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治国 无为而已

作者: 胡乃文

正见网2014年07月25日

《黄帝内经》相传是黄帝所撰,以他和岐伯通过对话为名而成的“医学书籍”。《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云,黄帝出生后,就非常神灵,由于修炼,最后能白日飞升,“成而登天”。除了医学方面的深度叙述之外,对于修炼也有相当详尽的篇幅叙述,故它也可以称得上是一部“修炼书籍”。

《列子》有一卷〈黄帝〉,记载了黄帝一部份的事蹟。其中有一篇讲,关于黄帝即位之后,悟出应该怎样治国。当他治国达到最高峰之时,即“登天”离去。

黄帝即位15年,深受人民百姓爱戴。在这期间,注重个人的养生和保养;追求美音、美色、美味,却显衰老相,并没有多么的喜悦。

第二个15年期间,竭尽全力和聪明才智,尽量治理好国政,却仍是显衰老相,没有多少喜悦。

“唉,我必定是做错了,错得太深、太离谱了。我只注重保养身体,不行;就只想管好百姓生活,照顾百姓所需,还是不行。”黄帝长叹。

叹完之后。想想,就抛开所有政务、离开宫寝,连最亲的侍从也撤掉。取消了音乐,减少了膳食。从朝廷退下来,闲居于外廷。就只是纯静一己的内心,就低调了一己的身体,三个月之内不过问政事。一次,白天寝睡之时做了个梦,漫游到了“华胥国”。

这个“华胥国”,距离中国非常非常远。在弇州的西面,台州的北面。以当时的交通工具,绝不可能去得了,只能是“神游”;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那里。

这个华胥国,没有什么领导、长官、官员等管理阶层的职务,一切行事听取自然而已;华胥国的百姓似乎没有什么嗜好、欲望,一切行事听取自然而已。

感觉到华胥国的人们,没有对生死的喜恶;人们没有利益爱憎的观念;没有违背迕逆、趋向顺从的想法和概念等。

更玄的是,发觉到他们入水不怕淹,入火不怕烧。兵器砍斫或鞭打并无伤痛感,指爪搔刺不觉酸痒疼。他们竟然能脚踏实地似的在空中飞腾;竟然能像睡在床上似的凌空躺在虚处。还有,云雾遮挡不了他们的视线;雷霆扰乱不了他们的听觉;美的、恶的不致于迷惑和扰乱他们的心;山谷阻滞不了他们行走的脚步。不过,这都是“神行”,类似现代人所谓的“精神统一”而能拥有的飞行超能力,一切事物也都和常人所见所思所想不同。

黄帝的“华胥国梦”醒了,了解了华胥国的所有治理状态,自觉怡然自得。

召集了天老、力牧、太山稽,向他们说:“我闲居3个月,我静下心来,终于悟到了,自己先前的保养身体、管好百姓,方法都不正确,反而令我疲倦不堪。最后竟白昼睡着了梦到了去华胥国的情形,那实在是太理想了。”“现在我悟懂了,管理国家的最好办法是‘至道’,不是用情绪情感而能得到的。我懂了最好的办法了啊!我掌握了最好的办法了啊!但是,简单的语言却不能说得明白啊。”

又过28年,国家天下大治,治理得差不多等同华胥国那样,而黄帝却“登假”(就是成而登天)了,百姓因此哀恸号哭,历经两百多年都恸哭不绝。

黄帝悟出了治国的道理,那就是“无为”,什么事都让它自然发展。

黄帝在崆峒山上见广成子请益“治身之道”时,广成子说:“吾有‘道’……得吾道者,上则为皇;失吾道者,下则为士”。那个被称之为“道”的,用以养身可以健康长寿,用以治国能国泰民安。

那个“道”是什么呢?原来就是老子所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那个“自然”啊,那不就正是“无为”吗?

