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多人伤亡(图)

312581547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事故

新唐人2014年7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熊斌采访报导)18号上午11点多,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因风大,导致工商银行的招牌掉下来,楼下走廊房檐坍塌,砸中正在避雨的人,约10多人,截至14时,已有10人被救出,官方报导一人死亡,民间传出已有3人死亡。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大门前发生坍塌事故。目击者称,当时雨势比较大,不少人在此避雨,突然一声巨响,招牌全部突然间塌了下来,估计十多人被埋,目前救出的人均有伤。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客服管小姐:〝11点多的时候,正好刮大风的时候,工商银行突出来的那个招牌掉下来,楼下走廊躲雨的地方塌下来了,楼房没有事,应该是大楼也旧了,有出现伤亡,下午休息,没有现场的例会了,我们都回家了。〞

网民 letsssssssgo发帖:我就是在这栋大楼上班的,已经三个人死亡了。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工作人员贺小姐:〝那只是外面塌了,外面的檐掉了,广告牌掉了,又没塌到里面大楼,具体伤亡情况我们还不清楚。〞

有一躲过灾难的网友庆幸:危险仅一步之遥,本来还想去对面市场找工作,结果怕淋湿一直没过去,然后对面就坍塌了。

312581548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312581549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312581550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312581551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312581552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坍塌

Advertisements

马航MH17罹难 荷兰中文网早已预知?(图)

312581546
有网友在微博上转发了〝荷兰中文网〞早在3月29日发布的一则〝死亡预告〞,这则〝预告〞警告人们要避免搭乘马航由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玻的MH17航班,甚至提示乘客要先买好保险,并留下遗嘱。(网路图片)

新唐人2014年7月18日讯】马航MH17客机17日在乌克兰东部遭亲俄叛乱分子导弹击落。有网友在微博上转发了〝荷兰中文网〞早在3月29日发布的一则帖子。这则帖子竟然是一份〝死亡预告〞,警告人们要避免搭乘马航由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玻的MH17航班,甚至提示乘客要先买好保险,并留下遗嘱。

陆媒:周滨“姨娘”贾晓霞:掌控中石油百亿生意

045929328
左1:贾晓霞

  至此,中石油各大油田远及海外的高管几乎被一扫而空。

  从去年8月中石油窝案爆发起,到现在5月中旬原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薄启亮被调查,再到近日,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宋亦武、中石油在加拿大地区的实际负责人李智明被带走调查,从大庆油田到胜利油田再到加拿大,从开采到销售,中石油的每个环节都有高管落马,以至于庞大的中石油机器,行将散架之势。

  新被带走的两个高管中,宋亦武颇受关注,因为他系原石油工业部部长宋振明之子,高官之后涉嫌贪腐,颇为吸人眼球。但在两个高管被带走的时候,曾担任中油国际加拿大公司总经理贾晓霞却下落不明。

  在五月,搜狐财经曾独家刊发消息,报道知情人透露,薄启亮违规提拔贾晓霞为中石油加拿大公司副总,级别为副局级。2013年6月15日,贾晓霞以中石油代表身份主持了第一届加中石油天然气讲座后,但就再也没有公开露面,现已离职,隐藏在加拿大。

  相比台前的宋亦武、李智明,贾晓霞或许才是中石油在加拿大业务的“话事人”。因为,她是神秘商人周滨的后姨娘,是周滨后母贾晓烨的妹妹。

   王氏之死,周家续弦贾女

  周滨之母王淑华原是其父周元根在北京石油学院时候的同学。1972年1月,在冰天雪地的东北,王淑华给周元根生下周滨,那时,周元根大学毕业后在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工作,来自江南水乡的他在东北工作第6年。此后,王淑华又给他生下了另一个儿子,取名周涵。当时的周家虽然在油田工作,还当上了小领导,但家庭条件并不好,买奶粉都困难。

  从1973年起,周元根的仕途步入“快车道”,在辽河油田迅速升迁,最终在1985年重回京城,进入石油系统权力中枢,担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在5年前,宋振明已在1980年因“渤海二号”沉船事故而被解除石油部部长职务。

