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桑那大学学生关注法轮功受迫害

文/亚历桑那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在美国亚历桑那州土桑市(Tucson)的亚历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法轮大法社团与公共卫生学院的学生社团合办了放映获奖电影《自由中国》(Free China)及座谈会。

《自由中国》是一部真实反映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迫害现状的纪录片,吸引了许多相关科系的学生、助教和研究生们前来观看。其中有一对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早早找了个好位子,好奇地想知道在大陆禁止的真相是什么。

2014-10-30-freechina-lr

看完电影后,有学生开始提问交流。其中一西人学生问现在中国大陆网络是否仍然遭到封锁?法轮功学员回答:“是的,至今大陆网络仍有封锁,但是我们已开发了很多翻墙软件,来帮助许多在共产及专制国家内的百姓能突破网路封锁,知道国内外最快、最真实的消息。”

研究生山姆看了电影后很愤慨,他说:中共竟然利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夜以继日地做廉价商品,压榨劳力,这是违反人权的。

助教强生也分享,他听过有医学院教授在课堂中,质疑大陆有很多医院公告每星期二和每星期四早上九点都有器官可供移植。疑点是那表示将有人必须刚好在移植前几个小时死亡才可以,因为人死亡后,人体器官只可以存活几个小时,器官移植必需把握这短暂的时间内完成手术。这其中必有隐藏的不法因素在。为什么在大陆看守所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被验血型及检查身体做记录,这部电影已说明了原因。

另一位亚裔学生看完影片后表示支持法轮功。她曾经在很多地方的活动中,看到有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活摘器官。今天她才真正了解法轮功是经过修炼,可以从本质上改变自己,以真善忍为原则,对身心都好的一个信仰。她请学员给了一些有关资料,要回去仔细看。

电影最后一幕,在华盛顿DC国会大厦前,法轮功学员们坚毅守夜的点点烛光,和那亲身经历迫害而流下的伤痛泪水,为了新生的下一代,诉求自由中国的明天,尤其让全场感动。与会的学生们纷纷表示他们都会带着正面能量,以更勇敢的道德勇气,为正义而发声。

张海霞夫妇被非法判刑 法官拒给家属判决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张海霞已被香坊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张海霞的丈夫文英洲被非法判刑四年。主导判刑的法官郭相喜,还拒绝给家属非法判决书。

张海霞一家居住在哈尔滨市动力区。张海霞修炼法轮功,丈夫文英洲并未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伙同军民街派出所警察闯入文英洲、张海霞夫妇家中,绑架了夫妇二人及他们二十一岁的女儿文博(后被放回)。

张海霞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医生已下病危通知书,说钾离子紊乱,情况十分危急。即使这样,八月二十日,香坊区法院仍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对张海霞夫妇进行开庭。家属为张海霞和文英洲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张海霞的律师是董前勇、王宇,文英洲的辩护律师是李敦勇。开庭时,张海霞是被人背出来的,身体很虚弱,但头脑清醒。当日庭审,因为法官袁越无理赶走两位辩护律师而被中断。

十月十日,法官郭相喜主导了对张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审。这次张海霞神情极为异常,不认识家人和律师,疑遭到药物迫害。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法官郭相喜下对张海霞夫妇非法判决。他们的女儿文博去法院要判决书,法官郭相喜态度恶劣,拒绝给,还向她索要给律师发快递的费用。

想到自己仅有六十元钱,姥姥还因父母的事住在医院,文博走出法院不禁嚎啕大哭。

以下是张海霞夫妇的女儿文博叙述当日情况: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半,我去法院要判决书,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法官郭相喜出来了,他不是接待我的,是接待别人。我对他说:“判决书不是下来了吗?我来取判决书的。”郭相喜说:“判决书不能给你,得给律师,交四十四元钱给律师邮。”我说:“怎么那么贵啊?我自己邮呗。”郭相喜说:“四十四元钱一份,三个律师是三份。不交是吧?”说完郭相喜就进了别的房间,把门关上,他把我往外推,还说:别和我说话。

