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绵恒代替曾庆红成江派头目 被中南海锁定

6月10日,中共国新办公布了诡异的“一国两制”白皮书,背后涉习、江在中南海决斗内幕。据悉,曾庆红办公室因其被软禁后瘫痪,江派现由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掌门,最近江派屡屡要搅局的意图被习近平阵营摆上台,江绵恒已被中南海锁定。

曾庆红被软禁 江绵恒摆台前

6月10日,中共“国新办”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重弹“23条立法”老调,首次变相改动“一国两制”定义,使得整个香港都“炸了锅”。

中共江派常委张德江担任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他在这份白皮书出台过程中充当的角色,不难令人联想。江派势力过去一直盘据在中共国新办、外交部、港澳办,这次选择国新办作为释放此消息的机构,更凸显江派在背后的运作。

据消息人士透露,曾庆红办公室因其被软禁后瘫痪,江泽民集团现由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掌门,其权术手法远比不上曾庆红,最近江派屡屡要搅局的意图被习近平阵营摆上台。

据该消息来源分析,白皮书出台背后涉习、江在中南海决斗,江派意图搅局香港,反而被习近平摆上台,中南海在香港问题上出现两种声音。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曾庆红的手法以阴毒著称,其对手通常被栽后“有苦说不出”。反观近期江泽民集团的做法,在曾庆红被监视居住后,昏招迭出。他说:“本来中南海内斗极复杂,只有圈内人看得懂。但经江绵恒策划,懂的人却越来越多。”

江绵恒露面被封杀 成中南海盯住的“老虎”

今年5月中旬,江绵恒曾陪同曾庆红参观上海韩天衡美术馆,此消息被几乎所有大陆正式官媒过滤,只有一些门户网站等对此进行报导,间接证实了曾庆红遭软禁的消息。

5月24日,江绵恒陪同习近平对上海联影医疗科技公司进行考察,中共央视对其镜头只是两次一闪而过,之后官方喉舌《新华社》对该事件的文字报导中,未提江绵恒的名字,其他中共官媒也是如此。江绵恒与其父一样,也遭到全面封杀。

江绵恒不仅露面被封杀,其自身也处于难保状态,今年初有消息人士透露,江绵恒已经被中纪委锁定,涉江绵恒的巨大贪腐案正在内部调查。

之前,以江绵恒为后台的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被曝不断雇人窃取国外的商业机密丑闻。去年该公司还陷入国际丑闻涉嫌盗取美国的科研成果。纽约大学三中国籍研究者,涉嫌该公司以及位于深圳的一家研究院泄露关于磁共振成像的科研成果,以换取学费、房屋租金和其它费用,他们遭到美国曼哈顿联邦检察官的起诉。

另外,由江泽民家族掌控的中国移动集团巨大贪腐窝案近年来不断被曝光,涉案的中移动高层纷纷落马。

江泽民集团处境岌岌可危

江泽民自4月开始的“露面战”,被大陆媒体封杀,特别是5月20日的普江会,江泽民彻底被封口,失去了媒体发言权,而其卖国丑闻被外界聚焦。之后其儿子露面也被媒体封杀,姘头李瑞英“被离职”。

6月12日,广东原政法委高官去世报导中,中共高层现任与离任高官纷纷“露面”,胡锦涛排名紧跟现任常委习近平、李克强等人之后,温家宝、朱镕基等众多前常委也一齐“露面”;名单中还罕见包括李鹏、叶选平等人,但却彻底未见江派三大佬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踪影”,明显释放江泽民集团处境岌岌可危的信号。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报导

Advertisements

饮食与疾病:高度加工食品是健康杀手

20140614-2_2
如果问你,什么构成“不良”饮食,你可能会回答那些导致肥胖和各种相关疾病的东西,“盐、脂肪和糖。”这个邪恶三剑客已经困扰我们几十年了。但这个答案并不充分。

我们对饮食和慢性病的关系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人说,相比经过高度加工的食品,真正的食物对健康更有利,不容易导致疾病。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提炼这一要旨:我们的饮食主体,应该是经过极少加工的植物。(这话不只是我在说;美国国家医学院[Institute of Medicine]和农业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都是认同的。)

