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达姆广场上的法轮功真相展示(图)

文/荷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市天气晴朗宜人,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个多元文化城市观光,本地市民也纷纷在外购物休闲。

皇宫门前的达姆广场上,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场面和摆放的大量真相图文吸引了众多的路人。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1
图1:荷兰法轮功学员在达姆广场上演示功法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2
图2-4:达姆广场上,路人阅读展板,了解法轮功真相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3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4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5
图5-6:达姆广场上,人们签名反迫害,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2014-7-13-minghui-falun-gong-holland-06

了解到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带给世界各族裔上亿民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升华,很多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听到中共过去十五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人们十分愤慨,纷纷签名反迫害,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Advertisements

系狱相隔多年的夫妻 为何说出如此相同的话?

文/诚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有一篇报道《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折磨死的!》,说的是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市宝山镇代家村二组的法轮功学员陈尚,曾与丈夫高明星,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被绑架。后来,陈尚被非法判刑十年,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零年四月,公公婆婆与去看她。陈尚透露,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她,她的眼睛差点被打瞎,五十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一天数次尿在裤子里。狱警将陈尚强行拉走时,陈尚边挣扎边回头喊:“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折磨死的!”

她的丈夫高明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劫持在盘锦监狱。他曾被狱警用手铐将四肢铐在床上两个月左右,之后双腿瘫痪。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高明星被转到沈阳第一监狱十三监区老残队。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家人接见高明星时得知,他竟一直被关在小号里迫害,牙齿几乎掉光,不能咬合,不能咀嚼食物。见面的最后,高明星交待家人一句话,和陈尚说的惊人雷同:“我要是死了,就是被他们迫害死的。”

夫妻二人在多年没有谋面的情况下,竟说出如此雷同的话,真叫人大为吃惊。这说明什么?正说明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无比残酷。他们虽处在不同的监狱,可是迫害的环境与实施的手段却是完全相似,因此才有了他们完全相同的话语。

那么,在其它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是不是也都如此的残酷?答案是肯定的。十五年来,许多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说过类似的话。我们看几个实例。

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李晓秋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福田区看守所,遭到深圳市六一零警察非人的折磨。她让人传了个纸条给在同一看守所的母亲王淑芹说:我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整死的。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桂春,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被投入内蒙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一次恶警武红霞、周国玲、罗进芳叫赵桂春到办公室,武红霞抡起浸泡在水里的鞭子,开始抽打赵桂春。这种在水里泡过的鞭子,打起人来疼痛无比,每抽打一鞭,身体都会本能的颤抖。毒打了一顿,他们看赵桂春不屈服,就开始掐赵桂春的乳房,捏住一点肉,一点儿一点儿地掐,掐得钻心地疼。还猛劲捶打赵桂春的胸部,一直折磨她到半夜。

赵桂春还遭到过野蛮的灌食,每天两次。恶警令几个犯人把赵桂春强行拖到灌食的地方,几个人把她按倒在地,掰开她的嘴,用铁勺子在口腔里乱搅,勺子把儿都被搅歪了。有时用很粗的、筷子长的钢筋,横插在上下牙齿间,两端系上绳子,再把绳子拽到脑后系紧,把钢筋固定在牙齿间。有时把插管从鼻子插进去,从嘴里拽出来,再插再往外拽,反复折磨。这样的迫害大约持续一年。

非法劳教到期了,赵桂春的姐姐去接她,恶警不放人,姐姐急得捶头顿足。赵桂春嘱咐姐姐说:“如果我不能活着出去,你们一定要为我申冤做主,是他们迫害死我的,我不会自杀。”

二零零一年七月,湖北孝感应城法轮功学员杜足英,被新集派出所警察何忠平、刘强强行“送”进孝感精神病院。七个男女围住她,一起按住她的身体,捂住鼻子,把她的头后仰,强行灌进精神药物,还要她把舌头伸出来看是否吞进去了。她就这样被强迫吃抑制中枢神经的药,上午、下午都两次。她的家人来看她,她就和他们说:“今天你们看到的我还是好好的,首先声明我不会自杀,但如果以后我出现了什么问题,医院就要负全责!”

