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休假日约会何处去(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道)周休假日何处去?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星期日这天,法轮功学员王沛晴和她尚未修炼的男友陈威豪,俩人别具心裁的善举,让他们相知相惜的俩人世界变得更加灿烂。

2014-12-3-minghui-falun-gong-taibei-01
法轮功学员王沛晴和她未修炼的男友陈威豪特别有意义的约会。

日前,妈妈陈秀宝告诉沛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屠杀还在进行。法轮功学员将于三十日那天,在台北车站商圈──忠孝西路一段、南阳街口商业大楼前的步行广场上,以模拟活摘器官的演示行动剧,揭露中共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罪行,并向民众征签,汇集正义的支持,制止迫害。妈妈陈秀宝要扮演遭受中共活摘器官迫害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协力讲真相 唤醒正义良知

2014-12-3-minghui-falun-gong-taibei-02
法轮功学员王沛晴和她未修炼的男友陈威豪向旅客行人讲真相征签。

年方二十六岁的沛晴心想:“妈妈扮演受迫害的大陆学员,躺在模拟手术台上不能动弹。需要有人配合着去向旅客行人讲真相、征签,让更多人明白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罪行应该予以制止,这样才能使这个有意义的活动更加完整,而我应该承担起这个角色。”她略带歉意地向男友陈威豪表达意向,威豪不但不因为取消原定约会方式而懊恼,反而全力支持并且表示也要参与劝善征签的活动,是什么因缘让他有这样的反应呢?

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现任美商公司工程师职务的陈威豪,六年前巧遇沛晴,感觉这女孩年纪轻轻,言谈有物而且条理清晰,态度祥和自在,全身散发着“真”的气息,这深深吸引了他。俩人交往一段时间之后,威豪得知沛晴修炼法轮功,透过沛晴有机会接触更多学员之后,威豪感受越深:“原来法轮功这么与众不同,这么好!”一旁的沛晴笑着回应说:“法轮大法确实好,‘真善忍’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也彻底化解了我对父亲的怨恨。”她略带羞惭地忆述那段往事。

沛晴很喜欢小她五岁的弟弟,姊弟互动良好。可是沛晴很不谅解父亲偏心弟弟,她气恨不公,对父亲产生无法自制的敌意,跟父亲讲话时总是下意识地紧握拳头,“你凭什么资格管我?”的声音在沛晴内心深处回旋不去。有时她也自问:“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怎么我跟爸爸象个敌人?”

沛晴说:“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对照自己的待人处事,学会向内查找自己,开始懂得去体谅父亲,对爸爸的不满和仇视也在修炼过程中一点一滴地善解了,现在我和爸爸的父女关系非常良好。”

妈妈秀宝说:“以前一家四口各唱各调,自从全家修炼法轮大法之后,相处非常融洽亲密,以前经常静默的爸爸现在总是笑口常开,说自己真是幸福。”

生命无价 不容许邪恶践踏

这么好的功法却被中共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打压,陈威豪百思不得其解。为解开疑团,他上过“法轮功九天学习班”,结果更确信法轮功对人心道德的回升,以及对国家社会的安定有百利而无一害。虽然因为家庭因素他未能走进法轮功修炼,但陈威豪非常支持沛晴修炼以及讲真相的活动,他也参加过在台北的法轮功游行。

有次,陈威豪在台北市木栅区的一个“真善忍美展”会场,看到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画作《苏家屯的罪恶》,他非常震惊也愤慨:“活摘器官很邪恶,而且又有金钱交易,这是非常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我一定会反对到底。三年前我签过制止迫害的征签,也把联署表给家人都签过。”陈威豪说:“基于维护基本人权与尊重生命的理念,虽然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也是要站出来传达这个讯息,能帮多少人知道这个真相就让多少人知道。”

夜幕渐垂,法轮功学员这次的征签活动圆满告一段落,正义良知的光辉在这对年轻恋人的生命中永远闪烁。

Advertisements

李丕云被马三家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 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丕云二零一三年底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秘密劫持到马三家监狱,遭更严重迫害,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一位公认的好人,历经一年半的非法关押折磨,被活活迫害致死。

直到逝世前一个月,警方看李丕云身体生理指标均已临近死亡指标,就急忙给办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以推卸责任。此前李丕云在沈阳医院治疗期间,也一直有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