Advertisements

捷克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邪恶 华人三退(图)

文/捷克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捷克法轮功学员聚集在首都布拉格老城广场举行反迫害十五周年集会、游行及征签活动,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以及帮助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声明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共同“解体中共,结束迫害”。获得许多民众的支持,有不少明白了真相的中国人现场三退。

2014-7-24-minghui-cech-july20-01
法轮功学员集体演示功法,路人在“征集签名册”上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反对中共活摘器官。

活摘器官和酷刑演示
法轮功学员以真人演示酷刑,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不少人驻足观看。

法轮功学員向路人讲真相
法轮功学员以真人演示酷刑,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不少人驻足观看。

2014-7-24-minghui-cech-july20-04
人们在征集签名簿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反对中共活摘器官。

布拉格老城广场曾在十一至十二世纪中,是欧洲贸易非常重要的集市之一,也是决定捷克历史命运的政治事件发生地,所以吸引了各国游客前来观光。在活动中,学员们以集体炼功、展示真相展板和真人酷刑演示、播放真相录音、派发真相传单等方式向过往行人和游客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揭露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许多游人驻足观看,并了解真相,其中也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

许多来自香港和台湾的游客都表示知道法轮功。他们说,你们法轮功做的对。共产党太坏了。我们支持你们。有很多人在征集签名册上签名表示支持。

有些从大陆出来的游客,学员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们告诉学员,小时戴过红领巾早就不是了。学员告诉他们那种退是不算的,因为当初加入邪党团队组织时,发的那个是毒誓,要把命贡献给中共;对中国人讲,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心到佛知!一定要从自己内心声明退出它,才能解除那个毒誓,当大灾难来时神灵才会保护你。学员还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听了后都愉快的做了三退。学员叮嘱他们:不要再听信中共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
学员们并举办游行

法轮功学员在游行的沿途,一边派发真相資料,一边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其中有一家六口人从大陆来欧洲旅游的中国人,当学员向他们介绍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后,他们接过了真相资料,并表示回去一定上网作“三退”。

还有一个从大陆出来到欧洲旅游的小伙子,学员跟他讲真相、劝“三退”,问他是否戴过红领巾?他回答说,我还入过团呢。明白真相后,他很高兴的用个化名退出了共靑团和少先队。学员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佑你一路平安。

2014-7-24-minghui-cech-july20-09
夜色降临后,法轮功学员在布拉格老城广场举行烛光夜悼,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当晚夜色降临后,在布拉格老城广场举行烛光夜悼。蜡烛排成的“真、善、忍”三个大字很耀眼。法轮功学员手捧蜡烛宁静端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这祥和的心态和坚定的正念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能量场,吸引和感动着过往行人和游客驻足观看,也获得了他们的热情支持。

有一对华人小夫妻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烛光夜悼活动,就询问:“你们在做什么呢?”学员告诉他们说:“我们在悼念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当了解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后,他们十分同情的说:“太不可想象了,怎么这么残忍哪!”他们都现场声明了三退。

十五年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发动了对法轮功进行灭绝性的迫害,面对中共邪党长达十五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坚守“真善忍”法理,面对世上最残暴的镇压,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屈服妥协,努力实践着对真、善、忍的信仰。法轮功学员一直理性的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述真相,揭露中共谎言,广传《九评共产党》,善劝华人“三退”,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让人们远离灾难保平安。

13岁男孩:出生即被绑架 五年失去三亲人(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大陆男孩叙述的故事:他曾有一个和睦之家,爷爷李永登是高级工程师,奶奶高友兰是老师,爸爸李上荣毕业于沈阳建工学院机械系,妈妈何欣毕业于沈阳东北大学英才学院会计系。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然而在中共统治的国度里,他一出生就遭遇绑架,三位亲人先后在迫害中去世。下面是他叙述的故事。


父亲李上荣


母亲何欣


李泓翔小的时候


祖母高友兰

我叫李泓翔,今年十三岁,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生。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家中已经十八年没有小孩了,亲戚们都盼望着我的到来,给我买的衣服装满了一双人床。没想到,就在我出生前后,我的家人接二连三的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

出生前后的两次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就是在我出生的前九天,妈妈因当时沈阳地区的一次大面积挂旗被非法抓捕,警察、社区人员来家中抄家,头一晚爸妈已经搬家,无任何证据就把妈妈放了。

