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郭美美出事 与军中腐败有关?

周晓辉

【大纪元2014年07月12日讯】三年前高调炫富的郭美美近日再度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7月10日大陆媒体突然披露,郭美美因在世界杯期间赌球被北京警方抓捕,其对此“供认不讳”,将可能面临拘留的处罚。随之,又有新闻曝光称郭美美好赌,近两年以经常到澳门豪赌的方式炫富,结果在澳门欠下两亿六千万巨债,上月债主把其证件资料贴到濠江追债网。事隔一个月,郭美美的资料从追债网上删除,原来她找到了新靠山,替她还清了近半数的欠款,所以才暂时得以脱身。

在中国,赌球的人数以千万计,郭美美恰逢其时“中弹”,应该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其终极目的也不在这个只知吃喝玩乐的“花瓶”,更非再度摧毁本已名誉不堪的红十字会,而是目标很可能指向其背后的某个大靠山。

根据早前网络披露,生活并不如意的郭美美在2008年,人生发生了大逆转,开始过上了奢华的生活,其原因是被天略集团董事长丘振良包养,丘成为郭的第一个“干爹”。还有两个“干爹”据说也在郭美美的炫富人生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个是建了知名渡假村月亮河的北京某著名投资集团董事长戚春生。另一个是中红博爱公司前董事、也是深圳地产商人的王军,另有传闻称是财政部副部长兼红十字会副会长的王军。2013年,郭美美的妈妈曝其实为王军的亲生女,至于是哪个王军,她并没有明确表示。而帮其还赌债的这个“新靠山”也值得关注。

不管哪个王军是郭妈妈口中的美美之父,至少在2008年前都没有过问母女俩的生活,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样的说法。而那个戚春生,虽然也在郭美美的人生中扮演了角色,但由于其实力比不上丘振良,而且资料有限,笔者尚看不出打击郭美美对其有什么实质性影响。

在这些靠山中,丘振良的背景最为特殊,也是笔者推测郭美美此番被晒出的直接原因。公开资料显示,创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天略集团是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集团之一,其业务涵盖投资、信用担保、信息产业等7类15个行业,年营业额达60多亿元。该集团不仅与中国红十字会有不少瓜葛,也是郭美美饱受争议的源头,而且其与军队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与董事长丘振良曾在云南当过兵有关。而如下新闻或许可以让人们一窥其与军队的隐秘关系。

2003年7月12日,丘振良陪同中共驻港部队司令员王继堂将军、驻港部队深圳基地主任王卫国大校一行视察了公司。双方就天略集团与驻港部队深圳基地军民共建关系进行了友好交谈并达成共识。

2010年1月10日,由天略控股集团、中国长城学会、广电总局广播影视人才交流中心等八个单位共同主办的“盛世家国满园春”虎年新春大联欢活动,在北京蟹岛绿色生态渡假举行。丘振良携百名天略员工,邀请驻京部队的百名老将军、百名影视名人、百名艺术名家及百名工商界人士共赴晚宴,其中包括蒋顺学将军、张序三将军、张志坚上将、杨发勋中将等23名中上将、88位少将。

2011年9月29日,天略集团在河北省涿州市举办 “天略杯”军地名仕秋季高尔夫联谊活动。丘振良、中直机关领导、解放军四总部首长等参加,20名军队代表“将军队”与“京华名仕队”进行了高尔夫比赛,总后勤部副部长王谦代表嘉宾致辞并向丘赠画,总参谋部钱副总长等与会并开彩球。丘振良在致辞中表示:“感谢各级领导与朋友们对天略事业的发展支持和帮助!”军队给天略集团的发展提供了哪些支持和帮助?背后有什么权钱交易?

毫无疑问,能让驻港部队司令员视察企业,可以一次邀请23名中上将、88位少将,并让总后勤部副部长致辞的丘振良的背后,同样不简单,而其中一定涉及利益交换问题。这也就难怪郭美美不仅高调炫富,还理直气壮的要曝光红十字会内幕,在跟了丘振良之后,她多少应该是知晓些秘密的。也曾有网友曝光称郭美美炫耀的豪车玛莎拉蒂挂名在军队下,而这辆车正是2011年丘振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那个与丘振良有交集的叫王谦的总后勤部副部长是在江泽民时期被提拔的,他曾在1996年至2002年1月间任位于重庆的解放军第三军医大校长,这期间第三军医大涉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王谦也是应该知情的。王谦是否因此升职也无法排除。而总后正是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建立活摘库的管控部门,落马的徐才厚、谷俊山都涉及其中,有军医大背景的王谦又如何能置身事外?

