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周案挂钩江泽民的重要环节

6250920392
周的“泄密罪”肯定与江派镇压法轮功和进行政变有关。(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4年12月08日讯】周永康案几经波折终于转入司法审判。周案迟迟不审有具体原因,但根本原因是审周是习近平用打虎清理江派的重要组成部分。贪官并非都是江派,而江派都是巨贪。打大老虎必打江派。因此周案转入司法的时机取决于习打江全域部署、打江准备工作和打江力度的考虑。在处理周案过程中,江似热锅蚂蚁,但无能为力。

进一步说,周案的要害绝非个人犯罪而在于集团犯罪(贪腐等都是个人犯罪),在于周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罪集团(俗称江派)的重要成员,手上沾满鲜血。任何赃款赃物都可以追缴或强迫偿还,但被杀死的人命不能复活。首恶未落网,整个案件不能结案。江派深知罪恶深重,出于被清算杀头的恐惧,竭力阻止习近平打虎清理到头上,用各种方法搅水捣乱,至少已发动两次未遂政变。

按理说,从周的实际核心罪行、打江的内在逻辑、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争取民意、以及最有效率地打击江派等因素出发,在审周公告中列出周迫害法轮功(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和政变罪,都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出于种种原因,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但非常蹊跷的是,与薄熙来案公告相比,这次审周公告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罪种,即“泄露党和国家机密”,而且两案都提到“其他涉嫌犯罪线索”。这个“泄密罪”到底意指什么?其中隐藏了什么奥妙?

目前对此的各种分析和猜测五花八门。目前并不清楚“泄密罪”具体指什么,但基本有三类情况。一是周向不该知道的江派人员泄露了高层机密,如向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等泄露了中共高层的决定或秘密窃听得来的资料等;二是周直接或间接向媒体透露了中共高层的决定;三是周直接或间接向境外机构(含媒体)泄露了中共高层的决定或使用特工手段得来的资料。

其实,无论周的 “泄密罪”涉及其中的哪一类,都正是挂钩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重要环节或伏笔,也构成了审周与审薄的重大差别。同时,这也是7月底抓周之后,习近平经过种种铺垫作出的一个打江的精心安排。

很简单,如果不把周和江挂钩的话,仅用周近千亿的巨额贿赂和非法利益所得,加上其他严重个人犯罪,也可把周处死缓或死刑。但如果加上“泄密罪”,一连串严峻问题马上出现:向谁泄露?为何泄露?泄露了什么内容?用什么非法手段取得机密?等等。周曾是江亲自提拔起来的镇压法轮功的重要元凶,同时也是通过政法和武警系统以及“第二权力中心”搞政变的指挥者,任何人都不难合理推断出,周的“泄密罪”肯定与江派镇压法轮功和进行政变有关。更重要的是,这不仅仅是周个人被判死罪的问题,而是江派其他重要成员乃至江本人被判死罪的问题。当然,这也正是江派用一切手段要夺习的权(包括与习同归于尽)、也是习不得不用打虎清理江派的根本原因。

谈到打江的精心安排,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据是公布审周的时机恰恰选择在首个宪法日、最高检举行几百名新任检察官宣誓一天之后。检察官的誓词是,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宪法和法律,而没有忠于党这一条。这绝非偶然。周曾在政法系统包括检察系统有不少追随者。这个宣誓仪式释出的警告和资讯是:检察官可以按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起诉,包括诉周,而中纪委的通告只是参考。这实际上给了检察官用周的“泄密罪” 挂钩江泽民很大空间。

实际上,11月初出台的《反间谍法》和18届4中全会上提出的《重大责任终身追究机制》和《重大责任倒查机制》都是某种意义上为打击江派做准备或为江量身定造的。《反间谍法》中提出禁止非法持有和使用专用间谍器材,直接剑指江派包括周的非法窃听和泄密罪行。当时,《百度》上正好解禁了江泽民当汉奸卖国的罪行,并使用了“铁证如山”的措词。《重大责任终身追究机制》和《重大责任倒查机制》实际上有针对性地否定了江之前提出的不追究过往责任和错误过失由班子负责的要求,其真正暗含的意思是要追究江在内的江派的罪行。