  周元根其后在石油系统担任高层13年,提携了蒋洁敏等不少高管。

  但随着周元根的官越做越大,他与王淑华的关系变得颇为微妙。据《财新》特稿:当地多名乡人告诉财新记者,十多年前,曾看到王淑华在周家祖坟哭了一场,周家人请她回家吃饭,被她拒绝。后来王淑华不幸死于车祸。

  母亲死后,周滨继续追随父亲经营生意,而他的弟弟周涵却消失在公众视野里,传闻独立谋生,在周家案发后,并未见关于其涉案的报道。

  2001年,周元根迎娶了小他28岁的中央电视台女记者贾晓烨。1970年出生于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峰峪乡小王村的贾晓烨,因为出身低微故学习非常努力,成绩出类拔萃,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到中央电视台工作,曾任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记者和央视二套实习主播,后转入幕后做编辑工作。

  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曾在2000年以前长期担任央视领导职务。

  贾晓烨的妹妹贾晓霞同样成绩出色,据一位早年熟悉贾晓霞的知情者透露,贾晓霞曾就读上海复旦大学外语学院,与李东生是校友。贾晓霞研究生毕业后留校。结婚后不久,贾晓霞的前夫就抛妻弃子去美国留学。

  贾晓烨嫁入周家后,从未有石油系统工作经验的贾晓霞就调入中石油,因外语的优势被派驻海外,先后在中石油厄瓜多尔和加拿大分公司工作。公开报道显示,她曾在2003年担任中石油在厄瓜多尔的分公司CNPC Amazonas的新闻发言人,就在那一年,中石油在厄瓜多尔获得了Oriente盆地11区块(Block11)的产品分成合同。据媒体称,她还参与了委内瑞拉和苏丹中石油项目。

  贾晓烨升迁迅速,据搜狐财经的报道曾披露,时任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高管的薄启亮将贾晓霞提拔为中石油加拿大公司首席代表,可直通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薄启亮也因此平步青云。

  在李智明被带走之前,知名媒体《财新》的记者曾向中石油询问贾晓霞是否仍是中石油加拿大公司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李智明为中石油加拿大公司负责人。有中油国际内部人士指出,贾晓霞担任的这个总经理只是个虚职,仿佛是为她本人专门设立的。

   代理人

  但这个虚职并非真“虚”,她是周家在加拿大的代理人。

  中石油的海外板块中,加拿大的地位极其重要,贾晓霞手上掌握着中石油动辄几十亿美元的资产收购和合资项目。

  作为重要的原油生产国,中石油在加拿大投资颇多,也颇为蹊跷。

  据《财新》的特稿,2009年8月中石油向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公司购买麦肯河和道沃这两个油砂项目之前,其尚未进入实质的勘探开发阶段,甚至没有做探明储量的评估。阿萨巴斯卡公司披露的项目细节中,截至2009年年底,其对麦肯河和道沃项目的资本支出总额为1.44亿加元,分别打了132口和176口探井,都没有探明储量。在资产并购时,探明储量是衡量资产价值的主要依据。

  根据中石油与阿萨巴斯卡的协议,中石油分三次从阿萨巴斯卡手中购得的两个项目全部权益,总计需要支付39亿加元,折合225亿元人民币。据财新的报道,2006年才成立的阿萨巴斯卡公司没有对其油砂项目进行商业开发的资金和实际操作,其主要贡献是出面购得项目开发权,然后再倒手以数倍高价卖给中石油,并在其中帮助中石油完成当地政府的审批。与中石油签订正式协议两个月之后,阿萨巴斯卡于2010年4月在多伦多交易所迅速上市,并且获得中石油的11亿加元的贷款授信,共获得4.74亿加元的贷款。

  该项目,让很多国际能源业人士颇为不解,无法理解中石油为何做这个交易。而中石油旗下负责开发这两个项目合资公司叫道沃公司,李智明任总裁,此后该公司更名为Brion能源公司,李智明继续担任该公司总裁。工商信息显示,截至2013年7月,薄启亮、宋亦武和李智明皆为Brion能源的董事。

