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埃德蒙顿健康展上介绍法轮功(图)

文/埃德蒙顿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为期两天的加拿大埃德蒙顿健康展在北地展览中心(Northland Expo Centre)举行,当地法轮功学员在展会上介绍功法并征集签名,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五年的残酷迫害。

2014-11-25-minghui-falun-gong-edmonton-01
埃德蒙顿法轮功学员在健康展上介绍功法

2014-11-25-minghui-falun-gong-edmonton-02
埃德蒙顿法轮功学员在健康展上演示功法

在近百家参展单位中,介绍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的展位是唯一一个免费教功的非商业性质展位。法轮大法的祥和、宁静,其“真、善、忍”法理和提高身心健康的奇效吸引了许多参观者驻足,纷纷询问具体的修炼方法。法轮功学员向参观者介绍简单易学的功法和以“真、善、忍”为指导的修炼原理,并进一步向参观者讲述了中国正在发生着的迫害事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许多明白真相的参观者感到震惊,都主动在请愿书上签名,呼吁加拿大政府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帮助停止迫害。

一位从邻近城市来展会参观的男士在自己签过请愿书后,主动拿着征签板去找他的女友,向她说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让她也签名帮助停止迫害。他还向学员询问在邻近城市学功的地点和联系人信息,表示回去后要去学炼法轮功。

一位老太太经过展位,激动地拉着一位学员的手说:终于找到了!我一定要学这个功法!老太太对打坐非常感兴趣,当她看到法轮大法时,立即感觉这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打坐方法,她了解了法轮功的基本真相,表示回家就去网上找法轮功书籍看。

一位来自纽约的参展者,跟着教功录像做起了动作,她说,她的肩膀总感到酸痛,不知是否可以通过功法改善呢?学员向她讲解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原理,并鼓励她按照这个方法去修炼,通过修心达到祛病健身的功效。

一位对法轮功有过了解的老者,向法轮功学员竖起了大拇指,表达他的钦佩。

每天下午,展会主办单位安排法轮功学员在展会中心的舞台上做功法演示。美好的功法带给人们祥和与安宁的感受。

两天的时间里,近千人参观了这个健康展,并了解了法轮功真相。

Advertisements

发生在锦州的迫害:从活摘器官到强制采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被国际社会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自从二零零六年被曝光以来,一个个骇人听闻的血腥事实不断地被揭露,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剧不断地被揭开,这惨绝人寰的罪恶在国际社会为千夫所指。锦州仅是中国大陆的一个中等城市,可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敏感的问题上却格外引人注目。

一、辽西商报公开报导直涉活摘器官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的《辽西商报》B4版上刊登了一篇介绍任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的报导,文中介绍了陈荣山近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其专业技术在辽西独占鳌头。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吸引着我国台湾地区和来自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的患者。” 据内部可靠消息证实,该泌尿科现在大约一周左右就能为患者找到活体供源。

看起来这篇文章不象是单纯的为陈荣山歌功颂德,而更象是在为一次大规模的器官移植寻求买主而做加急广告。

2014-11-25-minghui-pohai-clue-1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的《辽西商报》B4版

据调查,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近几年来一直在实施肾移植手术。该医院在对外散发的医院简介中称,该医院泌尿科是“辽西最大器官移植中心和血液透析中心。年均实施同种异体肾移植40多例,手术成功率达100%。”据不断被报导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想到,这每年“同种异体肾移植40多例”意味着什么?

