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法院对杨丽蓉非法开庭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赤峰市红山区四十多岁的杨丽蓉女士,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和友人张翠敏去看望母亲,被守候多时的恶警们绑架。此前杨丽蓉的母亲李玉芝在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时,遭赤峰松山区恶警徐国峰、刘龙等绑架。

八月二十二日中共赤峰当局对杨丽蓉非法庭审,企图进一步迫害这位善良的妇女,北京律师在法庭上为杨丽蓉辩护指出:杨丽蓉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该无罪释放。

律师说:“杨丽蓉修炼法轮功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净化人心,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而不是为了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因此她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信仰属于意识形态范畴,是思想领域的事。而人的思想是不能构成犯罪的,只有人的行为才能构成犯罪。在司法实践中,认定犯罪要求主客观相统一,不但主观上要有故意或过失,而且客观上要实施了危害社会的行为。因此不管一个人信仰什么,只要她在客观上没有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就不能对信仰者定罪量刑。而就本案而言,我的当事人客观上并没有实施破坏法律和行政法规实施的行为。”

杨丽蓉修炼法轮功以后,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她时刻以真善忍约束着自己,是守法公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恶警绑架她母亲李玉芝后,进行非法抄家,从李玉芝家里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和六万多元现金。松山区的四个恶警在李玉芝家里,守候数个小时,声称谁去杨家就抓谁。 当天下午,杨丽蓉带着好友张翠敏来母亲家,遭到了恶警刘龙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松山区看守所。

八月二十二日,赤峰市松山区法院如临大敌,据悉内蒙公安厅来了两人参加庭审 ,松山区公安局部份人在旁听 ,外面六十多个便衣如临大敌,法院外安排了三道岗 ,对进入旁听的人搜身,对包括纽扣,饰品在内的所有物品逐一检查;还安排人进庭辨认是否有法轮功学员旁听。当天检察院公诉人姓冯,法院审判长李月明 ,法院审判员郭文秀 。

在法庭上杨丽蓉堂堂正正地说:“1、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2、宪法没有哪一条规定法轮功是邪教 。3、法轮大法普度众生,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人,让那些还在行恶的警察停止迫害法轮功,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北京律师当庭强调:杨丽蓉炼法轮功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净化人心,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并不违反中国法律,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说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就是违法或者是犯罪行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具体体现,其内容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制作法轮功宣传资料是违法或犯罪行为;只要是法律不禁止的事人们就可以做。公诉人在法庭上也没有举出我的当事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具体违反了哪部或哪条法律的规定,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原则,我的当事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不是犯罪行为,应该无罪释放。

