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惊吓 新病毒可致人变蠢

5490520392

据俄新社报道,最近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约翰霍普金斯学院从事医学研究的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新病毒,它会影响健康人的主观认知能力,使人产生认知混乱的状况。

而早些时候,该病毒就已经在健康人群中出现了。科学家们在检测人类咽喉微生物的研究时发现,在人类咽喉部位寄生的绿藻类寄生虫中存在一种病毒,通过研究病毒的DNA他们才有了这个惊人的结论。

这项研究涉及到90个人,其中40个被确认体内存在这种携带病毒的微生物,而他们在试验中也都表现出了应激反应不足的情况。这些测试内容主要为实验目标对速度以及视觉感知的精度。

从事研究的科学家此前曾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心理差异是由个体基因来决定,但这个例子也证明了住在我们身体中所谓的无害微生物也并非毫无影响,它们极有可能还会扭曲我们的日常行为以及对事物的正常看法。

Advertisements

【热点透视】习近平奥巴马会晤的明暗双线

5490520391
11月12日,习近平与奥巴马在北京举行了双边会谈,两人会后召开联合记者会,历时约20多分钟,各自回答一个提问。 (Getty Images)

作者:夏小强

大纪元2014年11月13日讯】11月12日,习近平与奥巴马在北京举行了双边会谈,两人会后召开联合记者会,历时约20多分钟,各自回答一个提问。

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香港持续七星期的“雨伞运动”,中美在国际最高层面各自表述。奥巴马强调从没介入香港雨伞运动,但重申美国的外交政策与价值观,期望香港有公平、透明的选举,并反映港人意见。习则称雨伞运动是“违法事件”,继续强调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全球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个国家的首脑会面,自然会引起国际聚焦。除此之外,奥巴马和习近平还是世界两级的代表,一方代表西方自由世界,一方是世界所剩不多的最大共产专制政权。位于世界两极的美国与中国的接触碰撞,将会对世界未来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奥巴马在中国公开发表的言论,其实是美国立国之本和世界主流价值观的反映。美国以自由和人权立国并奉其为核心价值,在建国后的二百多年来把这种价值观向世界推行。言论自由则是自由政体的基石。因此奥巴马在中国的演讲中呼吁开放互联网、谈及人权问题,都是美国以上价值观和外交政策的反映,在这一点上,任何一个美国总统,都会谈及。但这些话题触及的多少和是否深入,往往会受到现实政治因素的影响。

习近平在国际和中共官方的正式场合所发表的言论,往往局限于中共的组织原则,外界难以了解其个人真实态度。由于中共政权的价值观与自由世界的普世价值天然对立,格格不入,因此,美国政府与中共之间无论形成多少的共识,但在人权等核心问题上,都会一直“存在巨大分歧”。比如,不管香港的“雨伞运动”的真实情况如何,不管中共内部围绕香港如何展开激烈博弈,当局只能对香港“雨伞运动”表态为“违法事件”,这就是中共官方的姿态。

以上是奥巴马和习近平会见,向全世界展现的公开的一条明线。但是,奥巴马与习近平此次的互动与会晤,还有一条暗线同时并进。

大纪元独家获悉,自从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以来,美国获得大量中共高层内部机密,使得美国史无前例地直接介入中共高层的政治权斗中。美国曾多次配合习近平打击江派。美国副总统拜登曾亲手把薄熙来、周永康等密谋政变的铁证交予习近平。

美国一直暗中打击周永康等江派势力,美国不希望周永康、薄熙来占上风,美国在国际上有很多要做的事情,也一直是周永康等中共强硬、恐怖势力在阻扰,比如在背后控制北韩、伊朗核威胁国际、支援俄罗斯共产党、在中国本土煽动反美仇恨等等。消息称,美国一直关注习近平是否顺利接班,并每每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在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美国曝出王立军交给美国资料中有关于薄熙来政变的内容。还有美国曝光出薄熙来为抢夺王立军,部署包围美国驻成都领馆等内幕细节等。

2013年12月,港媒称,中共国防部曾屡次向军委提议,要求尽快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最终获习近平确认。2013年12月初,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与习近平会谈。习在表面上官式地重申了中方在“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但原本计划45分钟的二人闭门会谈,延长到了2个小时。外媒报导,拜登在北京与习近平密谈数小时后“神情严峻”。而在此前拜登于日本访问时,曾透露“习正处非常艰难时刻,我不能给习添麻烦”,意味深长。

2014年3月底,习近平出访欧洲之际,与奥巴马在荷兰海牙会见。奥巴马对此前发生在昆明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明确表态,美国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无论它们发生在何处,都要予以强烈谴责,在这方面,美方愿同中方继续加强合作。