2014-11-25-pohai-beijing-205hospital
位于锦州市古塔区重庆路2段9号的解放军205医院

205医院泌尿外科主刀的医生就是这位陈荣山,副主刀是纵斌,护士长是陈兵,其它可能参与的医护人员:刘素霞、金向阳、张利利、苗环宇、张洋、佟海英、孔涛、庞晓波、马晓风、于丽娜、孙圆圆。

陈荣山
陈荣山

纵斌
纵斌

陈兵
陈兵

金向阳
金向阳

环宇
环宇

张洋
张洋

庞晓波
庞晓波

以上报导说明了什么?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是公开的、正常的。但如此大量的器官供体来源于何处呢?是被非法关押的大批法轮功学员,从追查国际发布的“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涉嫌参与犯罪者的调查录音证词”中我们也看到了陈荣山对此的直言不讳。

“追查国际”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首发第一批大陆二百三十一家医院共二千零七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后,十月二十八日,再公布一百家医院共二千一百零八名医务人员的第二批追查名单,主要针对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在这次公布的追查名单中,一百家医院其中包括解放军第205医院;二千一百零八名医务人其中包括:陈荣山、纵斌、陈兵、金向阳、苗环宇、张洋、庞晓波等人。

详情请参考: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5100#_Toc401944907

二、追查国际的录音佐证: 陈荣山是活摘器官涉嫌罪犯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了《追查国际发布关于活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图)》,公布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录音,内容包括对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周永康的电话调查,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北京市解放军307医院和法院等涉嫌参与犯罪者的调查录音,为揭露中共惨绝人寰的暴行提供了进一步的佐证。其中涉及锦州的内容占相当篇幅,简单摘要如下::

调查录音1、活摘现场持枪警卫证词


部份谈话录音记录 (略)

这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的持枪警卫的证词,披露了几年前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

事件回放。二零零二年,证人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强暴、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

调查录音2、锦州中级法院刑一庭警察说: “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中共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警察的部份调查录音。(略)

间接证实了活摘器官已经行之有年。

“追查国际”调查员也对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职员和庭长做了调查。调查员问说,“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跟法院看守所拿年轻且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肾源供体,现在就是少啦,我们不知道你们这法院还能不能提供这样的供体?”对方竟毫不避讳地回答道:“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计还能提供,我会把你这个情况向我们庭长汇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庭长自然会跟你联系。”

调查录音3、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


下面是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项目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的部份调查录音。(略)

陈荣山
图:陈荣山 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项目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进行了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并且是经过法院的,还主动提到中国医大医院也参与其中。

调查录音4、陈荣山保证能保守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机密。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的身份对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现退休)陈荣山调查的部份录音。(略)

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身份对陈荣山做电话访谈时,陈荣山对电话中“老长官的秘书”明确保证他能保守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一机密。

三、王立军的科研项目竟是“人体器官移植研究实验”

王立军
王立军

王立军这个唱红打黑的干将,一夜间就成阶下囚。追查国际在复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间,涉嫌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实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即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活体摘取器官和药物注射的方式屠杀并对其进行死亡过程的心理和药物毒理等的“研究”。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因为两项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项是王立军和其研究中心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二百万元。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有一个案子揭露出来,就是中国大陆有一名目击证人,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他所目击的。其中提到王立军当时在锦州的时候曾经说到要对法轮功赶尽杀绝。王立军的简历介绍,他是首创在中国做药物注射后的器官移植这个实验。问题是作为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居然有二十四个大专院校而且特别都是全国的头号牌子的大专院校,和他进行合作,合作的项目里面就有一项就是器官移植。他是锦州市公安局长,他的权力不能染指到其它的城市,那么和他合作进行器官移植的话,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手下的器官供给特别多。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锦州市的死刑犯比其它的城市更多。

王立军在任时又与原辽宁省长薄熙来有着特殊的关系,这已为人所熟知。而谷开来在大连开办的尸体加工厂就是利用人体和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公司,而辽宁的苏家屯又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个大的集中营。王立军在这其中的参与也可想而知,加之其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中所扮演角色,所以王立军到美领馆求救使国际社会哗然,也进一步曝光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四、法轮功学员石忠岩在205医院被迫害致死,家属没能查遗体

