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阁:因果报应的“投资价值”

章阁

大纪元2014年10月11日讯】在东西方都有“因果报应”的说法,这一来自宗教文化的概念,当然不属于经济学范畴,套在“企业的社会责任”上也显得过于抽像和空浮,而且“因果报应”在商业中也似乎没有任何的“投资价值”,因为没有谁会想到要为“因果报应”投资。但是有不少的案例显示一些企业富豪却倒在了这道门槛上。

比如,中国大陆的三鹿集团,因为奶粉三聚氰胺引发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被媒体曝光后迅速破产倒闭;做虚假财务报表的大型能源企业美国的安然公司,世界电信公司,以及以欺骗手段制造食品的日本乳业公司,做假账粉饰财务数据的钟纺公司等等,这些企业几乎都是曾经风光一时,但因道德缺失引发企业倒闭。

现代社会很多人认为因果报应仅仅限于传统文化的一个古老观念。一手缔造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曾说,他深信商业中的因果报应法则,也曾明确表示指导他自身提升与企业管理的4本书是《了凡四训》、《阴骘集》、《菜根谭》和《呻吟语》。这些书籍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善书,不仅蕴涵着中国文化的深邃智慧,也兼有儒释道三家的信仰文化,体现着中华文化的尽善真美。言语平实无虚,深奥而不迷信。因为这些书籍曾在日本政界和经济界对很多人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因此深得商家政客思想家的敬重。

以传统的因果报应法则作为建造企业大厦的坐标,稻盛和夫对此有自己独到的认识。他以中国明代《菜根谭》中的一句话“行善而不见其益,犹如草拟冬瓜,自行暗长”为例,“即使行善后的回报没有马上表现出来,那也是好比草丛中的冬瓜一样,即使人眼看不见,它也依然会茁壮成长。因果报应需要时间。”他之所以敢于把因果报应法则全面用在企业管理上,是因为他深信“善有善报的因果报应法之所成立,基本粒子不停留在基本粒子状态,而是反覆与原子、分子、高分子结合,不断进化,都是这个力量促使的。”

对于商业中的因果报应,最近的一个案例就是苹果蓝宝石屏合作商GTAT提出破产保护的例子。据悉今年9月12日,海外独立敢言的网站《人民报》申请使用苹果电脑公司的手机版被拒绝,原因是该网站9月1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丑闻集锦!中共三呆婊江泽民现眼大全》的文章。苹果电脑公司审查部来函,藉口把(中国人民盼死的)江泽民称为“三呆婊”是“诽谤、攻击”,因此拒绝人民报使用苹果电脑公司的手机版。

之后世界各大媒体纷纷刊登了苹果发生的系列意外。面世的iPhone 6被用户抱怨容易出现弯曲等问题,苹果公司最新发布的iOS8操作系统又出现技术故障。苹果公司股价在纽市开盘后迅速下挫逾3%,截至收盘苹果股价下跌3.88美元或3.81%,收于每股97.87美元。在苹果等科技股暴跌的情况下,拖累纳指大跌1.94%,有“恐慌指数”之称的CBOE波动性指数(VIX)暴涨18.64%,收于15.80。

除了苹果的意外,包括苹果的供应商安华高(Avago)科技和SanDisk公司以及生物技术股如Celgene公司和Biogen公司的股价也受压不小。其中,更为离奇的是与苹果合资组建蓝宝石玻璃屏生产厂的GT Advanced Technologies(GTAT),在股票上涨了一倍多时,竟于瞬间暴跌90%以上,最终宣布破产。GTAT公司天翻地覆的变化,自然对于不信因果报应的人,会认为只是离奇的巧合。而这离奇的巧合也很有条件,自9月12日苹果审查部门以苹果公司的名义,明确宣布站在灾星江泽民一边后,GTAT便迅速走向破产。

