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中共迫害 我仍然有幸走進法轮功

文/天津大法弟子 明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我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后得法的。很多人不理解说,迫害前炼法轮功还情有可原,因为当时社会上有好多人在练各种各样的气功,法轮功是公开合法的。但我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之下走進大法,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经验和事实告诉我迫害的一切理由都是捏造

我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我今天从内心里坚信法轮功,也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过程。

我从小耳闻目睹了中共邪党以前搞的那些政治运动,今天说好,铺天盖地的宣传,明天说坏,就来个“甄别”“平反”,过几年从来一遍,翻来覆去的整人,因此在我的思想中,很早就下了一个结论:报纸、电视、广播宣传的并不一定可信。尤其这些年来,在邪党这种假宣传的带动下,社会上的诚信缺失,从中央到地方,包括国家统计局的GDP造假,老百姓都心知肚明;那些广告做的当当响、市场上非常火爆的产品,最后都销声匿迹了;社会上的骗子无孔不入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让我轻易的相信什么,是不可能的。

在江泽民大搞迫害之前就听说过法轮功。那时我虽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但我没有病,用不着炼,而且听说炼功要早早起来晨炼,很辛苦的,自己身体好何必去吃这份苦,就这样与大法擦肩而过了。

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宣传中,虽然我并不了解法轮功,但我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况且在这之前我也从未听说过电视上宣传的那些杀人、自杀的事,所以我从来没想过法轮功如何不好。当我在大动干戈的宣传以及在残酷的血腥迫害下,法轮功学员表现的大善大忍、和平理性但又坚定、顽强的告诉人法轮大法的真相,倒使我思考了:是什么能让他们可以放下自我的得失,甚至生命也要维护这个法?

上下班有时看到一些学员在县政府上访,就被一些人(可能是便衣警察?)强行拖上车带走。我和一个要好的同事(后来也走進了大法修炼)私下里议论: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那么坚定?这位同事还说,以前早晨上班路过法轮功的炼功场地时能听到他们的炼功音乐,怎么那么好听呀!有一次还听另一同事议论说,他邻居一个老太太原来买东西的时候斤斤计较,炼法轮功后变的怎么怎么宽宏大度了等等。

当时邪党有一个电视节目,说南方某市的一个老太太,花一百多元钱买了十来本法轮功的书。节目的本意是要诋毁法轮功,说法轮功让老太太浪费钱买书,但宣传里面老太太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老太太说:原来不认字,学法后书上的字都会认了。

后来在我接触大法后,知道身边就有几个没上过学不识字的老太太学法后,大法的书都能看了。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门自焚伪案出台后,开始我并没细看,不知道是造假,但我认为即使是法轮功的人自焚也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他们学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去北京上访就被单位开除直至判刑劳教,妻离子散,在监狱和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残酷折磨,甚至迫害致死,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只能利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对迫害的抗议!就象八九年六四学生用绝食抗议一样,并不是炼法轮功就要自焚。

后来从一个大法弟子那儿知道了真相:学法轮功的目地是为了把身体炼好,怎么会自杀呢?而且自焚录像的慢镜头中可以发现破绽百出:自焚的刘春玲被一穿军大衣的军人用重物击中头部倒地而死;自焚的王进东衣服都烧烂了,最易燃的头发却毫发未损;两腿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刘思影全身大面积烧伤,做气管切开手术治疗,四、五天后就能清晰的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说话声音清晰,还能唱歌,完全违背医学常识!显然,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恶党造假,意图在挑起全国人民甚至世界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这场残酷迫害制造根据。因为当时国人对迫害法轮功没有多少人支持,知道这只不过是江泽民挑动的另一政治迫害。

当我给一位有正义感的朋友说“自焚是假的”时,这位朋友说,“我就知道是假的,要是真的话,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应该今天一帮、明天一伙的都去自焚才是,怎么就那几个人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谎言、蒙蔽、栽赃陷害的基础之上的。可见,尽管中共费尽心机,真正有头脑的人是不会上当的!