石忠岩
石忠岩

石忠岩,男,四十五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是锦州百货大楼职工(业务骨干)。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石忠岩因进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绑架到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因他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狱中受尽折磨,被狱警多次加期不释放,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在解放军205医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石忠岩被锦州教养院迫害两年到期应释放,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被加期九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石忠岩不放弃信仰,抵制洗脑,又被一再非法加期,并被继续施以酷刑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早六点半,家属接到教养院电话,说石忠岩在锦州市解放军第205医院,处于昏迷状态。家属赶到时,石忠岩已经人事不省,浑身上下瘦得皮包骨一样,赤条条地躺在病床上,双目大睁,此时,瞳孔已扩散,用呼吸机和起搏器在维持。家属质问:人为什么这个样给送来?咋瘦成这样?警察承认石忠岩在绝食,并给其灌食,同时承认石忠岩是四月二十四日夜间被送来的。目击者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解放军第205医院门前大约有六、七辆带有司法标志的警车,两辆带有公安标志的警车,医院院里有十多个警察巡逻,医院内呼吸道病房门口还有五、六个警察巡逻,其中一个叫张加彬,戒备森严。

石忠岩被送到205医院后一直人事不省,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半夜一点四十分,石忠岩睁着眼睛含冤而逝。死后在家属的要求下,教养院给石忠岩穿上了衣服,却急匆匆地将遗体抢走,家属跟出来时,早已不见了警察们的踪影。据目击者称,当时外面火葬场的车早就准备好了,警察们连夜将石忠岩遗体送到火葬场,并决定二十七日将遗体强行火化,后来凌安派出所通知家属二十八日强行火化,如果家属去殡仪馆必须经过凌安派出所同意,家属不能直接去殡仪馆。

种种迹象显示石忠岩根本不是患病而死,很可能是被警察灌食导致死亡。家属不同意火化,家属带着种种疑问准备请律师准备诉诸法律,将教养院告上法庭,让法律给个公正的判断。在律师接手此案时,非常愤怒地说:教养院分明是草菅人命,一定要告他们。当家属告知死者是法轮功学员时,律师仍正义地说:不管国家对法轮功有什么政策,但是教养院也没有权力将人迫害死,并告诉了家属具体的操作办法。后来,锦州市司法局来了两个人将律师私下找去谈话,之后没多久,律师打电话告诉家属他不能接这个案子了,说是上边有红头文件,同时告诉家属:锦州市你是打不赢了,你们去省里告吧!一个正义的申诉就这样在所谓的“法律”面前破产了。

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五十分,教养院教育科陈立刚和警察来到石忠岩家通知家属:锦州市公安局决定上午十一点对石忠岩的遗体进行火化,让家属在一个通知上签字,家属要看一看内容时,警察没让看,家属也没有签字。在家属不同意火化的情况下,警察决定在四月三十日十一点强行将石忠岩的遗体火化,并通知家属带丧葬费可以马上去。火葬场离石忠岩家有十多里路,十分钟根本不可能赶到,其实是阻止家属去火葬场。石忠岩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后骨灰也没给家属,怕家属办丧事把警察的犯罪行为宣扬出去。

锦州教养院把石忠岩迫害致死后通知家属说石忠岩因病“正常死亡”,正常死亡为什么不给家属病历?正常死亡为什么不允许律师介入?为什么要强行火化遗体?还阻止家属去火葬场?介入此事的国安局、司法局、教养院、公安局、街道等部门,不仅态度强硬,语言中充满着对家属的威胁、恐吓,而且掩盖杀人的事实真相。

以上是二零零三年当时的报导,时至今日,在205医院、陈荣山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活体摘除事实曝光的状态下,我们不能质疑:锦州教养院为什么把石忠岩送进205医院?不给家属病历、不允许律师介入、强行火化遗体、阻止家属去火葬场,这一切的一切到底说明了什么?这和活体摘除器官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五、大面积非法采血的背后阴谋

自二零一四年七月以来,锦州市各区及辖区各县(市)出现大面积强迫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或唾液化验)、采集指纹和签字等骚扰事件,一些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里,逼迫学员配合他们,并以抓人相威胁。

目前已得知,有包括锦州市古塔区、凌河区、太和区和开发区以及锦州辖区的义县、黑山县、北镇市的十六家派出所警察和义县的“六一零”恶警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特别是义县义州镇、前杨乡、城关乡派出所和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频繁骚扰片内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家属带来巨大精神压力和痛苦。