我的父母双亲被非法关押,姥姥生病住院,孤苦无依的我,看到法官郭相喜的丑陋嘴脸,我再也承受不住了,痛哭不止。

十五分钟左右郭相喜出来了,我马上上前对他说:“我现在没有那些钱。我姥姥都生病住院了,我爸妈被你们抓去了,我爸妈没有罪你们还不放,你让不让我活了?”郭相喜没搭理我,与一个人进了另一个屋。

除了等待,我没有任何办法。这时见到了刑庭的主管院长许汝亮。我对许汝亮说:“郭法官不给我判决,还管我要钱?”许汝亮说:“让律师拿”。 我说:“那凭什么不给我啊?”许汝亮说:“你可以上诉。”我问道:“你们不是公正审理吗,怎么还不放人?”许汝亮毫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没有丝毫的同情心,把我推出去,关上门。

十几分钟后,郭相喜看到我还在等着,又说:“四十四元钱是二十二元钱邮过去,二十二元钱一个回执。”我问:“我没有那些钱,我就六十多元钱,我姥姥还住院,我怎么办啊?”郭相喜说:“你有困难找政府。”我反问他:“找政府,你们这不也是政府吗?”郭相喜拿了我手里的五十元钱,找给我六元。郭相喜问:“四十四元钱一份,给哪个律师邮?”我说:“给董律师吧,别的律师也邮吧,等我过几天挣钱,给你送过来。”郭相喜说:“那就先邮一个,你尽快把钱送来。”我问:“那你不给我判决书,啥结果你得告诉我吧?”郭相喜说:“你妈六年,你爸四年。”

听到这时,我感到天都塌了,万念俱灰。我哭泣着说:“我爸妈没犯法,为什么判这么多年?”郭相喜说:“你可以上诉,你妈上诉了,你爸那边不知道呢。”说完郭相喜进屋了。

我在外面坐着,肝肠寸断地失声痛哭,来法院办事的人同情地对我说:“小姑娘别哭,哭解决不了问题。”等我情绪略微平复后,离开了。

善良的人们:请伸出您的援手,不要让我失去父母,不要让我成为孤儿,不要再让相似的悲剧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中发生!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王小溪
哈尔滨市“610办公室”:成员秦玺政

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
局长孙君亭13351006767办0451-82110979宅0451-82386767
局长云献凯15945673399
国保大队:
电话0451-87664846
国保二大队队长钱露萍13796678267(办案人)
大队长王殿彬13936438610(办案人)
国保毛林昌13845156823(办案人)
国保袁兆祥13604885769
国保王建宾13624607107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刘芳
军民派出所:
所长汤宪武13704816366
副所长徐晓峰13304507933
副所长刘军15104605128
张力13115505951
王湘年0451-88750033
王淼18745726261
王志男(片警)

香坊区检察院:
侦监二科科长郭玉红、公诉人李小丹

香坊区法院:
第一次庭审法官袁越0451-87260177、书记员18646363907
第二次庭审黎明法庭法官郭相喜、陪审员詹珊珊、庭长刘鲁滨

他们葬身火海为哪般?(上)

文/云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关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于尚有良知和善念的人来说,是深信不疑的,尤其是近年来传出来的成千上万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更是佐证了这一点,让那些不信善恶必报而作恶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

恶报的形式几乎囊括了人间所有的痛苦,或车祸死、火烧死、病痛死、自杀死、被杀死、摔死、溺水死、电击死、雷击死……,或伤残、锒铛入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陷入殃及家人死亡、离婚、破财的痛苦中,或由于患绝症和无名病症陷入精神和肉体痛苦、日日在生不如死的绝望之中……五花八门的恶报形式真是令人有点眼花缭乱。

但有一点可能读者想不通的是,有些看起来相同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这个为什么遭恶报车祸死,那个为什么火烧死,这一个为什么癌症死,那一个为什么祸及家人死,另一个为什么破财,那个又为什么入狱?……