在我出生后的第三十六天的晚上,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持续不断的在爸妈的出租房响起,爸爸最后问谁啊,爷爷说我,爸爸就把门打开。闯进来了一屋子的警察。警察进屋后开始到处翻并问:“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全沈阳那次挂旗还有谁参与?”这时他们看到地下两箱打印好的《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大型复印机、A3激光打印机、没缝完的“法轮大法好”的旗、录音机、录像带、精装版的大法书。警察立刻给当时任沈河区的区长杨家林打电话,说抓到沈河区的头了。

警察将我和妈妈押到奶奶家,又开始非法抄家。随后奶奶被绑架,剩下我和妈妈,还有当时八十五岁的太姥。警察把妈妈叫到奶奶屋,让妈妈说出和谁有联系,妈妈不说,他们就用拳头打妈妈。警察说:“叫你不说以后天天上你家来问你。” 我因受到惊吓不断的哭闹。警察走后妈妈把我包好然后在天寒地冻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带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太姥和李泓翔

爸爸被非法判刑十年

中共对爸爸非法开庭。律师说,中共不让律师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还在开庭时说,爸爸只要说不炼了,就当庭释放,说炼就给你按最重的判。爸爸说,他不能没有良心,他当初得了脉管炎,治了三年没有好转,医生还说要截肢。爸爸这才炼了法轮功,现在都好了,所以他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后来法院给爸爸非法判刑十年。

我小的时候,一次得知监狱正在“转化”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妈妈就带我去看爸爸,但爸爸怕我们担心,什么情况都不说。一次,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后说,狱警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打伤了好多人,她丈夫的肋骨就被打断了好几根。而我爸爸一直拒绝“转化”,不接受中共所谓的劳动改造和思想改造。爸爸回来后和我们说,狱警不让他买任何东西。爸爸还说,最后这两年不让他见家人,他最怕的事情就是见到我们,如果看到我们了就说明我们妥协了。

我一岁开始流离失所

从爸爸被抓开始,我就已经开始流离失所了。爸爸、爷爷、奶奶都被抓,由于我当时小,妈妈没有被抓走,就带着我开始了流离失所。当时天寒地冻,妈妈就带着刚满月的我去了外地的亲戚家。虽然有个亲戚叔叔当时是那个城市的公安局局长,但亲戚很害怕,妈妈不想牵连别人就留了张纸条带着我离开了。

妈妈又带着我到了当时在农村养老的姥爷家。农村同修因去北京上访没有回来,她的丈夫一听妈妈来了,就带人来质问是不是妈妈让她去的。姥爷担心妈妈出事,抓起一把菜刀就要和他们拼命。他们都吓跑了,妈妈不想牵连姥爷,就又带我离开了。

妈妈带我独自租房,后来租到一个房子,一个月三十元,后面一条街上都是外地打工的人。我们租的房子的院子有两亩地那么大,但是没有院墙,房门没有栓,窗户没有划。每天妈妈都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听,她说一天不学法这一天都不知道咋过。我们还收留过别的同修,因同修的被抓捕,我们又到处跑。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不到三岁,妈妈带我去看望被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被保外就医住进了医院刚回家的奶奶,晚上沈阳南塔分局警察就将我和妈妈带走,在派出所关了一晚上,后来家人办取保候审将我和妈妈放回。

妈妈被绑架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妈妈带我去瓦房店监狱看爸爸。下了火车以后,到站前旅社登记住宿、出去吃饭,然后妈妈带着我围着瓦房店监狱走了一圈,回到旅店,一个警察问妈妈是叫何欣吗,跟我们走一趟。妈妈问,为什么跟他们走。警察说妈妈被网上通缉。随后我们被带走。我和妈妈在瓦房店站前派出所被关了一宿。第二天沈阳南塔分局来车,给瓦房店派出所悬赏金后,将我和妈妈非法带走。在车上我哭着要下车,警察吓唬我说:再叫就把你扔下去。妈妈知道警察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赶紧把我抱在怀里。到了沈阳南塔派出所后,家人把我接走。妈妈一看我走了,趁警察不注意就从二楼会议室跳下,但是由于不熟悉地形,她又被警察抓回来,关入看守所。