习提出的“依法治国”在中共统治下是不可能实现的。但从以上一系列连环打江的配套行动和措施看,“依法治国”在目前的真正含义是“依法治江”。

责任编辑:高义

陈思敏:万民问罪周永康

大纪元2014年12月08日讯】经过近两年调查,2014年12月6日,周永康正式被绳之以法,昔日权倾一时的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如今沦为待审阶下囚。

新华社通稿中,周永康被控六宗罪:违纪、受贿、通奸、泄密、滥权、巨额贪腐。除六宗罪之外,还附带一笔日后加罪空间大的“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在六宗罪之中,泄密一罪政治意味极强,其余偏向经济犯罪,并未凸显周永康罔顾法治的腐败。

涉贪落马的周永康,是中国近三十年内因贪腐倒下的最高层级官员。众所周知,曾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也是中国司法系统最高级别的官员。过去十年,周永康利用掌控的公检法司、国安、武警,制造出中国法治最黑暗、司法最腐败的十年。

周永康政法时期,以“维稳”之名,行暴力镇压之恶。以“维稳”之名,经费预算超过国防军费。以“维稳”之名,全国强征地强拆迁。以“维稳”之名,抹黑访民、异议者、维权者背后有“境外敌对势力”。以“维稳”之名,腐败司法,官官相护,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冤假错案遍地。

周永康政法十年,法治倒退十年。在周永康于7月29日落马后,8月初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兵,约2万多名,齐聚北京要求重审他们在周永康时期被枉法裁判的案件。而这这个数字,只是过去十年沧海的一粟。

过去十年,周永康暴力拆迁,拆散的不只是无数的房子,还是无数完整的家庭。周永康暴力维稳,越维越不稳,至今全国群体事件此起彼伏。周永康腐败司法,更腐蚀了整个社会的安全感,当一般民众不能用法律来维护自身权益,当社会正义失去司法公正这道最后防线,基本人权、经商环境受侵害,衍生出移民潮等一系列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十年来周永康被控“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友、情妇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润,造成国有财产重大损失;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

以上这些只是周案冰山浮在水面的部份,水面下的罪行,是官方至今不敢公诸于众的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罪行。

周永康2002年进入权力核心,2003年成为武警部队第一政委,以政治局委员身份统管公安武警,2007年更上一层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并接替罗干成为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路登高、权力无边、随心所欲,皆因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周永康祸国殃民十年,有多少生命被他所害,有多少家庭因他而破灭,其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周永康被法办,官评“刑一恶而万民悦”。那么万民要求,公布所有罪行、公开审判周永康。

责任编辑:尚一

觅真:惨绝人寰的迫害法轮功与活摘器官罪恶岂容掩盖

6250920391
周永康以窃据国家领导人的高位,掌控整部国家机器涉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出售尸体、或焚尸灭迹这一群体灭绝性犯罪中,并迅速在全国地方、军队铺开、蔓延。(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4年12月08日讯】据大纪元2014年12月06日讯:12月6日,新华网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5日审议中纪委《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通报称,周永康严重违反共产党的政治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泄露中共和国家机密;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从所列的这些罪名中我们看到迫害法轮功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仍然没有列进去,是中共现政权在有意回避,还是放在“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中,等候再说。是否还像“薄熙来案”那样能拖过去就拖,拖不过去再说。因为它们清楚,如果把迫害法轮功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摆上案,中共就再也没有生还的机会了,就只能解体灭亡。

在此之前,《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在〈迫害法轮功元凶周永康罪状公告〉的第七条中列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魁祸首。被告周永康以窃据国家领导人的高位,掌控整部国家机器涉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出售尸体、或焚尸灭迹这一群体灭绝性犯罪中,并迅速在全国地方、军队铺开、蔓延。周永康操纵政法委系统下的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贪官污吏联手,形成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间,“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完成了几千例器官移植和人体试验;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以法轮功学员调包顶替死囚犯收取巨款,行刑时被活摘器官害死,死囚犯逍遥法外。在周永康及江泽民流氓犯罪政府的支持和保护下,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疗机构联合进行的系统活摘器官犯罪,达到了随意攫取、人性灭绝的地步。从迫害法轮功起至二零零六年高峰期至今,全国被活摘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实际达几十万人之众。”