“采血”是医院化验室里对病人一项常规检验。但是从二零一四年年初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发生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闯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采血、检验DNA的情况,以辽宁、贵州两省为多。非法采血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锦州委书记王明玉
锦州委书记王明玉

锦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采血(至少十一人被强迫采血、三十余人拒绝使迫害未能得逞),是中共市委书记王明玉一次又一次地部署迫害的升级。

二零一四年三月,刚到锦州上任的王明玉就下达了“核实法轮功学员居住位址”的指令,导致锦州市一些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小区不法人员骚扰。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明玉主持公安系统有关人员会议,扬言要“严打”。王明玉命令派出所和小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挨户骚扰,还下令公安要“一对一地跟踪”,“先摸底、后抓捕”,他动用锦州市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监视法轮功学员,给锦州社会制造恐怖气氛。锦州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的白宁、李媚珊等恶警,在王明玉的邪恶指令纵容下,有恃无恐,他们跟踪、蹲坑、绑架、判刑,无恶不作。

这之后,王明玉又下令,过七月一日,便衣要进入小区;而这次大面积的采血骚扰,也是在他的邪恶政策指令下发生的。参与的警察,连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没有,却要给法轮功学员 “采血”,这种荒唐的非法行为进一步佐证了:中共侵犯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也更证实了,中国大陆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可能还在继续!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恶行是在江泽民的授意下、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时的邪恶之举,并在罗干和周永康的全力推动下,迅速在全国推广铺开,独立调查估计约有六万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是颠覆人类道德底线、灭绝人性的魔鬼行径。已有大量案例证明,大范围的耗费巨额资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检查、采血、验尿,甚至还定期追踪,目的是为了健全完善的器官移植配对库。

王明玉来锦州至今,上任仅半年余,锦州市就有众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判刑、投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其中有: 高宝香、赵秀兰、徐秀云、邵明刚、杨玉霞、王玉清、彭英、刘春玲等四十余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张立风、薛立华、王瑞凤等七人被非法批捕;王林、陈桂英六人被非法庭审;徐慧萍、周玉祯、苗晓坤等四人被强行投监入狱;曲伟、李广繁二人被迫害致死(李广繁被迫害生命垂危时还被非法采血)。

综上所述,锦州地区中共人员不仅是涉及活摘器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参与了这一罪恶,参与者也并非医疗系统泛泛之辈,而是中共政府高级官员。王明玉所犯罪行令人发指(尚不包括他的严重贪污腐败问题),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非法采血,创辽宁、全国之最 (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十人)。

在活摘器官被国际社会大量曝光,正义的呼声坚决要求杜绝类似罪恶再发生、对参与者必须绳之以法的今天,王明玉之流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只不过是末日疯狂。

善恶有报是天理,是不以迫害者的意志为转移的。任何维持迫害、逃避清算的所为都是徒劳的,只能加速其毁灭。如果王明玉执意要步江泽民血债帮的后尘,走薄熙来、王立军的老路,再继续行恶,被绳之以法也是指日可待。

青海省西宁市圣银宾馆里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青海报道)近日获悉,10月28日始,青海西宁发生了对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的秘密洗脑迫害。青海省政法委,610等机构伙同当地派出所或单位,将法轮功学员从家里或从工作地绑架至洗脑班。洗脑班设在西宁市城南新区圣银宾馆。

青海省西宁市城南新区圣银宾馆位于西宁市城中区逯家寨南同安路33号,自它开业的三年里已经在二楼开设了三期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该洗脑班恶徒主要采取欺骗加“软化”的手段,妄图摧毁、消磨修炼者的意志,以达到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

据悉,青海省政法委对洗脑班拨专款二十多万,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身非法监禁一室,两名包夹及“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时刻监视。日夜死死守着,与外界隔离。

