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17穿帮 G20受冷落普京提前离澳

da3e7ce9c1e
普京离开下榻酒店前往布里斯本机场 (图片来源:卫报;摄影:杰森.里德/路透社)

希望之声2014年11月17日讯】(编辑:李明)G20会议最后一天(16日),西方领导人就乌克兰局势及马航被击落等,频频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施压,在各国领导人的冷待下,普京提前一天离澳回国。

据港媒报道,G20会议上,西方多国领导人冷漠对待普京。他们认为,乌克兰局势令人不满,欧盟准备经济制裁俄罗斯;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峰会上向普京说,要他尽快从乌克兰滚蛋。澳俄关系因MH17事件趋于紧张,东道主澳大利亚方面曾表示要在峰会期间“放倒”普京。

报导指,俄电视台声称,马航MH17是被乌克兰战机Su-25击落,展示卫星图作证。但记者发现有多个穿帮。如:标志错位、图片是拼凑的、机型错误、同一张图片早已出现在网上等。

在G20峰会期间,布里斯本市中心,数百人举行示威声讨普京。他们指责普京对马航MH17客机于7月中旬在乌克兰东部坠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事件298名罹难者中包括38名澳大利亚居民。

马航事件再次令出席G20峰会的总统普京尴尬,西方领袖频就马航被击落一事向普京施压,在各方冷待下,他周日缺席了会议午餐并提早回国。

责编:林舒雅

Advertisements

澳洲法轮功学员要求法办迫害元凶(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记者夏纯清堪培拉採访报导)二十国领导人峰会(G20 Summit)期间,法轮功学员在布里斯本举行的活动受到媒体和公众瞩目并得到当地警察的协助。

峰会结束的当天,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习近平访问澳洲抵达第二站——首都堪培拉,在他入住的凯悦酒店(Hyatt Hotel)周围和车队必经的路口,来自澳洲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举行和平反迫害,得到了民众和堪培拉警方的支持,“法轮大法好”、“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等横幅,再次清晰的展现给当晚抵达的中共国家主席和随行团队。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1
各地法轮功学员在习近平入住的凯悦酒店周围拉起横幅。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2
警察制止不明真相的学生製造事端。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3
习近平车队经过法轮功横幅。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4
法轮功学员在飞机场通往凯悦酒店的必经路口等候习近平车队。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5
法轮功横幅在习近平车队必经的高速路旁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6
警察保护法轮功横幅不被旗子遮挡。

周日当天的天气诡异多变,细雨寒风伴随着一整天,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在某些中领馆官员的指挥下,多次上演试图遮挡法轮功横幅的闹剧,但最后都被警察制止。过往的民众,或多或少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表示留学生的行为令人遗憾,并希望这场惨烈的迫害能立即停止。

警察多次制止留学生遮挡法轮功横幅

当天清晨,得知法轮功学员在凯悦酒店后门的街对面拉起了横幅,中领馆也匆匆调集近二百学生提前半天,打横幅、竖中共国旗,并强行钻入法轮功横幅和隔离栅栏之间,用身体挡住横幅、用血旗遮挡横幅。法轮功学员被迫将几面横幅移开。直到下午,警察开始干涉,几次警告学生不能用两边的旗子系在一起遮挡法轮功横幅。一些被操控的学生不听警告,一位警察上前解开了他们的旗子,使法轮功的横幅完全不被遮挡。

晚九点三十分前后,当习近平的车队快要接近酒店,一位警察站到了隔离栅栏之后的法轮功学员和留学生之间,保护学员。车队经过时,留学生故意挤撞学员,并拉扯横幅,被警察制止。当三个学生分别伸出血旗试图遮挡法轮功横幅,被警察将旗子直接拽出,扔到草地上。

就这样,一个法轮功横幅——中英文双语“停止迫害法轮功”,一片红色背景中清晰展现在正对酒店大门的位置。

在一个交叉路口转盘的一边,法轮功学员的数条横幅非常突出,接近午后,几个被调集来的学生试图强行把一个长条横幅举在法轮功横幅的前面,学员们平和地向他们讲真相,他们拒绝后退。当两位警察巡逻至此,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就立即要求学生后撤,然而那些学生不听,其中一位女警只说了一句:“这很简单。”接着抓起那几个学生的长条横幅,扔到了后面的草地上。过了不久,这些学生没趣地离开了。

还有一处,法轮功学员挂起了非常醒目的大型横幅——“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然而一些被操控的学生用高音喇叭,怂恿来挤占横幅前面的位置,两位警察立即走过来,明确告诉他们这样做不允许,并看着那些学生后退并散去才离开。