上述三个事例分别发生在不同的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等迫害法轮功学员地方。法轮功学员对家人说的话也都非常类似。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非常普遍。

当然,还有一些来不及告诉家人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再来看两个事例:

山东省莱西市武备镇孙贾城村法轮功学员史洪杰,二零零二年秋,被莱西市政保科恶警沈涛及院上派出所绑架抄家,被铐在铁笼子上一天一夜后,劫持到莱西看守所。为逼他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时任“610”头目于瑞珍和政保科科长沈涛指使几名在押犯人,对史洪杰施以种种酷刑,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的史洪杰拉住沈涛说:你给我换个地方吧,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可是沈涛却说:“我不管!”并暗中唆使犯人继续用刑。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八日早晨,史洪杰被打死。其状惨不忍睹:全身体无完肤,脸颊含大量沙子,太阳穴紫黑,十指黑紫,两脚背布满水泡,胸部拦腰被打,有一道长长的伤痕。尸检报告上写着:史洪杰被打得脑子有淤血、打断四根肋骨、打断手指一根、脚趾一根、全身上下体无完肤。致死原因:内脏出血,肝胃极度萎缩。

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范德震,多次被绑架折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早晨七点多,范德震在绥中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不法人员下午四点多才通知家人。范德震家人要求第二天白天看尸体,恶徒们却只许晚上看,并威胁说要强制解剖,看与不看第二天都要火化,看到的只有骨灰盒。范德震的母亲害怕第二天看到的是骨灰盒,就去看遗体。回来说:范德震是被他们打死的,两只胳膊,腹部以下膝盖以上到处伤痕累累,尤其是腹部和臀部打的最重。范德震面部扭曲很明显,这显示是在被毒打折磨的剧痛中死去的……

其实,所有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是有机会将自己有可能被摧残致死的讯息传达出来,有的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无论法轮功学员是否被迫害致死,从他们说出的这雷同的话中,人们都可相见他们遭遇的迫害是何等的残忍!

钱再多也没用 一临终土豪哭天喊地撒钱(图)

4051504451
这是那天亿万土豪在大陆三甲医院检查身体时发现癌症后期,哭天喊地撒钱的情景。

有网友评论称:人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钱算什么?再多的钞票也都是纸片子。。。

没有了健康,就没有了希望!用健康去挣钱之后,再用钱却买不回健康与生命!且活且珍惜!救治于后不若摄养于先,预防胜于治疗!上工治未病,调养根本,免疫增健,提振精气神,洋溢生命力,把人拦在去医院的路上!祈愿人间长!

4051504452

来源:创业邦

央视被带走的制片人是她 名字已删(图)

4011012684
央视内部人士称,通常只有在出了问题的情况下,才会把名字从字幕上去掉

  7月12日,财新网报道称,央视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主持人芮成钢以及一名制片人于11日被检方带走,报道并未披露制片人的姓名。腾讯财经从多位接近央视财经频道的知情人处获悉,该制片人为原《环球财经连线》制片人、现《经济信息联播》制片人钱曦。

  腾讯财经在13日下午拨打钱曦的两个手机,其中一个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一个拨通后由其丈夫接听,后者称钱去开会了,未带手机出门。不过,多位不同信源对腾讯财经确认,钱的确已经被带走。

  此外,腾讯财经通过查询央视官网CNTV,发现《经济信息联播》节目的结尾字幕,在7月11日之前,均为“制片人钱曦姜英秋”,而从7月12日和7月13日连续两天,字幕变成“制片人姜英秋”。央视内部人士称,通常只有在出了问题的情况下,才会把名字从字幕上去掉。

  而钱曦的新浪微博最后更新日期是7月9日。

  知情人士告诉腾讯财经,钱曦为同样被带走的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的“心腹”,在央视财经频道内部,这是公开的秘密,钱为李勇打理各种事务。2002年,李勇从央视新闻中心调至当时的经济频道时,把钱曦从新闻中心带了过来。

4011012685
钱曦2001年进入央视,最早在新闻中心负责国际报道,调入经济频道(后财经频道)后,曾担任国际事务组制片人、《环球财经连线》制片人、《经济信息联播》制片,也是2008年《直击华尔街风暴》核心主创人员,去年开始转任《经济信息联播》制片人。

