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荒淫无度 竟敢架空胡锦涛(图)

01040445270
徐才厚遭中共开除党籍引发各界关注,因他是中共前总书记兼军委前主席江泽民的人马。2004年江交出军权时,就安排徐才厚当军委副主席,除了延续江派在军中势力,更架空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徐才厚看似儒雅,但其实他在军中收钱卖官,大肆安插亲信。

徐才厚多年来自恃有江泽民作后台,视胡锦涛为无物。据称徐才厚仅提拔谷俊山做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就收了现金4千万元人民币(约1.95亿元台币)、上海4套豪宅、纯金毛泽东像以及大金船一艘。

常钦点陪同演出

由于徐才厚带头卖官,使得中共军衔买卖干脆采「明码标价」。将军约1.5亿元台币、校官约2443万元台币至4886万元台币。徐还被指荒淫无度,著名军旅歌唱家汤灿传是他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的共用情妇。徐当初让35岁的汤灿直接入伍享受副师级待遇,又经常钦点她陪同「赴基层慰问演出」。

据传汤除跟徐上床,还与不少军队将领和中共高层有染,名单「至少一个排」,因此有「军中妖姬」称号。现年39岁的她目前下落不明,传言被关在湖北,也有消息称她已遭处决。

来源:苹果日报

Advertisements

斯诺登不提香港经历,现在我们知道原因了(图)

1015422310
据《商业内幕》6月30日报道,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几乎没有提供过2013年5月他从美国到香港的航班及随后逗留香港一个月的细节。

通过《华尔街日报》记者Edward Jay Epstein的一番实地调查后,现在我们对其中的原因有了更好的了解。

《华尔街日报》证实了5月20日到6月1日之间,斯诺登并没有抵达五星级的米拉酒店。他称在那里他将大约20万份美国国家安全局文件交给了记者Glenn Greenwald和Laura Poitras。《华尔街日报》证实斯诺登直到6月1日才入住该酒店。

答案扑朔迷离,因为斯诺登似乎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名31岁的男子没有直接回应这一问题,Greenwald报道出来的故事对不上号。

在他的书中,Greenwald写道,斯诺登“于5月20日从夏威夷抵达香港,用自己的名字入住米拉酒店”。

但基于《华尔街日报》记者Te-Ping Chen的查询,斯诺登抵达米拉酒店的日期是6月1日,一名酒店保安告诉Epstein说,“5月下旬斯诺登不在米拉(酒店)。当他呆在米拉的时候,他用的是自己的护照和信用卡。”

照料斯诺登的人

斯诺登与美国记者们6月10日“分道扬镳”后发生了什么几乎不为人知。Epstein报道说,那些“曾因斯诺登在香港而去过一个匿名聚会”的律师们拒绝讨论是谁帮助斯诺登离开米拉酒店并转入“地下”的相关细节。

(据报道斯诺登于6月12日联系了维基解密,两名靠近斯诺登的人告诉《商业内幕》说斯诺登在米拉酒店昂贵的账单是维基解密支付的。)

其中一名律师何俊仁的确告诉过《纽约时报》说,斯诺登得到一名人脉广泛的香港居民的协助,他在抵达香港前就与此人熟识。那人担任“照料”斯诺登的角色,为他在香港岛及相邻的新界设置安全住所。

而Greenwald写道:“我有一名住在香港的长期读者……坚称斯诺登急需与香港联系广泛的律师们联系。”

目前不清楚何俊仁和Greenwald说的是否是同一个人;如果是的话,尚不清楚斯诺登事先是如何认识Greenwald在香港这名长期读者的。

斯诺登于6月23日登上飞往莫斯科的航班。

与俄罗斯的联系

在过去的一年,斯诺登一直住在俄罗斯,他拒绝谈论在香港时是如何与俄罗斯首次接触的。

一名在香港的美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监控录像显示斯诺登在6月份3次进入俄罗斯领事馆的大楼。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表示,斯诺登在香港争取庇护时联系了俄罗斯的“外交官员”。