  阿萨巴斯卡公司2006年在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成立。卡尔加里市有极为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世界上众多的石油公司都在这里设有常驻机构,很多大的石油公司的总部就设在该市,因此卡尔加里也被称作加拿大的能源中心。

  贾晓霞常驻卡尔加里,在当地关系颇多,曾担任加拿大中国商会执行理事等职务,兼任阿尔伯塔省分会副会长,在卡加加里华人社区中是一名活跃人物,在阿尔伯塔省及卡城的社区活动中,总能看到她的身影,有时还要高调地发表讲话。当中包括2013年2月21日,中国驻卡城总领事刘永凤率参加世界妇女论坛(IWF)卡尔加里分会举办的中国过年庆祝活动时,当晚除刘永凤总发言外,贾晓霞也即兴发言,大谈中加能源合作。

  这些合作意向总价高达上百亿美元。而彼时,贾晓霞已经是中石油加拿大公司负责人之一。

   “管道”往事

  事实上,中石油多年前就觊觎阿尔伯塔省油砂项目,中石油收购麦肯河和道沃两个油砂项目的动机源于更早之前的管道项目,在那个项目中,宋亦武是负责人。

  阿萨巴斯卡其实是阿尔伯塔省一条河谷的名字,英文名字叫Athabasca。这条河谷正处阿尔伯塔省的油砂带上,油砂资源极其丰富。2005年中石油与加拿大输油管道建造商恩桥公司拟议的合资管道项目,准备修建价值40亿加元的名为“Gateway”的石油管道,设计直径30英寸,全长1160公里,将把阿尔伯塔的油砂矿出产的原油输送到加拿大的西海岸,然后经油轮运往中国,这将令亚洲首次能进口加拿大原油。管道的原油输送量预算达每天40万桶,当中一半供应予中石油,根据当时的乐观预计,这条石油管道可望在2009年投入使用。

  在双方备忘录签订之后,中石油集团旗下专门从事国际业务的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便展开了行动,具体负责这一项目的宋亦武开始频繁到加拿大协调项目进展。由于中石油不像其它美国石油公司那样在当地拥有大量石油资产,所以一直在阿尔伯塔地区寻找收购对象。

  这也埋下了后来225亿元收购麦肯河和道沃这两个油砂项目的伏笔,虽然掌握这两个项目的阿萨巴斯卡公司在2006年才刚刚成立。

  但即使是管道的项目,进展还是很不顺利。签约后的两年里,项目没有获得加拿大能源部门的批准,在管线沿途所涉及的土地征用及居民动迁方面,还存在有关原住民土地所有权的争议,还面临着“无油可输”的窘境。

  面对难以获得加拿大联邦政府和企业界的支持的局面,当时中石油一度考虑撤出这一计划。

  2007年7月12日,在卡尔加里召开的一次能源投资研讨会上,时任中石油副总裁宋亦武公开指责加拿大政府未尽力推动这项通往亚洲的新管道修建计划,并指责加拿大石油业者不愿让中国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因为其不肯把更多原油交付给这条新输油管线,使得所需市场始终无法达到经济规模。他声称“整个环境并不舒坦,我们想来,却始终未能如愿。中国希望能帮助加拿大原油打开新市场,但加拿大始终不愿开放市场让中国进入,因此我方无法合作,也不知道还能如何帮忙。”

  宋亦武的言论一出,引起当地石油界的哗然,不过,中石油随即发表官方声明,否认其将缩减对加拿大油砂资源的投资。宋亦武气势汹汹指责加拿大政府,认为中石油在加拿大油砂项目进展缓慢是加拿大政府和企业的刁难,但也有指出——造成当时中石油在该项目举步维艰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市场因素。