律师指出:关于宣传品的内容,一部份是关于法轮功修炼的,比如《转法轮》《转法轮法解》、《法轮佛法》等,这部份内容都是教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做一个好人,当然没有什么违法之处,更不会破坏什么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另外还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中国共产党亡”之类的话,还有《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神韵等。说“法轮大法好”当然没有什么问题,我的当事人是为了向她人推荐、介绍法轮功,宣传法轮功的好处,这与商家和企业散发宣传资料向消费者宣传介绍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一样,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的,也没有破坏现行的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至于“真善忍”这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观,当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关于“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中国共产党亡”,从法律层面上看,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喊这句口号,也没有法律规定说喊这样的口号是违法的,从主权在民和社会契约论的角度上看,法律没有禁止的事人们就可以做,而且是一种天然的权利。至于神韵晚会和部份新唐人电视节目光盘等是一些歌舞节目,是没有阶级性的,是中立的。虽然晚会是由法轮功学员编导和演出的,但它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关于《九评共产党》,这不过是抨击时政,批评执政党而已,其目的是为了敦促当局反省历史,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真正做到依法执政,执政为民,谨慎地行使手中的权力,真正为百姓造福,为人民谋利益。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三十四条(五)规定:“密切联系群众,坚持党的群众路线,自觉地接受党和群众的批评和监督”。因此,《九评共产党》等宣传品行使的宪法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的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并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律师还说到:象法轮功这么一个和平的宗教修炼团体,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他的学员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她们不反对政府,也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也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可以说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大规模地迫害呢?为什么要用刑罚来处罚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呢?从另一个角度看,法轮功学员这样做也是万不得已,她们是在遭到无端污蔑和迫害,在没有任何言论自由渠道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收入制作成资料,向世人讲清事实真相,揭露媒体的谎言,并向世人介绍法轮功好处,有什么过错呢?你除了看到中央电视台里的自焚和杀人,在日常生活中,你看到哪个法轮功学员采取过暴力行动或者其它过激行为,危害社会危害他人了?而我们的司法机关却要因为我的当事人杨丽蓉仅仅散发了几份法轮功宣传资料就再一次地把她送到审判席上试图对她处以刑罚,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北京律师最后说到:对待法轮功问题采取和解立场才是明智的选择是大势所趋,违背历史潮流将会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检察官和法官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民众的希望所在。当然,法律是要的,命令也是要的,而且都应该严格遵守,但法律和命令,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目前在我国,某些法律和命令在某些情况下、在某些人那里存在着与人类良知相冲突甚至严重违背人类良知的情形,比如在本案中,司法部门借用《刑法》第三百条来构陷、打压和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严重违背人类良知和道德、违背社会正义的。和谐社会应该以良知和道德作为我们每个人最高的行为准则,谁也不能借口自己是服从命令而对自己违背良知和道德的行为开脱,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无辜的却对他们处以刑罚就是有罪。司法是人类良知和道德以及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当面临国家法律与人类道德良知的二难选择时,希望法庭能本着自己的良知和道德,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维护社会正义,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我的当事人一个清白,无罪释放。

近年来法轮功案件从普遍重判向轻判是个发展趋势,并且在本案审判之前各地出现诸多法轮功案件发回重审、判缓刑、免于追究刑事责任、做出其它处理的范例。这说明,理论界和很多司法工作人员的良知在觉醒,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了最好的选择,这既为自己奠定了未来,也为以后彻底平反和纠正法轮功冤案作了一个良好的铺垫。对于本案的最终结果,希望我们的司法机关不要把法轮功案件政治化,实事求是,并且我们的法官应当听从内心的召唤、听从良知的召唤对本案做出裁决。

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杨丽蓉的自辩和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震慑了所有在场的人,公诉人不能自圆其说,甚至照着念公诉词时都结结巴巴,所谓“审判长”李月明多次试图打断被迫害人的自辩和律师的正义辩护。目前已得知与杨丽蓉同时被绑架的张翠敏女士(四十岁)被松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呼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对修炼者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益,与邪教无关。可是中共操控公安、检察、法院等毫无依据的将法轮功作为“×教”,予以打击,从而使自己沦为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其实是由于中共的领导、逼迫所致,是由于中共凭借自己“对政法工作的领导权”而破坏法律实施所致。 也就是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动用了法律工具。但是,中共这些行为的实质是打着法律之幌行迫害之实,一方面践踏人权,一方面却又要披着法律的外衣欺骗百姓,这本身也是对法律的践踏。因此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中共,中共才是邪教。

Advertisements

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在明慧网的记载中,中共公安局参与绑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因车祸惨死、因突发病暴死、因故被人杀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称的黄金年龄。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已多达两万多人了,有的还殃及家人。由于中共当局竭尽全力的封锁信息,目前明慧网的记载是不完全的,实际遭恶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下文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吉林监狱恶警已大量遭恶报。

河南省安阳市恶警王其胜遭恶报 猝死在办公室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河南省安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王其胜猝死在办公室。

王其胜,今年四十三岁。从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就竭力地跟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经他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几十人被非法劳教,非法送洗脑班和非法判刑,勒索钱财。

在几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利用各种方式给他讲真相,他扬言说:“亲爹也不认!”他认为本人只是执行“共产(邪)党政策”,他就拿着共产邪党给他的所谓“政策”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猝死在办公室。

