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羌:让民众知晓谁参与活摘器官

孙明羌

9385120391
追查国际的报告说,供体器官的获取是决定器官移植的数量与成败的关键环节。(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4年11月07日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于2014年9月27日发表报告,公布第一批中国大陆228家医院共1,814名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

10月28日,追查国际再公布100家医院共2,108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主要针对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

追查国际的报告说,供体器官的获取是决定器官移植的数量与成败的关键环节。自2000年起,在大陆各省份大小不同的城市和乡镇中的规模各异的医院里,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很大数量的供体器官切取现象;参与器官切取和器官移植的医院为数众多,甚至一些没有足够资质的小型医院、专科医院等都开始做人体器官移植。器官切取和移植迅猛增长的时间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的时间高度重合。

追查国际对全中国28省和4个直辖市200多家医院的300多篇论文进行分析,从器官切取过程、器官热缺血时间、供体健康状况等多方面,发现证据证明相当大比例的器官供体在被切取器官的时候是活体,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是提供移植器官的供体。

中国大陆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工作者包括,但不局限于切取医生、移植医生、护士、麻醉师等。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医务工作者在提供可信和可靠的证据否定以上指控之前,应被视为触犯群体灭绝罪、谋杀 罪的嫌犯或目击知情者。

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及其总后勤部是执行江泽民屠杀命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机构。中共军队总后勤部管辖的军队医院可以大致分为以下几类:中央军委直属中共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如:海军总医院、空军总医院、二炮总医院)、各大军区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等。此外,还有各地武警部队医院。

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在中国大陆存在大规模活体供体库(即供取器官的活人群体库),而中共的军队和武警系统很可能是关押和调配数额庞大的活体供体群的核心机构。由于军队系统的相对封闭性,从集中关押、全国调配、切取移植器官到销毁证据,都难以被外界了解。

但是从追查国际针对军队和武警医院进行的调查中可见,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各军兵种总医院、武警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七大军区12家总医院,和诸多序号医院都开始,或者扩大器官移植规模。而且,器官移植的数量迅猛增长的时间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绑架、关押的时间高度重合。

追查国际公布的这两份追查名单,为大陆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因为这两份追查名单上的医务人员,很可能就是大陆民众身边的人。如果在讲述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时,指出具体是哪些人参与了这一罪恶,而这些人恰恰是大陆民众所熟知,或者是能够查探到相关信息的,则在人们的心目中,真相内容的可信度自然会大大提高。

以北京为例,中日友好医院的寿延宁、陈京宇、梁朝阳、刘德若、郭永庆、葛炳生、李福田、田燕雏、宋之乙、石彬、王在永、辛育龄、张海涛、鲍彤、赵风瑞、张真榕被列在第一批追查名单中。

通过互联网查询寿延宁的个人资讯,可以看到关于寿延宁的更详尽简介:1965年4月出生,1991年中国医科大学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就职于中日友好医院。1999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毕业。胸外科副主任医师,北京大学医学部副教授。获国家专利2项。在国际及国内医学刊物上发表论文20余篇,译着1部。曾赴日本东京医科大学研修学习2年。

如果有一名中国大陆民众是寿延宁的小学同学,在了解真相之前,他/她可能会认为自己的同学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天使”,并引以为豪;但在他/她了解真相之后,得知自己的同学竟然可能是参与活摘器官的“恶魔”,他/她一定会感到无比的震惊。由此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寿延宁的小学同学圈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都会了解到相关的真相,进而引爆下一轮连锁反应……

因此,让中国大陆民众了解自己身边都有哪些人涉嫌参与了活摘器官罪恶,极其重要。这两份追查名单上的3,922名医务人员就是破除中共弥天大谎的天罗地网3,922个节点,针对每一个人都应建立一个真相挖掘传播小组,找出其每个人的亲属、朋友、老师、同事、同学、邻居、熟人及其他相关的人,向他们传递真相。

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挖掘到更多的真相信息。如果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名单上的某个医务人员真的参与了活摘器官罪恶,则应该给其写一本书,详尽记载其罪恶史,揭露其从出生到成长,最后在中共的唆使下,如何演变成一个人间“恶魔”的全过程。

在中国大陆,参与活摘器官罪恶,触犯群体灭绝罪、谋杀罪的嫌犯或目击知情者,绝不仅仅是这两份名单上的3,922人,而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直至今日,中共的活摘器官罪恶还在持续进行,揭开这一“恶魔”群体的“神秘”面纱,让其露出其“恶魔”真容,是制止活摘器官罪恶、解体中共、让更广大民众明白真相的最关键所在。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声明关注王治文近况

