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小组出局惊爆世界 四大卫冕冠军曾遭此厄运

821452617324
西班牙成为世界杯历届历史上最快被淘汰的卫冕冠军。(Photo by Matthias Hangst/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4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剑明综合报导)6月18日,世界冠军西班牙在巴西世界杯小组赛中两连败被淘汰,创造了世界杯上卫冕冠军最差记录。加上意大利、巴西、法国,在84年世界杯历史上,四大世界冠军共五次(意大利两次)在卫冕路上惨遭小组赛被终结的命运。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第四届世界杯直到1950年,才在巴西举行。卫冕冠军意大利队和巴拉圭、瑞典、印度分在第三组。印度在比赛前弃权,第三组三个国家捉对厮杀,意大利分别以0:2和2:3不敌巴拉圭和瑞典,止步小组赛。

821452617325
现场智利球迷亮出了“西班牙,再见”的标牌。西班牙的英语拼写中,还被用5和1替换了原来的S和i,暗指上场比赛中西班牙1-5惨败给荷兰。(CHRISTOPHE SIMON/AFP)

821452617326
西班牙本土,首都马德里的球迷双手捂住眼睛,不敢接受比分落后的现实。(Gonzalo Arroyo Moreno/Getty Images)

821452617327
西班牙本土,首都马德里的球迷看到球队落后,下意识的捂住嘴巴,忐忑之情溢于言表。(Gonzalo Arroyo Moreno/Getty Images)

2010年同样命运再次降落意大利头上。在南非世界杯上,意大利和巴拉圭、新西兰、斯洛伐克分在F组,小组对手不强。不料,本被看好的卫冕冠军,由于队员老化,体力不济导致三战不胜。先是以两个1:1被巴拉圭和新西兰逼平,最后一场,第一次参赛的斯洛伐克队全场猛攻意大利,后者虽然在下半场终场极力反扑,最后仍以2:3被对手击败,小组垫底出局。

1966年英国世界杯,已经两度问鼎的卫冕冠军巴西,和葡萄牙、保加利亚、匈牙利分在C组。巴西首场对阵保加利亚,球王贝利受伤退赛,巴西以0:2败在保加利亚脚下。此后,缺少贝利的巴西实力明显下降,被匈牙利击败。最后一战葡萄牙再砍一刀,1:3卫冕冠军打道回府。

2006年德国世界杯,卫冕冠军法国小组赛和塞内加尔、丹麦、乌拉圭分在A组。塞内加尔大部份球员在法国受训,并在法国联赛踢球,塞内加尔被球迷们戏称为法国二队。首场比赛,法国一队对阵“法国二队”。由于球风相似,法国队占不到太大便宜,第30分钟被塞内加尔攻入一球败北。此后,法国一蹶不振,0:0被乌拉圭逼平,0:2不敌丹麦,小组垫底被淘汰。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6/19/n4182007.htm

Advertisements

霍金:人工智能对人类而言可能是致命的(视频)

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昨晚出席了美国HBO频道的“Last Week Tonight”节目,并与主持人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展开了深刻而有意义的对话(至少霍金的谈话是深刻而有意义的),并认为机器人可能“比我们聪明”。

当奥利弗问及霍金他最希望人们能够理解什么事情时,霍金回答说:“虚时间(imaginary time)。”

他说道:“虚时间就像是宇宙空间中的另一个方向,这是我的作品中还未被科幻小说家使用过的一则假说。”

说实话,尽管所有的科幻小说只是在科学家的作品中加入了血和性等元素,那为什么没有科幻小说作家在虚时间的基础上创作故事呢?霍金说道:“他们不理解虚时间。”

当然,笔者也不能假装理解什么是虚时间。无论如何,它是一种与时间有关的东西,与每天侵蚀我们的时间朝着不同的方向运行。

不过,奥利弗最希望了解的是人工智能。与众多人工制成品一样,人工智能对人类而言也可能是有害,甚至是致命的。

霍金对此非常肯定:“人工智能在并不遥远的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危险。”

但肯定不是在谷歌那群好男孩的掌握之下吗?霍金认为,这或许将与谷歌那些好男孩的想法无关。因为一般的机器人可以“进行设计改进它自己,使得它们自己比我们所有人都更聪明。”

奥利弗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我不应该为能够与机器人战斗而感到兴奋呢?”