所有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其实深知自己干的是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各个均鬼鬼祟祟的极力掩盖和隐瞒自己的身份、工作单位等。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 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善恶有报,古今皆然。最近刮起的反腐败风暴,成了悬在权贵阶层头顶的一把刀。谁也没有想到,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李东生、苏荣、徐才厚等高官会在两年内相继落马。正告作恶者:如今的中共已经败象尽显,它自己都不能保全,怎么还能顾的上你们,你们也将誓必成为它们的牺牲品。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知道这一切的结局,告诉你们真相,是让你们能认清中共本质,脱离它们给自己,使自己和家人有个未来。希望你们能清醒。

参与洗脑班迫害的专职恶人有:
青海省政法委书记:张光荣
庞顺泽 青海省政法委副书记
高 煜 青海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张爱军 青海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
赵学章 青海省委政法委处长
青海省政法委电话:0971-8483558;0971-8482458,0971-8483245
洗脑班主任:邓雄、邓建福
邓雄是市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大队长:肖菲
赵淑平、朱奇梅、西宁市城北区政法委张智清、西宁市城西区政法委姜春明、李建斌
西宁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苏荣
副书记 0971-8222889  0971-8230621  8230617 8251777
综合治理室 0971-8233309
案件督查室 0971-8230620
队伍建设指导室 0971-8230624
西宁市政府:971-2215599
女子戒毒管理所:0971-8011171 0971 8016657传真:8817785
email:8016657@hotmail.com
网址:http:// 6132886.1024sj.com 邮编:810007
圣银商务宾馆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南申宁路16号
酒店预订电话:400-666-5511
电话:0971-4916666
西宁市公安局
地  址:南大街13号
邮  编:810000
电  话:0971-8263286 0971-8248906,0971-6155097,0971-6155783
西宁市政府:0971-2215599 0971-12345 8176608
西宁城东区政府公开电话0971-8112345 8176608
城东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电话:0971-8175992
城东区政法委书记,电话:0971-8175992
城东区政法委书记,李明
西宁城中区政府公开电话0971-8212345
城中区政法委0971-8248450
城中区政府办0971-6511020
西宁城西区政府公开电话0971-6112345
城西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马志祥
西宁城北区政府公开电话0971-5512345 55507455
城北区委政法委书记、教育工委书记刘波
中共西宁市委政法委员会 西宁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南关街43号 邮政编码:810000 电 话:0971-8230624 传 真:0971-8230624 电子邮箱:xiningchanganwang@163.com

感恩节时话感恩

文/觅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感恩节到来了。

当一个生命来到人间的时候,首先最应该感恩的是父母的养育之恩。

在生命的成长过程中,我们经历了恩师的传授解惑,朋友的真诚帮助,夫妻的相亲相爱,儿女的孝敬有加,社会的关注友爱。这一切一切都值得我们去感恩。

当我们真正知道了生命的内涵,知道了我们真正是从哪里来,来这里干什么,又要到哪里去的时候,才真正的知道了我们最应该感恩的是神佛的佑护。

在世纪交替的时候,人们发现佛经中记载的仙界神花——优昙婆罗花在人间开放了,佛祖释迦牟尼在两千多年前讲到的婆罗花开,转轮圣王将在人间传法度人的预言来临。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中国长春市将被称为高德大法的法轮大法弘传于世。二十二年过去了,法轮大法已弘传到世界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几乎整个人类都沐浴在大法的无边福份之中。

法轮大法的传世,复兴着人类的文明,提升着人类的道德,改变着人类的生存环境,无论邪恶的势力如何干扰破坏,也阻挡不了人类走向光明的未来!所以,人类最应该感恩的是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无量洪福!