无助中走進大法 体验大法的超常

中共建政后有计划、系统的毁灭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几代中国人都不曾接受到传统文化的教育,并且被强力、强制的灌输无神论,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致使良知沦丧,道德崩溃,娼妓遍地。在这种大环境下,我的家庭解体了。

那些日子我吃不好,睡不好,长期靠安定片睡觉,身体被搞的很糟。表现上是五脏六腑都疼,风湿,怕冷。我家的一个邻居,是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因风湿病两手骨头关节变形,找了很多中、西医治疗,花了不少钱,也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我想人家好歹五十多了,而我才三十多岁就这样了,以后怎么过呢!

在心灵和身体的无尽的痛苦中我想起了法轮功。

我认得我地公安局中的一个人。听别人私下说,这个人从查缴的大法书中留了两本。我就找他借,我说想看看上面是怎么说的,都说看了法轮功就不爱生气了。他知道一些我的情况,很同情我,就把书借给了我,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法轮功》。

有了书以后晚上睡不着就起床看会儿书,照着书上写的动作,慢慢揣摩每一节手怎么动。但到底怎么走还是很迷茫。于是我就到附近一位修大法的大姐家,对她说,我想看一下你们这功的功法动作是怎样的。大姐就给我示范了一下,我心里便有数了。

当然我没有告诉她我要炼法轮功。以后还是晚上睡不着觉就起床看书,或打会儿坐。刚开始单盘只能盘十五分钟,腿麻酥酥的,可从那以后睡觉可香了。

得法没多长时间就去掉了我的一些不良嗜好,特别是再也不玩牌了,随之各种或轻或重的病都没有了。得法十年来没吃一粒药,节约了一笔可观的医疗费,且浑身轻松,精力充沛。我亲自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借给我书的那位公安人员,也得到了福报。

得法后,在日常生活中,我用师父要求弟子做到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来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平时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跟着直接或间接受益:因为原来心情不好时好拿孩子撒气,得法后很少生气了,不再动手打孩子,对父母长辈更孝顺了。

大法化解了我对孩子父亲及其家人的恩怨,在利益上也不和他们争了。我悟到他们种种不好的行为都是有原因的,不正是自己要修去的执着吗?这些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是很难忍受的。时间久了,邻居看到我会和法轮功学员接触,发现我也不玩牌了,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功了。其实在他们心里都知道法轮功能使人变好。师父的书只是讲一些人人都能理解的道理,可只要你看,你的身体就在变好,就这么神奇。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发现法轮大法不只是祛病健身,而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把修炼的人往高层次上带的同时,对社会的精神文明、道德回升也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如今中国社会到了十恶毒世,各种天灾人祸层出不穷,老人跌倒了是不是应该上前扶起来,竟然成了人们心中难以回答的问题,可对大法弟子来讲,却是无需犹豫的事。只有大法在带动社会向好的方面转,只有大法才能救人,只有大法才是人类的希望。

大法弟子自己处在苦难中,在真实的生与死的考验中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心怀善念,用平和理性的方式澄清事实真相是在合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

我是一名法院工作人员,但对这场迫害并没有在法律上深入的研究,只知道邪党是实用主义的,想立什么法就立什么法,人大只不过是橡皮图章。后来权威法学人士研究发现,即使抛开宪法所定下的信仰自由的原则,尽管在对大法持续迫害长达十多年中,中共也操纵人大常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连续炮制了多部形式上的所谓立法、司法解释,从表面上仿佛解决了对法轮大法迫害的合法性问题,其实,因为这些文件的制订实质是严重的政治跟风,而不是严谨的立法与司法解释。所以,在中国现行法律中,法轮功仍然完全具有合法性。

就拿公诉人及判决书引用的法律来说吧。首先《刑法》第300条根本找不到法轮功破坏了什么样的法律、法规的实施,有权解释法律的人大及其常委会没有对“邪教”的定义给予有效解释,也没有任何能把法轮功和所谓“邪教”联系起来的逻辑推理和判断,两高不仅没有解释法律的权力,而且两高的解释是完全是借解释法律名义在无中生有的在制造法律。

