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一个铁马300港币 视频意外揭政府买凶

a372495762
〝300蚊,搬铁马〞揭示反占中人士的身份。(香港独立媒体脸书)

新唐人2014年10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一名香港市民在旺角现场拍摄时,无意中拍到一名穿白衣服的反占中男子在电话中说:〝300蚊,搬铁马〞。

一名住在旺角的市民,10月3日下午拍摄旺角情况时,看到一名穿白衣服的男子,是反占中人士,疑似是反占中〝居民〞的通讯员。这名男子在电话中说:〝300蚊,搬铁马。〞(300元港币,搬拒马。)

视频揭示,在旺角行凶的反占中人士,他们搬拒马是有报酬的,搬一个300元港币(38.66美元)。

这一情况联系在旺角、铜锣湾警方对反占中人士的包容,似乎不难理解他们的身份。

美国境内首例埃博拉病患 赴美动机成谜

20141003-2
据美国德州达拉斯新闻网(Dallasnews)报导,出现在该州的美国境内首例埃博拉患者,曾在利比里亚与一名严重埃博拉病患有过直接接触后前往美国。他在首次就诊时隐瞒了这一点,甚至没有告知医护人员他刚刚从疫情严重的利比里亚来到美国。目前他赴美的动机成迷并受到质疑。

该病患叫邓肯(Thomas Eric Duncan),42岁,是利比里亚公民。该国总统瑟利夫(Ellen Sirleaf)周四(2日)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事实是他在知道自己已经接触到病毒还离开本国,这是不可宽恕的。”瑟利夫表示,她希望不会有人因为邓肯而感染上埃博拉。她还将谘询法律人士,等邓肯回到利比里亚后,将如何处理此事件。

据《纽约时报》报导,据邓肯的脸书网页显示,他来自于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毕业于那里的一所高中。过去一年中,他在利比里亚工作,在Safeway货运公司担任司机,这家公司是美国联邦快运公司在利比里亚的普惠制运输商。

Safeway货运提供的消息说,邓肯于9月4日突然离职,没有说明原因。

据他的经理Henry Brunson介绍,之前他的姐姐从美国来到利比里亚,他申请了一天的休假与姐姐见面。过了几周后,邓肯就突然离职了。

CNN的消息说,据邓肯的朋友介绍这是他首次前往美国。

据报导,邓肯来到美国后,从达拉斯去了德州的另一座城市圣安吉洛——他19岁的儿子在这里读大学。但他儿子说自己还是孩子时,就再没见过父亲。并且他听说父亲患上了埃博拉,他的家人不让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对此,孩子的母亲Lousie Troh拒绝置评。她对致电的记者说:“别给我打电话,去问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据医院的工作人员介绍,上周五(9月26日)邓肯首次来就医时,并没有告知医生他刚从埃博拉严重疫区利比里亚回来,医生最后让他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周日他的病情恶化后被救护车第二次送回医院。周二,他接受埃博拉病毒测试呈阳性,被确诊患上埃博拉。

目前邓肯前往美国的动机成谜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的报导说,在他来美国四天前,邓肯在利比里亚与染上埃博拉的病患有过直接接触。

这名接触邓肯的病患是一名19岁的女子,住在首都蒙罗维亚。据家人介绍,9月15日邓肯协助他们把病患送到了医院。这家人说,邓肯是他们的房客,也是朋友。

病患的父母说,女儿当时已经怀孕7个月。由于当时联系不到救护车,邓肯帮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并一道前往医院。当时邓肯单独坐在前排座椅,患者和家人坐在后排。

抵达医院后,由于医院没有就诊和住院的床位,他们不得不又把女儿带回家。回家约4小时后,女儿就死了。当时大约是9月16日清晨3点。随后,这名女子的哥哥也出现了埃博拉症状。

据收治邓肯的医院介绍,他们已经找到与邓肯有过直接和间接接触的80人,并为他们实行了隔离。这些人被要求至少在10月17日前不能离开住宅或接受访客。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23369

法轮功香港大游行 呼唤正义良知(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日】(明慧记者黄宇生综合报道)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正值香港“太阳伞学运”风起云涌,要求中共江泽民集团扶植的特首梁振英下台,香港法轮功学员当天举办“正义良知 解体中共”集会游行,引起人们的关注。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1
图1:香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中午于北角英皇道游乐场举行集会。

中午,集会在北角英皇道游乐场举行。集会上,除香港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简鸿章、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发言外,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以及民主人士林子健等也发言,称赞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的精神,坚持十五年和平反迫害。多位大陆维权民主人士:胡佳、朱欣欣、鲍彤等人则透过录音发言,表示退出中共组织是让自己得救的希望。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2
图2-5:香港法轮功学员及支持团体举行“正义良知 解体中共”反对迫害、声援退党集会及游行。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3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4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5

集会后,盛大的游行队伍在天国乐团的引领下,途经铜锣湾、湾仔和中环,前往终点中联办。

游行队伍行经铜锣湾、金钟、中环等几个学运聚集区,吸引不少市民驻足观看,有参与学运的大学生高喊“法轮大法好”,也有大陆游客表示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信仰。

