叫他读。尽管他并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只是偶尔读一读,但是六个月后他的脸就恢复正常了。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和平相处,并且高兴地探讨法轮功的修炼了。他现在还常常来拜访我和孩子们,我也可以帮助他了。今年初他照了个X光片子,发现他的肺里有个阴影。在他照了断层扫描后的第二天,我告诉他有关神韵的讯息,他说他很想去看。几天之后再检查,医生告诉他一切都正常。他特意跑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