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青龙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金凤死亡

李金凤,男,三十八岁,是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青龙镇派出所副所长。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突然失踪。五月三十一日,在八一水库打捞上来。

由于李金凤道德败坏,有妻子,还有孩子,在外边又找了个第三者。是他杀?是自杀?死因不明。在冷冻四十天后,于七月十日才埋上。

李金凤为了往上爬,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二零零二年,李金凤在双山子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抄家、搜书、并亲自把大法书烧毁。

二零零七年,李金凤伙同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海龙绑架了刚从石家庄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刘会民。刘会民被迫害的五年中,家中的妻子孩子都是刘会民的弟弟抚养,生活无法维持。别人送给孩子一个复读机,李金凤等人都给拿走了,亲友们都很气愤。

几年来,李金凤工作不顺,家里矛盾重重,精神非常不好。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告诉家人不许看法轮功的东西,否则就断绝关系。

李金凤真正的死因就象一个公安家属说的:他迫害了法轮功了,要不怎么死的那么惨。

的确如此。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个不相信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的李金凤,三十多岁就早归黄泉。望大陆公检法司的每个人,都要引以为戒。善待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法轮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吉林监狱恶警遭恶报

吉林监狱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遭到恶报,仅去年一年,吉林监狱就一次性开除了九名警察,他们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都曾是急先锋,这些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其中竟有因为给犯人拿毒品暴露而被开除的,感叹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的罪恶的同时,与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相比,孰正孰邪?清晰可见。

现已知两人被判刑,林志彬原是五监区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邪恶,林志彬被判二-三年;王连发被判刑;书记刘长江曾经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主谋之一,现被关押在看守所,等待应有的审判。

吉林监狱五监区改造队长恶警林志彬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成军、崔伟东致死的真正凶手。恶警林志彬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多人,郑卫东被犯人打后,林志彬不但不管打人者,反而关押法轮功学员郑卫东。丑事曝光后林志彬怀疑同一监区法轮功学员刘成军、崔伟东透露消息,亲自毒打使用所有的刑具,使二名法轮功学员相继被迫害致死,林志彬的两手沾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已知被开除恶警的有:原狱政科干事杨双海(进行严管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安排与具体操作);原十监区改造队长汪洋(在吉林监狱改造队长是专门进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原十一监区老残区改造队长孟海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孙凤军,在家不敢上班(网上有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另外,恶警张星,心术极坏,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史文卓和他讲真相,他不听。二零零八年五月,由于张星给监区犯人孙野、杨清江拿毒品后,被上级发现,被追查。张星解释说不知道,而后被开除留用二年。现在被降级到吉林监狱接见室。

原三监区改造队长陈新,多次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执意不改。二零一一年六月,由于收受犯人财物,被劳改局开除。

对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说句真心话,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所愿意看到的,但迫害信仰宇宙真理的修炼人是罪大恶极的。在你的工作中,完全可以善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你们的同事被开除、被判刑,不要觉的偶然,其实一切都有它必然的因素在里面。举头三尺有神灵,善恶有报,也许等报应来时就一点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真心的希望都切实的想一下自己,希望所有的警察都能选择正义与善良,拥有美好未来。也希望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及时警醒,弥补罪过,为自己创造美好未来。

芬兰法轮功学员在大型展销会上讲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至二十日,芬兰北部最大的城市欧陆(Oulu)举办了大型展销会。参加展销会的有企业,当地媒体、政党、军队、海关、城市剧院等各类组织公司,法轮功学员也参加了这次的活动。


林希和丈夫马尔库(Leens,Markku)一起在征签表上签名


感兴趣的人们当场开始学功

展会期间,很多人都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表示支持。纷纷谴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教师丽特华(Ritva)对学员说,她非常喜欢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中国的传统。但是她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就因为那里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她也告诉学员要坚持到迫害停止的一天。

林希(Leens) 和丈夫马尔库(Markku)接过学员的单张,马上说:“我在电视上和报纸上都见过( 法轮功受迫害),这场迫害太可怕了。我们签名支持你们。”