在近一段时间中共军方高层频频落马,军队不断被整肃的大背景下,曾在高层的命令下从媒体中消失的郭美美再度被晒出,背后的意味足以让人遐想,而或许这又是进一步牵出军队黑幕的又一入口?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2/n4198662.htm

任重:中行沦为贪官转移资产的地下钱庄

521020391
中行造假“洗黑钱”与“地下钱庄”争生意的消息,在媒体和股票市场都引起轩然大波。(Getty Images)

任重

【大纪元2014年07月12日讯】这两天中国银行造假“洗黑钱”,与“地下钱庄”争生意的消息,被大陆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中国银行被曝光,有多家分支行的“优汇通”业务涉嫌“违反外汇管理局规定,开展无限额换汇业务,充当‘地下钱庄’,造假‘洗黑钱’”。用中国银行工作人员的话来说,无论您的钱有多黑,有多见不得光,银行都有办法给您洗白,并且安全弄到国外。

中国银行在12小时内两度澄清改三处措辞,极力为自己辩护称报导与事实不符。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会上也被媒体提问“中行洗钱”传闻的问题。同时在香港上市的中行H股收市跌2 .79%,农行跌2 .22%,工行跌1 .39%、建行跌1 .42%、交行跌1 .34%、招行跌1.35%、中信银行跌1.65%、民生银行跌1.53%。A股市场银行股也集体下挫,平安银行、北京银行、中信银行跌逾2%,中国银行跌近1%。

可见,中行造假“洗黑钱”与“地下钱庄”争生意的消息,在媒体和股票市场都引起轩然大波。这不仅因为近年来银行工作人员监守自盗,丑闻不断,尤其以银行行长带头的勾结信托公司、基金、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典当行、贷款公司、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地下钱庄等共同经营的高利贷使银行风雨飘摇,更是因为每年以几何级数增长的外逃资金,使得大陆银行雪上加霜,倒闭随时可能发生。

据中国《财经》杂志2011年的报导,从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党政干部外逃、失踪人数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另据中共中纪委通报,中国非法外流的资金连年激增。2011年,达6,000亿美元;2012年,达10,000亿美元;2013年,即将达到15,000亿美元,比2012年急剧上升50%。这还只是中纪委所谓“非法外流的资金”,更多资金以“合法形式”大举外流,数据惊人。

在外汇管理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5万美元的大陆,如果不走“歪门邪道”,要将超过5万美元以上的资金转移到国外根本没有可能。这就是地下钱庄洗钱、换汇、往境外汇款等生意红火的原因。然而,地下钱庄再火也火不过中国银行这样国企背景的银行,为了拉客户,银行和移民中介机构互相勾结,帮助客户造假洗钱,中行已抢了不少地下钱庄的生意。据业内人士透露,至少有一半外逃资金是通过银行这个渠道出去的。

据一家国有大型银行员工透露,中行并非唯一提供这类服务的银行,所有大型银行都有此类服务,工行、建行、中信、广东多家商业银行、外资行都深陷其中。而且涉及的金额都很大,仅一家越秀支行一年多做“优汇通”移民汇兑业务就有60个亿。据银行业人士估算,目前中行“优汇通”的存量业务已接近200亿元,仅今年上半年规模就达百亿元。还是移民中介说的最直接, 上亿元以上资金才会建议客户去使用优汇通,500万的客户都不建议。

可见,实际外逃资金数量更大,媒体所透露的不过是冰山一角。除优汇通之外,目前大额资金需要洗钱流向境外还有其他途径,如注册离岸公司、通过贸易公司、地下钱庄、私募基金、“内保外贷”等方式将钱转移出去。这些途径,无论媒体披露与否,他们都是存在的,而且至今还在高效率的运转着,尤其是大陆银行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早已沦为贪官们的私家钱庄的事实,已不是什么新闻,百姓们对此也都是心知肚明的。