此外,在离开机场后的高速路上,法轮功横幅迎面展现给了习近平车队,之后在车队接近酒店的第一个街角,一片醒目的横幅也让习近平无法迴避澳洲法轮功学员的诉求。

堪培拉民众热心支持

当天上午,蕾切尔(Rachael)和丈夫的家人在凯悦饭店共进早餐,走出酒店后门后,便看到留学生用多面中共血旗遮挡法轮功横幅的一幕,感到很奇怪。当得知原委后,她表示:“任何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分享自己观点的权利。”她认为留学生的做法是错误的、不可接受的。

大卫(David)和玛格丽特(Margret)对法轮功比较了解,因为就住在中领馆附近,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阅读过资料,他们很认同法轮功学员不懈讲真相的努力,也表示:“留学生们如此不恰当的行为(遮挡法轮功的横幅),不应该发生澳大利亚。”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7
布莱斯∙米勒(Bryce Miller)先生表示心永远和法轮功学员们在一起

布莱斯∙米勒(Bryce Miller)先生开车路过好奇地停下一探究竟,他告诉记者,曾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几年,非常向往中国,也了解一些中国的现状,他说:“我希望法轮功坚持下去,我的心站在他们一边,希望迫害能尽早被制止。”

戴着照相机散步的园林设计师丽萨(Lisa Crossley),在和一名来自墨尔本的年轻女学员交谈,并了解了法轮功学员此行的目的后,对记者表示:“我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很多澳洲人对于人权的概念很少考虑,因为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意识不到她的珍贵。”

2014-11-16-minghui-falun-gong-g20summit-08
丽萨∙克罗斯理(Lisa Crossley)女士表示支持法轮功

指着不远处澳洲国会大厦的尖顶上飘动的澳洲国旗,她说:“一开始,我并不欣赏这个设计,但当设计师告诉我们其含义是,‘人民是这个国家的主宰,政府永远在人民的监督之下’,我现在很欣赏这个设计理念了。但在中国的现状却正好相反。”

她说:“八九年天安门惨案发生时,我还是高中生,当时的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澳洲人非常自由,无法体会被剥夺基本人权的滋味。”她希望法轮功学员能坚持下去,希望能够早日制止迫害,和中国的家人团圆。

中共摧毁人类的道德

中国问题专家凌晓辉博士从悉尼来到堪培拉,希望习近平能够了解到法轮功的真相,做出正确的选择。他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活摘器官的暴行是对人类道德的摧毁。

他说:“其实法轮功是对所有人、所有政府、所有国家、所有民族都有百利无一害的,对人类社会来说是非常大的贡献。但是唯独在中国,在法轮功的发源地,被中共迫害。而且这种迫害是惨无人道的,是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所有邪恶的手段都用上了,包括把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活的摘掉,去当商品来贩卖。这已经是公开的,并且是在政府军方这样一种控制下做的。”他表示中共是在非常周密的对好人的迫害,中共实际上就是在对人类道德的摧毁。

他希望习近平能够真正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顺应天意,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法办迫害元兇。

接下来的几天,法轮功学员还会继续请愿,也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好”,中共对无辜善良百姓的迫害,不能再延续了。

中共酷刑:掐大腿、打大腿、踩大腿、劈大腿……

文/诚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打大腿根、阴部、乳房,使劲拔她的阴毛,别留下明伤。”这是在山东女子监狱集训队,恶徒何福香在教唆犯人毒打青岛市南区辛家庄法轮功学员崔玲时所说的话。

二零零三年夏天,北京昌平法轮功学员崔湘君,被劫持到位于大兴区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受到残酷摧残。有个武警看到他身体上大面积的伤痕瘀紫,两大腿的内外最为严重。这个武警后来投书海外,在提到这种酷刑时说:猛踢大腿根部,人最疼痛难忍,既死不了人,又让人最痛苦。

人的大腿,特别是大腿内侧,遭到击打后,受到的伤害很大,能让人痛不欲生,但又很难看出外伤。因此,这个地方也就成了中共恶徒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惯常行凶的部位了。

对大腿的掐、拧、抠、捏、拽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女队一中队主管队长尹桂娟,有着卑鄙阴暗的性格特点。她有一个习惯,每次暴打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偷偷的秘密进行,手段凶残下流,她往往先扒下被迫害人的衣服,叫犯人去掐大腿内侧的肌肉。

图牧吉劳教所的男性警察在摧残男性法轮功学员时,也擅长这一阴损的招术。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忠,二零零八年一月,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二中队。同年十月份,警察周建国指使犯人头子张喜海折磨王建忠。张喜海掐王建忠大腿内侧的肌肉,导致两条腿肿胀起来,肤色紫黑,连上厕所都蹲不下。