一位男士看到横幅就走过来告诉学员,共产党杀了近七千万的中国人。学员告诉他只有在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这样的事情就可能发生。还有现在的这场被掩盖正在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也从电视和报纸上了解了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信息。他一开始有些犹豫要不要签名,又听学员讲,法轮功学员以这种和平的形式反迫害,征集到的签名数量之大,是在芬兰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所有的签名的人可能都将成为芬兰历史的一部份,明白真相后的这位男士最后签了名,表示也想加入这个行列之中。

中国舞香港初赛成功举行 五选手入围复赛(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亚太赛区初赛,作为新唐人系列大赛在香港的首次比赛,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在香港明爱九龙服务中心成功举办,来自台湾的五名少年组选手入围,他们将于十月底赴美国纽约参加复赛。


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亚太初赛第一次在香港举办,虽然受到中共邪恶的干扰,但最终举办圆满结束。

专程从纽约赶来的新唐人系列大赛组委会主席马丽娟、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亚太赛区初赛主评委张铁钧、评委王学军,以及中国舞舞蹈大赛发言人兼评委李维娜,于比赛前一天顺利抵达香港。他们强调,这次中国舞舞蹈大赛初赛冲破中共的障碍,在香港这个中国的南大门举行,意义重大而深远。

在比赛期间,中共恶党团伙纠集帮凶,一再在场内外进行暴力冲击与侵扰,企图阻挠比赛进行,但主办方得到会场的支持与警方的增援,沉着坚决地排除干扰,恶徒终于铩羽而退。


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亚太区初赛在在香港成功举行,经过一天的赛程,五选手入围名单终于揭榜。

下午四时许,大会隆重宣布初赛结果,来自台湾的三名少年男子组和二名少年女子组选手入榜,他们将于10月底赴美参加在纽约举行的复赛。这五名入围复赛的选手是:
少年女子组:苏愉方,施逸谦
少年男子组:陈柏维,文恺琝,吴越

新唐人系列大赛组委会主席马丽娟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尤其是政法委别有用心:“他们失败了,我们还是圆满地结束了第一次在香港举办的初赛,这是中共想必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她也感谢租出场地的香港明爱及到场观看与支持大赛的香港市民。

大赛组委会主席:日后必有更多大陆选手参赛

马丽娟在赛后评价整个比赛对选手和香港人都很好,“中共想做的事情做不成,但是它没有想到它所做的一切其实帮助新唐人的系列大赛,因为它这样的打压,让更多专业领域的人士了解到我们在香港、在世界各地的比赛,让他们更关注、更了解。”她相信,通过这次香港的比赛,以后势必有更多的中国大陆专业选手会来参赛。

对于被中共阻吓而没有前来参赛的大陆选手,马丽娟非常遗憾地说:“我们希望他们在未来不再错过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的机会。其实中共就是吓唬吓唬,你来参加比赛,你是从事专业艺术的,它对你是不能怎么样的。但是因为在大陆,中共太邪恶,大家心里怕它,但很多百姓不知道,你越怕它,它越耍无赖,越是疯狂来整你;其实你真的不怕时,真的敢站出来,参加这样一个传统的比赛,中共对你是没有办法的。”

她申明大赛弘扬正统的传统文化的意义:“这个比赛是纯真、纯善、纯美的传统艺术,哪一个人不向往?所以从事艺术的人都不愿意在学了那么多年的艺术,为共产党所用,为它在舞台上歌功颂德,大家是非常厌恶这种做法的,……所以为什么那么多艺术家移民到海外,他们都是渴望有自己的自由,有个人的人权。这个大赛给艺术界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走出来,实现他们个人的愿望。”