2014年10月3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出动黑帮、地下党等再次攻击占中学生与民众,倒逼习近平出动军队武力镇压;之后,美国高官表示美国不介入香港事件。美国表示不介入占中事件,显示美国也看透了江派在香港问题上设的局;与习近平暗中有默契,协助习打击江派势力。此次奥巴马与习近平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是在两人的会晤之后,很大可能已经就香港问题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此次APEC会议,习近平与奥巴马之间的会晤,以及习近平与其他周边国家之间展开的外交互动,更多的成分是用外交手段达成与中国相关国际局势的相对稳定,同时寻求国际政治盟友的合作与帮助,来展开对内的政治行动:挫败江泽民集团不断发起的政变夺权行动,同时在四中全会后展开对江泽民集团的全面清除。

责任编辑:高义

青年学子:修炼法轮功 心性提高少烦恼(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中坜采访报道)二零一四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于十一月九日在台湾大学隆重举办。当今社会,对修炼内涵不了解的很多人常会误以为修炼者多是老年人或没有文化的市井小民。其实,在台湾学炼法轮功的民众超过几十万,遍及各社会阶层,在台湾的最高学府——台湾大学,有不少教授、学生修炼法轮功,学校还设有学生法轮大法社团。就读台大医学院职能治疗系的沈采蓓及台大生农学院农艺系的邱昱洁都是其中的一员。


台大医学院职能治疗系三年级的沈采蓓(左)及台大生农学院农艺系的新生邱昱洁(右)都是从小就学炼法轮功,她们不约而同认为,修炼法轮功让她们提高心性,少掉许多无谓的烦恼。

修炼去执著 成为真正的好学生

目前读大三的沈采蓓表示,她读小学时,学校里有两位教师炼法轮功,于是年幼的她和哥哥与其他同学就和老师一起在中午炼功、学法。透过阅读《转法轮》,年幼的她确立修炼法轮功是以后要走的路。考大学时,她虽然还没确定自己要读什么科系,但是她知道台大有法轮大法社,为了能有一个维持修炼的好环境,她立志要考上台大。

如愿以偿的她,不但加入台大法轮大法社,还曾任社团社长。透过稳定的社团活动:每周一次的学法、炼功、交流,让采蓓面对与同学或朋友的矛盾时,向内找、心性提升,问题很快就解决,不会因为同学刺激的话感到忿忿不平、或读不下书。因为能静心学法,对照自己的行为,修去不好的观念,所以她可以很快把活动办好、也不影响学习。

采蓓认为,年轻人能修炼真的很好。她谈到在聆听今年的法会发言时,一位学员的心得让她很触动,发言学员虽然只有小学的学历,法会发言稿还是自己口述,通过学员整理而成。但是,同修扎扎实实、认真修炼的态度,让采蓓体悟到:事情的成就不是凭借外在学历、名气,而是能否认认真真完成一件事情。这让她意识到要放下名校、高学历等高傲的心,从实修做起,做一位真正的好学生。

修炼让我稳定学习、不迷失

邱昱洁是今年台大的新生,一家五口都修炼。她表示,全家修炼,在亲子沟通上较无障碍,父母亲的教育不是灌输,而是大家透过法理上的交流,因为基点相同,就容易起到相互提醒、鼓励的作用,亲子之间不容易有冲突。

长大之后,在学校学习,她发现自己和身边同学之间的价值观不同,虽然造成的冲击曾带给她沮丧,但是更多的是庆幸,她说:“因为修炼,让我找到方向,不容易迷失自己。”

她回忆自己在高中考大学阶段,所属班级是学校数理专长班,就读的同学在校数理成绩大多是顶尖,但越是成绩优秀的学生越容易患得患失,所以心情越是焦虑,许多同学因为烦恼自己的成绩而吃不好、睡不好。昱洁深知只要尽力做好一位学生的本份,一切自有安排。没想到,考出来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好,她以优异成绩,透过台大的繁星计划,申请到台大就读。

昱洁还表示,听完这次法会后,自己应该更加精進,珍惜修炼的机缘,和其他学员一样,到旅游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让更多人和她一样能亲自感受法轮功的美好。

不仅是台大,在台湾有十多所大专院校有学生法轮功社团,清大、交大还共组清交联合法轮大法社、其它如国立政治大学等知名大学,也都设有法轮功社团。这些优秀的高材生因为修炼,能高度自律,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学习上更加专注,人格上更趋成熟。