关键的问题是大陆这个能够产生如此之多贪官的体制。不及时解体一个坏的体制,就会有更多的好人随着变坏,就会有大陆今天贪官遍地的乱象。仅靠一个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5万美元的外汇管理规定,除了给普通百姓正常外汇需求设置障碍,甚至侵犯百姓自由使用自己金钱的基本人权之外,对阻止贪官黑钱外流起不到任何作用,大陆银行的问题也只能是越来越严重。说到根本,还是体制的问题,体制不改,任何规章制度都是摆设。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2/n4198639.htm

优秀警察被迫害致死 家属要求赔偿案开庭审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四川省高级法院内,“优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家属要求国家赔偿案开始审理。赔偿申请人(即受害人母亲,以下简称“申请方”)彭广贞、代理律师王全璋、陈以轩出庭。五马坪监狱(现为“嘉州监狱”)、四川省监狱管理局作为赔偿义务机关(以下简称“赔偿方”)。


徐浪舟

赔偿申请人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后第三天拍摄的遗体照片、证人视频,同时综合监狱赔偿回复等各类证据,提出的线索进行举证;赔偿方在庭上表现相当被动,甚至连该证明什么都没搞清楚。

攀枝花市交通警察徐浪舟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连年被评为市优秀警察,攀枝花市电视台曾就徐浪舟的先进事迹作过报道。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徐浪舟因为坚持信仰,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九个月、判刑八年半。徐浪舟在多个监狱遭受迫害导致病危,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即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治疗,术后恢复得很好,却于三月十八日离奇死亡,时年三十九岁,留下年近古稀的老母亲,和时常念叨爸爸的九岁幼儿。

近几年,中国各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遭受严重迫害,要求国家赔偿,目前仅这一例得以立案。本案开庭过程中有两、三个不明身份者进入旁听,其中一个可能是省监狱管理局的中层领导,十一点审判长宣布休庭,本案现等待法院判决。

被告方由省监狱局法规处张伟、五马坪监狱狱政科王政强和法制科科长组成,这位法制科长坐在中间位置,开庭期间却几乎一言不发,如同在坐阵观察。监狱管理局本来聘请了一名律师,因委托手续不全上了庭后又下来了,并全程参与旁听。

四川省乐山五马坪监狱,从二零零六年短短几年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赵国吉、刘天厚、张兴才、张坤阳、李源荣、冯忠良、高光崇、蒋云宏、刘学明、徐浪舟、邓建刚、吴明山等十二人。二零零六年九月,祝伟刚从硫磺厂监狱被调到五马坪监狱,就公开叫嚣“不死不放人”,命令全体狱警为达到 “转化”必须不择手段。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都是超出人体承受极限的残忍手段,如不准睡觉、冬冻夏晒、挨饿、限制大小便和洗漱清洁、长期关小号、吊打群殴、开批斗会、毒药谋害,等等。四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蒋云宏,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二零零九年初“刑满”回家时,医生断定他活不了几天;回家后一直腹部肿大,口中出血,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晚含冤离世。

双方质询 赔偿方举证不力

赔偿申请方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后第三天拍摄的遗体照片(见下图)、证人视频,同时综合监狱赔偿回复等各类证据,证明徐浪舟在广元监狱关押了五年半都没有出问题,转监前夕家人还去探望过,他身体很健康,广元监狱狱警也说他身体很好,从没有说他有对抗管理、绝食等问题,可转到五马坪监狱不到两年就突然死亡了。五马坪监狱也证明这期间徐浪舟存在多次绝食、反复绝食(抗议酷刑转化)的事实。

2014-7-11-minghui-pohai-sichuan-xulangzhou-1
图:徐浪舟遗体血瘀斑驳(摄于死后第三天,疑遭重殴)

赔偿方在庭上表现相当被动,甚至连该证明什么都没搞清楚。申请方提出质询后,他们的回答散乱无章,既无针对性又无说服力,既在回复同时又提出质询,以至于连审判长都不得不暗示他们怎样举证,以至于轮到他们质询时他们已无话可说,完全陷于举证不能的状态。他们提交了监狱犯人和警察的证词、造假的病历以及明显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鉴定书,以此证明狱方无责任,重复声明“人是病死的,监狱尽心治疗了”、“监狱不存在酷刑虐待,没有吊打行为”等等,但是,最终他们都没能够出示任何有利证据。立案后,申请方律师曾要求调取监控录像,庭上又提醒对方可以用录像等这一类确实证据洗脱嫌疑,不要光凭口头说辞,但是监狱始终不予提交。

徐浪舟的母亲当即驳斥对方:“你们提交的所谓证词根本没有可信度。监狱里面的酷刑和违法行为,不要说犯人,就连里面的警察都不敢说,说完就要遭你们报复……你监狱管理局去调查五马坪监狱的管理情况,不就是老子调查儿子,儿子有违法犯罪行为,老子会不包庇?”