当抵达莫斯科时,斯诺登否认与俄罗斯后苏联时代的安全机构合作,这意味着在普京同意他飞往莫斯科后,这名在逃匿的泄密者拒绝了俄罗斯安全部门提出的条件。

斯诺登还争辩说,他与俄罗斯政府“没有任何关联”。事实上,是他的莫斯科律师给他弄到的一套公寓,该律师忠于普京,并担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顾问。

精心策划的盗窃

Epstein发现,“他呆在香港及俄罗斯通常被描绘成是一种即兴和偶然的行为,这与其精心策划的精确盗窃不一致”。

美国政府认为,斯诺登是在2012年夏天开始复制文件的,可能下载了大约170万份文件。其中150万份文件的当前状态是未知数。

Epstein指出,斯诺登是在2013年3月15日离开戴尔公司前往博思艾伦(Booz Allen)工作的,以便能“访问皇冠上的宝石,该机构已经侵入的俄罗斯、中国、朝鲜和伊朗四大对手的计算机清单”。要做到这一点,斯诺登不得不窃取同事的密码。他否认这一行动,但已被以前的同事们证实。

今年5月,斯诺登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说,他“毁掉了”多余的文件,但此前他告诉《纽约时报》说,他已将这些文件全部交给了在香港见到的记者们。

Epstein的结论是,这些发生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多个设施里的精心盗窃,意味着“没有理由认为斯诺登的逃走不是处心积虑计划好的”。

基于事件的保密性和围绕其逃亡故事的诸多矛盾,很显然,人们还没有被告知真实的故事。

原文链接:Snowden Won’t Talk About His Time In Hong Kong— And Now We Know Why

来源:博谈网

爱因斯坦错了?真空中光速可能没那么快(图)

5222916732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认为宇宙中没有任何物体的速度能够超过光速,光速为每秒299791公里

据国外媒体报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告诉我们光的速度是宇宙中最快的,而且没有物体的运动速度能超过光速,光在真空中的速度为每秒186282英里,大约为每秒299791公里,来自马里兰大学的研究人员詹姆斯·福兰森博士认为光速可能没有达到这个速度值,真实的光速可能要慢一些,这可能是真空的缘故使得光速会变慢一些。福兰森博士还列举了一项研究发现,根据对1987年超新星的观测研究,发现这颗超新星的光子抵达地球的时间慢了4.7个小时。

如果福兰森博士的研究结论是正确的,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对光速的认识是错误的,同时也标志着我们以前对太阳系外天体的距离估算都是不准确的,尤其是一些距离银河系非常遥远的宇宙早期星系。爱因斯坦的光速理论已经被世人所接受,早在1905年,爱因斯坦就提出了这个影响人类科技史的物理理论,但是一百多年后马里兰大学博士的研究结论认为真实光速比我们所知的要慢一些。

福兰森博士对SN1987a超新星进行了研究,试图对恒星爆发后的中微子进行调查,这是一种呈电中性的亚原子粒子,但是抵达地球的时间却晚了4.7个小时。针对这个结论,马里兰大学的物理学家认为光的速度出现变化可能是由于真空极化的问题,该现象与光子被分解成正电子与电子有关,从量子力学的角度上看,在虚粒子对之间还存在引力势,该机制可能造成了光速变慢的现象。

如果这一推测是正确的,那么就意味着在16.8万光年上会出现大约5小时的延迟,我们目前对太阳系外天体的距离估算也会进行重新调整,目前福兰森博士的论文已经提交给《新物理学》杂志。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真空中光速是恒定的,如果一位旅行者以光速移动,那么他可以在一秒内环游赤道7.5圈,相比之下,乘坐喷气式飞机的旅客穿越美国大陆需要4个小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指出,宇宙中没有任何物体的速度能够超过光速,如果光速确实变慢了,那么太阳系之外的天体距离可能需要重新估算了。

来源: 腾讯科技

军中大震荡 徐才厚连带4少将全被抓

5222916731
2014年6月30日,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4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军中亲信、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开除党籍。此次,中共军方反贪风暴,引发军中大震荡。除徐才厚外,还有4少将被抓。

6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徐才厚被开除中共党籍,“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今年3月15日,徐才厚以“涉嫌违纪问题”被当局调查,将被送军事法庭严惩。有消息称,当天,徐被十几个武警从北京301部队医院病床上带走“双规”,关在一个秘密拘留中心。徐才厚妻子、女儿和私人秘书同日被拘押。