做好人遭劫持判刑

李丕云退休前是沈阳市红梅味精厂的职工,为人坦诚,善待他人,工作勤勤恳恳,特别是修大法后,更是脏活累活抢着干。他的工友工伤入院,他去护理,无论白天黑夜,端屎接尿,照顾的如同手足兄弟,医护人员和不了解的人都以为是亲属,同时他还照顾邻床的病患。别人说你怎么这么好?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他把公共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小区没有物业管理,没人打扫卫生,楼道他从一楼扫到六楼;下水道堵了,他动手去通,粪便水他也不嫌脏。

李丕云开过一个小商店,家人说他傻,挣钱都不会。同样的东西,别人卖十元,可他卖五元。他说:“宁可自己少挣点,不能让顾客吃亏。我们是修炼人,和常人不能一样。”他以质论价,没一点虚假,厂家都愿意与他打交道;他待继子如亲生。就在他被迫害前一个多月,他把和老伴住的大房子腾出来给儿子结婚用,自己租房子住;他孝敬双腿截肢的老岳父,除给做上可口的饭菜,还经常用车推他散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老人的儿子呢;不管住在哪儿,冬天扫雪他都主动去扫,也不管谁家的。经常是累得满头大汗。

在公交车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曾是李丕云的邻居,当得知他被抓,被关看守所时,立即泪流满面,愤怒的说:“老李这人那么好,一说话就笑了,那么有礼貌,怎么警察光抓好人,共产党太坏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李丕云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登机安检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因他佩戴了法轮章),被沈阳东陵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抄家,并劫持到东陵区看守所。

李丕云抵制所谓的“转化”,坚持大法修炼,遭受一年多非法关押后,二零一三年底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他不服判决坚持上诉,后被警方秘密强制执行。

在马三家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李丕云家属去看守所看人时,警方说人不在了,不知道送哪了。家属就开车四处打听,最后得知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但拒绝探视。

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李丕云惨遭更严重迫害。后来通知家属去本溪,此时李丕云正在本溪中心医院抢救。

李丕云本是高大的身躯,萎缩在床上一团,人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难,不能坐起,双下肢浮肿,心力已衰竭,胸内积满了水,院方给抽出相当于十多饮料瓶的液体。看到这情景,家人惊呆了,就四十多天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一个月前,家人在看守所见过一面,那时李丕云虽然经过一年多关押迫害,头发已全白,可行动自如,头脑清楚。

李丕云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遭到非人迫害,强制转化,两次遭到暴打,并长时间不让睡觉。他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可狱方还是惨无人道的将他押到本溪监狱。

当专家看他的CT片子时感到很惊奇,这人怎么还能活着?从片子上看,他整个肺子几乎都是黑的,仅有一个小边是白的,整个肺子都充满了水。后来得知李丕云是炼法轮功的,才有这超常的现象。就是这样一位卧床不起、生命垂危的老人,警方还一直给他双脚戴着沉重的铁镣子。李丕云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监狱还是不放人,抢救后又送回本溪监狱医院。警方说别的犯人行,唯有法轮功不行(指放人)。家人劝说,你不要太犟了,就说不炼了,咱们先回家。

后来李丕云再度病危。警方为推卸责任,不付医疗费叫家属拿钱回沈阳医院治。家人为了给亲人治病,花了近十万元。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李丕云在医院不幸离世。他因为修大法做好人、做好事,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信仰,而被邪党夺去了宝贵生命。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那些不明真相的恶人,不要步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等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后尘,赶快觉醒,停止犯罪,善恶终将报!

觉醒的警察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以下这几个警察的故事是发生在我们当地的真实事。

谁打来神秘电话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的一天,我们当地一位同修A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是天气冷了,叫他立即送衣物给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妻子。于是同修A急忙准备衣物。正要出门给妻子送去时,又接到一通神秘电话,告诉他千万不能去,说警察叫他送衣物是假,骗他到看守所绑架他是真,还叫他在外躲几天。同修A半信半疑,但还是离家在外观察了几天动静。果然警察见他没有上勾,两次闯到他家抓人。

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到那第二通电话是一个在迫害部门任职的负责人打的。这个警察后来说:这些年他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做了很多坏事,现在明白了,但自己已铸成大错,只有做点好事减少点罪过。

回家好好修

同修B被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一年。她的女儿去探监,狱警队长问她;“你支持你的母亲炼法轮功吗?”女儿告诉她;“支持呀!我母亲患绝症,是要死的人,是法轮功救了她的命,人不是要讲孝敬父母吗?法轮功让她死里逃生,我们哪能不支持她炼呢?坚决支持。”队长又问;“你们有工作吗?不怕把你们的饭碗砸了呀?”她的女婿接着说;“我们不怕,靠本事吃饭,这儿不行就到别处去找活吧。”那个队长把大拇指一竖:“好样的!”