确实如此。在没有人身自由的情况下,说了对狱警不利的话会遭到打击报复,反之则很可能得到减刑或其它好处,这样得到的犯人证词,无论是他们主动或被胁迫下的所为,非本人真实意思表示,能被采信吗?而警察本身就是酷刑的实施者,也是本案的被控方,他们自证的说辞又有几人会信?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徐浪舟妹妹徐浪莎接到乐山五马坪监狱电话,通知徐浪舟因绝食导致病危。九月十二日,她从大连赶到五马坪监狱探视,从监狱医生处了解到徐浪舟胃部出现巨大溃疡。见面时徐浪舟消瘦不成人形的情况让她大吃一惊。徐浪舟告诉她因为衣服被狱警以“不服从管理”为由,全部用剪刀剪碎,所以他只能以绝食表示抗议。甚至徐浪舟与她见面都没有衣服,只能借他人衣服穿。徐浪舟还说,绝食之前长期被狱警马茂林和杨建元等人殴打,其中一次被他们用绳索捆绑吊打两天一夜。

徐母彭广贞曾问瘦的皮包骨的儿子为何不买芝麻煳、奶粉等营养品,徐浪舟回答狱警不卖食物,只卖洗漱用品给他,狱警却对他大声呵斥,又当着徐母的面把他强行拖走。徐浪舟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写给母亲的信中有这样一句:“这个月警察已卖奶粉、芝麻糊等软食给我,请您放心。”徐浪莎、彭广贞的证词与警察的说辞谁更可信?

2014-7-11-minghui-pohai-sichuan-xulangzhou-2
徐浪舟狱中写给母亲的家书

嘉州监狱目前仍关押着不少法轮功修炼者,监狱可敢让律师、家属与第三方组成联合调查组,进入监狱随机抽取那里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调查?法官还可以对已获得人身自由的、曾在该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或其他人员,进行独立的调查取证。与狱方提交的“证词”相比,这样得出的证词是否更公正可信?

狱方种种反常举动

监狱方声称“尽力”,可在徐浪舟病危后十多小时不转院、不予救治。监狱医院对这种不做为的变相杀人行为必须做出解释。

从心理角度进行分析,真的无辜者会主动出示关键证据,积极配合甚至主动要求进行能够澄清事实的调查,但是监狱的表现却恰恰相反:

徐浪舟去世后,监狱便瞒着家人,擅自签字拒绝尸检(如图,邱云南为五马坪监狱九监区副监区长,该监区为入监队);

2014-7-11-minghui-pohai-sichuan-xulangzhou-3
乐山五马坪监狱擅自签字拒绝尸检。

乐山检察院又当面向家属撒谎:“我们已经做了尸检,是正常死亡。”可当家人要求看报告时,检察官顿时哑口无言并低下了头;

家人要求将遗体放在零下十八摄氏度下保存,监狱却不照办,故意造成遗体腐烂;

同时监狱与检察院联合阻碍家属从省外请人做司法鉴定,最终在家人一再坚持和控告下才妥协;

家人联系的几家重庆鉴定所本来都很积极,但一经乐山检察院电话联系之后,都找理由推脱了;最后终于找到一家鉴定,也相当不合常理地对徐母处处防范;

做尸检时,徐母是现场唯一的家属,可两个女警却将她强行拖离;

尸检取证后,鉴定所居然“劝”徐家火化遗体;最后连尸检报告都不给徐母,却只给了监狱;

尸检前,狱方以尸检费要挟逼徐母签了一份无效的“承诺书”,尸检报告出来后又以此威胁妄图强行火化遗体;

警察命令殡仪馆不准徐家亲友检察遗体,不允许拍照,那里工作人员还对徐家亲友跟踪、偷拍……

徐母到五马坪监狱索要病历和尸检报告,遭到几个狱警的凶狠围攻,并多次放言要强行火化遗体;狱警还把请来的北京律师拉到一边威胁,并卑劣的通过北京司法局下令律师所立即召回律师。

乐山五马坪监狱种种反常举动,说明了什么?

