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你我不知道的秘密 调武警包围中南海内情(图)

4052316580
北京时间12月5日午夜时分,周永康被开除党籍,并定有七宗罪。(网络截图)

看中国2014年12月06日讯】(看中国记者王秀雅综合报导)北京时间12月5日午夜时分,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开除党籍,并定有七宗罪。但有关周永康图谋政变的罪行却只字未提,引发关注。随即,震惊中南海的3.19政变的绝密内情被媒体再次曝光。

2013年12月2日周永康传出被抓的消息之后,4日,香港《苹果日报》便引述消息人士的话对周永康涉及的罪行进行披露,第一条罪就是企图刺杀习近平、图谋政变,然后是涉嫌杀害前妻,最后才提到巨额贪腐以及淫乱好色等。但是,这次有关此事却只字未提。

据称,这次周永康被定为严重违反中共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收受他人大量财物;通奸和权色钱色交易;其他犯罪线索等七宗罪。

外界早就曝光有关围绕周永康主要三宗罪——政变、谋杀和腐败的内幕细节,2012年“3.19北京政变”现场内幕也被传出。

据报,2012年3月,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落马数天后,周永康曾不惜发动政变,阴谋行刺温家宝,抢夺重要证人徐明,结果政变未遂落得被囚下场。

据海外大纪元报导,周永康眼看政变计划中的关键人物薄熙来落马,薄无法在中共十八大接任政法委书记,中共江派的权力延续被掐断,周永康也将在中共十八大后退休。这一切表明江派将失去权力的保护,在此形式下,3月19日晚,周永康调动武警发动政变。

来自多方的消息报导,3月19日“北京出事了!”,“军车进京”等说法在大陆网络上纷纷出现。

大纪元曾获悉,“抢夺薄、周政变证人徐明只是周永康计划的一部份,当晚周还伺机行刺温家宝,但是胡、温方面早就知晓并加强戒备。周永康在行动之前,其阵营内一关键人物倒戈,把计划透露给了胡、温阵营。”

报导称,当晚,胡锦涛调动驻扎在京南保定的38军入京“护驾”,当时军人授命的任务是“粉碎阴谋分子军事政变”。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38军的目标是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14号,也就是中共中央政法委总部。还有知情人说是玉泉山某处的周永康私邸。

当时,枪声从白马寺附近的中央政法委传出,该处有一个排的武警特种部队把守。武警喝问趋近的38军意欲何为,野战官兵回答:“奉军委主席令彻查政变基地,缉拿政变首脑!”驻守政法委的武警威胁称:“冲击国家要害部门等同谋反,若不马上撤退格杀勿论!”

武警然后又对天鸣枪示警,但是38军的精锐部队数秒内将众武警缴械。当38军进入中央政法委总部后,却没有找到周永康。此后,周永康失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权力。当晚之后,徐明也最终被胡、温控制在手。

据悉,所有政变都在江泽民知情状态下进行,江泽民在扬州的心腹、“大管家”季建业等在政变失败后第一时间就知道此事,并迅速获得“3‧19”行动失败的消息。

早前就有分析指出,周永康被传出的罪宗已经远远比薄熙来严重。海外媒体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周永康与薄熙来都参与对抗中央、谋反。但是,预计处理周永康和薄熙来相似,重点公开其腐败问题,谋杀估计也会公开,但对政变、谋反可能不会公开,因为一旦公开会引发对政局的冲击和外界的信心。据悉,周永康的腐败问题已经不是新闻。

Advertisements

惊讶!喜鹊会为死去同伴举行葬礼(图)

4052316579
网络图片

由于喜鹊生性好斗,因此每当提到同情心,西方国家的人眼中的喜鹊形象并不好。但专家发现,这些掠食性动物或许具有温柔的一面,当它们的伙伴死了,它们不仅会感到悲伤,而且还会为它举行“葬礼”。