妈妈被抓后,我又开始在亲戚家住,爷爷奶奶被龙山教养院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双双保外就医,他们不断地住院,都拄着棍子,也照顾不了我,我就在姥爷家、姥姥家、舅爷家、舅舅家、姨奶家、叔叔家到处住,直到妈妈出狱那天,我才回到自己家。在监狱门口接妈妈时,看到妈妈清瘦苍白的面孔,妈妈在里面已经食水不进一星期了,这几天靠打点滴维持着,最后被人搀出来的,直到这时我才结束了七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爷爷奶奶被非法劳教

爷爷、奶奶、爸爸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后,爷爷、奶奶第二天早上被放回,两个月后,派出所以找爷爷奶奶开会为由将他们骗去各劳教一年。

爷爷奶奶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后,让家人办保外就医放回,在爷爷、奶奶回家后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好了的情况下,教养院要把爷爷奶奶弄回去,爷爷奶奶吓得病又犯了,住进了医院,之后自己不能行走,一人拄一棍子。

我家常年遭监控、骚扰

后来沈阳南塔派出所找到当警察的舅姥爷去抚顺的三姥爷家抓妈妈,他们还说这么大个案子主犯跑了,再抓不到妈妈就抓姥姥,算姥姥个包庇罪。姥姥义正词严的说:“我女儿没有罪,她还是个没上过班的孩子,你们用得着这么到处找她吗?法轮功是好的,我作为家长的能不看着孩子在做什么吗?法轮功迟早有平反的一天。”最后警察只好把姥姥放了。

有时候妈妈带我去学法,回来门卫要特意跑出来问我去哪了,出门的时候也要问去哪。一天晚上院门口的巡警对门外放狗的邻居说已经监视他家好长时间了,有些好心的邻居劝妈妈赶紧离开这里,说他们都不忍心看我们家再出什么事了。

每当年、节、假日共产邪党认为的敏感日期,家中必有人来骚扰,在我四岁那年,妈妈单位的客户问妈妈为什么不回家过年,还在单位住,外面停了一排车要接妈妈去过年,没办法妈妈只好带我回奶奶家过年。半夜十一点全家二十多人正高兴时,几个警察来敲门,当时是太姥开的门,太姥一看是他们来了差点坐地上,幸好被家人搀住,这时家人都出来看是咋回事,警察一看不好就问,是不是我家报的警,有什么事吗?之后就走了。警察走以后亲人都劝妈妈以后再也别回来了,他们要是眼看着妈妈被抓走这年可咋过啊。妈妈当时就哭了,这是我的家,他们却不让妈妈回来。

五年中三位挚爱亲人离世

奶奶含冤离世:妈妈被非法抓走,当时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奶奶在教养院也被验血,中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奶奶怕爸爸、妈妈被活摘器官,整日以泪洗面,家中一来人她就哭,说我爸爸妈妈被活摘了我可咋办哪?二零零六年五月,妈妈被抓不到一年,奶奶含冤离世。

太姥在悲哀中离世: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太姥被舅爷接走,等妈妈带我回去看太姥时,太姥每次顶多忍十分钟就哭开了,说这么小的孩子就离开爸爸,奶奶又去世,太可怜了。还说了一堆很伤心的话。太姥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在思念她的外孙、我的爸爸的悲哀中去世。

爸爸被迫害致死:


被迫害后的李上荣在医院

爸爸临出狱的两年,监狱让我和妈妈去当地的派出所开证明说以后不练了才让见爸爸。妈妈让他们拿文件、拿法律规定,为什么不让见,后来监狱的人一看妈妈来就吓得都跑了,要不就是把门反锁上,不让妈妈进。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盼望了十年的爸爸终于要回家了。接他的那天,沈阳万莲派出所的所长、街道社区、“六一零”共四人要把爸爸拉去洗脑班。当时爸爸的亲戚、朋友、同学去了很多人接爸爸,在他们要将爸爸带走时同修和亲人决定组成人墙在他们那辆车的必经之路将车挡住,一位阿姨说:都到期了,你们还想咋地。他们一看没有办法,就放弃了带爸爸走,但是告诉爸爸释放证不能给你,回去到派出所去取。