由江泽民一手提拔的徐才厚,是军中最大的贪官。其把持的中共军队总政治部早已成了军中最大的肥缺,对军中职位和军衔腐败到了公开挂牌出售程度。

徐才厚和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关系密切,谷由分管军队干部任命的徐一手提拔,谷从校官变为中将,升官之快令人咂舌,其主要行贿对象就是徐才厚。

据悉,谷俊山曾送给徐才厚一辆12缸奔驰,车里装了黄金,足足有一百多公斤。今年3月31日,谷俊山以“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等罪,被移送中共军事法庭。

而谷俊山在2012年5月被正式停职调查。2013年1月12日深夜,谷俊山的老家被连续查抄两个晚上,财物装了整整4卡车。有一箱箱军用专供茅台、大金船、金脸盆、纯金毛像等。

随着谷俊山、徐才厚等军头的下台,中共军方反贪风暴越演越烈。除以上俩人外,还有4名少将落马。

6月25日,中共原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军区政委叶万勇少将与曾庆红的亲信苏荣及原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一同被撤销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有消息称,叶深度卷入周薄政变,并多次参与密谋,其被全副武装的特警抄家带走,但官方尚未证实。据报导,叶出事也与徐才厚有直接关系,几年前叶曾送徐一箱巨额现金行贿买官。

《法广》引述港媒消息称,现任西藏军区副政委、长期在四川军区任职的卫晋少将也在一个月前被拘捕。其被抓捕的原因不详,或有可能牵涉到徐才厚案。

据传上月27日,中共军方总后勤部司令部副参谋长符林国少将,疑被卷入贪腐案被逮捕。而山西省军区原司令方文平少将也传被调查。但官方尚未透露有关细节。

(责任编辑:刘晓真)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7/1/n4190423.htm

2014上半年逾400法轮功学员被诬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2014年上半年,中共继续利用国家机器,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捏造罪名,酷刑折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枉法诬判法轮功学员。

在世人都在觉醒的今天,在法轮功学员慈悲讲真相的过程中,很多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在迫害法轮功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中共各级公检法部门“充傻装愣”,或诱骗家属辞退律师,或阻挠律师阅读案卷,或偷偷开庭,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或判刑。

本文涉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的数据均是以第一次开庭为基础,第二次或以上次非法庭审、上诉庭审不在本文统计范围之内;本文涉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数据均是以第一次非法宣判为基础,复审非法宣判不在本文统计范围之内。本文信息来源均为明慧网,截止日期2014年6月26日。因为中共封锁消息,还有很多非法判刑案例没有曝光。

一、上半年被非法庭审及判刑四百一十三人

除西藏、海南、广西外,2014上半年有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法轮功学员413人被非法判刑(庭审),也就是说,2014上半年每六天有十三个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庭审)。见下面图1和表1所示。至少有1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上(含七年),非法最高刑期达十年。

2014-6-30-minghui-2014-halfyear-panxing-01
图1 2014上半年各地区被非法庭审判刑情况

表1 2014上半年各地区被非法判刑(庭审)人数

地区  人数  地区  人数  地区  人数 
辽宁 82 重庆 12 贵州 7
四川 34 江西 12 上海 7
河北 24 甘肃 11 内蒙 7
山东 24 湖南 11 新疆 6
河南 22 浙江 12 陕西 5
黑龙江 20 江苏 10 宁夏 3
吉林 18 天津 11 福建 3
湖北 18 山西 9 青海 1
广东 14 云南 9 广西 0
北京 13 安徽 8 海南 0

从图1和表1我们可以看出: 2014上半年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庭审)最疯狂的地区是辽宁省,竟达82人。其次是四川、河北、山东、河南、黑龙江、吉林、湖北,再次是广东、北京、重庆、江西、甘肃、湖南,等等。

二、被非法判刑的刑期情况

2014年上半年至少有1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上,非法最高刑期达十年。他们是:

辽宁:
营口站前区,诬判郭延达十年;
大连金州区,马瑞田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
营口市鲅鱼圈,韩锡傲被非法判刑八年;
大连金州区,夏元新被非法判刑七年;
朝阳市,张玉琢被枉判十年。

