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六月中旬的一天中午门铃响了,我一开门竟是好几年没见的学生,领着两个孩子来了。

落座后,她说:“我儿子在您这上学前班,基础打的挺好,上学没用我操心,现在上六年级啦,学习一直名列前茅。这个是我侄女,上学前班时听说您不办班了,去了外地。前几天我在街上碰到您家叔叔啦,才知道您回来了。现在侄女上一年级跟不上班,考试三十~四十分,老师总找家长,为了她,她妈辞了工作(打工)专门辅导她,可能方法不当,费了好大劲,效果也不好,家里为这事愁坏了。今天来求您给她辅导补补课。”

她看我没吱声,又连说两遍:“好老师啦,我求求您,给帮帮忙吧!”我还没有表示,我老伴说话了:“人家大老远的来了,又是你的学生,这么说好听的,你还不答应?”我姑娘也说:“你都这么大岁数啦,还有人领孩子找你补课,这是对你的信任,你快答应了吧!”

要答应就得负责任,就得用时间,我怕拴住我,影响我做好三件事。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师父的法打進我脑子:“一个修炼者所遇到的一切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1]这可能是我的有缘人,想到这,我说:“行!但只辅导这一暑期。”她接着说:“七月五号就考试了,也就不到二十天的时间,请您把学过的知识给突击一下,最好能把成绩提到六十~七十分。”我说:“尽力而为吧!”最后我们确定孩子每天放学后辅导一小时,周六、日不辅导,我算了算,到期末考试时只能辅导十多天。

我给孩子补课的第一天,检查她学过的生字,有一多半不会念;写字笔划不准确;横与提不分,点与撇不分,写出的字有的上下两半,有的左右分家;教一个字五、六遍还记不住念啥;要求五分钟的口算题,她二十分钟还算不完……我没想到孩子的基础会这么差。

晚上我就想怎么才能让孩子尽早开窍呢?第二天孩子来了,我首先教她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让她自己背诵十遍。孩子很听话,按着我说的去做了。背完开始辅导功课。

这样三天后孩子跟我说:“我妈说老人念大法好行,小孩不要念。”我说:“让你念大法好是能开发你的智力,你就聪明了,学习也会好了。你还接着念吧,等你妈来时我向她讲。”孩子又背诵十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开始学习。

她妈来了,我告诉她妈:“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得福报。老人念身体健康,小孩念开发智力,走正道。我看您孩子基础太差,时间又这么紧,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啦,就在没经您允许的情况下,我自作主张用这个办法试试。”她妈说:“那就念吧!”

孩子接受能力一天比一天强了,学习入门了,也有兴趣了。认字、写字、算题快了,教过的字写的也成个啦,能看出写的是什么字啦。

期末考试成绩:语文九十五分,数学八十五分。当时老师不相信是她自己答的,又叫到办公室重答一遍。

孩子高兴的告诉我:“这回我可以升入二年级啦!原来老师让我到一年级重读。”

孩子的妈妈说:“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考的这么好,您可帮大忙了,我们再不为她升二年级担心啦,真是太谢谢您啦!”

我说:“我给她补课您也看见了,和别的老师一样。主要是孩子小、纯真,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就快。表面是我在给她补课,实际是我们师父开启了孩子的智慧,是神在暗中相助。要谢您先谢谢我们师父吧!”

孩子妈妈激动的站起来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通过孩子的变化,今天我真的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明白真相后,孩子的父母都做了三退保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Advertisements

松动的牙竟然长住了

说说在大法修炼中的几件事

文/大陆大法弟子 融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我一九九六年底开始学功(只学了动作),一九九七年夏天才得到宝书《转法轮》。但就在我学炼动作时,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

当我对着镜子学炼动作时,突然感觉胸闷气短出冷汗,但意识非常清楚(以前犯病时一出现这个症状就昏迷了),只听耳边一个声音告诉我:“别怕,这是在给你祛病。”听到这句话心里就不害怕了,觉得特别踏实,这症状几分钟就消失了,一连三天,一炼功就出现这个症状,但过后却没有平时犯病后浑身乏力的感觉,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特别轻松。

打这以后的十几年中再没有犯过心脏病,而身体的很多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如:美尼尔综合症、低血糖、低血压(五十~七十汞柱)、季节性肠炎、肩周炎、腰肌劳损、痔疮、便秘,因体质差还经常感冒,还有严重失眠(吃八片安定只能睡二个小时),真觉得生不如死,为了孩子在痛苦中挣扎。当时因为没有看到《转法轮》,只是把学的几套动作当作一般气功练练而已,不懂什么修炼不修炼的,尽管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无条件的给我净化了身体,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

一直到一九九七年夏天,我才得到宝书《转法轮》,只用了一个周末一口气就把书看完了,书上讲的,虽然当时没有想太多,只觉得就象一把钥匙,打开了禁锢我心灵的锁,明白了人活着为什么那么多苦难和不公,为什么经历几次大难而不死,得法前,在梦境中曾有一位白衣道人告诉我让我去找修炼之道,当时我百思不解,今天终于明白,冥冥之中有神在安排,我从此才真正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