那时我眼前的爸爸像个爷爷,佝偻着腰,胳膊和腿细的没有肉,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他只剩三颗门牙,一说话牙都随着舌头在动。离家五十多米远的距离,他走不动,在地上蹲了三回。爸爸再不像我小时候去看他时的那样对我又搂又抱的,他沉默寡言,整天观察着爷爷、妈妈和我。妈妈问他怎么样,他总说挺好,顶多说中国像是个人间地狱。妈妈和爸爸开玩笑说中共的监狱是个魔术箱,胖的进去瘦的出来;开朗的进去寡言的出来;年轻的进去老的出来;健康的进去病的出来。

后来爸爸频繁的高烧不退,经拍片检查,医生问:“这人在哪,还活着?”妈妈指给他们在外等待的爸爸。医生说:“这人在什么地方生活,肺子都烂没了,五脏六腑都不行了,为什么现在才来看,这肺子烂的都有年头了。”妈妈说,爸爸因为信仰在监狱被迫害十年,二零零七年查出肺内有陈旧性空洞。

医生让家人做好思想准备。爸爸说他来医院是想要留一个证据,以后好告他们。不久爸爸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离世。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五年了,这场史无前例、血雨腥风的迫害,残害了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谎言欺骗。希望他们通过我的遭遇能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做三退,远离中共,为自己选择生命的平安。

辽宁崔蓉火车上被绑架 老母要人遭粗暴对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辽阳市四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崔蓉,在去通化集安市娘家的途中,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在通化火车站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通化市长流看守所。崔蓉母亲连日来找相关单位要人,遭警察戏弄,甚至被推倒在地。

崔蓉女士带着十岁的女儿七月五日从辽阳去集安,坐大连至通化的K7385次列车的途中,在车上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乘警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七月六日在通化火车站被通化铁路公安处刑警大队绑架并抢走崔蓉随身携带的物品。

崔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闻讯后,在妹妹的陪同下于七月十四日从集安来到通化铁路刑警队要人。当时刑警队的几个人(都穿着便装),一警察对老人说,你女儿犯罪了,老人说我女儿是好人,其中一个警察对老人说,就是你给女儿弄进去的。有一警察骗老人说:没有事儿,过几天就回去了。说着就把老人赶出来了。

第二天老人再去时,他们的态度就更加强硬了,并且口出不逊,把老人拒之门外,老人说你们不是“人民警察为人民”吗?一高个子警察说:“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流氓,你们××的快走。”最后三四个警察把老人连推带拽弄出来了。

七月十六日,通化铁路公安处将构陷崔蓉的黑材料报到铁路检察院批捕科。老人到铁路检察院见到了批捕科的科长王新(音)。王新一边敷衍着老人,一边声称崔蓉是犯罪了。王新同一办公室的人说,刑警队抓的就得是刑警队放。所以下午老人又到了铁路刑警队,他们仍然避而不见。

七月十八日下午,老人到铁路公安处要求见处长时,遭门卫拒绝,并口出恶语。随后门卫抢夺老人拿的写有“我要见处长,还我女儿回家”的纸牌,并且将7旬老人推倒在地。

当老人的妹妹质问他们为何弄倒老人时,却出来七八个警察(其中有几人着便装)他们异口同声咬定说:没有,是老太太自己摔倒的。老人的妹妹质问他们:老太太被推倒时你们在场吗?我在场,我看见了,我是见证人。其中一个警察说:你在场?你有录像吗?老人的妹妹气愤地说:我们两个老太太来办事还得带个录像机呀?你们太不讲理了。

当时围观的路人都愤愤不平,有一个路人把牌子给摆正后大声说:“这共产党就不是好东西,我不怕!”又重复着说一遍“这共产党就不是好东西”。

通化市铁路刑警队:汪计洲 电话:18943598966
车长:王维才
办案人:赵明、汪计洲

证明人:张叔芹、李连杰

通化市铁路检察院和法院在铁路文化宫右侧
通化市铁路检察院批捕科长:王新

“吓死了!”齐齐哈尔原公安局大楼瞬间坍塌(视/图)