在《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在〈迫害法轮功首犯江泽民罪状公告〉第六条中也列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十五年来,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杀害。这一滔天罪恶是江泽民下令屠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个最大黑幕,它同时牵涉制做人体标本、活体医学试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等秘密运作的一个连环杀人网。十五年来,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等方式,杀死在这张连环杀人网中。”

中共及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今天已经为全世界所关注和谴责。这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怎么能随意掩盖过去呢?怎么能不予依法追究呢?怎么能让这些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呢?江泽民、周永康、罗干等这些杀人刽子手,千刀万剐都不冤,还不能判它们一次死刑吗?被它们残酷迫害死的数万、数十万、数百万冤魂,还不能讨它们的一次命吗!?

从周永康案的通告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中共试图掩盖罪恶的险恶用心,再一次看清了中共试图想逃避清算的邪恶本质。掩盖罪恶万万不能,逃避罪恶也是痴心妄想!近年来,周永康、江泽民等人在美国、法国、澳洲、西班牙等世界多地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告上法庭。西班牙国家法庭早在2009年就曾做出该国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5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的诉讼。今年西班牙法院再次针对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等五人发出逮捕令,并通过中共大使馆递出起诉书。阿根廷法官下令逮捕迫害元凶江泽民和罗干。在“追查国际”组织的调查电话录音中,薄熙来、周永康、李长春都默认甚至承认了活摘器官罪行的存在。

2013年12月初,明慧网刊登了大陆首批三百余名民众联名反对中共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行的签名信,并要求调查周永康、薄熙来参与“活摘”罪恶的黑幕;之后在一年的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仅河北省张家口地区、衡水地区及天津部份地区又有八千多名民众签名、按手印,谴责中共这一邪恶罪行。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近年来在全国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已经遭到现世报应的已逾两万多例,今天被抓被判的周永康、李东生等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犯都是现世报应的显现。江泽民等其余迫害法轮功的首犯、主犯也一定会遭到报应,“人做恶,都得偿。”不然就没有天理公平之说了。

奉劝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为自己留条后路。也奉劝那些当权者不要为了保那个十恶不赦的邪党,而去包庇那些杀人罪犯,这不但是违反天理,也是与罪恶者同罪。在这善恶同在的末劫之时,愿君弃恶从善,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也希望还没有做出退党选择的民众,赶快明白真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义

杨宁:宁夏公安副厅长落马背后有说道

大纪元2014年12月08日讯】来自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12月5日的消息称,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贾奋强业已被立案调查。一个公安系统的厅官落马背后显然并不简单。

让笔者最先想起的是去年海外曝光的一桩周永康包庇宁夏黑社会头目、收受其巨额贿赂的案子。当时报导称, 2006年宁夏第二大黑社会头目马某某绑架了一名40岁的男子,起因是该男子拒绝从其开发的房地产地盘上搬迁。该男子被绑至马某某吃晚饭的地点,马某某强迫他签搬迁协议,但遭到拒绝。马某某遂将四川火锅的热油浇到该男子光头上,一杓一杓的浇,在浇到20多杓后,该男子被烫死。

马某某因此被捕并被判处死刑。不过,在其家人给了周永康家族的“财务大总管”吴兵和周斌2亿元后,马某某被释放。据悉,是周永康亲自致电最高法,并签发了释放的命令。

对此,一些宁夏检察官、公安以及最高法、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实名写信给中纪委反映此事,但却无人敢管。时任中纪委书记的吴官正也隶属江派,与周永康沆瀣一气。

那么,贾奋强是否与此案有关呢?他的履历显示,他在1996年10月至2002年1月任石嘴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兼大武口区公安分局局长;2002年1月至2005年3月,任石嘴山市公安局政委、党委副书记;2005年3月至2007年8月,任固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其后先后任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银川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等。

石嘴山和固原是宁夏非常穷的地方,老百姓生活贫穷落后,工农业都不发达,旅游业、商业同样发展不起来。贾奋强能从固原政法系统任职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升任公安厅副厅长,并自此一路高升,肯定是有原因的。一个非常可能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卖力的镇压法轮功,而符合江派的升迁标准。贾奋强在海外追查国际组织的名单上榜上有名,就可以说明这样的猜测并非无中生有。