吉林省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成权,二零零三年二月被劫持到吉林监狱。金成权被一天几次拖到水房折磨。警察一天之内还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两腿内侧一块块黑紫结满了血痂。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贾淑英,二零零三年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狱侦科长肖林曾将她的肋骨踢折。在她肋骨骨折期间,犯人王凤春领一伙犯人把她按倒在地上,脚踩着头,两手背靠在腰部,脸贴在地上,然后在贾淑英大腿里连掐带拧一阵。贾淑英感觉腿里发热,到晚上在厕所里一看两大腿里面全是黑黑的豆子,一排排的没有一点好地方,有的地方按指甲的形状被挖去好几块肉,旁边一个犯人看见吓的“妈”的一声就跑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赵素环在马三家被隔离、体罚、暴力殴打,她的两条大腿内侧被警察张秀荣用手指甲连抠三天。皮肤被抠掉后,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日整夜不让睡觉,关在厕所的门后。

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蒋云宏,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当天夜里,蒋云宏就遭到刑讯逼供。恶人将他双手铐在一张独凳两侧,强迫坐在上面,强制不许合眼。两、三天后,恶徒们对蒋云宏实施了更加残暴的酷刑,除了拳打脚踢外,还用手铐采用多种方式强铐,致使蒋云宏几次昏倒在地。有个最残暴的恶人,残忍的用双手恶狠狠的抓、拽、捏蒋云宏的大腿肌肉,又用拳头砸,后来还用膝盖顶、用脚踩,使两条大腿钻心的剧痛。

拳击大腿

山东苍山县新兴镇中学化学教师孟斐,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正在办公室备课,被新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而后又被劫持到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

九月八日,孟斐在劳教所八大队遭受酷刑。两个警察和两个劳教犯,把孟斐铐在铁椅子上,前后左右夹攻,警察孙丰俊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鼻子和嘴里流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衬衣、浸透了裤子。孟斐说: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样对你们不好。我学大法做好人……正说着,孙丰俊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大腿上,感觉刺骨的疼,孟斐流下了眼泪。孙丰俊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后边的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疯狂的折磨持续两个多小时,直到快休克了才作罢。

后来,警察又强行将他拉到医院灌食,铐在床上打针,陪护他的人把孟斐的血衣剪了下来,只剩下裤头。只见孟斐全身黑紫,两条大腿更是吓人,真是体无完肤,面目皆非了!连陪护的人都哭了。

这种酷刑在重庆永川监狱还有一个名称,叫“打麻辣鸡块”。原重庆北碚区医药公司职工刘开放,二零零八年十月至二零零九年五月,被劫持至永川监狱十七监区迫害时,遭受过这种酷刑。恶人用拳击打他的两大腿内外两侧,着重打麻筋。打后青肿,行动困难,不能下蹲解便,只能用双手支撑在蹲位两旁的瓷砖上半蹲着解手。

踢大腿

山东省沂南县原大王庄乡有一帮乡干部,用老百姓的话说,连土匪都不如,是一群十足的恶棍加流氓。本地陡沟村的农妇杜永兰,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被绑架到乡政府办公室的东边屋里。乡干部王现永逼她脱光衣服。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个拽着杜永兰一只胳膊,另一乡干部薄存起一手死死的抓住她的一个乳房,一手持电棍狠狠的往她身上电。后来这十来个男乡干,两人一伙轮流脚穿皮鞋猛踢杜永兰的两大腿、腰、臀部。这边的人把她一脚踢倒并指令说:快坐起来;刚坐起来,那边的人一脚又踢倒,坐起来再踢倒。

也是在同一天,陡沟村另一农妇秦洪芹也遭到了这样的残害。她也是被脱光衣服,由几个恶徒轮流用大皮鞋猛踢臀部、大腿。恶徒李永宝站在她的大腿根上,用皮鞋向下踹,疼的秦洪芹上身在地上来回滚。王现永边打边说:今晚上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脚踩大腿

今年五十六岁的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岳春华,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的迫害。二零一一年九月初的一个下午,队长说要“规范”一下岳春华的行为,就令一帮身强体壮的犯人将岳春华反绑后掀翻在地,一犯人骑在岳春华的身上乱扎,用肘关节顶她的脊背,其他犯人对她乱踢、猛打,扯头发。之后又把她拉起来立正站着,用力踩她的十个脚趾,踩得鲜血淋漓,然后再将她推倒,把她的大腿掰开,几个犯人使劲踩岳春华大腿内侧,踩得青一片紫一片的,一直折磨了几个小时。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有这两种非常毒辣的摧残人大腿的方式:一种方式是,由体重二百斤的壮汉跳起来,趁下落之势狠力蹬踩法轮功学员的大腿,如此反复直至壮汉筋疲力尽,被害人双腿肿如水桶,无法起立、行走,多处流血或挫伤;还有一种更残忍,就是用横截面为正方形的尺寸约2.5厘米的硬木棍,集中冷不防击打大腿上离膝盖10厘米的范围之内,用几分钟的时间集中猛击,所击部位二十分钟之内就会肿起,高达两厘米。所击部位准确,肿起部位界限清楚,以后就随时用棍棒戳击敲打这个肿起区域。很多法轮功学员从大腿往下全部发黑,有的象涂了墨、有的象黑紫相间的花岗岩。整个过程如何打、打哪个部位、击打后多长时间肿起来、然后又如何戳击这一区域,凶徒们都掌握的很好。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开服装店的法轮功学员贾海英,曾被非法劳教四次。第四次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遭迫害时,她的双腿近乎残疾。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警察李丹把贾海英骗到二楼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屋子。管教科的男警察马夏斌喝令贾海英站直了。贾海英因乌兰浩特的警察迫害,根本站不住,摔倒在地上。马夏斌恼羞成怒叫来六七个犯人包夹,将贾海英带到女厕所,逼她屁股坐在一个凳子上,两个小腿搭在另一个凳子上,再让包夹按住贾海英的头部、身体和脚部,指使包夹跳到两条腿上猛踩,说:“哪条腿站不住就踩折哪条腿。”两条腿当时就被踩成骨折,贾海英惨叫不已,疼得鼻涕、眼泪、汗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劈击大腿