同修B的丈夫去探监,狱警队长又问他:“你支持你的妻子炼法轮功吗?”丈夫理直气壮的说;“她身得绝症,住在高山上,没有公路,这些年看病都是我背上背下,背進背出,谁能帮的上忙哟,背着她走一会,坐在坡坎上歇一会,苦不堪言,钱也花完了,人也快要死了,最后是炼法轮功炼好了,别人不知道,闭着眼睛乱说,我可不是个瞎子,我是清清楚楚看到她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她炼法轮功呢?我是支持她炼法轮功的!”狱警队长告诉她的丈夫:你们一家人敢为亲人说句公道话,你们一家人是好样的。

一年后,同修B出狱。临走时,狱警队长还对她说:“回家要好好修,把耽搁一年的时间补回来。”

以后别到我这儿来了

一天,同修C被派出所警察叫去了。本来同修C不愿意去,心想:哪能派出所喊我去我就去呀!大法弟子哪能配合你呢。后来又一想:平时想给警察讲真相还找不到机会呢,这不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吗?她就去了。

一進屋,派出所所长就问她:“你这些时间的状态还好吗?”同修C一听,这警察问我大法弟子的状态怎样,是什么意思呀?她细想,这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嘴来检验我修炼的情况吗?于是她就理直气壮的给这个警察讲起了真相:我的修炼状态好的很,身体从来没有这样健康过,快七十岁的人了,药与我无缘,医生与我不相干,没有進过医院的门,走路生风,日子过的舒坦,托师父的福,占师父的光;我现在的状态实在好,头脑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你别看我没進过学堂门,不识一个字,可我上知天下知地,人从哪儿来,应到哪儿去,不记他人仇,不做短把事(害人)。我现在的状态不只是我一人好,儿女工作顺利,儿孙学业有成,家家红红火火,人人身心健康,全家人的日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过的这么好。我放不下的就是你们中间有些人还在犯罪,迫害大法弟子,已滑到悬岩边上了,千万别再走周永康、薄熙来的老路了……

派出所长听的呵呵大笑:“确实你的状态太好了,不用再说了,你回家去吧,以后用不着再到我这儿来了。”

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基层官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大多是贪腐之徒,他们被调查或者锒铛入狱,固然是因为在内斗中失势所致,但根本上是他们迫害法轮功而招致报应。

四川省营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继军遭恶报

张继军,四川省营山县公安局副局长,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都在不同程度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前爬上了副局长职位。法轮功学员曾经给他写过劝善信,但他还在一直继续作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张继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调查,遭到应有的报应。

山东省诸城市积沟镇积沟村官遭恶报

山东省诸城市积沟镇积沟一村书记丁培光、会计王忠义,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追随中共迫害本村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薛东年及老伴在换第二代身份证时,才知道他们的户口被书记丁培光、会计王忠义及派出所老安给注销了。此次他们二人没有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

丁培光,王忠义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遭了恶报,因贪腐分别被判七年、二年。

法轮功学员薛东年到社区要求给落户口,积沟党委书记对他说:写了三书、不要村里的土地才给落。

肺肿瘤全部消失 医生惊讶“是不是误诊?”