看中国2014年07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7月22日下午15点03分,位于齐齐哈尔市中心地段的原齐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瞬间坍塌。官方对此回应称该楼正在拆迁,但大楼坍塌之时并没有爆破声音,也没有封锁交通,官方的解释引人质疑。

据网友日前上传的一则视频显示,视频拍摄者及朋友在开车途中,行进至齐齐哈尔市中心地段的原齐市公安局办公大楼所在路口时,大楼在突然坍塌。坍塌时,现场没有爆破的声音、没有封锁交通、没有消防洒水降尘、没有维持秩序的人员。

大楼坍塌后烟尘充满了整个街道。车上人猜测,坍塌之时没有任何爆破声音,“啥迹象都没有”,“肯定是事故”。车上人感慨“太吓人了!”该视频近两日在网络广泛传播,数万人点击,网民纷纷感慨“吓死了!”。

目前尚没有媒体对此进行详细报导。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回应称,该栋建筑正在拆迁,属于安全施工。但没有任何警戒及爆破声的突然倒塌令民众对当局的回应表示质疑。

4164026202
齐齐哈尔原公安局大楼瞬间坍塌 “吓死人了!”(视频截图)

4164026203
齐齐哈尔原公安局大楼瞬间坍塌 “吓死了!”(视频截图)

大陆航班空前禁飞 空军机密被接连抛出

24183716289
看中国2014年07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陈秋颖综合报导)7月20日起,中国东部十多个机场将连续遭遇26天的大规模航班取消或延误。消息引起各界关注,有外媒揭秘,中共军队控制中国航行空域,以从航空公司和民航当局那里榨取钱财。

华东、华中26天大面积延误

北京官方7月22日消息称,“受其他用户高频度演习活动影响”,从7月20日到8月15日,华东、华中的12个机场将有为期26天的大面积延误。受影响的机场包括上海虹桥、上海浦东、南京、杭州、合肥、济南、无锡、宁波、青岛、连云港、郑州、武汉12个机场。

陆媒《新京报》报导称,根据中共军方年度训练计划,自7月15日起连续举行10场陆军兵种部队跨区基地化实兵实弹演练。南京、沈阳、广州、北京、成都、济南6个军区的10支陆军远程火箭弹、炮兵、防空旅,将全员全装,开赴6个训练基地,进行实兵实弹演练,演练时间持续进行3个月左右。

截至21日中午,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取消航班达101次,延迟超过两小时航班达103次,虹桥机场被取消航班达98次。22日,上海两个国际机场再次有几十次航班被推迟或取消了,使得大批乘客滞留机场,也有成群的乘客匆匆赶往火车站。

华东、华中大面积禁飞的消息引发国际关注。美联社驻华记者电话询问民航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应是,上面口头传达的指示,军事演习是取消航班的原因。而至于官方所称的“其他用户”是否指的中共军方?面对外媒的询问,民航总局表示不肯透露。

外媒聚焦中共空军腐败问题

《金融时报》引述前高级中共空军军官的话说,军队牢牢控制商业航空也被当作一种“寻租”的形式。这位军官表示:“军队不需要控制所有的领空,但是他们如此牢牢地控制它,因为他们可以从航空公司和民航当局那里榨取钱财,以换取向商业飞机开放。”

经济学家郎咸平7月23日在微博上分析,“最近飞机晚点异常严重,旅客和航空公司冲突升级,其实旅客的愤怒目标完全搞错了。美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空军,只控制了20%领空。中国空军远不及美国,但是控制了80%的领空。我调研发现中国空军透过控制领空进行贪腐。举例,大面积晚点,航空公司只有哀求空军开放一点领空,空军就可以因此取得巨大腐败利益。”