神目如电,善恶有报、分毫不差。比如,一个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一个法轮功学员,他觉得好象没啥啊,只说了一句话或打了个电话啊。他可能不知,由于他的恶意举报,那个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怎样的刑讯逼供?是否被迫害致死?可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妻子(丈夫)儿女、父母姐妹弟兄遭受了怎样的精神痛苦?他又让多少公安国保、检察院、法院、监狱有关人员对法轮功犯罪从而遭受了恶报?给别人造成什么痛苦,就一定要同样偿还,这是天理!所以眼花缭乱、五花八门的恶报方式就不足以为奇了,或许还不是最终的恶报呢。

篇幅有限,本文整理的是那些形形色色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葬身火海的十个案例,它告诉我们,如何对待法轮功,它关系到自身及家人的幸福与安全。跟随共产党迫害善良就是“玩火”,玩火者必自焚!

遭葬身火海报应的有谩骂、诋毁、诬蔑法轮功的,有做洗脑班帮凶的,有参与罚款、抢劫、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的,有暴力绑架学员到洗脑班的,有参与抓捕、绑架、监视、构陷、勒索法轮功学员的,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有举报法轮功学员领取赏金的……

他们遭葬身火海报应的结果令人震惊、惨不忍睹:或窒息而死、活活烧死,或被烧的死无全尸:烧成炭团、尸体只剩下一小堆残骸,只能用铁锹铲进棺材里、只剩一边上身和一个头,或祸及家人被烧死体无完肤……

绑架法轮功学员、诽谤法轮功做“主讲”遭恶报:遇车祸卡在车里不能动弹活活烧死

安陆市府城派出所恶警杨琴,二零零七年,在各城乡中、小学举办所谓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中,当主讲,攻击、诽谤法轮功。其丈夫甘晓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导员时,多次参与、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司机沈爱民则经常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等迫害活动。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杨琴和甘晓林及司机沈爱民,带着杨琴、甘晓林的独生子去武汉看病时,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辆大油罐车。杨琴与沈爱民卡在车里不能动弹,活活被烧死。甘晓林被烧成重伤,鼻子、耳朵都烧掉了,四肢烧了三肢,其状惨不忍睹。唯独杨琴、甘晓林五岁的病儿被甩在车外,幸免一死。

做洗脑班帮凶遭恶报:祸及家人,一家三代四口人被活活烧死

花垣县团结镇政府人员吴吉平,女,此人不分是非,充当迫害法轮功的帮凶,种下恶果。二零一零年十月,在怀化洗脑班,花垣县法轮功学员肖永康遭吴吉平等恶人暴力洗脑,被施吊铐酷刑几天几夜。当时吴吉平手拽铁丝,逼肖永康看诬蔑法轮功的洗脑光碟,肖永康不看,吴吉平破口大骂,还说:“对肖永康耍狠,耍毒。”肖永康被放下来时,双手已被生生撕脱一大块皮,血肉模糊。

吴吉平无端仇视法轮功,其恶行招来想不到的祸事:走路摔跤,下身撕破,住进了医院;又患上了妇科顽疾。二零一三年清明,吴吉平的母亲、哥嫂与侄子,在去扫墓途中,私家车闯入隧道石墙,车毁人亡,一家三代四口人被活活烧死。

参与罚款、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火灾中窒息而死,祸及女儿被火烧死,体无完肤

李亚飞,周口市太康县公安局出入境办公室科长,女,死年三十九岁,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夜约十一时,家中突然起火,李亚飞及十四岁的女儿窒息死亡。

李亚飞曾任太康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卖力迫害法轮功,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李亚飞参与罚款、判刑、劳教,由此被提升为国保大队教导员。二零零零年春,李亚飞伙同其他两名警察将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送至开封、郑州劳教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期满释放,接回后又被投入太康县看守所超期关押十三个月,当封金林接到六一零主任赵庆明的通知释放时,李从中阻拦并意在继续超期关押。

