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记者舒慧丹麦报道)在二零一四年世界人权日(十二月十日)前后两周的周六,法轮功学员在丹麦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举行活动,向民众讲述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五年的残酷迫害,并征集签名,制止中共强摘器官的暴行。很多人签名支持,有签名者认为法轮功学员在做“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2014-12-15-minghui-falun-gong-denmark-01
哥本哈根市政厅前的圣诞树旁,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

2014-12-15-minghui-falun-gong-denmark-02
哥本哈根,寒风中民众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一年前,也就是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在该年度欧洲议会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了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一年过去了,法轮功学员们坚持不懈地努力,使越来越多的民众了解了真相。

北欧的十二月,天气已经很冷,气温降到零度,有的时候冷风中飘着小雨,但法轮功学员们十分珍惜讲真相的机会,一直坚持着。中共持续十五年迫害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抓到洗脑班,抓到监狱迫害,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每天都发生着,到目前为止,确认已有三千八百一十三人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进行信息封锁,大量的罪恶还被掩盖着,实际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远不止于此。

圣诞节临近,市政厅广场上的圣诞树华灯闪烁,据说今年是第九十九年了。广场上购物的人潮川流不息,不少人停下匆匆的脚步,接过真相资料,倾听法轮功学员的讲述,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支持反迫害,制止活摘器官。

一对来自罗马尼亚的姐妹看不懂丹麦文,英文也不是很好,当看到罗马尼亚文的资料后,一下就明白了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她们在征签表上签名后,欣慰地离开了,为自己的正义选择而自豪。

一位乌干达男青年听完学员介绍后明白了真相,马上签名。这时,和他一起走的丹麦女士接过表格说:“当然要签名!”其他两位也签了名,这样,他们一行四人都表达了反迫害的意愿。

一位来自英国的先生在市政厅广场拍照。他在台湾学中文,并娶了台湾太太。他拍照完后走过来和法轮功学员交谈了二十多分钟。他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也了解中共制度下糟糕的人权状况。他说:“我到过很多国家,看到这样的反迫害征签活动,都会签名支持。”他感慨地说:“你们在做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最值得做的事情。当年东欧共产党政权一夜之间就垮台了,中共说不定什么时候也垮台,因为他们做尽了坏事。”

参加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天虽然很冷,看着街上很多购买圣诞节礼物的人,感慨万千。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在西方国家还有很多人仍不了解真相,我们不管何时都在利用机会告诉人们真相。一年四季,不管什么气候、什么时间,即使是节日,我们都在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世人会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中修炼人的无私,从而共同制止迫害。”

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 丧失记忆(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王宇律师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会见张海霞,张海霞神志模糊,不认识律师,丧失了很多记忆。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手臂上清晰可见无数的青紫针眼,她原本一百六十斤的体重,瘦到了不足一百斤。

看守所所长刘芳态度恶劣,曾阻止王律师第二次会见,王律师找到驻检处,控告刘芳,几经周折得以再次会见。

张海霞
张海霞

张海霞和丈夫文英洲
张海霞和丈夫文英洲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唐天昊接到法官宣剑的电话,让唐律师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阅卷。十二月十日,唐律师会见张海霞的丈夫文英洲后,得知宣剑曾到看守所,在他的巧言令色下,文英洲写了撤诉文件。唐律师告诉文英洲,上诉是被告人的法定权利。文英洲同意上诉,并签署了二审刑事授权委托书。法官宣剑故意刁难唐律师,阻止他阅卷,唐天昊律师决定对法官宣剑提出控告。

张海霞一家居住在哈尔滨市动力区。张海霞修炼法轮功,丈夫文英洲并未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伙同军民街派出所警察闯入文英洲、张海霞夫妇家中,绑架了夫妇二人及他们二十一岁的女儿文博(后被放回)。张海霞夫妇当时家中被抄走的东西有两个存折约六万多元钱、四十多本《转法轮》书、两台打印机、二百多本小册子、十几部手机、一百多张带真相的钱币、一个锅。

张海霞家被非法抄家后的情形张海霞家被非法抄家后的情形张海霞家被非法抄家后的情形张海霞家被非法抄家后的情形
张海霞家被非法抄家后的情形

张海霞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医生已下病危通知书,说钾离子紊乱,情况十分危急。即使这样,八月二十日,香坊区法院仍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对张海霞夫妇进行开庭。家属为张海霞和文英洲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开庭时,张海霞是被人背出来的,身体很虚弱,但头脑清醒。当日庭审,因为法官袁越无理赶走两位辩护律师而被中断。

十月十日,法官郭相喜主导了对张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审。这次张海霞神情极为异常,不认识家人和律师,疑遭到药物迫害。张海霞被非法判刑六年,文英洲被非法判刑四年。