  加拿大中华商会会长胡商认为,导致中石油在阿尔伯塔失利的重要原因,并非来自加拿大政府,而首先是市场因素使然,其中包括商界,尤其是石油业经营者并非积极的态度。尽管中石油与恩桥在2年前的“黄金岁月”里签署了共同开发Gateway管道的谅解备忘录,但这一项目并未得到除恩桥之外其它加拿大石油企业的大力支持。无论是加拿大的原油开采公司、炼油公司还是石油运输商等,都对向亚洲出售石油兴趣索然。即使是恩桥本身,也并未专注于与中石油的合作,它宣称在近期内将“专注于加拿大东部和美国市场的需求”,以确保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

  胡商还透露,由于市场与技术因素的变化,一些原支持中石油项目的加拿大公司发现美国市场更有利可图,且为加拿大所熟悉,因而开始减少甚至有意搁置在中石油项目上的合作。“中国公司在考虑收购项目可行性时重点应放在市场因素上,而不是单纯依赖加拿大政府的支持。”

  然而,宋亦武以及驻加拿大的中石油高管们显然不这么认为,习惯于依赖政府的他们,或许认为手中没油才导致管道工程困难,于是,两年后,中石油加拿大公司大笔收购阿萨巴斯卡公司项目,试图充实油砂开采资源。

  5年后,曾在卡尔加里红极一时的贾晓霞、薄启亮、宋亦武、李智明都已经随着一场惊天的反腐风暴而落马。他们花费数百亿构筑的“石油战略”也将逐渐暴露出应有的模样。

  (综合财新、环球企业家、人民网、中国新闻网、21世纪网等报道)

来源:搜狐

林保华:习近平凭藉什么力量,让江泽民战败?

033835367

这些反贪对象,都是江泽民的爱将,因此习近平所克服的障碍,就是江泽民。据境外媒体报导,其间4月时分,江泽民出游扬州、深圳,但是国内媒体严密封锁,至于其它退休领导人的活动却有报导,显示江泽民的“失势”。习近平凭藉什么力量,让江泽民“战败”?第一点,江泽民家族绝对不是干净的家族,这些老虎挖出来以后,即使没有与江泽民有牵连,以当今中纪委的能量,还查不出江家的肮脏勾当?但是更重要的一点,应该是红二代之间取得了基本共识。那就是牺牲江泽民来成全习近平

作者: 林保华

中共的反腐,在今年过年过后,一度出现“既往不究”的风声,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与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案件的发展也似乎一度停滞。但是近来风暴再起,说明习近平克服了又一障碍,反腐向“纵深”推进。

这次新的反腐风暴,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党的方面,周永康的秘书余刚、警卫谈红以及前秘书冀文林三人,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全被移交司法机关。其中冀文林是跟随他时间最长的秘书之一,显示他们把问题交代清楚了,周永康该是什么问题也基本清楚了。这样,对周的问题就可以进行处置了。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可能把周永康案定位1949年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贪腐案件。

第二,军队方面,在徐才厚过年亮相后,四月一批将领透过媒体表态支持习近平。如今徐的老巢“东北军”大批成员被清洗,而徐的爱将、前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案子在爆出大量“证据确凿”的赃物后,也即将进入司法程序。“二炮”政委张海阳、司令魏凤和最近在媒体表态拥护习近平,监于张海阳是前军委副主席张震儿子,也就是红二代身份,又与薄熙来过从甚密,因此这个表态具有他与习近平之间关系“和解”的意义。

第三,7月份传出重大的反贪消息,是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拍档贾庆林,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拍档郭伯雄也都出事被查。虽然消息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的证实,但是无风不起浪,何况他们的贪腐早就传遍。这都是“新人”,表明习近平的反贪,即使到了1949年以来党军的最高层级周永康与徐才厚,也还没有收手,因为从排名来看,贾庆林在周永康之前,郭伯雄在徐才厚之前。这些反贪对象,都是江泽民的爱将,因此习近平所克服的障碍,就是江泽民。据境外媒体报导,其间4月时分,江泽民出游扬州、深圳,但是国内媒体严密封锁,至于其它退休领导人的活动却有报导,显示江泽民的“失势”。

习近平凭藉什么力量,让江泽民“战败”?第一点,江泽民家族绝对不是干净的家族,这些老虎挖出来以后,即使没有与江泽民有牵连,以当今中纪委的能量,还查不出江家的肮脏勾当?

