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为非作歹 好医生杳无音讯

请关注广西百色市右江区正在发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西报道)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晚,广西百色市右江区中山二路恒基广场,一位名叫邓子江的保安大叔,象往日一样准时到达盛世豪门音乐会所大门口,准备上楼值夜班。突然,五、六个彪形大汉从暗处一拥而上,什么都不说,架起邓子江,把他强塞进一辆面包车后呼啸而去。惊恐的人们远远的观望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不知绑架邓子江的究竟是黑帮还是公安?也不知邓子江将被带到何处?

深夜,一个神秘的电话打到邓子江的家中,告知其家属:邓子江已在“右江区法制学校”学习。这个“右江区法制学校”是何组织机构?为何能采用秘密绑架的手段对一个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人,并强制其去“学习”? 这不是违法违宪的犯罪行为吗?这个学校合不合法?地点在哪?何时、何地、何人批准成立?“法制学校”的“校长”、“教师”是何人?邓子江在那个神秘的“法制学校”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没有人(包括家属)能知道,绑架发生已有十几天了,邓子江依然杳无音信……

我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也就是说,根据法律:任何人,任何机构都不能随意的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随意的拘禁中国公民,否则就犯了刑法“非法拘禁罪”。

如果说那伙绑架邓子江的人是公安局警察所为,那警察就构成执法违法了。警察正常办案,要出示有关合法手续和亮明身份,并告知家属被拘之人现在拘留所或看守所正接受何种调查或处罚等一系列正常手续。而上述这种类似黑帮和纳粹时期“盖世太保”疯狂绑架又不敢告知“学校”在何处,学员在何处的遮遮掩掩、神神秘秘作为,实在让人不解,他们究竟在隐瞒什么罪恶?我国《刑事诉讼法》第92条第2款规定:传唤、拘传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已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然而12小时过去了,十几天过去了,邓子江杳无音信,人身安全得不得到保证还是个迷。

一、“右江区洗脑班”的真实面目

这个号称“法制学习”、却不讲法制的秘密非法机构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实这个所谓的“法制学校”,就是洗脑班,是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用非法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真善忍”信仰)的非法机构和犯罪场所。

1、“右江区洗脑班”的成员

通常是由右江区政府政法委,“六一零”( 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办公室牵头,抽调百色市公安局右江分局警察、协警,右江区行政单位的闲散人员及邪悟犹大者(放弃“真善忍”大法修炼,用“假恶斗”去攻击同修的叛徒)组成,他们称自己为帮教团,他们极力的掩盖真实身份,从不泄露个人信息,所以,曾遭受”右江区洗脑班”迫害的右江区法轮功学员不懂这“帮教团”人员的姓名、住址、单位、职位。

2、“右江区洗脑班”的地点经常变换且隐蔽

据调查,广西百色市右江区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开办的“右江区洗脑班”先后在百色市火车站宾馆(该宾馆现已破产)及百色宾馆2号楼秘密进行。开班期间宾馆周围便衣巡逻,戒备森严,封锁消息,不为人知。

3、“右江区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右江区洗脑班”的迫害手段有:诱骗、恐吓、敲诈勒索钱财、绑架、剥夺睡眠、送劳教。

百色市右江区法轮功学员多是被诱骗或者被直接绑架进洗脑班受迫害的。采取的手段是欺骗法轮功学员或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领导、法轮功学员家属以“聊一聊”,“了解了解思想动态”,“去那学习一段时间”等谎言欺骗、恐吓法轮功学员上车,不愿上车的由几人强行抬上车拉走继而投入”右江区洗脑班”。并向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法轮功学员家属敲诈勒索几千元甚至上万元钱做“学费”和“伙食费”。

4、“右江区洗脑班”的迫害过程

首先,“右江区洗脑班”利用陪教迫害。陪教通常是由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或居委会派出的一两个同事或邻居。“右江区洗脑班”先用谎言把陪教洗脑、培训,授意陪教可以将法轮功学员视为犯罪人员对待。让陪教二十四小时陪在法轮功学员的身边,陪吃陪睡,监控行动。让陪教不停地谩骂和诋毁法轮功学员。