4115525843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10月30日表示特别关注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李昌等人的近况,谴责中共15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持续迫害。(维基百科)

大纪元2014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美国华盛顿DC报导)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2014年10月30日发表声明,特别关注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李昌等人近况,谴责中共15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持续迫害。

1992年至1997年,王治文担任北京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名义务联系人;1999年7月20日被中共非法重判16年,在狱中遭受酷刑。王治文于10月18日在遭受15年非法监禁后从北京前进监狱出狱,但随即遭非法绑架至洗脑班。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王治文于10月24日从洗脑班被释放。王治文目前在北京被中共当局监视居住。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属于美国联邦政府的行政机构,8位委员分别由美国总统及联邦参议院、众议院的领袖任命。该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监督各国的宗教自由现况以及有无违反宗教自由的情事,向美国总统、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提供政策方面的建议。

密切关注王治文以及前公安部司长李昌、前空军元老级人物于长新等人

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在10月30日发布的这份声明中说:“中共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诋毁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包括王治文。王治文最近15年刑期期满,其在狱中遭受酷刑,一出狱即被拘留至一个洗脑班。”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昌在1999年被中共重判18年,他是前公安部计算机管理司司长。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于长新是中国空军元老级人物,在法轮功被镇压之前,中国空军飞行手册、规则技术手册主要都是由他撰写的。

王治文狱中遭受酷刑

王治文的女儿、旅居美国的王晓丹于10月24日在华盛顿DC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向媒体记者讲述了她的父亲王治文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被关押的期间遭受残酷折磨,她说:“其中包括满口的牙齿(几乎)都被打掉没有了,十个手指头指甲被牙签穿透,7天7夜都不让睡觉,长期带24公斤重的手链(手镣)和腿链(脚镣),锁骨打碎了,常年不让睡足觉,常年被迫干各种奴工,膝盖曾经被钢筋穿过,现在满身伤痛,面相变成了一个很憔悴的老人。”王治文在10月18日被绑架之前,曾出现脑血栓症状。

王晓丹表示,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父亲便被非法关押,并失去身份证。由于目前没有身份证,他无法前往医院进行身体检查。

USCIRF:法轮功遭受最严重迫害 大量证据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在2014年的报告中表示,15年来中共持续对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受酷刑。

USCIRF还在2013年年度报告中强调,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当局最严重的迫害,有大量指控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

USCIRF于2013年曾在官方网站上刊出主席卡翠娜·兰托斯·斯维特博士(Katrina Lantos Swett)和副主席玛丽·安·葛兰顿(Mary Ann Glendon)的联合呼吁,要求美国在法轮功问题上向中共施压。

4115525844
图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the 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USCIRF)主席卡翠娜‧兰托斯‧斯维特博士(Katrina Lantos Swett)2013年在华盛顿DC接受大纪元和新唐人的联合专访。(摄影:方明/大纪元)

斯维特和葛兰顿女士说,中共竭尽全力地迫害法轮功,惧怕法轮功在共产党意识形态控制之外迅速弘传。中共政权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学员,媒体、警察、教育、司法等都被用来针对法轮功学员。诽谤诬蔑宣传把法轮功贴上“X教”的标签。中共专门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未经审判就把法轮功学员拘禁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和虐待,人数可能占据犯人的一半。法轮功学员还被关进精神病院,被强迫服用药物,遭到电击和殴打。

她们还说:“令人不寒而栗的证据显示,中国存在着未经同意就从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被关押者身上摘取器官的恐怖行径。中共官员已经承认,存在着摘取囚犯器官的问题。”

斯维特和葛兰顿女士说:“大多数美国人对于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知甚少。我们对于西藏佛教徒、地下基督教会或民运人士和言论自由倡导者知道的更多。而对于法轮功的迫害,是在隐秘地进行着。现在迫害已在众目睽睽下持续太久。”

责任编辑:李缘;
覆核编辑:姜斌

外媒:中共驻坦桑尼亚外交官是走私象牙的最大买主

4115525842
“环境调查局”说:“坦桑尼亚是世界上偷猎象牙的最大来源,中国是走私象牙的最大进口国。”(AFP)

