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邮报》:中共长期活摘政治敌人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八月九日发表记者Larry Getlen题为“中共长期活摘政治敌人器官”的长篇文章。文章说,来自中国的器官有时候被移植到美国人的身体上。这些器官不仅来自于中共宣称的刑事犯,而且来自于良心犯,尤其是来自法轮功修炼者。更加恶劣的是,当局不等他们死亡就抢夺他们的器官。

文章说,恩维尔•土赫提(Enver Tohti)曾是新疆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一九九五年六月,他被上级要求准备一次历险──去野外做手术。

当这名医生和他的团队早上抵达他们的目的地时,他意识到他们位于“西山死刑刑场,是专门用来处决政治异议人士的地方。”

他被告知,“当你听到一声枪响,就沿着山丘开车。”他问为什么到这里来时,对方说,“你不需要知道。”

枪响之后,他开车到被告知的地方,看到“十具,或许二十具尸体躺在山脚。”警察带领他到一具尸体面前,“一个穿着海军蓝衣服的大约30岁的男人”,警察告诉土赫提这就是他将手术的人。

“我们为什么要手术?”土赫提抗议说,“算了吧,这个人已经死了。”

但是随后土赫提感受到“尸体”身上微弱的脉搏,他身体变的僵直,改口说,“不。他没有死。”

“那就手术吧。拿下他的肝脏和肾脏。马上!快!快!”

目瞪口呆的土赫提遵照命令行动,试图假装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他“充满疑问的瞟了一眼主治外科医生。‘没有麻醉。’主治医师说。‘没有生命维持措施。’”麻醉师“只是站在那里,双手交叠。”他以为这个人已经没有意识。但是他错了。

“随着土赫提的手术刀进去,这个人的胸口起伏痉挛然后蜷缩回来。”在托蒂拿下器官并缝合伤口之后,他注意到血管仍然在搏动。他确定这个人仍然活着。

国家敌人

《纽约邮报》的文章说,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导不是一件新鲜事,因为政府已经承认,死刑犯的器官被用于移植。

但是根据中国问题分析家和人权调查员伊森•葛特曼令人不安的新书《大屠杀》讲述的群体杀害、活摘器官和中国异议问题秘密解决方案,活摘器官的现实更加可怕。

来自中国的器官有时候被移植到美国人的身体上。这些器官不仅来自于中共宣称的罪犯,而且来自于良心犯,尤其是来自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从未犯下或被控死罪。

更加恶劣的是,当局不等他们死亡就抢夺他们的器官。为了增加移植成功的机率,葛特曼写道,器官常常在囚犯还活着的时候被摘取。

葛特曼估计,迄今为止,超过六万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每天这个数字都在增长。

跟中共妖魔化的方式相反,法轮功的起源惊人的简单。一位名叫李洪志的先生一九九二年在一个公寓楼的角落向任何感兴趣的人教授“非常缓慢的打坐功法”。

法轮功具有“一个倡导真善忍的强大的佛家道德体系”,这令其迅速发展并受到惊人欢迎程度,为此也被中共视为是一个威胁。尤其当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数目,这让中共决定将法轮功定性成其头号公敌。

一九九五年,中共国营媒体上开始出现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法轮功学员发现自己日益受到监控。

到一九九九年,法轮功拥有七千万学员,相当于每二十个中国人当中有一个。他们开始被抓捕。在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个大规模的和平请愿当中,中共警察引导数千名抗议者来到一个(中南海附近的)位置,使得他们看起来像是包围了中央政府驻地,因此给了当局镇压的借口。

中共官员担忧法轮功运动的潜在威力,当时的共产党总书记江泽民被看见坐在一辆豪华轿车里,绕着请愿者开了好几圈,以便亲眼观察他的敌人。

搜捕法轮功

《纽约邮报》报导说,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江泽民“作出一个内部讲话,要立即瓦解法轮功”。

三天之后,中共政府设立了“六一零办公室”,这是中共版本的“战时权力的特殊情报单位”,它唯一的职能是铲除法轮功。

接下来的七月二十日,每一个可被认出的法轮功协调人都遭到抓捕。政府宣称仅仅抓捕了一百五十人。但是从葛特曼的采访来看,仅在哈尔滨一个城市就抓捕了一万名学员。

法轮功学员面临两个选择:或者签署一份文件背弃法轮功,或受到当局的处置。那些签署了文件的人被允许回家。那些不签署的人被送进监狱。

一旦被监禁,学员们发现他们自己处在了最底层,刑事犯被允许殴打、折磨、强奸甚至杀害他们。刑事犯恐吓学员们说:“如果你不听我们说的,我们将折磨死你,并出售你的器官。”