但是更重要的一点,应该是红二代之间取得了基本共识。那就是牺牲江泽民来成全习近平。最近香港明报报导,前年18大召开以前的9月初到中旬,习近平“失踪”期间,是与众多太子党密会,表达他的执政想法,当然也是要取得他们的支持。

现在问题在于,江泽民不也是“红二代”吗?有报导说,习近平等“红二代”不承认他是,所以才会清算他的爱将。江泽民“红二代”之说,是在邓小平去世,他掌握大权之后才曝光的,说是他为革命牺牲的叔叔江上青是他的干爹,因此他就混进“红二代”的队伍。然而此说并非江泽民以前的档案里有的,而是出任总书记后才出现,因为死无对证,加上江泽民的爸爸在日伪汪精卫政府手下做事,所以他的“红二代”身份可疑。他的心腹、“红二代”大哥曾庆红也为他拉近与“红二代”的距离。然而因为曾庆红为其家族嚣张的贪腐行为所累,自然也很难再为江泽民说话,何况是周永康、徐才厚他们。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仅代表评论员自己的观点与论述)

轻松赶走蟑螂蚂蚁蚊子 太神奇了!(图)

033835366
蚂蚁怕酸,蚊子怕辣,蟑螂怕香。天气越来越热了,这些令人讨厌的小生命们活跃得不得了,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些不杀生又能驱赶蚂蚁、蚊子、蟑螂的妙法。看见蟑螂,不怕不怕啦~

蟑螂怕香味,香皂巧帮忙

  神出鬼没的蟑螂,最爱隐身于掌管我们民生大计的厨房里。面对“打不死的蟑螂”我的办法是–将一块浴用香皂切成数小块,置于容器内注入清水,摆放在蟑螂出没的橱柜内,不出数日,打开橱柜将令您讶异于蟑螂的无影无踪,橱柜内还多了怡人的香味。想要效果持续,仅须定期补充香皂容器内的清水。

蚂蚁怕酸味,柠檬阻断它

  家里的甜食摆没几分钟,蚂蚁大军立即来袭,让人又气又厌,以我以从事糕饼业的经验,献给各位一项无毒无污染又安全有效的妙招–整粒的新鲜柠檬,对切成两半,在看得到蚂蚁的地方及其动线,挤出柠檬汁,并拿着切半有果肉的那一面,沿途涂抹,神奇效果让您再一次验证大自然的奥妙!

蚊子怕辣味,蒜头帮大忙

  蒜头呛退然而花多蚊子也多,叮咬得我肿包累累。一天,友人送了一袋蒜头,妈妈留下够用的量,其余的分植于花坛四周,其特殊的辛辣味隐隐飘散。令人讶异的是,平日凶猛的蚊子不见了,连下雨过后会出现的超大只蚊子,也销声匿迹了!所以,驱蚊除了打扫环境、清除枯枝烂叶,试植蒜头绝对是上上之策!

不用打死蚊子的办法:

  1:把几粒维生素 C和维生素 B2泡在水里,将药水涂抹在皮肤上,会产生一种让蚊子不敢接近的气味。
  2:在室内挂上橘色的窗帘,或在灯罩上罩上橘色的玻璃纸,由于蚊子害怕橘红色的光线,能产生很好的驱蚊效果。
  3:在灯下挂一把葱,或用纱布包几根葱段,各种蚊虫都不会飞来;或在房内摆放一两盆茉莉花,米兰,玫瑰,夜来香等花卉,也可以驱除蚊虫。

鲜黄瓜驱蟑螂  当你不想与蟑螂共处时,黄瓜帮大忙:  蟑螂不喜欢黄瓜的味道,当你不想与蟑螂共处时,不妨将一两段掰断的黄瓜放在它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灭蟑螂的妙法:
1.鲜黄瓜驱蟑螂  可以把鲜黄瓜放在食品橱里,蟑螂就不敢接近食品橱.鲜黄瓜放两三天后,把它切开,使之继续散发黄瓜味,驱除蟑螂。
2.鲜桃叶驱蟑螂  将新摘下的桃叶,放于蟑螂经常出没有地方,蟑螂闻到桃叶散发的气味便避而远之。