科学家发现喜鹊会为死去同伴举行葬礼

麦克・贝科夫博士称,这种葬礼包括:活着的喜鹊会把用草编织的“花圈”放在喜鹊尸体的旁边,这一行为证明动物具有复杂的情感。贝科夫的发现,引发了人们对有关情感是否是人类独一无二的特征,或者情感是动物界的普遍特征的问题激烈争论。其他研究已经发现一些这方面的迹象,例如大猩猩在不开心时会感到悲伤,老鼠具有心领神会的能力,猫科动物之间可以建立深切友情。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动物行为专家贝科夫曾见到4只喜鹊站在一只死喜鹊旁边,这证明动物具有“道德智商”。他说:“只见一只喜鹊向尸体走去,并用嘴巴轻轻地啄它,这就如同大象用象鼻‘抚摸’另一只大象的尸体一样,然后它会退回原处,由另一只喜鹊做相同的事情。接着一只喜鹊飞走了,它嘴里衔着一根草飞回来,把草轻轻地放在喜鹊尸体旁边。其他喜鹊会依次做相同的事情。最后4只喜鹊在尸体旁边‘默哀’一会后,一个接一个地飞走了。”

贝科夫发表了有关喜鹊“举行葬礼”的文章后,很多人给他发来邮件,声称他们也见过喜鹊、渡鸦和乌鸦表现出这种行为。贝科夫在《情绪、空间和社会 (Emotion, Space and Society)》杂志中写道:“我们不知道喜鹊是怎么想的,或者说有什么感受,但是从它们的行为,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喜鹊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向死去的同伴告别。”

他称,他还曾见过大象的情感表现。他在肯尼亚观察一个象群时,注意到一只残疾的母象行动很缓慢。贝科夫说:“尽管它行动迟缓,其他大象仍对它不离不弃,其他大象走一段时间后,会停下来四处观望,等着它跟上队伍。我们从这件事显然可以看出,其他大象很关心它,它们为了让它跟上队伍,会不时调整自己的步调。”

评论人士争辩说,那些看到动物情感的人持有错误的拟人观,他们把人类特征生搬硬套到动物身上。但是贝科夫表示,人类和动物都有情感,因为这能提高它们的幸存机会。他说:“不承认动物具有情感是有悖生物学的。”

来源: 每日邮报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12/12/562367.html

新疆昌吉市麻巨梅再次被非法抓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夜间,新疆昌吉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麻巨梅在自己承包的托老所被绑架。麻巨梅曾经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迫害。

麻巨梅女士,是新疆昌吉市人,曾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她的弟弟麻巨军(马巨军)二零零四年被劫持到乌鲁木齐市精神病医院迫害致死。当时,麻巨梅还被非法关押在新疆女子监狱,他们没有让她见上弟弟最后一眼(据知她的父母已经离世,只有一个弟弟,而当时弟弟的遗体都没有人去办理)。

大约在二零一一年麻巨梅冤狱期满后,回到当地后,各处打零工,今年承包了托老所。麻巨梅女士对托老所的老人(有的是残疾人),照顾得非常细心,每顿餐饭都很讲究营养搭配,生活上总是为他们着想,为他们的方便着想,其中对一个瘫痪的老人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的家人看到后都非常满意。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绑架、非法关押。当地派出所、公安局、社区人员等参与了绑架。

麻巨梅的弟弟麻巨军,原系昌吉市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昌吉五家渠劳教所遭到恶警张炎及顾建海、宁涛等人多次电击,因绝食抗议迫害、炼功,被铐在床上四个月,后被无理延期八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家后,又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乌鲁木齐市南山板房沟乡自治区法轮功洗脑基地迫害,后劫持至乌鲁木齐市第四医院(精神病医院)遭受非人的折磨,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

托老所所在辖区是新疆昌吉市绿洲路(以前已经上过网)
新疆昌吉市绿洲路派出所
民警 赵爱萍 15886929619
民警 杨润茂13095069909
监督电话 0994-2896711
绿洲路街道办双河社区 0994-2341863,0994-2343657
新疆昌吉市绿洲路派出所
董琳 15699232334
沙小卫 15292592235