感恩节时想到了以上的话,愿与朋友们分享。感恩节年年有,感恩的心情日日有,让感恩永存心头。

受辱求生真相 泰坦尼克幸存者手记揭密

1416737228
泰坦尼克号的日本幸存者细野正文,在道德的指责中度过其余生。(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2年04月15日讯】1912年,“泰坦尼克号”巨轮遇难时,一位名叫细野正文的日本人也在获救者中,但他却从此倍受世人的非议,人们指责他男扮女装逃生。直到1939 年细野正文病逝,他一直活在人们的谴责声中。1997年细野正文的手记曝光,揭出了事实真相。

关于细野正文逃生的说法

1912年4月15日凌晨,“泰坦尼克号”载着2207名旅客和船员开始了它的处女航,但没人会想到它竟然遇到了灭顶之灾。因与一座漂浮的冰山发生碰撞,“泰坦尼克号”沉没,船上1500多名旅客遇难。巨轮沉没之前,船长决定:将有限的求生机会留给妇女和儿童。最后大型海洋邮轮“喀尔巴阡号”救起了706名“泰坦尼克号”幸存者,细野正文也是其中之一。

几乎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既自愿又无奈地等待死神的到来。但是,在那生死存亡的时刻,传说日本籍乘客细野正文男扮女装,冒着被水手们认出打死的危险,爬上了载满妇女和儿童的救生船。也有人说,细野正文推开别人,自己跳上了救生艇,他混迹在一群妇孺羸弱者之中,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

在羞辱中苟延残喘的活着

细野正文1870年出生,1912年,42岁的细野正文当时是日本的运输大臣,正在欧洲考察铁路网。他在俄、英研修考察后,从英国搭上开往北美的泰坦尼克号。

两个月后,当细野正文乘坐“喀尔巴阡号” 回到东京时,人们纷纷猜疑指责他掠夺了别人的生存机会。大量愤怒谴责他的信件如雪片般地飞向了他。战前的日本民族非常重视荣誉,面对众多不利于他的传闻和报导,1914年细野被解除了大臣职务,然后象征着男人地位的武士身份也被消去。到1923年退休为止,他一直在办公室做半班工作。

对于他的“幸运逃生”,除了日本报纸和舆论进行公开指责,当时的欧洲媒体也做了大量报导,甚至还上了欧洲国家的教科书,指责日本人不够绅士。据说当时船上80%的男人都遇难了,逃生的细野成为日本男人的反面教材。

一直到死,细野正文都在受着道德的批判,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残喘地熬过了自己的后半生。据他的孙子讲,细野至死都未提起过“泰坦尼克号”。

在细野正文离世的时候,日本的一位记者发表了盖棺定论的评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死者若不埋在人们的心中,那就是真正死掉了。在泰坦尼克号巨轮上将求生机会留给妇女和儿童的那些男人,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而细野正文,则在人们的心目中早已死掉了。他耻辱地多活了些年,还不如当时勇敢地死去。”

后代力求为细野恢复名誉

细野正文去世后,耻辱仍笼罩着他的家族。报纸、信件,甚至教科书里,细野都被作为日本的耻辱和教育下一代的反面典型而遭到谴责。细野正文的儿子细野秀男发起书面请愿,要求将细野家族的名字抹去,但没有得到理会。

1941年,细野正文关于“泰坦尼克号”事件的手记被发现,经和别的乘客的记录相对照,发现他当时没有什么卑劣的行为。他的后代极力要求为他恢复名誉。但是由于他不光彩逃生的说法已深入人心,翻案并不容易。

1996年,美国一家机构打算于1997年8月在东京举办“泰坦尼克”复制品展览会,该机构的代表无意中发现了乘客名单中细野正文的名字。出于研究需要,他找到了细野正文的孙女百合子。百合子承认她保存有祖父的日记、信件和明信片。商家希望细野的日记能为他们的展览带来轰动效应,但对细野的后人来说,无疑是一种难堪和羞耻,所以此事没有谈成。

电影上映细野手记面世

后来,美国导演詹姆斯.卡梅伦导演的巨片《泰坦尼克号》在日本上映时,细野正文的手记再次为人们所关注。该片的首映于1997年10月在日本“东京国际电影节”上举行,观众中就有细野正文的后人细野晴臣。至此,细野正文的手记才得以面世。