霍金给出的回答很干脆:“你会输掉。”

奥利弗开始担心之前根本不是霍金在与他谈话,而有可能是一个充满智慧的计算机在同他问答。霍金(或假装霍金的机器人)回答说:“你是个白痴”。

但这难道不是人类的本质吗?尽管我们认为我们什么都知道,至少当我们对自己诚实时,我们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我们都是傻瓜。我们所不知道的要远远超过我们所做到的。

事实上,考虑到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平行宇宙,奥利弗怀疑是不是在某个平行宇宙里,他可能会比霍金聪明。

“是的,”霍金回答道,“而且还有一个宇宙,在那里你很有趣。”

模拟男孩通过测试 电脑首次骗倒人类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22340

伊波拉疫情西非蔓延 死者超330人

世界卫生组织说,伊波拉疫情仍在西非蔓延。伊波拉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已经升至330多人。

世界卫生组织说,在过去一周里,几内亚有关当局报告5起新的死亡病例,塞拉利昂报告4起,利比里亚报告5起。

以上三个国家的边界相连,所有的死亡病例与另外30多个疑似病例都集中在该地区。

尽管国际与当地的卫生官员为制止伊波拉病毒的传播作出很多努力,但是伊波拉疫情仍在继续蔓延。

卫生官员已经采取行动隔离患者,并警告民众避免直接接触任何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不论患者活着还是已经死亡。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22342

芬兰媒体报道刘云山访问遭抗议

文/芬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过去几天里,芬兰很多媒体报道了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访问,内容都涉及了刘云山在访问的三天内受到法轮功学员抗议一事。

芬兰国家电视台YLE电视台说,在刘云山访问若瓦涅米(Rovaniemi)市时,法轮功举行和平抗议。据悉,中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刘云山是主要责任人之一。

现在仍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陈真萍二零零八年被抓,她的两个女儿现住在若瓦涅米。其中一个女儿金昭宇想给刘云山递交信函,要求释放她母亲。

大赦国际组织也要参加这次抗议活动。并且,大赦国际已经向芬兰国家调查局和总检察长办公室递交了关于刘云山涉嫌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的刑事调查申请函。

芬兰国家调查局证实他们已经收到了该申请。他们表示,需要在短时间内采证大量的直接证据才能立案。

另据报道,芬兰“支持中国人权组织”也向各方递交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对刘云山的追查通告,并援引了一个卢旺达人反人类罪的案例。一个叫在巴扎兰巴的卢旺达人在芬兰居住多年后,被发现在一九九四年卢旺达大屠杀中犯下反人类罪而被芬兰法院判终身监禁。“支持中国人权组织”认为芬兰和国际社会对刘云山这样的相同罪犯要采取同样的态度。

芬兰北部最大报纸《拉宾人》以头版报道了刘云山的到访消息,其中包括了法轮功的和平抗议。该报纸介绍说,刘云山以谎言和仇恨掀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的记者为了避开尴尬,想方设法躲开法轮功的抗议人群。在该报纸刊登的一张照片上,刘云山面带恐惧和难堪,接待者也紧皱眉头;两旁的随从更是紧张万分。而在背景中的大客车后面,隐约可看到法轮功的蓝色横幅。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刘云山在芬兰的最后一天访问中,法轮功抗议队伍如影随形,从飞机场、市政厅、圣诞老人村一直到驯鹿场,刘云山走到哪里,横幅,展板和“法办刘云山”的声音就跟到哪里,令刘云山真如过街老鼠,仓皇逃窜。

沈阳警察跨省绑架好人 七次拒绝律师探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便衣警察跨省绑架、关押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金龙(田金鑫)、韩静、刘裕晗已近一月,期间金龙、韩静家属聘请了律师先后七次到看守所依法要求会见,看守所都以警察提审为由,不让见。