文/山东威海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二零一三年腊月二十,我六十五岁的父亲突然咳嗽起来,情况不是严重,但细心的母亲对我说:你爹身体一直很好,怎么老咳嗽?带他去医院看看,早点治好了好过年。医生拍片后看看说:轻度肺炎,输几天液就好了。然后一直输液到大年初一也没见好。但父亲只是咳嗽,没有别的不适。

到了正月十三,我突然有点不祥的预感,必须带父亲到医院再查查。就这样再次拍了CT,医生看看片子说,还是到大医院系统查查吧!年迈的父亲没有听到弦外之音,我马上感到大事不妙,立刻又带父亲去了市立医院。市立医院详细检查后的结果是5CMX1.8CM肺肿瘤。真是晴天霹雳。

市立医院的一个朋友建议我去北京,她说这种情况北京也许有希望。我们立刻收拾行装去北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里,没想到的是,北京定性为鳞性中分化细胞癌,因它的位置连着大动脉及大血管而无法手术,只建议我们回家化疗。没想到死神离我们如此之近,我们全家被乌云笼罩,我感到心都碎了。

当我们全家处在绝望之中时,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父亲的侄媳、我的嫂子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我的母亲也和嫂子一起修过大法,我也看过《转法轮》,但遗憾的是我和母亲都没有走進大法修炼,我有时候身体不舒服就让嫂子给我写发正念的口诀,没事我就念念。当父亲从北京回来时,母亲就把发正念的那张纸拿给他,让他试着背下来。父亲竟顺从的关上门静心背,只要有时间他就背几遍。在他内心深处是很惧怕这病魔的,他常喃喃自语说:人终有一死,但我才六十六岁,是不是太早了?抱着神佛来拯救他的信念,不得已捧起自己曾经很抵触的法轮大法。

嫂子知道父亲的情况后,送来了《大圆满法》的教功DVD和几本法轮大法书,她告诉父亲把心放下,不要再想病,认真学习法轮大法,唯有师父与大法才能救了他。

嫂子以前经常给我们讲大法真相,但我们都被中共邪党的谎言迷惑而与珍贵的大法失之交臂,特别是父亲怎么也听不進去。如今是求生的欲望让他接受法轮大法,母亲怕父亲坚持不下,天天陪他炼功、读法、发正念,每天不少于五个小时,父亲说他非常爱读《转法轮》,每天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即使在住院化疗期间也不间断。

一个月过去了,我们发现父亲的咳嗽越来越轻了,一个半月的时候,父亲说:我好了!因为以前每到傍晚就会感到憋气,现在一点这样的感觉也没有了。

看到父亲的变化,我们更坚定的修炼大法了,更加勤奋的学法、炼功。三月十三日,也就是正好确诊的两个月整的这天,我们去做第三个疗程的化疗,医生要求拍片看看前两个疗程的疗效,片子结果一出,阅片室炸开了锅:这个人是不是误诊?前后两个月的片子大相径庭,以前右气管几乎全堵住了,整个肺的粘连部份很多,而现今肿瘤全不见了,气管全部畅通,肺部光滑,只有一点点轻微的肺炎影像!太神奇了!

泪水夺眶而出,我飞奔到等候的父母身边,告诉他们这天大的喜讯,爸爸、妈妈和我都泣不成声,父亲哽咽着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洪法,要把这救人、度人的大法传给病友们,让所有人受益!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好好珍惜,加强修炼。

我和母亲都感慨万千,一个与法轮大法擦肩而过十六年的家庭,今天终于走回来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弟子们无法表达对您的感恩和谢意,唯有认真听师父的话,走正修炼的路才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啊!

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从《齐鲁晚报》重炒“自焚”谎言看中共喉舌之恶

文/阚神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齐鲁晚报》在A04“身边”栏目,用整整半个版面的文字和照片,重炒十多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再次对法轮大法极尽诬蔑抹黑和造谣攻击(记者:齐尚科,编辑:任志芳)。

《齐鲁晚报》原系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大众日报》报社属下的一份生活类期刊,大众报业集团成立后,《齐鲁晚报》便独立运作,日报发行,并被当局定为喉舌党报,是该省市县乡村及企事业单位必须强行征订的报纸,其政治含量和发行规模与《大众日报》齐驱并驾。在法轮功真相广传的今天,《齐鲁晚报》再次重炒“天安门自焚”伪案,一方面透射出该省以省委书记姜异康为首的江氏流氓集团余孽,恶性不改,妄图延续迫害,一方面再次暴露中共喉舌甘当运动推手打手,把谎言传播到底,把欺骗进行到底的丑态恶行。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前,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深得习炼者的喜爱而广传中国大地,修者已达上亿人,并且获得国家多个部门的嘉奖和众多媒体的赞誉,多次民意调查证明,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对于提升社会道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现在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以弘传,得到海内外各种褒奖和支持议案上千项,法轮功创始人也因此深受人们的爱戴。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当局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央视快速登场,并迅速谎言欺骗世人,栽赃抹黑法轮功。但“自焚”中的镜头破绽百出,最明显的是法轮功明确禁止杀生自杀,那些坚贞的信仰者怎么会去自焚?事后证明,这是由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主导,时任央视副台长、党委书记的李东生负责媒体策划报导,嫁祸法轮功的恶性政治事件,被国际社会视为世纪谎言。

