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民众签名反对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穆文清澳洲珀斯采访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西澳首府珀斯市行人如织的步行街,当地法轮功学员征集签名反对中共活摘器官,引起民众的关注,纷纷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1
乔治•巴博萨(右)和艾德沃•巴博萨(左)与法轮功学员合影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2
乔治•巴博萨的舞蹈班的所有表演者都签了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3
德伊尔•沃吾尔特一家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4
一群高中生签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5
很多年轻人踊跃签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6
路人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2014-11-22-minghui-au-perth-organ2-07
路人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乔治•巴博萨(George Barbosa)是珀斯的卡波耶拉舞(Capoeira,一种巴西的独特舞蹈)教练,带了几十人在同一街道的另一个位置表演。他听完学员讲述中共如何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后,不仅自己签了名,还直接向学员借了征签本,拿了几十份资料,让参加当天表演的人都签了名。他对学员说:“谢谢你们告诉(我们真相),我们与你们在一起,世界需要关爱、善良和自由。”

表演的指导老师艾德沃•巴博萨(Edval Santos)是来自墨尔本的艺术家,艾德沃听说过法轮功,他接过乔治的话头说:“还有真,真更重要,就是你们所实践的‘真、善、忍’。我们与你们在一起,我们会向更多人传播(活摘器官真相)。”

乔治接着说:“我们非常理解你们所承受的压力,你们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在那样的情形下,人们没有良心,撒谎。没有了良心和自由,人们不会有幸福感。如果人们都按照你们这样去实践,会更幸福,世界会变得更好。”

艾德沃又说:“心灵健康,身体才会强壮。”

乔治最后还给法轮功学员留下手机号码,希望保持联络。

德伊尔•沃吾尔特(Deidre Vervuurt)之前听说过活摘器官这件事,但不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主要的受害者。他说:“尽管我之前知道活摘器官这样的事情存在,但并没有意识到他们能如此大规模地在做,让人都不敢相信,这太恐怖了。”他表示一定要发声,让更多公众了解。公众知道事实真相后,才有可能改变。德伊尔与妻子(Edwin)和儿子(Connor)一起听完学员讲述真相后,全家人都签名支持。

理查德•帕武里德斯(Richard Pavledis)是一名音乐艺人,他说今天第一次听到活摘器官这件事,真的想象不到世上能够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根本不应该发生,任何这样的罪恶都应该曝光,并立即停止。所以我们首先应该做的就是曝光它,人们要意识到问题,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制止。我们是人,不能将生命商业化。”“你们要让澳洲公众意识到‘旅游移植业’的存在,任何人都不应该去支持这样一个产业,尤其医生更不应该。希望你们多发声,最终能够制止活摘。”

Ruth Hunter身患绝症,是一名正在等器官(肺)的病患,她说:“我今天了解到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去中国购买器官,绝不会去伤害另一个生命让自己活下去。”

Abu Balean Kailca说他在网上看到过有关活摘器官的信息,今天看到法轮功学员们在这里征签,他毫不犹豫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河南平顶山市七旬老太被非法判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孙文英女士,被非法判四年。

十一月十四号,孙文英在法院给正在工作的儿子(只有一个独子)打电话说下午回家,家人等了一夜也没有见她回来,儿子找到法院被告知已判刑四年并送入看守所。儿子又找到看守所,看守所不让见面且不让送衣物。

在修炼法轮功前,孙文英女士体弱多病,硬撑着照顾家庭;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身体明显健康有劲。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曾经上访,送回后被中共记录在案,遇到所谓“敏感日”就被中共社区人员告知不许走动。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四日下午,孙文英与法轮功学员姬金妞(女,六十六岁)两位老太太在光明路双丰超市附近,被光明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五月十五日因体检不过关,被平顶山市看守所拒收,警察无奈将她们放回家。

数月来,警察不断骚扰两位老太太及其家人,并威逼哄骗两位老人的儿子,使他们胁迫家人配合他们的迫害,多次逼迫体检,多次逼迫去检察院法院,其间曾开庭两次。

孙文英的丈夫长年有病全靠她一人照顾,她的儿子曾带着半痴呆的父亲去法院请求轻判,中共司法人员却非法判她四年刑。

下载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局通讯录(50KB)

武汉市洗脑班暗中下毒戕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市洗脑班在过去十年来一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洗脑班人员为了追求所谓的“转化率”,还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中施放不明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洗脑班,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以前设于硚口区额头湾原硚口区拘留所对面的三层楼房内,二零一四年八月搬到硚口区看守所附近。竹叶海物流中心旁一“冂”字形三层楼房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学习班”,但门口从未敢挂牌。