同一时间在沈阳租房内被绑架的哈市公民刘裕晗家属、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也不让见。沈阳跨省绑架事件至今当局躲闪、搪塞不敢面对律师、家属。

一、便衣鬼祟绑架 迫害好人不敢公开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十多个沈阳公安便衣开三、四台假牌照的车(其中一辆无牌照的绿色吉普车)绑架了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金龙,并入室抄家,将金龙家法轮大法书、电脑、户口本、结婚证、汽车行车执照等私人物品抄走,并让一位邻居在扣押清单上签字。

光天化日实施绑架,他们不敢公开说是在绑架法轮功修炼的好人,竟信口雌黄对周围居民撒谎说抓的人是“吸毒、贩毒”的。据说,他们已经对金龙盯梢了一个多月了,实施绑架后,沈阳车辆换掉假牌子,安上沈阳牌照,挂上警灯将金龙劫持到沈阳。

抓捕的唯一“理由”是他(她)们对朋友和家人先后几次去沈阳关心被绑架的亲友,帮助亲友请律师。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付辉、刘金霞去沈阳,刚出站就被沈阳便衣绑架,一关就是一年多。期间,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为了获得他们想象的所谓“证据”,对付辉女士实施了绑铁椅、扇耳光、浇冷水、电击阴部、大腿等等卑鄙酷刑。付母看到女儿脸被打变形的照片悲痛欲绝,家简直塌了一样。

2014-3-28-minghui-shenyang-03
被迫害前的付辉

2014-3-28-minghui-shenyang-02
被中共迫害后的付辉

金龙、韩静是付辉的好朋友,朋友遭难,理应相帮,他们经常照顾、安慰付辉上了年纪的母亲,并抽时间陪同老人和律师去沈阳,想见见付辉,却始终未能如愿。刘金霞是刘裕晗的亲姐姐,姐姐无辜被抓,作为一奶同胞的妹妹更是担心、惦念,多次往返沈阳和哈尔滨,并作为第二辩护人为姐姐出庭辩护。

三位善良的人,只出于手足恩情,关心自己的朋友、亲人,并没有丝毫妨碍他人的行为,这种互助友爱本是社会精神文明中正的、积极的因素理应予以倡导和发扬,而且请律师也是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却荒唐地成了沈阳警察“不消停”绑架的借口。

二、违法绑架 公安各部门互推责任唯恐不及

五月二十二日下午,金龙和韩静家人到沈阳沈河分局国保大队,询问抓人一事,他们说是市国保支队和刑警队去哈市抓的人,与他们没关系。

家人来到市国保支队,问门卫警察,说这事他们听说了,但他不肯给问。在家属一再要求下,门卫给里边打个电话。大约十分钟,下来一个中等身材、略胖、小眼睛国保支队姓王的人。韩静家属把拘留票给他看,他说是沈河分局盖的章,应该找沈河分局。家属说:沈河分局说是市国保支队和刑警队去哈市抓的人。当家属质问什么原因抓人时,他支支吾吾,说他不知情。他们只是提供一些材料给刑警,刑警去抓的人。家属说这是法轮功的事,与刑警有什么关系呀。他无言以对,就说你们找刑警问吧。

当家属找到刑警询问此事,刑警生气的说:是市国保支队抓的人,怎么推到这来了。只是国保没有技术手段(所以,刑警才参与了)。后来一位警察说:这上是沈河分局盖的章,你们还应找沈河分局。

家属又来到沈河分局。沈河分局说市局只是让他们盖了一个章,因为以后要在沈河检察院起诉。其它的他们也不清楚。

三、以提审为由,沈阳第一看守所一再拒绝安排律师依法会见

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家属、律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第一看守所说人在提审不能见,而看守所外面有一些可疑人员在盯梢,看出他们很紧张。五月二十六日上午、下午,五月三十日上午,六月九日上午、下午,十日上午家属律师又连续六次依法要求会见当事人,看守所均以办案人提审为由不让见。