这个案例用抽像的经济学来解释太过空洞,但用“因果报应”法则来看,一切都很顺理成章,耐人寻味。稻盛和夫在从商的40多年里,见过了许多企业的兴衰过程。他说因果报应法则很难被人看清并相信。如果用20年、30年这么长的时间跨度来看,原因和结果就非常吻合。所以“长远看诚恳地不吝惜善行的人不会永远时运不济,而懒惰、敷衍了事的人不可能荣华一世”,随着时间的推移,善因通向善果,恶因招致恶果,因果关系非常符合逻辑,企业兴衰的原因和结果可以很自如的用等号连接。

稻盛和夫也以管理企业的经验得出:包罗万象的一切成长发展并引导生物转向善的方向——这就是宇宙的意志,即宇宙中充满这样的“爱”和“慈悲”。因此,遵循这个大的意志,并能与之协调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才是最重要的。平日的善念善行顺应着宇宙的意志,因此会引导人走向成功、命运也将会变得更好,取得优异的成果也是理所当然。说到最终,人生、事业的成败,在这位日本企业家的眼里取决于“与宇宙的意志或趋势是否和谐”。这就是稻盛和夫为何坚持以“因果报应”法则进行管理企业的重要原因。

责任编辑:尚一

Advertisements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图)

北京地区系列报道之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中共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直是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其中经济上的迫害涉及的面很大很广,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除工作,被剥夺就业的权利,被没收财产、房屋,被无理罚款,被剥夺晋级权利、被停发工资,被剥夺养老金……

第一例:主管药师被剥夺生存权

吴引倡,男,年龄四十多岁,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中药专业。在北京西苑医院工作,主管药师。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到中央党校散发传单被绑架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因发、邮寄真相光盘,被顺义沙岭邮局举报被非法绑架,判刑八年。

吴引倡自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后,单位就停发了工资,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按当时每月二千元计算(最低工资数字),十五年的时间,共计三十六万元。

2014-10-10-minghui-pohai-wuyinchang
吴引倡父子

第二例:昔日新华社编辑成为五无人员

高维平,女,四十多岁,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被非法劳教二次,二零一零年非法判刑三年。

2012-4-11-cmh-pohai-beijing-gaoweiping
高维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高维平因向单位领导,信访部门以及中央有关领导写信,上访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侨办、中新社全社通报处分,扣发工资和奖金。二零零三年九月,第一次非法劳教回到单位后,单位要求高维平写保证书,高维平拒绝。因此被下放到中新社地下室的印刷车间劳动,剥夺作为国家公民的应有的一切福利权益,甚至选举权;还扣押她住房款十几万元。她只在车间干活,由中新社人事部门发放临时工资,并不断要求写保证,表态等。

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单位领导威胁高维平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还要把她弄到公安部门,高维平只得离开单位,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高伟平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被单位开除,成为五无人员。从二零零一年至今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找临时工作来维持生活。

高维平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新社人事部门多次停发、减发工资,还扣押她的住房款十几万元,最后因非法判刑被单位开除,成为五无人员。

第三例:国家公务员被辞退

王友群,男,五十岁左右,大学,原中纪委尉健行的撰稿人。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王友群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辞退。二零零一年失业一年多,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这五年在监狱被迫害,至今,经济损失约100多万元。

第四例:博士后被单位开除强行从单位住房中赶出家私堆在大街上

王永谦,物理博士后,三十多岁,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事尖端研究,是优秀的青年科学家,科研骨干。王永谦博士被多次非法关押、洗脑,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被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开除,并强行从单位住房中赶出,家具及家私被放在大街上。其妻周湘元非法判刑五年。王永谦夫妻二人均被原单位开除,不得不重新谋职。

第五例:昔日研究院的会计师今成五无人员

苑雯,女,五十多岁,中国计量研究院会计师,被非法劳教二次。

二零零一年九月,苑雯被安贞街道办事处610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劳教回来后,被中国计量研究院开除。现为五无人员。