邪党利用人们对科学的尊崇来打击维护人类道德的信仰。先不说中国几千年来都有人信仰佛教、道教的,也不说在美英等西方国家,科学那么发达,可就是这些科学高度发达的国家中的人民却绝大多数都有自己对不同神的信仰。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地震时没有科学的预测,在邪党鼓吹自己的科学已很发达的今天,汶川地震也没有科学的预测,有的只是无数害人的豆腐渣工程和建筑,哪里有科学的影子?毒食品,矿难,酒驾,豆腐渣都是直接针对人的生命来的。追名逐利,趋利忘义之风潮已渗透到各个领域,和平的环境下,无数人失去了生命,人们曾经追求和向往的未来成了不存在的幻想。人类道德不能够再这样沦丧下去,只有大法的力量才能让人有勇气去坚守善良的本性,抵御堕落的侵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问世,把为祸一百多年的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揭露出来,引起了全球退党大潮。

我庆幸我走進了法轮功,真心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象我一样感受和体验到大法的美好,在大法中受益。也真心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够了解共产邪党的本质,珍惜自己生命的永远,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佛恩浩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引领我進入大法的同修及在大法修炼中帮助我的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西班牙诉江律师呼吁各国立法制止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明慧记者陈心宁综合报道)在二零一三年的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西班牙人权律师卡洛斯•伊克雷西亚斯(Carlos Iglésias)直接点名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并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受到举世瞩目。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卡洛斯•伊克雷西亚斯详述了西班牙器官移植的相关法律,并呼吁全世界都通过建立类似的法律,一同制止中共的暴行。作为诉江案的原告辩护律师,卡洛斯在专访中也介绍了自零九年底西班牙国家法院对江泽民等人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提起公诉的案件进展。

非法器官移植者和帮凶都将面临起诉

在西班牙全国人体器官移植协会的合作下,西班牙于二零一零年在刑法中加入新款:禁止本国公民(在包括中国的任何国家)接受已知是“非法的”器官移植,或推广非法器官移植,犯罪者或可被判处三至十二年的监禁。

卡洛斯表示,“有些国家器官捐献缺乏,他们的公民就到其它国家,比如中国去接受捐献。但是购买的中国器官绝大多数都是非法获得的。除了被处决的犯人,还有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的人被用作活体器官库,这些器官出售给前往中国的西方人,最高达到十五万美元。”

国际社会应效仿西班牙的正义之举

卡洛斯认为,西班牙的器官移植法值得各国效仿:“我认为西班牙在反对非法器官买卖方面,走在世界的前沿,全世界都应该参考和效仿,阻止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他们也可以制定类似的法律。国际社会和有关国家必须采取立场,因为犯这些罪行的人必须承担责任。其它国家也可以挺身而出,阻止这些可怕的罪行。我们不能容忍无辜的人被杀害,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被摘取器官。这绝对是可怕的,这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我们应该知道,历史不仅仅会评判我们做了什么,还会评判我们必须做什么,和我们没有做什么。在人权问题上我们不能保持沉默,任何对人权问题和对种族灭绝的沉默,事实上就等于参与了迫害。历史会对那些明知迫害但是装聋作哑的人作出评判。”

卡洛斯还说,“西班牙全国人体器官移植协会已经采取了非常坚定的一步,那就是制止中国发生的迫害,他们的目的很清楚:绝对不允许器官贩运。我们相信,所有国家的移植组织都应该同意这个原则,犯罪者必须受到惩罚。我不仅相信法庭正义,最高法院法庭正义,我也相信普遍正义。没有人可以犯下这些可怕的罪行还逍遥法外。”

新法可帮助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卡洛斯表示,国际社会建立反对非法移植的法律意义重大,这不仅仅能防止国外的公民前往中国获得非法器官,同时可阻止这种迫害在中国境内继续实施。

“西班牙刑法的变化可以直接帮助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为这个法律不仅要惩罚那些犯下这些罪行的器官贩运,也要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西班牙的法律也可以给其它国家启示,(各国)在同一时间修改法律,来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我认为西班牙的法律比其它国家更早挺身而出,来伸张正义,惩罚邪恶。”