  同时,钱曦还连续多年带队赴瑞士达沃斯报道,与芮成钢同行。她与芮成钢合作十年,在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制造芮成钢》一文中,曾公开将芮成钢与CNN传奇主播拉里·金相比,称“(芮)代表整个财经频道国际化的标志。”

来源:腾讯财经

三妹:拥抱高智晟律师回家

三妹

【大纪元2014年07月14日讯】人权斗士高智晟律师终于要把这牢底坐穿了。2014年8月7日是高智晟律师刑满释放的日子,人们正在倒计时地数着日子,西方世界也在关注着这个日子——高律师出狱的日子。

高智晟律师遭受迫害已近十年。身为中国十大著名律师之一的高智晟为何遭到如此长久和惨烈的迫害?因为,他不惜身家性命地坚持维护中国人的人权和自由。

十年前的2004年底,在他得知法轮功学员遭受着非人迫害已达五年之久时,他震惊不已。正义感和良知驱使着他要为法轮功的信仰自由而呼吁,他于2004年12月写了一封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没有得到回音后,他又于2005年10月18日再发表了一封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披露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遭受当局迫害的令人发指的悲惨情况。这封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的震动。之后,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吓电话,并频繁被北京司法当局等部门找去谈话,当局指称高智晟已经越过了底线,并要求高收回他的公开信,遭到高智晟拒绝后,北京司法部门于2005年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营业。

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这封痛彻心腹的呼吁信如同前两封信一样,仍是石沉大海无回应,而高律师遭到的却是与法轮功学员同样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在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高智晟律师为人权殊死搏斗和惨遭迫害的经历。

在经受了近两年的天天二十几名警察的贴身监督和骚扰后,2006年,高智晟再写出文章《有谁战胜过人性——写在“法轮功”同胞蒙难6周年之际》,再次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而呼吁。他写到:“受到迫害和精神摧残的不仅仅是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眷,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为了推行镇压而进行的谎言欺骗中受到了无形的伤害。”

2006年8月15日中午十二点,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高艳芳家,被来自北京市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的十余名秘密警察暴力绑架,其间没有任何人出示证件、法律文书或者口头说明身份。2006年12月22日,在中共司法当局非法拘捕高智晟四个多月后,他们又非法秘密地审判了高智晟,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决高智晟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服刑期间,在2007年4月20日,高智晟发出郑重声明,揭露中共对他的非法迫害和判刑,并严正做出五点声明,他写道:“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 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2007年9月12日高智晟发出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呼吁他们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十天以后,2007年9月22日晚高智晟再度失踪,被警察带到了一个秘密地方,在那里中共警察对他进行了近两个月的的肉体和精神的酷刑摧残。这些酷刑包括:轮番暴打,四支电警棍电击全身和生殖器达数小时,牙签扎生殖器,香烟熏眼睛,强灯照射世数天不让睡觉。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着一对儿女千难万险地逃到美国,并带出高智晟的两篇雄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完稿于2007年11月28日)和《我的心声》(完稿于2009年1月1日耿和出逃前)。《我的心声》是对《黑夜》篇的补充。《黑夜》篇专披露他自身所遭受的酷刑迫害,《我的心声》专谈中国人权。

此时此刻,受到惨烈的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并没有陷于受害人自身的悲愤和酷刑的恐惧中不能释怀,而是在《我的心声》中大声为狱中的其他维权人士、政治犯疾呼;仍坚持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他在《我的心声》中对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当前中国最严重的法轮功受迫害的人权问题感到痛心,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高智晟还在《我的心声》中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和中国的环境;批评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的投机态度;他还谈及未来民主中国要实行福利制度,要赔偿受专制迫害的受害人,要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他还督促海外民主人士要把中国现在多如牛毛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尽量送递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等等,他在《我的心声》中说了许多他关心的人权话题。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高智晟律师要具备怎样的勇气和胸怀才能这样不惧酷刑为中国人的人权拚死呐喊和抗争?