中共发动全国喉舌一起上,以央视与新华社报导为统一口径,密集播报转载,谎言毒害了无数世人。期间,《齐鲁晚报》天天鹦鹉学舌,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在转载连载假新闻同时,还在全省不断挖掘编造本土假新闻,欺世骗人。如,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王安收本来是因精神病复发,将其父母用铁锨打死。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陷害法轮功后,这一事件却被《齐鲁晚报》等诬蔑成王安收因“练法轮功”杀害父母,并且收入江氏诬蔑法轮功的“一千四百”例中。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的《齐鲁晚报》——“中国新闻”栏目中发表了一篇题为“‘法轮功’又上演【驱魔】闹剧”,副标题为“一习练者被四名[功友]活活打死”的造谣文章污蔑法轮大法,类似的诬陷还有许多。

今年下半年以来,在山东省委恶党书记姜异康的授意下,《齐鲁晚报》开辟了所谓“反×教专栏”(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几乎攻击所有的气功,并几次攻击法轮功,还搬出陈果母女俩(所谓“自焚者”)说事。今年十月十四日《齐鲁晚报》A08“身边”版,以三分之二的版面,诬蔑做酷刑演示的青岛法轮功学员,胡说真相已大白于世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事实和“活摘器官”都是谣言,并利用山东省科协原副主席周忠祥攻击法轮大法,污染人们的心灵。(记者:齐尚科,并提供照片,编辑张鹏飞,美编晓莉,组版继红)。

在现代社会中,公共媒体对社会道德、政治经济、文化风俗许多方面起到纠正、监督等作用,所以逐步成为一种事业和社会力量,一直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敬佩。不幸的是,媒体行业事业,到了中国大陆那里完全变了质发了霉,公共媒体与笔杆子被中共打造成党喉舌,成为打压统治人民的舆论专政工具。几十年来喉舌文人甘当运动推手打手,制造传播谎言,把欺骗进行到底。这是中共“假、恶、斗”的本性使然。另一个原因是中共用狡诈的手段夺权建政后,心虚不止,为死保不合法的邪政,中共就控制喉舌文人造假传假,说谎传谎,封锁真相,奴化百姓,具体表现在篡改历史事实、胡编历史故事、虚构英雄事迹、夸大先进人物、烘托党魁领袖、制造虚假数据、高估社会形势、强奸民心民意等等。

中共喉舌最大的害处是,为当局整人杀人找依据,推波助澜,加剧红色恐怖氛围和运动的惨烈。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当局正是利用了其喉舌欺世谎言,因势行恶,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狂潮巨难,致使一亿多善良民众的正信被无理镇压,上百种酷刑被强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夺去了宝贵生命,被摧残致伤、残、疯的善良民众不计其数,被非法劳教判刑的人数达上百万人,无数的民众被投进洗脑班、精神病院,造成大量人员失所失踪和无数家庭悲剧。最惨烈的是,中共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而后焚尸灭迹,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十多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这些滔天罪恶及“天安门自焚”谎言伪案,在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讲真相中,已经为国内外多数民众所明所知,人们早就对中共喉舌骗人的陈词滥调嗤之以鼻,或作饭后谴责中共的谈资笑料。中共喉舌却一直掩耳盗铃,自作聪明,为了延续迫害,被当局操控着故伎重演,时常把“自焚”伪案作为迫害借口依据,一次次的拿出来说事,毒害欺骗民众。

但是谎言就是谎言,无论中共喉舌转载连载连炒多少次,如何自圆其说,它还是谎言,在真相广传天下的如今,《齐鲁晚报》等中共喉舌继续炒作“天安门自焚”伪案,只能一次次的掌自己的脸、搬石头砸自己脚,只能一次次暴露其丑态恶行闹剧,只能一次次为中共增加罪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