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离岗的法轮功学员多次杜绝医疗事故

文/大陆大法弟子 玉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医务人员,在某军工厂卫生所工作。因为工作环境比医院宽松,所以这里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经常在工作时间离岗,到别的屋唠嗑,或者不请假就到外面办自己的事去了。一天所长和我说:“管不了她们(指她们和上级领导有各种关系),请你有空就帮忙照看一下吧。”他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说:“只有你从不离岗,把心用在为工作负责、为病人负责上。”

一天早上,两名护士给病人扎完点滴就到别的屋唠嗑去了,正好领导那天有事让我到护士组帮忙照看。有一位六十岁的患者大娘,一边扎着点滴一边同病房里的人聊天,过一会儿就不聊了。我当时在隔壁房间,这两个屋是通着的,我寻思:这些人刚才还聊的挺欢的,怎么都不讲话了呢?就过去查看,一看那位大娘脸朝墙,已经不省人事了!别人还以为她睡着了。

我立即招呼护士,同时帮忙抢救,给120打电话、给患者大娘家人打电话,送往急救中心抢救,大娘的命保住了。她的女儿是部队家属,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她握着我的手,不知怎么感谢才好。

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患者,打点滴到第十五天时,突然高热不省人事,当时家属不在场,所里的医务人员看病人昏迷了,意识到出事了,都忙着藏药(因为是药物质量问题引起患者突发高热)。患者生命危在旦夕,身边却没有一个人管,我一边做简单处置一边联系大医院抢救,病人因抢救及时而脱离危险。事后单位领导了解情况后,一再对我说谢谢,感谢我帮助免除了这次医疗事故的恶性后果。

有一次军工厂楼区煤气泄漏,当时那么多的病人、医生都在,可是谁也没注意。我发现煤气味特别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想这涉及到这么多人的生命安全,就马上通知了领导,领导及时赶到妥善解决了问题。他感激的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多亏你发现及时。”因为我们给患者换一些药、用酒精灯等都要点火,如果煤气继续泄漏后果不堪设想。类似的事例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本来是个检验医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诬陷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单位的领导们也受蒙蔽,让我一人做三个人的工作,看我工作不忙时就让我到护士组和收款处帮忙,其实按照医疗法律及相关规定是不合理的。

一次,领导让我帮忙顶替一下收款处的工作,并让做假账,我杜绝了并心平气和的说:“单位临时急需人,让我帮几天忙可以,可是昧良心的事我不去做,你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对谁都得问心无愧。”

开始领导及同事不理解,说“你傻啊”,后来经过长时间我在工作中的良好表现,及给各科室领导、各车间职工讲法轮功真相,他们终于陆续明白过来了。一次,卫生所领导对我说:“法轮大法真好,我理解你了,这些年你的表现我看到了,不炼法轮功的人,谁也做不到这样。”

一次领导要离开卫生所到上级卫生部门开会,他知道我当班后,说:“卫生所是个人命关天的地方,有你在这儿,我们放心。”

有一次,政法委的人来单位要迫害我,单位领导说:“她是好人没犯法,不允许你们带走我的职工,否则病人要出现问题你们要负全面责任。”结果不了了之。还有一次,“六一零”的恶人企图把我关进洗脑班迫害,领导事先暗示我离开了,之后那些人在他的办公室等着要绑架我,僵持不下时,恶人说:“那你们谁能保她?”领导说:“我保她。”最后恶人退去了。那是邪党迫害最疯狂的年月。

现在这个军工厂的很多老干部、现任领导、职工都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们已经不信邪党的谎言了,大概有上千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团、队组织)。我的工作也恢复了正常并涨了工资,单位又分给我一套新房子。

尽管邪党灌输无神论、编造各种谣言污蔑法轮功,残酷迫害善良的修炼人,可是宇宙中有不变的天理,善恶终有报。其实只要想想人在大自然面前多么脆弱和渺小,就不难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在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在善与恶的选择中,是追随邪党去战天、斗地、整人,还是以谦卑的心态了解真相、选择善良。自然无情,也许我们今天抉择的一刻,就是人命关天的时刻。我衷心祝愿更多的人清醒、得救、平安。