2013-12-22-kuxing-wb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有一种酷刑就叫劈腿,那是将人的两腿硬生生的劈开成一条直线,非常残忍,一下就能把人的韧带和肌肉给拉伤了。这里讲的劈击大腿,是恶人用武术招术摧残法轮功学员的一种形式,也相当毒辣。我们看具体的实例:

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孙建中多次遭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孙建中在丰润看守所绝食。看守所所长于从瑞把他绑在死人床上,手分别绑在两侧床腿上,脚戴跑镣拉开,紧绑下面两床腿,跑镣紧到一条直线,挨不到床。不准睡觉,二十四小时犯人值班,有良知的犯人一边推拉一边说,千万别睡觉啊,我们全挨整;不明真相的犯人被利用着拳脚相加。有一个犯人摆腿劈下,击中他的左大腿,那一下就把他的大腿骨劈坏了。

如此绑了七天七夜后,他的左侧身体不听使唤,知觉很弱,后背是巴掌大的溃烂褥疮,左大腿后侧大面积紫青黑。后来半年左右,左侧身体才恢复,左大腿长个骨结子。

竹板打大腿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秀芳,曾被劫持到看守所,一个崔姓警察,用一条一米多长、一寸多宽的厚竹板子暴打了三十多板子,打得她整个臀部和大腿紫黑一片,成了一个黑紫色的大血饼。

硬塑料管钻大腿

在中共的黑窝里,有一种专门毒打人的直径有一寸的白色硬塑料管,被称为“小白龙”。这种小白龙也常用来毒打法轮功学员的腿部。有一种摧残的方式非常特别,就是把“小白龙”的管口割成十字型,然后再钻人的身体。

2004-11-4-yinmahe-04
酷刑演示:“小白龙”钻窟窿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史春峰等一群警察和恶人将法轮功学员黄跃东绑到床上,用“小白龙”钻其大腿内侧,两腋窝内侧,各钻出四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致其软肋骨折,胸腔穿孔透气。还在其大腿里侧拧出了粗擀面杖大的两个洞,然后放上盐,用牙刷刷,再用电棍伸到那两个窟窿里电,手段极其残忍。

中共凶徒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是专找身体上的薄弱环节进行的。大腿这个地方摧残起来,既隐蔽,又不露外伤,还使人痛不欲生。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施虐该有多残酷啊!

中共法院院长的法盲行径

文/他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河南许昌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江、党富强被非法开庭,北京的两位律师为张江做了无罪辩护。当时反响很大,有很多市民闻讯参加了庭审,第一次知道了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不违法。

将近一月过去了,张江的家人多次去法院询问法官李培,既然律师无罪辩护的那么清楚,为什么法院还不放人?李培说自己不当家。最近又获悉,对于庭审,法院某些领导很“恼怒”,说什么张江家人竟然请北京的律师来“捣乱”,还“不认罪”,这回非得重判张江不可!

这就怪了,张江犯不犯罪应由法官根据事实、法律、证据、证词等定夺。法院的领导怎么能越俎代庖呢?再看看这些领导恼怒的原由,竟然是人家请了北京律师和当事人“不认罪”。当事人不认罪是很正常的啊。作为被告来讲,法庭上不就存在着两种态度吗?一个是认罪,一个是不认罪。有罪的人认罪这是正常的,那么无罪的人认什么罪呢?再者说,当事人有没有罪,应由法官根据事实与法律来判定,法院领导能把所有被抓的人,哪怕是没有丝毫罪错的人都推定为有罪吗?

