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央视李瑞英被离职与山东招远杀人案

陈思敏

【大纪元2014年06月06日讯】果不其然,山东招远5.28事件一经国内媒体炒作报导后,血案不见了,冷血凶嫌与公安局长的幕后关系被遮罩,民众大量质疑声浪也被消音,新闻把事件定为邪教,官方转而开展一场打击“邪教”的宣传与运动,不过要打的邪教有哪些?媒体名单昨天14今天20的前后矛盾,然后又冒出一个反邪教协会的公布。至此,网络论坛先前甚嚣尘上的一种说法可能不无它的道理。

招远血案,案发三天靠网友曝光才见报导,对于此起暴徒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行凶的恶性事件,警方应该赶快厘清案情,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还被害人与其家属一个公道,但警方却在凶嫌全能教的身分上大作文章,媒体配合渲染美国反华势力在作怪,然后警方、官方以及媒体的什么责任都没了。

问题不仅于此,凶嫌张立东被警方设定是无业游民的全能教员,但经网友查证及相关公开资讯,其实张立东是拥有金矿与医药公司的大老板,特别是张立东所驾驶豪车的车牌号码“鲁Y•VD110”,内行人都知道若没有非常关系就算砸大钱也拿不到,因此有舆论指出,凭此即可断定张立东与招远公安局,甚至更高层级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此外,事件引发广大舆情沸腾,但官媒没有就民众所提供的线索去深入事件真相,央视反而让凶嫌在电视上大谈歪理邪说的“传教”,最夸张的是,已被收押禁见的张立东,其医药公司在官方的注册资料,于4日被发现居然变更了所有权人。这当中显然还有其他看不见的黑手在操作。

最大问题是,没有招远事件,没有那么多邪教,一出事后,媒体就像传声筒一样这个邪教那个邪教的都是邪教,地方政府开始这个杀人那个杀人的抓人定罪,连陈年悬案也是邪教成员干的破案了,既然邪教那么多,之前为什么不抓?要让杀死那么多人才抓?

最讽刺的是,不是打击邪教吗?截至目前被中共极力渲染的教派网站还能自由任人浏览,最可笑的是,此时跳出一个反邪教协会说:要高度警惕危害公众的各种邪教。这个反邪教协会,何方机构?谁给权力?发布的资料公然与官方数据不一?这次被中共称为“邪教”的全能教已经发展20年,怎么不见这个反邪教协会站出来反对?中共这个真正的最大邪教,完全符合标准邪教定义,敛财害命,无恶不作,怎不见这个所谓的反邪教协会吭声?

有些民众是一头雾水,但不少民众知道真相,这个反邪叫协会是标准“僵尸时代”(江泽民时期)的产物,专为僵尸残害民众张目。看到无人响应,只好自己“裸奔”了。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关于“‘中国反邪教协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08)提到,此协会是江泽民时期中共领导下的宗教代言人或者科技官员于2000年11月成立的组织,在江泽民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中充当了协同犯罪角色。

事发三天于5月30日才曝光的招远血案,易被忽略是在28日晚上9点多发生的事。28日当天还有另一件大新闻,先是凌晨3点多,有网友以粉丝身分微博爆料央视李瑞英将告别主播台,早上网媒开始跟进报导。晚上就发生招远血案。

事实上,李瑞英退出央视萤光幕的消息媒体圈早现端倪,因为最冤的就是她的搭档张宏民,张的友人记者此前曾代抱怨,为了掩饰李瑞英被踢掉只好连他一起退。

两起事件在时间上的关联性,难怪有网友臆测招远血案不排除是江泽民制造的杀人案,动荡社会报复习当局。众所周知,对江泽民而言,情妇李瑞英的重要性不亚于儿子江绵恒,逼退李瑞英是对江泽民的大羞辱。

高层局势波谲云诡,招远血案疑点重重。为恶者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是不惜任何代价搅乱局面的。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6/6/n4172270.htm

Advertisements

石铭 : 论法轮功学员在法庭“申请共产党员回避”

