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包的钱被谁偷走 一书包的钱被谁拒绝

文/新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好人与坏人很好区别,看看他的言行就知道了。即使在道德下滑的社会中,人们只要能看清一个人的真正行为与思想,自然也就分辨出他是好人或是坏人了。我们通过两个事例来对比一下。

一提包的钱被谁偷走?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晚六点多,在辽宁和河北交界的万家收费站,秦皇岛市的二十几名警察劫下一辆商务车,连踢带打绑架了车上的七名法轮功学员,抢走了他们随身的钱包、手机等财物,开走了商务车。当时车后备箱中有法轮功学员廉宝昌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十万元现金,一百元一捆的十捆,用胶带捆着,装在一个提包里。

现年五十四岁的廉宝昌是河北省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铁运分公司的职工。他被劫持到秦皇岛市公安局一楼的审讯室。海港分局国保队长付晓兵用巴掌打廉宝昌的头、脸、后脑。恶警两人一班轮流折磨他,不让他睡觉,也不让上厕所,这次时间长达三十个小时。一个月后,又把他从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非法外提到市公安局审讯室。付晓兵用巴掌打他脸,用胳膊肘重击他的后脑勺,致使他视力下降、经常头晕。这次刑讯逼供长达二十九个小时,逼迫廉宝昌在给他编造的黑材料上签字。

面对恶警的施暴,廉宝昌说:我修炼法轮功堂堂正正做人,没有任何错误,哪条法律规定修炼法轮功是犯法?廉宝昌问及商务车上的十万元现金时,付晓兵矢口否认,说没看见,不知道,竭力回避这个问题。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对廉宝昌非法庭审。廉宝昌当庭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道德提高,使自己更好的服务社会的修炼过程。同时廉宝昌还当庭指控付晓兵等人贪污放在他车上的十万元现金,一提包的钱。廉宝昌要求法院及检察院办案人员进行调查,追查十万元现金的去向。律师辩护说:这十万元现金如果被办案人员利用职权贪污,这可是重罪!

一小书包的钱被谁拒绝?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多次被非法绑架、劳教、判刑,在监狱中遭到了极其残酷的酷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再次被绑架,并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阳的父母再次专程从秦皇岛市昌黎老家赶到天津港北监狱看望生命垂危的儿子,同行的还有周向阳的妻子、嫂子和姐姐。办接见手续排队到周向阳的母亲时,狱警说:“周向阳不让见。” 老太太问:“为什么不让见,哪儿规定的不让见?什么时候让见?”狱警说:“上边规定的不让见,什么时候让见再通知你。”老太太说:“我已经等了一个多月了,今天必须见,不让见你们就把我儿子放了,因为我儿子是好人。”

警察不理老太太,叫下一个人办手续,老太太很伤心,跟他们讲理也不听,无奈,老太太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边写着:“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好人。”

这时,围观上来很多人,老太太对人们说:“我做母亲的心都碎了,我的儿子在这里关押已经一个多月了,生命垂危,上个月我就来这里询问我儿子是否在这里,他们骗我说没这个人,我在这儿坐了两天两夜也没叫我见,我儿子信仰真、善、忍是个好人,在单位是工程师,有人给他送礼一小书包的钱,我儿子都不要。”围观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泪。有的说:“共产党不讲理,没有讲理的地方。”有的说:“好人被关押,冤枉!”还有一个人举着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

周向阳面对一小书包的钱坚持原则,不动心,是个真正的好人。付晓兵等人不但偷走了廉宝昌的钱,还对廉宝昌进行毒打,再进行诬判,这些人就是真正的坏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