二零零八年,李亚飞被提升为太康县公安局出入境办公室科长期间,继续作恶刁难、背地举报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夜晚,家中起火,李亚飞遭恶报,窒息而死,还连累十四岁的女儿,被火烧死,体无完肤。

(待续)

双肾多发性结石自动排除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今年年过七旬,受无神论和实证科学的教育,对修炼是陌生的,对气功也是半信半疑。我因病入门,修大法的祛病神效和种种奇迹,在我身上体现,使我无病体健,恢复体能,生活充满阳光,更能使我心性提高,改变了人生观和宇宙观,知道了人生的目标是返本归真。

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人成神的天梯,明白只有放弃一切执著心,同化宇宙特性,才能符合师父要求,才能返回天国世界。

得法奇缘

我患多种疾病,特别严重的是腹胀腹痛、拉稀等,经多年中西药治疗,无效且加重,已病休了五年。一九九四年七月,体弱的我,走在公园里,看到几十个人围着一男子大声的说话:“你为什么不来了?”“我炼法轮功了。”“炼多久了?”“三个月。”“怎么变得那么好了?”

我循声望去,这个人满头白色头发,红光满面,真有童颜鹤发之容(我过去见过此人,那是又瘦又黑)。我心一震,我从来未听说过法轮功,三个月使人变化那么大,这功太厉害了。我想等他们说完话,再去了解了解。谁知一转眼,人影全无,我很懊丧。当时,我就在这公园里转圈的找,也未找到。

第二天,我又到其它公园找,也未找到,好不容易在一个偏僻的树林里找到了。几个打坐的人说,早上七点钟前都炼完功上班、上学去了,叫我晚上来。晚上,在家人陪同下,找到辅导员,说不收费。当即,他停止了炼功,单独教我动作。从此,我幸运的成为大法徒。

神奇的排石

得法后,我每天早晚到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参加集体学法,按真善忍的要求修心性,不久种种病症消失,体质增强。几个月后,有一天突然腹痛、呕吐、水食不進,我知是师父帮消业清理身体。家人见我疼痛严重,已失水,强行送我去急诊,当即入院。

经专家会诊,是双肾多发性结石引发肾及输尿管积水,因石太大,决定手术取石,说其它方案都不好。多次要我签字上手术台,而我未签,我想通过炼功排石。

住院中,输液时,我听法看书,不太痛时,炼动功。结果B超检查一周内,石已从肾底出到输尿管上段,至中段,又到了下段。我信心大增,知道炼法轮功能排石,我坚决要求出院。主任很不高兴,说肾积水危险,我说责任自负就签字出院了。

出院后,因疼痛,天天躺着。有一天早上,师父的法浮现脑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是师父点化,我马上咬牙起床,狠狠的对自己说:“疼,让你疼到够,我不怕。”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合十说:“师父我是决心修炼法轮功的,但您书上说带着有病的身体是修炼不了的,而我的结石在体内已一个月仍未排出,身体不净化,怎么能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请您帮我把结石排出来吧。”又补了一句“今天排出,最迟明天。”我“啪啪”左右自打嘴巴,我怎能命令式的定时要求师父呢,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啊,向师父认错。

我开始炼动功,因太疼,我每炼一遍后,躺下就不再做第二、第三遍,如此艰难的把四套动功炼完。开始炼静功,当打坐十多分钟时,突感尿道刀割般刺痛(原本是腰腹痛)。我知道是结石出来了。历经四十多分钟,一粒大粒、表面粗糙象桑椹子的结石掉出来了。

我当时泪流满面的向师父的法像磕了好多个响头,感恩的心难以形容。后来,我拿这颗结石给我诊治的主任看,主任惊奇的问:怎么出来的?你吃什么药,用什么方法?我说我什么药也没吃,你不是说石大吃药也排不出吗?我是炼法轮功,打坐时排出的。泌尿门诊许多病人都啧啧称奇的围着看这颗结石。炼法轮功排石使我免受大手术之苦。

师父为我碎石

这颗大的结石排出后,因划伤尿道而有血尿,排尿疼,我心中想:若师父把我的结石碎了,再排出就好了。就这一想后,一连几天,尿都是乳白色米汤样,并有很多粉笔碴样沉淀物。拿到医院化验是一种结晶。太神奇了,我想什么师父知道,并帮我碎了石排出。

师父讲过:“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气功师治病还要动手发功,而师父都不在现场,却能知道我想什么,并为我碎了石,这常人能做得了吗?不是神才做得到的吗?