官方解释另人生疑 各种猜测满天飞

早在7月14日,就有超过100架次往返北京、上海的航班大范围延误。对于这一临时变动,官方解释为:“相关空域由其他用户使用。”但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前机长袁胜表示:“这种情况以前没出现过,他空管,提前空管局就会通知过来的。‘几号几号有个演习 这段航路要改航路’,不会卖好机票都准备走了(被)影响到,以前没有过。”

突如其来的“军事演习”、“空中管制”,另网络上各种猜测纷传。网络曾有消息认为,北京到上海的航班大范围延误,是当局以军事演习为名,抓“男扮女装”的某人,以防止某人跑掉或者顽抗。也有网友说,上海发生政变了,航空被控制了。

胡锦涛的同学遗孀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强摘器官

7443923201
近日,全球7.20法轮功反迫害活动中,从大陆流亡美国纽约多年的胡锦涛清华大学同学的遗孀罗慕栾女士正式向媒体公开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戴兵/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三天五天就可以换肝,一定是预订杀人,黄洁夫罪责难逃!”胡锦涛清华大学同学的遗孀罗慕栾女士肯定地向《大纪元》说。近日,全球7.20法轮功反迫害活动中,从大陆流亡美国纽约多年的罗女士正式向媒体公开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广州中山医三院3~5天就可以换肝

法轮功学员罗慕栾女士现在居住在美国纽约,她的丈夫张孟业原是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高级讲师,是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清华大学水利系同学。罗女士夫妇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到残酷迫害,被迫流亡到泰国申请难民。之后,张孟业夫妇在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及准备到美国起诉江泽民的时候,2006年9月他在一场离奇的车祸后突然死亡,多方证据显示事件背后有中共特务在运作。

近日,在全球7.20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活动中,罗女士向《大纪元》正式公开揭露和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罗女士说,她先生张孟业的兄长张孟丹原是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孟丹亲眼目睹身患十几年肝病、已肝硬化的弟弟在修炼法轮功8个月后完全康复,他也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时至1999年7.20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见识过中共整人手段的张孟丹因害怕被整而不敢再炼。

7443923202
近日,全球7.20法轮功反迫害活动中,从大陆流亡美国居住纽约多年的胡锦涛清华大学同学遗孀罗慕栾女士正式向媒体公开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图为,罗女士夫妇在中国的生活照。(罗女士提供)
7443923203
近日,全球7.20法轮功反迫害活动中,从大陆流亡美国居住纽约多年的胡锦涛清华大学同学遗孀罗慕栾女士正式向媒体公开指证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图为,罗女士夫妇在中国的生活照。(罗女士提供)

之后,1999年7月、11月张孟业夫妇因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截回,2000年初,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到广东视察,责备广州迫害法轮功不得力,再加上张孟业是胡锦涛的同学,江泽民有意陷胡锦涛于不义,故意拿张孟业开刀,这样张孟业成了广东省第一个被抓去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我们两次都没有上访成功,一次是去北京的火车上被截住了,在广东韶关站下车。还有一次在北京信访办门口问警察为什么信访办关门了被广东国安带回广州的。就算按中共的说法,我们的上访都没有做成算不上什么,根本不会被劳教,判劳教就是江泽民的主意。”罗女士分析说。

张孟业被劳教后他的兄长张孟丹虽然不敢再炼法轮功,但是一直为营救弟弟张孟业四处奔走。张孟业在劳教所、戒毒所因为坚持信仰遭受酷刑,九死一生,获释后还被中共24小时监控。张孟丹为弟弟的遭遇担心不已而饱受惊吓。

2005年初,张孟丹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在广州中山医学院检查出患有肝癌,住进了中山医二院,后来转院到中山医三院找最好的医生来医治。

2005年7月一天,张孟丹告诉去医院探望他的张孟业,称中山医三院医生建议他做换肝手术,但当时张孟业并不赞成。

第二天,张孟丹说医生在催促他,让他赶快作决定,只要4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找到一个肝,快则3天,慢则5天,而且看在同是中山系的份上,中山医三院的院长陈规则、时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将会替他亲自做手术。对此,张孟业还是持不赞成态度。