第六例:中国传媒大学教工无原因减发工资

欧阳燕,女,六十多岁,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学院公务员。

二零零零年,因去天安门证实法,当年的年终考核被无故定为不合格,停发年终奖,人事处处长说:“没办法,上面就这样规定的。” 从此欧阳燕被降职,工资基数随之被降低,一直延续到退休,这十几年。

第七例:北京外国语学院教师在校多次被绑架并减发、停发工资

2012-10-31-minghui-beijing-huchuanlin-2
胡传林

胡传林,男,四十多岁,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硕士。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务处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胡传林四次被绑架、二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三月,胡传林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回校后,被学校边缘化到后勤处工作。因为胡传林多次被中共迫害,他的所在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年终考核,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年份定的是不合格处理,这种不合格是跟经济利益直接挂钩的。胡传林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三月),学校没发一分钱工资,违反了国家相关规定。

在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期间,在胡传林的妻子被非法劳教时,胡传林也被非法的所谓“取保候审”对待,之后无罪解除。可是在这两年多期间,单位只发给基本生活费,当时的单位人事处说是根据学校的相关规定发放的,可是政策明明规定的是当“取保候审”无罪解除的时候,扣发的工资和岗位津贴要补发,但当时的人事主管领导却始终推诿不予补发。

胡传林的数次被绑架都是在单位发生的。多年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人事处、保卫处等有关部门,一直遵照上级命令,实施“转化”胡传林的计划,并部署监控、“转化”胡传林,最后一步就是若胡传林拒绝“转化”就将他劫持到洗脑班、开除工职。

第八例:中国传媒大学教师无原因减发工资

黄玲,女,四十多岁,工科硕士,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中国传媒大学理学院任教师,是胡传林的妻子。非法劳教二次。中国传媒大学保卫处多次参与绑架管理学院教师黄玲。

胡传林、黄玲夫妇被迫害期间遭受直接经济损失约五十万元。

第九例:原国保公务员成为五无人员

马红军,男,四十多岁,大学,原在北京市国保工作。被非法劳教二次。

马红军,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工作单位北京市国保开除,从此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靠打工维持生活。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

第十例: 工程师被非法劳教后竟被开除工职强制将人事关系转入街道

程宇欣,男, 六十四岁,大学,华北电力设计院工程师。被非法劳教一次。在二零零二劳教期间被单位非法开除工职。后来家属给单位送了相关文件,申诉说明因劳教开除工职是不符合规定的。首先劳教本身就是非法的,又被开除工职,既违法又违规。华北电力设计院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公然做出了这样的无理处理决定。程宇欣非法劳教回来后,拒绝在决定书上签字。但是,单位还是坚持这样的处理,华北电力设计院最后将程宇欣的人事关系强行转送街道。

第十一例:昔日工程师只因拒绝去洗脑班被开除

袁世杰,男,原北京电视机厂,工程师。被非法劳教二次。因拒绝去洗脑班被开除。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出来后,自己找工作维持生活。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没有了生活来源。

第十二例:清华大学讲师只能去私企打工

2014-10-10-minghui-pohai-chutong
褚彤

褚彤,女,清华大学毕业,原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讲师。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间,非法判刑二次,被迫害时间总计约:十二年零六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上天安门城楼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以“非法示威罪”判刑一年零六个月,假释出狱后因在明慧网上揭露邪恶,遭“通缉”报复,二零零二年再次和丈夫虞超一起被绑架,同时警察抄走了她们家所有的现金二万八千多元,二零零四年被再次判重刑十一年。

二零一二年回家后,清华不但没有给她解决工作问题,人事关系在褚彤第一次被迫害时就被强送到街道,由教师降为工人待遇。褚彤后来只能在私企打工,不得不自己交纳三险费用。

第十三例: 国企员工被胁迫辞职离奇死亡

2013-9-3-minghui-pohai-death-beijing-tianshichen
田世臣

田世臣,男,二十多岁,北京福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员工。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田世臣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在中国城对朋友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中共驻尼日利亚大使馆监视调查。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田世臣从国外回京,从机场被劫持到福田公司副书记孟凡义办公室谈话四小时,被胁迫辞职并要求二十四小时内离开北京,田世臣回家后十六天突然死亡。他是运动员身体非常强壮,从不用去医院打针吃药。他回家后十六天早上突然离世,火化后发现骨头红色,特别是上半身比下半身骨头要红的多,一个健康的人的骨头怎么能发红呢?有经验的人说只有中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第十四例:昔日中央电视台体育部工作现在一卖场当搬运工