骂不还口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单位领导让我把家属院的水电管起来,我当时想: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我不干。就说:“这事我管不了,没那本事,你还是找能人管吧。”不料领导拉下脸说:“这事就得你管,而且还是义务的(以前管这事的单位是出工资的)。”我回答:“那我就更不管了。”也许师父看我不悟,借领导的嘴说:“你不是炼法轮功吗?这就是修炼!”而且“修炼”两字语气特别重,这一下点醒了我,我二话没说就把这活接下来了。

现在有些人的素质很低,偷水、偷电是常事,亏得少了还好解决,亏得多了就不好解决了,谁也不愿多摊钱。没办法就一户一户查。查到一户,发现他家冲厕所的水管是常流水还不走他家水表,我善意告诉他安块水表吧,用不了多少水,这样咱们对大伙都有个交代。他非但不听,有一天借着酒劲堵着我办公室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同事们听不下去就把他拉走了。有同事过来安慰我说:“他喝多了,别跟他一般见识,别生气啊”!我笑了笑。同事说:你还笑得出来,我还以为这下还不得把你气犯病啊!我说:“我们老师在书中要求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我不生气,我只是替他难过,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气成这样,甚至连人格都不顾了,活得真累”!过后我想,如果不修大法,这后果不知啥样了呢!

化解恩怨

我和我大哥的恩怨已有四十多年了,这恩渊源于文革。文革初始,父亲被迫害致死,二哥和姐姐被下放到农村,大哥当时已参加工作,亲生母亲于一九五七年病故了,继母为了与父亲划清界限,就跟父亲离婚了;父亲去世后,继母就把我赶出了家门,那年我才十一岁啊!我只好去找大哥,满以为大哥会管我,大哥却说:我还单身,住集体宿舍,你来了住哪里?再说我跟继母说好了,让她管你的,这几个月父亲的工资还在她那里,你还是去她那儿吧。我跟大哥诉说了情况,但大哥还是说:“我没办法,你还是回去吧”。

我在路上想:我是这世上多余的人。真正感到了绝望,在回来的路上就跳河了。因经常在河边玩,知道哪儿水深,但跳下去之后我却在很浅的水面上站着。第二天早上大雾,我从河堤上往下跳,却又被一个白胡子老人救起,当时就想怎么想死也这么难呢?后来有河南、山东的两位阿姨收留了我,没几天被她们领导(我继母)知道了,说这两位阿姨划不清界限,把她俩都下放到农村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再收留我了,我便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涯。

一直到一九六八年底,爷爷托亲戚凑足了路费,把我从南方接回了老家,到一九六九年春,爷爷由于过度悲愤突然故去,奶奶也因思念独生儿子精神失常,在爷爷去世一百天后,奶奶也去了。但大哥还是没有尽大哥的责任(那时他在老家成家了),在爷爷奶奶去世的那年秋天,把我和二哥分出来自己生活,那年我十四岁,二哥十八岁。

由于我和二哥都从城市回来,不会干农活,所以我们就挣不到工分(那时是按工分分粮食的),这样一来,就更加重了我对大哥的怨恨。就是这种刻骨铭心的恩怨,在大法威力的感召下化解了。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冬天,大哥突然提出要给父亲树碑立传,他家住农村,我们在县城,平时是不相往来的,他说碑文得从父亲十七岁参加“革命”说起,我想这不等于把父亲永远钉在耻辱架上了吗!不行,得阻止他;二哥和姐姐都明白这恶党真相,也不同意;大哥一看我们都不同意竟大发雷霆,我看他在气头上,就说等你冷静了再跟你说。作为大法弟子,遇到的事绝不是偶然的,这么多年不提立碑的事,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一定是跟我修炼有关,突然“恩怨”二字出现在脑子里,哦,是师父点化,这些恩怨该了断了,该去掉这颗怨恨心了;可是越想去掉这东西,几十年前恩怨就象过电影似的一幕幕出现,想到难处还泪流满面,明知不对,发正念也排不掉,学法也静不下心,猛然间一句话打入脑中:“大法弟子是负有救度众生的责任的”。

是啊,讲真相这几年,我没告诉过大哥真相,他是不知道邪党的邪恶本质,他才这样做的,我不去救他,不把他毁了吗?还有什么比一个人失去生命更重要的吗?对,放下怨恨心救他,一定要救他。