雄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在海外发表后,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再次被警方从陕北老家亲人面前绑架,随之而来的又是长时间的更凶残的酷刑和更难以启齿的非人折磨。

2011年1月10日美联社披露了他在2010年4月对高智晟的采访内容。在这次由中共官方安排的采访中,高智晟没有按照官方指定的话题进行采访,而是披露了他从2009年2月4日直到2010年4月美联社这次采访这段大约十四个月的日子中,他是怎样一直被警方秘密关押和酷刑折磨的惨烈状况。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的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律师再次失去消息。

2011年底在高智晟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时,新华社于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但是,没有任何消息透露高智晟在哪个监狱服刑,家人也没有看到裁定书,更没有得到何时可以探视的通知。新华社的报导没有提及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及,在过去20个月里,因何原因高智晟一直处于被失踪的状态。直到2012年1月,高智晟大哥高智义才收到新疆沙雅监狱寄来的关于高智晟的“罪犯入监通知书”。

原来,中共当局把高智晟送到了飞鸟不及的天涯海角。由此可见,中共当局是多么害怕高智晟为自由人权而发的振聋发聩的呼声。

高智晟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人权拚死抗争,他这种勇气和胸怀昭示着什么?他昭示着“人权高于一切”的深刻意义:不同信仰、种族和文化的人们的权利皆平等。他昭示我们,法轮功百姓的人权和尊严也是中国人民的人权和尊严。他还昭示我们,人权没有国界,一个国家中这么大的信仰群体遭受到如此长久和残酷的迫害,是世界和人类的耻辱。

在一次北京家庭教会聚会时,高智晟对一位教友说:“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觉得我更应该去替被迫害者仗义执言,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正确地讲,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中国人说话!”

这种胸怀才是真正的大彻大悟大爱。高智晟是名符其实的人权斗士,更是维护世界人权的标志性人物。他遭受的非人酷刑和难以启齿的折磨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今天,让我们为了人类的博爱和公义,为了高于一切的人权理念,张开我们的双臂,拥抱我们中国人的骄傲——高智晟律师,拥抱高智晟律师回家!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2014年7月15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4/n4200031.htm

袁斌:演砸了的芮成钢

【大纪元2014年07月14日讯】芮成钢在其早年的博客中曾引用过“风光的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这句话,没想到如今一语成谶。

据财新记者7月12日下午多方核实的消息,前日下午芮成钢与央视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和一名制片人被检方带走。据央视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央视财经频道内部传闻,芮成钢的家人成立了一个公关公司,芮成钢的部分高端访谈物件,包括外国国家元首和高官,其来华行程、见哪些官员、做什么宣传,包括上多少分钟央视,都明码标价。尽管这个消息尚未被证实,但被检察院带走这事本身即足以表明,芮成钢“犯事”了,而且犯的多半是贪腐方面的事。

翻开这位央视著名主持人的人生履历,那可真叫是一路风光。生于1977年的他是1995年安徽省合肥市文科状元,毕业于中国外交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大学期间,芮成钢就曾多次接待来访各国政要并与之对话座谈。2003年起,他进入央视英语频道工作,2008年4月加盟经济频道国际组。

芮成钢是《环球财经连线》、《经济资讯联播》等多个栏目的主播,曾对包括微软总裁、意大利总理在内的数百名国际商业界、经济学术界及政界的领袖人物进行过专访。在同事眼里,“芮成钢是整个财经频道国际化的标志”。

南方人物周刊《制造芮成钢》一文曾这样描述芮成钢:“他是这个国家最富代表性的年轻精英,形象好,气质佳,自由游走在中英文之间,博客和微博上最多的就是和世界名流的交谈与合影——他从不吝于展示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密切关系。他与比尔•盖茨共进早餐,参加克林顿的私人聚会,和澳大利亚前首相陆克文的良好关系更是尽人皆知。而那些接受过他采访的VIP们对他也多有褒奖,意大利总理马利奥•蒙蒂说:‘被芮成钢这样的重量级记者专访,是一件相当愉悦的事。’耶鲁大学校长理查•莱文说:‘芮成钢是一位活力四射的新时代中国的标杆式青年。’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则说:‘我为亚洲能有他这样优秀的媒体人感到自豪和骄傲。’”2001年,芮成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明日精英”称号,次年又被评为“美中杰出青年”和“中欧杰出青年”。

不过,真正让芮成钢一举成名的倒不是上述傲人的教育背景和工作履历,而是他近年来经常在外交场合以爱国者和正能量自居,动辄代表亚洲和中国,屡屡挑战奥巴马骆家辉等美国政治家,主动为体制和主流意识形态代言,不惜否定普世价值的一系列高调言论。毫不夸张的说,芮成钢的这些言论说出了官方想说但不便说或一时没来得急说也可能是还没琢磨好怎么说的话,而且说得尖锐俏皮,颇为合乎时宜且具轰动效应。在他们眼里,这样的人才真是太难得太宝贵了。