李关花,女,五十多岁,北京邮电学院毕业,原中央电视台体育部工作。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李关花在二零零八年出监后,已被中央电视台开除,失去一切生活来源,成为五无人员,后来在北京的一大卖场当搬运工,维持生活。

第十五例:因拒绝去洗脑班竟被开除公职

苑霜,女,五十三岁,原北京红都集团职工,被非法劳教二次。

二零零零年因拒绝去洗脑班,被单位开除公职,失去工作,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的来源。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出来后生活无着落。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三年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

苑霜在二零一三年被迫办理了不正常退休,没有任何医保等。每月只给一千三百元钱。如果按正常退休规定,苑霜有三十年工龄,退休医保等费用就不应该是这个数字了。而苑霜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年间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如果按每月一千元的工资计算,合计约为:十几万元。

第十六例:因劳教被开除工职

朱志亮,男,四十多岁,大学,在航天企业工作。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朱志亮被非法劳教后,因此被单位开除,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

第十七例:本份人被开除并遭抢劫性抄家

张青山,男,五十多岁,原是北京市暖瓶厂工人。非法劳教二次,非法判刑一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北京市暖瓶厂开除工职。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早晨,张青山在街上讲真相时被当地“六一零”勾结派出所绑架。以查户口的名义欺骗了张青山的妻子,闯进了他们家,非法抄家,非法从张青山的家里抢劫走了大量的私人财物。

第十八例:青年才俊工作前程屡遭迫害

2006-12-19-caodong
曹东

曹东,男,四十多岁,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旅游公司职员。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二次。

曹东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毕业后任职北京一家旅游公司。他能力强,淡泊名利,善待同事,深得公司信任。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善良、有为、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持续遭受邪党的迫害。曹东于二零零五年回北京家中,为谋生,曹东在北京与朋友合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经营理想。后北京国安二处以他接受采访为由,再次将他绑架,搜查车厂,并对车厂人员进行监视,终使车厂关闭,导致他负债累累。

第十九例:高级技工被开除

贾彦茹,女,五十多岁,原北京钢铁设计院高级技工。非法判刑二次,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一年,贾彦茹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北京钢铁设计院无理开除。

第二十例:国家公务员被除名

吴岚岚,女,四十岁左右,毕业于南京大学。原在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工作。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一次。二零零二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除名。

第二十一例:儿子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被偷走了

2014-10-10-minghui-pohai-zhangfang
张芳

张芳,女,五十多岁,初中。二零零四年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绑架七次,七次被非法抄家。

在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早六点多钟,丈夫刚上班。过了约十分钟,就被太阳宫派出所及610人员劫回,把张芳和丈夫一同绑架,并强行抢走了她们家的钥匙。610的人说:“多配几把钥匙,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就这样朝阳区太阳宫派出所及610的人员,在没有任何家人及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将她们放在家里的,给大儿子上大学的生活费,给二儿子准备考大学的钱,当时放在床铺被子下面的一万元,被偷走了一半,五千元。张芳的丈夫是个老实人,什么也没敢说,张芳却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芳遭到多次非法抢劫式抄家,丢失人民币五千元。

第二十二例:私企老板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

王双利,男,六十多岁,原来自己经营一家企业,被非法判刑一次。王双利的妻子熊善富,五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一次。

王双利、熊善富,他们夫妻俩共同经营服装企业。二零零一年,因拒绝去洗脑班,从此流离失所,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二零零五年夫妻双双被同时绑架,分别非法判刑五年。