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几乎丧失记忆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十点,王宇律师在第二看守所会见张海霞,令律师吃惊的是张海霞急速消瘦,一百六十斤的体重瘦到了不足一百斤。张海霞神智模糊,已不认识王宇律师。张海霞说同监室的人告诉自己,她绝食昏迷后被看守所警察送到了医院,她刚从医院回来,自己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她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在医院是怎么回来的,张海霞手上无数的青紫针眼清晰可见。

王律师看到张海霞消瘦的身体和神志模糊的状态感到很恐惧,张海霞不记得自己怎么被抓来的,不记得已经开庭并被非法判刑六年,更不记得自己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唯一的一点清醒意识就是自己无罪,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应该释放。张海霞甚至忘记了女儿和丈夫的相貌,只模糊记得他们的名字。王律师让张海霞写下这个过程和自己现在的状态、身体状况。看守所里的警察过来非法撕掉了张海霞写好的纸,并且不让张海霞给王律师签字,当时正好到中午休息时间,王律师草草结束了本次会见。

得知张海霞的现状,家人万分担忧,律师准备再次会见,并准备会见完后,控告看守所人的恶劣行径和非法给张海霞注射不明药物。下午一点三十分,王律师到达看守所办完会见手续,在会见室等候狱警提人会见。王律师等到两点半,和律师一起进来会见的人,都会见完走了,也不见张海霞被提出来。王律师找到看守所所长刘芳,刘芳态度非常恶劣,以上午王律师让张海霞写自己身体现状和被看守所注射不明药物的经过为由,拒绝王律师的会见。

王律师找到驻检的张检察员,控告刘芳及看守所的恶劣行为。张姓检察员说:“给你一个取中的办法吧,你不就签个字上诉吗?我让狱警给你拿进去让张海霞签了,不就完了吗?”王律师说:“不行,那要是他随便给我找个人签了,怎么办?到时候法院找我说,不是张海霞签的怎么办?我必须会见。”张姓检察员说:“那好,那是你的权利。”

张姓检察员给所长刘芳打电话询问,为何不让王律师会见,刘芳还以上午写经过的事为由不让会见。张姓检察员就又给副所长邓威打电话,邓威也以此为由不让会见。上午撕张海霞写经过的狱警(穿着警服,没有警号),拿着上午撕的材料来到张姓检察员办公室,张姓检察员说:“这是律师的权利,写这个不违法,如果是写给我的你敢撕吗?写给律师的说撕就撕。”

一会,看守所安排了王律师的会见,王律师问张海霞:“你认识我吗?我是上午来见你的律师。”张海霞摇摇头表示不记得了,律师让张海霞签字补充上诉状,张海霞签完后,狱警不给律师,先拿走看,签一份看一份,后来才还给律师。看到看守所的违法行径,王律师很愤怒。

法官刁难律师,阻止阅卷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律师唐天昊接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法官宣剑的电话,要他来阅卷。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上午,唐律师在哈尔滨市香坊区看守所会见了文英洲。文英洲说,十二月三日,宣剑对他说上诉没有用,上诉干嘛呢。在宣剑的巧言令色下,他写了撤诉文件。唐律师告诉文英洲,上诉是被告人的法定权利,上诉不加刑是刑事诉讼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和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且二审具有纠正一审违法的职责。文英洲同意上诉,并签署了二审刑事授权委托书。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唐律师通过法院内线电话联系到宣剑,宣剑说文英洲已经撤诉,不能阅卷。唐律师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对被告人的上诉权,不得以任何借口加以剥夺。’文英洲在法定的上诉时效内行使了上诉权,任何机关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加以剥夺,即使其撤诉了,我作为其二审的辩护律师也有权阅卷。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律师的阅卷权贯穿于整个刑事诉讼活动中,何况文英洲本人于今天依然表示要上诉,并且签署了委托书。”法官宣剑故意刁难唐律师,要求他再次会见文英洲,取得文英洲要上诉的书面材料后,才能阅卷。

唐律师表示:接到法官宣剑的电话,千里迢迢赶来阅卷,却无理被侵害阅卷权,无端产生了大笔差旅费用,且关于本案的此次手续已经被用,无法再次会见文英洲,法官宣剑的行为实属刁难。故法官宣剑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中第十条“牢固树立程序意识,坚持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并重,严格按照法定程序执法办案,充分保障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避免执法办案中的随意行为。”唐天昊律师决定对法官宣剑提出控告。

从上述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中共的统治下“依法治国”不过是一纸空文,公检法人员违法违宪的行为,处处可见。民谚道:“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信仰“真善忍”的群体遭打压,原本温馨的家庭,顷刻间瓦解。“善恶有报”乃天理,天灭作恶多端的中共恶党指日可待。