大纪元2014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英国一家环境保护组织指控,随同习近平出访非洲的中共代表团非法采购象牙,并通过专机将它们运回中国。在2013年3月份,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东非坦桑尼亚,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领导人身份对非洲大陆进行第一次访问。随同他的有一个由中共政府官员和商界领袖组成的大型代表团。

《纽约时报》11月6日报导说,根据位于伦敦的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局”的最新报告,一些中共代表团成员利用陪同习近平访问的机会大量非法采购象牙,以致于当地象牙价格翻了一倍,达到700美元一公斤。实际上,在习近平抵达之前两周,中国买家就掀起采购非法象牙的狂潮,购买了数千磅的偷猎象牙。报告说,它们后来被装在外交邮袋里,通过专机运回中国。这份报告于11月5日发布。

中共地缘政治崛起带来破坏环境的代价

《纽约时报》报导说,在中共政府试图证明它自己是一个负责任的、严肃对待反腐和遵守国际法律的国家的时候,这份报告描述了中共地缘政治崛起带来的破坏环境的代价:中共外交官和军事人员在跟腐败的坦桑尼亚官员和中国人领导的犯罪集团勾结,运送巨大数量的非法象牙到中国,令坦桑尼亚的大象数量减少了一半。

“环境调查局”在声明中说:“坦桑尼亚是世界上偷猎象牙的最大来源,中国是走私象牙的最大进口国。”

在过去四年,坦桑尼亚已经因为偷猎失去比任何其它国家更多的大象,估计在2013年就丧失了1万头——平均每天有30头大象被宰杀。坦桑尼亚Selous Game保护区的大象数量剧减67%,从2009年的3万9千减少到2013年的1万3千头。

国际保护组织长期以来指责北京对中国在非法象牙交易当中扮演的主要角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从2008年联合国支持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允许中国合法购买68吨储备象牙之后,中国的非法交易飙升。

非法象牙充斥中国市场,在这里它被雕刻成珠宝、饰品和宗教雕塑卖给富裕的收藏家。中国的象牙价格在过去四年上涨了两倍。

两国经济关系上升点燃大象屠杀

《纽约时报》报导说,随着中国对非洲大陆经济的影响上升,对非洲大象的杀戮暴增。根据坦桑尼亚管理野生动物的Rolf Baldus博士说,随着中国公民数量的增加,大象偷猎的数量也增加。坦桑尼亚大象保护协会的报告说,两国上升的经济关系“点燃了大象的屠杀”。

“环境调查局”报告说:“坦桑尼亚大象灾难的根源交织着治理失败、腐败和犯罪。”

坦桑尼亚政府每一个级别的腐败官员都对象牙非法交易推波助澜。他们分享巡逻模式和象群地点。警察出租武器和运输象牙。税务局官员允许装满象牙的容器被运出国家港口。

环境调查局的数据和采访显示,中国公民深深卷入象牙交易。调查员通过隐藏摄像头等方式记录到,中国和坦桑尼亚走私贩承认买卖非法象牙,几个中国走私贩说,非法象牙占据中国市场的90%。

在视频当中,一名中国走私贩指着手上的象牙筷子说:“即使他们杀死所有的非洲大象,也不够做这些。”

中共驻坦桑尼亚大使馆人员是主要的象牙买家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人已经在坦桑尼亚建立了一个广泛的走私网络。大象走私贩再三告诉环境调查局的调查员,中共驻达累斯萨拉姆大使馆人员是主要的象牙买家。

在去年11月份对达累斯萨拉姆郊区一间大宅发起的突袭当中,警方发现706颗象牙,大量现金,磅秤和一个特别改装的小面包车,面包车上面有隐藏的箱子用来藏匿象牙,车上配置两个车牌。三名中国人被捕,他们试图用5万美元现金贿赂警察。根据报告,嫌犯使用跟香港和大陆有联系的公司做掩护,该公司从中国进口大蒜和柠檬酸以及出口海鲜,来掩饰他们的象牙走私。

但是一个月之后,中共官方跟象牙走私的关系更加明显。当时一艘中共海军军舰停泊在坦桑尼亚四天进行“文化交流”。中共官方的访问激发了当地象牙交易商的生意。一名交易商吹嘘说他通过出售象牙给中共海军人员赚了5万美元。在那次访问中,一个叫于波的中国人因为试图带着81颗象牙进入港口被逮捕——这么多象牙相当于40头大象。他被裁决象牙走私,被罚款560万美元,并判20年监禁。这是从2009年以来的八个重大案件当中唯一一个被绳之以法的人。