然后,洗脑班恶警、恶人采用几天几夜不给你睡觉,一天二十四小时连续听、看诋毁法轮大法的录音、录像等恶行强迫你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如果你拒绝,你就会被继续强制劫持,而美其名曰“继续学习”。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而被毫无理由的送进了劳教所,如:二零零九年三月,右江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张馨予(曾用名张树学,现已严重邪悟,走向大法对立面)在上班时就被绑架到洗脑班,不放弃信仰后就直接投到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这个“右江区洗脑班”封闭的“学习”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从个人起居到所谓的“学习”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被强制在这里关押一个月至三个月,不允许家人探视,不允许和家人电话联系,被非法剥夺、限制人身自由。

“右江区洗脑班”恶徒虽然不殴打法轮功学员,但精神上的迫害和摧残比劳教所、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威逼利诱学员写邪恶的“决裂书”、“揭批书”“保证书”,以“不写三书,不放弃信仰的就继续关押在这里,或直接送劳教所 ”来恐吓、威胁,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人身自由和”和“真善忍”信仰之中作出痛苦选择;用全封闭式环境使人长期处于极大的精神压力下,力图使其思维混乱,从而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放弃信仰。法轮功学员整日都在批判、威胁中度日,这种精神上的痛苦超过肉体上的折磨很多倍!在那种高压环境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精神一度失常,语无伦次,有的健康严重受损,出现病情恶化。

众所周知,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右江区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进行所谓“全封闭管理”,长达数天,甚至数月,这种变相拘禁学员的行为,是限制剥夺人身自由,私设公堂的严重非法拘禁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权利!严重扰乱了社会安定!践踏了法律的尊严!。

二、法轮功学员邓子江遭迫害经历

上述那位被绑架的保安大叔邓子江是何人?他犯了什么才遭到如此迫害?我们来了解一下——

邓子江,男,现年47岁,大学本科学历,原广西百色市右江区医院内科主治医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大法要求自己,对待病人热情周到,从不收“红包”,从不让病人花高额费用去做所谓的仪器检查,是一位医术精湛,道德高尚的好医生。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由于邓子江坚持“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遭受了中共邪党种种残酷的迫害。

1、人间地狱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至二十日邓子江被非法关押在百色市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邓子江被非法关押在百色市看守所六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邓子江被劫持到广西第一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又延期六个月。后二零零三年四月被半夜释放。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这些黑窝里,邓子江被强迫劳动,每天劳动时间长达十五个小时至十七个小时;被恶警指使吸毒犯多次殴打,用点燃的烟头灼烧身体,踢打要害部位(肝部)使得其几次昏死;被强制恶意灌食等等,受尽了中共邪党人间地狱的酷刑折磨。

2、失去了亲骨肉

邓子江妻子陆秋习也是法轮功学员,原是广西百色市右江区医院药剂师。在邓子江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百色市右江区邪恶“610办公室”恶徒及右江区公安局恶警将他已经怀孕的妻子陆秋习于二零零零年七月1日非法关押在百色看守所。在看守所中,使用精神折磨、不给睡觉、吹空调冷风等卑鄙手段致使妻子陆秋习三个月胎儿在看守所中流产,紧接着于2001年4月投入广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就这样,邓子江被迫失去了亲骨肉——那还在腹中刚刚成形的幼小的生命。

人世间,有什么比失去亲骨肉还有更痛苦的吗?

3、失去工作、住房 遭经济迫害

邓子江不光时时遭到公安、单位派人监视、监控、跟踪、恐吓、威胁等迫害,还遭到单位威胁开除公职,非法收回住房,断绝经济来源等迫害。

多年来,邓子江默默地承受着种种迫害,颠沛流离,四处打工,艰难度日。做过小贩,卖过化肥……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一个具有大学本科学历,医术精湛的好医生不得不来到盛世豪门音乐会所做保安大叔。然而,迫害还是没结束,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晚绑架又一次发生。

邓子江坚定“真善忍”信仰,修炼法轮功,对社会造成了什么危害?有什么不良后果?没有!真正按照“法轮大法”修炼能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健身的功效,能让人道德升华,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否则大法就不会在全世界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弘扬。

历经十几年的迫害,修炼 “真善忍”的邓子江心中却没有仇恨,他憨厚的脸上依然有着平和和善良,他迈开的步伐依然稳健大方,他身上总闪耀着慈悲的光芒,他总是说:“随着真相的传播,人们会认识到迫害法轮功是一个错误,人们会看到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人们会看到迫害者的邪恶……”