这些青年学子时常主动利用学校的庆典举办活动,希望让更多人有机会体会修炼的美好,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全校师生或与会贵宾。本周日(十一月十六)将是台大的八十六周年校庆园游会,去年天国乐团的演出,让校方印象深刻,今年校方主动通过台大法轮大法社再度邀请乐团莅校表演,届时相信会有更多人感受到“法轮大法好”。

中共器官移植“奇迹”的背后(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记者荷雨/穆文清综合报道)“为了一个人的生命,八个人失去生命!”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血腥的活摘器官》的共同作者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每次在讲述自己的调查对象在中国大陆做肾移植的经历时都嗟叹不已。

那是二零零三年,这个三十二岁男子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接受了肾脏移植。因抗体原因很难找到合适供体的他,在那里八天内就获得四个肾脏,却无一合适。三个月后,他又接受了四次移植手术,最终换肾成功。其主刀医生是谭建明,现任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兼泌尿外科主任,是中国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器官移植科建设负责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中国透析移植研究学会秘书长,二零一四年第九届中国医师奖的获得者,仅肾移植就完成四千二百多例。


图1: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东南快报》报导,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的“牛人”团队创造了十七小时内完成五台肝移植的“奇迹”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的“牛人”团队十七小时内成功施行五台肝移植手术所创造的“奇迹”再引国内媒体大肆鼓噪吹嘘,也被国际社会关注、质疑。据手术主刀医生、该院肝胆外科主任江艺介绍,这五位患者与器官捐献者之前已完成配型,只等捐者心脏停跳取下肝脏,而这五个肝源是当天同时送达的。该团队将这些在同一天“集体死亡者”所“捐”肝源移植给了五名患者。

这类找寻器官的“奇迹”即使在器官捐赠体系高度发达的西方国家也匪夷所思,却在素有保留逝者全尸传统、尚无有效器官捐赠体系的中国,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在中共各地的军队、武警和地方的医院持续、频繁地发生着,器官移植数量也呈“蘑菇云”爆炸式的膨胀。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公布的《中共军队和武警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以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肾移植为例,从一九七九年至一九九八年的近二十年,该院共实施肾移植八百零八例次,年均三十九例;而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底,不到五年就实施八百八十七例肾移植,年均一百七十五例,是迫害法轮功前的四点五倍,累计完成肾移植三千三百五十八例。由于不能保证每一次移植手术都成功,这些手术背后有更多人被摘取器官。

被誉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十大人物之一的美国前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Bioethics)中心主任阿瑟‧卡普兰教授(Arthur Caplan)对这“为需求而杀人”的丧尽天良的活摘器官罪恶在中国大陆普遍存在,并年复一年地持续,而认为这“是全人类的耻辱”。

美国前智库研究员、《大屠杀》(The Slaughter)的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指出:目前问题的焦点已不是中共活摘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器官“是否发生过的问题”,而是这屠杀“规模究竟有多大”、“数字是多少”以及“是否仍在继续”等问题。

虽然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如葛特曼所说“就象研究星光一样艰难”,然而已捕捉到的大量“微弱的信号”的拼图已能让人感受到这些移植“奇迹”背后的巨大无边的罪恶。

中共前党魁江氏亲自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国际”公布了对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调查报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这与二零一三年八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二零零六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氏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共党魁江氏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灭绝迫害。其下达的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和驱动喉舌媒体制造的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内的铺天盖地的谎言与仇恨宣传,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活摘器官牟利成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之一。

据中共媒体报导,江氏曾四次会见中共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一级英模奖章。吴孟超是器官移植关键技术——免疫排异反应控制领域的领军人物,其对异体肝移植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的解决,使活摘器官产业化成为可能。到二零一零年,他本人就完成了四千多例肝移植。

中共军队将活摘器官杀人产业化、军事化

在江氏直接指使下,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期间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创举”,在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和军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总后勤部长王克和廖锡龙、副部长谷俊山、政委孙大发及卫生部长白书忠之流的全力推动下,在全国推广铺开,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医疗系统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结,形成规模庞大的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产业,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并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向海外媒体投书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1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十二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被宣布为“阶级敌人”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总后勤部负责监管统一关押、调度分配、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

这位沈阳老军医披露仅他本人经手伪造的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他指出:“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三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十一万例……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还因为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庞大的移植总量 巨大的血腥暴利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国际”公布了第一批大陆二百三十一家医院共二千零七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自二零零零年起,大陆各地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如雨后春笋,多如牛毛,连一些不够资质的小型、专科医院等都开始做人体器官移植。