然而我们正在面临一个公共健康的紧急状况,并且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我们应该设立两个新项目,这应该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一个是研究项目,要准确地判定是什么导致饮食相关的慢性病(其中最首要的问题是,“糖到底有多糟糕?”),另一个项目是要传播一个简单的讯息:吃真正的食物。

20140614-2_3
真正的食物能解决盐/脂肪/糖的问题。是的,过多的盐会导致或加剧高血压,减少钠的摄入对高血压人群是有益的。但盐只是导致高血压的几个风险因素之一,而且那些饮食种类多样、很少食用加工食品的人,不需要操心盐摄入的问题——典型的美式日常饮食中,80%以上的钠来自加工食品。

“脂肪”是个含义丰富的词,也是个错综复杂的话题,至今仍悬而未决。多数自然产生的脂肪可能都是必要的,但某些类脂肪——同样,可能是那些高度加工的食品中使用的工业方法生产的脂肪——过多似乎是有害的。吃真正的食物,你的脂肪摄入大概就不会有问题。

“糖”已经成为(或者说应该成为)整整一类经加工、无营养、高热量的甜味料的代称,包括食糖、高果糖玉米糖浆以及一些号称健康的代糖,比如龙舌兰糖浆、糙米糖浆、浓缩果汁等等。

这些似乎都是有害的,因为它们是添加糖,和天然的糖不一样,比如,在真正的水果中的糖是没问题的。添加果糖可能比其他形式更糟,但是精制碳水化合物在体内可以迅速分解为糖,比如白面包,可能对健康一样没好处。同样:这些都是高度加工食品。

总而言之:糖不是敌人,或者说不是唯一的敌人。真正的敌人是高度加工食品,包括糖。

20140614-2_4

在美国这个全球最肥胖的国度里,最新数据显示每年在肥胖问题上的花销达到2000亿美元(约合1.2万亿元人民币)。(肥胖相关的支出无法计算,但每年超过1万亿美元应该不成问题。想财政收支平衡?吃真正的食物。)国家医学院每年用在肥胖相关研究上的经费不到10亿美元,而且没有一个有说服力的大型研究(在这个问题上小型研究是没用的)能提出解决肥胖潜在成因的办法。如果解决方案就“盐、脂肪、糖”这么简单,或者是那个越听越荒唐的“卡路里进,卡路里出”(calories in, calories out),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有一些进展才对。

我们知道,吃真正的食物只是一个笼统的解决办法,但我们的饮食问题,可能在相当程度上是源于高热量甜味料和(或)高度加工碳水化合物的摄入,而这两者在我们的饮食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且摄入量在飞涨。在我们的食物产品中,有80%含有这些东西。

或者也有可能是和其他因素共同作用的,比如我们体内的细菌网络在退化,而这个问题本身可能是过量使用抗生素或其他环境问题造成的。或者可能比这还要更复杂。

关键在于我们需要有确凿的了解,因为只有攥着如山的铁证,才有可能说服议员们去实施必要的政策。(在饮食的领域,寻找铁证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我们被这些困难吓倒,那就是正中加工食品贩子下怀了。)这方面只需要看看烟草的前车之鉴。

与此同时,如果我们在此期间一定要找一个目标,毫无疑问应该是高热量甜味剂;它们跟体重增加、II型糖尿病等等问题是有明显关联的(而减少摄入也明显和体重下降有关)。如何限制糖的摄入?首先可以征收汽水税,进行妥善标注也是有帮助的,此外还有限制向儿童推销甜的“食物”——这很有可能是最重要的,因为要走出这片泥沼需要一代甚至两代人的时间。

这些举措都没有理由再拖了。但是让我们先从科学入手,找到尽可能充分的证据,得出坚实、可信、明智、公正的建议。同时,我们还要明确传达一个要旨,那就是“吃真正的食物”。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22300

在土耳其高校毕业庆典上弘扬法轮功(图)

文/土耳其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在土耳其知名学府——伊斯坦布尔海峡大学(Bogazici University)举办的二零一四届毕业庆典活动中,向广大师生员工及家属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