按常理推断,贾奋强升迁一定是得到了政法系统某个高官的赏识,而这个人或许是从2002年至2013年先后任宁夏自治区副秘书长、国家安全厅党委书记兼厅长、公安厅厅长、政法委书记、现任国家安全部政治部主任的苏德良。该人也因主导在宁夏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在追查国际组织的追查之列,2011年6月,他在访问德国时,还被法轮功学员起诉。

根据公开的报导,贾奋强与苏德良的交集相当多。2006年至2013年,苏德良先后任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兼厅长,党委书记,而贾奋强则是从2007年后任公安厅副厅长等职。2013年5月13日,宁夏公安局网站曾报导苏德良看望银川警察,当时贾奋强满怀深情的“赞扬”自己的上司,拍其马屁。类似的例子并不少。

而这个苏德良曾在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任局长助理,1999年出任海南省国家安全厅副厅长,2002年开始了其在宁夏长达11年的官场生涯。

这个苏德良与周永康交集不少,并紧跟周的各项政策,包括迫害法轮功。2007年8月,他由时任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授予副总警监警衔,同年,他被晋升为政法委书记,并以这一身份进入区委常委。当时有分析指,这显示中共公安地位提高,而这与江泽民、周永康打造政法委作为“第二权力中央”的时间吻合。在周永康几次来到宁夏,苏也是相伴左右。

再回头说说宁夏第二大黑社会头目马某某的杀人案。周永康在其子收钱后,签发了释放的命令,而知情者甚至执行者很可能就是苏德良。2013年5月,中共高层因王立军出逃美领馆而激烈博弈3个月后,在政法委系统被大调整的大背景下,苏德良被调离宁夏,前往安全部任职。失去了实权的苏德良究竟在宁夏做了哪些坏事,与周永康究竟有多少勾结,或许会随着贾奋强被调查而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尚一

“法轮大法好”响彻奥克兰圣诞游行

文/新西兰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圣诞节将至,奥克兰各地区的圣诞游行一处比一处盛大热闹,而应邀参加的法轮大法天国乐团和花车成为各区圣诞游行中的一大亮点。乐团整齐雄壮的演奏,令“法轮大法好”的福音响遍了奥克兰各地。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1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2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3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4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5

2014-12-7-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6
图1-6:澳洲法轮功学员参加奥克兰各地区的圣诞游行

二零一四年天国乐团从十一月二十二日至十二月六日,先后参加了北岸的Orewa和Glenfield、南区的Papatoetoe、东区的Howick和西区的Blockhouse Bay的圣诞游行。乐团所到之处受到沿路观众们的欢迎。有的观众随着乐团的鼓点打着节拍、摇动身体;有的观众不停地拍照留念;有的观众鼓掌欢呼,向乐团成员们问候“圣诞快乐”;还有的观众向乐团竪着大拇指表示赞赏。

另外,悬挂着“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横幅的精美花车也随天国乐团一道参加了各区的圣诞游行,车上法轮功学员在演示五套功法;花车旁还有“小仙女”向沿途的观众派发印有“法轮大法好”的小莲花书签。

德国哥廷根大学城民众关注中共活摘暴行(图)

文/西人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德国汉诺威(Hannover)、欧斯纳布鲁克(Osnabrück)和卡塞尔(Kassel)的法轮功学员,来到德国下萨克森州南端的著名大学城哥廷根(Göttingen)的市中心,举办了信息日活动,希望哥廷根市民有机会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2014-12-7-minghui-falun-gong-gottingen
哥廷根民众和法轮功学员(右)交谈

对于这个城市的市民而言,器官捐赠和器官移植是特别受到关注的议题。二零一二年中,这里曾经爆发器官移植丑闻,当时本地大学附设医院的医生为了让自己的病人优先获得器官,涉嫌修改患者病历。媒体以“德国历史上最大的器官捐赠弊案”加以报导。涉案人员遭到司法调查与起诉。

因此这一天在和学员的谈话中,许多市民针对捐赠器官的分配是否公平、器官移植手术的弊端与“脑死”这一名词的定义等问题,纷纷表达其忧心。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中国法轮功学员正因为他们的器官被谋杀、这罪行背后所隐含的巨大经济利益和中共政权与军队在当中扮演的主导角色。