黑龙江:
齐齐哈尔,非法判谢立、谢伟七年和九年。

四川:
宜宾市兴文县,王建胜被诬判七年半。
巴中市巴州区,赵刚先被非法判刑七年。

天津:
北辰区,赵志(艳)燕被非法判刑七年。
南开区,王嵎石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南:
鲁山县,刘东方被非法判刑九年。

河北:
衡水市景县,葛秀丽被非法判刑八年。

甘肃:
兰州七台河区,贺建中被非法判刑七年。

吉林:
延边州敦化市,潘义文被非法判七年。

内蒙:
赤峰市敖汉旗,吉晓东被非法判刑七年。

通过突破中共网络封锁传递出来的信息统计,2014上半年有190例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被非法判刑五年以下142人,占74.8%。
其中五年至七年以下刑期的有32人,占16.8%;
七年以上的16人,占%8.4。

如下面表2和图2所示。

表2 2014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情况(190例)

五年以下 五年至七年以下 七年以上 总计
142 32 16 190
74.74% 16.84% 8.42% 100%

2014-6-30-minghui-2014-halfyear-panxing-02
图2 2014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190例

希望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抛弃中共邪党,拒绝迫害,给自己留下一个未来。因为在中共表面任何的法律里,都没有迫害的依据。迫害法轮功是靠行政指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完全违法的。那些直接执行者,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法律,必将面对未来世界上正义法律的审判,而这一天正越来越近。江泽民已经成了国际上通缉的逃犯,别人偷驴,你拔橛子,这是何苦呢?

近年来,出现了大量公检法人员遭恶报的例子。个个丑态百出,下场凄惨、恐怖。周永康、苏荣、薄熙来、王立军、李东生,你能比他们哪一个权势大呢,结果如何?不要再侥幸了,善恶有报是天理!机会真的是不多了。赶快认清自身的危险境地,立即停止参与作恶,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团、队组织,在职权范围内保存、收集罪证,善待和保护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这是你们唯一的正确选择!

黑龙江双城市前国保大队长佟会群遭恶报肺癌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佟会群,男,五十七岁,曾任双城市国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队长。经过一年多的疾病痛苦的煎熬,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遭恶报肺癌死亡。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佟会群觉得捞取“政治资本”的机会来了,追随江氏集团,天良丧尽,不遗余力地疯狂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善良百姓,是双城迫害大法弟子三个元凶之一;另两个是张国富和金婉智,金婉智已经遭恶报患脑瘤死亡,张国富在主管迫害期间,将大法弟子周志昌、臧殿龙、张生范、吴宝旺、王金国、张涛等迫害致死,目前,他体弱多病,面临国际组织追查。

十几年来,恶警佟会群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可谓难以计数,这里仅举部份事实。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半夜,佟会群带着一帮警察闯进大法弟子彭启家中,强行将彭启绑架。彭启的女儿上前阻止,也被他们薅着头发抓进车里,鞋和外裤都没让穿。最后逼迫彭启家人交了三百元钱,才把他女儿放回去。彭启因为不放弃修炼被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刘杰夫妇因车里有几张“真善忍”卡片被恶警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挟持巡警队,后把刘杰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正值大年初六,刘杰被看守所警察、狱医那彦国强行灌食,仅六天刘杰就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周家镇肖亚丽、兰棱镇顾秀娴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遭狱警和狱医那彦国迫害,几日内顾秀娴、肖亚丽双双被迫害致死,顾秀娴撇下丈夫和刚满十岁的女儿,肖亚丽撇下丈夫和一双胞胎六岁的儿女,至今家人回忆起当时的惨状仍然是不寒而栗。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佟会群肆无忌惮地绑架大法弟子三十八人,不到一个星期,就将顾秀娴、肖亚丽两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肖亚丽的两个年幼的儿女整天哭着要娘,令人揪心。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大法弟子王桂华跟几学员去杏山镇双山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杏山派出所所长刘宏同等人把他们抓捕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佟会群、金婉智等又将其送进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逼写“三书”,不写就绑上手,蒙住眼睛,拿针一样的东西在手上、身上乱扎。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佟会群等包围了双城大法弟子桑桂珍在哈尔滨的住所,非法抓捕了桑桂珍、王丽群、万美加、贾俊杰、李兰等五名大法弟子,并搜走桑的私人物品电脑、刻录机等。王丽群,女,四十八岁,因恶警不断骚扰,被迫带着女儿在哈市一家庭做家政工作。王丽群遭被绑架后一天之内就被迫害致死。一个家庭又被迫害的支离破碎,丈夫、女儿、年迈的公公,无法安生,被迫卖掉了住宅,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佟会群将六十多岁的老人郭凤兰、黄延珍非法判七年重刑,扔下年老体弱多病的、曾为共产邪恶政权流过血、受过伤的老伴无人照料,孤苦伶仃。