这次在香港举办的亚太赛区初赛,少年组及青年组总共收到四十二人报名,但有二十多位大陆选手由于中共当局的吓阻而未能参赛。马丽娟下午在台上说明情况:“国内的参赛选手告诉我们,他们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样,能今天到香港的舞台上施展他们的才华和技艺,当然非常遗憾他们来不了。虽然中共挡住了他们的身体,他们的人来不了这儿,但是他们的心是向往着自由,向往着纯正的艺术,向往着跟我们一样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全世界发扬光大。”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三位评审(由左到右)李维娜、张铁钧、王学军

大赛初赛主评委张铁钧:中共干扰失败直至灭亡

担任中国舞舞蹈大赛初赛主评委的张铁钧表示,很满意这次比赛。她说:“我觉得中共的干扰很可笑,因为弘扬真正的传统文化都是每个中国人应该做的,现在海外的人都希望丰富自己的文化,为什么中共做出那么愚蠢的事?”她又说:“有一句话我要送给它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

对于不能来港参赛的选手,她感到很遗憾:“这么好的机会失掉了,不是因他们自己,而是因为中共的做法。以后还会有机会。”

张铁钧又说,比赛最感动的一刻是觉得所有的工作人员的心很齐:“大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都会为自己的传统文化有一种向往,从我们下飞机的那一刻,一直到比赛结束,大家的心都特别纯正、纯净,都是为了这个事情,这一点我觉得很可贵。”

大赛初赛评委李维娜:小小舞台展现历史意义

中国舞舞蹈大赛发言人兼初赛评委李维娜也说,选手们很努力,也有一定的水平,发挥得也不错。她并说:“中共派人来捣乱,企图干扰比赛是非常愚蠢的,因为这种大赛在世界上,给选手、给专业人员提供机会的到处都是,那为什么要针对新唐人主办的大赛?很明显是害怕恢复传统文化,同时在世界发扬,那是因为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共产党是无神论,很典型的自己暴露自己。”

对于没能来港比赛的选手,李维娜觉得只是时间的问题,不会是长久的。“我今天看到选手在舞台上,我在想,这一个小小的舞台,在历史的长河它代表的意义,远远超过现在这一刻展现的东西。他们的勇气,展现了他们的风范。香港在这件事情上稳定地迈出这一步,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很了不起。”

她鼓励被中共阻挠的选手继续努力,将来一定会有机会展示才华。

入围选手:参赛提升水平获益良多

入围选手,台湾云林的苏愉方听到中共阻扰选手参赛,表示很不理解:“为什么不要让这么美好的东西让更多人知道?因为我觉得其实是挺不合理的,有点想落泪,这真的是让人难过。”她希望不能来、没办法来的大陆选手以后会有机会来。

另一位入围选手施逸谦表示,今次参赛是她第一次出外比赛,为此准备了两个多月。她希望有更多选手一起比赛,却因为中共的阻扰而无法参加,觉得很可惜,希望他们日后有机会来。她认为比赛是为了要提高,名次、入围都不是重点,不过能入围还是很开心,对纽约的复赛将会全力以赴。

吴越对能够入围表示非常激动,他说:“因为从来没想过会入围。最深的体会就是练习的那一段,就是要表演出那个越王要复国的精神,那个是最深,因为老师一直骂,为什么没有感觉?然后就一直这样子磨练。”他坦言参加大赛令自己方方面面都有提升,并表示有信心进入决赛。

陈柏维得知榜上有名后高兴的合不拢嘴,强调一定会参加复赛。他说自己的剧目《易水寒》扮演荆轲,“舞蹈和品性方面都有提升,因为在表演人物当中一面学习他内在的那种感觉,那时候就会有所提升。荆轲,大大方方的,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年纪和个子最小的文恺琝赛前一直被看好,他对于入围表示“很开心,很兴奋”,虽然还不知道有没有钱去美国比赛,但今次比赛他也获益良多,“能学习到怎么样克服紧张吧”。

没有入围的选手也觉得参加今次比赛很有收获,香港选手叶芷曦说:“我觉得真的很好,给我很多的收获。第一让我认识到很多朋友,又可以证实自己的程度到那里,以后怎样提高自己在那方面的能力。”