六月九日上午,韩静的律师及家属找到主管副所长,他向所长电话汇报后,让我们回去等。并说如果能会见就通知我们。律师向其说明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看守所职责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他言谈中说有的就这样(办案单位提审)打擦边球,不让律师见,表示自己解决不了。

中间律师几次找看守所驻所检察官,五个办公室均没人,后副所长不让律师在办公楼内到处找。旁边另一阻止律师去办公楼的人员知道了案件后,说那还不简单,出一个危害国家安全,不让(律师)见就完了。(警察拿欺骗当法律,不知法、不懂法,更不要指望他们依法履行法律了。)副所长很虚心的看了律师提供的国际法关于律师会见的法律条款,并自己唠叨48小时内不管何种理由均应安排律师会见。听后阻止律师去办公楼的工作人员态度缓和好多。

四、不敢公开办案人 沈河区国保答复自报蹊跷

六月十日下午,律师和家属到沈河区国保大队,进到门上挂有副大队长牌子的办公室,见到了一个四十多岁,一米七五左右,微胖的人,律师问他姓名,是不是副队长,那人说:保密,不能告诉你。法轮功的事不能告诉,不然(国内国外打)电话,不行,受不了。律师问案子,他说他不清楚。律师问有没有田金鑫的案子,你不知道,你可以告诉我们谁是办案人,因为什么事抓人,人现在什么样了。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有这个案子,但办案人出差了。你们回家等着,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你们。

律师说二十多天了,也没接到任何人给我们通知,我们都去看守所七次了,都说办案人提审,不让见。刚刚我们去看守所,也说在提审。办案人出差了怎么提审?他说:–可能是市国保的。

五、律师控告看守所违法 督查也认定看守所撒谎

六月十日下午,两位律师及家属到了沈河区公安分局纪检办公室,接待人员去督察室找了一位领导模样的警官,律师说明了情况后,督察警官说,不可能四十八小时在提审,这是在撒谎。说他们会跟看守所协商,让律师会见。

同日下午三点左右,两位律师又去了沈阳市检察院控告看守所不让接见的违法行为。无人接待,检察院门卫态度蛮横,说人在开会,将门关上。经过交涉,门卫终于给打了电话,反映了情况,门卫转述说,检察院可以督察看守所。

五月十七日同一时间在沈阳租房内被绑架的哈市公民刘裕晗的家属六月十三日聘请律师要求依法会见,上午看守所说看病去了,下午可见。下午去了又告诉在二四二医院看病。律师和家属赶到二四二医院没找到人,又回到看守所还是没见到人。

中共对法轮功十五年的镇压已走到了绝路。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等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已经或正面临正义的审判。古语曰:“识时务者为俊杰”,敬告参与其中、一味跟风的中共执法人员,在这临秋末晚之时,请你们睁大双眼,好好学学法律,学会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不要执法犯法,不要中共偷了驴,你充当那个拔橛子的人,卸磨杀驴可是中共的一贯手法。

请用良知和善念为自己的人生导航,善待法轮大法就是善待自己。

浙江金华市六一零头目章坤明遭恶报 已瘫痪两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金华市章坤明自二零零二年当了金华市六一零副主任,残酷地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前,章坤明已遭恶报,全身瘫痪已经两年,生不如死。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章坤明被正式确诊得病,目前,章坤明不会说话,不会吃饭,靠输一种流汁维持生命,全身瘫痪,但眼睛会动,他能认出亲朋好友,拉屎拉尿全靠别人,真是生不如死。现在,他的战友都说他是“植物人”。这是他十年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此前,他几次住院,已有预兆,也是对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警告,但是,他并没有醒悟。

章坤明是浙江省金华市兰溪市人,原是海军军官,上校正团级,大约二零零二年,转业到金华,当了金华市六一零副主任,一直担任“法制教育学校”(即金华市婺城区石门农场洗脑班)校长。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六一零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金华市迫害法轮功在浙江省是被邪党树为“典型”的,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百分之一百都被逼迫“转化”,金华洗脑班用他们自己吹嘘的话说是“出经验的”,在全国“推广”。