是不是律师作了无罪辩护就是捣乱呢?要是那样的话,恐怕相当一部份律师都要被视为捣乱了,因为很多律师都为当事人作过无罪辩护。其实律师的辩护不也就那么两种吗?即使律师知道当事人有罪,他也要根据法律尽可能的为当事人找轻判的理由,不然人们请律师干什么?要是无罪,那更要为当事人作无罪辩护了,这是律师的职业道德问题,法院领导管得着吗?

然而,禹州市法院的某些领导就是要管,仅仅根据这两点还要给当事人重判,真是个法盲!

需要指出的是,十五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判决全部都是非法的,因为法律上找不到任何一条为法轮功学员定罪的依据。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何况中共公安部、国务院公布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可是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非法的判决却一直上演着,有些法院领导的表现完全是执法犯法。我们看几个法院领导法盲的例子。

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院长:我不怕违法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孙涛女士非法开庭。八点五十分,两位辩护律师到达法庭门口,却被法警拦住,要求对律师进行安检,否则不允许进法庭。律师当即指出法警此举违反了最高法院关于律师不安检的规定,而法警却说执行的是本院的规定。律师要求法警拿出本院的安检规定文件,法警拿不出,也无法提供其他合法的依据,只是一味要求律师配合。律师严正指出没有义务配合违法行为,并问法警为什么不执行最高法院的规定。

这样僵持有十分钟,该院分管刑事的副院长王惠上来说:“我不怕违法,我来搜。”说着就动手强行搜身。

辽宁本溪市明山区院长:把北京律师辞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辽宁本溪市明山区法院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法官季蕴芹违法对律师团强行安检,众律师拒绝配合非法要求。庭上,法官季蕴芹言辞刻薄,大声逼迫十二位学员辞退北京律师,她说:“要么辞退律师,要么继续开庭,回答!”庭下,明山区法院院长说:“只要你们把北京律师辞退了,法院出钱给你们请当地最好的律师。”

院长为何如此怕北京律师?宁肯花钱为当事人请当地律师,也要把北京律师辞退,还不就是怕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吗?另外,谁见过法官逼当事人辞退律师的?请不请律师,请哪里的律师,是人家当事人的事,你法院院长管得着吗?你出钱为人家请什么最好的律师,你是人家什么人?那不是愿意自己花钱犯罪也不愿北京律师做合法的辩护吗?

江苏连云港赣榆县院长:若以后上诉,千万不要改判

二零零五年三至四月间,江苏连云港赣榆县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遭到威逼利诱、酷刑逼供。警察还非法制作假证明、伪造罪证。当这些“证明、证据”转送到赣榆县法院后,刑庭庭长陈庆太等迟迟无法审判,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上诉。院长王宝鸣赶紧向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副院长范群电话汇报,说:这案子证据太软,不硬,若以后上诉,千万不要改判。

一审案子还没有审,院长就开始为以后可能的上诉作打算了。明知道所谓的证据判不了法轮功学员的罪,还非要判,真是荒唐。

湖南衡阳中级法院法官:“我们院长不懂法!”

二零一三年二月,湖南省耒阳法院秘密开庭,一审诬判法轮功学员熊秋玲三年徒刑,所谓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熊秋玲上诉至衡阳中级法院,聘请律师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为熊秋玲作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熊秋玲女士。

同年六月,衡阳中级法院将终审判决书送给熊秋玲,撤销了一审对她所有罪状的指控,却换了个“窝藏罪”,诬判熊秋玲三年徒刑。这个窝藏罪怎么来的?原来是到她家做客的湘潭法轮功学员黄朵红女士和她一同遭绑架,这就算她窝藏了。

人家上诉的理由非常明确。作为上一级法院来讲,也只能在原有案情的基础上,依照法律进行审判。可衡阳中院的领导却来了个偷梁换柱,而且还不进行开庭审判,直接就那么下了个终审判决书算是了事,全当儿戏一般。难怪连法官都说:“我们院长不懂法!”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这些法院的领导竟敢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他就不怕日后遭到清算?在这些人的意识深处,他们一向认为,只要中共不倒台,谁也清算不了他。别看中共定了个什么法官要为案件终身负责的条文,那是给老百姓看的。他要不违背法律,按照中共上层的旨意诬判法轮功,他就升不上官。在他这个法院领导的位置上,他就得听中共的话。中共叫他判谁,判多少,他就得照办。

而且中共一些法院的领导,他根本就是不懂法,他只知道照着中共上层要求的去做。例如,被称为中国首席大法盲的曾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王胜俊,文革上大学时学的是历史。他曾提出过在对待死刑判决问题上要有两个依据:一个是要以治安总体状况为依据;另一个是以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为依据。那只是对死刑犯这样做吗?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决,不都是中共以所谓的治安总体状况,或什么感觉为依据而做的吗?最高法院院长就这样违法,其他的各级院长们,在具体处理法轮功案件时,又怎能不违法!