十几年来,面对邪党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制裁,肉体上消灭”灭绝政策,法轮功学员们选择了用和平与善良反迫害,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从没有过一起以暴制暴的恶性事件。到底孰正孰邪,相信正义的父老乡亲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请百色右江区的父老乡亲们,关注你们身边正在发生的迫害,请关注邓子江医生,抵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也是维护我们老百姓自己的生存环境。拒绝与邪党为伍,退出中共邪教,更是我们老百姓保命、保平安的法宝。

广西百色市右江区邮政编码:533000 区号:0776
一、百色市公安局右江分局人员信息
地址:百色市新兴路
局长唐桂宏、政委梁赛、副局长黄祖胜
办公室副主任周琦、办公室副主任黄杰
治安大队教导员梁志刚
罗启宁(政工科副科长);王海华(机要通信科副科长);
农涛(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杨峰(经侦大队副大队长);
周祥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覃军雷(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滕琨(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沈浩彬(禁毒大队副大队长);
黄毅(解放派出所副所长);蓝诚让(解放派出所副所长);
梁杰斌(新兴派出所副所长);凌光力(新兴派出所副所长);
陆仕灵(向阳派出所副所长);黄源 (向阳派出所副所长);
梁良(那毕派出所副所长) 张清林(永乐派出所副所长)
周泽龙(阳圩派出所副所长。)

二、百色市右江区政府
地址:百色市向阳路19号
黎仕兴 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班统航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
何作华(政法委副书记、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黄志愿 区长 黄 慧 副区长
梁珀森 副区长 韦恩龙 副区长
何大功 副区长 黄克胜 副区长 文 燕 副区长
骆 克 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李生梯 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李 鹏 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信访局局长
梁有壮 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察局局长
骆丽熙 区委组织部副部长
吕兴东 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区社科联主席、新闻中心主任
梁卉莲 区住建局局长
班汉文 区司法局局长
黄毅勤 区法制办主任
右江区委统战部部长:刘丽珍
副部长: 杨勇娟、韦寿柏 传真:0776-2824807

Advertisements

再说“发誓”,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文/莲花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不少人有这样的想法:我就是努力干好工作,多挣钱,孝敬老人,带好孩子,将自己的家庭经营的幸福美满,什么政治啊组织啊一概不参与。这种想法当然不错,可是呢,有几个问题,这些人未必认真的想过。假如你真的什么带有政治色彩的组织也没参加过,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派别的人,你就本本份份的做人,当然就很好。

问题是,生活在今天的人,又有多少人真正的超然于政治之外?很多人确实没有什么政治方面的心,但是却不可避免的被卷入了政治的漩涡。回想一下我们有多少人没有戴过红领巾,没加入过共青团?你能说少先队、共青团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即使你加入了什么政治组织,假如这个组织是一个宽松的、松散的,来去自由的,也没有什么问题。比如西方社会把政党叫做Party,一大群政治观点接近的人在一起讨论问题,表达自己的意愿。今天我赞成这个Party的主要观点,我就算是这个Party的成员,明天我不赞成了,我就不是了;来去自由,不需要握拳宣誓,不需要严格的加入、退出手续,也不会带来什么后果。如果这个组织真正是在为人类做一些正常的工作,不从事反人类的活动,也没有什么问题,你也不会因为这个组织干坏事而受牵连。

你可能会说:加入少先队、共青团,那都是学校或者部队或者什么单位组织的,我并没有兴趣,只是大家都加入了,我也随大溜了。是啊,你是被动的被拖进去了。虽然是被动的,但你还是写了申请书,而且手握拳头对着血红的旗子发了重誓:我自愿加入×××,愿意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直至献出生命。也许你当时心里只是认为那只是个过场,只是个形式,虽然也是发誓了,但我可没有真当一回事。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假如说真的如你所想,不当一回事,这个誓言也不起什么作用,那个党组织为什么要搞这个仪式呢?不搞什么宣誓,直接通知你已经是该组织的成员就完事了呗。

你可能没有往深里想,就是那些仪式的组织者也未必会往深里想。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里边的文章可大了去了。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对发誓是非常重视的,古人起誓也是非常慎重的。因为传统文化认为发誓就是要兑现的,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就会遭到惩罚。这也是一个天理。历史上因为起誓而遭报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在《隋唐演义》、《兴唐传》中,秦琼在罗艺处发配充军之时,曾和表弟罗成互学对方家传绝学——“罗家枪”和“秦家锏”,并发誓都不隐瞒。秦琼起誓言说:“如有半点隐瞒,必吐血而亡!”秦琼教到秦家绝技“撒手锏”时,因心生一念害怕表弟今后会盖过自己,一晃而过没有教全。罗成立誓:“如有半点隐瞒,必死于乱箭穿身!”,但教到家传绝技时也是心生一念害怕表兄日后会胜过自己,结果,罗成在使到罗家绝招“回马枪”时,轻轻一带而过,势如收招,瞒掉了绝招“回马枪”,结果是双方誓言均应验,后来秦琼吐血而亡,罗成也被敌军乱箭穿身悲惨而亡。