和平理性反迫害

香港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简鸿章表示,近日香港数以万计的民众涌上街头,在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日,“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公民抗命,抗议中共独裁暴政的打压,要求地下党特首梁振英下台”。

他表示,特首梁振英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走狗,也是其在香港搅局的主谋,为江集团在香港延续迫害,以图逃避清算。简鸿章强调,只有彰显良知,伸张正义,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惩办元凶,才能让港人、国人与世人有美好的未来,这才是唯一的正路。

站在法轮功这边 就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表示,前一晚她特地到金钟一带亲身体会香港太阳伞学运,感受深刻。她表示,“‘你们不要相信共产党,他们讲的话全都是假的’,这句话法轮功学员讲了十五年。从人们不敢承认、不敢大声说出来,到今天人们能够喊出打倒共产党、解体共产党,事实证明了他们站在法轮功的一边,就是站在历史正确的这一边。”

朱婉琪并表示,目前已经有一亿七千多万大陆民众三退,但是在中国集中营里面仍然发生着活摘器官的罪行,她呼吁严惩元凶,迫害香港法轮功的元凶梁振英也必须下台谢罪。

法轮功和平理性讲真相 影响甚巨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7
图6: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发言。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以及民主人士林子健等在集会上发言,称赞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精神,努力不懈地讲真相,影响甚巨。

大陆维权民主人士胡佳、朱欣欣、鲍彤等则透过录音发言,表示退出中共组织是让自己得救的希望。

法轮功与正义民众同路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8
图7-11:香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举行游行,队伍途经多个闹市区,吸引不少市民驻足观看。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09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10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11

2014-10-2-minghui-falun-gong-hongkong-12

游行队伍行进间,香港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简鸿章向聚集路口的民众发言表示,对正义的市民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希望香港有更美好的未来的行动,法轮功学员表示声援与支持;大家都是走在同一条路上,反对中共打压与迫害。

他表示,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已经十五年,中共的打压与迫害遍及全国,包括香港。梁振英出动青关会和食环署侵扰真相点,对待梁振英要依法惩办。他最后感谢市民长期以来对法轮功的支持,并表明法轮功学员今后将继续支持正义市民用和平理性方式守护香港,向中共说不。他的发言赢得现场市民的掌声。

大学生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铜锣湾参与罢课及占领活动的学生,不少都表示支持法轮功。上大学二年级的李姓学生高喊:“很支持法轮功,法轮大法好。”他解释支持法轮功的原因:“鼓励别人脱离中共是好事,因为中国共产党欺压人民多年。组织鼓励脱离中共,脱离暴政的统治,我觉得很好。”

大陆游客首见游行 支持信仰自由

一位来自广东的大陆年青女孩表示,过去几次来港旅游都没有见到法轮功游行,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觉得很震撼。她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信仰的自由,“不能说以你的权力来阻止别人去信仰什么,对不对?这是自由的权利。”

一位大陆男游客也是第一次见到法轮功游行,觉得香港很自由。“第一次看到,在大陆看不到,是很惊讶,确实很惊讶,香港很自由。”他表示经常翻墙看新唐人的节目。

另一位与妻子一起来港旅游的中年游客,一直看着游行,虽然妻子一直不让他接受采访,不过他仍回头告诉记者,他支持法轮功,并且说知道事实是怎么回事。

死刑犯家属控诉中共强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日】“共产党不讲理呀,把人的内脏都掏空卖钱了,还要向家里人要高价的收尸费……”这是被强摘器官家属的诉冤。

二零零一年,在辽宁瓦房店看守所,发生一起不为众人所知的擅自摘取器官事件。这起摘取器官事件未经死者和家属同意,中共人员把死者的内脏摘空,高价出售,反而还向死者家属收取高价的收尸费。

瓦房店市某乡镇的一名男性死刑犯(考虑到其家人的安全和感受,这里就不披露其姓名了),二零零一年被执行死刑。他死前最难放下的一件心事——思念自己的小侄子,死前他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始终没舍得花,想留给自己的小侄子以表心愿。但如何能把这一百元钱转到自己的小侄子的手里呢?他用了不少脑筋。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高峰时期,那时看守所里最多关押过上百个法轮功学员。这位死刑犯与法轮功学员接触过程中,看到了法轮功学员个个真诚、善良、宽容,就像他曾经所说的:“当今世上最可信赖的人就是炼法轮功的人了。”

所以,他把自己唯一的一百元钱托付给一个只有一面之交的本地法轮功学员,求他成全自己的一点夙愿。

那位法轮功学员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始终没有忘记他临终的委托。当他被解除迫害之后,找到了死者的父亲,将死者托付给他的一百元钱交给了他父亲,再由他父亲转交给他的侄子。

毕竟相识一场,当法轮功学员提出想到他的坟上看看的时候,他父亲悲愤的泪水顿时流了下来,说:“哪有什么坟啊!家里人去看守所收尸的时候,看到儿子的尸体已经完全被掏空了,就剩下一个空壳了。就这样看守所仍然告诉说:‘要取回尸体,你们得交收尸钱!’”