据“追查国际”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在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十六万例,肝移植三点六万例,眼角膜移植十二万例。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各地武警部队医院等,都在迫害法轮功之后开始或者扩大了器官移植规模。其公布的一百家军队和武警医院就实施了至少六万例肾移植、一万一千三百例肝移植。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二零一三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四千二百三十余例,肝移植手术一千二百三十八例;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北京军区北戴河疗养院的一部份),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二零零七年四月,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同时进行六至九例的同种异体肾移植就达二十八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就曾主导该科室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完成十六例肾移植;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在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六的三年里实施了一百二十例急诊肝移植,受者为入院后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为患者入院四小时即行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份,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整个中共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可见一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通过一项紧急决议,代表欧盟二十八个国家的五亿公民,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欧洲议会议员里奥尼达斯•丹思基斯(Leonidas DONSKIS)指出:“我们无法忽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的性命被作为器官移植和器官攫取的原材料。这是二战和纳粹之后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我们决不能容忍这种恶行!”

河南禹州市法院官员为何“恼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开庭,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江(又名张振德)、党富强被开庭,北京的两位律师为张江做了无罪辩护。当时反响很大,有很多市民闻讯参加了庭审,第一次知道了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不违法,然而,后传出法院某些领导很“恼怒”,为什么?

将近一月过去了,张江的家人多次去法院询问法官李培,既然律师无罪辩护的那么清楚,为什么法院还不放人?李培都推诿说自己不当家,告诉家人说,三个月之后等消息。

近来获悉,对于庭审,法院某些领导很“恼怒”,说什么张江家人竟然请北京的律师来“捣乱”,还“不认罪”,这回非得重判张江不可!

这让人真纳闷,家属请律师为张江辩护,这是宪法和法律给予公民的权利,律师依法为当事人辩护,怎么就是“捣乱”了?

再说张江已经是七十多岁人了,一个农民炼炼功,身体好了,想告诉别人法轮功好,让别人也受益,这算是罪吗?难道禹州法院真要把一个七十多岁、老实巴交的好人推进监狱吗?!

从过去十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和判刑中,在全国范围内一再一再的上演着法官“法盲”的戏,例如,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法官李忠诚,违反“律师法”中“执业不受地域限制”之规定,不接收法轮功学员聘请的辩护律师代理手续,狂言:“不允许聘请外地律师”,野蛮地推搡律师和家属,叫人驱逐律师。李忠诚极力阻止律师到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四川什邡市法院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对法轮功学员周玉宝开庭。周玉宝在法庭上揭露自己遭刑讯逼供的事实,律师也出示由周玉宝的头颅CT检查报告单,要求公诉方出示讯问过程的录音录像,但遭拒绝。法官唐新和说出一番“法盲”论调:中国是中共一党专政,是共产党的天下,谁要到外面去宣传法轮功,就是犯法。遂非法判周玉宝三年徒刑。

也许正是这些法院法官们的“法盲”和维护“中共专制”的心态和表现,违背法律、天理,反而用邪恶和犯罪的心理看待法轮功学员和律师的维护自身权益和法律规定的正常行为表现,才因“不认罪”而“恼怒”,这正是公安、法院、检察院知法犯法的真实表现。

在过去十多年间,禹州市法院曾对多位大法弟子非法判七~十年的重刑。

张江被非法庭审的过程,请见明慧网报道:《河南禹州法院非法庭审两位法轮功学员》。

相关人员的电话:
公诉人: 董自华13569978066 0374-8168169
办案法官:李培 13937460463 0374-8351085 0374-8562219
禹州市法院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张景渠 院长 0374-8351999
刘雷英 副院长 0374-8351888 13903748188
李景玉 副院长 0374-8351226 13937458067
徐水清 副院长 0374-8351666 13569980777
吴西营 副院长 0374-8351026 13608438469
吴延成 副院长 0374-8351777 13937448656
李晓霞 副院长 0374-8351019 13503898689
孙 亮 纪检组长 0374-8351066 13903748186
陈红钧 政治处主任 0374-8351028 18737409696
赵风雷 法警队队长 0374-8351062 13569986239
王 超 党组成员 0374-8351018 18766817772
专职委员:张华伟 0374-8351076 13837481856
娄玉谦 0374-8366177 13837481856
政治处:关培红 0374-8351035 13949838972
李登辉 0374-8351319 13903998198
张朝焕 0374-8351038 13733629179
韩志华 0374-8361639 13837408389
郭耀栋 0374-8351059 15893796858
连彩虹 0374-8361316 13937468837
王国敏 13937476977
王占伟 0374-8361682 13849889290
李锐 0374-8351025 13903747995
孙伟博 0374-8351025 13513747373
党静 0374-8351015 15893797032
办公室:王宏伟 0374-8351077 13569986369
樊永华 0374-8351167 13700898668
魏冰 0374-8351056 13598965779
邵宏伟 0374-8351058 13938906001
赵晓娜 13782351366
立案庭 陈春阳 0374-8361895 13937483638
赵建平 0374-8351020 13937415839
马会娟 0374-8361737 13569976667
李哲亚 0374-8351020 13839018587
牛小松 0374-8351020 13938908788
康殿杰 13598995291
李晓锋 13733628638
张鹏 15038976206
刑庭 王俊友 0374-8351007 13839018539
朱琳 0374-8351208 13707609791
郭振生 0374-8351039 13700897705
李培 0374-8351085 13937460463
刘慧敏 0374-8351085 13569983700
李志军 0374-8351086 13569985377
少审庭 李俊红 0374-8351267 15136895666
李慧杰 0374-8351105 13523748989
郝建锋 0374-8361291 13803749028
郭淑丹 0374-8361379 13608436132
王少彬 13569928351
民庭 齐光辉 0374-8351099 18937496669
孟金湖 0374-8351080 13608438316
审监庭 张利卿 0374-8351051 13903998257
赵宽杰 0374-8351068 13608432131
潘建军 0374-8351031 13782326999
刘晓娟 0374-8351191 15137417087