【大纪元2014年06月06日讯】在这里我们先引用在两年前发生的一个案例: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黑龙江双城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晓燕(江小燕)、骆艳杰、田晓平、葛新、岳宝庆、康长江进行非法庭审,五位正义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闻讯赶来参加旁听者众。庭审刚开始,法官向六位法轮功学员提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六人同时提出,申请共产党员回避,理由是有利害关系。法官措手不及,休庭五分钟,向上级汇报,然后从新开庭。律师称,这在法轮功案件中是史无前例的。律师们被六名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和正信,为坚持信仰不畏生死的精神,深深震撼了,所有的律师由衷的说:法轮功学员了不起。旁听民众也感到非常震撼。

其实每个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都有“申请共产党员回避”的权利,只是中共害怕故意隐瞒这项权利,不告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申请共产党员回避”的正义之举,向我们揭示了一个人人都应该知道的事实: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是被告,真正的被告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共操控的这些公、检、法、司等机关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官、法官、检察官等人,真正坐在被告席上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法轮功学员。荒唐可笑的是这些真正的被告却坐到了审判席上,而没有任何错误或犯罪事实的好人却被当作了所谓的“被告”,这就是今天的中共司法制度,这就是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

据中文维基百科信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2000年发布的公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中,里头对于“现已认定的邪教组织情况”,列出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邪教组织有7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7种,其中并未提到法轮功。关于法轮功的文件,从1999年7月22日民政部通告,到公安部通告,再到全国人大的决定,以及之后两高院的司法解释,均没有定性法轮功是X教。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中共诬判坐牢。中共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的依据,就是中共及江泽民犯罪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就是江泽民信口雌黄的“法轮功就是X教”的一句话。而所有维权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案例都是无罪辩护,这种无罪辩护不是随意的,而是依据宪法和法律在依法辩护。(中共指定的律师除外)谢燕益律师告诫法官:以刑事司法的方式对信仰者进行迫害,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这一页不光彩的历史即将掀过,而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当事人采取非法关押、刑事处罚,相关责任人都已涉嫌滥用职权、非法拘禁、徇私枉法、枉法追诉、枉法裁判以及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

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中共是真正的犯罪集团,所有参与迫害的警官、法官、检察官等人都是罪犯,他们有什么资格坐在审判席上呢?只能坐在被告席上去接受人民的审判,现在不只是让他们在审案中回避的问题,而是把这些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的罪犯绳之以法的时候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6/6/n4172271.htm

芬兰景点大陆游客多 领队导游带头三退(图)

文/欧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西贝柳斯公园,是著名旅游景点,也是近年中国大陆旅游团芬兰行的定点观光地。设在西贝柳斯公园的芬兰“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的义工介绍说,从去年开始,特别是今年(二零一四年)五月份以来,大陆旅游团明显多起来,每天都有大陆游客乘坐的大巴来。

2014-6-6-minghui-finland-truth-spot-01
设在芬兰西贝柳斯公园的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吸引了很多中国大陆游客

2014-6-6-minghui-finland-truth-spot-02
设在芬兰西贝柳斯公园的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吸引了很多中国大陆游客

2014-6-6-minghui-finland-truth-spot-03
芬兰西贝柳斯公园里展示的三退信息及法轮功真相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关注

大陆游客接真相资料积极,等不及的人还到义工装资料的袋子里自己找。台湾游客也竖大拇指:“中国的希望都靠你们法轮功了,感谢,万分感谢!”还坚持要送水果给义工。

大陆旅游团领队、导游的态度,对游客了解真相、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有很大影响。所以,义工对这些领队、导游非常关心,耐心讲真相。义工常这样对他们说:你们领着这么多人满处走,辛苦操心,责任重大。你团里的游客,都是老百姓,出来一趟不容易,可能这辈子就这一次机会。他们出来是为了解真相,“三退”得救的。如果你们阻拦,不让拿资料,听真相,没能“三退”,他们这趟就白出来了,如果他们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没能得救,你是不是作孽?如果不阻拦,给人家自由选择权,他们都拿了,看了,听了,退了,你们是不是积德行善了?不是耸人听闻,你们的态度,直接关系到这些游客的生死攸关。

义工这番话,领队、导游听了都点头认可,率先“三退”。

“六四”前后这几天,来了不少北京游客。义工讲了北京天安门“六四”和“自焚”两件大案的真相,揭露中共一向残害中国人民并用谎言蒙蔽民众,北京游客基本都点头同意退出中共相关组织。义工边登记边叮嘱:自己退了,别忘了国内的亲朋好友,把真相讲给他们,劝他们也退,大家都平安。