2014-6-13-minghui-falun-gong-turkey-01
伊斯坦布尔海峡大学毕业庆典上,法轮功学员向人们展示功法

2014-6-13-minghui-falun-gong-turkey-02

在校方免费提供的活动场地上,法轮功学员们搭建了展台。高高悬挂的“法轮大法好”彩色横幅和展台两侧竖立的法轮功简介条幅,在初夏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醒目。学员们在悠扬悦耳的炼功音乐伴随下,向人们展示了法轮功优美祥和的五套功法,并大量散发了真相材料。

近一整天的弘法活动,使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一些人当场学习五套功法,也有一些人表示今后要学炼法轮功。

要求释放诚实生意人 乡亲踊跃签名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秦怀斌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八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公主岭监狱,身体状况堪忧。监狱两次同意秦怀斌以“假释”名义回家,可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无理阻止,市司法局人员借口称要秦怀斌所居村民同意才行。

六月八日,秦怀斌家人在村民中征签,善良的民众知道秦怀斌是个大好人,愿意帮助他早日回家,一天里,就有八十七位村民的签名。征签还在继续。

秦怀斌,男,现年四十四岁,通化市金厂镇夹皮村人,以做小生意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不仅摆脱了病痛折磨,也脱离了“十商九奸”的俗套,在买卖中公平交易,他努力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遇事豁达大度、为他人着想,比如,刚加满油的摩托车被别人借去,将油用光后也不加油就归还,他也乐呵呵的不计较;面对别人的求助,他宁可放下自家的活计,也要先帮别人。因此,他受到街坊邻居、亲朋好友普遍的尊重和赞扬。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晚,秦怀斌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集安市头道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年左右,遭集安市法院枉判九年,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十监区。仅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的一次暴力“转化”中,四平监狱对秦怀斌等法轮功学员一边殴打、电击,一边利用两个邪恶的人员金明、王君成对法轮功学员洗脑,此次残酷迫害持续四十多天。至今,秦怀斌身上仍有伤疤,并有后遗症。家人探视时,狱方监控监听,不许说出实情。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秦怀斌的父亲秦恒玉老人在儿女长年的遭中共迫害的沉痛打击、折磨下,二零一三年,被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确诊为肺癌晚期,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凌晨离世,生前一直担忧儿子的安危。

今年初开始,在公主岭监狱里,秦怀斌嗓子疼痛,感觉胃中有硬块,没有饥饿的感觉,吃不下饭,人非常消瘦。

年初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金厂镇司法所设梗阻止秦怀斌回家

今年年初,秦怀斌家属接到公主岭监狱通知,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到监狱办理了秦怀斌“假释”手续。这份手续送回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后,转回金厂镇司法所。金厂镇司法所所长刘灵娇跟随江氏迫害政策,以迫害秦怀斌为自己的“政绩”,在监狱“假释”的情况下,仍利欲熏心,谎称村委、村民不同意秦怀斌回家,拒绝接收。

随后,刘灵娇又违反法律规定,要求三名村委签字担保才行。其上级单位东昌区司法局社区矫正科长魏峦也开始在程序上有意设卡刁难,欺瞒家属,使家属往返奔波于公主岭和通化之间,而秦怀斌回家一事得不到解决。

秦怀斌的母亲承受不住儿子生命危险的打击和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金厂镇司法所的有意刁难,精神几近崩溃,此次“假释”没有成功。

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再设阻 乡亲盼秦怀斌早日回家

本月,秦怀斌家属再次接到监狱通知,为秦怀斌办理“假释”回家手续。六月三日,家人第二次到公主岭监狱,第二次办理秦怀斌假释手续。

六月四日,东昌区司法局接收此手续后,六月五日,一吕(李)姓副局长对家属说:“这次与上次只隔两个月,监狱不可能也不应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第二次给办理假释,东昌区司法局也不可能给办理,同样的理由不可能一件事办两次,如果翻供,检察院就会调查他们。所以,此次的“假释”手续作废。”她还说,他们已经和监狱管理局联系此事了。她还让家属找六一零,说现在六一零已经介入此事。并说,这几天接到很多关于秦怀斌假释的电话,有二十个电话记录,魏峦播放了真相语音电话的录音,他们说要调查此事。