第二十三例: 原国保公务员成为五无人员

原军,男,四十多岁,原在北京市国保工作。被非法劳教二次。

原军,二零零零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工作单位北京市国保强迫辞职。当初单位说:辞职后给三万至五万元的补偿费。辞职后,单位又说:“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补偿费不能给你”。从此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靠打工维持生活。

第二十四例:因拒绝去洗脑班被停发工资

2014-10-10-minghui-pohai-chenjunjie
陈军杰

陈军杰,女,五十七岁,北京铝制品厂职工。二零零四年非法判刑三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

陈军杰,二零零一年因拒绝去洗脑班被单位停发工资七年,约合人民币十万元左右。于二零零七年才允许办理退休手续。其丈夫因受牵连,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因劳教被可口可乐公司开除工职,从此后没有了任何收入,靠打工维持生活,自己缴纳各种保险。

第二十五例: 法院法官就这样失去了公务员身份

王崇明,男,四十多岁,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原密云县法院法官。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邪党迫害后,王崇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密云县法院负责人非法要求王崇明在法轮功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王崇明毅然选择了法轮功。从此,他便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二零零八年遭非法劳教回家后,为了谋生与妻子共同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

美国会人权报告:中共仍在大规模 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发布二零一三年度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报告强调中国目前的人权在过去一年不仅没有改善,甚至在相关领域后退。报告指出,中共当局在二零一三年继续大规模和系统地迫害法轮功,酷刑和虐待普遍且严重,法轮功学员可能被强摘器官。

报告说,二零一三年中共加强了对维权人士、人权律师、中外记者、互联网和宗教机构的限制。报告点名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和平追求宗教信仰的被关押、拘留和监禁的中国公民”,包括一九九九年参加“四·二五”和平上访、被判十六年监禁的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法轮功学员王治文。

中共二零一三年继续大规模系统的迫害法轮功

报告说,在过去一年中,中共当局继续大规模的、系统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一些案例显示,中共暴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和修炼。报告说,中共推出一项为期三年(二零一三至二零一五年)的“决定性运动”,旨在减少法轮功活动和“转化”法轮功学员。这项新的运动在各级政府开展,中共设定了具体的“转化”名额。

“战斗”、“攻击”、“抵制”等词语出现在政府网站中,显示(迫害)运动的侵略性质以及中共继续重点对法轮功的迫害。

酷刑普遍 法轮功学员可能被强摘器官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表示,酷刑和虐待依然普遍。他们继续注意到有关中共当局和中共“六一零”办公室——这个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成立实施禁止法轮功的机构,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报告。拘留法轮功学员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和其它拘留设施内酷刑使用普遍。

委员会的报告引用明慧网报导说,很多案例显示,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他们,将他们拘留在不同的设施中,包括公安局看守所、劳教中心、监狱和“再教育改造中心”(又称“法制教育中心”或“洗脑班”)。

中共采取措施以“转化”被监禁者,对他们采取剥夺睡眠、禁食、强迫进食、殴打、电棍电击、精神虐待、性虐待和其它残酷虐待。

委员会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份报告中发现,法轮功学员杨春玲因在被关押期间(因虐待)受伤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去世。据报导,监狱剥夺其睡眠、被用塑料袋罩住闷头, 她还遭受其它的虐待,并造成身体受伤。

国际观察人士表示,法轮功学员可能被继续强摘器官。去年的报告中亦包括这一点。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的报导,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开始迫害以来,至少有三千七百六十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所谓废除劳教制度后 变相迫害法轮功学员等人士

报告说,在所谓宣布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后,中共当局从二零一三年初开始越来越依赖于其它形式任意拘禁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人士。

从劳教所释放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强制戒毒中心,包括前马三家劳教所,该设施已被改名为“药物戒毒中心”,是辽宁省监狱系统的一部份。

大赦国际的报告指出,黑龙江省的劳教所被更改为“洗脑班”(即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用于拘留法轮功学员。