放淡利益心

我家贫穷,养成节俭性格,利益之心较重。修大法不久,考验接踵而来。两次路上见到十元钱,都不要(一次交给门卫)。多次买物如鸡蛋水果粽子等多找我的钱,都当即退还。

一次,买猪肉,多找我五十元,我马上退还。起初他还不高兴,说怎么不对啦,我退他五十元后,才高兴的频频谢我。

还有一次买鱼,我备好二十多元在手中,当时与卖主说着话,拿到鱼就走了。到别处买东西,才发现手中的钱未给,马上返回交还。卖主也未发觉我未交钱,再次谢我。在场的顾客说:“现在少有这样的人啦,有人都赶快走了,哪有返还的?!”众人称赞有加。

前几年,我亲戚要帮我办公交车的老年证,说有熟人帮办。我未够办证年龄,靠熟人虚报岁数是不真,走后门是人道德下滑后的变异行为,大法弟子是要修去的,所以谢绝了办证。

最近移动电话公司来电话,说给老用户送四十八元话费,我谢绝不要。不是自己劳动所获,也是占便宜行为。我的亲戚不理解,常人也不理解。这样明明送上门的利益都不要,我要是不修大法,也会心安理得的去要了。可我是个大法修炼者,是放弃名利情的,“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故能作出放弃。

有大法作指导,我虽不富裕,但严格要求自己,早期为了洪法,买很多大法书送给亲朋、同学及有缘人;为讲真相救人,不惜花钱买礼物上门;邮寄真相信救人;资助资料资金。对于物质利益渐渐放淡了。

去怕心和面子心

从小因家庭贫穷,父亲严厉,怕打骂,形成了自卑、怕打骂的性格,故怕心重。在讲真相中,这些怕心也暴露无遗。开始不敢对陌生人、青壮年男人、警察等人讲,怕不接受,面子不好过,怕举报被抓等等诸多人心。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和明慧交流文章启悟,去掉了许多怕心。现能在菜市场 人流多的地方、商场……公车上发资料光盘、破网软件等,讲真相中遇到各种人能魔炼心性。

一次同学聚会时,面对一个当省秘书长的老同学顾虑重重,怕不接受,影响同学关系,面子下不来。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他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先问他身体状况后,我举些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進而劝三退,最后他痛快退了党。

另一个同学经过几年才退。她是中央机关的处级干部,和我关系很好。当年我炼功排石的情况,她很了解,当时她很相信法轮功,借我书看过,说“退休后,我也炼法轮功”。几年后,她回乡探视时,说我到家时,是第一个来探你的。当我一开口讲大法时,她面色涨得通红的大喊:“你不要讲法轮功,你再讲我马上走,”已站起来要走。我很惊愕!象变了个人似的很反常。我很难过,心念:你拒绝那是自取,我已尽责了。

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知道,那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她背后的共产邪灵知道将要被解体的恐惧所致,不能不救她。我常发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几年后的一天,我买好礼物上她家,谈家常时,很投机。一提到大法时,夫妇俩(其丈夫也是个中央级的高干)同时大吵,说我“不要中毒太深”等等,气氛很糟糕。这次我不放松,坚定的说:“东欧共党国家全部都解体了,苏联曾经那么强大,不是一夜之间都解体了吗?!……中共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错的,刘少奇大叛徒,邓小平走资派被打倒永不得翻案,不也都一一平反了吗?!证明中共搞的运动都是错的,不错怎么能给人平反呢,迫害法轮功也是错的,将来也得给平反!”