硚口区洗脑班,十年来已迫害逾千名法轮功学员,已迫害致死、致残几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是一座黑狱。其迫害手段:主要采用强制灌输歪理邪说,饭里下毒、打针、灌食、殴打、不准睡觉、长时间罚站、电棍、谩骂、恐吓等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身体。

硚口区洗脑班由武汉市“610”和区政法委“610”指导,区“610”副主任谢晓凤具体负责,她每周到洗脑班几天,召集洗脑班人员见面,开个会,听听汇报,布置任务,给她们打气。恶人朱腊香担任班长,直接实施迫害。

里面被关押者大多是被区“610”和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配有两个社区安排的“包夹“人员和一个洗脑班人员,即此三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白天夜里连上厕所都有人先打前站看有没有人,然后几人前后包夹着进厕所。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看管在室内的监控下,一日三餐食水都由陪教端入室内,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法轮功学员站在密封的窗前向外观看都不被允许,她们把窗户都用纸封起来。房间里都安有录音、录像,可清楚的监听监看室内一切。同时包夹用笔纸记录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的言行思想活动。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洗脑手段

1、每天上午下午都逼法轮功学员到一教室内,四、五个人围着你,强迫法轮功学员听中共实施迫害的文件,反复听,一连听几天,声音放到最大,或强迫看歪曲事实诽谤法轮功的各种录像,如栽赃法轮功的北京疯子傅怡彬杀人等的录像。学员拒绝听就将录音拿到寝室放在法轮功学员床头听,搞疲劳轰炸。

2、利用犹大等邪悟者放毒,围攻法轮功学员,以达到其洗脑﹙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目的。

3、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做作业”。

4、纠集所有洗脑班人员开揭批大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念揭批材料,强迫法轮功学员唱邪党的歌,“610”头子讲话进一步洗脑。

5、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还要经过市区“610”邪恶成员的所谓“验收合格”后,才放法轮功学员回家。

6、对不配合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和判刑。

洗脑班人员经常趁法轮功学员无防备时,围上来踩脚、按胳膊,拽着手在决裂书按手印,朱腊香在一旁指挥拍桌子打椅子的狂喊乱叫。一些刚由社区派来的“包夹”人员不知这黑窝如此邪恶,被这下流的行为吓得愣着在一边呆呆傻傻的,不知如何是好。朱腊香则恶狠狠地训斥她们,命令她们立即帮忙按住法轮功学员,配合她们一起作恶。

洗脑班下毒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案例

洗脑班人员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或罚站体罚,或采用吊铐等酷刑。更为歹毒的是在食水中施放不明药物。受害人中毒后,有的精神错乱,丧失记忆,全身浮肿,器官衰竭,吃饭喝水都很困难,下肢失去知觉,行走困难;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两类症状同在。因为中毒症状呈慢性表现,有的人在数月、数年后才逐步加重离世。

◇二零一一年,原武汉市硚口区工商局职员、法轮功学员肖映雪被洗脑班人员强按注射了三针毒药,以后几年中肖映雪仍然经常头痛,难得解脱。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十四岁的仙桃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右肩上被洗脑班人员打了一毒针,回家后口吐白沫,剧烈呕吐,什么都不能吃,连喝水都吐;前额剧痛、全身都象散了架一样剧烈疼痛,疼得她哭了又忍,忍了又哭,眼疼瞎了,什么也看不见,耳朵也渐渐听不到东西,手卷曲着,在遭受了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一一年就月,王玉洁含冤离世。


王玉洁

◇法轮功学员小汪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遭人构陷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硚口拘留所,四月十九日被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小汪自述:“在洗脑班,有两个女帮凶,一个是朱腊香,另一个姓刘,经常骂法轮大法。警察刘某、蔡某都打过我,蔡某还经常逼我罚站。恶徒们把笔和纸往我手上硬塞,要我写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我都没配合。我在洗脑班里感到身体特别难受,头脑发胀,思维变的迟钝,坐立不安。我当时不知道是他们在饭菜、面条里偷偷下了破坏神经的药物。二十一日回到家中,但仍感到渾身特别难受,头脑发胀,全身发冷,思维迟钝,坐立不安,心神不宁。感觉度日如月,回家后我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在好转,思维逐渐恢复,才慢慢明白了是恶人们在饭菜里下了破坏神经的毒药。”

◇张惠芬女士,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荣华街友谊社区,原武汉市玩具公司财务科长,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被绑架到区看守所,八天后被硚口区“610”的肖干枝等三人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张惠芬一直拒绝看听洗脑录像,朱腊香等人便将录音拿到寝室放在张的床头播听。四、五个人前后左右围着张,强制她收听洗脑。张依然不顺从。这时,恶人们便在饭水中动了手脚。七天后,张便感到全身不适,头昏,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而张此前在看守所的被关押了八天,都毫无此异症。后在家人营救下,八日八日张惠芬走出了魔窟。回家后张反应迟缓,行走中有时大脑意识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倒行等。因在洗脑班关押失去各种人身自由,许多异常症状未能察觉,一段时间后身心稍有恢复才明白恶人曾下毒迫害。

