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活活摘取我同胞的器官牟取暴利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当我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时候,就仿佛听到了我同胞凄惨的喊叫声,感受到他们痛彻心扉的挣扎。就如同看到人被凶猛野兽咬食一样的恐怖情景。

然而参与器官活摘的人又与凶猛的野兽有什么两样呢?当然,还是有区别的,凶猛的野兽捕食那是它的本性使然,它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它毫无掩盖,就是赤裸裸的凶残。而中共豢养的凶手,他们则用表面的人皮掩盖着残暴的魔鬼心肠,他们会欺骗、会撒谎,而且中共死死地控制着这个邪恶的群体,唯恐走漏风声。所以管这帮吃人的败类叫魔鬼那是真正地名副其实。

他们自以为很聪明,却不知道聪明的背后就是愚蠢。为了牟利,他们将那些非法盗来器官堂而皇之的移植到病人的体内,在国内外网站大做广告,使许多国外患者为了求生而来到中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在本国几年都完不成的配型移植手术。然而国外的人权专家、律师可不象中国人和国外急于求生的患者那么好糊弄,他们知道非法摘取人的器官是犯罪的,接受非法移植也是不道德的。所以在中国突然大量增加的违背规律的器官移植现象,必然会引起海外正义人士的质疑和追查,从而着手调查这一怪现象背后隐藏的罪恶。

因此自二零零零年起,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开始搜集有关活摘器官的事实证据,他们经过五年的独立调查于二零一一年出版《血腥的活摘器官》,二零一二年又补充大量资料出版了《国家掠夺器官》一书,二零一四年,以色列伊森·葛特曼经几年的调查出版了《屠杀》,这三本书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的邪恶罪行。

中共以为它的恐怖杀人计划安排得很周密,参与者无人敢违背保守秘密的承诺。然而,它没有想到人的良心具有更大的能量,他能穿透一切邪恶障碍。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医生家属和警察等相关人士在长期良心的谴责中寝食难安,于是向国际社会揭露了活摘器官的真相,走出了阴暗的心理,以正义战胜邪恶。

中共警察在短时间内将一个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在不通知家属就将遗体火化的离奇案例频频发生。有的被害者家属发现亲人身上有伤口,公安人员则威胁家属不许说出去,并给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的封口费,这种不合常理、没有人性的邪恶操作能说其背后没有隐情吗?

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闯入成都美领馆。据《大纪元时报》获悉,王立军此次交给了美国政府大量关于中共内幕的各类机密资料,其中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的密件。

薄熙来、王立军就是涉嫌直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非法移植的罪犯。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大使馆一秘与薄熙来的通话录音中薄熙来承认是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命令。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建立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进行《药物注射后器官移植》和《无创伤解剖》等“研究”。二零零六年九月,该研究中心获“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创新特别贡献奖”,王立军在领奖时致辞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不到三年的时间,该中心就完成了几千起器官移植和人体试验!这是从他们自己口中说出的。

据官方数据显示,在二零零零年前的六年中,中国共完成一万八千例移植手术,而在二零零五年一年就有两万个移植手术,这就是一份非常值得推敲的历史记录。既然中共有这样的官方统计,那就应该允许国内学者及国际关注者对此进行开放性调查研究,查一查这些数量巨大的供体来自哪里?“捐献者”的姓名、性别、籍贯、家庭住址、血缘亲友、工作单位等等诸多具体信息,一一核实清楚,中共敢不敢这样做?答案是肯定的,不敢!因为他确确实实非法盗取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随着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不断地在国际社会曝光,越来越多的国家政要、国际医学界人士、法律界人士、社会各界等通过互联网、大纪元报纸、明慧网、新唐人电视台、神韵演出、真相展板、法轮功学员亲自讲真相等多种形式了解到中共的邪恶罪行,都在尽自己的努力制止发生在中国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和屠杀。有的记者扮作患者家属向中国医生咨询器官移植的相关事宜,他们通过录音电话,记录下谈话的内容。这种种获取信息的渠道,都证明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是掩盖不住的事实。

在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已经将犯罪合法化,一是江泽民超越于法律之上对合法的法轮功修炼群体下令非法镇压,酷刑残害;二是对拒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下令允许摘除他们的器官。于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已成立三十多年的重刑犯资源再回收机构,在江泽民的授意下开始大规模运营。被栽赃的高贵生命——法轮功修炼者就这样成为了中共魔鬼随意宰割而获取暴利的无本资源。几年内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秘密器官移植黑色恐怖体系。它从国家秘密严控蔓延到地方私营,它从军队医院、武警医院和地方直属医院蔓延到全国各省、市、地区等地方医院。中共这只恶魔之手,不仅虐杀死刑犯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其手下的群魔正将邪恶之手伸向社会普通百姓,一位在大连公检法工作的处级干部讲:“这几年,大连失踪了许多精神病人。”

这个庞大的邪恶体系共分三层,一是外层:就是非法监视、监听、诬告、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国保、警察及被收买的不明真相的民众;二是中间层,就是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以及邪恶的秘密集中营中的官员、军队官兵及医院医生、武警官兵及医院医生、地方医院医生和相关科研人员、黑社会器官中介等,还有负责警卫、调度、运输、营销、核算和通过大使馆向海外贩卖供体或器官的人员一条龙暗杀牟利黑系统;三是核心层,就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集团,它有江泽民、罗干、曾庆红、周永康、刘京、李东生、徐才厚、薄熙来以及从上往下的各级610头目等等。

在中国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已国家化,系统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了中共邪恶集团的摇钱树。为什么明知法轮功无罪,却偏偏不停止迫害,它们就是想利用其邪恶的独裁统治,满足自己嗜血、杀生的邪恶欲望,通过利用财迷心窍、利欲熏心的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时把这些追随邪恶的人渣败类,拖向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

我们来看看黑幕下的一角中国医科大学这几年的经济收入。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赚的这些黑心钱,张张都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神都一一记录在案,接下来就该用害人者的命去偿还了。

人类都有一颗同情心,当你知道在自己身边或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发生着这种惨烈的罪恶时,你如果无动于衷,觉得与自己无关,那你很可能已经走出人类,走进了邪魔的圈子,成为了邪恶的一员。因为你已经不把人类当作同胞了,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人本是神的子民,在这个星球上发生着这样惨绝人寰的恶性事件,神不会坐视不管。常言道:人不治天治。这一时刻已经逼近,神也向中共发出了最后的通牒,这也是对百姓作出的警告——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

觉醒就是在自救,回到人的道德观念上来,抛弃中共,退出中共、远离中共,回归真善忍,你的生命就有了希望。参与邪恶迫害的人,只要停止迫害,揭露迫害,你就是在赎罪,你就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一步,勇敢地走吧!你会看到光明。

远在加拿大的国会议员这样说:活摘器官是反人类罪,加拿大人不能成为同犯。是的,在恶魔血腥的屠杀好人时,你视而不见,麻木不仁就是在伙同犯罪。许许多多的海外朋友在行动,你准备行动了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