细野正文有一本记述“泰坦尼克号”遇难经过的手记,是在惨案发生后马上写下的,没有造假痕迹。写在“泰坦尼克号”信笺上的笔记再现了当时的逃生过程,也证实了船员将三等舱的乘客阻在最底一层甲板上,断送了他们生还的机会的说法。手记是在“喀尔巴阡号”上写的,字迹潦草。经美国的泰坦尼克研究财团验证,认为记录正确,当时美国《时代》周刊报导了此事。

细野手记证明了他的清白

1998年4月,日本媒体曾公开细野正文的部份手记。从中得知,他是在英国南安普顿登上经由美国回日本的“泰坦尼克号” 邮轮的,住在二等舱里。灾难发生时,细野登上的是10号救生筏,而那个指责“一个日本人”推倒别人强行上船的英国白人乘客,则是13号救生筏逃生者。据说当时10号船还有2个座,在等待乘坐的三等客舱的客人中,细野是二等舱客,因此有优先权。

细野正文在手记里还写道:晚上,舱门的响声吵醒了他,他站在甲板上,只穿着睡衣裤和一件外套,一名服务员扔给他一件救生衣便跑了。他还没弄清出了什么事,便随汹涌的人群下到了三等舱甲板上。到了甲板上,他发现救生船正被一点点地放入夜色中的水面上,船上火光冲天,人们却出奇地安静,“没有一个乘客哀号、尖叫。”

出事后,细野曾在船舱里给妻子写信:“紧急救难信号响个不停,看到那不断闪着的蓝光,我感到恐怖。”“作为一个日本人保证不玷污日本人的名誉,平静地迎来最后的时光,但是我又等待寻找那一线希望……。”在那时,一名官员大喊:“还可以再上两人!” 一位来自一等舱的男性乘客随即跳上去,细野也抓住最后一个机会跳了上去。他说得到了船上水手的许可。

编后语

细野正文的手记证明他不应当受到指责。那他在其后的那么多年里为何至死没有辩解过?而那个英国白人幸存者为何要指责细野?是他认错人了,还是另有隐情?时过境迁,生者已逝,真相很难再还原。基于社会对道德的认知,人们当时对细野正文的指责也没有错。但作为幸存者,细野正文也许在心理上一直有负罪感,毕竟那么多人失去了生的机会。他能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心里压力活下去,而没有选择自杀,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正体现了生命的无价。

(责任编辑:李文迪)

林忌:中共干预台湾选举的启示

1416737226
(网路图片,脸书)

大纪元2014年11月25日讯】11月22日上海世博展览馆门外,放了比人更高的展板,上书“抢救台北、台中逗阵拼”,公然合法为参选台北市市长的国民党候选人连胜文,以至求连任的台中市市长胡志强助选。在一个不容许民主选举,甚至说民主选举有害的国家的地方“助选”,比起平日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随时会被捕,大陆愤青一见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就会发疯抢旗,大大个国民党党徽“青天白日”公然在上海高挂,这说明什么呢?就是中国共产党帮助国民党助选。

1416737227
(网路图片)

反过来,如果是民进党或者台联,或者其支持者,是否可以在上海高挂其党旗,去为其政党的候选人助选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且极高机会好似香港的学联及学民一样,直接被中国拒绝入境。难道这是因为“国家认同”的问题吗?是因为绿营“台独”而被拒入境吗?看看香港的学生,以至一众坚持“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等“爱国不爱党”的民主派,当可知道这一切都是大话连篇;又试看看长期公然说要西藏实行“一国两制”的达赖喇嘛,也被中共抹黑成为“藏独势力”,这说明了客观事实──民族主义以至“一个中国”,只是中国共产党利用的工具,可是那些民族主义上脑者,却还包括了很多自称“爱国不爱党”的人,被中共利用把这种不合理的差别对待“合理化”。