“那么贵的收尸费,拿不起啊!”父亲哭着说。

一个农民家庭,哪有那么多钱啊!因钱凑不够,尸体也没有取回。死者的父亲还哭着说:“毕竟父子一场,如果有能力,我们一定会给他收尸的,可是共产党不讲理呀,把人的内脏都掏空卖钱了,还要家里人交那么贵的收尸费……”

当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因为他以前也曾经亲眼目睹过摘取死刑犯器官。

那是一九九三年,当时他在锦州一家有名的大医院住院,这家医院当时号称是东北最大的骨科医院。这种事情当时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大多数人都知道。因为当时皮肤科的好多病人都等着植皮,但医院的库存已经用光了。医生们就告诉病人们不要着急,过几天会有一个死刑犯,等他的皮肤下来,所有等待植皮的就都能够解决了。

那天医院的救护车早早的就去法场等候了,人一死马上就把尸体拉了回来。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不知为什么穿一身新的军用棉衣裤(因为当时是夏天),手反绑在后面,子弹是从后脑勺打进去的,从下颚出来的,下颚被打碎了。后来听人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要完整的脸部皮肤以及眼睛和鼻子,说是这几个部位的皮肤和器官最值钱。人抬来后,就在医院病人每天洗漱的水池中做的清洗工作,然后就抬到一个库房里(并没有在手术室)进行摘取了。那个库房的玻璃都刷了绿色的油漆,但斑斑点点有脱落的地方。当时好多胆儿大点的病人都扒在窗户上看,几个科室的主治医生都事先喝了点儿酒,应该是为了壮胆吧。那场面可真是惊心动魄、分工有序啊,皮肤科的扒皮,内科的取内脏,骨科的剔骨,动作非常迅速。当场有人小声说:“之前见过杀猪扒皮、剖腹的,相比之下,医生的手头可比杀猪的专业多了!……”

中国大陆人都知道,中共邪党对平民百姓从来不讲什么法律,现在虽然中共承认“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这一犯罪事实,但它更深的阴谋是否定和掩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更大罪恶。

雷锋的照片与“天安门自焚”的录像

文/金尧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日】小时候,我很喜欢猜谜语,有阅读能力后,爱看描写间谍生涯以及破案方面的故事书,因此当亲戚跟我说“不要相信电视上的东西,除了时间外,都是假的”时,我认为他很偏激,因为看电视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再说了,也没看出哪儿有假,为什么要不相信?政府有必要骗老百姓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三点,中央电视台抛出了污蔑法轮功的十个死亡案例时,我惊呆了。当时,我被警察堵在家里,有其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派出所。我对片警说:“全是假的,法轮功严禁杀生,更不能自杀,他们都不是法轮功学员。”片警说:“太奇怪了,你们(指法轮功学员)之间也没见面,怎么说的都一样?”我说:“以前有人跟我说中共就会造假,我还不信呢,现在看来人家说的是对的。这不,百分之百的栽赃陷害。”

二零零一年,当“天安门自焚”的镜头出现时,正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我立刻指出自焚的破绽。牢头极力诡辩,说什么天安门广场每个灯杆底下都有一个灭火器等等。由于我家就住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广场啥样,我说得一清二楚。我说:“广场不象故宫,又不是木头做的,放置灭火器,有必要吗?想喝汽油,可能吗?没等你喝呢就会被踹趴在地上。法轮功学员打横幅时,没等从袖口里拽出横幅就被踢倒了……”结果监室的人都知道了自焚是假的。走出牢笼后,我看了中共自拍的录像,全是破绽,眼睁睁地就看刘春玲是被挥舞的重物给打死的。

中国人不是傻子,怎么会被这低级的表演给骗了?大概是跟我以前一样吧,没想过中共会这么邪恶。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被恶警迫害得很厉害。警察带我去医院途中,看到有个塑像立在劳教所大门附近。我问警察:“为什么立雷锋像而不立刘胡兰的?这里关的可都是女的。”警察白愣着眼没说话。

以前,我对雷锋的深刻印象不是他的故事,而是他的照片。在同学圈里,我小时候的照片是最多的,有十多张,有的同学连一张都没有。我一直以为是父母有知识的缘故,长大后才知道,那时候很多人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钱照相啊。可是雷锋却有很多照片,所以我很羡慕他。

当中共的老底一个个的被揭穿后,雷锋这个假典型也浮出了水面。我上百度网输入“雷锋”,然后搜索一下,看到了跟“天安门自焚”一样的怪事:很多照片是补拍的,跟“自焚”一样是根据剧情需要安排的。比如,大白天打手电看书,太阳光的影子都照上了;在汽车挡泥板上拧螺丝,可是谁家的挡泥板上有螺丝?我笑曾自夸有极强洞察力的自己,却被中共骗了几十年。

雷锋的故事是假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那些还在相信中共谎言的人,都是中共手里的棋子,随时会被中共掷出。

愿你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组织,不做中共的棋子,远离中共,远离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