几天后我坦然去了大哥家,两个小时的谈话,讲清了真相,化解了恩怨;临走时,大哥一直在说对不起的话,我说:“哥,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都过去了,无论我承受了多少苦难,那都是这邪党造成的,也是我自己的魔难,我不会再恨你了。”他说:“你真这样想的吗?”我说:“是《转法轮》这本书告诉我的,我如果没学大法,我会恨你一辈子的,我今天也不会跟你坐这儿说这些。”我当时就给他一本印有“藏字石”的挂历,说:“你好好看看吧,有机会你也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如果你能看懂这本书,你也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因冬天黑的比较早,五十里的路程骑车得走一个半小时,估计我到家时,大哥大嫂就打电话问我是否安全到家了,这是我们兄妹四十多年来第一句问候的话语。

奇迹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早上起床时,无意中摸到胃部下方有一块鸭蛋大小很硬的东西,一连几天老是去摸那东西,于是就产生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年轻时有一个会看面相的朋友说过,别看你心脏病这么厉害。你不是从这病上老(死),你得从胃病上老。当时他也只是随意这么一说,我没太相信,今天突然冒出这念头来,当时就觉得不对,马上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任何旧势力的安排我都不承认、也不要。

可一连几天这念头老返出来,我就用正念压,慢慢的这事就放下了,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晚上肚子疼,把我疼醒了,赶紧去了卫生间,疼得我大汗顺着脸往下淌,实在坚持不住,想喊醒丈夫,但一转念不能叫他,我是有师父管的,常人管不了的。

大约十几分钟疼痛止住了,感觉下部有东西,我用纸去擦,这一擦拽出来一条象肠子一样的东西,下面还带着一团烂肉,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帮我把那块“硬物”去掉了。当时我脸上的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松动的牙竟然长住了

我这五颗门牙(上牙两颗,下牙三颗)是年轻时生孩子突发“妊娠子痫”时医生用钳子别活动的(由于抽风,医生怕把舌头咬断,就用钳子别住),当时就掉了一颗上牙。

30多年来一直没用过这几颗牙吃东西,从去年底这几颗牙开始松动了,有一碰就掉的感觉,我想这几颗牙要掉了,那太难看了,再说也不利于证实法。

有一天路过牙科诊所就進去让医生看看,医生说:“这几颗牙要带烤瓷牙套就得八千多元钱,可你这几颗牙太松了,牙龈也萎缩了,戴牙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要不你种几颗牙吧,不过费用高点,最便宜的也得三千多块钱。”我说:“我考虑考虑吧!”出了诊所就想:我是修炼人,应该从大法的角度去考虑这事,怎么能用常人的办法呢?

有一天走在街上,脑子里一直出现“宇宙”两字,心想这个词是师父点化我什么呢?我就顺着这个词往下想:人体是一个小宇宙,人体是由分子组成的,“分子”啊,我就恍然大悟,牙也是我身体的一部份分子,也是我宇宙范围的一部份,属于我宇宙范围的东西都得按宇宙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归正,不能让他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就这样我决定不去修牙。丈夫问我怎么不修牙了?我说太贵了,得花几千块钱,还是省点吧。同时我也从法中明白了出现这种状态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赶紧从法中归正自己。

有一天,刷牙时不小心把下面三颗牙的中间这颗弄坏了(没掉下来),很疼,我马上把它扳回原位,并说:是我身体的一份子都得给我归回原位。由于很疼我没使太大劲往下摁,到晚上吃饭时,这颗牙猛然咬住了筷子,这一下就把这颗牙按到底了,只是有点疼但没出血。大约两个月后,发现上面两颗牙的两边居然长出了新的牙龈,而且一点也不松动了,下面三颗牙除中间这颗还有一点活动外,其余两颗也不松动了,也长出了新的牙龈。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们只要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什么奇迹都可能出现,而且是现代高科技医学根本做不到的!

生死关

由于这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修炼大法以前,每次磨难来时都想用一死了之来解脱,但每次都冥冥之中有神呵护,没有死成。

二零零七年四月底的一天,突然一个声音说:“快去死吧,死了就解脱了。”刚开始没在意。后来这声音就不断的出现,看到剪刀,这声音就说:“用剪刀一捅就解脱了。”看到绳子就说:“用绳子往脖子上一搭就解脱了。”无论看到什么这声音都出现,一连两天这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发正念也不好使,精神恍惚。

到五月三十日,亲戚妹妹打电话说让我去她家看门、喂狗,他全家出去旅游几天。我想正好带上书籍,跟丈夫说:我手机关机,有事你去他家找我,没事就不要打电话了(我没跟他说我当时的情况),就这样我把自己关在妹妹家,努力学法、发正念。

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谈到的师父讲的关于“善解”的法,我就一直背师父讲的这段法,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虽然我摔了跟头走了弯路,但我要爬起来,去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我还有很多众生去救度,我也绝不会跟你们走的,如果我这样走了,会给大法抹黑的,而你们也得下无生之门,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归师父管,你们这些低灵烂鬼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就这样学法、发正念整整两天,终于从这生死关闯过来了,后来想想还真有点后怕,如果不修大法,可能被那东西控制走上绝路了,现在社会上很多自杀的人不都出现过这种情况吗?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把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我无以言表,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报答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