章坤明迫害法轮功很卖命,连他的两个大姨(他老婆的姐姐)都被他弄到洗脑班“转化”了,更别说他人了,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深重。

金华市另一位遭报应的六一零头目是金华市司法局副局长、洗脑班头目之一陈明亮,已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得癌症死亡,据了解,死前一刻,陈明亮表现似乎看到什么东西,很恐怖。

目前,金华洗脑班已改到金华市婺城区罗店镇双龙风景区宾馆。

附:讲真相电话:区号0579-
双龙公安派出所82591059
金华双龙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地址:双龙风景区;邮编:321021
徐祝成主任 82590218;
鲍昌顺副主任82590238 15905796878 ;
吴廉民纪工委书记82590256 13806785801 ;
陈旭日副主任82590358891 13806789568;
韩金钢副主任82010168 13806786578;
王跃平副主任82590699 13605798058;
尚崇地副主任82590178 89l12007 13757998999;
张生发副调研员82590258 89112008 13806786922;
蒋立军党工委委员、办公室主任82590269 891120l1 13819998231 ;
冯钢办公室副主任
82590271,89112012、13757993988;
俞军办公室副主任 82590062 89112013 13967484001;
办公室(传真)89112027传真82590272

办公室年龄最大、身体最棒的梅姐

文/大陆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呀?”每每外出,梅姐和女儿时时被人问起,“这是我妈。”女儿会抢着回答。“我还以为是你姐呢,怎么会这么年轻呀,用什么护肤品?”有人会好奇地问。“从不做美容,护肤品也不用。” “怎么会呢?”“因为我是修炼的人,我修大法,所以会越来越年轻……”

梅姐以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上高中时,那时要强、不服输的梅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就是时不时的吐血,治也治不好,那时条件差,吃了好多的药,时好时坏,始终不能根治,就这样一直到了工作后也没治好,反而越来越重。到后来生了孩子,梅姐的病更重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一次街还没到家呢,这就吐起了血。孩子不到一岁,梅姐因为犯病厉害,怕打针吃药影响孩子身体,只好把孩子送回奶奶家断奶。

在县城住过院好些后,丈夫陪他到区医院、省城医院看过一遍后,说是支气管扩张,没什么好的方法,要不就做手术,但手术后也不一定会完全好,因为这病是不可逆的,只能越来越重。要保证不感冒。要知道手术后一次根治也行,治不好还花那么多的手术费,要开胸可不是个小手术。再说工资不高的梅姐也没什么钱拿来做手术。最后与丈夫商量后拿了些药回家吃。但过不多久病又犯了,只好再吃药。

那时梅姐每月要拿出差不多一半的工资吃药,关键是生病人干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没有兴趣。有时正睡觉呢,听到嗓子眼呼噜作响,一会一口鲜血吐上来,随着大汗淋漓,身体没劲。丈夫晕血,时间长了,梅姐怕他担心,时时不告诉他,但犯病了得吃药,就这样才二十几岁的人就与药打交道。梅姐身上还不只这一种病,背痛,痛的睡不着觉;颈椎也不好;鼻炎也很厉害(吃鼻炎康不知吃了多少,但一直没好);腿也疼;痛经、月经不调、妇科炎症等,那时的梅姐一口冷水也不敢喝、一整年一个梨都不敢吃,还整天手脚冰凉。

为了治好自己的病,梅姐早起去公园锻炼身体,跟人学太极拳、后来学气功,但这一切对梅姐的病都无济于事。

大概在一九九七年吧,梅姐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功,先学炼功,还没等炼完,梅姐就浑身大汗淋漓,但身体感觉好舒服。她以为自己体质弱才出汗呢,其实是师父给清理身体呢。

等后来梅姐看了《转法轮》这本书,这时才真正明白,原来这功这么好呀,人不炼功功炼人,你上班、功在炼你,你睡觉,功在炼你,缩短了炼功时间。就这样梅姐走進了大法修炼,不久后一身的病不翼而飞。

梅姐成了一个健康的人,而且越来越年轻。如今,常常听梅姐的同事说:“梅姐在我们办公室年龄最大,身体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