优秀警察英年早逝 疑点重重

徐浪舟,高大英俊,生前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警察,专门负责处理交通事故,一身正气,从不接受任何人的钱财红包,连续多年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只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冤判入狱八年半。眼看再过半年就能与亲人团聚,却仅因接受一个消化道修补手术,且在恢复的很好的情况下突然死亡了。

一个年仅三十九岁的鲜活生命就这么没了,家人亲友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根据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以下简称“华西医院”)出具的死亡通知单,徐浪舟的死因是:上消化道穿孔术后急性肾功能衰竭、代谢性酸中毒、高钾血症、重度贫血、呼吸循环衰竭。徐浪舟身高一米八,死亡时体重只有九十斤。徐浪舟在监狱是否遭受了不人道的待遇?

徐浪舟是在手术后恢复良好的情况下,突然“病危”的。狱方提供的病历能否证明,对于在消化道修补手术恢复的很好的情况下,致徐浪舟死亡的急性肾衰竭及气胸等症状是“正常情况”。两者存在多大的因果关系,概率是多少?该病历是否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的专业鉴定?能否让专业人士认同信服?

申请方陈律师经请专业医生对病历进行分析后,对监狱的治疗提交了诸多疑点。如双方结论相反,说明双方所持病历必有一份是假。可申请方所得的病历是从华西医院处得到的,华西医院不可能造假,假的只能是监狱医院。

监狱及其医院必须就以下非常关键的几点做出解释:

一、从胃修补手术到气胸、急性肾衰歇的原因是什么?

胃修补手术只是普外科手术,成功率很高。无论监狱医院在手术前后的检查、医治是否准确得力,但从术后第三天徐母见到徐浪舟时,人就能吃半流质食物,能坐起神志清醒的交谈,每天排近两千毫升的尿液。到后来的“已过危险期”、“恢复的很好”、“好的很”,说明徐浪舟身体已没什么问题了。是什么原因会在一天时间“突发”急性肾衰歇、气胸等而“病死”?

如果狱方提供的病历不能证明气胸、急性肾衰竭及身上的大块血瘀是由消化道手术引发的,那就只能有一种结论,那就是徐浪舟的突发病变是被外力击打所致,那打人凶手是谁?人在医院被打、最后致死,监狱医院应负多大责任,是否有包庇凶手嫌疑?

二、十多个小时不转院、不予救治?

徐浪舟妹妹是三月十七日晚十点接到徐浪舟病危要转院的电话,而从双流监狱医院到成都华西医院最多一个小时,可华西医院的急诊记录上却表明:人是三月十八日中午十二点十七分才转入的。除去路途时间,可推断徐浪舟应是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后才被转走的,“转院”需要用十三个小时吗?在此十多个小时的黄金抢救时间里,监狱医院又做了什么呢?

医疗记录(从华西医院处得到)表明:十七日晚十一点三十六及十一点三十八分,该医院曾给徐浪舟输入100ml的O型血浆(不是红细胞),在十一点五十六又静注入20mg的药液,此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记录了。在此,对于一个危重病人仅输入这点药物和这种常观性的医治是否合理暂且不提,但这是否意味着从那时开始监狱医院就停止了对徐浪舟的一切医疗措施了呢?

三月十八日早上九点左右,徐母赶到时看到的是:徐浪舟已处于昏迷状态、呼吸很弱。可医院不但没有对他进行急救,居然连呼吸机、心电监测等基本医疗设施都没有,没有输液,身边也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只有一个犯人守着。徐母见状,非常焦急的催促院方转院,却被赶走。徐母走后他们又拖到十一点,见人不行了才转院,转院后还不告知家人。

监狱医院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危在旦夕的徐浪舟用虚弱的身体硬撑着,一点点的消耗着生命,却不予任何救治,直到没有抢救意义了,才将徐浪舟转走。既然在医院里都没有任何救治,那转院途中,还会有医疗措施吗?

三、谁在幕后指使?