在“转化率”与奖金、提职直接挂钩的利益驱使下,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毒药成了洗脑班恶徒“转化”、虐杀消灭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普遍手段。更恶毒的是,恶徒还将迫害造成的惨剧嫁祸于法轮功,甚至有的公然叫嚣:“我们会让你失去心智、跳楼,再对外宣扬你是炼功发疯自杀!”

习近平访新西兰 目睹法轮功横幅

21954551002
11月21日中午,习近平车队到达惠灵顿总督府前遇到和平呼吁的法轮功学员。图为两名法轮功学员在习近平座车经过时正手举横幅,上写“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曾庆红 周永康 罗干 刘京”。(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凡新西兰奥克兰报导)11月21日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等官员到新西兰奥克兰南部的Karaka展示农场参观,在农场进出的必经之路,车队遇到法轮功学员,习近平向法轮功学员挥手。

法轮功学员事先获悉,习近平等人将于当日下午参观Karaka农场,于是决定到那里去呼吁停止迫害,十几名学员提前了将近三个小时赶到农场。在当地警察的帮助下,法轮功学员在习近平车队的必经之处,非常显眼的地方,打开横幅。

法轮功学员金龙说:“下午一点左右,习近平的车队来了,我看的是清清楚楚的。车过来的时候他(习近平)跟我们挥手,他在车后座的右侧不停地挥手。他在车里边,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一跟我挥手,我也跟他挥手,同时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们一字排开的四条横幅,三条写着‘法轮大法好’,还有一条‘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曾庆红 周永康 罗干 刘京’,都被习近平看了个一清二楚。不仅看个清楚,而且我们十几个人的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也一定听得见。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在挥手。”

当时在场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见证了这一幕。

当时在场的佟女士表示,前一日(11月20日)中午在惠灵顿的总督府,习近平也曾向她和法轮功学员挥手。

20日中午在总督府的门口,当时有法轮功学员,有抗议团体,也有所谓的“欢迎团体”,还有维持秩序的警察和多家媒体,几百人把总督府门口围得满满当当。

法轮功学员张琳于和母亲佟女士决定走远一点。她们走到300米开外的丁字路口,手举一条黄底红字的横幅,上面用中英文写着“法轮大法好”。同时马路对面也有另外两名学员举一条横幅,上写“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曾庆红 周永康 罗干 刘京”。

尽管中领馆组织的“欢迎团体”四处遮挡法轮功学员的横幅,但是佟女士这边可能离得太远,没引起他们的注意。习近平的车从哪条路过来当时谁也不知道,而且到达时间比预计迟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后来有警车过来,拦住了这个路口的一条通道,佟女士她们立刻意识到,习近平的车队要来了。她们快步走到路中间的最前沿,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一下举了起来。这是一条两车道的单行路,一左一右全是法轮大法的横幅,而且举幅的四人穿着清一色黄色的法轮大法炼功服装。

“这时,习近平的车也到了,我亲眼看见他向我们挥手,而且笑呵呵的。看的很清楚,他在后座的左侧,同时彭丽媛在右侧,身体向前倾斜,也向我们招手。”

佟女士表示,由于“法轮大法好”的这条横幅没被任何遮挡,而且三百米内再没有其它横幅或旗子,所以她非常肯定。

据不同的法轮功学员描述,当天下午在惠灵顿总理府,以及次日在奥克兰的总督府,习近平和妻子彭丽媛多次向法轮功学员挥手。

责任编辑:万青

四川密集下发的机密文件曝光(图)

8415019751
日前,大纪元获悉四川及四川广安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于2013年密集下发的一批打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图为四川省“610”2013年4月23日下发的紧急通知,要求当地“做好‘4•25’、‘5•13’敏感期和‘5.1’假期防控”。

【大纪元2014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日前,《大纪元》获悉四川及四川广安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于2013年密集下发的一批打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从中可见中共一直在暗中部署迫害法轮功。这些机密文件中还透露了中共当局如何拦截海外法轮功学员对大陆拨打“劝三退、讲真相”电话等。

目前,《大纪元》手上有一批相关的文件,包括:中共广安市委组织部、中共广安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在2013年下发的第2、3、4号文件;打击“法轮功”的紧急通知;“4.25”、“5.13”敏感期和“5.1”假期的中共防控工作紧急通知等等。

中共四川当局加强对监狱、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转化”