但问题是,芮成钢真是爱国者吗?真的代表了正能量吗?如果说之前许多人对他的这种质疑仅仅只是质疑而已,那么在芮成钢被检察院带走之后,答案可以说已是不言而喻了。正如网友所言,“芮成钢是一个从来不挑政府毛病的‘爱国者’,他在公众面前一直装着正能量的形象。如今再也装不下去了!因为他公开说的全是正能量,暗地干的全是负能量!”“平日里以出卖良心,高调极端,极左面目做伪装讨好权位,不过是掩护私心蝇营苟且。”

记得去年8月,芮成钢曾在微博上损那些动辄就调侃他的人说:“很多人忙着把自己当成良心代言、正义化身、民主斗士,忘了照照自己皮袍下的‘小’。骂特权时是否渴望特权?骂空气品质时是否开着大排量SUV?骂权贵腐败时是否没耽误自己寻租获取暴利?高呼民主时是否想让其他人都闭嘴?是既得利益者因利益不够而抱怨?”如今,一不小心露出了“自己皮袍下的‘小’”,再看这条微博,芮成钢童鞋,你是不是觉得有点讽刺?

这几天,网上关于芮成钢的议论很多,这恐怕是因为他的故事在当下的“复杂中国”有相当的代表性吧。记得北大钱理群教授曾提出过一个概念:“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什么叫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按照钱理群的解释,“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在今天的中国,这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在我眼里,芮成钢便是他们中的一个典型和代表。

论智商,芮成钢比一般人显然高出一筹,甚至高出一般的知识同仁,无论是他的学历还是履历都是证明。而论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那芮成钢就不只是高出一般人一筹了,而是高出了许多!你瞧,不管是向奥巴马发难,还是给骆家辉挑刺,这些吸引人眼球的“高难度动作”岂是一般人能玩得出来的?芮成钢当然知道自己的优势和本领所在,他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玩这些“高难度动作”,并不是良知使然,而是为了以此从官方那里获得比一般人都要大得多的收益,也就是利益。事实上,他也确实获得了这样的收益,不但深得官方的赏识,体制的青睐,俨然成为中国电视的一张国际名片,还因此拥有了大把大把盲从的粉丝。“我很幸运,我很年轻的时候就被放在这样一个(向国外解释中国的)位置上,久而久之就变成我生活的一部分。”瞧,他曾经是多么的骄傲!若论危害,正如有论者所言:“芮成钢,一个在美国受高等教育的年青人,一个被美中关系委选为“美中杰出青年”的年青人。一个曾获“全球明日精英”等国际称号的年青人。按理他比谁都明白西方民主宪政的优越性,但他却成了一个拥护专政体制的伟大爱国青年。他的无耻直接误导了一大群盲从的年青人,这是他最可恨之处。相对于腐败更可恨。”

有报导说,芮成钢的父母都从事文艺工作,父亲给他买过很多世界名著的简读本,等他长大些,就开始阅读英文简读本,接着是英文原版。芮成钢在自己的书里写道,莎士比亚、培根、罗素的文章,很多他都可以大段背诵。比如,莎士比亚曾说过,世界是个大舞台,我们都是演员。他在做即兴演讲时,常常把这段名言作为装模作样若有所思的结尾。

还有报导说,高考时,芮成钢的父母曾希望他报考北京电影学院,被他一口拒绝,他是这么说的:“生活已经很虚伪了,让我再虚构故事欺骗观众?不去!”

如此看来,莎士比亚对芮成钢的影响真是不小,以至他真把世界当舞台,把自己当演员了。不过,虽然在他眼中“生活已经很虚伪了”,但他并没有像自己表白的那样,拒绝“虚构故事欺骗观众”,而是动不动就“虚构故事欺骗观众”,演得跟真的似的。当然,对于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这也是合乎逻辑的事。

只是出乎芮成钢意料之外的是,他的戏居然最后演砸了,演到检察院里去了。我有点好奇,接下来,他又会怎么演,演什么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4/n41998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