中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执行主任孟宪林否认中共官员直接参与非法象牙贸易。孟宪林说,他从未听说过因为走私81颗象牙而被判刑的中国人于波。

走私象牙嫌犯是中共大使馆前雇员

BBC中文网联络了报告主要撰写人之一的苏瑞希,苏瑞希表示报告内容都是来自EIA的调查员所收集的资料和情报。苏瑞希说,作为非政府组织,调查说法是否属实并非他们的责任,他们已经将有关资料交给当局和有关部门,当局和有关部门才有权力进行搜集相关证据的调查。

苏瑞希也表示,许多的媒体报导和公开资料都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走私象牙进口国家,先前坦桑尼亚当局逮捕了一名企图走私象牙的嫌犯,这人就是中国大使馆的前雇员,她强调,“不容否认”,领头国际走私象牙的就是华人犯罪团伙。

责任编辑:高静;
覆核编辑:姜斌

内蒙古侯桂兰串门访友被警察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七月十三日,内蒙古巴林左旗侯桂兰女士到法轮功学员李玉梅家串门,李玉梅的妹妹李玉芬在外面遭绑架,恶警闯入姐俩的家中,暴力绑架了正在做客的侯桂兰和姐姐李玉梅。目前,检察院正炮制材料,在侯桂兰术后未恢复的情况下,逼迫她签字。

绑架

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左旗国保大队带一帮人,抢了李玉芬的钥匙,带着李玉芬,私自打开家门,见到李玉梅和正在做客的侯桂兰,恶警立即把李玉梅掰着一只胳膊,摁到墙上。又冲上来四个年轻的特警,拽着侯桂兰的胳膊、腿,把侯桂兰从四楼塞到楼下的警车上,直接拉到左旗公安局。

侯桂兰,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恶警们连拖带扯的,根本不把她当人待。学大法前,侯桂兰心脏病特别厉害,是医院都不收的人,学大法后,全好了。当时,侯桂兰被恶警拖拽,心脏跳的浑身一点劲儿都没有,连凳子都坐不了,上厕所都回不了屋。最后,恶警看侯桂兰实在回不了屋,才把侯桂兰扶回屋里。由于动弹不了,从下午三点多,侯桂兰一直在地下躺着,直到夜间十一点多。

夜间十一点多,国保大队长宋海龙拽着侯桂兰的一只胳膊,从公安局的屋里把她拖到楼外,边拖边骂:“我叫宋海龙,你们去告去,你们这帮人,一个个都给你们割了器官……”这时又上来几个特警把侯桂兰抬上警车,拉到当地第二医院强行化验。

接着,又把侯桂兰等拉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宋海龙又开始骂,把另一法轮功学员王玉兰拽着小辫就捋了过去,差点儿把她捋倒了,挥手就用力给王玉兰一个嘴巴,接着还骂,边发火边说边骂:侯桂兰是国保大队长,侯桂兰叫宋海龙,你们去告去……

在看守所,警察逼迫侯桂兰等签字,要非法关押侯桂兰一个月,侯桂兰不签字。

“取保候审”回家

非法关押的第四天,侯桂兰被迫害的肚子疼,把侯桂兰疼的老撞墙,打滚儿,疼得汗珠子噼里啪啦的一劲儿掉,犯人抱住侯桂兰脑袋,不让撞。从早晨八点多,一直疼到下午两点多,他们怕担责任,才从看守所把侯桂兰放回家。

左旗检察院欲构陷 手术后逼签字

回来后,孩子看侯桂兰疼的太厉害,把侯桂兰拉到左旗医院,做彩超的医生告诉家人说:准备后事吧。孩子着急打救护车,把侯桂兰拉到赤峰附属医院做了手术。

手术二十多天后,检察院人员又找侯桂兰,把侯桂兰的老伴儿找去,要看侯桂兰刀口咋样,若好了的话,预谋再把侯桂兰抓到看守所。

他们看侯桂兰没去,就把侯桂兰的老伴儿关起来,做“诬陷材料”,说是要非法拘留他,威胁他逼侯桂兰一同去,检察院一个女的还骂他。

在威逼下,家人害怕,把侯桂兰送到检察院。他们一看刀口没愈合,又强迫侯桂兰签了字。

最坑人的“迷信”是什么?