Advertisements

辽宁省女子监狱奴工迫害情况及奴工产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蓝天有限公司和辽宁省女子监狱勾结,逼迫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犯人做免费奴工,每天早六点半到半夜,加工各品牌的服装,沈阳蓝天有限公司以高价出售给交通局和其它机构和公司,如沈阳出租车司机穿的工作服等,每套几百元,全部是奴工产品。这些服装还在很多大商场出售,如沈阳万达广场的许多品牌都是。

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奴工的迫害非常严重,不给吃饱,更吃不好,全年无休息日,很多人长期从事一个动作的劳动,造成眼疾、颈椎背部手部等身体严重伤害,各监区自行承包,有时监狱长象征性地检查一下,各监区就暂时停止干活,监狱长走后,就要加紧干活,活干慢了,就要受到打骂,为了能完成定额,很多犯人只能把干不完的活带回去,在睡觉时间继续干,整个女子监狱就是一个毫无人权、残害人生命的法西斯式集中营。

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严重,普通犯人之间还可以随便说话,法轮功学员之间只要说话就遭殴打,七监区恶人李晓恒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宁玉英。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说话,她就踢法轮功学员。大连法轮功学员宋平(音)在女子监狱被关押期间,由于长期做奴工,吃饭没保障,被迫害患阑尾炎,被拉去手术,后天天靠药物支持。

很多被判长期刑的人,由于长期生活条件差,营养没保障,加之长期遭奴役,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早上出工时,能看到有的人因为走不了路,或身体已经残疾,或在做奴工时受伤的人都得继续工作,有的人甚至被背出来,腿动不了,有的胳膊被包扎着,还被逼继续干活。

一位叙利亚青年的奇遇

文/海外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在上网与人聊天时,偶然与一位叙利亚青年聊上了,得知他是叙利亚读大学四年级的大学生,经常上网聊天,特别喜欢与中国人聊天,他的母语是阿拉伯语,英文也不太好,但他就喜欢在网上交友,我与他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所受到的迫害。他听后没什么反映,好象这事与他很遥远,只是说:你们认为好,就炼吧。他告诉我他的国家正在内战,他们的生活很不稳定,经常不能上课。

不久,这位大学生又上网了,这次他大声在网上求救,说他妹妹在放学路上遇到枪战,被一颗流弹击中心脏部位,医生说快没救了,我马上叫他帮他妹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可他听不太懂,又不太相信,我想救人如救火,如何让他快速明白呢?他英文也不太好,我就找了一本阿拉伯语的电子版的《转法轮》,传给他,说这是一本能救命的书,你就念给她听,要快,不然时间来不及了,救人要紧。他立即下线了。

又过了几天,他在网上找到我,激动万分,说:你给我的这本书太神奇了,书还没念完,他妹妹就活过来了,医生都说这是个奇迹,他说他要大声向周围所有的人介绍这本神奇的书,他国家的人还没听说过《转法轮》这本书,更找不到能够教他学功的人,我本想将《大圆满法》的电子书传给他,但找不到阿拉伯语种的版本。

几个月过去了,没了他的消息,有一天我在网上遇见了他,我还没来得及与他说讲真相的事,他就说起了这几个月一直忙于与中国人交往,他发现中国人喜欢用QQ聊天,他申请了一个QQ号,向所有网络上能遇见的中国人讲他念《转法轮》的神奇经历。他说,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还有不少中国人骂他,他就与他们交谈,问他们为什么仇恨法轮功,他说他就用亲身经历来说服这些人,最后他发现其实这些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也是很渴望自由的。他认为生长在中国的人本来是很幸运的,但不明白为什么不愿听真相。他还质问我为什么不讲真相,我笑着说,你就是我讲真相的其中一个呀。

这位叙利亚大学生说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教他炼法轮功的人。如果在叙利亚的周边国家能找到有人会炼法轮功,去教会他们,他相信将会有更多人来学功。

韩国京畿道富川市民呼吁营救朱春菊(图)

文/韩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韩国京畿道富川市的地铁站前人来人往,每个周末在这里都能见到法轮功学员举办活动,向人们介绍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以及十三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许多过往行人驻足观看展板和了解真相,有的对功法感兴趣,询问哪里有炼功点可以学功。