目击天安门广场警察把法轮功学员打昏死

文/山东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昨天看到明慧网刊出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中失踪,我心里很难受,同时我想起了一件事,清清楚楚如在眼前。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初的第一个星期天早晨,我第三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我到达了天安门广场旗杆东南方不远的地方,那里有很多人,东南方停着两辆依维克警车,在我前边正南方向不足五米远,有一位约四十岁左右的农妇,身高一米六左右、身体较胖且很健壮,她振臂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

突然有一个警察从警车上拿下一把钢管折叠椅子,跑到此法轮功学员身后,双手抡起椅子向她的头顶狠狠砸下去,只一下她就被打倒躺在地上,我看到她的头朝北、脚朝南、面朝天,一动也没动,从头顶和后脑勺部位象泉水一样冒出血来,有那么一滩血。

不多时,过来几个警察拽着脚腿胳膊的把她扔到了警车上,也没接着拉走。这些警察又去打抓其他法轮功学员去了。

事件发生时间是早晨七至八点。

珠子从气管自行排出 三岁女孩脱离危险

文/山东招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姨侄女三岁时奶奶带着。有一天,她拿着一颗黑珠子玩,把珠子塞進了自己的鼻孔里。家人都不知道此事,看到孩子鼻子不透气,呼吸也困难,就以为孩子感冒了。

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她的肺不好,让去透视。透视发现在她肺与气管交接处有个黑东西。当地医院条件差,建议带孩子去烟台医院用仪器把黑东西抽出来。但医生说不能保证孩子的生命,做这种治疗,“十个孩子能活五个”,说因我家孩子太小,更不好抽。

孩子的父母没了主意。我是孩子的大姨妈,是法轮大法弟子,便把孩子领到我家来了。我带孩子看神韵光碟,教孩子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很快孩子不憋气了,孩子的父母很高兴。

二十天以后的一天,孩子正在喝水的时候,从鼻子里喷出了一颗黑珠子,孩子说:“这是我塞進鼻子里的。”肺部黑影的谜才被破开。

我们知道是师父救了孩子的命。我们全家人非常感激师父,叩谢师尊!

法轮功学员为何被诬判“泄露党和国家机密”罪

文/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一直将“泄漏国家机密”作为打击报复的借口,用来掩盖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虐杀。

如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华尔街日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报道了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警察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还因此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然而四月二十三日,向《华尔街日报》讲述死亡真相的陈子秀的女儿,被中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抓捕。一年后,又因上访讨公道被劳教三年。

又如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高压输变电专业硕士研究生魏星艳,二零零三年五月,在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被恶警当着两个女嫌犯的面强奸。该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重庆“六一零”采取各种措施竭力掩盖,让魏星艳消失,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则进行了严密的监视、盘查、跟踪,绑架了四十多人,将至少十人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五至十四年重刑。

还有武汉“六一零”于两年前炮制的所谓“大案要案”,也显露了当局是如何利用“泄露国家机密”来加重打压和泄愤的。从二零一二年九月初开始至年底,武汉当局陆续绑架了一批有写作才能的知识精英——赵虎、崔海、沈学武、陈岗等大学教师或企业高管,分别判处三至五年的刑罚。武汉当局大兴“文字狱”,指控他们“有组织地”利用互联网向海外发表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文章,是“泄露国家机密”、“企图颠覆政府”。

就象明慧网上的评论文章说的,打死人、强奸、酷刑折磨,人类最野蛮和最下流的兽行,竟然被中共包装成了“国家机密”,无耻到以法律的名义打击报复那些声张正义的人们,可见它的邪恶确实是超越了人性的底线。然而“泄露国家机密”的内涵还远不止于此,中共还可以用它来“合法”地从事黑社会式的国家犯罪,实施秘密绑架、秘密判刑、强迫失踪,其间再剥夺司法辩护权,将受害人全方位置于法律的保护之外。