佟会群将周英琪绑架、抄家、劳教,勒索其家属五千元钱。

佟会群带领暴徒,私闯民宅,入室抢劫,绑架大法弟子高勋红。残酷迫害高勋红,勒索钱财,后又秘密将高勋红送万家非法劳教。

佟会群将那振贤绑架、非法劳教,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将姚世国绑架,送长林子非法劳教,姚世国被打断了腿,打折了鼻梁骨,落下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佟会群将大法弟子魏长新绑架,逼迫家属交两万四千元钱,家属无力支付,魏长新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大法弟子付振民乘坐自家车外出时,被幸福乡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后被佟会群、“610”孙士友等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双城市大法弟子高国凤在早市上卖豆包,穿了一件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字样的工作服,遭恶人举报,被东风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并移交双城市国保大队迫害。高国凤的儿子去国保大队,被警察推倒,从三楼滚到二楼又从二楼滚到一楼。佟会群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就不怕遭恶报”。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双城市恶警佟会群将大法弟子高国凤送哈前进劳教所非法关押。

佟会群串通哈市新一街派出所及哈市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蔡群将范淑德非法关押,劫持到前进劳教所,并勾结哈道外国保大队恶警对在双城宗教局工作范淑德的丈夫施压,使其承受不住压力,因此把仇恨转向自己的妻子,转向法轮大法,并按照邪党的旨意同意劳教妻子、毁坏大法师父的像片。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北京“610”人员来双城,企图通过暗访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双城镇内民主派出所片警以普查户口为由已经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摸底调查,并清理了墙面上大法弟子向世人劝三退的所有真相内容,操控双城市公安局局长王晓林、国保大队佟会群、政法委刘跃民、“610”姜宏伟及双城各派出所警察、世人对大法犯罪。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七时三十分左右,双城市恐怖组织“610”头目姜宏伟、国保科恶警佟会群、站前派出所副所长李大彬等闯入双城镇居民大法弟子贾双有、姜秀珍夫妇家。当时刚下过雪,天气特别寒冷,恶警将身穿单衣、脚穿拖鞋的贾双有强行拖上警车。然后恶警非法抄家,将计算机、打印机及现金万余元非法抄走。贾双有、姜秀珍夫妇被劳教。十几岁的独生女儿贾雪一人在家,由于思念父母,惊吓引起疾病,一个小小的生命含冤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大法弟子李兰英在电线杆上贴了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当地双井村村长张大海诬告,遭到五家镇派出所徐凯等人绑架。随后徐凯等人又闯入李兰英家中非法抄家,抢劫走家用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后被佟会群劫持到哈尔滨鸭子圈看守所迫害。

佟会群、双城“610”与内蒙古的恶警勾结,长期盘踞蹲坑,迫害双城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七点,大法弟子张海明被内蒙古海拉尔鄂温克旗恶徒伙同哈市新建派出所的警察将其绑架至海拉尔看守所,和他一同被绑架的闫继国、宋玉红、高立平、张桂芝。