第三天,张孟丹说,医院告诉他现在肝移植手术费要再加20万元的介绍费,称这肝是通过关系弄出来的,还说让他放心,并举例说中山大学某系的一个教授也曾做过换肝手术,现在还生活的很好。不过张孟业还是不赞成这样做。

到了第四天,医院突然来个180度的转弯,称张孟丹癌细胞已扩散,没有治疗价值,就不用做肝移植手术了。不久还让张孟丹转院至中山二医等死。

“当时,我们就觉得很奇怪,刚刚还在催他做肝移植手术,几天就突然说不行。”罗女士说,事后才明白因为他们夫妇一直被“610”的特务跟踪,因发现张孟丹、张孟业是兄弟关系,中共害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被泄露,所以就取消了手术。

张孟丹转院后,在医院的高干病房住院,两个多月后离世。

张孟丹离世前紧抓着罗女士的手忧心地说:“弟妹,你要好好照顾老张,凡事要小心,不要让他再出事了。”而且还透露说,与他同一病房的两个三四十岁的看上去身体健康的男子是来监控的特务。

张孟丹还流露出因害怕中共迫害而没有坚持修炼法轮功以至得了绝症的悔意,说“晚了、都晚了!”

“那时根本不知道有活摘器官这种罪恶!”罗女士说,2005年11月他们流亡到泰国,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曝光出来后,他们才意识到当时黄洁夫要给她先生的兄长做手术,明显是涉及活摘器官。

黄洁夫是参与活摘器官嫌疑人 肝移植从每年不到10例到2005年3000多例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罪行曝光后,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

7443923204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图为,2007年4月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集会,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罪行。(大纪元)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报告显示,时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从2005年年底开始,就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成为了中共器官移植的代言人。

黄洁夫在200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中国的肝移植状况,“……从七十年代末期的最初尝试,到八十年代的仿徨、停滞,在九十年代再度起步……”文章还讲,从1977年到1999年7月的23年间,全国共完成肝移植228例次,相当于平均每年不到10例。

2006年3月26日,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第二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上说:“目前国内有500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有3500例。”

2007年5月,黄洁夫在两篇不同刊物文章中提到2005年肝移植数量。一篇文章是最早发表于卫生部网站,黄洁夫向媒体透露:“2005年肝移植总数2500多例。”另一篇是《中华外科杂志》2007年第五期的文章引述黄洁夫所提供的数据:“我国在2005年开展临床肝移植3500例。”2005年究竟进行了多少例肝移植?连黄洁夫本人也说不清楚。

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在2012年11月23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备受国际关注的情况下,黄洁夫主动对媒体承认以往历年来提供的移植数据不准确。他说,“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器官捐献体系之前,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从黄洁夫公开数据中可以看到,不管2005年肝移植数量是2500多例还是3500例,中共无法否认的是中国的肝移植量从2000年以前年平均不到10例,暴增到了2005年的年平均3000多例(很可能更多)左右。这种现象是在国际上任何地区,任何时期,都没有发生过的。

7443923205
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提到这3例手术时披露,仅2012年他就做了500多例的肝移植手术。(合成图片)

仅2012年黄洁夫就做500多例肝移植手术

2003年9月18日上午,黄洁夫出席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的“湖南省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仪式,这天,该院移植中心共安排了7台肝肾移植手术。黄洁夫做了其中一台全肝移植手术。而接受手术的是一位53岁的男性肝癌患者,他只等待一周,就获得了全肝移植。

2012年底,黄洁夫到广州开会,利用会议间隙主刀了3例肝移植手术。一台是11月21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完成的;一台是11月22日晚10时许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完成;当时黄洁夫自称,完成这两例移植手术后,他还要在中山医院再做一例器官移植手术。从中可以看到,3例肝脏移植手术是等着黄洁夫来广州开会的间隙顺便做的,这意味着有活供体在等着这个时间被摘除器官。

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提到这3例手术时披露,仅2012年他就做了500多例的肝移植手术,而且2012年11月在广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术竟“是按照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的首例肝移植手术”。这无意中又暴露出一个惊人秘密——其他的手术用肝非自愿捐献,来源不明。

(责任编辑:刘晓真)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7/25/n42087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