当然,也有一些法院领导学的就是法律,他们确实懂法。可是在中国特有的法制环境里,他们放弃了本应有的职业操守,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选择性的当起了法盲,而且这些人还特别会钻法律的空子。对中共邪党来说,什么样的人适合当法院的领导,只有法盲最合适。

看清中共邪教的欺世谎言

从2014年5月份山东招远杀人案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近一段时间,云南省昆明市及一些郊县的“六一零办公室”在昆明五华区和郊县大量散发一些小册子,上面有诬蔑法轮功的内容。

“六一零办公室”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类似“中央文革小组”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

法轮功教人向善,而中共一直迫害民众,并对民众进行宣传洗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可是中共邪教为了欺骗外界,把“六一零办公室”对外谎称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简称“防范办”或“防邪办”,不过是贼喊做贼的伎俩。

其实早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云南“六一零”就授权给昆明市五华区“六一零”,编印这类攻击、诽谤法轮功、欺骗民众的小册子了,其内容都是一些早已被揭穿的栽赃和诬陷,“六一零”曾经沉寂了一些年,没有散发这类小册子。

如今,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难以为继,江泽民本人在全球30多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被起诉,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及大量江氏集团的爪牙纷纷在中共的内斗中落马,遭到各种报应,中共江氏集团惶惶不可终日。如今,昆明“六一零”又这样散发这些脏东西,重炒那些“冷饭”,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在那些小册子里,“六一零”主要就是利用山东招远凶杀案和“全能神”教来抹黑法轮功。还有是重炒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诬陷法轮功的各种低劣谎言。

那么,我们就不得不从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的山东招远杀人案说起,来揭穿中共谎言,让云南的广大父老乡亲看清事实真相。

一、中共制造的诬蔑法轮功谎言在山东招远杀人案中破产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山东招远市发生一起暴力袭杀案,一个在麦当劳用餐的女子被打死,为转移民众关注当地官员贪腐的视线,中共声称杀人者为“全能神”邪教的信徒。

“全能神”邪教杀了一个人,可中共邪教至少造成八千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全能神”邪教和中共邪教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大陆媒体纷纷引用《法制晚报》报导称,该凶杀案系某邪教人员所为,并列出了中共官方认定的14种邪教组织的名单,其中,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认定的邪教有7种,公安部认定的邪教有7种。人们发现,一九九九年被江泽民诬陷为邪教并铺天盖地诬蔑打压的法轮功不在这14个名单中,原来中共自身认定14种邪教的法律文件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根本没有法律和道义的依据。那么显然,这些年来,无论以何种形式迫害法轮功当然也都是违法犯罪行为。

然而,六月三日中共媒体上又登出所谓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公布的邪教组织名单,诽谤法轮功,但所谓的“反邪教协会”是一个“社会团体”(见百度注释),所以它不具备法律认证资格,更不可能替代或推翻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及公安部的确认。其实,“反邪教协会”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炮制的,是由一群中共的党棍冒充民间组织,招摇撞骗,血口喷人。这个贼喊捉贼的“邪会”并不针对什么邪教,而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而纠集起来的非法组织。

其实中共根本没有资格给任何信仰定性。法轮功教人向善,修炼者来去自由,而中共却把法轮功学员关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和酷刑折磨,强迫他们改变思想,两相对比,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中共曾于2000年下发“公通字39号”文件认定了14种邪教组织,当时江泽民一手发起的迫害法轮功正处于高潮,可是中共当时自己发布的认定邪教文件中,却没把法轮功列进去(且不说中共自身就是邪教,根本没有资格认定谁是邪教),这说明,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诽谤,即使在中共内部也是不被认可的。

大陆正义律师们这些年来一直用这两个文件,替被中共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中共法盲法官们的反应比较一致:傻眼!谁也没有想到电视、媒体揭批了这么多年的法轮功,即使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合法的,那么显然无论以何种形式迫害法轮功当然也就是违法犯罪行为,这是让中共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吃惊和不敢面对的。

这两个文件后来被中共悄悄隐匿起来,这次因招远杀人案第一次向全天下人们公之于众,尽管发现谎言露馅后,江泽民集团又欲盖弥彰的推出贼喊捉贼的“反邪教协会”重复诽谤法轮功的老调,企图掩盖这个大漏洞,但覆水难收,为时已晚,让人们都看到了原来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以权代法搞的一场害民政治运动。

法轮功强调以“真善忍”为原则进行心性修炼,严格要求修炼者提高自身道德水平,是正法修炼,如今已弘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上亿,被誉为“高德大法”(在香港、澳门、台湾都随处可见法轮功修炼者公开炼功的身影),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获得各国褒奖和支持信函3000多项,法轮功的著作被翻译成40种语言在世界发行,这样一个教人向善,使亿万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和邪教压根都不沾边。