禹州市检察院(区号0374)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任国强 检察长 0374-8168001 15936366566
刘娉婷 副检察长 0374-8168003 15936377771
闫颖超 副检察长 0374-8168006 13903748030
王明亮 副检察长 0374-8168007 13903998818
连彩平 副检察长 0374-8168008 18803998998
乔勇军 副检察长 0374-8168009 13608432106
王洪涛 副检察长 0374-8168011 13700899125
朱文峰 副检察长 0374-8168013 13782368999
张留敏 副检察长 0374-8168005 13938781888
蔡艳晓 副检察长 0374-8168018 13503742369
徐宏超 副检察长 0374-8168015 13837496888
郑春莹 副检察长 0374-8168017 13839017678
办公室
耿晓凯 主任 0374-8168089 13937433456
郝慧敏 0374-8168089 13733667792
李晓红 0374-8168089 13460582026
刘震 0374-8168089 18639718562
公诉科
马晓静 科长 0374-8168161 13569937175
高国强 副科长 0374-8168167 13598980788
胡永伟 副科长 0374-8168169 13608488869
董自华 副科长 0374-8168169 13569978066
王青钊 13569953110
张海涛 13938910999
艾中 13782246668
黄冠创 18639715055
潘会想 13663740200
王可可 15038956776
王冲 13937498619
政治处
宋文涛 0374-168381 13707600079
林禹红 0374-8168108 13839018599
李战胜 0374-8168051 13782350888
张若颖 0374-8168109 13903998269
闵丽娜 0374-8168109 13673816064
张婷婷 0374-8168109 13733628095
楚晓飞 0374-8168109 13837452175
赵哲 0374-8168109 13619886669
侦监科
王洪甫 0374-8168131 13700890585
朱星超 0374-8168139 13598981188
王晓晓 0374-8168139 13782225757
张冠九 0374-8168139 13608432136
杜中强 0374-8168139 13629889479
丁自领 0374-8168139 13937448233
高雨林 0374-8168139 13782310911
任红娜 0374-8168139 15837438866

禹州市委政法委办公电话号码(区号0374)
书记办 8279916
副书记办
连如斌- 8279711 2761718 15936308366
赵永鑫- 8279713 8339699 13569463999
郭松岭- 8279712 8331168 13569987708
孙宝林 8279718 8339898 13837407966
丁红超- 8279719 13803748836

主任办
刘占稳- 8279721 8118588 13937488589
周振峰- 8279729 13569937666
吴东勋- 8279726 8180880 13569921111

综治办 8279728
吴庆旭- 8201039 13700895321
董晓娜- 8116628 13693747858
宋国宾- 13639661999
杜创业 8110187 13782216999
边奇涛 13603748122

防邪办 8279720
陈玉敏- 8181606 13937498120
张晓华- 8182353 13839008763
李伟 – 8188817 13782301800
王永存- 13937419777
付中伟 8338881 13938917959
吕魁 8963963 13598952345

孟晓珂- 13733628728
换花 8992687

从“恶女人”到“贤惠媳”

文/大陆大法弟子 本人口述 同修笔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常人中,我是个极傲强的女人,得理不让人,人送外号:“恶物”。我和婆母的关系处的十分紧张,成天为鸡尿湿了柴的小事叮叮噹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和小姑子瞪眼磨牙,也是常事儿,弄的家庭不和睦。更为邻里说为笑谈的是:和小叔子死捶连打,闹的不可开交。当时丈夫在大队跑公差,也时常为此弄的很没面子。