文/中国大陆 金尧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小学时学校组织我们去辽宁的千山游玩,正巧赶上罗汉洞开放。老师说那是封建迷信场所,不让我们进去看。自由活动时趁老师不注意,我悄悄地进去了。我很喜欢那些罗汉,因为妈妈给我买的小人书《西游记》里就有罗汉。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新加坡的一位阔太太来北京玩。由于她丈夫是我先生的顶头上司,我便成了她的“护卫”加导游。我领她去雍和宫时她告诉我:新加坡所有的庙宇都是免费的。于是我知道了外国人也相信神佛。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从那一刻起,我对中共的信任降到了零。我去奶奶家时四叔说:“如果有人要害你,赶紧跑四叔这儿来,我把你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当时有亲人劝我别信法轮功了,信啥不是信呢?好汉不吃眼前亏。唯独四叔不劝我,因为四叔经历过稀奇事。

四叔二十多岁时,一天傍晚他站在家门前,看到从西北处过来两人,手里提着纱灯。四叔心想:这年月,还有人用这东西。正想着,俩人来到了院外。院子是用秫秸围起来的,四叔想他们得迈腿才能跨进院,可那两人没迈腿,飘进来了。四叔很惊奇,嘴里还不停地说“不是我,不是我……”那俩人没理四叔,斜穿院子又飘出去了,奔南边去了。之后四叔摸着头上的冷汗,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说“不是我”。

四叔为啥出冷汗?因为那俩人头上都戴着大尖帽,一黑一白。第二天早晨,南边传来陈老四死去的消息。曾啥也不信的四叔明白了,阴间真的存在,神佛是存在的,不是迷信。

四叔说:“这事我跟一万个人说,一万个人都不会相信,还得说我是精神病。”

我说:“四叔,别人不信我信。我学法轮功,懂得了很多道理。我师父用佛法解开了人间的一切迷,我相信你说的。”四叔很高兴,拜读了《转法轮》。

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发生后,本来一些知道法轮功好的人也被骗了,相信了中共的谎言。在清除谎言的过程中,感觉最沉重的一件事就是许多中国百姓太“迷信”中共了。

为啥这么说?因为中国人不知道中共真正的根底及其所要达到的目的,却在为中共说话。也许你会说,中共要达到的目的不就是实现“共产主义”吗?如果对“共产主义”的定义稍加研究,你就会发现现在中共的贪官们正在享受着“共产主义”,正在“按需”分配(贪污)着人民的财富。

《九评共产党》的出世,揭穿了中共的老底,让人们看清了中共的本质。那些还在盲目相信中共的人,跟中共随帮唱影的说这个是迷信、那个是迷信,其实他们才最“迷信”,无知的“迷信”着最坑人的中共,把自己的生命置于最危险的境地。

母亲脑出血 术后六天就遛跶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小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母亲在她刚刚退休那年,也就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独自一人在卫生间里洗澡,可是很长时间了,人也没出来。父亲敲敲卫生间的门,没开,喊一喊母亲的名字,没人答应。父亲急了,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

然后,我听到父亲急切的喊我,我跑進卫生间一看,我目瞪口呆,只见母亲躺在地上,大小便失禁,口吐白沫,已经不省人事。给母亲擦净身子,父亲和弟弟把母亲抬到了床上,继而家人把母亲送進了县医院。

经医生通过CT诊断,母亲是脑出血,为了取得更好的治疗效果,院方建议我们把母亲转到市中心医院。

母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第二天下午一点,手术即将進行,母亲被推進手术室后,一位医生问哪位家属来签字?父亲走上前,医生开始跟父亲讲述母亲手术后的种种不良后果,甚至是死亡。说的父亲泪流满面,已是泣不成声,他拿着笔的手在颤抖着,迟迟不肯签字,仿佛只要签了字,就会永远失去我的母亲似的。也是因为当天听到两例脑出血患者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去世的原因,家人都很紧张。

在几个小时的苦苦等待中,母亲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医生说母亲左脑部上方的血块很大,压迫的神经也很多,虽然清理血块很细致,但由于压迫的时间也比较长,不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好,母亲生命尚存,父亲也算松了口气。

接下来,我们默默的等待母亲的苏醒。我和弟弟都是在单位请的假来陪护母亲,工作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照顾母亲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所有的重担转眼间需要由年近六十的父亲来扛。原来虽然不是很富裕,却充满温馨快乐的家庭,此时充满了压抑又有些悲哀的气氛。

我从小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好象很少体会那种家庭的挫折感,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除了安慰父亲,并尽可能的做些我能做到的事,对于以后的日子——我只有去祝福和期盼母亲走过这场磨难!