舞蹈界专业人士:初赛水平很高

观看比赛的舞蹈界专业人士都纷纷赞扬选手的水平很高。一直支持中国舞大赛的资深舞蹈老师何穗莹准时到场,其中一位香港参赛者便是她的学生。她看完上午的比赛后表示,非常惊喜选手们的水准很高,“水平方面比我想象中好很多倍,我想不到小朋友能如此优秀,我很庆幸自己都有学生来参加,我的学生表现亦很好。”

偕同何穗莹到来的一位汶莱拉丁舞老师Roger表示,自己第一次欣赏中国舞的表演觉得非常的好、非常的丰富。

疑中学生被蒙 受薪干诬蔑事

在初赛的前一天早上还未到七点,约三十多名“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人已经在明爱中心的场外拉横额,他们身穿绿色制服,分布于明爱中心的正门、中门和后门,展示诬蔑性横额。他们当中不少见到记者拍照,就用大的横额、纸牌遮挡。不少参与在其中的人士,看似做暑期工的中学生。有人透露一天工资三百港元。有看比赛市民上前询问他们为何要帮着做这样的事,他们表现惊诧,不敢面对镜头。

这批穿绿色制服的关爱协会成员,与近期在香港扰乱各个法轮功真相点的人士是同一批人,只是昨天增加了更多人,而且至少两、三位疑似头目模样的人士在远距离遥控,站在明爱中心隔壁天桥上观察现场,又不时打电话报告。当有记者向他们拍摄时,他们即以物遮住脸面,或离开,之后又回到现场,似乎在指挥。

临近早上八点,来看比赛的人越来越多,占满了整个明爱的大门口和大院,关爱协会的人在场不停地叫嚣,并利用言辞挑衅入场观看的市民。当主办方评委到场,关爱协会负责人林国安立即指使现场的人拿牌子上前,走到评委们身边,而评委们未加理会,由保安人员护送下,顺利进入会场。

滋事者打骂侮辱警察

现场火药味浓,关爱协会一直不停发出挑衅言辞,他们或站在入口大门,阻人出入,甚至多人排排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叫嚣:“男对男,女对女!冲!”头目发令,他们一次次企图冲入大门,想进入比赛现场,被主办方保安及明爱中心职员阻止。有对方穿绿色制服的少女想冲门而入,少女大叫她被人打,还坐在地上哭泣。不过警方表示,有无被打,如有任何一方报警,可用现场短片作了解。

滋事者们并以持票为由,多次企图冲闯大门进入赛场,期间有警察被捣乱人士打中,还以脏话骂警察,警员大怒,随后抄下怀疑出手打人的关爱协会人士的身份证时,更遭对方威胁,要向警方高层投诉:“你阿sir(警察)吗,你叻仔(聪明人)吗?好,我看你叻多长时间!”目睹证实其同事被打的警察说:“那又说回来,她又可以打我们警察吗?”被打警员气愤自己被羞辱:“当差几十年,没试过今次这样无面(没面子)!”

明爱中心也是他们攻击的对象,由于明爱中心借出比赛场地,他们也大叫明爱偏帮法轮功,还威胁以后不会捐钱给明爱中心。到下午入场时,由于主办方拒绝上午在场捣乱的人士进场,引起他们不满。他们在场大喊大叫,又在场设法挑起事端。有人大叫:冲进去!有人大叫有票不能看,要求退票。最后,主办方即时于现场退票还款。

期间,他们又以要买喝汽水为由,要求进入明爱中心内,被在场保安人员阻止,他们不服,双方发生对峙。关爱协会的人还不时破口大骂保安人员,但保安人员不为所动。关爱协会人员又要求明爱中心表态,是否不允许进入在汽水机购买汽水。明爱中心人员建议帮他们购买,遭他们拒绝,表示一定要入内。明爱中心人员不接受,并称愿意将汽水机搬出来给他们买。最后,他们在主办方即时在场退票后有很多人离开,不过,穿绿色制服的关爱协会的人还不断地在明爱中心的多个出入口徘徊多时,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离去。