有谁想象,象我这样的人在修炼了法轮功之后,换了新面孔,渐渐的变成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贤惠媳妇。

九八年修炼大法后,我始终记着师父的话做一个好人,在家里也好、在社会上也好都体现出一个好人来。

婆母有病期间,我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家务重,经济紧张。丈夫在开车,经营的不好,又加上他爱吃好喝,進饭店比進出家门还勤,可想而知,这钱是很难挣到的。但在照顾婆母以及婆母住院治病花钱上,我是用师父的这段话来约束自己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反思自己以前和婆母的恩恩怨怨都是自己不好,如今她有病在床,咱当儿媳妇的就应该尽孝,把她照顾好。自己除了照顾好三个孩子,还要照顾她的衣食起居,再累再忙,从不怨一声;她治病花钱我都主动担大头,不和弟弟、弟媳、小姑子争出多出少。

婆母病危期间,我发现她枕头下面压着五千元钱,第一时间把这钱送给弟媳,弟媳感动的说:老婆子还有私房钱?咱们还都不知道,搁别人还不私吞了,大嫂,你咋不打个埋伏呢?我说:我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咋能那样呢?

不久婆母去世,埋葬后收的礼钱有一万七千元,分账的时候,弟媳说她的客情大,留一万,给我七千,我也没作声,还有那五千私房钱她也没提,俺也不问。丈夫埋怨说:妯娌之间,你咋不争呢,任她尖刻。我说:我是炼功人,得按师父要求去做,常人要的我们不求,我们得到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丈夫不理解,说我是憨女人,不会争,我一笑了之。

酷刑面前生死无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魔及中共倾全国之力打压法轮功,电视上天天放毒,栽赃污蔑师父,毒害世人。我上北京为师父讨公道。九九年底,我和同修一起到了北京,在广场打出了某某厂工人要为大法师父讨回公道的横幅。结果被抓,送回本地看守所。厂领导恼怒至极,为脱净干系,立即做出了开除我的决定。

在看守所里,不管邪恶如何变换手法问讯、恫吓,都丝毫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我的回答一直都是:这么好的功法上哪找去,一炼到底。因为丈夫是大队干部,觉得我给他丢了脸,向公安表态:要回家治我,治不服我他都不姓某。结果丈夫的拷打和逼问都没有使我屈服。他说我太犟,把我送回娘家,叫娘家人治我。我被关到妹妹家,锁在一间屋里,生怕我跑出去再上北京告状。因为江鬼的邪恶政策把婆家、娘家、单位都株连上了。上了年纪的父母软硬办法都施了,逼问我一句话:只要向公安写个保证不炼了,他们就不追究了,咱们这里里外外几十口人都给连上了。我拉起跪地求我的父母说:“父母从小教我做好人,我都在心里记着。我们的师父就是教我们做好人,而且是更好的人,这犯了哪家王法了?”他们看我说的有道理,就也不管了。

二零零二年,本地公安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抓了我和多位同修关進看守所,要我招出所知道的法轮功修炼人员名单及其作为,我们都没说。恶人为了避开耳目,把我和几个同修拉到一个远离县城的野外护林房里,在这里演绎了一场妄想屈打成招的惨剧。

酷刑之一:就是把双手、双脚分别用手铐和脚镣铐住,把头塞進裤裆里,五折并一,用粗棍硬串臂弯和腿弯,一恶徒看着表,够十分钟就即停,若不停就会使人窒息。据说有多少刑事犯为此而屈打成招。可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是师父在保护的,没事!但我们都严厉的警告警察:“对好人用酷刑是犯天法,天会惩治你们的!”

酷刑之二:就是二十四小时轮番拷问,不叫睡觉的车轮战术。但同样在我们身上不起作用。

在看守所里,我们不配合邪恶,照样背《论语》、背师父的经文,照样炼功,并向同监室的犯人讲述大法的美好,揭露江氏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不叫当好人等事实真相。这些犯人看到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都很感动。有一个杀人犯泣不成声的说:“早知道有这么好的功法俺也炼的话,也不至于走到杀人这条路上。”

为了抑制迫害,同修们集体绝食。邪恶害怕极了,一车拉了六位同修强送省城劳教所。我们集体发正念,解体邪恶,咋去咋回。结果到劳教所搞体检,个个身患重病。有的血压高到二百二十,有的当场流鼻血,心电图检查,说我有严重心脏病,需赶紧住院治疗。劳教所不接,当天夜里又返回本地看守所。同监室的犯人都说:“这法轮功奇了,早上说咋去咋回,还真的咋去咋回啦,你说奇不奇。”这次我们都体会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对我这个软硬不吃的人,恶人更是恼透了。没隔多久,又把我送到市拘留所,妄想叫市公安往省城送。当他们得知我上次没送成的原因后说“这是县里在踢皮球,想把她推给咱们,赶紧打电话叫县里来接。县国安只好又把我拉回。”我警告他们说:“你们这样折腾人,把人整死了要负人命责任的,不准造谣说是自杀。”邪恶没辙了,通知家人病保了。