武汉“文字狱”中的崔海,失踪两个月后当局才通知家人,但仍然不告诉关押地点、不许探视。这期间崔海被辗转关押于看守所、洗脑班、安康医院,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二零一三年,拍摄酷刑演示图片的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后,一直被阻止与家属和律师见面。当家属质问,逮捕通知书上的“罪名”是“组织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按照中国现有的法律是具有律师会见权的,办案警察竟然气焰嚣张地当场派人将“罪名”改成了“泄漏国家机密、颠覆国家政权”。

用“国家机密”的挡板将律师阻隔在司法大门之外,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各地警方深知它的“益处”:可以随心所欲地暗箱操作、打压陷害,毫无障碍的刑讯逼供、罗织罪名、酷刑“转化”和枉法裁判,大不了制造出新一轮的“国家机密”。

其实这也正说明了中共貌似强大,实则心虚。任何的反抗都会引发它危及政权的恐慌,唯有给对方戴上一顶恐怖的政治大帽子,一来吓唬百姓,二来便于大打出手,方得心安。“泄露国家机密罪”因应中共这一需求,顺理成章地被广泛用来陷害法轮功学员。这也就是人们还看到了下面这些形形色色荒唐可笑的“泄露国家机密”罪的缘由。

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翟晖二零一二年遭到当局绑架,理由是安锅(卫星电视天线),泄露了国家机密。翟晖被方家栏看守所迫害致不能进食、生活不能自理,是被人架着上的法庭。翟晖上初二的女儿质问法庭:“我们小老百姓安锅看电视怎么泄露国家机密?那锅不是国家生产的吗?全世界人民都可以收看的广播、电视,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收看?”

在二零零九年于纽约举行的第二届“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上,五大菜系的唯一金奖获得者张华,自述他在一年前参赛时,被中共扣在了海关,理由是他的出国会危害到国家利益或泄露国家机密,直到他赶不上大赛了才被释放。他说:“我不知道这次我做出了菜,是否就是泄露了‘国家机密’。(但)我知道我在遵循着自己的座右铭‘做菜要地道,做人要厚道’。”

连看电视、做菜这些寻常百姓最基本的日常生活都在“泄露国际机密”,中共的国家机密何止多如牛毛!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还真有。明慧网上有篇消息:“说‘法轮大法好’是泄露国家机密”,讲述某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法官要判他七年刑罚。律师指出不合法,法官却说:“说‘法轮大法好’是泄露国家机密,我是按泄露国家机密罪判的。”还有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私下里告诉法轮功学员:上面有精神,随便抓到一个身上有法轮功真相材料的,就可以按“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入狱,监狱里关着不少这样的人。

听到的人都觉得好笑,说“法轮大法好”和法轮功真相怎么就成了中共的国家机密啦?然而这些看似不可理喻的事却说明,中共是非常清楚法轮功是好的,是民众喜闻乐见的,非要诋毁和迫害法轮功,只是由于它与“真善忍”为敌的邪恶本性使然。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抹上“泄露国家机密”这号万金油,中共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使国家恐怖,加重打压,为所欲为。众多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长期关押遭受凌辱,如法轮大法研究会的负责人,均被以“泄露国家机密”判处十年以上的重刑,遭到严酷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还有众多的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或者强迫失踪。而因为有“国家机密”的掩护,这些罪恶都被严密封锁,外界难以知晓。所以现实的情形就是,法轮功真相,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和虐杀的事实,尤其是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全都成了中共假法律的名义认定的最大的国家机密。

《九评共产党》一书评论中共是邪教时阐述道:“党内决策黑箱作业,党内斗争绝对秘密,党的行文是机密文件。做了坏事最怕曝光,动辄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处理异议人士。”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最能说明其邪教本质。

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给全球一亿受害者留位

321341814
位于加拿大渥太华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模型。(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大纪元2014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报导)全球一亿被共产主义所害死的人,都将在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里有其位置。12月11日,加拿大公布的纪念碑最终设计展示了主办机构这一宏大意愿。

经过约7个月的设计方案竞选,多伦多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提供的设计被专家评审团选中,将在计划明年落成的纪念碑里,展现加拿大独一无二的纪念方式。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视频