医院既然能在三月十七日晚二十二点通知徐浪舟妹妹,说明当时他们的确是准备转院的。可又是什么原因使他们突然改变了主意,中止了转院,更停止了对一个危重病人的一切医治措施?究竟是谁阻止的,是谁下的命令?这不是变相杀人吗?谁给了这些人生杀予夺的权力?关于这一点,主治医生刘天明是重要证人之一,有指证幕后黑手的义务。

从徐浪舟去世后,五马坪监狱和乐山检察院的种种行为,都和监狱医院一样,存在包庇嫌疑。

优秀警察被恶势力肆意迫害致死,法律本应代表公平公正,作出正义裁决。面对可能来自恶势力的拉拢与威逼利诱,面对良心与道德的拷问,不知省高院的法官们会选择什么呢?我们拭目以待。

亲戚躲过了马航失联那一劫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经我介绍引导,家人和亲友有的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有的明白大法真相后,退出了中共的相关组织,得到了福报。

(一)修大法,儿子身上的顽疾——牛皮癣好了

我的二儿子今年三十一岁,二十多岁时患上了“牛皮癣”,奇痒难忍,抓的浑身冒血丝。正方、偏方都用了,但什么方法医治均无效。二零一零年,经我引导,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修炼了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癣就逐渐好了。二儿子喜出望外,高兴的买了辆车,做起了轴承生意,一心想着赚钱,竟然放弃了修炼。

不几天他身上的牛皮癣又开始发作。后经我提醒并与他一起学法炼功,他也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并参加了当地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进步很快。不久身上的癣又好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们更进一步认识到:大法是超常的,但修炼是严肃的。

(二)一吨多重的三轮车未轧断那位妇女的腿骨

二零一一年六月的一天,我的一位亲戚开着农用三轮车,拉着一吨多重的轴承圈,行驶在途中,不慎撞到一位骑电动车驮着一个小孩的妇女。三轮车的车轮从那位妇女的腿上轧了过去。

亲戚赶紧下车看看那位妇女伤势如何,出乎意料,那位妇女腿的骨头竟然没轧断,只是有点皮外伤。这可真令人不可思议,真是一个奇迹!

我的亲戚过后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他非常认可大法真相,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并全家都做了“三退”。他知道这次是因为大法师父的保护,使他们遇难呈祥,有惊无险。

(三)亲戚躲过了马航客机的那场夺命劫

我的一位亲戚是位民间艺术家,他的作品曾在国外拍卖过。

在前几个月震惊中外的“马航客机失联”的事件中有二百三十九人遇难,其中有二十四位画家。我的这位亲戚与这些画家中的不少人相识。据他介绍,当初他也准备和这些画家一起到马来西亚去拍卖作品。如果去了,岂不正好就在这架失联的客机上?

冥冥之中有安排:在此之前,他的画作在国内已全部售完,他就不需要去马来西亚了,也就躲过了这一劫。

这几年中,我曾多次给这位亲戚讲大法真相,劝他做了“三退”,并告诉他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马航客机失事后,这位亲戚从内心体悟到:“明真相,得福报”,此言不虚!并发愿将大法真相告诉别人,让更多人能得到福报。

迫害法轮功 派出所所长、村支书等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中共各级官员、警察等却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和利益迫害他们,然而,“善恶报应,如影随形,近在眼前,远在儿孙”,迫害好人者必定受到天理的惩罚。

秦皇岛市公安局港城大街派出所所长陈秦来遭恶报暴死

秦皇岛市公安局港城大街派出所所长陈秦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他指使其派出所中队长张宏全,带领十来个便衣,蹲坑非法抓捕秦皇岛市中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常力中,过程中,殴打酷刑折磨常力中,致使常力中多处受伤,被打的耳朵流了很长时间的脓水。而且,陈秦来经常指使人跟踪、骚扰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可谓不遗余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陈秦来在单位上班时突然发病,送到秦皇岛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多岁。

吉林省九台市庆阳村原村支书任庆国遭恶报 殃及家人

吉林省九台市庆阳村原村支书任庆国,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殃及了家人。任庆国有三个儿子,两个儿子暴死,其中,一个是突然暴病而死,一个是车祸而死。而他的大儿子因为明白大法真相,而且做了三退得福报,生活的平安幸福。

恶念毁条幅 当场遭恶报

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星台镇杜家村杜屯男村民盛名月,今年六十岁左右,二零一四年春,他发现在他家附近的树上又落了一个法轮功真相条幅,他就找一邻居帮忙,将条幅摘下,他将树上的条幅拽在手里,还没来得及破坏,当场遭了恶报,在送去医院的路上,死亡。

周边的村民们听到这一消息,都议论纷纷,也给乡亲们对法轮功的认识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