东昌区司法局吕(李)姓副局长和矫正科长魏峦,不顾秦怀斌被非法关押,不能进食,生命危急的事实,仍堂而皇之的讲中共草菅人命的“程序”,家人非常着急。

六月六日,家属又去了东昌区司法局,吕(李)姓副局长说:“监狱已经收回此事了。”在家属的交涉下,此局长让家属去找市司法局。下午,家属又去了市司法局,市司法局社区矫正科裴姓科长也说到了语音电话的事,还说如果村民都同意也可以。

为营救秦怀斌,秦怀斌的妈妈和妹妹,于六月八日,到通化市金厂镇夹皮村向村民征集签名。当听到秦怀斌的遭遇后,村民们都说秦怀斌是个好人,都表示愿意帮助他早日回家,他也应该回家。第一天,有八十七位村民签名。

目前,征签还在继续。

通化市司法局
社区矫正科:04353247731
裴 科 长:15904359887
科员史明达:18643594001
司法鉴定办公室:04353249510
政治部:04353213766
政法委:04353967646

东昌区司法局
局 长:汪会远 13843575897
办公电话:04353653966
社区矫正科:04356106244
社区矫正科长:魏 峦 13604453839

金厂镇司法所长刘灵娇:13404502402
金厂镇司法所:04353461921
金厂镇信访赵旭强:13943402788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长春市朝阳区新发路1000号 邮编130061

吉林省劳改局电话:0431-82750568,此电话是门卫值班室电话号码,通过它可以查询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在0431-82750501至0一431-82750568(值班室)间就是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号码。

局长:马晓东
副局长:赵宪德、肖玉波 刘仁柱、刘德伟、王飞、王纯、王德惠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纪检监察室主任:李铁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纪检监察室处长:于永泉
局办公室主任:刘亚江

控告监狱恶警专用电话:0431 82750571
狱政管理处:处长 吴江 电话 0431 82750562
刑罚执行处: 电话 0431 82750563 管保外就医,减期
纪检监察室:电话 0431 82750557
信访办:电话0431 82750571
证狱侦处:沈吉祥0431-82750547

职 务 电话(区号0431)
局长 82750501
副局长 82750504
副局长 82750505
党委副书记 82750506
副局长 82750507
党委秘书 82750515
办公室主任 82750599
干部处处长 82750518
干部处副处长 82750550
劳动保障处长 、副处长 82750648
纪委副书记 82750561
监察室副主任 82750561
狱政处处长、副处长 82750562
刑罚执行处处长、副处长 82756563
刑罚执行处 82756560
纪检委 82750557
省监狱管理局部份工作人员名单
韩志军、曲大鹏、王丽、刘丹、张绍龙、雷万鹏、刘亚宏、王纯、陈艳华、张涛、叶长红、谢卫东、周启东、尚永学

吉林省劳教管理局 局长
0431899080098001
0431899080098002
0431899080098003
主任:刘晓峰 0431-8990-8009-8009
主管(劳教)处长:白光 0431-8990-8009-8031
电话0431-85384312转6106

公安部公布14个邪教组织文件背后的法律含义解读

文/密云百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6月2日,大陆媒体纷纷刊登《中国已明确认定呼喊派等14个邪教组织》,文中列举的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以及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

这样的文件公安部发布了两次,一是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公通字(2000)39号文件;二是在2005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5]39号)。两次文件中都没有提及法轮功,至此已经彻底暴露出中共江泽民集团打压法轮功完全是一种犯罪,即使在中共的法律体系内也是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公安部文件中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认定邪教的权力机关不论在于国务院办公厅,还是公安部,都是属于行政机关。这说明国家主席或者哪个新闻媒体都无权认定谁是邪教,谁不是邪教。立法机关在法律规范当中也不能规定哪个组织是属于邪教,法律规范是规定普遍适用的规则,而不能做具体的认定。审判机关是根据行政机关认定某组织是属于邪教后,才能根据相关法律对属于该组织的犯罪嫌疑人处以刑罚。也就是说,行政部门没有认定哪个团体是属于邪教组织,其它的部门,即便是执法部门,即便是公安部门本身,对于信仰群体的打压迫害,都是属于违法的,是一种犯罪行为。