《九评》发表后,我就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但由于自己法没学好,个人修炼跟不上,只知道做事,结果被恶人告到公安。那年夏天,邪恶又对我动了大干戈。它们首先摆出了一个大阵势:多辆警车呼叫着开到我家住的街道上,几十个警察气势汹汹,把整条街都给堵了。几个恶徒闯進家里,不由分说,硬要押我上车。我这时心发一念:死都不随邪恶走。谁知此念一出,我立时一阵眩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闺女抱着孩子撵出门外,一看倒地的我,上前质问警察:“我妈犯了什么罪,你们还讲理不讲理,人成这样谁负责!?”街上的人也怒目而视。邪恶慌了“你们先救人吧”,然后招呼着驱车离去。这貌似强大的邪恶阵势瞬间化为乌有。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又一次呵护着我脱离了险境。

一家人其乐融融

由于自己多次受到迫害,前些年家里人对我修炼法轮功一直很抵触。丈夫虽知道我学大法变好了,但现在人很世俗,很注重现实,他总认为我是个直肠子的人,没有三回九转,跟邪党较劲没有好果子吃。把我看的很紧,不让我和同修接触,不准我随便出门;再加上孩子们一个个都长大成人了,面子也不好说,还说今天被抓、明天被关的,披黄皮的人(指公安,以前是黄制服)到谁家谁晦气。所以家庭环境搞的一团糟。加上丈夫这几年由于缺少自己的关心照料,成天嗜酒如命,脾气暴躁,一看见我就发火,好多次大打出手。有一次他指着我的鼻尖说:“你自私的很,这些年你看看给家里整的,里里外外不安心,你想想他们都承受的了吗?你还炼功人呢,给你们师父丢脸!”

这话无疑象晴天霹雳把我击醒了: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化我吗?好长时间,我都没有好好学法了,和同修们也没接触,抱着自己的观念,想哪做哪,自认为是好事就做,其实都不在法上,没有按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结果好多事做的不象样子,自己还觉得自己没怕心,常人不理解,骂俺是精神不正常。我反说他是有问题,不可救要。

在师父的点化下,同修找到我说:“不能光干事不学法。不按法的要求做,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要参加集体学法,按师父说的,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又给我送来了《精進要旨》和新经文。

此时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久旱的禾苗逢甘露啊!夜深人静了,丈夫熟睡之后,我悄悄的拿起书,躲在隔间小屋里,把灯光遮起来学法。师父的话象重锤猛敲着我的心:“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3]我扪心自问:你天天静心学法了吗?你实修自己了吗?你会向内找吗?你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你是在证实法还是在证实自己?一连串的自问一时还找不出个答案来。

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中,师父又借同修的嘴点醒了我的困惑:要修好自己必须改变人的观念,不断的改变不好的家庭修炼环境,理智、智慧、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把自己溶于法中。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的心里也越来越亮堂了。我找出了自己在党文化毒害下形成的习惯性思维执着,把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因此带着强烈的怨恨心、争斗心去做事,不但救不了人,还把许多事给弄砸了。

我要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对脾气暴躁的丈夫,我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4],无微不至的关心他、照顾他,让他感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我心里只存一念:既然咱俩有缘,你就是为法来的,我就要救你。我的行为感动了他,他说了一次真心话:“我心里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是你男人,我能看不见吗?就是铁石心肠也被你软化了。只是共产党太邪,历来整谁手软过?我当过干部我能不知道,它说姜在树上长着,你就只能跟着它说是,顺着它过去就行了,考究不了个名堂。这样吧,我知道你们劝退是好心,你看怎样把我这个党员给退了,啥名都行,咋办咋好。”

丈夫态度的改变,无疑给家庭带来了阳光,一大家子我也没怎么说,都改变了态度。

我那个尖刻的弟媳妇在某公司上班,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我嫂子炼了法轮功,人变的可好了,过去说话多凶啊,现在可贤惠了,仁义德道的;家庭利益不争不要,一大家子有事了,都是人家多担待,不叫任何人吃亏,总是乐呵呵的想别人好。并告诉小车司机出车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幸福平安,还帮我劝退过。