“新的法律会有很多作用,比如向中国医生传达了真相,切断了西方社会给中国医院运送器材、工具和设备,比如在国际社区,甚至在联合国谴责中共的暴行。中共就会明白,全世界已经知道了活摘器官的真相。所以立法的目的不仅是为了防止西方公民前往中国,也是为了防止中国公民参与非法器官贩运和移植。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所有国家和国际社会的责任。”

还原中国人的尊严和文化精髓

卡洛斯认为,活摘器官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大罪行之一,各国必须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采取必要行动。他说,“这些罪行逍遥法外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推动立法,以制定预防和惩罚器官贩运或掠取的法律。我们不要忘记这些可怕的罪行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我们必须去起诉、预防和惩治这些可怕的反人类罪行。自从中共上台开始,它已经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主要的最残忍的专政。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谋杀自己人民的邪教组织,全世界必须知道这一点。全世界不能再被中共经济增长和经济交流的外观所迷惑和愚弄。世界必须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党派。在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超过八千万中国人死在了中共手里。”

卡洛斯也表达了他对中国人由衷的敬佩。“我们谈论的是不到七十年的中国共产党的专政与五千年的中华历史,我很佩服中国人,共产党七十年的独裁统治(与真正中华文化相比)不过是海洋中一个小水滴。出于这个原因,我想传递一个‘希望’的信息。中国共产党的专政不会持续多少时间,因为我相信法庭公正和普遍正义。我们必须把公正还给法轮功,让中国人恢复自己的尊严,恢复他们的文化和精髓,并成为世界的楷模,这是我的心愿,就是带给中国人真正的尊严,离开这个可怕的中共独裁。”

最高法院将确认诉江案活摘器官证据

法轮功学员自零三年提出对江泽民和罗干的起诉后,陆续又对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提出诉讼,这五个诉讼案皆被西班牙最高法庭受理。卡洛斯表示,西班牙宪法法庭和西班牙最高法院正在调查这五名被告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系列的证据已提供至法庭,其中包括受害者的直接证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的独立报告,以及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关于活摘器官调查报告。

卡洛斯表示,最高法院将就证据进行确认,“对于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关于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报告,现在我们正在请求最高法院进行确认,下一步就是等待两个大卫在国家法院对报告进行确认。”

“如果这些被起诉的人,包括江泽民、罗干、贾庆林、吴官正和薄熙来,只要他们一踏上西班牙或欧洲其它任何国家的土地,或者任何与西班牙有引渡协议国家的土地,我们会直接要求当事国的法官,要求他逮捕这些人,法官会发布国际通缉令将此人逮捕,并送他到西班牙受审。”

“西班牙适用普遍正义原则和普遍管辖权原则,所以一旦发生这些种族灭绝罪或酷刑,无论受害者的国籍在哪里,也不管被起诉的是不是西班牙人,我们都有管辖权。也就是说,全世界任何角落发生的任何反人类罪,都可以到西班牙来起诉。”

中共暴行非人类所为

卡洛斯说,“我们正面对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最大规模的犯罪。这是一个可怕的独裁政权,无所不用其极。对于这场迫害,国际社会必须回答,必须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

“中共杀害自己国家的人,成百上千万的人死亡,逼迫他们放弃自己的精神信仰,善良的人被迫害、折磨、谋杀、活摘器官。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残忍的集体。我深深觉得,它们(中共)不是人类,才会犯下这么可怕的反人类罪。世界必须知道这一点,正义必须得到伸张。”

“整个世界必须清醒,必须挺身而出,我们需要正义和人的尊严,需要尊重信仰自由,因为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所以我希望每个人都挺身而出,告诉其他人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而不是保持沉默。”

竭尽所能帮助法轮功

大约十二年前,卡洛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情况时,他非常震惊,而后一次次与受害者及家属见面的过程中,一段段悲惨的真实故事更令他落泪。想到一群只为做好人的善良人无端遭到迫害,他下定决心要尽自己一切力量将恶人绳之以法。他说:“我原本是一个‘好斗’的、一个充满激情的、一个在商业社会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律师,但是一夜之间我改变了,我决心用我所有的时间、我的意志力、我全部的身心,来为法轮功得到公正待遇,把中共的恶人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