天理昭彰,邪不胜正,中共邪教可以谎言欺世一时,但是随着法轮功学员们不断以大善大忍的慈悲之心向世人澄清事实,讲明法轮功真相,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让人们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质,越来越多的人们已认清了中共无理迫害好人的丑恶嘴脸,并用实际行动远离中共邪教,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真善忍”的光辉已照耀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呼声响彻全球,一亿八千多万中国人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各级邪教组织。江泽民和中共邪教制造的诬蔑法轮功谎言已经破产。

为什么说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其实,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不仅具有一般宗教的形式,而且还具备六大邪教特征:(一)编造教义,消灭异己;(二)崇拜教主,唯我独尊;(三)暴力洗脑,精神控制,组织严密,能进不能出;(四)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励为教牺牲;(五)否定有神,扼杀人性;(六)武装夺权,垄断经济,有政治经济野心。

正教和邪教的区别

正教:信神、敬神。讲重德,讲行善得福报,以仁、义、礼、智、信,规范人们的言行,教人向善。以育化人的道德和拯救人的灵魂为目的。

邪教:邪教宣传歪理邪说,破坏神传文化,放荡自己的恶言恶行,战天斗地无恶不作,祸及子孙。尤其是中共在其窃取政权后,一次次发动政治运动,造成八千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中共利用学校、媒体,向民众灌输谎言,宣扬无神论,宣扬斗争哲学,中共官员贪污腐败,败坏社会道德。反对传统道德。所以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二、从中共的诬陷看法轮功的真相

将法轮功公开污蔑为“邪教”,是从江泽民答法国记者问开始,继而中共喉舌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的。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中共邪教操控的所谓“中国反邪教协会”诬陷法轮功,并采用中共惯用的手法进行诽谤。中共邪教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继续欺骗众生,毁灭众生,维持15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延长他们摇摇欲坠的统治。

从另一角度看,假如法轮功真的象中共满口胡言所说,为什么在九九年前的七年时间政府没有禁止,媒体还多次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在中共迫害后弘扬至一百多个国家?在修炼法轮功的人群中,有那么多的科学家教授、博士、硕士。难道全世界都疯了,就中共头脑正常?要是那样,中共为什么每年派出那么多学生留学、派出那么多考察团去学习?中共当权者子女中很多人在海外定居,中共高官还想方设法叛逃到海外。另外,中国大陆每年500万刑事案件中,用放大镜去查一查,有一件是法轮功的吗?

下面就对“六一零”在小册子中的诬陷内容,一一澄清,各位父老乡亲一看就明。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明文禁止杀生和自杀。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第七讲中写道:“炼功人不能杀生。”在《悉尼法会讲法》中明确指出:“自杀是有罪的。”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在中国大陆传出,二十多年来,弘传一百多个国家,没出现一起法轮功学员自杀和杀人的事件。

法轮功教人向善,重心性修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可是他们却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抓进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或者精神病院,他们在遭受酷刑折磨时,在承受达到极限时,都没有想到过自杀,可见报纸登的完全是谎言。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如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行,已被大量事实证实。2013年有知情者鲍光(化名)向大纪元等海外媒体披露,当年商务部长薄熙来访德国期间亲口承认活摘器官是江泽民下的令。二零一四年“十一”前,对中共军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取得突破性进展,原军队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直接承认:原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并且还不止军队一方从事这种杀人的罪行……

据第三方调查估计,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以来,至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中国的部队医院、武警医院和各大地方医院都有完整的输送器官的链条,靠贩卖移植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这种人世间从未有过的罪恶,令人神共愤。

中共是一个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邪教。

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罪

即使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轮功也是合法的。宪法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按照这个标准去修炼,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江泽民出于妒嫉,操纵中共的整个国家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邪恶的叫嚣着要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全国民众都被其恶毒的谎言欺骗了。

为了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散发《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向世人讲清真相,让世人退出共产党一切邪恶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大善之举。

“1400例”栽赃

法轮功至今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获各国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李洪志先生还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法轮功书籍被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

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获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医药保健报》报道“祛病健身首选法轮功”。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专家,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证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于百分之九十八。法轮功所有著作,没有写“不准学员吃药”的话。李洪志先生讲的是法轮功学员不允许用功能出手给别人治病,以免伤害炼功人的身体,结果被央视删去上下文,歪曲成法轮功学员不准吃药,还诬陷一千多人因炼法轮功致死,而且中共还花代价收买某些人上电视所谓揭批法轮功。其实法轮功并不排斥医院治病,也没有否定医院的治疗效果。

我们仅举一例:山东蒙阴桃墟镇普通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死于先天性心脏病。蒙阴县中共宣传部为了搜罗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石增山不愿出卖良心说假话,镇政府就组织了一批打手,连续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做了“揭批”录像。