一观众两友人的女儿被阻未能参赛

大赛在下午四点半圆满结束。捣乱者的行为得不到前来看比赛市民的认同,观众张女士说,看到在中共的打压下,还有这么多人来参加比赛,为此而感动。她说,自己本来有两个北京朋友的女儿要过来参加比赛,结果都来不了。一个女儿的妈妈已经被抓,还有一个女儿和她妈妈的机票证件全部被没收,也在被抓中,朋友的妈妈还在四处躲避。公安曾经守在她们的家门口,还恐吓她们,如果参赛,就会丧失上学的机会。

场内场外的市民称赞比赛水平极高,有观众表示,看完后不想离开,也有人表示,在中共的打压下,还有十四位参赛者,加上音乐美妙舞姿翩翩令人激动不已,捣乱者的行为则被国内国外的人士谴责。

有观众的朋友虽然付出努力,即使面对被抓的危险欲前来参赛,奈何最后依然不能前来:“但看到在中共的打压下,还有十四位参赛者,加上音乐和舞蹈的美妙、纯净,令我感动;想起很多人被抓,不能来参与比赛,觉得很可惜。”

她称赞,比赛选手水平非常好,因为在这样的打压下,还能看到这么美的舞蹈和音乐。对于中共的骚扰,她说,关爱协会的人只是中共的傀儡,为他们而可怜。

有来观看表演的观众被捣乱人士照了相,不过,他说:“我没有恐惧,我看这个表演很自豪。”

来自加拿大名叫骆枫的观众,是学法律的实习生,因为平时经常看新唐人电视台,所以,知道这个消息,就自己买票来看比赛。他有感,选手们表情丰富,动作的连结非常独特。他说,虽然自己不是艺术家,但看表演非常好。对于外面的滋扰,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常不幸。在香港这个自由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他说:“很伤心,怎么会有中国人组织阻扰宣扬自己的文化?!”

到墨西哥读书的广州学生阿Paul看不到表演,很伤心,早上来迟了,因为外面的干扰,进不去,下午又因为有人在外面叫嚣,又进不去。所以,好失望!

在关爱协会的吵闹声中静静地等待进去会场看比赛的王小姐直斥,滋扰者是在污染环境,混淆视听。她说,很多香港人都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功的形象有目共睹,有朋友提过法轮功是无辜的,外面滋扰的人颠倒黑白,是非不分,是在污染环境。

香港民主党社区主任:港人一看就知是中共干的

香港民主党社区主任周伟东表示,对“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已经慕名很久了,因为自己去过台湾看过神韵演出,知道神韵的表演水平很高,今次觉得这个舞蹈大赛在香港举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托付个朋友买票来看。

周伟东因为是民主党成员,被关爱协会的人士挑衅。他说,那些是中共的爪牙,所谓的关爱协会绝对不关爱,因为见到他们骚扰法轮功的真相点,手法就是想帮中共洗香港人的脑。

他相信是因为中共的血债帮迫害法轮功,面对被清算不甘心,利用残余势力干扰,但起不了大作用。他说:“作为一个正常的香港人,他一看就知道,做这样的事,除了共产党还有谁。香港十几二十年都没有这样的事。”他斥责关爱协会利用香港的自由反自由,就是共产党的那一套。对于是否相信它们讲的那一套,周伟东说那些诋毁言辞,共产党已经重复了很多年了!

他说,看见很多年轻人充当中共的傀儡,好可惜,因为他们只是当作暑期工,来挣钱找一份工作。“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十几年都没有成功啦,所以,它们一定会失败。”他希望捣乱人士早点悬崖勒马,损害了香港的自由,也得不到港人的支持。当然,他们背后可能有亲共派的因素,可能对立法会选举无利。

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北美赛区初赛、复赛与决赛及颁奖典礼,将于2012年10月25日至27日在美国纽约翠柏卡表演艺术中心(TriBeCa Performing Arts Center)举行。详情可参看网站:dance.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