母亲终于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的坚定和善良,母亲想要说话,我把耳朵贴近她的嘴唇,母亲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在背诵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一篇经文:《精進要旨》〈环境〉。

母亲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五十多岁的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胃病不见了,腰腿疼的病没有了,已经绝经的她来了例假,以前毛孔粗糙的皮肤变得细嫩了,这些变化让父亲都感到吃惊,也吸引了很多有缘之士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更让我和弟弟高兴的是,母亲在与父亲各执己见的时候能够忍下来,他们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少,家庭变得祥和充满幸福!

但是,人生的路沟沟坎坎,不知会遇到什么,也不知结局会怎样,这次,母亲是遇到了考验生死的大关了,我感受到有一种强大的信念在支撑着她,那就是对师父的信!对法轮大法的信!

开始,母亲的餐饮以及排便都不能自理,家人轮流照顾她,最劳累的是我的父亲,我们工作忙的时候,只有晚上来看护母亲,有时夜深人静也会困乏的睡去,只有父亲白天晚上的守护在母亲身边,有时困的头都夹在了床和柜的空隙间睡着了,却浑然不觉,邻床病号的家属看到后,叫醒了父亲。

在母亲术后的第三天,她要求起身,我们扶她起来,只见母亲稳稳的坐在了床边,身板依然是那么的挺直!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母亲不仅坐在了床边,还站起来,走到窗前朝外张望,而且,母亲会用她不太清晰却能听得懂的语言和我们交流。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我能感受到他的内心轻松了很多。第三天,我在班上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母亲开始在医院的走廊里遛跶了,连我的同事都为我高兴!

母亲经常背诵师父的法,有时背诵《论语》、有时背诵经文《真修》以及大法的其他内容,母亲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使她的身体奇迹般的发生着变化,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医生给她头部拆线后,就批准母亲可以出院了。

我给母亲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床底下有很多的药片,原来母亲认为自己没有病,是在过关,把给她的药全都扔掉了,我才回想起母亲每次打吊瓶,扎针处总是肿胀,护士说扎不進去药,能够置生死于度外,当然有师父保护啊!

父亲办出院手续回来对我说,医院说我母亲的康复是一个奇迹,希望父亲把这一经历写一写留着存档。我说,那你一定要把我母亲修炼大法的奇迹告知天下!

很多人说我母亲的命真大,还说我太有福了!有家的人都懂得家里一个人倒下了,全家人都会跟着一起去承受并且一起去承担,所以我要对全世界的人说:我以及我家人的福都是法轮大法的赐予!我们深深的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师父您辛苦了!

最新研究: 打坐有助于癌细胞康复

2005-11-21-dazuo
明慧网图片

希望之声11月7日讯】(编译:马小月)打坐, 这一古老的方法对调节人的情绪和心理有着积极作用和影响。近日卡尔加里大学的医学研究人员首次发现:冥想,打坐能对癌细胞产生积极的影响,有助于癌症患者的康复。

汤姆贝克癌症中心(Tom Baker Cancer Centre)的首席研究员,琳达 · 卡尔森博士(Dr. Linda E. Carlson)在一份声明中说:打坐对精神,心理很有益处,大家都知道。但是,我们首次找到了证据,能充分证明打坐对生理,及对身体细胞的积极影响。

琳达 · 卡尔森博士和他的团队发现:打坐,冥想的乳腺癌患者,他们染色体的末端端粒,要比没有打坐,冥想的乳腺癌症患者要长。染色体的末端端粒的长短,与年龄,疾病有关。研究人员认为,染色体的末端端粒长,是身体健康的标志。该项研究成果在《癌症杂志》上发表。

研究人员通过测试88位乳腺癌患者,为期三个月,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5岁,都有情绪忧虑,痛苦,悲伤的经历。患者们被要求每天练习45分钟冥想和瑜伽,分享自己苦恼,忧伤,并积极的寻求其他人的帮助和支持。。

三个月后,对所有乳腺癌患者血液進行了分析。结果令人惊讶,短短三个月时间,乳腺癌患者染色体的末端端粒变长,这种细胞变化对患者康复有积极的作用。

卡尔森博士的最新研究已经证明:打坐对癌症患者和幸存者有着积极影响,实践证明,打坐能缓解癌症病人的痛苦,改善身体和精神状态,有助于癌症患者康复。

责编:万诗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