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战开始,八十一本反法轮功书籍被出版,中共批准的宗教领袖反法轮功,甚至孩子们也被教唆憎恨法轮功,学校里的墙报也有反法轮功的标语。数千万和平的法轮功学员面对电棍酷刑和中世纪黑暗的恐怖。

截止至二零零零年中,葛特曼估计至少有一百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到二零零五年,法轮功调查员报告有三千名学员死于酷刑。葛特曼说,“实际的数字无疑会更高。”

抢劫活人

《纽约邮报》报导说,更甚于酷刑的是,还有受害人被活摘器官的事。不幸的是,这些受害人不能活着讲述他们的故事。

但是其他人在替他们说话,只为了让世界发出共同的惊呼。

二零零六年,著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发表了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这份报告在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活摘的结论上类似于葛特曼的报告,但是被西方媒体、政府和人权组织忽视。

也是那一年,《大纪元时报》发布类似的指控。

“人们指控在二零零一年,(在苏家屯一家医院),”葛特曼写道,“会计部职员注意到对食品,厕纸和特殊医院器材的需求急剧上升,但病人没有相应增加。”这代表着一千人以上的差异。

一名雇员的丈夫是一名外科医生,他报告说,有“额外的病人位于医院地下深处,那里还有一些临时搭建的手术室。”

“不管什么时候他接到电话,他将下到地下深处准备手术。病人只给予‘小量麻醉’(因为医院供应有限),然后他和几个其他医生将‘依序摘取病人的肾脏、皮肤组织,角膜和其他器官。’”

病人的尸体则被抬到焚尸炉。那里的职员们会拿走死者的手表或项链。

寻找尸体

《纽约邮报》报导说,葛特曼在书中举出许多其他第一手证人的证词,也引述一名法轮功调查员的话说,六百家中国医院卷入器官活摘。葛特曼的书清楚表明他这本书的目的是展示证据,以使法轮功团体对活摘器官的指控不容否认。

除了重提早先的一些指控,葛特曼又采访了逾五十名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多人曾经被带去体检,监狱并不真正关心法轮功学员的疾病,这种举动显然是为了确定他们器官的健康。

“但是如果我们去寻找活摘器官的证据,我们会发现,我们许多人可能曾经跟这一切非常接近,但是却没有意识到。我们一些人可能曾经跟一名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尸体共处一室,也许曾经好奇的注视着甚至欣赏着他们。你也许实际上还为此付了钱。”

位于时代广场的“人体世界”展览将处理过的尸体展出,打着“由科学家哈根斯发明的解剖学突破的塑化人体科技奇观”的广告。展出者说,这些尸体是人们捐献给科学使用的。

葛特曼称,实际上有两个这样的展览:“人体世界”由哈根斯建立,“人体展览”由“第一展览公司管理”,但是尸体由隋鸿锦教授提供。

葛特曼介绍,发明者哈根斯在一九九九年在中国开设了塑化工厂并聘请隋鸿锦作为总经理。后来,隋鸿锦秘密设立了他自己的工厂。这两人成为对手,导致隋鸿锦设立“人体展览”。在一个男子在ABC电视台20/20节目指责隋鸿锦使用中国死刑犯之后,“第一展览”在展览入口放置了一块标识,承认他们使用的尸体是“中国公安局收到的”,以及第一展览“不能独立证实尸体不是中国监狱的囚犯。”

至于哈根斯的展览,他在二零零七年关闭了中国工厂,并“眼泪汪汪地告诉20/20节目,他单方面焚毁了所有中国人标本并代之以合法捐献尸体给科学的白人。”

贩卖器官

《纽约邮报》报导说,但是葛特曼仍然怀疑,并指出,除了制造这些展出,塑化技术被用于保存医学院校使用的尸体。一个中国零售商出售一具塑化尸体的零售价为二万一千美元。

现在贩卖器官的情况怎么了呢?

葛特曼写道:“二零一四年一月,一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授权的中国器官经纪商奥马尔医疗服务公司(Omar Healthcare Service),在网上自由地打广告向西方人兜售器官移植旅游。”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