法轮功强调以“真善忍”为原则進行心性修炼,严格要求修炼者提高自身道德水平,属于正法修炼。将法轮功公开污蔑为邪教,是从江泽民答法国记者问开始,继而中共喉舌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中国宪法规定国家主席的职权有公布法律权、发布命令权、任免权、荣典权。国家主席的权力中当然不包括行政权,不能将行政机关的权力窃为己有。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而且所使用的是灭绝人性的方式和手段,必将受到世人正义的审判。

话说选择

文/卾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约一九九五年,法轮功传入我厂,有缘的职工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不须任何行政命令,每天利用业余时间,起早摸黑的学法炼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偷,修心养性,与人为善,深得职工好评。

厂长看到后,很是推崇,鼓励职工都炼,说这样的人越多越好,还专门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修炼场所。副厂长还比划着学炼功动作,保卫科长甚至派消防车冲洗集体炼功的场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心得到逐步归正,成为一块净土。

随之给厂里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厂里经济效益越来越好,各种荣誉纷至沓来,会议室里挂满了奖牌,厂长被评为省劳模、省级中青年专家,职工福利待遇逐步提高。人居环境越来越好,被誉为“花园式”工厂。员工们以厂为家、以厂为荣。各级官员时不时来厂视察,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善良好人不可想象的事发生了,一夜之间,法轮功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定性为“非法组织”。随后定性逐步升级。

厂领导迫于江氏集团淫威,也不得不违心的与邪党中央保持“一致”,配合市纪委、政法委、公安、六一零组织,抓捕那些到北京、省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办“转化班”(即“洗脑班”),开揭批会(实则挑起群众斗群众),组织全厂职工收看“殃视”造谣新闻,搞反对法轮功的万人签字活动。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学员非法停工、停薪、撤职、开除党籍。实行“四帮一”监视居住,甚至送去看守所、拘留所、劳教。大有“文革”期间搞迫害似的卷土重来之势。

以前与法轮功学员要好的人,也不敢再与他们来往,视他们为异类,背后指指点点,更不愿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厂各级一把手被定为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厂长也调转话锋说,都炼功做好人,谁来抓产品质量?有的中层干部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去赌、去嫖、去偷都可以不管,但不能炼法轮功,这是中央的指示。还有甚者说应该象以前杀“会道门”一样杀他一批,看其还炼不炼。看看说这话的人,真是糊涂至极!

为了使这些被邪共媒体欺骗的人不要继续对法轮功犯罪,法轮功学员艰难的给他们讲真相。一位女学员给新任厂长写劝善信,而他将这位学员告到市六一零,非法把她劳教两年,备受折磨;另一位女学员给保卫科长讲不要迫害按“真善忍”修炼佛法的好人,那样会遭报应的。结果反遭其辱骂。

二零零四年,上级强令我厂关闭,机器送钢厂炼钢,全部员工买断工龄(实为失业)。新厂长(原常务副厂长,副处级)官位没坐热就没了;二把手(原三把手)及一名副职進了班房。不多久,保卫科长(五十多岁)一病阴阳两隔;全部职工及家小赖以生存的工厂一垮,生活、福利无着落了!员工们不得不四处谋职,连每月五百元低薪的清扫工岗位,都成了香饽饽而一岗难求!

当然,事情也不都是如此。二零零一年迫害最疯狂期间,在一次揭批法轮功的会上,一位正直的干部对这种文革式的揭批做法很反感,他对坐在旁边的上级六一零官员说,你们闲着没事干,专整这些好人,这会我不参加。毅然起身退场。厂子垮后,他很快便被一所大学聘为教授,得了福报。

还有两位科级干部很善良,看穿了邪党的阴谋,暗中维护大法,并退出了邪党组织。厂子垮后,他们被聘为合资企业的高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买断工龄后,凭他们修炼出来的诚善、勤劳及德行,工作非常好找;还有自己当老板的,生意很好,也是普遍现象。

为什么出现上述鲜明的反差?在正邪面前,在善恶面前,看看他们的选择,就不难理解。看看啊,昔日狂极一时的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江泽民、罗干之流及其追随者,有被三十多个国家起诉的,有的因贪腐落马的,及各种非正常死亡的,数不胜数。六一零的职位被公认为是“死亡职位”。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应该有个最起码的普世善恶的标准,并以此做出明智的选择。现今,人们就在面对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每个人都得用自己的言行做出选择。不管是谁,哪怕是迫害过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邪共人员,只要弃恶从善,在天灭作恶多端的中共邪党之前,退出中共,就是在选择拥有未来;否则,就将失去生命的永远。切莫机缘再误!

