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素 : 从“揭示真相”到“拒绝遗忘”

辛素

【大纪元2014年06月04日讯】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位人力车夫:他流着眼泪,蹬着车,拉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学生冲向医院——远离刚刚用子弹击倒那名学生的士兵们。”这是《纽约时报》关于1989年北京六四学潮专栏文章中的句子。这篇文章的题目是:25年前天安门广场上三轮车夫的眼泪。
  
自1998年6月4日至今,每年的六月四日,几乎这个地球上所有我可以叫出名字的国家都在纪念这个日子。自那一年起,东欧许多国家从前苏联的钳制下走向民主,也是自那一年起,中国的民主思潮被中共在中国这块国土上彻底扼杀了。
  
在25年后的今天,很多生活在中国大陆的80、90后们,甚至不知道在25年前,他们生活的这片国土上、在这个国家的中心——天安门广场上,曾经发生过一件让全人类为之震惊的“坦克碾人”血案,而被施虐者正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人民,施虐者是这个国家的公仆——政府(党的专制机器)。
  
当时,中共政府调集二、三十万军队乘坐军车和坦克开进北京,在6月3日晚和4日清晨朝学生和市民开枪。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到底在这场洗劫中,有多少学生和市民死在军队的枪弹和坦克履带之下。那幅著名的王维林只身阻挡坦克车的照片,至今,没有人可以确认这个人就是王维林,也没有人准确知道这个人是否还活着。
  
历史滑过25年,纪念这一天——“六四”的主题已经从“揭示真相”,并要求中共政府“公开真相”,逐步发展到“拒绝遗忘”。在这25年中,当初的参与者大多已经为人父母,到了不惑之年,而其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把这段自己的经历口耳相传给自己的后代。这个代沟,也逐渐在掩埋着这段历史的真相。
  
和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相比,倒是香港的年轻人更让人欣慰。最近几年在香港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悼念时,越来越多的香港年轻人加入,越来越多的香港80、90后加入,这是可喜一幕。如果说香港现在有排挤大陆人的现象,那么,我想,香港人排挤的是大陆人的不良习气,而对于大陆人的民主诉求,香港的上一代人和这一代人都是格外上心的。
  
在这25年中,中共政府一直对六四学潮进行掩盖和反面宣传,试图改写这段历史。其使用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是混淆“国”和“党”的概念,把爱党等同于爱国,爱国等同于爱党。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拿到博士学位、现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的何晓清因此举了一个例子,“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许多移居西方国家的华人走上街头、高举中国五星红旗抗议西方国家媒体和政府妖魔化中国,并抗议和咒骂达赖喇嘛在西方国家的活动。”而这种行为就是不能把“党”和“国”分开的一个典型的例子。
  
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对此应该有切身体会,当年,生活在加拿大的数千名华人曾经手举着数千面红色的中共政府的旗子,把美丽的加拿大国会山前的绿色草坪染成,89年“六四”时天安门广场上那种让人窒息的血红色。
  
何晓清最近出版了《天安门流亡:中国民主抗争的声音》一书。何晓清认为,“89-64这道深深的仍然在流血的历史创伤只有在中国大陆人民能被准许公开悼念和缅怀天安门广场血案死难者的时候才会开始愈合。”而我要说的是,我们应该走出被“允许”、被“平反”的思维框框,因为这个框正是中共政府下给中国人的,它和“党=国”如出一辙,框住了中国人的民主思维,走不出这个框框,中国人就永远生活在“被”下,而没有自己真正的活过。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6/4/n4170594.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