我话音一落,她拍着掌说:“平反我赞成,平反法轮功,我赞成,最好现在就平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我马上说:“那给你俩化这二个名字退了吧”,她们马上同意了。气氛祥和的和他们吃了饭。她还送我走很远去公车站,等我上车走后,她才回家。

我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法力,给我智慧,解体了她们背后的邪灵,解了她们的心结,让他们觉醒抹去了兽印有了美好的未来。是师父救的人呀,我只是动动嘴而已。此时的我,心是那么畅快愉悦,修大法真好!真殊胜!

三退数字背后的故事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我相信一直坚持面对面讲三退的大法弟子都深有感触,就是每一个三退数字背后都隐含着一个故事,这些故事有的简短,有的绵长,有的感人至深,有的耐人回味等等。我从二零零七年开始面对面讲三退,至今劝三退人数估计至少有三、四千人,下面讲述亲身经历的三个记忆犹新的三退数字背后的故事。

(一)一桌十人全三退

面对面讲三退的过程中,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一个人同时对几个人讲真相劝退的例子都有,但还从没有过一个人同时面对十个人成功劝退的事情。前些天,我去参加一个婚宴,刚到饭店,就有人招呼我过去,我一看,是一个已经明白真相的人,他让我过去给他那一桌人讲讲法轮功真相。

我直接坐在其中,从法轮功基本真相开始讲,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怎么强身健体,怎么祛病健身,怎么为别人着想。

接着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共产(邪)党贪污腐败……我一边讲真相,一边看了一下听真相的人的表情,我看见两位大叔一直和蔼的笑着听我讲,其他人也一直在听,最后讲三退,挨个让他们表态三退,结果这一桌十个人全部同意用代名三退。

(二)“姐,天这么黑,我送你吧”

一天晚上打出租车回家,我和一个年轻男子坐后排,我看见他左手腕上戴一串佛珠,我就问他:你信佛吗?他说:是。我说:我也信佛。我从信佛开始讲有信仰好,共产(邪)党是无神论,不叫人相信天堂地狱,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人不相信干了坏事有坏报、做了好事有好报,没有了心法的约束,所以现在人什么都敢干。

年轻人很认同我说的话,因为他比我提前约两站地下车,而我给他讲真相刚讲了一部份,还没来得及讲法轮功真相和三退。我就和他一起下车,接着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是大学毕业。他说:他发现炼法轮功的都是高学历。他很认同真相,并做了三退。

我刚要转身走,他说:姐,天这么黑,我送你吧?我说:不用,还能打着车,没事的。其实我刚失业,没有特殊情况我不打车,虽然是晚上,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而我心里装着大法,约两站地的路程就一个人独自走回去了。

(三)说钱上印字违法的人明真相三退

昨天,我乘公交车去办事,我邻座是位怕受风的阿姨,我帮她把车窗关紧,她很谢谢我。我就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阿姨打断我的话,大声说:法轮功,我想知道法轮功为什么在钱上印字,她声称这是违法的。

由于她说话声音大,这时周围的人把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我意识到这是冲我怕心来的,我想:有啥怕的,正好让旁边的人都听听真相。于是我大声的回应这位阿姨: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共产(邪)党为了挑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特意造的假,法轮功不杀生,也不允许自杀。共产(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在国际上已经曝光了,有很多有良知的大夫都站出来证实这件事。共产(邪)党贪污腐败,黄赌毒恶黑五毒俱全,这样的人能有好下场吗?认同、支持这样的人能有好下场吗?你看汶川大地震,不管你有钱没钱,有权没权,有什么用啊?人自己的善念定下自己的未来。现在全中国有1.8亿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把你入的党团队都退了吧?阿姨点头同意退出。

我接着说:法轮功在钱上印字不违法,毁损人民币才是违法,法轮功在钱上印字只是传递一种正的信息,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法轮功被剥夺说话权,那我们得让人知道真相啊,就想出这办法。那上面印的字只是说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没有让人做坏事,做什么不好的事。阿姨点头说: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