义工说:在国内旅游,建议大家去贵州看看“藏字石”,老天让石头张嘴说话了,洩露天机“中国共产党亡”。这意味着什么?中共亡党倒计时了,垮台的日子不远了。但是中共亡时会拉陪葬品一起走。不退出党团队的,身上没抹去邪党印记的人,就是中共陪葬品,跟它一起被淘汰。这就是“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义工对不敢接资料的人说:这是救人的报纸,谁看,谁得福,这里面有保险,看明白了能保命。有人说:我买人身保险、财产保险了。义工说,你那个保险不好使,没听说保险公司在洪水、地震、瘟疫来时能保人命的。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洪水、一场瘟疫,瞬间就把人收走了。

有游客说:“唉,天塌下来砸大伙,该死活不了!”义工说,不见得。那洪水、瘟疫是长眼的,“三退”了,抹去恶党兽印的,就留下了,这样的实例很多。现在只有“三退”保平安,求神佛保佑才管用。有游客听了说:“那还不退?不花一分钱,就能买份生命保险!”

那天大陆旅游团还来了一车聋哑人,五、六十人的一个大团。游客年纪在二、三十岁,穿戴整齐,象受过高等教育。一群聋哑人,围着展板看、拍照。义工不懂哑语,但用简单的手势讲真相,他们居然明白了。看见法轮功照片,都挑起大拇指;见迫害图片,都大拇指朝下。看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法像,有人双手合十。接了真相资料后,他们都给义工竖大拇指,然后高高兴兴地上车了。

美国明州三十五位众议员关注中共活摘器官(图)

文/明州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贩卖牟利的暴行自二零零六年被揭露以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谴责并采取力所能及的行动来制止这一罪行。

美国明尼苏达州州众议员菲莉丝•康和其他三十四位众议员联名致信明尼苏达州健康部埃德•厄令格专员和州高等教育办公室的拉瑞•波格米勒专员,关注中共活摘器官以及这些器官有可能被明尼苏达州医院或健康护理机构使用的情况,他们要求确保,通过不道德和不人道的方式取得的器官未曾被明尼苏达大学或任何公立资助的医学研究机构所使用。

2014-6-6-minghui-mn-support-letter-01

2014-6-6-minghui-mn-support-letter-02

2014-6-6-minghui-mn-support-letter-03
图:三十五位明尼苏达州州众议员的联名信

以下是信件译文: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

明尼苏达州健康部的埃德•厄令格专员
明尼苏达州高等教育办公室的拉瑞•波格米勒专员

亲爱的厄令格和波格米勒专员,

我们,以下签名的,希望提请您各自部门问询明尼苏达州内的来自国外的器官捐献的来源。这个关注是基于持续可靠的有关中国摘取在押罪犯和良心犯器官的报告,其中包括大量的由于宗教信仰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它的宗教和民族的少数团体。据专家研究指出,多达六万五千名法轮功追随者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由于他们的器官被摘取而被杀。

这些器官有可能被明尼苏达州医院或健康护理机构使用,这令我们极其不安。再有,我们寻找一个保证,即通过不道德和不人道的方式取得的器官未曾被明尼苏达大学或任何公立资助的医学研究机构所使用。

恰当自愿的器官捐献在挽救生命的医疗中极为重要。但是强制摘取的器官有可能进入了明尼苏达州的医疗系统,这是令人厌恶的。我们希望您及您的工作人员能确实保护我们的恰当的器官捐献体制。向公众保证明尼苏达州来自外部的器官确实是通过捐献而非未经同意而取得的,这是重要的一点。

明尼苏达州无法做出太多的什么来改变外国政府盗取器官的行为,但是我们至少可以采取步骤对公众确认我们人体器官的提供全部来自安全的、完全自愿的、恰当得来的器官捐献机制。

忠诚的,
菲莉丝•康
明尼苏达州州众议员

在悉尼大学门前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星期五,法轮功学员在位于市中心的悉尼大学门口举横幅讲真相,揭露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呼吁悉尼大学收回对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授予的名誉教授头衔。

听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许多悉尼大学的师生都感到非常震惊,他们不敢相信会有活摘器官这种事发生。进一步了解真相后,他们都毫不犹豫地在征签表上签名,呼吁制止罪恶。