一亿记忆块展示共产主义危害之大

主办机构“赞颂自由(Tribute to Liberty)”在其说明文件中称,一个最显著但仍未很广为人知的事实,是共产主义要对全球估计约1亿人的死亡负责。“这个统计数字在我们的设计中占主导地位,以展示其巨大性,从而让人们认识到,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特而珍贵的。”

ABSTRAKT的设计包括7个混凝土三角形板块,外表面上镶满了1cm x 1cm的“记忆块”,每一块代表一个被共产主义害死的生命。100m x 100m的平面上,将镶入1亿个记忆块,代表一亿个失去的生命。

321341815
广场上的焦点是一个真人大小的记忆块,一名混凝土浇铸的受害者面朝下躺在上面,在视觉上与后面那1亿个记忆块联系在一起。((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321341816
纪念碑上1cm x 1cm的“记忆块”,每一块代表一个被共产主义害死的生命。(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混凝土三角形板块之间有1米宽的走道,供参观者观摩及接触这1亿个记忆块。为增加触感,记忆块设计成截棱锥形,顶部的方块与人的小指尖大小相若。

广场上的焦点是一个真人大小的记忆块,一名混凝土浇铸的受害者面朝下躺在上面,在视觉上与后面那1亿个记忆块联系在一起。

混凝土三角形板块建立的氛围让人们去思考过去,纪念广场的空地则表示现在。“希望之桥”上有观摩平台,当参观者到达平台时,他们将会见到由1亿个记忆块组成的图像,以静态的方式展示共产主义残害生命的暴行。

观摩平台入口附近有解释性的展览,展示共产暴行的历史,以及被每个共产国家害死的人数。“希望之桥”下给人们提供了集会及做纪念活动的空间,也为仍在受共产主义之害的人们,提供一个抗议的场所。

321341817
在观摩平台上看纪念碑,是一幅展示共产主义残害生命暴行的静态图像。(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加拿大政府高调支持建纪念碑

2010年,时任加拿大总督庄美楷(Michaelle Jean)在宣读政府施政报告时说,加拿大政府“支持建立一个国家级的纪念碑,纪念共产主义制度的受害者。”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活动中说:“这个纪念碑将提醒人们,不是所有的政治体制都一样。我们的民主和自由体制应该得到珍惜、利用及保护。”

这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将耗资约550万加元,加拿大政府将出资300万元,“赞颂自由”已经在民间筹到170万元,并将继续筹足剩余的资金。

一直关心纪念碑筹建的联邦就业、社会发展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在公布设计的新闻会上说,他经常遇到受过共产主义迫害的人。

321341818
左起,加拿大国会议会领袖Peter Van Loan、国会议员Wladyslaw Lizon、设计团队主管Janusz Kapusta、联邦就业、社会发展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赞颂自由”主席Ludwik Klimkowski、联邦族裔文化及官方语言部长Shelly Glover、联邦参议员Thanh Hai Ngo,在宣布获胜设计的新闻会上。(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就在一周前,我在温哥华见了一些最近抵达加拿大的越南难民,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作为船民被困在东南亚。”康尼说,“当他们的代表站起来对我说:‘谢谢你,加拿大;感谢加拿大,我们终于自由了’。 我被感动得流泪了。”

他说,这纪念碑和它背后的群体,也代表了克服了难以想像的灾难来到加拿大的人。他们现在住在自由、安全和有保障的社会。“这就是加拿大人,我们不会忘记过去的罪恶,但我们怀着希望向前看。”

“赞颂自由”主席Ludwik Klimkowski说,他希望这纪念碑能帮助加拿大人记住过去100年的教训,帮助记住那些被共产政府害死的人。“作为整个世界的灯塔,我们重新点燃我们国家的火炬,这就是这个纪念碑每天、几十年、世世代代将发出的信息。”

加拿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将建在渥太华国会山附近,加拿大最高法院旁边。

加拿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模型视频

责任编辑:孙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