大法弟子董连太因带百余张大法真相传单,被单城镇干部和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双城市拘留所,家属找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佟会群躲着不见。董连太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个多月就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曾几次指使公正乡派出所把王世学强行绑架,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在关押期间,恶警经常指使刑事犯对他进行殴打,被强行灌食,吐血数月,身心受到严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长林子劳教所恶警怕他死里面,就把他提前送回家中。在王世学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逼迫家人交了四千五百元钱。通过学法炼功,王世学身体刚刚得到恢复,又被佟会群和双城“610”伙同公正乡派出所恶警从家中再次绑架到双城看守所,并非法抄家。此次王世学在关押期间由于几年来多次被迫害,身体虚弱,食水难进,九天后放回。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劳教,野蛮灌食、上老虎凳、电棍电击、殴打、经济罚款等迫害,造成他在肉体上、精神上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不幸遭车祸离世。在其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又将其小儿子王立辉绑架,非法劳教,使其家人雪上加霜,痛苦不堪。

六十多岁的老人黄彦珍,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被非法抓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遭酷刑折磨,曾经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通知家人,拿两千元钱保外就医。回家后,警察经常骚扰,失去正常修炼环境,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于宪娜、顾喜云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抓捕,劳教三年。劳教三年迫害期已满,家人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开出释放单要求双城国保科、民主派出所、水泉乡派出所签字放人,可双城国保科、民主派出所拒签,前提是必须大法弟子写所谓“转化书”保证不炼功。

佟会群曾把被恶人诬陷的周英琦送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遭受非人的迫害,给其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粮库大法弟子周英琦、车站街高勋红只因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揭露恶党对修炼者进行的迫害,就被你们非法抓捕并勾结省公安厅恶警刑讯逼供。周英琦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高勋红被非法抓捕后身体已经出现严重疾病。

邪恶迫害法轮功以来,佟会群一直是直接参与迫害的主谋和元凶。这些年来双城被他直接参与指使迫害致死、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不知有多少。佟会群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罪恶滔天,十恶不赦。即使这样,大法弟子仍本着善心,不厌其烦的通过写信或面对面的给他讲真相,希望他能幡然悔悟,重新做人。然而他始终执迷不悟,丧心病狂,不断地把给他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关进了大牢迫害。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佟会群步金婉智的后尘,得了肺癌,走上了奔向八十层地狱不止的不归路。经过一年多的病痛之苦,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这个疯狂迫害大法的恶魔,终于恶贯满盈,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及至罪业深重,恶报加身,悔之晚矣!

大洪水中得救的人们

文/辽宁清原县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去年六月的一天,我在河边走路,遇一老夫妻。老人与我说话,说一看我就很善良。我知道是有缘人,就给他们二老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学法轮功的。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他们有好处,并告诉他们共产党的邪恶。老人高兴的退出了“团、队”组织。我祝福他们二老有福份。

二零一三年“八·一六”大洪水过后,我与老人又见面了。他激动的诉说着他们得救的经过:“去年八月十六日下午,大雨倾盆。我家住在南口前镇的大河边,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当看见大水进院子了,想走就来不及了,一个大浪就把我卷走了,顺河水冲走三百多米,在大河拐弯处与南口前镇街道下去的一股大水相遇,两股大水和在一起,水势更大了,在那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漩涡,把我逆水卷到离河道六、七十米远的街道旁边的一个饭店门前,被饭店老板救出。老太太被水冲到两栋房子中间,水有三米多深,她是被一些乱草、垃圾托起,在那呆了一宿,第二天被人救出。”

老人看见我就说:“太可怕了,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我知道是他们二老明白真相了,做了“三退”,在巨难中得到上天的护佑。

今年正月的一天,我去婆婆家,一进屋见到王大娘来了。看见我,她就兴奋的象孩子一样,掏出挂在脖子上的大法护身符说:“你送我的护身符救我命了!”

王大娘是我婆婆的好朋友。家住南口前镇、张家堡村的一个山沟里。去年七月份来串门,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帮她做了三退,即退出了中共少先队组织。我又送给她一个大法护身符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老人很相信。

去年“八·一六”大洪水那天,一个大浪直奔她来,王大娘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连续喊了数声,只见大浪拐弯了,水渐渐地下去了。七十六岁的王大娘得救了。从那天起,抽一辈子烟的王大娘感到自己不能抽烟了,一抽烟就不是味,不知啥味了,不能抽烟了。她说是与大法有缘哪。

知情的人们都在议论:遇事喊大法,别喊妈。喊大法能救命。我知道是他们明白了大法真相,摆脱了灾难,是大法救了他们。我要替那些得救度的生命谢谢大法,谢谢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