我妹夫是党员,原先劝他三退,死活都说不醒,还说难听话。我这一变,丈夫一退,他也没再咋费嘴就退了。

我外甥女研究生毕业,在大学任教,那可是有知识人,过年回来探亲,也被我这拙嘴笨舌的人给劝退了。我明白,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在做。

不管修炼的路上怎么坎坷,面对面讲真相的事情一直在做,不同的是过去劝三退有做事心,讲究劝退人数多少,多了就高兴,少了或没劝成,心里就郁郁寡欢;现在不一样了,我把劝退和修心联系起来,不顺利了向内找,看自己哪错了,在劝退的过程中不断修去自己的怕心、面子心等等一些私心杂念;而修出的是慈悲心,看现在的人都苦,被邪党欺骗还不知,多危险呀。从而更唤起抓紧抢人救人的善心,把这三件事做得更踏实、更耐心。

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不知讲了多少人。但我心里明白一个概念: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一切按师父说的做,就是走在师父给铺好的路上。

我丈夫原先在安装队做的活,要不来的工钱都解决了,结不了的账都结了;儿子办的小商业门市开的也很红火,一大家子里里外外其乐融融。我知道这都是咱修大法带来的福份,也是师父给我开创的一个稳定宽松的修炼环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日媒解释习近平笑与不笑的内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三(11月12日)上午结束访问中国大陆、前往缅甸出席东亚峰会。安倍第二次执政后首次访问中国大陆的最大成果无疑是实现了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会谈,并围绕首脑会谈发表了改善关系共识文件,从而实现了与中国“破冰”改善关系的突破。

日本国内连日热议习安会和今后的中日关系,其中富士电视台周二(11月11日)晚播出了安倍在北京接受独家采访的录像,令两天来日本社会不少“中共领导人傲慢无礼”的议论降温。

不可公开对日方笑

录像是安倍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会谈和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开幕式后当晚录制的,对富士电视台关注习近平与安倍握手时板着面孔并不听翻译转达安倍致意,安倍说,“刚见面握手时是感到有点不自然,但是会谈后他就渐渐有了笑容”。对后来日本传媒也拍摄到峰会开幕前,习近平夫妇与安倍夫妇握手、拍照时,习近平微笑着与安倍握手,安倍说习近平还说了“第二次见面了就是朋友”。

安倍神态轻松地对富士电视台说明习安会的场景说,“可能我与习近平是同一时代的人,所以我们说起话来感觉没有代沟”。对习近平是不是因为顾虑到国内反日气氛所以不笑的问题,安倍回答“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国情吧”。

富士电视台周二晚在另一个最近人气上升的政论节目中讨论习安会和今后的中日关系,应邀出席节目的安倍政权前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对习近平与安倍会谈前不笑地握手场面也说,“不能笑,以前有位中共国防部官员与我公开握手拍照时笑了,回去就被撤职”,但他没指明那名中国官员的名字。小野寺认为,习近平与安倍会谈前握手不笑的态度是摆给中国国内看,而后来习近平微笑地与安倍握手可能反映了习安会的和睦气氛延续。

同节目另一名嘉宾、东洋学园大学华人教授朱建荣也表示基本同意小野寺的解释,他也说“再见面就是朋友”。

摘取荆棘外交果实

通过实现习安会,“破冰”的中日关系即将进入事务磋商回避东海冲突的海上联络机制的阶段,据日本防卫省传出的消息,如果进展顺利,明年春天就可能开始实施该机制。

“破冰”的中日关系也开始带动日韩关系“溶冰”,在习近平与韩国总统朴槿惠会谈中达成恢复中日韩外长、首脑会谈的意向后,安倍在中国还与朴槿惠实现了峰会上“邻座交谈”。

虽然安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谈把普京访日讨论领土纠纷的计划从今年推迟到明年,但对安倍来说,荆棘外交的成果已够显著。安倍周二晚在北京召开的记者会上也高调重申“日中相互必要,即所谓切也切不断的关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长期没实现首脑会谈非常遗憾,但这次我与习近平主席实现了会谈,是日中向改善关系踏出的一大步”。安倍还说“国境相连的国家会生出各种课题,所以需要不断对话,我相信无论什么课题,只要通过首脑坦率对话就能找到解决对策”,表示他有意继续首脑会谈来解决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纠纷。

安倍还宣称“对地区和国际社会持有和平与安定责任的日中两国已向世界发出了我们回到战略互惠关系原点,发展合作关系的强烈讯息”。

安倍访问中国大陆期间展示了近来在日本少见的神采,可能这次访问中国大陆摘取的外交成果也增加了安倍对日本盛传他快将宣布解散国会众议院举行大选的内政谋略自信。

来源: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