3.洋葱驱蟑螂  如果在室内放一盘切好的洋葱,蟑螂闻其味会立即逃走,同时还可延缓室内其他食物变质。

来源:LIFE生活网

江派媒体突变调 透露“习江斗”根底

033835365

最近,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派系的高官接连落马,包括海外媒体和大陆的喉舌媒体都认为,他们的后台终极大老虎危险了。甚至有些一直挺江的海外媒体也突然转调,开始揭示江泽民与习近平之间水火不容的根底。

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后,中共喉舌《新华网》称,要揪出徐才厚背后的“总统级大老虎”,海外媒体《美国之音》也连发3篇文章分析指出,中共官媒似乎已经把反腐的矛头对准徐才厚的后台老板江泽民,并引用网民的话说,“不可姑息蛤蟆江”。

同时,据称有江泽民背景的海外中文网《明镜》发文说,《新华网》的文章是在不点名地呼吁调查江泽民。文章说,江泽民制定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鼓动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指使、主导薄熙来、周永康政变,并搞掉习近平、策动军队“逼宫”,还数度暗杀前中共党魁胡锦涛、指使周永康两度暗杀现党魁习近平,等等等等,都严重触到了习近平的底线,习近平没有理由放过江泽民。

不过,直到稍早前,《明镜》等媒体中,还经常出现“江泽民连手习近平拿下周永康”、“习近平请示江泽民”之类的内容。

对此,原大陆史学教授、时政评论家刘因全表示,一直力挺江泽民和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的香港《明报》,也在曾庆红被传抓捕后,罕见刊出曾家与习近平不和的消息。他认为,这些江派色彩的媒体突然转调,决不是偶然。

【录音】原来江派媒体会故意制造一些假象,说江泽民和习近平是一伙的,这样为他们自己撑腰打气。而现在江泽民的“军中最爱”徐才厚被抓,原来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他们等于是在自打嘴巴。他们看到江派的这些人物纷纷被抓,政法委的周永康被抓,主管军队的徐才厚又被抓,主管军队的另一个大老虎郭伯雄,他的儿子也被抓了。他们看到江泽民大势已去,江派大势已去,在这种情况下树倒猢狲散,他们为了自保,只好赶快来重新表态,杀个回马枪。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录音】一直以来,海外江派媒体的报导底线就是:保住江泽民。如今,这些江派媒体的变调,释放出了重要的信息:江泽民已经被习近平锁定为终极大老虎,并且很可能已经成为正在发生的事实。这也从一个侧面佐证了目前习近平阵营从多方面针对江泽民的采取行动的真实性。这些媒体可能因此而资金来源断裂,或是为自保留后路,可以预计,随着事态的明朗,这些媒体的转向还会加剧。江泽民被逮捕只是时间问题,这是江泽民如今最真实的处境。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宋月、何雯采访报道

石铭:中共利用洗脑班敛财罪恶惊人

3022119921
洗脑班“黑监狱”,中共内部谎称“法制教育学校、教育转化学习班”等,实质上是打着“法制教育”旗号,非法关押、强制剥夺信仰和人权、破坏法制、暴敛黑财的犯罪集团。(明慧网)

【大纪元2014年07月17日讯】最近明慧网报导了《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上、下)》令人震惊,法轮功被迫害十五年来,中共不但杀人如麻,而且抢劫无数。

据《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上、下)》初步估算,十多年来,被中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数约239万人次;中共投入洗脑班工程建设费用约23亿元;洗脑班不法人员向学员“责任单位”强收“教育费”和“陪教费”约615亿元,获得中共政府“转化奖金”约412亿元,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约173亿元,合计约1,200亿元。这个数字只是根据现有被揭露出来的大陆洗脑班情况估算出来的不完整数目。

十多年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时期,曾耗费全国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4用于迫害。