陈思敏:刘云山隐匿出访行程的心虚

07244220391
1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一行在芬兰访问,沿途遭遇法轮功学员的抗议。(大纪元)

陈思敏

【大纪元2014年06月13日讯】6月中旬,李克强与刘云山均有出访行程,对于两人的行前预报,可见官方处理一热一冷,分外惹人注意。

关于行前预报,若非刚好有李克强16日至21日对英国和希腊的出访做比较,还真不容易显露出刘云山这次的行程安排低调的异常。

6月16日才要出访的李克强,7日官媒就提早报导,1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又预做公告。而之前在官媒报导时,就已对外详列李克强出访的具体日期以及行程安排。虽然李克强尚未成行,这几天官媒还是持续预报。

反观刘云山,6月10日启程访问丹麦、芬兰、爱尔兰和葡萄牙四国,官媒于8日才发通告,且出访时间只模糊说是6月中旬,之后再也未见任何具体行程的报导。到了6月12日,当刘云山访问丹麦结束,官媒又滞后报导此一消息,且同样仍未提到他接下来的访问行程。

刘云山国际出访会如此“见不得人”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害怕在国外接到“控告”文书。6月11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发出通告,继续对主导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前宣传部长刘云山进行追查。

刘云山是江泽民一手提拔起来的,凡江泽民用人,就是看谁最能执行其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因此积极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刘云山,于2002年被提升为中宣部部长直到2012年底。期间刘云山利用其掌控的宣传机器,使得江泽民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政策得以实施,更发生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以活摘器官的方式屠杀,这一切都与刘云山主持的宣传系统有直接关系。

目前刘云山位居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之一,其实可以称得上是江泽民继续介入宣传口的一着暗棋。刘云山过去利用其掌控的宣传机器进行反法轮功宣传,后来又用于谋反。

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变就是从宣传口开始。薄周重庆唱红打黑,通过写手渗透媒体对胡、温、习等政治对手进行舆论攻击。例如过去几年深度卷入高层内斗的百度,其重庆业务主管被查后供出,在薄周与刘云山操控下,必要时解禁海外亲江媒体对胡、温和习的抹黑报导,并且缜密出一套攻击胡、温和习的网路宣传计划。而百度得到的报酬是谷歌被逼退自此国内一家独大。

随着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相继出事,为了免于被清算的危机,江派藉刘云山继续控制宣传口,也使刘云山成为江习博弈的前台代表之一。

而刘云山在宣传口不断替江派造事乱局的手段和套路,亦如出一辙对法轮功的迫害。例如对于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刘云山一直从舆论和网路上进行阻击煽动民意敌视。在海外,收买媒体和网站,专门在抹黑对手上大做文章,并释放预测王岐山、李克强很快下台,以及周永康案将被搁置处理的假消息。迩来更是利用国内微信等新兴社群媒体,海量大爆习个人的负面丑闻。

今年2月,习近平成立了“网路安全”组,并出乎国际预料的以一国元首之尊兼任小组第一把手,正说明两派在网络战场的无声较量。刘云山不断造事,除了遭到习近平多次敲打,权力也不断被缩水架空。近来关于刘云山及其宣传口的丑闻不断,许多刘的旧部纷纷落马以及莫名自杀。

在追查国际这次对刘云山的发布通告中称,江泽民等因迫害法轮功在国际遭起诉,而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这这才是刘云山最害怕的,参与迫害让他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刘云山染上法轮功的迫害血债,共同的罪恶让他欲罢不能。不过诚如追查国际对所有犯罪人的忠告: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才是唯一的出路。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6/13/n41774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