据报导,中共十几年来广泛的使用“法制教育中心”来拘禁法轮功学员,以进一步“转化”他们。

大赦国际记录显示,在劳教制度废除后,关押了超过十名法轮功学员的四川南充市劳教所变成“洗脑中心”,这些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拒绝被“转化”。

二零一四年春天,为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四位律师被关押和酷刑的消息曝光后,建三江的“法制教育中心”被关闭。但是,据报导,中共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强制戒毒中心来关押法轮功学员。

唐吉田律师的十根肋骨在黑龙江建三江被打断,唐后来在试图就医时受到当地安全人员的干预。

人权律师、政治敏感人在迫害之列

报告说,中共当局骚扰拘禁和酷刑对待试图帮助法轮功学员的人士,其中包括希望为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建三江“法制教育中心”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四位律师。中共还关押和酷刑对待其他前往建三江声援的律师和中国公民。

二零一四年三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律师访问了黑龙江建三江的“法制教育中心”,争取释放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据报导,地方当局从酒店绑架了这四位律师,将他们关押在当地的公安机关。

中共当局殴打律师,并造成身体伤害。中共还强迫律师签署一份声明,要他们承认“扰乱社会秩序”,并威胁“活埋”唐吉田律师。

中共政法委、610人员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610”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在过去十五年的时间里,各地“610”不法之徒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俗语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那些参与酷刑折磨、洗脑迫害的610人员和政法委各级官员,以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换取政治资本向上爬的,到头来自己恶疾缠身、猝死或自杀,或被调查免职、 或已沦为阶下囚。那些利用舆论工具,颠倒黑白、造谣诬陷、加剧迫害的,最终落得千夫所指、为人不齿。

安徽桐城市孔城镇政法委委员李文武遭恶报死亡

李文武,安徽桐城市孔城镇政法委委员,本身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小学教师,育有一个男孩。因为听信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恶毒谎言,积极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出车祸,遭恶报身亡,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

二零零一年初,李文武策划并绑架了同在镇政府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梅家富一家人。正月时,趁梅家富的家人不在家,李文武约人到梅家富家里打麻将。期间,镇里有人打电话支走梅家富本人,李文武同其他三人在梅家富家里进行摸底、搜查。几天后,恶警随即非法抄了梅家富的家,并绑架了梅家富和他的女儿。

按常理,李文武身处政法委,和梅家富是同事,李理应善意提醒,绝不应该利用同事关系进行调查、陷害、致人以牢狱之灾。李文武任职期间,还迫害过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

几年后,李骑摩托车遭遇车祸死亡,知情人都说这是遭恶报了。

莱芜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韩克锋遭恶报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莱芜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韩克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虽然在十五年的迫害中,中共邪党非法机构“610办公室”人员隐藏真实的姓名、职务,甚至他们在迫害实施的过程中,他们具体做了什么都是保密的,但善恶有报的天理是真实不虚的。

现韩克锋已被开除公职,开除邪党党籍,移交邪党司法机关处理。

四川省内江市原610办公室主任潘相全遭恶报死亡

潘相全,六十五岁,内江市原610办公室主任,在十月一日这天,死于癌症。

潘相全曾任中共内江市委副秘书长、邪共内江市防邪办(610办公室)主任,积极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邪恶政策。

他敌视法轮大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刚退休不久,原来似乎强健的身体就患了癌症,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也应验了“610主任”是个“死亡职位”。

从宣传栏统计看人心

文/中国大陆读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在“十一”期间,在某城区,在某些中共基层部门设立的所谓宣传栏上,出现了统一制式的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栏目。现将对该城区二十九个中共基层部门的实地察看结果及分析结论,公之于众。

本文所指的中共基层部门,是指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这两级。街道办事处包括中共的同级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包括中共的同级总支委员会或支委会。为行文简洁,均以办事处和居委会简称之。

据近几年的调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邪恶宣传栏主要是依行政区域设置。绝大多数设立在居委会驻地的门前或附近。少数设立在办事处驻地的门前或附近。