张海霞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206号,文英洲被关押在哈尔滨市香坊区看守所309号。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刘义:13304517555(三楼监区)
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温海滨:15304517790(四楼监区)
市第二看守所所长 刘芳:13945155333(二楼监区)
副所长邓威:13946190717。
哈尔滨中级法院主审法官宣剑:82377334
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
公安分局局长 孙君亭:13351006767 办公室电话:0451-82110979宅电:0451-82386767
局长 云献凯:15945673399
国保大队:0451-87664846
国保二大队队长 钱露萍13796678267(办案人)
大队长 王殿彬:13936438610 (办案人)
国保 毛林昌:13845156823 (办案人)
国保 袁兆祥:13604885769
国保 王建宾:13624607107
军民派出所:
所长汤宪武13704816366
副所长徐晓峰13304507933
副所长刘军15104605128
张力13115505951
王湘年0451-88750033
王淼18745726261
王志男(片警)
香坊区检察院侦监二科科长郭玉红;涉案“公诉人”李小丹。
第一次庭审香坊法院:涉案法官袁越0451-87260177,书记员18646363907。
第二次庭审香坊区黎明法庭:涉案法官郭相喜、陪审员詹珊珊,正庭长刘鲁滨。
支队领导电话 支队长:尹保民13904507755
副支队长:董长利 13904804302

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来稿〗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妈妈是修炼“真、善、忍”的,就像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下面我来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

我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喝“三鹿”奶粉,爸爸说是国家免检奶粉,喝了放心,从来未换牌子,一直喝到四岁,直到“三鹿”奶粉有毒曝光。电视里说,凡是从小喝“三鹿”奶粉的婴幼儿都去医院检查。爸妈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隐血”。

从那以后,爸妈就带我去全国各大医院,最后决定全麻做肾检。在手术中,由于主治医师在穿刺过程中刺伤了肾上的血管使渗出来的血凝成血块,掉入膀胱,小便排不出来,医生插了三次导尿管,因血块堵住使血和导尿管一起喷出,无法再插导尿管。每次小便都痛苦万分,同病房的叔叔阿姨们来帮忙,和妈妈医生们强制压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致使针头伤到我。每次解出的小便都是血水,满身大汗淋漓,泪水和汗水把衣服都湿透。妈妈搂住我不停地在我耳边背法轮功师父的《论语》,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就用热毛巾不停地给我揉按小腹,让我发胀的肚子好过些。就这样,我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二十四小时吊水不停地挂。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少天,各大医院来了几个名医会诊都没有办法使我膀胱里的血块溶解,在第四次会诊后决定手术取出血块。妈妈哭了,坐在床边搂着我流着泪,并在我耳边说:“孩子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背师父的《论语》给我听。因妈妈在家经常背,所以我也会一字不差地把《论语》背下来。

就在我昏迷状态下第二十天,我突然醒了,有气无力地喊着“妈妈”,妈妈看到我终于轻轻地睁开眼喊“妈妈”,她高兴得不得了,把耳朵贴近我嘴巴上,我告诉妈妈说:“我看见师父了,他让我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下来。”

妈妈欣喜若狂让爸爸立即去买西瓜,西瓜分成两半,我一次就吃了半个西瓜,这是我这么多天第一次吃这么多。当天下午,我排出了大小不一的血块,有大拇指和小拇指大小的血块加血水大半痰盂。下午第二次小便,奇迹出现了,小便竟如同白开水一样清,一点儿血水都没有了。

医生说:“真是奇迹,这么快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妈妈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二十二天后我出院了。

出院后,一次老师留作文,其中最后一段我是这样写的:我好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慢慢睁开眼看见自己在云朵上趴着,心里好害怕,这时我慢慢地爬起来,看见一位高人,坐在莲花上,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圣洁的光,打着手印,睁开眼睛对我说:“孩子,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掉。”这时,我就醒过来了,是师父救了我。

爸爸看了我在作文上写了这段话后,主动地在李洪志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我是一个因相信法轮大法好而受益的孩子。

三十多年的驼背三天直起来了

文/长春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而且给我展现了很多奇迹。师尊给弟子太多的呵护,弟子无以回报,只能是心里一次次的感谢师尊。

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只上了小学二年级。就是这两年,也是家里一忙就在家里干农活。小小年纪就开始为家里担水,渐渐就累成了驼背。结婚后,没有工作就做缝纫的活,没日没夜的忙,累了一身的病,背也就越来越驼,心里也很苦恼。年轻轻的,谁不想漂亮啊,可我别说是漂亮,只要能把腰直起来,象正常人一样,我就满足了。

那是在我学法轮功不长时间。有一天,我炼功时想:如果师尊传法时,我要是在场那该多好,师尊一定会把我的驼背直起来。转念又一想,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了“看书有同样效果”。这时,我看见师尊就在我身边,我也在传法场——神奇的是我竟然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传法场:师尊正在给学员调理身体,也给我调整身体。当我炼第三套功法“冲、灌”时,突然听到“咔,咔,咔”的响声,觉得后背非常轻松。三天内我就一直不能低头,一低头全身都疼。三天后,突然觉得全身轻松无比,原来驼了三十年的背,直了!