“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

二零零二年一月,海外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影片《伪火》获美国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伪火》把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的录像以慢镜头重新播出。该片告诉了人们所谓“天安门自焚”漏洞百出,它是中共一手炮制的栽赃法轮功、欺骗世人的下三滥手段。

在以后的再播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镜头时,中共操控的央视不得不删除了那些明显的漏洞。为了挑起不明真相的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中共心狠手辣地不惜杀害了那个才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和她的母亲。

录像慢放镜头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1、女孩的母亲是在点火现场被身后穿军大衣的人用不明器物打死的。2、而那个小女孩在做了喉管手术后竟然还能底气十足的接受记者采访并唱出一支歌来。3、自焚应是突发事件,然而从未见背着灭火器巡逻的天安门警察竟在事件发生的几乎同时拿着灭火器、灭火毯出现在事发现场。4、那个叫王进东的“自焚者”在熊熊烈火烧过后,头发整齐的背在脑后,其自称装汽油的雪碧饮料塑料瓶放在两腿间没有一点损坏……这些明显的大漏洞,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出:“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一贯在联合国会议上信口雌黄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中国人已经被中共欺骗太久了。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是通过它控制的媒体对它要迫害的对象进行一言堂的批斗,同时伪造各种假证,煽动民众的仇恨情绪,为大打出手制造借口。想一想,天安门自焚伪案都做的出来,那其它诸如“杀人”啦,各种栽赃不是很容易的事吗?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假、恶、斗”的历史。

G20法轮功活动 布市警察感动相助(图)

3040100634
16日下午,在G20大游行的终点,随行的便衣警察们拉起横幅主动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大合照。(陈紫吟/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泰瑞澳洲布里斯本采访报导)在G20峰会期间,澳洲部分法轮功学员组织了一系列讲解法轮功真相,呼吁停止迫害的活动。澳洲警察感动于法轮功学员和平的请愿方式,主动帮助传递法轮功真相,并阻止不明真相者的蓄意捣乱。

2014年G20在布里斯本召开,无疑使布市成为世界焦点。期间布市的警力部署也几乎达到史上最多,包括从新西兰调来的共6000多名警察在布市进行安保工作。其中不少见过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表达诉求的警察都为之感动,并主动帮忙。在乔治国王广场(King George Square)值勤的一位中年警察,在那里工作一整天,也看到一整天都在那里讲真相、举横幅的法轮功学员。他对法轮功学员说,他自己很少看到这样安静、平和的抗议活动。他感动的和每一位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一一握手,夸赞他们“做得好”,并表示感谢。

在南岸(Southbank)附近各国元首车辆的必经之路上,法轮功学员在40度的烈日下安静的打横幅、讲真相,并欢迎领导人们来到布里斯本。所有车辆由南向北而来,都会清晰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横幅。而习近平的车子,却特意绕道而行,不愿路过。 当习的座驾从另一条路出现时,值勤警察马上拍手提醒法轮功学员:习的车子已经驶来,并提示他们把横幅举的更高些,让习近平看的更清,甚至还把法轮功学员没有申请的地点提供给他们使用,让他们更容易将横幅展示给路过车辆。同时警察还建议学员在几处挂上横幅,确保中共领导人无论怎么绕路都可以看见。

3040100635
游行中,随行的警察们主动与法轮功队伍合影。(陈紫吟/大纪元)

3040100636
在40度高温下游行,警察们为法轮功学员送来了冰凉的水。(Laurel Andress/大纪元)

3040100637
游行全程警察都在保护着和平的法轮功学员们。(陈紫吟/大纪元)

两天活动中的大游行都是当天的重头戏,由横幅方阵和功法展示方阵组成的法轮功队伍,是所有游行队伍中最平和的,没有任何激烈的言语、聒噪的音乐和高喊的口号,安静的完成近2小时的游行。很多警察都为之感动,途中很关切的询问学员需不需要水,还要求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合照。在游行终点,随行的便衣警察们拉起横幅主动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大合照。

此次负责法轮功游行队伍安全的警官们,在几天与澳洲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被学员的真诚、善良和种种事迹所感动,在最后一天要结束时,他们主动向学员要了一面法轮功横幅,希望自己保留。他们表示会把这面横幅挂在警局内,向所有来警局的人讲关于法轮功的真相。

3040100638
警察一一记录试图挡住法轮功横幅的中国留学生们的护照信息。(大纪元)

另一方面,16日上午,当法轮功学员在威廉姆街(William St)上打横幅时,一些中国留学生打着中共红旗,试图挡住法轮功横幅。当警察得知后,立即要求中国学生离开,移动到其他地点,不得干扰法轮功的活动。此后警察一一记录了这些留学生的护照信息。

法轮功学员两天的行为感动了澳洲警察,警察在这样和平、理性的氛围中也在维护着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益、维护澳洲的民主自由权利。

责任编辑:陈紫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