2013年2月16日,中共四川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发布文件,要求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司法厅、四川省“6.10”“加强地方与监狱、劳教所互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

该文件显示,四川省的监狱、劳教所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他们被强迫所谓“转化”。

“4•25”前夕中共四川当局紧急防控

8415019751
日前,大纪元获悉四川及四川广安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于2013年密集下发的一批打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图为四川省“610”2013年4月23日下发的紧急通知,要求当地“做好‘4•25’、‘5•13’敏感期和‘5.1’假期防控”。

8415019752
日前,大纪元获悉四川及四川广安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于2013年密集下发的一批打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图为四川省“6.10”2013年4月23日下发的紧急通知,要求当地“做好‘4•25’、‘5•13’敏感期和‘5.1’假期防控”。

中共“四川省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2013年4月23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当地“做好‘4•25’、‘5•13’敏感期和‘5.1’假期防控”。

该机密文件内容显示,四川当局对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活动非常恐惧。并泄露了中共对其他省的法轮功学员的弘法活动、讲真相活动的秘密监控。

这份文件还提到2013年4月5日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在法庭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遭到拘留事件等。

该文件还透露,2013年3月26日至4月3日,四川自贡市富顺县富世镇城区相距约10公里的路段上先后多次出现油漆喷涂的“法轮大法好”,“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等。

这份文件还承认,近期省内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活动很活跃。并提到境外明慧网、大纪元、正见以及其他网络媒体讲真相的力度加大等。

“4.25”是指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的上访。两个多月后的7月20日,江泽民以“4•25围攻中南海”为藉口,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至今持续了15年。

“5.13”是指5月13日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生日,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

中共江泽民集团从1999年“7.20”公开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在每年的4月25日和5月13日分别举办大型活动,反迫害、讲真相;庆祝李洪志大师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共对此非常恐惧并极力防范、封杀来自海外的法轮功真相活动。

中共四川省机密文件透露中共拦截海外劝三退电话

落款为2013年4月28日由中共“四川省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机密文件显示,四川当局在2013年4月20日芦山7.0级地震后,紧急要求其下级单位防范法轮功学员所拨打的“三退保平安”电话。

文件显示,四川省委防范处理X教办于2013年4月27日紧急同四川省公安厅、省国家安全厅、省通信管理局共同应对法轮功学员拨打劝三退电话活动。

该份机密文件中透露2012年10月至2013年3月,中共“国家计算机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拦截到的境外法轮功打往四川的劝三退真相电话90.9万次,日均5021次,占打往全国真相电话总拦截量的12. 5%,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第一位。境外法轮功发往四川省的讲真相的传真也高于全国平均量。

广安发秘密文件 要求“转化”法轮功学员

一份标明“中共广安市委组织部、中共广安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2013年2号”的机密文件要求在全市范围内抽调人员到广安市“法制教育中心”,“转化”法轮功学员。在2010~2012年的基础上进行2013~2015年的“转化”。

抽调的人员于2013年4月初集中到广安市“法制教育中心”上班,工作时限至少3个月。

抽调人员的“转化”成效与考核奖惩挂钩。他们的表现将存入个人档案,作为年终考核和干部任用的重要依据。抽调人员的待遇是每月2825元。

广安发秘密文件要求退休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

标明“中共广安市委组织部、中共广安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2013年3号”的机密文件要求各地“建立50名以上的专业反X教自愿者队伍”,人员来自退休教师、退休公务员等。

该机密文件中详细列出如何对这个队伍中的人“奖惩激励到位”,如每“转化”一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给予3000元人民币奖励等。

迫害已持续15年 酷刑仍然普遍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镇压至今已15年,迫害还在继续。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今年十月发布了2013年度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报告指出,中共当局在2013年继续大规模和系统地迫害法轮功,酷刑和虐待普遍且严重。

一些案例显示,中共暴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和修炼。报告说,中共推出一项为期三年(2013-2015)的“决定性运动”,旨在减少法轮功活动和“转化”法轮功学员。这项新的运动在各级政府开展,中共设定了具体的“转化”名额。

“战斗”、“攻击”、“抵制”等词语出现在政府网站中,显示(迫害)运动的侵略性质以及中共继续重点对法轮功的迫害。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表示,拘留法轮功学员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和其它拘留设施内酷刑使用普遍。

该委员会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份报告中发现,法轮功学员杨春玲因在被关押期间(因虐待)受伤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去世。据报导,监狱剥夺其睡眠、被用塑料袋罩住闷头, 她还遭受其它的虐待,并造成身体受伤。

国际观察人士表示,法轮功学员可能被继续强摘器官。去年的报告中亦包括这一点。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的报导,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开始迫害以来,至少有三千七百六十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责任编辑:林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