大学生听闻真相惊呆了 写论文与同学讨论

2014-6-6-minghui-sydney-01
图1:听闻活摘器官真相,Grace(左)震惊不已

悉尼大学学生Grace刚从巴士下车,看着真相横幅,嘴张得大大的,整个人惊呆似地定住在那里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她眼含泪水问:这是真的吗?这样的事情还在发生着,太恐怖了,太邪恶了。她毫不犹豫地在征签表上签名支持制止这种罪恶。

悉尼大学学生Rebecca经过真相横幅时,看了很久,又向法轮功学员问了很多问题,还拍了许多照片,因为她决定要将这个正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之事写成论文,并拿到学校和同学做进一步的讨论。

各国留学生签名谴责中共暴行

2014-6-6-minghui-sydney-02

2014-6-6-minghui-sydney-03
图2-3:各国留学生纷纷签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法轮功学员Crystal表示:今天尽管开始天气不太好,还下着瓢泼大雨,可是这并没有阻碍我们讲真相活动。悉尼大学师生都表示很支持法轮功,很多人不但签了名拿真相资料,还感谢我们告诉他们此真相。

Crystal还说:今天我不但和许多澳洲市民讲真相,而且还有许多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留学生也来听真相和拿资料。如来自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的学生,他们主动拿过征签表,不但自己签,还让身边同学都签。来自菲律宾的一对青年学生,听完真相后,感觉太不可思议了,这事这么邪恶,必须制止,就马上签名。而许多中国留学生,有些拿了真相资料,不少学生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有一位中国男留学生,我问他:知道或听说过“活摘”真相吗?他没有回答,但是手拿着真相资料。我告诉他:这报纸写的都是真实的,加拿大两位律师是如何调查取证,证明这个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活摘”真相。他很认真地听着,最后我就顺便帮他“三退”。

来自香港的一位学生听闻真相后表示,不能让这么邪恶的罪行继续发生,他在征签表上签完名后,希望帮助悉尼法轮功学员多去印刷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他还表示自己会去向悉尼大学校长呼吁:悉尼大学应收回对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名誉教授头衔。

“你,就是奇迹!”

文/长春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邻居嫂子年已六十岁,半夜十二点突发脑主干出血,出血量非常大。术后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躺了八天,命在旦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四、五天就醒过来了,回到普通病房,大夫一進门,指着她说:你是奇迹,你,就是奇迹!

事情发生在二零一二年末。一天,邻居的儿子打电话来说她妈妈脑出血,手术八天了,还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我说我马上去看她,他说现在不行,每天只有下午两点到两点半才允许见。

第二天下午两点前,我和丈夫赶到医院。她儿子对我说:婶,那天半夜十二点我妈发病,拍片子结果是脑出血。而且是脑主干出血,出血量非常大,特危险。大夫说,不手术,人挺不过明早,手术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怎么办?这半夜三更找谁去商量,不能眼瞅着人就这么“没”了,只好同意手术。手术后一直在重症监护室,一天五千多,两天就一万多,八天四万多扔進去,没任何希望。

她儿子指着门后的那张床说:我妈就在这张床,现在你挠她脚心也没反应,扒眼皮也没反应。

我穿上大褂、套上鞋套進去。眼前这个人胖头肿脸,头发剃的精光,用象套哈密瓜一样的“网袋”套着头。如果不是她儿子告诉我她就在门后这张床,我无论如何也认不出她来,我看着她,除“呼噜、呼噜”喘着气外,没有任何体征。唉,我心想,生命到这个份上真是可怜啊!我贴近她耳朵、双手成喇叭状,对她说:嫂子,我是李子,来看你了,你要想快点醒过来,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在心里诚心敬念,你一定会醒过来的,我说的话你听见没?

只见她“噔噔”踹了两下被,噢,她听见了,太好了!我环视一周,室内八张床,都是这病,旁边这张床,她儿子扒着妈妈的眼睛,急切的大声说:妈,你看没看见我呀。然而她妈妈没有任何反应,我心里好悲伤,转过脸来,我想这半小时,我干啥呀?(这么多年没病也不接触医院,当时我以为这半小时就我一个人看她,不知道是全家人看。)我再次告诉她:一定要在心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能醒过来的,我说的话你听见没听见?这时她又踹了两下被子。又过了一会,我再次跟她重复说一遍,问她听见没有,她又踹了两下被子。我真高兴:她真的听到了!