中共作为外部势力,公然干预香港以至台湾的选举,由不公平而没有法律可以制裁的“合法助选”,以至非法却无法控告的贿选买票,早已存在多年;反过来如其他国家的人民或者组织,做中国所做的事的话,则由“中国政府”以至民族主义者又说这是“勾结外国势力”,仿佛干预只属“中国人”的特权。事实上有如上月马英九表示支持香港的占领运动,中共的“国台办”却立即发表声称说:“台湾方面不应对此说三道四”──这示范了“中国逻辑”的双重标准:中共干预台、港的选举就理直气壮说“一个中国”,反过来台湾、香港互相支持就变成了“说三道四”、“外部势力”甚至“外国干预”。只许“中国”放火,不许台港点灯,这种双重标准的结果,就是台湾、香港继续被中共逐步蚕食,台湾与香港,走上同一个命运,即在“民族主义”的洗脑下自取灭亡。

中共在香港所做的,就是把这种强盗逻辑推到极致;透过提供大量经费,加上威迫利诱在大陆工作,以至在大陆有亲友的人,返香港助选以至投票;近年通过“自由行”,更直接可以派出大量“黑工”去香港造势,以及从事非法的选举工程。凡事都讲政治,连在中国工厂印单张,甚至雨遮也要审查的中共,一方面禁止你入境中国大陆,另一方面就说这些“无法进入大陆”的人“不爱国爱港”,“不关心中国大陆”以至“港独”,或对“中港融合有害”;近年这种工程已经随着两岸经济发展日益频繁,而把同一套搬到台湾。中共已做好准备从内部去颠覆香港与台湾的最后抵抗力量。对这些现实问题,民族主义者却把头埋入沙堆装扮驼鸟,仍在幻想“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或者“建设民主中国”的大梦,实在可悲之极。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南风

中共山东法院“庭审” 仅比劳教多演一场戏

大纪元2014年11月26日讯】近日,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法院的一场所谓“庭审”结果,引发民众一片哗然:中国是不讲法律的,依法治国是骗人的幌子。中共法院的“审判”也仅仅是比非法劳教多演了一场戏而已。

据明慧网报导,法轮功学员王传菊是今年6月16日下午在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的,之后莒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数名警察闯到王传菊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价值数千元的私人物品。而王传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7月15日,莒南县检察院批准公安局非法逮捕王传菊。10月31日上午9点,莒南县法院开庭审理王传菊案。

在法庭上,莒南县检察院公诉人王厚彦,以所谓的刑法三百条“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罪名对王传菊进行起诉,整个庭审没出示一件物证,公诉人王厚彦出示的所谓的“物证”用的都是照片,说物证已被公安局销毁。这些照片很多是不实的,有明显造假痕迹。

来自北京的韩志广律师和张传利律师为王传菊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律师称,此案所有事实、证据都证明王传菊无罪,罪名不能成立;当事人王传菊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该无罪释放。

现年六十岁的王传菊也当庭讲述了她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以及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

王传菊说,她自幼体弱多病,三十多岁就患有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可为了两个年幼的女儿也只能苦熬着。就在她的人生陷入绝境的时候,她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不久后就无病一身轻。从此后品性善良的她,总喜欢把法轮功的美好讲给身边的人,希望所有的人不再生活在痛苦中。

王传菊还讲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准则做人的,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修炼法轮功无罪。她要求早日回到两位九十岁老人(老母亲和老婆母)身边尽孝。

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王厚彦多次不经允许打断律师辩护,多次被律师抗议,被审判长严汝华制止,致使王厚彦有些恼羞成怒。休庭后王厚彦斥责审判长:“你让律师说的太多了,为什么不制止?”审判长严汝华却一言不发。

庭审过后,王传菊女儿打电话给审判长严汝华,严汝华说要向“领导”汇报,并说以后不准再打电话,也不准去找他。后据知情人透露,公诉人王厚彦向“领导”汇报时歪曲事实,把律师辩护说成是“乱七八糟”、“态度不好”。最后,莒南县法院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判王传菊四年徒刑。

民众知情后一片哗然:

“法院审理不是讲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吗?为什么还要向‘领导’汇报?”

“这在幕后操纵的黑手是谁?”

“可见中国是不讲法律的,依法治国是骗人的。既然是这样,那法院又算什么呢?这仅仅是比非法劳教多演了一场戏而已。”

责任编辑: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