本次实地察看的中共基层部门共二十九个。其中有办事处四个,居委会二十五个。察看出在所谓宣传栏中设置有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栏目共四个,占百分之十三点七;没在宣传栏中设置污蔑诽谤法轮功邪恶栏目的有二十五个,占百分之八十六点三。明白了大法真相的基层部门数目是敌视大法的基层部门的六倍。

这四个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栏目,一个在中共的某办事处设置;另外三个均在中共的居委会设置。

在实地察看的四个办事处中,不理中共邪党六一零那一套的有三个;跟邪党六一零跑的只有一个。从善者是从恶者的三倍。在实地察看的二十五个居委会中,受蒙蔽或自愿选择跟从邪党的仅三个,占百分之十二;能善待大法秉持正义的有二十二个,占百分之八十八。善是恶的八倍强。

比较办事处和居委会这两级基层部门而言,越是接近底层明白大法真相的比例越大;受蒙蔽、受欺骗的比例越小。换一句话说,在既得利益阶层中,得利较多者跟受骗上当的成度成正比;跟明白真相的成度成反比。或者说,得利较少者,明白真相的成度比较高;受骗上当的成度比较低。

值得欣慰的是,在二十五个没有设立邪恶宣传栏目的基层部门中,有十七个基层部门始终没有设置过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宣传栏目,占所察看基层部门总数的百分之五十九。也就是说,有超过一半的基层部门始终对迫害大法持反感态度。

有四个基层部门前几年设立过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宣传栏目。被大法弟子清除后并持续不断的给其讲真相并送真相资料,现均已弃恶从善。现在这四个基层部门的驻地虽然还是处于该城区的中心腹地,门前也有宣传栏,但没有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栏目和内容。改恶从善的基层部门(四个)超过了“死灰复燃”的基层部门(三个)。

这四个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栏目的格式和内容,均是统一制式的同一模式。且不同于以往的版本。显然是中共六一零的最新统一策划,并借助中共的行政系统、政法系统强令“勒销”基层部门布置。

中共六一零的总头目李东生现在大牢关押待审。是何人不思悔改,反而一次又一次打着反恐、维稳、保平安的旗号,死心塌地、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大法、毒害世人呢?

中华文化中的警戒色欲的故事(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六日】(接上文)

六、晏子老妻

晏婴,又称晏子,春秋时期著名思想家、外交家。齐景公当政时期,晏子深受景公器重。一天,齐景公到晏子家中做客,喝到尽兴的时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问道:“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晏子答道:“是的。”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晏子听后,恭谨地站起来,离开坐席,向景公作礼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而且为人妻的,本以少壮托附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丑。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将终身托付给我,我纳聘迎娶接纳了,跟臣一起这么多年,君王虽然现有荣赐,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又有一次,田无宇劝晏子休掉老妻,晏子说:“晏婴听说,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见色忘义,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不顾伦理,逆反古人之道呢?”赞曰:晏子为臣,忠君爱民,晏子为人,德高堪钦,俭朴廉洁,仁义礼信,孔子赞之,行为恭敏。

七、孔子劝诫

孔子说:“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对于这段话,黄孝直论曰:“《论语》云:‘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圣人之于色,无时而不戒也。《礼》,庶人非五十无子,不娶妾,其不二色可知……乃孔子概不之及,特提出‘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一语,诚重之也,抑畏之也。盖人之方少,犹草木之始萌也,百虫之在蛰也。草木当始萌之日,而即摧其芽,未有不枯槁者。百虫当藏蛰之会,而忽发其扃,未有不死亡者。圣人提醒少年,使其力制色心,悚然自爱,以保养柔嫩之驱。少年时能于此色欲一关,把得牢,截得断。他年元神不亏,气塞两间,立朝之日,精神得以运其经济,作掀天事业。真人品,真学问,皆由于此。即使不成大器,亦必克尽其天年,不致死于非命,此少年所当猛省也。”赞曰:圣人之教,规范人伦,忠孝廉耻,仁义礼信,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劝诫少年,诚重之心。