我出了病房,大夫马上進去了,也就一分钟就又出来了,问我:她啥反应没有,你在里边这么长时间干啥呢?我笑笑没吱声。然后我告诉她老伴、儿子、儿媳说:要想让你老伴、让你妈妈尽快醒来,一定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定能醒来,只有大法能救她的命。我还说刚才我和她说明白了,她也听明白了,还连踹了三次被子。她儿子瞪大眼睛问: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她在里面念,你们在外面帮着念,一定能醒过来。

回家后,我想,他们能不能诚心念啊,不诚心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我立刻找来两本“诚心念大法好得福报”的事例。第二天早上,我买了些吃的,顶着小北风又去了医院,她儿媳见到我说:婶,外面那么冷,你咋还来呢!

我说:我必须来,否则你们如果不明白真相,做不到心诚敬念,那效果不好。两天一万多,谁家能受的起呀。我递上小册子,告诉他们好好看,明白就好好念,让你妈妈快点醒来,少遭罪,少遭钱,多好啊!看的出,她儿媳非常感动,说:婶,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念,诚心念。

过了四、五天,我去看她。她已经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回到普通病房了。大夫一進病房,就指着她说:你是奇迹,你,就是奇迹!(这种情况的脑出血,没有醒过来的。)

又过了四、五天,她儿子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她妈妈出院了,我过去看她。

她拉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李子,大夫都说我手术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现在我醒过来了,我得谢谢你。我说:要谢就谢谢法轮大法,谢谢李洪志师父;再就是谢谢你和你的家人,我说的你们相信了,做到了。是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救了你的命。

她儿子见我们来了,系上围裙去做饭,说什么也要留下我们吃饭。她老伴说:原来,我不理解你们炼法轮功的,听信了谎言,想政府不让炼就别炼呗。不知道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现在才真正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也看到了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我坚决支持你,你好好炼啊!

她也说:谁说法轮功不好也不行,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也告诉大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得福报。

我看到她说话非常清楚,记忆力全部恢复,而且全家人都明白了真相,我真为她和她的家人感到高兴,也感叹法轮大法创造了一个个的生命奇迹!

明真相,三少女躲过昆明“砍刀劫”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叮铃铃……”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早晨六点刚过,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我一接,原来是在武汉上班的女儿彦打来的。

“今天是星期天,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呀?”我好奇地问。“啊呀妈妈!真的是要感谢师父啊!法轮大法好!”女儿激动地喊:“我刚在网上看到,(二月)二十八号我一离开昆明,三月一号昆明火车站就出事了!死了二、三十人啊!太可怕了!”女儿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我才知道昆明火车站三月一日晚有歹徒用大刀砍人,当场砍死二、三十人,砍伤一百多人!太恐怖了!女儿又担心地说典(女儿高中同窗好友)和她广州的大学同学丽还在昆明啊,典的手机打不通,怎么办?这三个女孩约好了去丽江旅游,女儿先去几天,二十八日坐飞机返回武汉。

我自信地说:“不用担心,典没事的,她不是早就退团了吗?她爸叫她入党她也不入,肯定没事的!”过了两周,女儿回家,我问典在昆明的情况,女儿说:后来,典的手机打通了,她在那边狂喜地大叫:彦,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女儿说真是神奇啊,二十七日,三个女孩在丽江碰面时,丽的手机莫名其妙地摔坏了,她想在丽江修手机,女儿说最好回广州再修。典和丽计划二十八日白天玩泸沽湖,晚上坐火车去昆明。二十八日上午典的手机也莫名其妙地摔坏了,两个女孩怕没法用手机联系不上,二十八日晚上就没坐火车去昆明!留在丽江休息!如果典的手机没坏,她们就刚好赶上了昆明火车站的那一劫!她们是不是很幸运啊!

这次云南之旅是女儿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远门,第一次坐飞机。临行前我再三叮嘱她常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佩戴法轮大法护身符,急难时向师父求救。女儿对法轮大法深信不疑,一一照办,果然一路平安。女儿本来想玩到三月一日再回来,二月二十七日晚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建议她二十八日回来休息两天准备上班。而且女儿二十七日也没有兴致,在宾馆呆了一天,二十八日回到了武汉。典明白法轮大法好,退团摒弃中共恶党,也神奇地避开了耸人听闻的一劫。

看来,人们常说:“明白真相得福报,善待大法保平安。快快退出党团队,远离邪恶免祸灾”,真是千真万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