我快六十岁的人了,现在腰板直直的,可精神了,不用做美容,皮肤细嫩,容光焕发,确实年轻了,接送外孙女,别人还以为我是她的妈妈呢。儿女们都说:这法轮功太厉害了!身边的人也都觉的太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中共剥夺了中国人的生存权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适逢国际人权日,中共再次厚着脸皮老调重弹所谓“生存权”,翻译成大多数人能听懂的白话就是“让中国人能活着,没把中国人杀光、害死,这就是中共政府让中国人享有的人权”,实在是一副无赖嘴脸。

且不说这种与现代文明相背离说法的荒谬之处,就是病毒为了让自己存活时间长一些,还不完全杀死机体的全部细胞呢,还要让大部份机体细胞活得长一些呢,否则自己也完蛋了。退一步说,即使按照中共的无赖说法,很多中国人的所谓“生存权”实际上也并未得到保障。我们来看看最近发生在辽宁沈阳的两个实例。

据明慧网报道,近日,辽宁省沈阳市的汽车修理厂老板陈超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并被沈阳皇姑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他家里的汽车修理厂将濒临倒闭,他妻子面对企业和自己居住的房子交不上房租,孩子交不起学费面临失学,还有陈超的费用等,这沉重的经济负担,她精神几近崩溃。

无独有偶的是,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夜间,辽宁省沈阳市国保支队伙同锦州北镇地方警察,开多部警车,闯入锦州北镇市一户农家,强行绑架了参加外甥婚礼的法轮功学员于溟。警察的理由竟是:习近平三十日要去沈阳市沈河区多福小区视察,于溟是当地居民,所以必须把于溟抓走。最近还预谋继续用欲加之罪的所谓罪名庭审构陷于溟。

我们不知道中共宣称的保障中国人生存权的“中国特色人权”是怎么体现在法轮功学员陈超、于溟及家属身上的,他们二人并未犯罪,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无理抓捕关入大牢,陈超的妻子孩子甚至因此沦入学费房租都交不起的困境,她们的生存权体现在哪里?

这两个例子只是一九九九年以来法轮功学员这个群体在中国大陆遭遇的一个缩影。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江泽民一伙的迫害,在全国范围内真的是失去了基本的生存权利,有的被开除工作失去基本生计,有的被迫害的家庭破碎、妻离子散,有的被迫害致死,至于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派出所、居委会的上门骚扰更是家常便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多次搬家摆脱骚扰,但正常工作生活这一点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仍然得不到保障。

北京是高级人才聚集之所,可是一些修炼法轮功的清华、中科院等单位的知识精英被单位无理开除后沦落为社会底层,有的迫于生计被迫从事与自身经历不匹配的重体力劳动并英年早逝。表弟在深圳负责人事工作,据他说由于中共的指使和淫威,许多单位不敢接收雇佣法轮功学员,赤裸裸地用信仰歧视的方式剥夺了法轮功学员吃饭和生活的权利。中共才是史上最坏的流氓集团和大邪教,正邪不两立,被法轮功这面道德的镜子照的丑态百出的中共迫害真善忍也就不奇怪了。

显然,在中国大陆,法轮功群体被中共剥夺了生存权,那么仅有法轮功群体没有生存权保障吗?当然不是。在中国,被中共剥夺生存权的群体可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一九四九年中共窃取国家政权并实行暴力独裁一党专权以来,在不同时期,不同的无辜群体都曾经被中共剥夺过生存权,在中共的词典和话语系统中,只要是“党”不待见的,好像统统不算中国人,就要被“没收粮票”剥夺生存权,典型如五十年代响应中共号召说真话后被打成的“右派”、六、七十年代的所谓“走资派”、八九年反腐败的“六四”学生、一九九九年以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到这些年被中共各级官员欺负得无路可走的大量上访冤民,都被中共在不同时期打成异类并剥夺最基本的生存权。而历史上这些受迫害人群及家属加起来占中国人的绝大多数,因此完全可以说,中共一直在剥夺中国人的生存权。

在当下,中共各级官员贪腐淫乱花天酒地的生活和大多数底层民众拼死拼活也仅够温饱的社会现实折射出中国的真实人权状况,中共权贵利用强权压榨欺凌百姓,将大部份社会财富归为己有,造成基层百姓买不起房、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在这种情形下还能面不改色用偷换概念的方式自吹自擂中国人权,也的确只有共产党这种老练的流氓才能做的出来这种事。但不管中共怎么穿着皇帝的新衣王婆卖瓜,饱受中共蹂躏的大多数中国人心里都有数,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人就不会真正享有最基本的人权。