一直以来,洗脑班都是中共610、公安、国保系统牟取暴利的产业,有些洗脑班头目通过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甚至敛财数千万元。种种毫无法制人权、毫无良知底线的迫害因此纷纷出现在洗脑班,干下了永远偿还不了的罪恶。

早在1999年8月24日,新华社发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中就提出“做好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的教育转化”,“是衡量这场斗争成效的一个重要标志”。此后中央各部门积极推进落实“转化教育”工作。2001年1月16日至18日,时任司法部长张福森通过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将对法轮功学员的“教育转化”工作布置下去;200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了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党委、北京市劳教局党委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委与法轮功“斗争经验”材料,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转化”部份。洗脑班的经验得到中共肯定并全面推广。

洗脑班的敛财手段主要有“工程建设投入”、“日常运作开支”、“教育费”、“陪教费”、“转化奖金”、“敲诈勒索”等六大来源。其中,“工程建设投入”、“日常运作开支”属于政府拨款;“教育费”、“陪教费”、“转化奖励”属于洗脑班“常规”收入来源;“敲诈勒索”、“向劳教所贩卖学员”是各种洗脑班(包括“正式洗脑班”、临时洗脑班、私人洗脑班、家庭洗脑班等)的“非常规”收入来源。

如:河北省迁安洗脑班2000年12月成立后,一直都是当地“610”和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的创收基地。它们把关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用劳教、判刑等流氓手段,威胁、恐吓本人和家人,高额勒索其家人钱财,少则几千,多的几万元,而且不出任何手续,没有收据。甚至直接让法轮功学员家属将钱存到它们的个人银行卡中,人名和账号由洗脑班的人给家属提供。如果没有钱交,就送去劳教。根据当地法轮功学员对四十多名被绑架学员情况的统计,这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至少被勒索近四、五十万元之多。

甘肃省祁连山水泥集团公司法轮功学员李桃华(女),于二零一二年六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到八月三十日,李桃华被非法关押了七十多天。临走放人时,龚家湾洗脑班让家属交所谓的“教育转化费”四千五百元。兰州市七里河分局保安公司大队长龚满福以家属不交“保安费”为由,说:“不交钱,就不让出。”在逼迫下,由李桃华家人交了一万六千元的“教育转化费”和“保安费”,才于九月三日放回。

重庆市沙坪坝井口乡法轮功学员赵家玉(52岁),在2002年11月4日晚上5、6点钟,被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强行绑架至歌乐山洗脑班。赵家玉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不法人员们说:如果再不写“三书”,就要拿6、7万元现金来抵生活费及不法人员们的吃住开销;没现金,就房管证、土地证做抵押,不怕不给;如再炼,就收房子。赵家玉迫于无奈拿了6、7万元。但不法人员们又说非得写,否则,它们无法向政法委作交待,还说交了钱也得写。回到镇上后,镇上又要赵家玉写8.5万元的欠条,说是再炼,必须交钱。

明慧网资料显示,中共610、国保、洗脑班的人借关押法轮功学员之机,通过各种手段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遍布全国。另外从文献资料中整理出77个被洗脑班不法人员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的案例,结果表明,十多年来,全国各地平均每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关押38天,其家属被洗脑班敲诈勒索7,256元。按被洗脑班迫害的学员数量约是被劳教学员数量的1.5倍”进行估算,十多年来,被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次约为239万,被洗脑班不法人员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的钱财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

中共废除劳教制度之后,洗脑班等黑监狱在全国很快又死灰复燃,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诬判的数量也急剧增加。2014上半年有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法轮功学员413人被非法判刑(庭审),至少49人被迫害致死。这只能告诉我们,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丝毫没有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状况仍在继续恶化。

中共利用洗脑班暴敛黑财的罪恶告诉了我们一个严酷的事实,中共不但利用国家专政机器及医院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且在利用国家专政机器及洗脑班等黑监狱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灵魂和抢劫他们的钱财。中共就是人间的恶魔,只要它存在一天,烧杀抢掠就存在一天,它的邪恶本质就不会改变,迫害就不会停止。只有解体灭亡中共,这一切罪恶才会结束,一个拥有自由、人权与信仰的新中国才会到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7/n42021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