八、孟子寡欲

孟子曰:“养心者,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印光论曰:“孟子曰:‘养心者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康健时尚宜节欲,况大病始愈乎?十年前一巨商之子,学西医于东洋,考第一,以坐电车,未驻而跳,跌断一臂,彼系此种医生,随即治好。凡伤骨者,必须百数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寿回国,夜与妇宿,次日即死。此子颇聪明,尚将医人,何至此种忌讳,懵然不知,以俄顷之欢乐,殒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光常谓世人十分之中,四分由色欲而死。四分虽不由色欲直接而死,因贪色欲亏损,受别种感触间接而死。其本乎命而死者,不过十分之一二而已。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欲死,可不哀哉?……”赞曰:继往开来,发挥圣心,以仁为本,寡欲清心,人称亚圣,以尊其身,母因子扬,三迁择邻。

(待续)

夏小强:港媒为何爆料王岐山无奈之语?

夏小强

大纪元2014年10月11日讯】纵观当今的海外中文媒体,除了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电台等少数一些独立媒体之外,几乎全部的媒体都被中共收编和控制,其中大部份是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控制,成为了江派的喉舌和传声筒,小骂大帮忙则是经常采用的方式。

由于这些具有江派背景的媒体可以从江派高层那里提前获得信息,因此经常提前爆料一些内幕消息,过后往往证实消息属实,比如中共十八大前就报导出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单等等。这些媒体也因此获得了一些市场。从2012年2月薄王事件开始,这些媒体就开始了不断为江派发声,经常把真实内幕消息中加进编造的私货,不管其如何表面看来骂中共、打击薄熙来、打击周永康等,爆料内幕花样不断,但其核心和目的只用一个:保住江泽民。

近日,某江派背景的媒体又爆出一段所谓的中共高层的内幕和内部讲话,是关于王岐山的。王岐山任中纪委书记后,掀起打虎反腐风暴,截至2014年9月7日,一共49名省部级官员落马,包括2名副国级官员(中共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3名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3名候补中央委员(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王永春,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

对于王岐山在中共体制内反腐的问题,存在着治标和治本的问题,习近平和王岐山也都曾在公开讲话中提到过这个问题。但是,这家媒体开始放料了:

“对于反腐治标、治本有无时间表的问题,王岐山有一句很圆滑的话:反腐和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王岐山私下无奈的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治本”不是习近平和他自己这一代所能完成的任务,只能留待后来人”。

这段话到底向外界释放了什么信息呢?

众所周知,中共的腐败是体制性腐败,在体制内的反腐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这应该是一般人都了解的常识。这里指标:是指当前在体制内的反腐;治本:就是改变中共制度,也就是解体中共了。那么,这家媒体爆料王岐山说这话的用意在于:王岐山和习近平这一代人不会改变中共的体制,反腐只是目前的暂时工作。

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其实是在向外界和江派人马发出信号,江泽民不会遭到清算。因为如今习近平利用反腐打大老虎是针对江泽民集团展开,其根本原因是双方围绕中国社会核心问题法轮功展开激烈博弈。习近平要正常执政,江泽民恐惧停止迫害法轮功,自己罪行被清算,双方矛盾不可调和。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曝光,江泽民被抓捕审判,都会和中共的解体崩溃密切相关。那么,这家媒体释放王岐山的所谓私下讲话,先不论讲话真假,都是在释放保江泽民的信息。

真实的情况则是,习近平王岐山针对江泽民集团的反腐围剿没有任何收手的迹象,相反更加深入与激烈。如果有谁最终逮捕江泽民,公布江泽民犯下的真实罪行,就是“治本”。 其实,当政者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如今“天灭中共”大势下的表现而已,抓捕江泽民,公审江泽民,这些事情,不管是谁,总有人去做,这是天意。

责任编辑: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