人们感到震惊。当天他们最常提出的问题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吗?”许多路人都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请愿书上签名。

一对夫妇来到摊位旁,太太对着先生说:“你看,在中国发生强摘器官,这你一定要签名!”原来他们对此议题早就十分关注并了解。在和学员们交谈良久之后,他们都签名支持联署活动。

在信息桌上摆放着两叠印着寄往中国锦州监狱的明信片。这是为了营救在那儿被非法关押并遭受严重酷刑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许多市民也表达参与营救行动的意愿,要把明信片寄往中国。有些过往民众接过关于活摘器官的传单,并给予学员们口头上的鼓励:“请继续下去,你们做的事非常重要!”

在哥廷根住着来自不同国家族裔的人们。一位当地的学员是大学生,来自伊朗,她在当天遇见了许多伊朗同胞并以波斯语或英语和他们交谈,他们都很感动并高兴的接受了信息材料。

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两位女同学走过信息展位,其中一位是中国人,原本他们想快速通过,但这位中国学生认出来她并停下脚步。她惊讶地发现,原来她的伊朗同学竟然是法轮功学员。三个人聊了好一会儿。最后这位得知真相的中国留学生向她道谢,面带笑容的和朋友离去。

四川威远县法院听命于“市领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内江市威远县法院于十二月三日上午九时第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黄盛葵、刘建平和刘翠容。法官最后表示,你们的行为犯不犯罪我们定不下来,要报到市里领导定。

在三个多小时的庭审中,面对所谓“公诉人”的构陷和非法指控,三名法轮功学员始终坚持自己制作向世人讲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光盘等资料的行为是合法的,更谈不上犯罪,因为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至今,现行的中国法律都没有将法轮功定为×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法律依据,是江氏流氓集团利用中共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实施的疯狂迫害,这场迫害完全是非法的、不得人心的。

黄盛葵的女儿在为其父辩护中,首先讲了其父亲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后给社会、家庭及个人带来的好处,接着讲了构成犯罪的四个要件,而法轮功学员的行为都不具备这些要件,因而,用《刑法》三百条来指控三名法轮功学员是根本不能成立的。时至今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确定的七种邪教组织、公安部另外认定的七种邪教组织名单中,都没有法轮功。就连当初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仓促地推出两个司法解释,给法轮功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也没有明确提出“法轮功”这三个字,因为两高也明白给信仰定罪本身就是违法的、荒唐的。

面对这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官理屈词穷、语无伦次,一会说,中央一九九九年就定了法轮功是×教,问他依据在哪?不回答,一会又问,你们制作光盘办了执照没有?回答说,我又不是商业运作办啥执照?他立即打断说只准回答办了还是没办。真是荒唐可笑,毫无道理。

最后,他们实在无话可说了,只得推说,你们的行为犯不犯罪我们定不下来,要报到市里领导定,宣布庭审结束。可见中共的“法律”是订来控制老百姓的,而领导的话可以超越“法律”。

法轮功学员黄盛葵、刘建平、刘翠容三人是二零一四年七月五、六日被威远国保警察张兵等人绑架后,被分别非法关押在威远、内江看守所。在这期间,黄盛葵的家属曾得知将在十月十日左右庭审,但一直未得到通知,直到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才接威远县看守所通知,说黄盛葵、刘建平、吴秀容、刘翠容四名法轮功学员已于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庭审。之前,四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均未得任何通知。

附:威远县有关单位、人员电话:
中共威远县委书记曾云忠:0832-8232805
威远县县长罗平:   0832-8223918
威远县公安局局长胡小虎(电话不详,此人在今年二月之前五年任内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
中共威远县政法委书记、威远县610办公室主任余文龙:0832-8236252(办)、(13808253587)
威远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清才:13990525095
威远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兵:13696062818
威远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安业务)章可:13990524778
威远县检察院检察长刘明亮:13890545099
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彭华清:13568043333
威远县法院院长黄成兵:18608328833
威远县法院副院长官东华:18608323336
威远县法院副院长杨飞:13808251609
威远县法院副院长付军:135680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