韩国京畿道富川市民签名呼吁营救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朱春菊


韩国京畿道富川市民询问哪里有法轮功炼功点可以学功

八月正是休假旅游的时节,而法轮功学员顶着烈日向韩国民众传播真相,并呼吁各界伸出援手,共同制止中共的暴行。

住在京畿道富川市的杨丽萍,她的母亲朱春菊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天门乡村民,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被从家中非法拘捕,后被中共非法判刑六年,只因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朱春菊现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这场迫害使得这个家庭的成员无一例外地受到恐吓,罚款,无辜关押,劳动教养,判刑。全家人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杨丽萍女士的姐姐西村丽子在日本已经征集了日本议员的签名并且日本外交部也表示要积极营救日籍华人的母亲。日本的国际大赦向中国相关部门与办事人员发出了要求早日释放朱春菊的信件。

为了营救母亲,杨丽萍女士每个周末到富川市的地铁站前向民众征集签名。善良的韩国人了解情况后,踊跃签名,并祝愿朱春菊很快会被营救出来,迫害一定会停止,法轮功学员要加油。

揭封存半世纪丑闻:中共暗通日军司令部

辛灏年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本文转自辛灏年演讲的《谁是新中国》下卷-第四章第四节。)

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揭露了比中共种植和贩卖鸦片更要严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曾长期通敌卖国。而这个惊人的事实,亦在中国大陆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一书中得到了证明。首先,彼得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

《南京志史》 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因为,“叶剑英告诉了毛泽东,我也知道了新四军发来的电报内容。中共中央主席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共产党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中共领导人中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然而,“中共领导人却要做出打日本的样子欺骗莫斯科。”

其次,“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了一则被封存了近半个世纪的丑闻。中共当年竟然背着国民政府,背着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私下里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这篇史料一见光,史学界为之哗然。”

国军顽强抵抗 中共暗通日本司令部

该书揭露:一九四五年六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卫兵们大惊失色,紧急通报上去,军部的长官连忙出迎,慇勤接待…… 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

事情是这样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使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中国战场上,国军仍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这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信息… … 新四军接报,因事关重大,即由中共华东局请示中央。延安方面反应奇快,密电答覆: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触。

六月初,日军派出了以日本天皇的干儿子、日军总司令部参谋部对共工作组组长为首的使团,向中共提出了局部和平的方案,并建议中共方面派出负责官员前往南京与日军总部首脑直接谈判…… 经中共中央驰电批覆,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便起程赴南京。

抵宁次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杨帆开始正式谈判,并提出“ 局部和平文本草案” ,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以外,日方还答应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这化敌为友的第一次正式谈判自然未获实质性成果,但已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工作。这一系列卖国勾当便是弗拉基米若夫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发现的秘密。

中共江山“非得自于国民党而是日本”

在中国大陆,几乎人人皆知,毛泽东曾指骂蒋介石在抗战刚刚胜利之时,便立即从峨嵋山上赶下来“摘桃子”了,意即下山“抢夺”抗战的胜利果实了。然而,姑且不说蒋介石曾多少次亲自下山指挥抗战,也不说蒋介石在山上曾遭遇过日本飞机的多少次狂轰滥炸,单就整个的抗战历史而言,亦正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才真正领导并坚持了抗战,是国民党军队才为保卫中华民族的血脉而浴血苦战、壮烈牺牲。因此,抗战胜利后,即便是蒋介石要走下山来“摘桃子”,也是理所当然。

相反,恰恰是毛泽东和他的中共,才在八年抗战中执行了一条卖国主义的假抗日和真扩张路线。而毛泽东既从来没有走下黄土高原,更没有命令和指挥过一次抗战,更不用说上过一次前线。相反,他所有的电报指示,不是制止中共军队抗日,就是教导他们如何“专打狱,不打敌军”,直至命令他们“长期隐蔽、积蓄力量”,从而为战后立即发动那一场残酷的内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终于夺取了中国大陆的政权。如是,中共江山“非得自于国民党,而是得自于日本”的历史事实,才真正揭穿了“摘了抗战胜利这个大桃子的”,不是别人,恰恰是毛泽东和他的中国共产党。

苏联特派员骂中共在抗战中渔利

难怪共产国际的特派员气愤地指责说:“毛泽东在侵略者面前向后退缩,却乘中央政府和日军冲突之际为自己渔利。在民族遭受灾难、人民备尝艰辛并作出了不可估价牺牲的时刻,在国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时刻,采取这种策略,岂止是背信弃义而已…… 什么国际主义政策,跟毛泽东哪能谈得通,连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过是他在权力斗争中的工具罢了!千百万人的流血和痛苦,灾难和忧伤,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抽像的概念。啊,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啊!我们往往是过分地把它简单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