当然西方也有圣人教导让人不要随便起誓的文化。如在《马太福音》中,耶稣有这样的话教导门徒:“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你可能会想,社会上流传的因誓言遭报的例子那是碰巧了,根本没有什么科学的理论根据。现在实证科学的确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这些遭报与违背誓言之间的因果关系。可是你别忘了,现代科学同样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科学是不断发展的,过去认识不到的,现在认识到了,现在认识不到的,也许将来会认识到。在现代科学还没有下结论之前,你又是根据什么来断定他们之间就没有因果关系呢?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讲一钵水中有八万四千虫,在几百年前的科学家来看,也是找不到科学根据的,显微镜发明以后才证明佛讲的是真实的。

在古人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种种说法尚没有被科学明确论断外,为什么我们要抢到科学家头里急于下结论去否定呢?比如违背誓言是否遭报,我们拿捏不准,宁信其有,不去妄语,不去说大话,说假话,说害人的话,不去说自己做不到的话,本本份份做一个老实人,心里踏踏实实的,假如那个违誓遭报的说法真的没有科学依据,你这样做了,又会失去什么呢?相反,如果这个是千真万确的真理,你违背了誓言面临的又会是什么呢?

你会想,害人的事我没干过,这些坏事我没干过,有报应也与我无关。整人、杀人、迫害人,是一部份坏人干的,他代表不了我。其实,你也代表不了你曾经加入的组织,你只是个陪衬,你只是壮大了这个组织的声威和力量。如果这个组织在犯罪遭报应的话,这个组织的成员,那都是这个组织的细胞,都会遭到报应。虽然你没参与,但你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你认可了这个组织,就在事实上接受了这个组织在犯罪。你如果真的不认可,那你应该明确表示退出这个组织,作废你先前发过的誓言。此后,这个组织的所作所为可真的就与你无关了。

如果您曾经被中共邪党欺骗,加入过它的什么组织,发过“毒誓”要为其奋斗终生,那也是要兑现的。既然您发誓把自己献给邪党,那份誓约就是一份卖身契,它就有了控制您生命的权力,把您牢牢地与它的邪恶组织捆绑在一起,同生共死。今天的人,谁愿意将自己高贵的灵魂交由邪恶的中共控制?赶快从身心灵上摆脱中共的魔影,用庄严的本性解除中共用欺骗强加的魔咒,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拥有一个真正自由的灵魂和美好的未来。

你可能会想,我年龄早到了,早就不是了。但你想过没有?你的誓言是为它奋斗终生的,要为他献出生命的,这个誓言可没有说奋斗到多大年龄为止。因此,你必须彻底作废你的誓言才可以真正的与这个组织脱离关系。如果实在不相信报应存在,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你会心甘情愿与贪婪、凶狠、淫乱、虚伪、杀戮的人为伍吗?现在在网上公开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已经有一亿五千万了。

有些人抱怨甚至憎恨劝他三退的人,说他们是搞政治,是反对某某党。但是你可曾想过:这些人告诉你这些是为了什么?为了他们自己吗?比方说你在一座大房子里,可有人提前知道了这个地方要发生地震了,告诉你赶快跑出这个房子。那告诉你跑出的人是搞政治吗?是反对什么什么吗?你可能会想:我不相信会有地震,别人都预测不准,你怎么能知道。我根本不相信。可是,我善意的提醒你:这个宇宙很大很大,你不知道的多着呢,你不知道的不等于别人也不知道。真心为你好的话,宁信其有。你跑出房子,或许并没有发生大地震,你也不会有什么大损失。但万一真的房倒屋塌,那时你还来得及跑吗?

兼听则明。还是那句话,我只是告诉你,善意的提醒你,真的应该好好思考思考,大是大非面前绝不能选择错,否则,追悔莫及啊。当然如何选择,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天道无私常予善人。衷心祝愿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